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美国务院发表国际宗教自由报告/徐永海求助大家/約瑟和他的弟兄們/远志明事件
發佈時間: 8/18/2016 12:23:03 PM 被閲覽數: 219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俄罗斯抢匪洗劫教堂 驾车逃逸时遭雷劈无一生还(视频)

8月17日 14:23
俄罗斯,一伙劫匪刚抢完教堂,并打碎耶稣雕像,烧毁圣经,神职人员大声疾呼请你们不要这么做,主在看着你们。劫匪不仅不停手,更加变本加厉的破坏教堂,并破口大骂说有本事你让你们的主来找我们!然后劫匪驾车逃逸途中忽然遭雷劈,无人生还 !



美国务院发表国际宗教自由报告 中国被“特别关注”





2016年8月11日


    
    美国务院发表国际宗教自由报告 中国被“特别关注”
(美副国务卿布林肯在国务院公布国际宗教自由报告。VOA)
    
    美国国务院在8月10日发表的国际宗教自由报告中说,一些政府严厉实施反渎神法以及以打击暴力极端主义为名限制宗教自由的趋势仍然在继续。报告认为,中国政府对宗教进行控制并对那些被认为威胁到国家或是共产党利益的宗教信徒的活动以及个人自由进行了限制。

布林肯:公民享有权利时,社会更强大、更安全、更稳定
    
    美国之音报道,美国副国务卿布林肯(Anthony Blinken)10日上午在国务院新闻发布厅向媒体公布了这份向国会提交的2015年度国际宗教自由报告。
    
    布林肯说:“我们的信息很简单:当公民能够完全享有他们应有的权利时,社会趋向于更强大、更富裕、更安全而且更加稳定。当一个政府不给公民以宗教自由时,它把没有做任何错事的公民变成罪犯,引发滋生鄙视、无望和异化的紧张局面。”
    
    这位副国务卿表示,宗教多元化根本不是一个弱点或是不足的地方,而显示了对每个公民信仰的尊重并给他们提供了为整个社会的成功做出贡献的具体理由。他说,这就是为什么没有哪个国家能够实现它的潜力,如果它的人民没有自由选择信仰或是公开信教的权利。
    
    这是国务院根据国会要求第18次发表国际宗教自由报告。布林肯表示,就像克里国务卿所指出的那样,发表这样的报告并不是为了说教,而是传递信息、进行鼓励并最终达到说服的目的。他说,偏见与不宽容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都存在,包括美国。

以对付暴力极端主义为名限制宗教自由
    
    这份年度报告认为,一些政府严格实施针对渎神与转教的法律或是以对付暴力极端主义为名而限制宗教自由的趋势还在继续。
    
    布林肯副国务卿表示,对安全的关注不是压制和平的宗教活动、不给宗教团体以公平待遇、进行集体惩罚以及剥夺与信仰宗教有关的自由的理由。
    
    美国务院负责国际宗教自由的无任所大使萨珀斯坦 (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美国务院负责国际宗教自由的无任所大使萨珀斯坦 (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萨珀斯坦大使:有关渎神与转教的法律被用来压制宗教
    
    国务院专门负责国际宗教自由的无任所大使萨珀斯坦(David Saperstein)在向媒体介绍这份报告时突出提到了过去一年很多国家的渎神法对宗教自由所造成的寒蝉效应甚至是致命的影响。
    
    他说:“全球几乎四分之一的国家有渎神法。十分之一强的国家制定了惩罚转教的法律或是政策。这些法律的存在很多情况下被政府用来恐吓和压制宗教少数派。政府经常未能采取适当的措施防止由渎神和转教的指控所引发的社会暴力。当这些说法被证明是别有用意的诬告时,政府往往没有追究肇事者的责任。”
    
    在列举了伊朗、沙特阿拉伯等国家存在的违反宗教自由的问题后,萨珀斯坦大使也提到了公民社会以及一些政府过去一年在保护宗教少数派以及个人信仰自由方面所取得进展的具体例子。
    
    这份报告涵盖了199个国家和地区的宗教自由问题,其中包括中国,并附列了有关西藏、香港和澳门宗教自由的章节。

中国的宗教自由状况
    
    报告说,中国政府对宗教实施控制,并且对那些被认为威胁到国家或是共产党利益的宗教人士的活动和个人自由加以限制。过去一年继续有报道说,政府对登记和未登记的宗教团体的信徒因为从事了与他们的宗教信仰和做法有关的活动而进行人身攻击、拘捕、折磨、判刑或是骚扰。
    
    这份报告特别提到了中国浙江省政府摧毁好几个得到国家批准的基督教新教和天主教堂以及强拆1500多个十字架的行为。
    
    报告也提到了新疆维吾尔穆斯林以及西藏的佛教徒在就业、住房等方面所遭受的严重的社会歧视的现象。
    
    包括奥巴马总统与克里国务卿在内的美国官员多次并公开对中国侵犯宗教自由的情况表达关切。萨珀斯坦大使去年8月访问北京、石家庄、上海和杭州时重申了宗教自由的重要性。
    
    美国在1998年通过了国际宗教自由法案。从1999年开始,中国由于从事或是容忍严重侵犯宗教自由的行为而被列为“特别关注国家”。今年2月,克里国务卿再次将中国列为“特别关注国家”。

报告凸显非国家行为者对宗教自由的攻击
    
    与以往的国际宗教自由报告所不同的是,这个年度报告特别提到了像伊斯兰国、基地组织这样的非国家行为者对宗教少数派以及少数民族所发起的攻击。




今天又开始遭软禁的徐永海求助大家






2016年8月12日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6年8月11日
    
    1、从今天8月11日开始,我们又被软禁了,而且还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要持续多久
    
    今日是8月11日(星期四),不知道为什么我又被软禁了,不许出家门。这些年来,一到所谓的敏感日子,我就遭到软禁。比如几天前的8月2日至6日,因为在天津开庭审理胡石根、周世峰等“709”案,我就一直被软禁着。
    
    可是,今天为什么被软禁,我还真不知道,我在微信上问了其他朋友,也没有人说得清楚。查建国、何德普、严正学、齐志勇等朋友也遭软禁,可是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
    
    我问软禁我的警察(片警),我知道问了也白问,派出所的警察自然不知道,真的不知道。片警说:“上级让我们这两天看着你,不许出门,如果非要出门,就抓你到派出所”。我说:“那就抓我到派出所吧”。片警说:“别介呀,你体谅体谅我们,我们干这活,也不容易,也没有办法”。
    
    1、

    今天又开始遭软禁的徐永海求助大家

    我家院门口的监视房,自2006年1月我出狱后,一直有联防在此上班来监视我
    
    2、

    今天又开始遭软禁的徐永海求助大家

    在此上夜班的警察,一到所谓的敏感日子,警察也来此上班,来软禁我,不许我外出
    
    3、

    今天又开始遭软禁的徐永海求助大家

    联防老崔,这些联防都是下岗的老工人,为了有五险一金,不得不去做这个临时工
    
    4、

    今天又开始遭软禁的徐永海求助大家

    近来派出所也招了这样的外地孩子,因为联防一到退休年龄有了退休金就不干了
    
    2、因为基督信仰,我曾被判刑坐牢,出狱后依旧不自由,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软禁
    
    2000年辽宁鞍山李宝芝等基督徒,因为家庭教会遭到警察的酷刑并被劳动教养。出于肢体之痛,我拿出刚发的工资1千元(后来成了我被判刑的罪状)刘凤钢弟兄去了鞍山旁听了李宝芝劳教上诉案的开庭,回京后我们写了文章《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被劳动教养一案的事实和经过》,发表在美国华人基督教杂志《生命季刊》上。
    
    2003年浙江杭州萧山凸渡沙教堂遭强拆,在美国的“基督教对华援助协会”主席(会长)傅希秋牧师先后两次委派北京的刘凤钢弟兄到萧山去了解情况,刘凤钢写了《我所了解的浙江主内弟兄姊妹被逼迫的情况》。在刘凤钢第二次去萧山时,刘凤钢被抓。一个月后,我和张胜棋也被抓。
    
    后以,我们帮助过鞍山教会、萧山教会这两件事情,我们被判有期徒刑和剥夺政治权利。刘凤刚各是3年,我(徐永海)各是2年,张胜棋各是1年。在狱中我们都经历了很多苦难。我还失去了医生工作,妻子还失去了护士工作。
    
    出狱后依旧不自由,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软禁;而使我一直不能正常生活、工作,一直失业在家,没有收入、没有低保、没有医保,一家人生活十分艰难。在坐牢时我患上了疝气,因没钱做手术,很多年我不得不忍受病痛的折磨。因一直交不起暖气费,去年我还被供暖公司告上了法庭。
    
    3、虽然我经历这些苦难,但是我依旧坚持为主传福音,因为只有耶稣才能救我们中国
    
    虽然我经历这些苦难,但是我依旧坚持基督信仰,坚持为主传福音,因为,只有耶稣的大爱才能救我们中国,只有耶稣才能救我们中国。
    
    我们当今的中国,前30年,人们崇拜效法江姐、刘胡兰、董存瑞等等人民英雄。“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对阶级弟兄要像春天般的温暖,但对阶级敌人要像严冬那样的残酷无情”,这样的仇恨心理,不会带来美好社会,只会带来“文革”这样的灾难。
    
    我们当今的中国,后30年,人们崇拜效法明星、成功人士(多不是道德楷模),追求名誉、地位、金钱、美色等,恨那些比自己过得好的人。由于人们的心中普遍没有“对他人的爱”,结果带来了贪腐、互害——毒奶粉、毒鸡蛋、毒空气(雾霾)、毒蔬菜(如把蒜台在甲醛中泡过)······等等。
    
    只有耶稣的大爱才能救我们中国,只有耶稣才能救我们中国。
    
    可是,由于我们中国是一个高举科学的国家,为了使更多的中国人接受耶稣,多年来我一直进行有关的科学研究,希望通过科学的方式,来帮助人们知道,是真的存在上帝,耶稣一定就是上帝(道成肉身)。
    
    近来我的研究告一段落,并完成了论文《宇宙与精神的终极》,其中我论述了:
    
    4、科学将帮助我们知道,是真的存在上帝,耶稣一定就是上帝(道成肉身)
    
    现代科学告诉我们,整个宇宙的历史只有137.5亿年,在137.5亿年前这一时刻,整个宇宙(所有的时间、空间、物质世界)是从一个“起始点”中诞生的。只有上帝才能从一个“点”中诞生出如此宏大的宇宙。科学将帮助人们知道,是真的存在上帝。
    
    上帝创造、掌管着整个宇宙,整个宇宙都在上帝的掌管之中,上帝自然可以按照“神导进化论”的方式,创造出所有的生物及人类。一些基督徒实在没有必要来极端地去反对“宇宙大爆炸理论”、“生物进化论(神导进化论)”。
    
    我1984年毕业于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作为精神科医生,我发现:在人类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内应当具有一个“崇拜、爱善恨恶区(中枢)”。而使得青春期后,人们就会具有崇拜心理(如现在一些少男少女狂热崇拜明星),人们崇拜效法了“谁”,人们就会具有“谁”那样爱善恨恶的心。
    
    我们只要学习了《圣经》,来被耶稣感动(当我们还是罪人的时候,耶稣就爱我们,甘心为我们去钉十字架,我们不能不为耶稣所感动),来以耶稣为榜样,来崇拜效法耶稣,来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我们的心中就会拿去恨(只恨撒旦)、充满爱(连仇敌都爱),我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大爱的心。就是这么简单,并不需要经过什么复杂的宗教仪式、宗教活动。
    
    榜样的力量才是无穷的,在人世间只有耶稣给我们做了如此大爱的终极榜样——“为爱所有的人,甘愿被钉十字架并降阴间(3天后复活,40天后升天)”。如果说只有上帝才能做出如此大爱的榜样,那耶稣一定就是上帝(道成肉身)。
    
    科学将帮助我们知道,是真的存在上帝,耶稣一定就是上帝(道成肉身)。
    
    5、只有“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才是我们基督信仰的基本要道,除他之外别无拯救
    
    在《圣经》中使徒保罗说:“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林前2:2)。《圣经》的核心是耶稣和十字架。真正的基督徒必须以耶稣为榜样,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以此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来具有这心灵、生命的改变,来具有这重生、得救、成圣。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先行者——袁相忱老弟兄和梁惠珍老姊妹,他们夫妻俩生前时常说:“我们是向神学,而不是学神学”。即我们只是以耶稣(神)为榜样,来向耶稣(神)学习,而不是来学习某些神学理论。即只有“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才是我们的基本要道。
    
    在我们中国教会历史中,我们有很多很多坚守这“基本要道”的基督徒,如袁相忱、梁惠珍、谢模善、林献羔、王明道等等,他们宁愿把牢底坐穿,也坚持不放弃基督信仰。他们具有甘愿为主殉道的心,他们是我们中国的圣徒。
    
    由于他们年轻时所受的教育(当年现代科学还极不成熟、更不普及),他们可能不有具有现代科学知识,而认为《圣经•创世记》头两章所写的内容能够从字面上来理解,如认为宇宙的历史就是只有几千年,上帝就是在六天(一周)内造的宇宙。但是他们更看重“耶稣和十字架”,更知道《圣经》的核心是“耶稣和十字架”,更知道“耶稣和十字架”才是基本要道。
    
    6、一些所谓的信徒排斥、忽视“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他们是伪基督徒
    
    可是,当今也有一些所谓的信徒也号称持守“基本要道”,是“基要派”。只是他们所持守的“基本要道”不是“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而是认为“宇宙的历史只有几千年,上帝只是在最初六天(一周)造的宇宙,第六天用人捏出的人”等等这些神学观点才是“基本要道”。为此他们极力地反对“宇宙大爆炸理论”、“生物进化论(神导进化论)”等科学。
    
    而,其中的一些所谓信徒,他们也都上过大学,受过良好的自然科学教育,他们也都具有现代科学知识,如,他们知道地球围绕太阳旋转一周是一年的时间,太阳系围绕银河系中心旋转一周是2.5亿年的时间,在2.5亿年前地球还是恐龙的时代。他们也认同存在恐龙,他们还给自己的孩子买各种各样的恐龙玩具。
    
    可是一到教会,他们就坚定地宣称,宇宙的历史只有几千年,根本没有恐龙的时代,恐龙时代都是无神论者编造出来的。《圣经》中说:“要用心灵和诚实拜他”(约4:23),这些所谓的信徒,不诚实,不“真”。
    
    他们是“伪基要派信徒”、“伪基督徒”,他们人数不多,但能量极大。
    
    由于很多基督徒具有科学知识,只能从精义的角度来理解《创世记》头两章中的“上帝六天(一周)造宇宙”等,而且《圣经》中也说了“字句叫人死,精义叫人活”。于是,这些“伪基要派信徒”,就说这些从精义理解这两章圣经的基督徒,信仰有问题,不是真基督徒,是假基督徒,甚至说这些基督徒不是他们的主内弟兄姊妹。
    
    因此,虽然,我因为基督信仰曾多次坐牢(劳动教养2年、行政拘留13天、有期徒刑2年、监视居住2个多月、剥夺权利2年、刑事拘留1个月),受了很多的苦。但是,由于我多年来一直坚持科学研究,希望通过科学的方式,来帮助人们更好的知道“真的存在上帝,耶稣就是上帝”,而不可能从字面去理解“宇宙的历史只有几千年,上帝六天(一周)造宇宙”等。而使得我本人和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与其他教会(包括海外的教会、机构、团队)没有什么联系,更没有得到过什么资助。
    
    7、请求大家来对我的这个大脑前额叶的脑科学研究工作给予支持、帮助、参与
    
    自1989年10月,20多年来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一直以良心犯为主,不少肢体因民运、维权、信仰坐过牢,甚至多次坐牢。因此,多年来,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一直不要弟兄姊妹的奉献(经济上的奉献)。好在我们也没有支出,只是在聚会结束后,我(多年来聚会一直多在我家)请大家吃一顿面条。
    
    自2006年1月我出狱后,我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软禁,而无法正常生活工作,一直失业在家,没有收入、没有低保、没有医保。虽然面对如此艰难,我依旧是坚持带领家庭教会。感谢主,主也时常在我经济情况极端困难时,感动一些主内肢体、朋友及时来给予我一些帮助,如澳洲的孙立勇(从我们北京流亡到澳洲的老朋友),总是在过年前,寄来一些钱,来使我能够过个年。
    
    我更是感谢主,借着这些年,使我初步完成了我的科学研究,并完成了论文《宇宙与精神的终极》(见http://xuyonghai.blogchina.com)。其中他提出了:
    
    在人类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内应当具有一个“崇拜、爱善恨恶区(中枢)”。而使得青春期后,人们就会具有崇拜心理,人们崇拜效法了“谁”,人们就会具有“谁”那样爱善恨恶的心。当这“爱恨”出现异常时,就会患精神分裂症;如爱的异常,会认为无关人也爱他,而出现夸大妄想;如恨的异常,会认为无关人也恨他,而出现被害妄想等。
    
    关于大脑前额叶的功能和精神分裂症发病机理当今科学知道的很少,认识大脑前额叶的功能和精神分裂症发病机理将会是重大科学发现。通过对大脑前额叶的脑科学研究,将会帮助人们知道“耶稣一定就是上帝”,这也将会是神学理论上的重大突破。
    
    当今世界科学先进国家都在支持对脑科学的研究,如上个世纪美国“脑的十年”、欧盟“EC脑十年计划”、日本“脑科学时代”。再如2013年美国拿出1亿美元、欧盟拿出7200万美元来支持对脑科学的研究。据媒体报道“中国脑计划预计最晚2016年启动”。
    
    为此,我请求美国、欧盟、日本等科学先进国家,及我国的有关部门,及热爱科学、追求真理的弟兄姊妹们、朋友们,来对我的这个大脑前额叶的脑科学研究工作给予支持、帮助、参与。为此我写了《基督徒徐永海就信仰与科研的求助信——从科学上论述为什么效法了耶稣就会具有大爱的心》(见http://blog.sina.com.cn/s/blog_d83f27fd0102xckb.html)。
    
    最终,来使我这个,因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软禁而生活十分艰难的人,即使将来依旧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软禁,也能自己解决自己的吃饭问题。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1860022940

[博讯来稿]



約瑟和他的弟兄們-4 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黑名單總

 


        2016-08-08 20:14:30
約瑟和他的弟兄們-4 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黑名單總統牧師
總編輯推薦

 一場基督教在台宣教百年大會,原本應是宣揚各教派合一精神的婚禮,或至少是記念宣教師腳蹤、歸榮耀給上帝的週年生日慶典,但因著政治勢力的介入,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卻與打著護教反共旗幟的黨國基督徒之間,演變成兄弟鬩牆的局面,長老教會更是成了遭弟兄們聯手陷害的約瑟……。
輔仁大學哲學系教授曾慶豹針對這段1965至2015年間風起雲湧的台灣教會歷史,蒐集極多珍貴的史料,揭露被人遺忘或不想被提起的一段遭遇,認識這段歷史的進程,也認識政治如何深入地介入教會的宣教和治理。今日台灣教會的屬靈面貌及神學系譜,都必須從50年前的那場大會開始說起。本專欄每兩週刊登兩版,預計將分十次連載刊登,敬請賞讀。
台灣教會公報總編輯兼社長 方嵐亭

◎曾慶豹
與「大背道」為友,與「大淫婦」往來

台灣教會圈曾長期被一些重量級黨國基督徒把持,在那個反共壓倒一切、意識形態掛帥的年代,絕大部分的教會以「護教」之名加入了由張靜愚主持的基督教護教反共組織會議,這些黨國基督徒絕大部分都以此為標榜,以進一步取得在教會界的領導地位。

周聯華在護教反共的浪頭上,在大部分人都畏懼組織背後勢力的處境下,不得不參加1965年第一屆亞洲基督教護教反共會議,但之後就未再參加,他對這些人的作為相當反感與不以為然,毫不客氣批評這些人「是披了教會外衣的其他機構」。

作為「基督教在台宣教百週年紀念大會」籌備會的主席,周聯華與黃武東、黃彰輝等長老教會背景人士一同推行合一運動。這個運動與護教反共陣營人士打著反對普世教協(WCC)的旗幟形成了公開化的衝突,周聯華的處境可想而知。曾有一位浸信會的牧師如此調侃周與WCC的關係:

譚畏民牧師代表浸信會,表示該會堅決反對之立場,並附帶提及周聯華個人的行動與浸信會的立場無關。周氏曾在浸信會神學院校友會上,答覆譚氏及其他校友問詢謂:他參加WCC完全是他私人的行為。

譚氏曾大膽指出,周氏的行為是違背真理的,譚氏說:周氏這一種答辯,是和一個牧師參加不正當娛樂,是屬於他的私事,同樣的荒謬絕倫。

周聯華曾於1963年到WCC做過專題報告,1965年與WCC會員、親共、容共的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往來互動緊密,1966年又鼓吹參加於台南舉行的「與天主教聯合祈禱會」,他的一連串行動不見容於教內的基要派分子。這些基要派分子打著護教反共的旗號,在這個意義上,周聯華已經深陷於囹圄,在信仰正統和政治正確方面都犯了規。

周聯華經常說他視長老教會牧師、天主教神父是他的「弟兄」,但根據王永信《真道手冊》的標準,周是支持「大背道」分子、與「大淫婦」往來,是教會界的頭號敵人。

1965年百年大會召開前夕,四大教派與《角聲週刊》之間的文字戰爭開打之際,周聯華在WCC演講的內容被成文秀譯作中文全部公開,在他的攻擊性文宣《駁復「正告主內兄弟姊妹們教會合一性」書》有一段影射性極高的文字:

幕後主持人:這是一幕傀儡劇,完全操在一個人手上,有所謂牧師者,於大陸讀書時,已被共黨利用,曾為學校反飢餓的領導人,後由大陸至美,轉入宗教。來台後,於某差會身任要職,千方百計,各方鑽營,並利用職位,接近機關首長,巧言令色,左右逢迎,遇有難處,即奔走求援。某女中校長,亦受愚弄,凡事代為說項。尤其對美來台之宗教領袖,更處處討好,口操流利英語,頗易接近,這些旅台外籍人士,無形墮入圈套,亦受利用,現WCC行將好戲開場,此幕後主持人,一手拉著我國內對宗教不慎理解的人士,一手拉著外籍宗教領袖,正在密鑼緊鼓,言之令人毛骨悚然。

工作進行過程:數年前該牧師藉休假之名,遠渡重洋,與WCC負責人接洽(有說受訓),返台後,積極活動。一面對中壢附近之某大學,及台中附近之某大學,採取思想上無形的影響,以宗教名義,大講愛裡合一,使大眾消除國家及民族的心理,另建立台灣與大陸之別。一面努力宣傳,主張各教會聯合,為容共之WCC做預備人心的工作。

雖然上述的文字並沒有指名道姓,但從這兩段文字的前提及有關「聖經翻譯」的爭執,我們完全可以確證此人即是「周聯華」:

自去年有人倡言修改聖經,主要將聖經中馬利亞童貞女,改為少婦。有意擾亂正道,當時引起空前的糾紛,終幸經過許多忠心愛主者力爭,已成過去。……

去年更從事修改聖經,配合匪區重定聖經工作,但因熱心愛主者,嚴加打擊,在福音報投函指責,如雪片飛來。該牧師,受盡困擾,未得如願。

周聯華確實曾於1963年去WCC做過專題報告,成文秀神通廣大拿到這份報告,還特別將全文翻譯出來予以撻伐,甚至也附錄了改革宗長老會為背景、改革宗翻譯社的宋華忠批評周聯華的發言稿。長老教會的合一運動、與天主教的聯合祈禱會、倡議重譯中文聖經,這一連串的指控都是對準周聯華,成文秀甚至公開指控周在大陸時期已被「共黨利用」,認為其背景可議,而今處處表現出領導的作為,都是別有機心。

不僅如此,據說成文秀還特別跑到浸信會神學院去找柯理培院長,要他開除周,理由即是他參加了WCC的活動,表示他的信仰已不純正。周聯華回憶說,這種事情恐怕不是僅僅在教會裡,種種上述的事蹟早已成為他在情治單位手中的罪狀。

因此可以了解,周聯華一直都是國安局或警備總部監控的一號人物,1988年公布的「黑名單」,見到了周聯華的名字,終於證實了這一點。事實上,周對此事早已知悉,並曾為此事向蔣夫人宋美齡女士發出怨言,儘管未能成功除去其「黑底」,但因為在凱歌堂負責講道,並因主持以官夫人為主的中華婦女祈禱會而受到「姊妹們」的愛護,使周在「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成功地躲過了可能遭遇的恐怖命運。
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在這一股強大、無人可擋的護教反共運動勢力之下,被外界理解作「總統牧師」的周聯華卻又深陷於另一個危機,即是有人要周出來主持並領導護教反共會議的組織和活動,如果拒絕,恐怕即是間接地暗示了其容共及背道的罪狀。

周聯華透露了一段茲事重大的對話,這次對話差不多可以說是周決意豁出去了。就在一個夜晚,內政部民政司的康竣璧曾摸黑夜訪神學院,要周出來領導護教反共的組織,結果被他拒絕了,甚至還決定不參加這類活動。是次的談話非常的精采,以下特別列出周自己的回憶:

康(康竣璧,下同) :「按說,你應該當這個會的主席才對。」

周:「為什麼?」

康:「因為你是總統的牧師。」

周:「這跟總統有什麼關係?」

康:「你是明知故問。」

周:「難道這個會與總統有關係嗎?」

康:(他大概是怕我真是傻傻地去問總統)「你是明知故問。」

周:「既然如此,我就不參加了。」

康:(語短心長地說)「我看你還是參加的好!」

我們要好好留意這位「康專員」。康竣璧,一位在護教反共時代不斷製造矛盾並為自己創造巨大影響力的小人物,此人的人格相當的複雜,儘管只是內政部民政司的一位專員,小得不能再小的官員,卻經常穿梭於黨政與教會之間,仗勢欺人,教會界人士對他的態度可謂必恭必敬(趙天恩結婚還找他當介紹人)。他一方面經常出現在政府的重要會議中,同時又全面介入長老教會退出WCC的議事,非長老教會代表,卻竟然是長老教會總會下反共推動委員會的委員。

當然,這個拒絕肯定是要冒極大風險的,尤其在他們的對話中,康不斷地暗示周「應該」出來領導,說到連這個活動都不參加,康語帶提醒或是威脅地說:「你還是參加的好。」當然,儘管考慮了可能的後果,周還是不參加,因為他認為,即便自己參加了,對自己從黑名單除名也沒有幫助,既然再加上這條罪名也沒有差別,乾脆堅持到底。的確,第一屆亞聯會的名單上有周聯華的名字,但以後,凡是這類以護教反共名義召開的會議,周不僅沒有出席,名字也不見於其中。最主要的原因,當然還是不管從何種角度看來,周已然是一位教內的「問題人物」──與「大背道」分子做朋友、與「大淫婦」往來。

事實上,由於外界對周聯華的指責尤其多,他錯失浸神院長、崇基神學院院長、東海大學校長及世界浸聯會主席成「永遠的候選人」可謂不無遺憾,但是,這些擦身而過的事都可說明背後存在種種可疑或不信任。正如成文秀曾撰文指他是WCC在台灣的幕後代理人,對他的「親共」行為指證歷歷,而且別忘了教會界人士也經常基於「維護純正信仰」和「維護聖經權威」的立場,暗指周的神學或信仰甚至是對待聖經的態度都有問題。這些人大多是護教反共的主要幹部,事實上,周也同樣捲入了基要派對他的聖經翻譯走「新派」思想的風波中。

因為負責凱歌堂的工作,外界都把周聯華說成是「總統牧師」或「蔣家三代的牧師」;但諷刺的是,他竟也名列黑名單上,警備總部有一大批關於他的「黑檔案」。蔣介石和宋美齡都知道那批檔案,曾經有人想對他下手,許多與他互動的國民黨高層都知道這些事,只是沒有人可以做出改變。周聯華曾為幫助黃彰輝取得出國簽證而暗訪黨政高層,他甚至為高俊明被捕之事做過努力,這些都是他認為在那關鍵的時刻該做的事,當然這些事總不免讓人們大做文章,尤其他自己也深陷囹圄,隨時都可能「下落不明」。據說還曾有浸信會的神學生差一點被收買,要給周安上一些罪名,所幸未能成功。

周聯華公開且得意地提到,〈國是聲明〉他有分起草,特別是第一段文字,全是他的意思。周聯華不僅是在政治正確上,尤其是在信仰正確上,經常成為眾矢之的,基要派對他的攻擊從未少過,護教反共諸多爭議性的事件,也都看得到他的身影。周聯華與長老教會互動密切人盡皆知,但因他在凱歌堂與蔣介石、宋美齡的近距離關係,又使反對他的人不易下手。所以在黨國基督徒的眼中,周在反共上不夠用力,在護教的問題上多次違反純正信仰的立場,多次被人質疑他的信仰是「有問題」的,包括參加WCC的活動、接受天主教為教內分子、聖經翻譯的神學錯誤、本色化神學主張的謬誤等,每一項罪狀都足以讓他在「政治正確」被控告,所幸他總是可以安全地走過來,個中的複雜因素肯定無人能解。

不管如何,周聯華不屬於黨國基督徒那種偏狹神學立場的人,再加上他的政治立場,更是讓他的神學底色難以迴避政治上傾向「自由派」。由於他安全地活過了那個護教反共的年代,所以後輩才能通過了他的回憶錄去重現歷史,無疑地,周絕對是一位奇蹟般的人物。

所以,蔣介石與宋美齡雖然口頭上說對他被列於黑名單上是了解的,但在那種年代裡,尤其是貴為總統身邊的牧師,且與長老教會及與蔣有芥蒂的相關人士如何應欽、張學良等人互動過密,很難讓他不成為被看管的對象之一。

留在凱歌堂,當然也不失有「就近看管」的好處,尤其真相永遠不是我們肉眼所看到的、耳朵所聽見的那樣,在一個政治對生命充滿威脅的年代更是如此,若不是上帝的保守,周不可能全身而退。他的存活堪稱是奇蹟,要不然,他的屍骨都恐怕找不到。這樣一句話:最危險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正是周聯華一生遭遇的寫照。
與基要派化解不了的矛盾

周聯華說過,說某個人是新派,是在教會界裡用以鬥爭一個人的方式。「新派」一詞對一個人的攻擊,他可謂感同身受。

1991年4月10日出版的《新使者雜誌》第三期,刊出了駱維仁一篇名為〈耶穌有罪性嗎?〉的文章,主要綜述他在翻譯聖經現代中文譯本時碰到的一些困難與問題,這篇文章最關鍵的一段即是解釋譯本針對羅馬書8章3節的翻譯。這篇文章引來了一場批鬥大會,尤以中華福音神學院系統的代表(黃子嘉、王長淦)對於該中文譯本最為不滿,終於在1991年11月14日下午,由聖經公會出面召開面對面的交流會,該會的出席者有:賴俊明、蔡仁理、駱維仁、周聯華、翁修恭、紀元芳、梁重光、夏忠堅、林意玲、李長安、王長淦、陳端傑、黃子嘉、王正中。

會中一位華神董事及國語禮拜堂代表王長淦長老的發言,有幾段言詞極為激烈,全部的言詞表面上是針對駱維仁,值得注意的是,最後一段話卻是指著周聯華說的:「你跟他走一路。」然而,了解事實的人應該知道,不是最後這一句話才指向周聯華,所有斥罵駱維仁的話都是在斥罵周聯華,因為現代中文譯本和周聯華的關係最為密切。

反對「重譯中文聖經」同樣是護教反共時期一個重大的事件。1964年針對聖經公會主張重譯中文聖經這件事,引起了巨大的反對風浪,同樣又是被扣以「新派」或「不信派」等罪名,甚至還說天主教正偷偷摸摸地以共譯聖經之方式來清滅基督教,居心叵測。中國平信徒傳道會和其下的《福音報》(第201期起)大肆批駁,視這些動作都是「別有用心」、「向魔鬼讓步」,各教派紛紛打著護教的旗號,用最強烈的口吻反對。

以王永信為首的中國信徒佈道會發出了公開的嚴正啟事:

近年來,有些聖經公會因逐漸受新派信仰的影響而漸漸走入違反聖經的「普世教會合一運動」的路。有的聖經公會正在計劃與天主教聯合翻譯中文聖經,並可能將「次經」也列入中文聖經之內。(次經,又稱偽經,是聖經以外的一些書信,為天主教所承認而成為天主教聖經的一部分,但純正信仰的基督教否認這些書信與聖經有同等價值。)這些聖經公會日漸在信仰立場上妥協,是一件嚴重的事,將直接影響每一中國信徒及整個中國教會。

周聯華與國語禮拜堂為首的華神系統、甚或以王永信為首的華福會之間,都存在著明顯的神學立場或路線的不同。吳勇對周聯華做過幾次攻擊,基本都反映出其中的原委。

周聯華一生受到基要派分子的攻擊,都與他主張「合一運動」有關:與WCC的友善關係、1965年百年大會、1966年與天主教聯合祈禱會、1970年倡議與天主教出版共同譯本(2015年終於推出了「共同譯本」,遲了近半個世紀)……,他為了「合一」而被扣以「新派」(背道)之名,讀者不要忘了,在某些基要派分子那裡看來,「新派」一詞與「匪諜」無異。

註:本文為周聯華牧師95壽辰而作。


韓國,一個被上帝祝福的國家

        2016-07-28      


 蘇小和

 有兩條關于韓國的新聞,讓韓國成爲這幾天的熱點。

第一條新聞與公司有關。近日美國權威市場調查機構J.D.Power發布2016新車質量研究(IQS)報告,起亞汽車從美國市場33個品牌中脫引而出,位列第一,憑借Sportage和Soul在細分市場排名第一及Rio、Forte、Sorento在細分市場排名前三的優秀表現,再次創造美國J.D.Power新車質量研究(IQS)27年來首次非豪華車品牌奪冠紀錄。

第二條新聞則引起全世界的更火熱的關注,韓美已經就在韓國部署薩德導彈簽署了合作協議。

的確,這樣的消息令人眼熱。站在消息的背後,我再一次想起美國總統顧問、經濟學家w•w•羅斯托教授關于經濟增長的理論構建,即羅斯托起飛模型(Rostovian take-off model)。或許他的經濟學分析對于我們理解韓國今天的國家格局,理解起亞這樣的現代公司,有著某種恍然大悟的解釋效果。

在羅斯托先生看來,一個國家出現明顯的經濟增長,從經濟停滯、緩慢發展一躍成爲一個經濟起飛的國家,主要有三個重要的要素條件:

第一,一個國家的儲蓄率終于可以轉化爲投資,而且這種由儲蓄率轉化成投資的比率達到了10%以上;

第二,這個國家出現了一個或者幾個明確的主導型經濟産業;

第三,形成了有利于經濟領袖(企業家)的好的制度安排,比如長期穩定的産權制度,比如適應于經濟增長的修明的政治制度,也就是民主憲政的制度給定。

用羅斯托先生的這個穩定的分析框架來觀察今天韓國的經濟格局,人們的觀念會産生突變。也就是說,當我們看到起亞這個起步相對比較晚,品牌影響力並不屬于第一方陣的汽車公司,能夠在美國這個全世界最成熟的汽車市場獲得質量市場排名第一的位置,一定是韓國這個國家的經濟和制度給定進入到了一個非常卓越的階段。

表現在經濟數據上,人們馬上就看到了:

第一,韓國的儲蓄率由上個世紀90年代的高儲蓄率低投資率轉型成爲今天的低儲蓄率高投資率,這種由儲蓄率轉換而來的投資率,高達30%以上。比照今天中國社會的高儲蓄率和低投資率,人們終于能夠有所理解,韓國人對自己國家的經濟增長的信心,對社會保障的信心,是前所未有的,人們不再試圖僅僅依靠一種高儲蓄率的生活方式來獲得某種生活的安全感。

第二,韓國經濟的主導産業是如此明顯,以至于中國大陸市場的消費者可以一眼看得清楚,這就是韓國的電子工業,汽車工業,而且這幾個産業的水平都已經進入全球市場的第一陣營,這是令人非常驚訝的産業格局。而在公司概念和企業家概念的維度上,人們看到類似于三星、起亞、現代、雙龍、大宇等一系列如雷貫耳的名字,這是一批世界級的真正具有市場影響力的規範的符合自由經濟慣例標准的大好公司。

第三,當然是韓國的民主制度。在這個東亞小國,有著成熟的民主憲政運行機制,有著穩定的,長期具有高度信心指數的産權制度給定。這個國家的國有企業越來越少,每個人的手上都握著一張選票,每個人所擁有的房子都是寫著永久産權的房子。這才是制度的魅力,是這個國家的人民最大的信心之所在。

事實上,韓國還是一個基督信仰人群在韓國人口的比率之中占據了40%以上的國家,這和某些亞洲國家動用行政力量拆除十字架的局面構成了巨大的反差。韓國如此大面積的基督信仰人群,直接導致了兩個結果:第一是從金大中先生開始,韓國的每屆總統都是基督徒,韓國人的總統能夠服侍選民洗腳,能夠跪下來和選民一起向上帝祈禱。人們記得金大中先生的總統就職典禮,他邀請了過去兩位迫害過他的總統一起坐在主席台上,共同見證這個國家的民主進程。而在更早之前,這兩位總統卻發誓要殺死金大中,以至于有人把金大中先生塞進麻袋裏,扔在公海上。面對如此殘酷的迫害,金大中對他的支持者說,如果我死了,請不要複仇,韓國人最需要的不是複仇,而是和解。第二,韓國人終于在源頭的意義上理解了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的隱秘關系,這是經濟發展最核心的原動力。如此,在韓國這樣一個東亞小國,出現如此深刻的基督信仰氛圍,近乎優美地支撐了韓國人的政治制度和經濟制度。

大約是在上個世紀60年代中期,作爲美國總統顧問的羅斯托先生,曾經多次來韓國考察。他說,1965年,我們驅車行走在通往漢城的機場公路上,一排排飄著長長蒸汽煙霧的小工廠遮蔽了天空,這些小工廠正在把從印度尼西亞進口的木材加工成用于出口的新聞用紙。大約四分之一世紀之後,也就是到了80年代中期,韓國的經濟開始起飛,當人們再次來到這裏,過去的漢城,這座昔日破敗的城市已經發展成爲名副其實的國際大都市,空氣清新宜人,到處都是現代化的大企業,人們都受過良好的國際高標准教育,城市裏林立著一家家現代化銀行,保險公司、投資公司,美麗的大學和飯店,條件良好的醫院,完備的民主政治,寬容的國民心態,韓國成了這個世界上令人向往的國家之一。

今天的韓國,類似起亞這樣快速發展,質量高邁的現代公司,比比皆是。這個國家越來越幹淨,人們的臉上笑容浮現,韓國人的護照在世界上95%的國家都享有免簽的地位。我去過首爾,這座美麗的城市,雖然時時刻刻都被金家獨裁政權威脅著,但人們的安全感和發展信心卻節節高漲。我還去過濟州,這座擁有東方夏威夷之稱的島嶼,冬天下雪的時候,好像天堂浮現,而在春天,那些濃密的草地和擁擠的花園,還有幹淨的海水,明媚的街市,都讓人仿佛置身于夢境。我在市區的一個十字路口觀察過大半天,沒有發現一個人闖紅燈,也沒有聽見一輛汽車鳴笛,所有的人都安安靜靜,井然有序的生活著。

這就是今天的韓國,一個被上帝祝福的國度。雖然敵人環伺,但他們卻手持盾牌,大聲禱告,過著韓國人幾千年以來幾乎從未經曆過的自由生活。

願上帝保佑韓國。

對華援助新聞網




关于远志明牧师2013年在法国巴黎期间所受指控的
独立调查报告

 

(定稿)

 

 

2016年6月22日

 

 

 

GRACE报告英文版链接在此

 

18位华人教会牧者联署发布《关于“柴远事件”的调查报告》链接在此

 

 

 

【生命季刊编者按】生命季刊于2015年2月在网站上发表了“18位华人教会牧者联署发布《关于“柴远事件”的调查报告》”之后,报告的真实性受到某些人的质疑。生命季刊作为一个主内媒体,本着为自己所发表的东西负责,为教会负责,为事件中牵涉到的人员负责的态度,为了确保和证明自己所刊发的东西是真实可靠的,因此委托GRACE对18牧联署报告中所提到的关键事件(2013/9巴黎事件),进行了独立调查。GRACE的报告于6月22日完成。下面是该调查机构专门向生命季刊提交的调查报告。调查报告原文为英文,中文翻译由本刊负责。因报告中的注释含有大量信息,为了方便读者阅读,我们把注释放在每一段的后面,并以字体不同颜色区分。

 

 

GRACE(全称为Godly Response to Abuse in the Christian Environment,可译为“合神心意地应对教会内部的犯罪事件”),是一个非盈利性基督教机构,其事工是为教会内部发生的性犯罪、虐待等方面的问题提供培训、辅导及独立调查。GRACE的团队在对受害者、施害者及证人进行访谈调查方面,有着丰富的专业经验。GRACE的董事会成员包括在职的和前任的检察官,心理学家,辅导员,神学家,牧师,和其他专业人员。他们帮助个人和机构处理虐待儿童、性犯罪、及各种虐待事件,提供训练和经验。GRACE整个团队同工的工作经验加在一起,已经超过百年之久。该机构的创办人及负责人是Boz Tchividjian,为美国著名布道家葛培理牧师的外孙。

 

 

引  言

 

 

 

2014年12月,数位在美国牧会的华人牧师第一次听到有人指控远志明牧师性行为不端。远志明牧师是神州传播协会的总编导1,该机构总部位于加利福利亚州的罗内特帕克2。2015年1月,这群为此事担忧的在美华人牧师又听到更多的针对远牧师性犯罪的指控,于是在同年2月他们组成一个调查委员会,对这些指控进行调查。这一委员会调查了四起互不关联的针对远牧师的指控,并将调查结果写成“18牧师联署调查报告”,发表在“中国基督徒生命团契(以下简称“CCLife”)”的网页中3

 

2015年,CCLife联络了GRACE,请求GRACE独立调查4远牧师在法国巴黎期间性行为不端的指控事件5。GRACE和CCLife双方同意,本次调查的范畴仅限于对远牧师在法国巴黎的指控,而不包括对远牧师其他的性过犯的指控6

-----------------

1.参见http://www.chinasoul.org/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3570&Itemid=50&lang=en-gb

2. 更多信息参见www.chinasoul.org 在本报告中,这个机构缩写为CSFCF。
3. 更多信息参见www.生命季刊(CCLiFe)fl.org 在本报告中,这个机构缩写为生命季刊(CCLiFe)。
4. GRACE进行了独立的调查工作。独立调查与内部调查的区别是,独立调查的运作完全独立自主于1)被调查的个人或社团,以及2)委托调查的个人或社团。GRACE在整个调查中保持自由,对于调查中的所有事项做出自己的决策,这样的决策不受来自于GRACE以外的任何人、包括生命季刊(CCLiFe)的影响。这些决策包括但不限于:采访的对象,采访时的问题,调查的程序和方针政策,以及最终报告的内容。因此本报告完全自主独立于其他的任何关于此事件的¬相关调查,报告,或声明。因此,对于本报告中包含的或缺失的某些事实或信息,读者不可认为是证人对自己在其他报告或调查中提供的信息有所添减。GRACE尽一切可能为此项调查提供准确,全面和相关的信息。
5. 生命季刊(CCLiFe)希望有专业调查经验的第三方机构对此事件进行独立调查。为此,生命季刊(CCLiFe)委托GRACE对此事件进行详尽和独立的调查。
6. 如同18位华人牧师共同起草的调查报告中所提到的,远牧师也受到关于性犯罪的其他指控。尽管那些指控不在本次调查的范围之中,我们建议应该对那些指控也做详尽调查。去年(2015) Christianity Today报道的多个指控中的一个,这个指控导致了远牧师短期辞去在神州传播协会的传道。参见http://www.christianitytoday.com/ct/2015/february-web-only/convert-chai-ling-accuses-yuan-zhiming-rape-china-soul-aga.htmlhttp://www.christianitytoday.com/ct/2015/march-web-only/update-chai-ling-yuan-zhiming-rape-accusation-china-soul.html
在本次调查的过程中,又出现了一项新的对远牧师类似的指控(发生在另外一个国家/地区),这足以引起我们的重视。虽然这些指控都不在本次的调查范围里,但是详尽全面调查每一项指控是应该的。

 

 

 

GRACE是一个非盈利性的基督教机构,其事工是为教会内部发生的性犯罪、虐待等方面的问题提供培训、辅导及独立调查7。GRACE的团队在对受害者、施害者、及证人进行访谈调查方面,有着丰富的专业经验8

------------------------

 

7. 更多信息参见www.netgrace.org

8. GRACE的董事会成员包括在职的和前任的检察官,心理学家,辅导员,神学家,牧师,和其他专业人员。他们帮助个人和机构处理虐待儿童、性犯罪、及各种虐待事件,提供训练和经验。GRACE整个团队同工的工作经验加在一起,已经超过百年之久。

 

 

 

调查背景

 

 

 

为了准备本次调查,GRACE阅读了18牧师联署的调查报告,目的是对将要调查的问题获取有关背景信息。在整个调查过程中, GRACE独立决定应该对哪些证人进行调查,以及对哪些能够提供信息的间接证人进行采访。9所有的调查均采取当面约谈的形式。2016年春天,GRACE调查组与一位翻译亲自赴巴黎。所有的采访均在翻译的协助下进行。GRACE挑选翻译的标准是看其翻译水平、所受训练及经验10。该翻译对所调查的事件预先一无所知,并且与事件涉及的任何人均没有关联。

 

 

GRACE也对远牧师发出邀请,盼望他接受访谈。GRACE告诉远牧师,这将是他的一个机会,他可以向GRACE提供所有他认为对本事件有帮助或有关联的信息,也可以向GRACE提供有关证人的名字,以备访谈。但远牧师通过他的律师拒绝了GRACE采访他的请求11

------------------------

9.  GRACE采访了一些(并非所有的)18牧师调查报告中涉及的证人。GRACE还扩大了证人的范围,包括了一些从前没有为18牧师的调查作证的人,以便取得更多的证词。

10. 在本次调查中GRACE所使用的翻译是一家专业语言翻译机构的员工。这位翻译员流利地掌握几种语言,包括中文(是她的母语)和英语。她有会议口译的硕士学位,毕业于巴黎的新索邦大学的翻译学院。毕业以后她很快开始专业的口译职业生涯,包括给一些跨国公司做翻译以及给联合国的欧洲和非洲机构提供翻译。
11. 对每一位证人来说,参加本次调查不是强迫的,而是基于自愿的。因为每位潜在的证人可能有无数的没有明确说出的理由来拒绝被采访,GRACE不去推测证人在这个自愿参与的过程中拒绝参与采访的原因。

 

 

 

GRACE的调查员12对每一位证人进行了单独访谈,没有在被访谈者中透露对他人的访谈内容。在本报告中,为了保护每位受访者的隐私,所有受访者的真实姓名均被隐匿,而用随机选取的字母缩写来替代13。共有六位证人自愿参与本次独立调查,为远牧师于2013年9月在法国巴黎的行为指控提供了信息。他们的证词被总结在以下的调查结果中。这些证人包括VC(受害人),GF(受害人的一位女性朋友),DW(受害人的一位男性朋友),OK(受害人所在教会的一位长者),JH(一位对远牧师有关信息知情的人)以及SS(受害人所在教会里对受害人个人品格的证人)。

-----------------------

12. GRACE这位调查员曾经做过11年的检察官,专门处理性虐待和性侵犯的案件。这位调查员现在是一位律师,对成人性侵犯、儿童性虐待及其他形式的虐待事件,有丰富的采访证人以及收集和分析数据的经验。
13. 对于为本次调查提供证词的证人,GRACE不用真实姓名或真实的姓名缩写。GRACE随机的选取一些姓名缩写来标识每位证人。这些姓名缩写与证人的真实姓名没有任何关联。

 

 

调查结果14

 

 

2013年春季,VC是一位在巴黎留学的23岁的大学生,专业为……(此处省略了英文原始报告中的两句话)。根据所在大学的要求,VC必须完成一次实习,于是她父亲建议她联络神州传播协会(以下简称“CSFCF”),问有无可能跟远牧师完成此次实习。VC给神州(CSFCF)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她的电子邮件被转发给远牧师。VC述说,远牧师开始直接与她联络,告诉她,他将于2013年9月去西班牙,有可能在巴黎停留,与她见面讨论实习的可能性15。 VC对她所在教会中数位肢体提到过,她有可能要跟远牧师实习16,也提到她将在9月份跟他会面讨论实习机会。

-----------------------

14. 本次调查和相应的调查结果基于证人们的自愿合作,可能局限于信息,证词,或证据(例如电子邮件,短信,照片等)的可得性。因为调查从始至终都是自愿的,所以调查中没有任何一方有能力通过法院的传票来强迫取证,包括证人的证词,文件,或其他信息。本次调查受生命季刊(CCLiFe)委托发起,不是对任何已知的法律控告或起诉的回应。调查过程没有被法庭监督,不同于法律程序。此外,GRACE不提供任何有关远牧师是否犯法或违法的法律结论,因为法律的判决是法官、陪审团或其他法律专业人士必须运用法律针对具体案件的具体细节进行分析后才能得出的。
15. 见附录A。
16. VC所在的教会的成员和她所在的华人社区的其他人认为远牧师是位著名的福音传道人,牧师,和影视制作人。

 

 

 

VC述说,远牧师9月份到达巴黎,并请她到他所住宾馆见面17。她说,她当时感到这似乎有点奇怪,但远牧师对她来说是长辈,而且是位牧师,她想对他表示尊重,于是就按他的要求在他提议的地方与他见面。她预料在她到达宾馆以后,他们会离开宾馆,到另一个地方(例如咖啡馆)去谈实习事宜。但是,当她到达宾馆以后,他却邀请她进入他所住的房间,在房间里他们讨论了实习的事情,约1个小时之久。VC说,在远牧师的客房里,他们还讨论了远牧师的机构正在制作的另一部影片,是一部有关外国宣教士在中国事工的记录片。

 

 

后来,远牧师建议他们二人一起去宾馆的餐厅共用午餐。午餐用毕,VC要求自己付账,但远牧师坚持由他来付账。午餐后,他们回到他的宾馆房间,她想他们会进一步讨论实习事宜。但是,在回到客房以后,远牧师告诉VC,他的助理将一些电影下载到了他的电脑里,并邀请她和他一起观看那些电影。她述说,他开始放映一部她不熟悉的韩文电影18。VC回忆说,她和远牧师开始时是坐在床沿上或椅子上观看电脑屏幕,电脑当时是放在床上。过了一会儿,远牧师建议,他和VC躺在床上看电影。然后他们就并排躺在床上,一起看电影。VC又说,远牧师叫她钻进被子里,告诉她,“最好盖上被子,可以暖和一些。”VC解释说,她顺从了他的建议,因为“我尊重他,也是出于礼貌,我就按他的要求去做了。”VC说: “跟他一起看”那部电影让她“越来越感到尴尬”,因为里面含有色情镜头。她回忆说,看到远牧师在观看这些含有性暗示情境的电影时似乎并不感到尴尬,她感到心里很不安。VC并说,尽管她感到非常尴尬,但出于礼貌,她仍然与他一起看完了这部电影。当时,VC以为远牧师在巴黎期间还会与其他教会领袖见面。但是当她询问远牧师时,远牧师回答说,他没有把他到达巴黎的消息告诉其他人,并且他“特别强调,要我不能把他来巴黎这件事告诉任何人。”

--------------------------

17. 远牧师在2013年9月11日写给VC的电子邮件中显示,这个旅馆叫做Hotel Kyriad,位于法国巴黎城郊的奥利机场附近。参见附录A。
18. VC用中文提供的电影名字里包含的汉字翻译成英文是Belly Button (肚脐)。

 

 

电影结束以后,VC告诉远牧师她该回家了。他回答说,时候已经很晚了,而且她的家又很远。他告诉她,他可以去另订一个房间,这样那天晚上她就可以住在这间宾馆了。但VC再次表示她想要离开,并随即离开了那间宾馆。VC还补充说,当天在那个宾馆房间里,远牧师还为她拍了一张照片19

 

 

那天晚上,VC离开那间宾馆之前,远牧师要求第二天再与她会面。晚上回家以后VC打电话找人第二天与她一起去,这样她就不必单独与远牧师会面了。一开始,VC找到DW;DW是同教会的一位男性朋友,也是一位大学生。但DW第二天无法跟她一起去,因为学校里有事他要去办。DW回忆说,他问VC为什么要让他一起去。她告诉DW,远牧师对她“友好得有些过分”,“她有点害怕”。DW回忆说,他当时对她开玩笑说,“也许他对你一见钟情了,或对你有意思。”后来VC给她的朋友GF打电话,请求GF跟她一起去,这样她就不必跟远牧师单独在一起了。GF同意了。第二天,VC告诉DW,她已找到另一位朋友与她一起去见远牧师。

 

 

第二天,在去远牧师所住宾馆的路上,VC与GF在一个地铁站见面。在一起去那间宾馆的路上,VC告诉GF,头一天她在与远牧师见面期间是如何不安。这两位女士到达那间宾馆以后,他们等待远牧师下楼来跟她们在宾馆前厅见面。远牧师来了以后,VC注意到,“很明显,远牧师见到了[GF]以后脸上的表情非常复杂。他看到我和另外一个人[一起来到宾馆]时,显得很惊讶或者很恼怒。”GF同样注意到,当远牧师发现VC带了一位朋友一起来见他时,他看上去很惊讶。当时,这两位女孩向远牧师提议,他们一起离开宾馆出去走走,看看巴黎市容。在他们开始离开宾馆时,远牧师提到,他没有把他来巴黎的消息告诉巴黎的中国社区或巴黎教会的任何人。GF补充说,“实际上,他在当地社区社会地位很高,但是很奇怪,他却没有把他自己来巴黎的消息告诉其他人。”他们三个人离开这间宾馆,在巴黎街上走了走,然后吃午饭20

------------------------

19. VC说,远牧师离开巴黎几天以后,给她发了一封电子邮件,其中包括前述的拍摄于他旅馆房间的照片。她把这封电子邮件转发给了在此之前调查本次事件的几位牧师。因为这些都发生在2013年,VC陈述她更换过手机,并没有存储过和远牧师的任何交通。然而VC证明了她收到和发给远牧师的多封电子邮件的真实性。远牧师于2013年9月15日发给VC的电子邮件里说:“XX平安!请看照片,我只选了一张给你。我还在伯明翰,后天去伦敦,大后天回美。我改了机票,飞到华盛顿去参加一个姐妹的葬礼(我的facebook上有消息)你一切都好吗?希望听到你的回音。远弟兄”尽管这张照片不能被获取了,这封电子邮件里面的附件包含一个图标,显示了正如VC所说一幅图被发送给了她。参见附录B。

20. GF特别提到,远牧师在他们午餐时候说的一句话让她感觉“奇怪而且不合适”。GF点了汉堡和薯条,但是吃不下所有的薯条。GF问VC她是不是愿意吃点薯条。GF回忆远牧师说:“不要让她吃,否则她会变胖。” GF说:“我很吃惊。我不认为一个牧师或是一个男人可以和一个他刚刚遇到的女士这样讲话。所以他说的话让我很惊讶。”VC说她自己不记得远牧师的这句话。

 

 

 

VC说,午饭后她和GF想带远牧师去看看巴黎的拉丁区,于是他们开始走了一走。但远牧师似乎对逛街一点也不感兴趣。GF说,“午饭后,我被要求离开。因为[VC]见牧师的原因是要谈实习的事情,牧师要求我离开,这样他们俩就可以讨论实习的事情。”GF进一步解释,她一开始“坚持要留下”,但“……牧师说我现在应该走了,这样[他和VC就可以]回旅馆讨论实习的事”。因此,GF说,她最终还是放弃了她的坚持,在巴黎街头离开了远牧师和VC,让他们单独在一起。GF离开以后,VC和远牧师最后回到了远牧师住的宾馆。

 

 

在VC和远牧师一起等公交车回宾馆的时候,远牧师问VC为什么要带GF一起来。她记得,远牧师当时因为她把另一个人带了来而很生气。VC还说,远牧师问“我是不是怕他会做出什么事来伤害我”,VC解释说,她对他所提的问题感到非常尴尬。她还说,因为他是牧师,而且她很尊重他,所以她就回答说,“没有,没有,请别多心。”在他们一起坐公交车回宾馆的途中,远牧师告诉VC,他看见附近有一间电影院,他想让她和他一起去看电影。他们俩很快下了车,一起走向电影院。到电影院后远牧师建议VC选一个电影来看,因为他不懂法文。因此,VC选择了一个她已经看过的电影21,这样,当他们一起坐在黑暗的电影院里时,她可以保持警惕。她回忆说,“我仍然害怕他会对我作出什么事情,所以我就选择了一个我已经看过的电影。”VC说,在看电影过程中远牧师没有什么不妥当的举动。然后,VC与远牧师一起离开了电影院,回到了宾馆。

-------------------------------
21. VC陈述她挑选了美国科幻片《极乐空间》,是她从前看过的没有色情描述的一部影片。《极乐空间》是一部美国科幻片,于2013年8月9日上映。

 

 

因为当时已经是黄昏时分,VC想要回家,于是她告诉远牧师,她送他回到宾馆前厅,然后她就离开。但是当他们到达宾馆前厅以后,远牧师坚持要她一起回到他的房间去,这样他们可以谈一谈,有一点时间可以在一起。VC不情愿地接受了他的要求,回到了他的房间。当她进了他的房间以后,她说她想离开。他开始要求她当天晚上与他一起住在他的房间里。VC说,“他要求我留下在他的房间里,当天晚上就住在他的房间里,他还说,他第二天早上就要离开了,我们只有一个晚上可以在一起[然后远牧师就要离开巴黎了]。事情开始变得非常奇怪。当时整个气氛非常异常。他开始说,他感到非常孤独,需要人陪伴他。”在他们谈话的过程中,VC和远牧师站在他房间里的桌子旁。VC再次说,她必须离开了。在那时,远牧师让VC在离开之前给他一个拥抱作为道别。VC以为这仅仅是个“一般性的拥抱”,就接受了他的建议,心想这只是一个平常的美国式道别仪式。但是,当远牧师拥抱她的时候,她回忆说,“他很紧地抱着我,并且不放开我。”她还回忆说,远牧师拥抱她的时候,是用他身体的正面贴着她身体的正面,时间大约长达一分钟。但是因为远牧师的个头比她高,她没有向上看他,于是远牧师要求VC抬起头来往上看他的脸。VC没有按远牧师的要求去做,没有向上看他,害怕他会试图亲吻她。VC回忆说,“……他拥抱我的时候有某种生理反应。”VC解释说,他身体的正部贴着她身体的正部,“他变得很硬。”VC说,“他拥抱我的时候,再次要求我留下不要走,我说,‘不,不,不!’我拒绝[留下]。最后,我开始挣扎。我使大劲想要推开他。”在进一步追问下,她说她虽然没有与他打斗,但当他拥抱她的时候她没有拥抱他,最后远牧师停止了对VC的紧抱。VC立即准备离开房间,但当VC正要离开时,远牧师给了她50欧元。她试图把钱还给他,他却不断坚持要她拿着。VC补充说,这一举动“很奇怪”、“令人尴尬”,似乎远牧师相信他是为VC提供的某种服务而付费。然后,远牧师陪她走了出去,来到宾馆前的公交车站,然后她离开了那里回到家里。

 

 

VC离开那间宾馆后,她立即给GF打电话,把刚才在宾馆里她与远牧师之间发生的事告诉了她。GF补充说,VC为刚刚发生的事感到“非常害怕,她感到很震惊”。GF试图安慰VC,同时对远牧师深感失望。GF描述,VC是一个“害羞”的人,并说她认识VC已经很久,信任她,相信她所说的她与远牧师间发生的一切都是确有其事。这些揭露出来的事与那天陪VC见远牧师时GF自己对他的观察是一致的。她补充说,远牧师似乎很“怪异”,因为他想在他所住的宾馆里与VC独处,而且不把他来到巴黎的事告诉任何人。

 

 

远牧师离开巴黎后的那天,给VC发了一条短信22。VC没有回复。几天后,远牧师将他们第一天见面时他在所住宾馆房间里为她拍摄的照片,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给了她23。大约一个月以后,VC又接到远牧师的一个电话。VC说,当时她没有认出那个电话是谁打来的,就接了电话。远牧师在电话另一端问她是不是还生他的气,为什么没有回复他先前发的短信。她说,他没有再提起实习的事,只是想知道她是不是还生他的气。VC记不清他们之间对话的细节了,但她仍然记得,她虽然对他的不端行为非常气愤,但不想表现得很无理,就在电话里告诉远牧师说她不生气。这些事发生以后,VC说,她对去神州(CSFCF)实习再也不感兴趣了。GF记得,VC对她说过,她曾经接到过远牧师的电话,但远牧师假装好像什么错事都没有做过一样,没有为他的行为道歉。

--------------------------------

22. 自从2013年发生的这些事情之后,VC陈述她换了手机,不能记得来自远牧师的短信的具体内容。她也没有再和远牧师保持任何交通。
23. 见附件B。

 

 

远牧师离开巴黎几个礼拜以后,VC跟她的朋友DW见面,一起去教会。DW想起他以前与她的那次谈话,当时她想让他陪同去见远牧师。DW问VC那次会面情形如何,她说,“别再提这件事了。”他记得VC又说,“你说对了。”一开始DW不记得、也不明白VC指的是什么,但后来他记起了当时他跟她开的玩笑。DW问,他们会面时远牧师是不是对她有什么暗示或表示。这时VC冲口而出:“他甚至还拥抱了我。”DW说,他当时很吃惊,可以看出她不想再继续讨论这件事。DW还补充说,后来他们在其他场合又讨论了几次这件事,VC告诉他,那天她在离开远牧师所住宾馆、坐公交车回家的途中哭了,她向上帝祷告,问上帝这件事为什么会发生在她身上。

 

 

这一事件发生几个礼拜以后,GF向她所在学校的一位神学教师咨询,问他是否应该把VC所遭遇的事向其他人透露。GF说,她的那位教师建议,重要的是给VC提供支持,但如果他们想要状告远牧师、或报告远牧师当时的行为,证据尚不够充分。那位教师还说,如果其他人也报告了远牧师的类似行为,VC的经历可以帮助其他人。GF解释说,“我当时去见我的老师,并不是想跟他商量如何告远牧师,而只是想知道在当时的情况下该怎么做。”那时,GF和VC还不知道远牧师涉嫌卷入其他类似事件。 

 

 

DW说,当他从VC那里得知远牧师所做所为以后,他自己应该怎么做,心里感到很矛盾。一方面,他认为这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他说,“远的影响很大,如果我们不把这件事告诉他人,可能会有更多的人成为受害者。”然而,另一方面,DW解释说,华人社区里许多人非常尊敬远牧师。他补充说,他想要保护VC的名声。因此,DW决定暂时不把所发生的事告诉其他人,因为他没有亲眼目击这一恶劣行为。他还下结论说,既然VC和GF决定不把这事告诉任何人,他也没有必要这样做。

 

 

2014年6月,DW和VC去一位名叫OK的教会会友家造访。DW补充说,OK和他妻子常常邀请学生来他们家,并待他们非常好。在这一天,DW和OK一起在OK家的厨房做饭,开始聊起2015年1月马上就要来临的一次大型教会活动,这次活动将会邀请远牧师来讲道。对于这次活动邀请远牧师来讲道这件事,OK很反感,因为他知道远牧师曾经受到过性侵犯的指控24。DW说,在这次厨房谈话的过程中,OK向他提到,远牧师被指控多年前曾经性侵犯一位女性。DW说,“然后[OK]说,每次当他向其他基督徒提起这个强奸事件及其他事件时,其他人总是回答说,‘那是在远成为基督徒之前发生的事。’”DW解释说,因为他和VC没有把VC与远牧师在宾馆中发生的那件事告诉过OK和他太太,他本来已经感到非常内疚,因此,当听到关于远的这个消息时,DW没有忍住,就告诉OK说,“但是,他[远牧师]在成为基督徒以后,并没有停止做这种事。他的行为并没有改正。”DW说,他告诉OK,他还知道另一件涉及远牧师的类似事情。DW回忆说,当他说出这话以后立即后悔不该把这件事揭出来,因此他不愿向OK透露这件事的受害者是谁25。OK同样记得这次厨房里的谈话,他说,DW当时脱口而出,“而且我知道,2013年他曾经企图强奸一个人,但没有得逞。我不能告诉你那个人是谁,因为我不应该把这话讲出来。”OK补充说,“我当时非常吃惊。我感到非常震惊,因为我想,我可以原谅远在成为基督徒之前所做的事,但如果在2013年还发生了这种恶事、这种不道德的事,这是绝对无法原谅的。”OK说,他又问GF是否也知道DW所揭露出来的这个事件。开始时GF拒绝指认VC就是远牧师的那位受害人。最终,GF和DW都向OK确认,VC就是那位受害人。

----------------------

24. OK陈述他曾听闻对远牧师的两次性侵犯指控。OK陈述他第一次从一位朋友那里听说,一位流亡巴黎的女性难民指控远牧师在1989年实施的性侵犯,这大约发生在十年以前,他在巴黎的一家中国教会看完远牧师制作的视频“十字架”之后。OK陈述当他第一次听说这个指控,他没有思考很多,因为这个被指控的性侵犯发生在远成为基督徒之前。OK指出他后来又听说另外一个对远牧师的性侵犯指控。OK陈述,在2014年4月,另一位受害人公开揭露远牧师对她进行了性侵犯,发生在他们同在普林斯顿大学的1990年。
25. DW指出,尽管他最初后悔鲁莽的说出那句话,他感到庆幸听到OK提到远牧师从前的行为。他陈述:“听到那个之后,我感到如释重负 ----- 终于有人发现了他的真面目。我觉得轻松了,这可能也是我说那句话的原因。”

 

 

 

另一位名叫JH的人说,他曾听到过一个指控,说远牧师1989年曾经性侵过一位逃亡的女性26。JH对远牧师极度厌恶,他说,他认识VC和DW,当他从OK那里听到远被指控在2013年所做的事以后“极其愤怒”。JH这样描述他对远牧师的气愤:

我听过[远牧师]的演讲。当然,他在演讲中对他过去的老我表示鄙视,说他曾经是个坏人,等等,但是他宣称,他现在已经成了一个好人,因为他已经成了基督徒。然而他却仍然在做这样的事。从某种意义上来看,他是打着上帝的名字在做这些坏事,这就是我为什么如此愤怒的原因。如果你不是基督徒,或者你不做这种冠冕堂皇的演讲,那我也许还可以原谅你;但你却说一套、做一套,这对我来说就更加不可接受了。

 

 

OK得知远牧师在2013年的恶行之后,决定发表一篇博客文章,揭露这些行为、以及他所知道的其他有关远牧师恶事的指控。后来,18牧师与OK及其他有关证人取得了联系。18牧师调查组开始着手调查有关指控。

 

 

本报告在前面“调查背景”部分曾经叙述,远牧师拒绝参与本次调查、也拒绝接受访谈。据知,远牧师对这些指控仅作过一次公开回应,该回应于2015年3月2日登载在神州(CSFCF)网站上27。远牧师虽然承认“蒙恩后也有软弱的时候”,但他否认任何有关“强奸”、“诱奸未遂”、“性侵”的指控28。远牧师还表示将会辞去一切事奉和事工29,但在本报告完成之日,远牧师已经重新开始讲道,并旅行到国外去讲道30。 

---------------------------

26. JH陈述他认识提出指控的受害人和远牧师两人,1989年在他们从中国流亡之后,他和远牧师曾一起在巴黎近郊的难民营短期居住。在1989年年末的那段时间,JH陈述那位提出指控的受害人曾经告诉他,远在营地里性侵了她。JH回忆,在他们说话的时候,那位女性“受到了很大的创伤,遭受着很大的痛苦。”JH进而指出,那次性侵犯社区里许多人(包括媒体人员)都知道;他说那位受害人被深深地伤害。JH陈述:“她没有看到正义被申张,所以她非常失望,结果就是她远离了这个群体并切断了和我们的联系,我们也失去了和她的联系。但是我听说,后来她的生活明显地很不顺利。很明显,那个事件对她的生活带来了很负面的影响,之后她的经历很不容易。这是我听说的。从我自己的角度来看,我不认为那时我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我深深地后悔和忏悔……那时候发生的是,(远)没有被惩罚,也没有受到任何处罚。他当然可以不受惩罚。事实上,我们本来至少可以做些什么来安慰那位(受害人)。其实重要的不是要去惩罚他,而是我们应该做些什么来安慰(受害人)。让我来告诉你关于远的一些情况:他是一个相当好的演说家。他能演讲,能说服任何人、任何事。甚至他说他自己的时候,他会说自己在成为基督徒之前是个很坏的人……他承认这点,并用一个十分美好的方式表述出来。我不知道他是否承认过(性侵犯)。”JH进而解释,当他们住在营地里的时候,他不记得远曾经否认过性侵犯。他陈述:“我不认为(远)曾经否认过……据我所知,据我对远的一点了解,如果他没有做那件事,他一定会亲自告诉我,但是他在那之后一直在回避。”JH进而指出那个事件没有向警方报案。
27. 远牧师对于这些指控的完整声明出现在CSFCF的网站上。参见http://www.chinasoul.org/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3804%3A2015-03-02-20-32-08&catid=25%3Anewsevens&Itemid=48&lang=en-VC 

28. 同上。在这个公告里,远牧师陈述:
一、我承认自己是个败坏的罪人,后来成了何等人,完全是蒙神的恩才成的。对于1990年我信主前的婚外性过犯,我再次公开地向神认罪,向当事人道歉。对由此引发的目前这场风波给教会弟兄姊妹造成的伤害和困扰,我表示深深的歉意,请求大家原谅。 
二、我承认蒙恩后也有软弱的时候,是靠主恩的保守才得以站立的。 
三、在神在人面前,我虽然可以默默承受不实的指控,但我不能承认我没有犯过的罪。对于针对我的强奸、诱奸未遂和性侵指控,我一概否认。 
四、对于神州传播协会董事会进行的相关调查,我会积极配合。 
五、我已辞去我的一切侍奉和事工,专心在主里安息,更新自己。
2015年3月2日
远志明

29. 神州 CSFCF的网站于2015年2月28日发布的消息称:“远志明希望在主里安静休息,已辞去一切事奉和事工。2015年2月28日。”参见网站链接: (retrieved 5-14-16)
http://www.chinasoul.org/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3800%3A2015-03-01-07-29-37&catid=25%3Anewsevens&Itemid=48&lang=en-VC

30. 参见网站链接http://www.chinasoul.org/显示远牧师于2016年3月26-27日在澳大利亚的悉尼讲道。这个网站也显示远牧师于2016年3月13日在莫斯科讲道。

 

 

总结分析

 

 

在今天的社会里有一种屡见不鲜的现象,那就是:有些人认为,对于受害人揭露的受害细节必须打一些折扣(甚至应该受到质疑),因为这仅仅是“男女双方各执一词”。这种有缺陷的思维方式是有问题的,原因有二:第一,它使受害人关于自己受害过程的目击证词被边缘化。第二,常理和经验都应该提醒我们,施害人常常故意在私密处犯罪,以便于掩盖其罪行。鉴于施害人更有可能性将无防备心的受害人独自带到无人能看到的地方加以施害,所以,将性犯罪打上“男女双方各执一词”的标签,并且不对证据的可信性进行推理分析就随便将这样的罪行撇于一边,这是对性犯罪能量的无视,是对性犯罪施害者的纵容,是对受害者的二次伤害。

 

确实,这个被指控的恶劣事件发生时,除了远牧师和VC以外没有其他人在该宾馆房间内,然而,一共有六位证人自愿参加本次独立调查,这个事实是至关重要的。这些证人提供的证词是详细的,在时间上是前后一致的,而且证人提供的证词之间及与外部证据之间也常常是互为佐证的。最后,所有证人都确认,他们相信VC的品格,认为她是值得相信的。

 

 

旁证

 

 

根据《布莱克法律词典》中的定义,旁证是指“对原有证据有所补充、且倾向于加强或确认原有证据的新证据;或性质不同却表明同样论点的额外证据。31”在本调查过程中,有相当多的旁证被发掘了出来,这些旁证都确认了VC所揭露的有关她和远牧师之间发生的事。下面是对一些重要旁证的总结:

 

 

A.远牧师和VC个人在巴黎相遇

 

远牧师和VC在巴黎附近一间宾馆见面,对于这一点,已有的证据是无可辩驳的。除了受害者VC自己的目击证词外,GF也提供了对此事的目击证词:她曾经和VC在巴黎一间宾馆及巴黎的拉丁区与远牧师在一起。另外,远牧师自己的电子邮件也证明他在巴黎近郊的一间宾馆住过。最后,远牧师在离开巴黎以后发给VC的电子邮件及照片也佐证了这两位年轻女性所提供的证词。

----------------------------

31. http://thelawdictionary.org/corroborating-evidence/

 

 

B.远牧师令人不安的行为

 

VC不是唯一一位目击到远牧师令人不安行为的人。当GF陪同VC去与远牧师见面时,她也观察到远牧师的行动反常。GF说,当远牧师发现VC不是单独来宾馆与他见面时,他看起来“很惊讶”。GF还补充说,那天午餐中远牧师曾对VC的外表作出不当的评论,说她如果吃了炸薯条会“发胖”,对此她感到非常不安。VC的外表与他要跟她讨论的实习事宜毫无关联。最后,当远牧师以他们需要讨论实习作为借口,坚持要她离开、让他和VC独处,GF也感到很不安。GF亲眼见到远牧师这些公开的令人不安的行为,这一事实佐证了VC所描述的他私下令人不安的行为。

 

 

C.事件被立刻、惊惶地揭露出来

 

有两位证人都佐证了一个事实,即:VC在初次见到远牧师以后立即与他们联络,对远牧师的行为表示担忧。VC首先联络了DW,问他能不能陪同她一起去那家宾馆,第二次见远牧师。因为他不能去,于是VC就去找GF,请她陪她第二天去见远牧师。除了远牧师的行为让她感到不安、以至于她不愿意自己独自去见他这一事实,还有什么原因会导致她作出如此坚持不懈地请求呢?GF还证明说,第二天在她和VC一起出发去见远牧师的路上,VC表示她对远牧师前次的行为感到担忧。另外,GF还佐证了一个事实,即:第二天当VC离开那家宾馆后立即与她联络,把在远牧师宾馆房间内所发生的事告诉了她。GF说,当时VC为刚刚发生的事感到震惊,听起来她很害怕32。另两位不同的证人也佐证了一个事实:VC立即就远牧师的行为联络了他们。因此,这一事件被揭露过程的立时性、一致性、以及揭示方式,从不同角度有力地证明了这件事本身的可信性。

----------------------------

32. 此外,DW确认在远牧师身上发生的就像他之前开玩笑说的。当VC告诉DW发生的事情时,DW可以看到VC那时不愿意更多地讨论此事。DW同时指出,VC过后告诉他,她在离开旅馆之后十分的不安,她哭着祷告问神为什么这些事情会发生。

 

 

D.事件后来被揭露出来的时机

 

本调查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表明,VC在把她自己的经历告诉其他人之前,对远牧师以前被人指控的性过犯行为有任何了解。GF曾寻求其老师的建议,当时该老师建议她们不要报告这一不端行为。此后,这两位证人没有任何打算要报告远牧师的行为。事实上,只是当DW偶然向OK透露了远牧师的恶行以后,这一事件才受到了华人牧师们的注意。DW在透露这件事情时候,从未想到要将远牧师的行为公之于众33。此外, DW是偶然透露了有关VC的这件事,这就有力提示,这件事的被揭露,背后决没有任何作虚假指控的动机34

 

 

受害人(VC)是否可信

 

GRACE的调查人员与多人面谈,请他们对VC的品格、名声提供证词,以了解她是否值得信任。OK对VC进行了描述,并介绍了过去5-6年来他对VC的品格的了解,他说:“事实上她是个很可爱的人……她很单纯。她不喜欢用打扮及化妆品使她自己显得更漂亮。她在这里已经求学多年,从来不向父母要钱。她一直在……(此处省略了原始报告中的一句话),因此她是一个非常和善、可爱的人。”当被特别问到VC是否可信时,OK说VC“是一位很单纯、很值得信赖的人。我对此完全有信心。”他还说,“我完全相信她、信任她,”并补充说,没有任何原因会导致VC编造出这种事来35。JH也说,他已经认识VC及DW两年了。JH形容VC是个“害羞”的人,并说VC和DW两个人他都相信,并补充说,他们是“值得信任的。”

---------------------------

33. DW仍然希望最后的书面报告不要被公开,他说:“我不希望这个报告公开给所有的人阅读……那不是我所期待的。”这个报告已经提供给生命季刊(CCLiFe)(独家拥有)和参加本次调查的受访人。GRACE不会在任何公开网站,博客,或其他的论坛里公开这个报告。但是,GRACE也告诉DW,GRACE没有权力控制他人怎样处理这个报告。(生命季刊注:经过沟通,DW同意在隐去具体个人信息之后公开)

34. 我们注意到VC没有显示出任何的动机来运用捏造性谣言的方式伤害远牧师。其一,证据表明VC并没有主动联系远牧师,而是联系了他所在的机构神州(CSFCF)。之后远牧师开始联系并直接和VC交通。此外,GRACE找不到一个23岁的按学校要求完成实习的大学生诬告一位有实力而且著名的福音传道人性犯罪的动机。另外,如果VC计划编造有关远牧师的谎言、诬告他性犯罪,那一定会更加惊人且不会像她现在报告的这么细致。最后,其他提供证词的证人也没有编造有关远牧师的谎言的动机。如果还有任何补充,那就是远牧师在他们所在群体里的卓越声望最初是拦阻证人站出来说话的。因此,很明显,他们不可能有从提出指控而得好处的动机。

35. OK陈述: “他们之间没有任何联系,说他们要报复远是根本不可能的。当(VC)联系远的时候,她并没有直接给他写信,她写信给那个影视的工作室,所以是远自己联系她,他要求会见她,更严重的是他要求在旅馆的房间里会见她。通常在我们的纪律里面,在旅馆客房里单独会见女士而又没有他人在场的情况是不被允许的。

 

 

 

另一位名叫SS的教会会友已经认识VC五年了,她说VC在教会里……(此处省略原始报告中的细节)事奉,并常为团契结束后的聚会准备晚饭。SS还说,VC是一位“实在、很胆小、安静”的人。当被问到前述有关指控时,SS说,“根据我与[VC及DW]的多年交往,我相信[VC]是诚实的,她不会为这样的事撒谎。她感到自己在2013年受了远志明的欺负与欺骗,但当时她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将他的邪恶行为揭露出来。那时我们对这件事不了解。”SS还解释说,她相信VC的证词是“值得信任的”,因为她注意到,当时那些华人牧师在调查这件事时有一个条件,即:证人提供证词是匿名的。SS说,“他们暴露远的事情,是出于正义感,是盼望有更洁净的教会,而不是为了什么个人的好处。”

 

 

属灵影响

 

 

远牧师的这些行为对每一位受访人都已经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当VC被问到这些事情对她有什么影响时,她说:“当然,这件事发生以后,我很失望,不明白这件事为什么会发生在我的身上,也曾责问自己。当然,因为[远牧师]是个牧师,我也疑惑,他怎么会做出这种事。但是,我很快就从这件事中恢复了过来。”VC并没有因此事遭到永久性的、毁灭性打击,她说:“实际上这件事更加坚定了我的信仰,因为我意识到,我不应该把自己的信仰建立在某一个人的身上,而是应该建立在上帝身上。”同样,DW也说,虽然一开始他觉得远牧师的行为使VC受到了欺辱,但后来他逐渐意识到,VC的信仰很坚定,她现在似乎情况很好。但是,当VC被问到,基于本审查的结果,如果按她的意愿这件事该如何处理时,她说,“至少他应该被开除。他不应该再继续做牧师。”

 

 

GF补充说,“我在这里,并不是要起诉远牧师。我跟他并没有个人恩怨,但我想这件事的发生,对我所在的教会产生了很大的负面影响或困扰。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在这里作证的原因。”同样,OK补充说,他对本调查的唯一诉求是让真相显明。他说,“我想要真相。我盼望得到真相、公义、和解、及悔改。”

 

 

JH是本调查被访谈人之一,他不是基督徒。他说,这一切事件对他产生了相当大的负面影响。JH说,他无法成为基督徒的原因之一是“……因为有远这样的人。我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我并不敬佩他,然而,他竟然能仍然在台上讲道,而且还被认为是一个好传道人。这些事使我远离基督教。”JH进一步解释说,“然而,对于像我这样的人,实际上,[远牧师]没有使耶稣基督进到我的心里,实际上他是让耶稣离我越来越远。他[远牧师]声称他跟上帝的关系有多么近,那么就是因为他,我就要远离上帝了。”当被问到他盼望这次调查能有什么样的结果时,JH说,“我认为[远牧师]不应该再公开作演讲、公开讲道,尤其是有些人也许并不知道他是谁、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因为他在演讲时往往说得天花乱坠。”JH最后说,他盼望这次审查能产生正面的影响,说:“如果你们能够做一次很好的调查,得出很好的结果,这会把我与上帝的关系又拉近一些。” 

 

 

幸运的是,远牧师的这一恶劣行为没有对VC造成更大的伤害。在远牧师实施更加恶劣的行动之前,VC及时离开了那间宾馆。无论如何,远牧师身为一个基督教传道人领袖,他的行为摧毁了VC对他的信任。许多人曾经愿意跟他站在一起、支持他的事工,这一系列事件也背叛了这些人对他的信任。

 

 

如果他不能为自己所造成的损害作彻底、真诚的悔改,疗伤会是一个极其困难的过程,这不仅对这件事的直接受害人是如此,而且对任何参与或容忍此事、企图将此事由大化小、或认同施害者行为的机构也是如此。真正的悔改要求犯罪者彻底承认自己的恶行及欺瞒,以及由此所造成的伤害36。我们也意识到,“对于那些习惯犯的罪,悔改过程从来就不是一蹴而就的;一蹴而就的悔改是不可能发生的……悔改不在乎眼泪、不在乎言词、不在乎情绪。悔改是一个漫长、缓慢、持续的变化过程,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因为这是一个由内心向外表发出的过程。37”我们向上帝祷告,期盼远牧师能够启动这一过程,第一步是将真相昭示于众,告诉世人,他对VC及其他指控说被他欺辱、被他伤害过的那些人,究竟做了些什么事。

---------------------------

36. 悔改意味着:对某件事“有不同的心思意念”。它的真实意思是用基督的心认识我们所犯的过错。最起码,悔改应该包括:1)真相:包括犯罪事实,以及犯罪引发的事件,我们自己,以及犯罪所影响到的他人;2)谦卑的心。这就是说我们意识到我们缺乏智慧,没有分辨。因着我们有“错误的心思意念”,我们就要谦卑地顺服那些被证明以基督的心为心的人。3)同情那些因我们的罪被错待、被伤害的人。4)认识这些犯罪是违反神的美善和圣洁,而不仅仅是伤害他人的一种行为。5)渴望做出赔偿。这个定义改编于Diane Langberg的一篇文章,参见“An Inward Look (Part One and Part Two),” Christian Counseling Today Vol. 9 No. 2 (2001).

37. 参见http://www.netgrace.org/resources/2015/2/12/sexual-abuse-in-christian-organizations-diane-langberg

 

 

结  论

 

 

 

有些基督徒担心,将基督教组织内部一些性行为不端的问题揭露出来,会给基督的圣名带来羞辱。其后果是,基督教组织内部的那些行恶者常常得到鼓励而继续伤害甚至摧毁他人的生命,而其他人却沉默不管。然而实际上,圣经教导我们,从耶稣的属性来看,祂既是真理又是光38。所以,因为惧怕给耶稣的圣名带来羞辱而将罪恶藏掖在黑暗里不予暴露,反而会真正给耶稣的圣名带来羞辱,因为这种做法违背祂的属性。作为上帝的儿女,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蒙呼召进入真理和光中,这一呼召不只是针对个人,也针对基督教组织。对这种恶行不加以谴责和曝光,不仅会羞辱耶稣,而且会摧毁我们本来企图保护的组织。黛安·兰伯格博士这样描述基督教内部组织中的问题: 

 

 

我们在世界各地教会、在宣教机构、在基督教机构或委员会里都看到过类似问题。不道德的行为、偷窃、腐败、性犯罪,像癌症一样蔓延;整个系统在竭力保持外表的光鲜,却忽视这个系统所患的疾病。他们认为是在维护这个系统,并称它为属上帝的系统,却无视、也不去对付里面所隐藏着的疾病。他们真的认为,若承认疾病的存在、并致力制止疾病蔓延,那就会毁掉上帝的事工。然而,将系统里最严重的病症简单地掩盖起来,不是治愈一个病入膏肓系统的正确步骤。我们说,这是主的事工,我们要用这个系统的力量来保护主的事工……任何系统(无论是家庭、教会、社群、或是机构),除非它充满了真理和爱,它都不是上帝的系统。否则一个系统若容忍罪恶、虚伪、疾病、邪恶、或对真理的歪曲,无论人用什么样的美言来描述这个系统,它也不是上帝的工作。我担心,作为人我们都有一种倾向,即屈从于人的、过去的、传统的、系统的固有文化而来的指令或想法,结果我们却拒绝聆听和顺服永活、永在的上帝39

 

 

令人悲哀的是,那些口里传扬耶稣的机构往往导致性犯罪、性过犯的受害者离开耶稣,因为耶稣对人的爱、顾念、及关怀并没有能在这些机构里彰显出来。然而,当一位在美国华人基督徒中很有声望的领袖和传道人受到指控以后,18位牧师勇敢地启动了独立调查程序,用实际行动表现出他们对“一个最小的”人40的真正关怀。我们祷告盼望上帝做工,使远牧师,神州(CSFCF),以及这一群体中的所有人,都出于真理和爱,为了基督教会、也为了密切关注此事的世人,也能同样向受害者显出这种顾念和关怀。我们也祷告,求上帝将勇气赐给其他可能已经受到类似伤害的受害者,使她们也能够像VC及其他参与本次调查的人那样,走上前来揭露罪恶。保持沉默只会让施害者更加胆大妄为,让更多其他人受到伤害。

----------------------------

38. 参见约翰福音14:6和8:12
39. 同上。
40. 马太福音25:45

 

 

远牧师及神州(CSFCF)正站在一个新的门槛,他们有一个前所未有的机会可以作出榜样,向华人社区内外展示出符合基督信仰的真正悔改。我们祷告,盼望这个报告使上帝得到荣耀,盼望此报告能够鼓励神州(CSFCF)及远牧师谦卑地迈出一步,公开透明地讲明真相。我们也祷告,盼望这个报告能够激励并鼓舞其他人,在他们自己的信仰群体里,也能够勇敢、透明地处理犯罪指控,效法耶稣,对那些常常受人忽视、被罪恶摧残的人充满爱心。

 

 

 

GRACE 恭敬地提交于2016年6月22日

 

 

附录 A

 

 

 

 

附录 B

 

 


上兩條同類新聞:
  • 中國宣教的難題/圣经和科学:(1)神用六天造万物 /我们究竟知道多少真相
  • 没有宗教信仰意味着什么/上帝之城的摩尼教思想/因为基督信仰/妇女信徒的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