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徐邦泰:阿基里斯脚踵/犹太教不相信圣经/简析远志明的信仰错谬/基督教著名传道人简介/关于远问题解答
發佈時間: 3/9/2017 8:54:20 PM 被閲覽數: 169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Heel of Achills


---Chinese's Commandment


Bangtai  Xu



An ass with two panniers,

Bread buttered on both sides.

I call a spade a spade:

Greedy and fierce,babes and suckings.



All my swans are geese,

All my geese are swans.

Big words no sense at all,

All is not gold that glitters.


Jesus' criticism is perhaps rather severe,

but bitter pills may have whole some effects:

You can not serve both God and Money.

No one can serve two masters.






阿基里斯脚踵


---华人之诫


徐邦泰



二奶一驴驮,

黄油左右抹。

贪婪致凶残,

乳臭输恶魔。


天鹅变笨鹅,

我梦冲霄过。

信口开河道,

试金凭闪烁。


箴言犹良药,

苦涩去消渴。

祭神供玛门,

两主多灾祸。


1776 Manor cir El Cerrito CA 94530
12/25/2013

相关图片


 



犹太教不相信圣经




2017年2月23日 

      


    作者:谢选骏
    
    世人有一个普遍的误解,认为圣经是犹太教的产物。
    
    其实谢选骏的研究早就指出了:犹太教产生于罗马帝国时期,是旧约圣经和塔木德的混合主义产物,其时间要晚于基督教的产生。而且是在基督教的影响和刺激下发展起来的。犹太教与耶稣降生和基督教产生之前的旧约信仰不同,因为旧约信仰是通过耶路撒冷的圣殿活动来维系的。
    
    现在人们看到的犹太教,是在公元70年“第二圣殿被毁”后逐步形成的。自公元70年罗马人摧毁犹太教耶路撒冷圣殿,至公元630年阿拉伯人兴起这段时期,称为“拉比犹太教时期”,以区别于旧约信仰和圣殿崇拜。耶路撒冷圣殿的被毁,标志着“第二圣殿”时期的结束。在此前阶段,圣殿不仅是旧约信徒进行宗教活动的场所,而且更主要的是神权与世俗王权互相结合的主要像征。所以圣殿一旦被毁,它所造成的影响必然是十分复杂的。一方面,旧约信徒必须为自己找到新的活动中心;另一方面,它必须在新的形势下改变自己的活动方式。而担当实现这个变化的重任只有法利赛派的犹太人。因为公元70年犹太暴乱失败,耶路撒冷和圣殿都被毁坏,损失极其惨重,耶路撒冷城已失去了政治、经济和宗教中心的地位,公会被关闭,撒都该派、 祭司贵族、奋锐党人都被打得七零八落,只有坚持信仰的若干法利赛派拉比在沿海非利士平原的雅麦尼亚建立了一个战后的和平据点,此后又在加利利的提庇哩亚发展另一个拉比中心,藉以维持原来耶路撒冷公会的职能。在这两处,精通律法的法利赛派律法人士成为犹太人的精神领袖, 他们主张加紧研习律法,深化律法的诠释,由于他们教导犹太众民学习旧约律法,所以他们被尊称为“拉比”。拉比在圣殿被毁情况下,利用公会和犹太会堂等多种形式,使变质的旧约传统得以延续。正如以往那样,国破之后的犹太人因有一致的宗教信仰而能保持他们社团的特征。不过这一次他们是由拉比,而不是由先知来引导,因此,史学家惯于把1世纪末以后的宗动称为“拉比犹太教”。此后,公会成为犹太社团最高立法和司法机构。在罗马帝国时期,犹太教公会的首领由罗马授权的傀儡拉比担任,接受罗马当局的监督与管辖。
    
    从公元70年到630年这段五百多年的拉比犹太教时期里,犹太教最重要的发展是犹太教《塔木德》的形成与产生。《塔木德》是犹太教的口传律法集,其权威仅次于《旧约圣经》。公元2世纪末至3世纪初(171——217年)犹大亲王(亦称圣者拉比犹大)掌管乌沙犹太教公会。当时犹太教除《托拉》成文律法外,还有积拉比数世纪诠释律法而形成大量的“口传法规”。这些法规是根据律法条文在实际生活案例上的具体应用,教导犹太人“可行什么”和“不可行什么”。在犹大亲王的主持下,犹太教拉比收集100多位学者的13部法规文集,加以分类、整理和补充,经20多年时间,编成一部希伯来文巨著,称为《密西拿》。它是公元200至210年间出现的犹太教口传律法集。这部《密西拿》包括6卷63篇。公元3世纪时,《密西拿》已流行于犹太人中,巴比伦的一些犹太教学者认为《密西拿》有其局限性,因它的许多解释只适于巴勒斯坦的传统,没有结合巴比伦的实际情况,也不包括已有的律法材料和补充的口传法规。他们便着手整理这些补充材料,并进行诠释,编成另一部律法的释义汇编,称之为《革马拉》,用阿拉米文写成。《革马拉》是《密西拿》的释义和补编,两者合并在一起,在经页上两者常左右并列,这部巨著就是《塔木德》。这部著作对于犹太教的作用,正如新约圣经对于基督教的作用。
    对犹太教而言,《旧约圣经》在名义上是永恒的圣书,但是《塔木德》才是犹太教徒生活实用的经书,具体在给犹太人提供宗教生活的准则与处世、处事、为人的道德伦理规范。
    
    正如基督教徒不是古代以色列的旧约信徒一样,犹太教徒也不是古代以色列的旧约信徒。他们都是一种新的宗教的信徒。
    
    拉比犹太教的特点是重视宗教律法的阐释,而不注重教义的解释和对外族传教。在宗教律法与世俗律法的关系上,承认世俗律法在社会生活中的重要地位。根据古代文物考查,当拉比犹太教时期,犹太人的宗教习俗受其它民族宗教的影响较大,如公元6世纪加利利犹太会堂里出现的细石镶嵌地板图案中有星象、人形、鱼兽的图形,这显然是与十诫的第二诫不可雕刻与制作偶像的诫条相违背的。此外,在一些犹太文献中出现有描述魂游天庭景象的内容,反映当时犹太民间宗教竟然相信依靠法术能够魂游天外。此类民间犹太教信仰成为中世纪犹太教神秘主义思潮的渊源之一,明显和天主教的影响息息相关。
    
    拉比犹太教对《圣经》以外经典的过份强调,曾在犹太教内部造成自己的反对派──卡拉派。从8世纪起,只承认《圣经》权威而拒绝《塔木德》经典合法性的卡拉派发动了一场反对拉比犹太教的运动。他们谴责《塔木德》信徒曲解犹太教义,用无数混乱不堪的注释破坏《托拉》固有的纯洁性,号召人们回到《圣经》中去。这一争执持续了400年之久。最后,以适应时代变化的拉比犹太教获胜而告终。从此,拉比犹太教所推崇的一整套准则为全世界犹太人所遵守,直至今日。
    
    由此可见,现在人们所说的“犹太教”就是“拉布犹太教”,而不是旧约时代的“犹太教”,因为旧约时代还没有“犹太教”这个东西,只有“托拉(Torah)信仰”,也就是旧约信仰。
    
    (二)
    
    《美国反犹风潮再起 伊万卡算犹太人吗?》说,当地时间2017年2月21日,美国密苏里州大学城,犹太人墓园Chesed Shel Emeth中约200座墓碑遭破坏。
    
    特朗普前往刚开幕不久的非洲裔历史文化博物馆参观,他在博物馆内发表演讲时,谈到总统日当天美国11个犹太中心接获炸弹威胁一事。特朗普表示,今天参观博物馆的行程分非常有意义,“它提醒着我们为什么要去对抗偏执,不宽容以及任何丑陋形式的憎恶。”
    
    2017年1 月起,全美的犹太中心陆续出现三波有关炸弹攻击的电话威胁,事后证明均为虚惊一场。2月20日是美国公众假期的“总统日”,全美更有11个犹太中心均接获炸弹威胁,在证实有关威胁只是“诈”弹后,所有的犹太中心已经恢复正常运作。
    
    这也是特朗普上任以来首度针对反犹太主义的表态。特朗普表示,“这种针对犹太社区和社区中心的反犹太威胁是很可怕也很痛苦的,很难过的提醒着我们,还要做得更多才能根除掉仇恨、偏见和恶魔。”
    
    目前联邦调查局FBI正就这起威胁案,与联邦司法部的民权组合作展开调查,认为跟威胁相关的事证涉及违反民权相关法律。白宫今天一早也就事件发表声明,谴责事件是与憎恶和仇恨为动机的暴力行动。
    
    特朗普的女儿在美国皈依犹太教,算犹太人吗?
    
    耶路撒冷——长期以来,以色列大拉比的批评者一直抱怨很多改信犹太教的美国人很难在以色列获准结婚。现在,有一个牵涉名人的此类案例,可能会破解大拉比制度下长期以来关于哪些外国拉比可以获准主持皈依仪式的秘密。
    
    在这个案例中,一位美国人在纽约皈依犹太教正统派后不久,与一名以色列人订婚,不过当他们准备登记结婚时,她的犹太身份却遭到男方家乡的一个地方拉比法庭否认。
    
    给这位女士签发皈依证书的拉比也曾主持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女儿伊万卡(Ivanka)的皈依仪式,并在2009年主持她与报纸出版人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的婚礼。库什纳目前正在帮助稳获共和党提名的总统候选人进军白宫。
    
    哈斯克尔·卢克斯坦(Haskel Lookstein)是纽约最受尊敬的正统派拉比之一,继承父亲的神职之后,领导曼哈顿的Kehilath Jeshurun犹太会堂长达58年之久。前不久,以色列的巴尔伊兰大学(Bar-Ilan University)为了表彰“他在深化美国犹太人的犹太价值观和传统方面发挥了有影响力的作用”,授予他荣誉博士学位。
    
    这个事件引发了人们关于伊万卡·特朗普(Ivanka Trump)的犹太人身份能否在以色列全境获得认可的怀疑。去年,她在接受《Vogue》杂志采访时表示,她和丈夫“严格遵守”教规,持守犹太洁食和安息日规定。
    
    在更广层面上,它反映出以色列日益严格的极端正统派宗教权威与国外很多犹太人对于“谁是犹太人”这个古老问题日益严重的分歧。在过去几十年里,这个问题让以色列与犹太侨民之间的关系变得复杂。
    
    以色列拉比掌管犹太婚姻以及该国的大部分犹太墓地,他们不认可非正统派犹太教分支,比如改革派和保守派——美国的大部分犹太人都属于这些非正统派分支。以色列拉比拒绝承认卢克斯坦以及其他具有类似地位的拉比签发的皈依证书,因此有可能疏远国外的那些按照犹太律法执行现代正统派教规的犹太人。
    
    “10年前,如果是一名地位稳固的正统派拉比主持的皈依,人们肯定认为它在这里是会被接受的,”对犹太大拉比持批评态度的以色列组织Itim的创始人塞思·法伯拉比(Seth Farber)说。该组织正在为卢克斯坦的美国皈依者奔走。
    
    他补充说:“我得说,这在犹太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一个拉比团体否定另一个拉比团体。”
    
    Itim每年处理多达150起类似案件——美国现代正统派犹太教皈依者在以色列争取婚姻权或经历其他与宗教权威相关的难题。按法伯的说法,“如今,几乎每个人都遇到问题。”
    
    那名改信犹太教的美国女性正把自己的案件上诉至以色列最高拉比法庭。她拒绝接受采访。为了保护她的隐私,拉比们讨论她的情况时都避免暴露她的身份。
    
    她的支持者称,她在一年前刚改信犹太教,之前学习了一年左右,然后很快在特拉维夫附近的城郊住宅区佩塔提克瓦遇见了后来成为她未婚夫的男人。今年4月,当地的拉比法庭首次判决她皈依无效。
    
    在耶路撒冷最高拉比法庭的初步听证会之后,大拉比的个人身份和皈依部主管伊塔马尔·图布勒拉比(Itamar Tubul)给佩塔提克瓦法院写信表示,卢克斯坦签发的皈依证书是“经过以色列大拉比批准的”(Kehilath Jeshurun犹太会堂的另外两名拉比也在这份证书上签了字)。
    
    但在6月8日,佩塔提克瓦法院再次判决这一皈依无效,称它没有在自己的获准拉比名单上看到卢克斯坦的名字。
    
    84岁的卢克斯坦目前是Kehilath Jeshurun犹太会堂的荣退拉比,他被认为是美国最权威、最主流的正统派拉比之一。该会堂的会众包括1100个家庭。
    
    卢克斯坦在接受电话采访时称,他首次遇到这样的案例,不过他并不知道是否还有经他自己或Kehilath Jeshurun犹太会堂其他同事之手皈依犹太教的人曾尝试在以色列结婚。
    
    “讽刺的是,这位女士一丝不苟地遵守犹太教规,”卢克斯坦说,“从犹太教身份的角度讲,她和我以及其他在证书上签字的拉比是一样的,只有佩塔提克瓦的拉比不这么认为。”
    
    “其实是,”他补充说,“以色列拉比不尊重和承认美国正统派拉比主持的皈依。”
    
    卢克斯坦说,他希望那位女士能最终赢得上诉,可以在以色列结婚。“但是,这场战斗耗费这位女士这么多精力,给她一生中本该最快乐的时光带来巨大痛苦,”他叹息道。他还表示,佩塔提克瓦的拉比正犯下“严重的罪孽”,因为“《托拉》(Torah)明确指出,应该用爱对待皈依者,永不折磨他们”。
    
    (三)
    
    84岁的卢克斯坦目前是Kehilath Jeshurun犹太会堂的荣退拉比,他被认为是美国最权威、最主流的正统派拉比之一。现在,他终于承认了:以色列本土的佩塔提克瓦的拉比正犯下“严重的罪孽”,因为“《托拉》(Torah)明确指出,应该用爱对待皈依者,永不折磨他们”。
    
    这一承认说明什么?这说明犹太教不相信圣经,不仅新约圣经他们不信,就连旧约圣经他们也不信。
    
    犹太教不相信圣经,犹太教只相信自己。 [博讯来稿]






基督教著名传道人简介(中外1900年70位)




送交者: 教育救国 2017年02月16日[彩虹之约] 

1.坡旅甲 (Polycarp)(70 —156)生于土耳其
使徒约翰的学生,士每拿教会长老。十岁前已蒙恩信主,为人忠朴,大半生忠心事主。直至八十六岁高龄殉道。

2.游斯丁 (Justin martyr)(100—165)巴勒斯坦示剑人
家庭富有,学识渊博,三十二岁时,因研读圣经蒙恩归主,著有《护教书》,被称为“东方的护教巨擘”。65岁时同另6位信徒殉道于罗马。


3.爱任纽 (Irenaeus)(130—202)士每拿(土耳其)
受坡旅甲影响至深,热心传道,在高卢(今法国)、维也纳传福音。同时也在文字上事奉,著作颇丰,主要著作有《反异端》、《使徒宣道论证》等。


4.特土良 (Tertullian) (150—225)北非迦太基人
四十岁前是个异教徒,私生活也不好,四十岁后归主。精通希腊文及拉丁文。并研习法学、哲学、文学。学问渊博,著有许多拉丁文属灵著作(可惜只剩一本拉丁文著作留传后世)。其著作注重圣经的真理,抵制异端并论及基督人的生活道德。为人真挚热诚,他曾说“殉道者的血,乃是教会的种子” 。此言感人至深。


5.俄利根 (Origen)(185—254)埃及亚历山大城人。
一生不但是严谨的学者,也是神忠勇且虔诚的战士。他追求淳朴的生活,生命里蕴藏着信仰的烈焰。他没有某些学者的冷漠的毛病,而把生命当作活祭,全然献上。


6.居普良 (Cyprianof Carthage)(200—258)生于北非迦太基
曾受过高深教育,四十六岁归主后除圣经和属灵书籍,拒绝阅读其他书籍。注重弟兄相爱,教会合一的见证,于主后258年殉道。


7.亚他拿修 (Athanasivs)(296—373)生于埃及亚历山大城
是教会历史中维护纯正信仰的伟人。他之所以伟大,乃在于他的品格及抵抗异端的刚毅不屈的态度,实为我们的榜样。
8.耶柔米 (Jerome)(340—420)生于意大利东北
博学多闻,著作甚丰,特别在翻译圣经上他的才能最见施展。他译有《武加大译本》又称《拉丁通俗译本》,且差不多为全卷圣经写了注释。


9.奥古斯丁 (Aurelius Augustine of Hippo)(354—430)生于北非(今阿尔及利亚)
年轻时学问渊博,但道德败坏,其母亲虔诚祷告,劝戒,在32岁时悔改归主。此后奉献于主,牧养教会,宣讲福音,救济贫弱,他有113本著作及500多篇讲章传世。最著名的有《忏悔录》及《神之城》。

基督教著名传道人简介(中外1900年70位)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42723410102x4s1.html




简析远志明的信仰错谬


2017年2月23日



    
    来源:生命季刊 作者:包维理
    
    从远志明进入耶稣坟墓谈起
    
    在受到多起性骚扰指控后,“神州传播协会”总编导远志明牧师于2015年3月宣布在“主里安息”。一年后,2016年3月远志明复出。在澳洲悉尼分享了“感恩再感恩”[1],受到支持者的雀跃欢迎。远在证道信息中他声称自己进了耶稣的坟墓里,在“黑暗中”和耶稣单独“相交”了“三个月”。以下是其证道的原话:
    
    “今天晚上是星期六,昨天祂进了坟墓,明天祂复活,我也曾经到坟墓里去找耶稣。
    
    “我说:‘主啊,我到哪里去找你?你这一生有辉煌的时候—登山变象,骑驴进耶路撒冷,甚至复活,行神迹的时候,啊,平静风浪,让死人复活,你登山宝训那个辉煌的教导的时候。我到哪里去找你呢?什么时候去找你呢?’
    
    “耶稣说:‘到我的坟墓里来。’我就真的到了坟墓,三个月和耶稣在一起。在坟墓里,安静无声,石头滚上了,在黑暗里和耶稣相交。
    
    “我突然意识到,我们的主最有力量的时候,最辉煌的时候,祂最高贵的时候是什么时候?是受苦的时候,是柔弱的时候,是死的时候。在恨中表现出来的爱才是最大的爱,对不对?在黑暗中发出来的光才是最耀眼的光,在死亡中彰显出来的生命才是最宝贵的生命。
    
    “哈,我到主那里去,跟主亲密,真的是感谢神,那是最美好的经历,以至于我离开坟墓回到这个现实世界的时候,我非常不适应。以后有时间我再和大家分享这些经历。”[2]
    
    远牧师这段叙述让人感到惊悚。众所周知,坟墓是死亡的代名词;若今天耶稣还待在坟墓里,等于向世界宣告耶稣基督并没有复活。如此一来信徒对复活的盼望就是一个虚空幻影了。但圣经明明教导,“为什么在死人中找活人呢?祂不在这里,已经复活了。”(路24:5-6)复活后的耶稣,已经升天坐在全能父上帝的右边(罗8:34)。祂不在坟墓里,祂的坟墓是空的;也不在黑暗里,因为“祂是光,在祂毫无黑暗”(约一1:5)。
    
    假定远的“经历”是真实的,就需要思想:“在坟墓里”与远志明“相交”的“耶稣”,是圣经所启示的耶稣吗?圣经里的耶稣呼唤拉撒路从坟墓里出来(约11:43);远志明的“耶稣”召唤他“到我的坟墓里来”。圣经里的耶稣,死后三日复活、升天,坐在全能父上帝右边;远志明的“耶稣”待在坟墓里,并在黑暗里与远相交。因此我们可以断定远的“耶稣”绝不是圣经里的耶稣。既然不是,那么是谁呢?
    
    细查远志明出道以来所传的信息就能发现,这位在黑暗坟墓里与他相交的,不过是他塑造出来的,或者说是他自己哲学思辨出来的“耶稣”。早在18年前(1998年)中信出版的《信仰随笔》里,他就以同样的哲理笔调描绘过这位“耶稣”了:“他(耶稣)的力量全在于他的痛苦。痛苦,是他真正的欢乐所在;墓地,是他真正的生命所在。”[3]细心比照18年后,远志明这次所说的:“······在黑暗中发出来的光才是最耀眼的光,在死亡中彰显出来的生命才是最宝贵的生命。”岂不是旧调重弹吗?他高举耶稣的墓地为其生命所在,称颂耶稣的死亡为“最”宝贵的生命,同样都是在用他自己的哲理思辨为耶稣塑像。
    
    不同于过往,这次远牧师添加了与耶稣相交的经历,既不是单纯的文学表达,他亲口说这是经历,也不是圣经所规范的神迹奇事,圣经从没有神待在黑暗坟墓中的记载;足见,远志明是把个人对耶稣坟墓的哲理感悟以特殊的“经历”包装了一下。显然这会赢得某些原本喜欢高举特殊经历和轻看纯正教义的人的称羡。但此经历完全经不起圣经真理的检验。
    
    在远志明的信仰实质中,此类“到坟墓中找耶稣”的错谬不胜枚举。本文仅就他反教义、诋毁圣经权威,按照自己想象塑造和传另一个“耶稣”和“福音”做一些评析,盼望对弟兄姊妹认识远氏“信仰”有帮助。
    
    一、反教义与贬低圣经权威
    
    1.从始至终的反教义与神学
    
    从早期传道时远志明就说:“上帝在哪里?在你心中,他直接与你的心灵交谈。上帝不在教义里与你的头脑纠缠。”[4]
    
    2013年,在一篇“吃天上降下来的粮”的证道里,远志明说:
    
    “我们现在的基督教的整个教义,误人不浅。将来见了主的面,主说:‘我不认识你。’你说:‘啊,我从小就在教会里听你的,从小就是马丁·路德因信称义,我一直信你。’主说:‘你去找马丁·路德吧,你去找你的神学家吧。’你去找,在天国看遍了找不着他们。他们不在那儿。”[5]
    
    在远志明的讲道中,常有一些“惊人之语”,比如这句“我们现在的基督教的整个教义,误人不浅”。
    
    注意,他说的是基督教的“整个教义”,而不是某些教义。这不是他早期初信的时候说的话,而是在他已经成为“名牧”后的2013年所说的话。这样的说法,暴露出他的反教义立场不是出于最初的无知,而是本质上的一贯。
    
    须知,基督教的教义不是圣经以外的东西;纯正的教义来自圣经的教训,是对圣经真理正确无误的归纳,是大公教会所坚信的,不可争辩、不可妥协、不可篡改的信仰宣言,是教会传承和建造的信仰规范,是根基性的内容。不要教义,就是在拆毁信仰的根基。另外,圣经正典完成后,圣灵藉历代圣徒们制定教义的目的,一方面是要建立信仰的根基:当信什么;另一方面是要防范和抵挡异端邪说:不当信什么。有了纯正教义作根据,教会整体对所听到的信息才得以分辨真伪,不容异端邪说拆毁教会。历史多次证明,摒弃正统教义的人确实常常望文生义,断章取义,天马行空地按私意强解圣经,凭个人喜好去建构一位符合自己心中期望的上帝和福音,使人离开信仰的正途。
    
    远志明在2013年的证道中还提到:“哪里神学发达,哪里的教会没落。”[6]其实合乎圣经的神学是透过圣经启示的真理系统来全面正确的认识神。蔑视或否定神学,在信仰上一定会走偏差。
    
    远志明把历世历代圣徒根据圣经所制定的教义否定了,甚至为它们贴上与耶稣对立的标签:“你信的是教义呢,还是耶稣?”[7]试问,否定了教义,教会的信仰规范何在?连马丁路德都“找不到”的“天国”,究竟是什么国呢?离开圣经中关于耶稣的教训或教义,你知道所信的是哪一位耶稣?
    
    远志明并非总是笼统地批判“基督教的整个教义”,他有时会提出某一项教义来指责,比如他说:
    
    “信仰不要听这个学者神学家给你总结了······那都不是圣经上有的话,那不是圣经上的话······四个字是什么?因信称义。圣经上没有这完整的四个字,而且每个字的后面还加了很多的话······你们知道‘任何的概括,都是篡改,任何的归纳都是歪曲’。”[8]
    
    “因信称义”不仅是“圣经上有的话”,而且是基督教的核心教义。且不说因信称义的真理贯穿新旧两约,在中文和合本圣经出现“因信称义”这四个字的地方就有罗4:11,5:1,加3:8,24。再说,教义虽不全是圣经的原话(如“三位一体”),她却不折不扣是从整本圣经中归纳总结出来的真理信念,具有全备性和在历史上被认可的权威性。如果“任何的概括都是篡改,任何的归纳都是歪曲”,那么连耶稣把“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总纲”,概括为尽心、尽性、尽意爱神和爱人如己,岂不也成了篡改和歪曲了吗?从新约对旧约真理的概括与归纳,足见教义所具备的概括、总结的特质,丝毫不减损它所带出来的权威。
    
    需要留意的是,远志明的反教义反神学常常是包装在追求“耶稣”的属灵旗帜底下。
    
    在“基督教的误区”一文里,一开头远志明提出了一个多数信徒都会认同的问题:
    
    “为什么受洗多年了,仍然在罪中挣扎,颇感软弱无力却又无可奈何?为什么你有心追求上帝,却彷佛触摸不到上帝而陷于迷茫?为什么你自知失去了起初的爱心和信心,却怎么也拾不回来?”[9]
    
    在追求生命成长的某些阶段,信徒或多或少都可能经历过上述的灵命低潮。这些话特别能引起共鸣,但他接下来的结论是:
    
    “教会、教义、神学、解经、见证和事奉,将他(耶稣)遮挡了!这真是应了一句俗语:好成了最好的敌人!”[10]
    
    说基督徒信仰生活的重要内容把耶稣“遮挡”了,是追求耶稣的“敌人”,远志明这种把“教会、教义、神学、解经、见证和事奉”与追求耶稣对立起来的说法,极具欺骗性与破坏性。一些渴望灵命成长,但根基尚幼嫩、还没有熟练仁义道理的肢体,很容易认同远志明前面提到的符合他们状况的话,就以为他开出的反信仰根基的药方也是正确有益的,因此毫不设防地随著名牧远志明“扑向”他所推销的“到耶稣这里来。”
    
    远志明这种将“耶稣”与核心教义作切割的观念是从始至终一以贯之的。他在分享个人“得救”见证时曾说:
    
    “······任何的讲道、任何的神学、任何的教义我都听不进去;可是我的心灵却默默的渴慕着神,渴慕着耶稣,渴慕着他的十字架上的救恩。不知道为什么,当我看到耶稣挂在十字架上头垂下来,我的心就动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理性上不能接受神学教义的时候,我的心却渴望神,被神所吸引,被耶稣所吸引。”[11]
    
    由此得知,远志明当年信主时,是绕开了圣经指向耶稣基督的教义性真理,直接扑向了一位感动他心灵的“耶稣”。试问,不相信一切关于耶稣基督十架赎罪的神学和教义,单单被耶稣在十字架上低下头的画面所“感动”,人能重生得救吗?
    
    当然,一个人初信时不完全明白信仰教义不等于他的信仰有问题。不少人是信主后在教会听道多年才明白圣经的真理。但反过来说,如果一个人声称信主并传道多年,却始终抵触核心教义,将“耶稣”和教义切割,单单追求一个核心教义之外的“耶稣”,问题就出来了。而这正是我们在远志明身上所见证到的。
    
    进入神学院后,他说:
    
    “······神学教条,我也受不了。我是学哲学出身的,都是教条,辩证,逻辑。我信主以后,觉得特别自由了,我心里明亮了,找到生命了。可是到了神学院,一念那些书,又跟哲学差不多。把上帝大解八块,这几条属性,那几条属性······。
    
    “感谢神啊,让我读美国神学院······像我这种人,让我读中文,中文每个字我都认识,那就累死我了。真的感谢神,让我好多字都不认识,马虎过去了。但是我认识耶稣,我到耶稣这里来·········跟他心贴心,真的感谢神。”[12]
    
    原来他神学院是“马虎“读完的;他视神学教义为束缚他生命的”教条”;他热衷和向往的是凭己意“自由”地“到耶稣这里来”,与教义之外的耶稣“心贴心”。
    
    远志明从初信,到进神学院,到传道20多年后,反教义反神学的立场一直没有改变,甚至变本加厉。远志明分别在不同的地方传讲了“吃天上降下来的粮”,证道内容虽略有不同,但藉高举“耶稣”反教义的论调却是一致的。他说:
    
    “圣经要好好去读,原原本本地读,不要光听别人给你总结出来的教义,那会害死你,······我们要直接面对神,要跟神有个人的关系······我们现在也不要借着解经,神学,教义。”[13]
    
    远志明“要直接面对神”,听起来很属灵,实质上是迷惑人跟着他反教义神学,让原本想得生命的人,反倒丧失了生命。
    
    2.对圣经权威的蔑视
    
    信仰纯正的基督徒都视圣经为指导信仰和生活的绝对权威,也认同66卷正典都是神所默示的,是神无谬无误的启示,绝不会高举某些书卷来诋毁另一些书卷,更不可能在正典中搞出“正典”来。但远志明的一段话,表明他并不尊重圣经的这些特质。远说:
    
    “耶稣留下了几百句话,好好读这几百句话,这几百句话最要紧。旧约是给祂做预表、预备、预言、期待、等候的,新约是给祂做见证的,而唯独四福音书是祂自己来到人间的。祂自己来的,祂自己说的。······凡是耶稣没说的,都是不重要的。”[14]
    
    众所周知,教会历史上一个名为马吉安(Marcion)的异端分子,他否认旧约是神的启示,也不承认我们现在所知的一些新约书卷。按照自己所喜好的编出一本“马吉安正典”,只包括保罗的10卷书信(教牧书信除外),和被他删除了旧约内容的路加福音。
    
    而远志明也创立了一套所谓完整的“福音”。他不止一次公开地提到:
    
    “我就用了半年多时间把四福音书耶稣的话全部归纳起来,我看看他到底说了什么,分分类,说了那些?结果我大概分三类···。信靠、吃喝、跟随!这是一个完整的基督徒的生命。这是一个完整的救恩,完整的福音。”[15]
    
    限于篇幅,在此不详尽解析远志明所谓的“完整的福音”的错谬。单就远志明所认为的耶稣“这几百句话最要紧”这一点,他比马吉安还激进:“唯独四福音书是他自己来到人间的。他自己来的,他自己说的”,“凡是耶稣没说的,都是不重要的”。远志明视耶稣讲的几百句话才是“最”要紧的,藉此抹杀,至少是贬低了福音书以外其它圣经经卷的重要性。但整本圣经都是神所启示的,66卷书彼此互补,互相印证,具有同等的权威。远志明是在以高举耶稣的话,来淡化、弱化神所有的话。这种做法的结果,就是否定了“全部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
    
    看远志明的文章和听他讲的道,认真的读者会发现,虽然他高喊着“耶稣的几百句话最重要”,但实际上他连“耶稣的这几百句话”也不相信。主耶稣的许多教训,他既不敢引用、更不敢按正意来解释。事实上,他所引用的不过是耶稣“几百句话”中很少的一部分;而且是歪曲地、断章取义地挑出来为其所用的(有兴趣的读者,可以看看他讲道中有多少耶稣的话,和对耶稣话语的正确解释)。
    
    在此,我们愿意试举一例,看看远志明引用耶稣的话后得出了什么结论。远说:
    
    “你们知道那个法利赛人,就是那个能说不能行的,对圣经瞭若指掌,自己的行为也无可指责,各方面看起来非常棒的,但是就是不信,就是不到耶稣这里来!
    
    “这是个很大的问题,耶稣有一句话说:‘你们查考圣经以为里面有永生,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然而,你们却不肯到我这里来得生命。’
    
    “所以,基督徒啊,不能把信仰停留在《圣经》上,你把信仰停留在《圣经》上,害死你自己,害死别人。
    
    “因为你用《圣经》要求别人,别人也做不到。要把信仰借着《圣经》,《圣经》是不能脱离的,要借着《圣经》去认识那位向我们说话的神,借着神的话去认识那位说话的神······”[16]
    
    借着把错谬混杂在真理中,并且将经文的原意加以扭曲,远志明三两句话就把圣经变成了“到耶稣这里来”得生命的“拦阻”。说法利赛人不信耶稣和“不到耶稣这里来”,这是事实。但接下来远志明说,“基督徒啊,不能把信仰停留在《圣经》”,却是极大的错谬。
    
    仔细考察经文会明白,耶稣看旧约圣经都是“指着”祂的话,是引导神的百姓到祂那里得生命的正确和唯一管道,所以祂说:“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当耶稣说“然而,你们却不肯到我这里来得生命”时,祂是在指责法利赛人不信祂就是旧约圣经所应许的弥赛亚,是这个“不信”导致了他们无法到耶稣这里得生命。
    
    远志明却把经文的意思扭曲为,不能到耶稣这里来得生命的人是因为他们“把信仰停留在圣经上”。言下之意,人必须丢掉圣经来追求信仰,必须在圣经以外才能得着耶稣的生命。
    
    事实是,在上帝的话语之外,人无法知道真正的善恶是非;摒弃了圣经,人根本无法到耶稣那里得生命。起初始祖犯罪失去生命,正是听信魔鬼的谎言而弃绝听神的话,这跟今天远志明告诉人“不要把信仰停留在圣经上”,岂不是如出一辙吗?
    
    基督徒的生命建立在神的话语上,“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或作:凡神所默示的圣经),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提后3:16-17)基督徒必须把自己的信仰“停留在圣经上”!何时离开圣经,基督徒的信仰就何时堕入谬误。
    
    需要留意的是,远志明刚告诉人“不能把信仰停留在圣经上”,接着又说:“要把信仰借着圣经,圣经是不能脱离的”。既说“把信仰停留在圣经上,害死自己,害死别人”,但又说“要借着圣经去认识那位向我们说话的神”—在自己的错谬言论中添加几句正确的话,这种似是而非的讲道方式,是远志明所惯用掩盖错谬的手法。他也常常在一个地方大肆攻击教义,在另一个地方又传讲正确信息。或者在被人质疑后,再用合真理的标准答案来回应。试问,今天他攻击教义、传讲错谬,明天回过头来说写一些信徒能接受的纯正信息,这跟“一口两舌”的区别在哪里?传道人这样的不一致是很可怕的。再者,那些致命的错谬,至今仍然和正确讲论并列在神州网站和他个人博客上,说明了他讲完错谬后补充的正确讲论,只是掩盖。否则,他理当把一切错谬,全部撤下和删除。
    
    远志明的讲道真假参半,让人不易分辨,加上“效果”甚好,以至于可以有足够的平台,一而再、再而三地散布他的错谬。
    
    远志明还有一个可怕的错谬,就是有时会假藉上帝或耶稣的名义,说自己想说的话。如他在《神州忏悔录》结尾时说:
    
    “你一追念上古之事,就知道我是神,是你先祖的神,是黄帝的神,尧舜禹的神,周公的神。除我之外,别无真神。”[17]
    
    以神的身份说话,而说出的又是违背圣经的话,这是对神的亵渎。当神在圣经里说“我是亚伯拉罕的神,是以撒的神,是雅各的神”的时候,是在说祂是与亚伯拉罕及其后裔立约的神。中国的黄帝、尧舜禹、周公,与耶和华神有立约关系吗?
    
    还有,2016年3月复出讲道,在莫斯科布道会上呼召时,他告诉慕道友说:
    
    “那么下面我们要跟主问这最后一句话,这是你们要问的,‘你若是,请你告诉我’。好不好我们一起开口,‘你若是,请你告诉我’。主的回答是:‘我是。我是你的救主,我是你生命的主,我是你的道路,真理,生命,我是你最知心的朋友,我是你随时的帮助,我是你的力量,我是你的盾牌,我是你所有的爱,无条件的爱,你愿不愿意接受?’"[18]
    
    远志明既要慕道友自己向主提问,自己马上充当起耶稣来回答,还把自己的话塞在耶稣的口里说耶稣是“无条件的爱”,这完全是自导自演。
    
    还有前面所提及的耶稣对他说“到我的坟墓里来”的经历,这增加了他讲“道”的灵异色彩,让信仰根基肤浅的人,感到远牧师跟神的关系很“亲密”—你看,神在对他“说话”,但实际上是他在臆想中自说自话。
    
    3.挟带“混合主义神学”进入华人教会
    
    抵挡正统教义,远志明试图把中国文化和基督信仰混合。《神州》和《老子VS.圣经》,是远志明进入华人教会后不久就出版的两个作品。这两个混合主义观念浓厚的东西给上个世纪90年代的华人教会带来了很大的混乱(这种混乱一直到今天还存在着)。虽然此前教会中也有神学上的混合主义存在,但远志明作品的发表和宣传,却起了火上浇油的作用。
    
    进入华人教会不久,远志明出版了《老子VS.圣经》[19]。远志明认为老子的“道”就是“启示之道”,因而老子就是和以赛亚一样的“先知”;而且,“以赛亚和老子的预言,应验在耶稣这位圣者身上······”(见该书第249页)。他告诉读者,在老子的“道德经”里,“道进而化身为人”,“他不就是耶稣吗?”(236页)。远志明认为,老子所说的“圣人”,就是“圣经旧约所预言、新约四福音书所展示、使徒书信所见证的那一位”耶稣(238页)。他甚至认为老子的道“化身到世上来爱人救人······是罪人的中保,是沟通神与人的中介”(第245页)。
    
    简言之,远志明在老子的“道德经”里,发现了惟有在圣经中才有的关于耶稣位格与工作的特殊启示。在远志明的“发现”里,神的特殊启示与人的文化诉求之间画上了等号;圣经中为罪人赎罪的耶稣,成了老子笔下自私的“圣人”[20](“以其无私而成其私”,老子第七章)。也许有人会说,远志明的这种混合主义观念,是由于他当时对圣经的无知造成的,或者是由于明星“初信”,急于猎奇式地为自己在华人教会打出一片天地而为之;那么,近20年来,在受到许多坚持纯正信仰的弟兄姊妹的批驳之后,仍继续展示这种混合主义的错谬(甚至译成英文推广)。就只能说明,混合主义是他真实的信仰。
    
    类似的混合主义信仰观念,也出现在远志明的《神州忏悔录》[21]一书中,并以此为主导,拍摄了影视片《神州》。如果说在《老子VS.圣经》中,远志明混淆了圣经中有位格的Logos(和合本译作“道”)和老子的“道”(自然规律),那么,他在《神州忏悔录》里则混淆了圣经的Logos与孔子的道统之“道”。更有进者,他宣称古人所敬拜的“昊天上帝”就是圣经中所启示的耶和华。他认为上帝的“大道”没有“隐没”之前,上古中国是敬虔的“神州”;“大道隐秘”之后,才出现了各种混乱的局面。因此“神州”需要“火凤凰”带来的复兴。影视片《神州》的主题歌为“火凤凰”,其歌词是:
    
    “火凤凰,火凤凰,火里死,火里唱,长歌一曲天外来,唱哭了黄河长江,唱哭了太阳,唱哭了月亮。唱活了孔孟,唱活了老庄,唱活了尧舜,唱活了炎黄。”[22]
    
    这样的混合主义观念告诉人们,“神州”所需要的福音,是一个混合着“孔孟、老庄、尧舜、炎黄”的“福音”,因为圣经中有的东西,我们祖上古已有之。只要“隐没”的“大道”再一次出现,孔孟、老庄、尧舜、炎黄就活过来了。福音的目的,是让孔孟、老庄、尧舜、炎黄活过来吗?
    
    远志明的混合主义信仰,虽然也受到华人教会许多信徒的抵制,但一些“教会领袖”和出版机构,却乐此不疲地为其提供舞台,任凭这种混合主义信仰荼毒教会信众。
    
    小结:
    
    至此,远志明的信仰是由反教义,贬低圣经权威和迎合华夏子孙的混合主义交织在一起的。而脱离正统教义的规范,远志明所传的耶稣,正如那位他在坟墓里相交三个月的“耶稣”,肯定不是圣经所启示的耶稣。
    
    二、远志明所信与所传的“耶稣”
    
    1.谬解耶稣的爱如阳光空气雨水
    
    远志明的“得救”见证里提到他“扑向”[23]了耶稣。但他“扑向”的是哪一个“耶稣”呢?这是答案:
    
    “······耶稣的下一句话震撼了我。我的无神论开始动摇就是从下一句话开始。你们注意听下一句话是什么?他说,因为祂让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24]
    
    原来远志明是被“祂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的经文感动而“扑向”耶稣的。那么,他从这节经文领会出来的耶稣是什么样子呢?这在他无数的证道里,都可以轻易找到注解。[25]他说:
    
    “原来阳光怎样爱我们,耶稣就怎样爱我们,空气怎样爱我们,祂就怎样爱我们······”[26]
    
    “阳光、空气、雨水,这些东西都是不要钱的,白白给我们,不管你好或歹都给你,不管你信不信他,都给你。多么伟大的爱,多么无条件的爱。”[27]
    
    就是这样一位不论好歹,信或不信,都会如阳光空气水般无条件爱你、对你无所求的“耶稣”,深深打动了远志明的心。“耶稣”无条件的爱是远志明二十多年来在各地布道永恒不变的主题,也是了解远志明错谬神学信念的关键之一。
    
    以阳光空气水来表述神无条件的爱的错谬在于:阳光、空气、雨水,被称为“普遍恩典”,是神赐给所有受造物得以在今生存活的恩典。[28]此恩典的赠与并不受人是否悔改的限制,却只限于短暂的今生。尽享阳光空气水恩典的罪人若至死不悔改,等待他们的将是永火的刑罚。[29]而基督十架的救赎恩典却是永远长存。受益者单单限于悔改归向祂、信靠祂、顺服祂、爱祂、被基督宝血洗净的特定群体[30],因此被称为“特殊恩典”。换言之,神的普遍恩典有时尽,祂特殊的恩典无绝期。
    
    摒弃正意解经和正统教义的远志明,在抹杀了普遍和特殊恩典的区分后说:“原来阳光怎样爱我们,耶稣就怎样爱我们,空气怎样爱我们,他就怎样爱我们。”
    
    问题是,怎能拿没有位格,被神所造的阳光空气水来类比拥有公义圣洁位格的耶稣呢?阳光空气水并不会对罪发怒,不会在乎是非对错,不会审判罪恶,更不会理会人是否敬虔爱祂并爱人如己。远志明把造物主那公义圣洁的爱贬为如阳光空气水的“无所不爱”;把耶稣在十架承受天父忿怒刑罚的救赎之爱,曲解成在向人展示如阳光空气雨水般“无条件的爱”:“是不要钱的,白白给我们,不管你好或歹都给你,不管你信不信他,都给你。”错谬至极!
    
    2.曲解耶稣的舍己为“死己”
    
    远志明说:
    
    “默想十字架,默想耶稣带着真理、圣洁、公义、大能,却甘愿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十字架的总意是舍己,是死己,是死掉自己的一切,是超越好坏善恶是非得失地死掉整个自己。不是死掉坏坚持好,死掉非坚持是,不,是整个人死掉。为了爱。这就是神的爱!”[31]
    
    远志明把耶稣的“舍己”说成是没有善恶对错地“整个人死掉”。他是在响应禅宗所谓的“大死一番”(见澄海《身去身来本三昧》)吗?
    
    属神的儿女知道,耶稣基督的“舍己”是指祂舍身流血献上自己成为我们的赎罪祭。是无罪的代替有罪的。绝非指祂舍弃任何好坏善恶是非得失的“死掉整个自己”。这不是圣经所启示、传统教义所指向的耶稣。永远不会是!当年彼拉多质问耶稣说:“你是王吗?”耶稣回说:“你说我是王。我为此而生,也为此来到世间,特为给真理作见证。”(约18:37)耶稣正是为了“替真理作见证”最后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祂完全不是无所坚持的“死掉自己一切”。
    
    耶稣就是真理,是一切好坏善恶是非的标准和基础。祂没有任何一刻不是真理。为了强调“耶稣就是爱”,远志明要把真理从耶稣手中拿走。一旦拿走了好坏善恶是非的标准和基础,人就可以在“爱”中为所欲为。就像今天世人打着“lovewins(爱战胜一切)”的旗帜放纵肉体的私欲是一样的。许多人不都是打着“爱情无对错”来合理化他们的不道德吗?那些提倡同性婚姻合法化的人,不也是认为爱应该是没有任何范围界限的吗?但“爱是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
    
    3.谬讲耶稣所宣告的“我是”
    
    远志明说:
    
    “······耶和华是个音译,就是‘我是!’我是什么呢?当年,耶和华没有告诉摩西我是什么,只是说,我是!后面是省略号,让你自己填去。因为他什么都不能是,他是什么,他就渺小·········他是葡萄树,他是好牧人,他是羊的门,他是我们最好的朋友,他是活水的江河,他是世界的光,他是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他是我们随时的帮助,······他什么都是,你缺什么,他是什么。你需要什么,他给你什么,这叫神。”[32]
    
    远志明在这里传讲的“耶稣”,是“你缺什么,他是什么。你需要什么,他给你什么。”
    
    这种正确和错谬掺杂的讲论,是远志明惯用的迷惑人的手法,特别是最后几句关于神本质的谬论。造物主向其被造物启示自己的神圣名字“我是”,人岂能随意添加?远志明把神重新定义为,“你缺什么,他是什么。你需要什么,他给你什么。这叫神。”难道说我们今天缺钱,所以神就是钱吗?难道说我们今天需要更多财富,神就给我们更多财富吗?
    
    先知耶利米明白地昭告说:“人岂可为自己制造神呢﹖其实这不是神。”(耶16:20)
    
    神向摩西启示祂的名字时说的是:“我是自有永有的。"(IAmWhoIAm,出3:14)。自有,表明了上帝不必依靠或借由其他事物而存在,以此宣告祂就是造成万物的源头。万有都本于祂、归于祂,也依靠祂。永有,是指惟独上帝是存在于世界被造之前,无始无终;同时也是表明“祂的国度没有穷尽;祂的冠冕不会沉寂。”[33]
    
    上帝自己向人宣告“我是”,何等荣耀、何等值得敬畏、令人爱慕。绝不是远志明所说的“他是什么,他就渺小”。而道成肉身的主耶稣向人启示“我是生命的粮,我是世界的光,我是羊的门,我是好牧人,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我是真葡萄树······”,这一切的“我是”,都在向人宣告祂神性的本质以及祂将要完成的救赎大工。这样伟大超然的神圣属性和救赎工作特质,除了耶稣基督自己的启示和宣告之外,绝不允许人按己意的想象去随意加添。
    
    4.曲解耶稣说的“我也不定你的罪”
    
    远志明多次拿行淫中被抓的妇人被耶稣放走的经文来作为他反律法的通行证。2016年3月悉尼“感恩再感恩“的分享,他提及:
    
    “你知道你信一个律法的主,你天天活在自责当中,因为你行不出律法来。但是你信的这位耶稣,这位真实的主,他不让人定你的罪,他自己也不定你的罪。”[34]
    
    过去在证道中他也说过:
    
    “犯奸淫的女人,当场被抓住······耶稣说,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以后不要再犯罪······你们注意,耶稣没有说你要正确地论断,不要错误地论断,要按照圣经来论断,不要离开圣经来论断。耶稣说你们一概不要论断。你一论断就错了······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有权定人的罪的那一位神,他却愿意赦免人的罪。”[35]
    
    远志明把在历史上耶稣对一个行淫妇人的怜悯,断章取义地无限扩大,说耶稣“他不让人定你的罪,他自己也不定你的罪”。但当耶稣对她说:“从此不要再犯罪了”已经表明祂判定了妇人行淫确实是犯罪。(此段经文的正解请参考《让“丢石头”不再成为追求圣洁的拦阻》一文[36],在此不赘述。)
    
    更重要的是,圣经明明记载了耶稣多次提到祂对人的定罪。比如,法利赛人评论耶稣是靠鬼王赶鬼,耶稣指着他们说:“人一切的罪和亵渎的话都可得赦免,惟独亵渎圣灵,总不得赦免。”(太12:31)并称他们是毒蛇的种类,是恶人(太12:34)。祂对犹太人说:“行善的,复活得生;作恶的,复活定罪。”铁证当前,远志明却说耶稣“从不定罪”。
    
    留意远志明说的:“有权定人的罪的那一位神,他却愿意赦免人的罪。”不仔细分辨,容易被他迷惑了。神确实愿意赦免人的罪,但只限于那些认罪悔改之人;不认罪悔改的人是得不到祂赦免的。再次见证了远志明惯用的似是而非的讲道模式。更要警醒的是,他经常架空或淡化“悔改认罪”,这是他传无所不爱、不定罪的“耶稣”的主旋律。
    
    再者,远说“耶稣没有说你要正确地论断”。这是谎言。耶稣分明说:“不可按外貌断定是非,总要按公平断定是非。”(约7:24)远志明试图拿他那位无视公义圣洁,不定罪的“耶稣”来反驳圣经中按公义定罪和审判一切的耶稣!在他自己臆造的“死掉了自己”、没有道德底线的“耶稣”眼中,所有圣经里的律法纲纪都应弃若蔽屣,因为它们妨碍“自由”。远志明这样宣讲:
    
    “你来到耶稣面前,你看到神的大能,不要让律法把自己捆死,不要让宗教把自己捆死,要活在真神里头,真神就是爱。阳光怎么爱你,耶稣怎么爱你;空气怎么爱你,他怎么爱你。”[37]
    
    “在完全的无条件的爱里头,没有罪。说谎是不是罪呀?你们说是不是?偷盗是不是罪呀?在爱里边,就不是罪。”[38]
    
    圣经讲得斩钉截铁:“说谎言的,你必灭绝;好流人血弄诡诈的,都为耶和华所憎恶。”(诗5:6)
    
    小结
    
    走笔至此,人们或许能觉悟到,远志明一手精心打造和描绘出来的这位“无所不爱”的“耶稣”,其实是一位像阳光空气雨水般没有位格的“耶稣”。这能解释为什么远志明在过去把道成肉身、具圣洁位格属性的“道”,等同于中国老子所说的那完全没有位格的“道”,这个错谬是有其根源的。
    
    这位没有公义圣洁位格、无所不爱的“耶稣”,肯定要比圣经所启示的真正的耶稣,更受罪人的欢迎。哦!十字架所有令罪人讨厌的真理都被刻意地丢弃了,所有的圣洁公义、是非对错、律法道德、审判刑罚,全都不见了。远志明的布道会因此大受欢迎。问题是:他布的是什么“道”呢?传讲的是什么样的福音呢?
    
    三、远志明所传的是“另一个福音”
    
    1.因信得利的“福音”
    
    远志明传讲了“吃天上降下的粮”后,不少肢体私下指出他的错谬,劝他改正。如前所言,他马上就会再讲一些似乎纯正的东西来掩盖:“我这20年上千场布道会,每一场都是用因信称义的原则呼召人。凭什么到前面来?凭信心。”[39]这些话是他被人质疑诋毁因信称义教义而作的回应。
    
    不论远志明今天如何为自己洗白,从过去许多的布道会里面,我们已经可以清楚看到远志明口里说的“因信称义”是怎么一回事。比如2016年3月他复出讲道时说到:
    
    “他(耶稣)向我们这信的人所显的能力是何等浩大,何等浩大,他真的让你的病得医治,他让你的心明亮起来,他让你的呼吸平稳,让你的情绪安静,让你遇到难处不作难,让你面对死亡也不怕死,这就是他的大能,他让你逢凶化吉,绝路逢生,只要你祷告他,求告他,向信的人所显出来的能力,你信吗?”[40]
    
    换言之,远志明把因信“称义”,重新定义为因信“得利”。他这二十多年来在各地举行的布道会,呼召人“到耶稣这里来”,凭什么这么受欢迎?凭的就是这位如阳光空气水那样无所不爱的“耶稣”所应许的、林林总总的无条件的福利:病得医治、呼吸平稳、情绪安静、逢凶化吉、绝路逢生、不作难、不怕死······。真是要什么给什么!看看他最典型的布道会呼召模式:
    
    “主啊,天上的父,我们今天来到你的面前,谢谢你,谢谢你,你原来早就爱着我们。你用阳光、空气、雨水、大地爱着我们,你用一切的一切来爱着我们,我们今天要特别感谢你,借着耶稣将你的爱向我们表明出来。从来没有人见过你,唯有耶稣将你表明了出来,天父啊,今天在座的每一个家庭,每一个人,我都交在你的手中,愿你的圣灵此时此刻就在这里运行,因为你的灵就是爱的灵,愿你这爱的灵进到每个人的心灵中去,与他们的心灵相通,让他们在你的爱面前敞开心,你好丰丰富富地赐给他们,伴随着他们的一生,伴随着他们的家庭,也伴随着他们的后代。”[41]
    
    远所传的这种不必悔改的福音,多么迎合原本就抵挡神的罪人心理!因信就能使“爱”延及子孙,又是多么打动愿为子孙谋福祉的中国人的心!无怪乎他的呼召总是“无往不利”,极具成效。然而,没有真心的悔罪,圣经所启示的圣洁耶稣如何能进入罪人的心灵呢?仍然抵挡神,价值观没有向着神的价值观来归正的人,又如何能遗福给子孙后代呢?
    
    愿上帝纯净的话,唤醒世人沉醉的灵——“制造雕刻偶像的尽都虚空;他们所喜悦的都无益处。”(赛44:9)
    
    2.“没听过福音也能得救”
    
    远志明在一份“春令会信仰问答”中,这样回答关于“亲人生前没有机会听福音,现在是否在地狱”的问题:
    
    “所以有人问,亲人没有听过福音就死了,现在在哪里?你不能断定他们在地狱里,因为《圣经》上有一句话说,没有听过福音就离开这个世界的人,神不偏待他们,神会按照他们的良心来审判他们。在没有律法的地方是按照良心,有律法的地方是按照律法。不知道的人,神也不追究他。所以亲人如果已经离开世界,你不能说他一定下地狱了,因为只有神知道他去哪里了。
    
    “包括中国的孔、孟、老、庄、这些人,他们没有听过福音。但是你在读他们的文章的时候,你会发现他们是期盼的,像孔子说:朝闻道夕死可矣,早晨听真道晚上死了也值得。老子也讲,道可道非常道。可以说,他起码是个慕道友吧!我们不能说这些人都已经下地狱了。”[42]
    
    不但如此,远志明还认为,无辜而死掉的人,等于是义人(不管信不信)。他说:
    
    “所以我们要相信,无辜的人都到神那里去。”[43]他还引用他人的话,说明美国九一一的无辜遇难者,都已经到神的怀抱那里去了。[44]
    
    远志明的回答是不符合圣经教训的。为了纠正远志明的错误,闻则信在“没有听过福音的好人能进天堂吗?”[45]一文指出:
    
    “对罗马书2:12的误解是上述错误回答的根源。让我们先来仔细研读一下这节经文:凡没有律法犯了罪的,也必不按律法灭亡;凡在律法以下犯了罪的,也必按律法受审判。这节经文的前半节,如果不仔细阅读可能会产生歧义:凡没有律法犯了罪的,也必不······灭亡。但是,这半节经文的原意是:凡没有律法犯了罪的,也必灭亡,只不过他们不按照律法来灭亡。
    
    “这节经文与整本圣经的救赎论信息是完全一致的,即:无论有没有律法赐下,基于人的罪,所有人(无论是古代圣贤还是今世‘最好’的人)都是注定要灭亡的。圣经上许多经文都前后一致、毋容置疑地宣告了这一真理,例如: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3:23);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没有明白的,没有寻求神的,都是偏离正路,一同变为无用;没有行善的,连一个也没有(罗3:10-12)······”[46]
    
    按远志明的说法:“在没有律法的地方是按照良心”,但是,整本圣经告诉我们:按照良心,没有一个人可以得救!如果有一个人可以按着良心得救的话,耶稣就不必为我们上十字架了!
    
    圣经中明确无误地告诉我们福音的绝对性和独一性:
    
    “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14:6)
    
    “除祂(耶稣)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徒4:12)
    
    远志明以人的标准和思想,来扭曲、取代绝对的福音,淡化、削弱耶稣在十字架上以生命成全的救赎大工。我们是顺服圣经、传圣经所启示的福音呢?还是传远志明的掺了水的、扭曲了的“福音”?这不是一个可以忽略的问题。正如闻则信指出的:
    
    “对真理的任何偏移,哪怕是微小的偏移,都是危险的。历史上许多异端的产生,往往起始于一些看来微不足道的错误。这就是为什么圣经告诫我们‘要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竭力地争辩’(犹3)。对这个问题的上述错误回答,有可能使人进一步滑向‘普救论’的深渊,而且可能会导致另一个后果:既然在没有律法的地方神不会按律法来审判、因而人更有可能上天堂,那么基督徒有何必要去普天下传福音、导致人听了福音却不肯接受而下地狱呢?”[47]
    
    使徒保罗早就提醒教会说:“假如有人来另传一个耶稣,不是我们所传过的;或者你们另受一个灵,不是你们所受过的;或者另得一个福音,不是你们所得过的。”(林后11:4)“我希奇你们这么快离开那借着基督之恩召你们的,去从别的福音。那并不是福音,不过有些人搅扰你们,要把基督的福音更改了。”(加1:6-7)
    
    许多教会和机构因为看到远志明的讲道和布道“有果效”、有“多人决志”,而不加分辨地全盘接受、推广。需要提醒大家的是,当你听到否定教义,摒弃“传统、神学、教义、事奉”,把圣经肢解成“耶稣的几百句话”的信息时,当你听到传讲与“在黑暗坟墓中与耶稣相交”的时候,当你听到“你需要什么,他(耶稣)就是什么”这样的“福音”的时候,你是否需要思想:这样的“果效”越大,对教会的损害会不会就越大!
    
    结论
    
    远志明的信仰是融合了中国文化的混合主义信仰,他介绍给人的是一个脱离圣经启示的“耶稣”,他传的福音是因信得利、把人带离开恩召开端的假福音。
    
    对曾经听了远志明所传的福音走向台前,后来在教会中被真道照亮,被圣灵重生,生命不断长大成熟的弟兄姐妹,我们要对你说:“为你高兴,为你感恩,一切都是出于神对我们的怜悯和恩典。”
    
    对听了远志明所传的福音走向台前,却还没有向真理归正的人,因着对灵魂的爱,我们要说:“你要真正认识神,明白自己是个罪人,愿意悔改、回转,接受耶稣为自己的救主和生命的主宰。你要把信心放在基督身上!除祂之外,别无拯救!要认识神的慈爱和公义,正如十七世纪的圣徒威廉古纳警戒人所说:‘没有什么比神的忍耐和良善更加甜美,也没有什么比祂的忿怒之火点燃起来更加可怕的了!’”[48]
    
    祂是烈火。愿人人都按上帝怒气的权势来敬畏祂,按祂所赐下的救恩来爱祂。切莫以今天仍然能享受着上帝免费的,无条件的“阳光空气雨水”为满足。
    
    对喜悦远志明能让多人举手,让多人到台前决志祷告,却没有能分辨他所谬讲的福音的人,我们要记得保罗的谆谆告诫:“我们已经说了,现在又说,若有人传福音给你们,与你们所领受的不同,他就应当被咒诅。我现在是要得人的心呢?还是要得神的心呢?我岂是讨人的喜欢吗?若仍旧讨人的喜欢,我就不是基督的仆人了。弟兄们,我告诉你们,我素来所传的福音不是出于人的意思。”(加拉太书1:9-11)
    
    对看了远志明性骚扰年轻小姐妹的独立调查报告[49],无法理解为何一个传道多年、神所重用的人会有如此败德之事的人,我们要引用钟马田的话:“你们说:‘我们对教义不感兴趣;我们关心的是生命;’这么说是无济于事的;如果你的教义错了,你的生命也就错了。’”[50]
    
    大哉斯言!教义错,生命一定跟着错。并且,如果你的生命错了,你的事工也就错了。
    
    对于这个世代我们要说,“时候要到,人必厌烦纯正的道理,耳朵发痒,就随从自己的情欲,增添好些师傅。”(提后4:3)
    
    最后,真心祈祷,愿圣灵藉历代圣徒所建立的纯正教义,引导众人,虔心归向、俯伏敬拜圣经启示所指向的耶稣。
    
    注释:
    
    [1]2016年3月26日,远志明澳洲悉尼讲道视频,感恩再感恩: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irjTbzUM0w
    
    [2]同上。
    
    [3]远志明:信仰随笔之三──这个人,页25。http://www.chinasoul.org/链接
    
    [4]远志明说的这句话,早在1998年由中信出版的《信仰随笔》就已经收录在里面了。见《信仰随笔》之三──这个人,上帝在哪里。
    
    [5]远志明:“吃天上降下来的粮”。这是远志明在巴黎性骚扰小姊妹(2013年9月11-12号)之后回美国10月6日在印城华人基督教会“证道”,见链接:http://blog.sina.com.cn/s/链接录音链接:http://vdisk.weibo.com/链接
    
    [6]同注5。
    
    [7]同注5。
    
    [8]同注5。类似的话也出现在神州网站那篇“吃天上降下来的粮”的证道。
    
    [9]见远志明博客,基督颂之五,“基督教的误区”:http://blog.sina.com.cn/s/blog链接
    
    [10]同上。本文完稿后再次核查注释的时候发现,远志明已经把这句话改为:“神学教义、宗派传统、礼仪见证——这些本来指向他、归于他的好东西,却将他遮挡了。”但他在证道“吃天上降下的粮”中也再次提说:“传统、神学、教义、事奉,什么都很好。但是,好是最好的敌人。”
    
    [11]远志明:“我为什么信耶稣”系列之一,“从流亡到故乡”。证道内容见神州传播协会制作的VCD和神州视频。文字稿见神州网站的信仰文库,远志明文集,http://www.chinasoul.org/index.php?option链接
    
    [12]同上。
    
    [13]见神州网站视频:“吃天上降下来的粮”。网址http://www.chinasoul.org/index链接
    
    [14]同注5
    
    [15]同注5
    
    [16]同注5
    
    [17]远志明:《神州忏悔录-上帝与五千年中国》,台北,校园书房出版社;1998.
    
    [18]远志明莫斯科讲道,2016-3月13日,“他肯他能他是”。见神州网站:http://www.chinasoul.org/index链接
    
    [19]远志明:《老子vs.圣经》,台湾,宇宙光出版社,1997,249页。
    
    [20]参远志明:《我为什么信耶稣》之三,“让神光照神州”:“我发现老子讲的,真的可以作为圣经的注释书。老子讲到太初的道,万物都是由祂而来,在祂里面有生命,有恩典,有慈爱,有赏罚,有公义。约翰福音一开始就讲,太初有道,道就是上帝,万物都是借着祂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借着祂造的,生命在祂里头,这生命是人的光。老子提到了圣人,人们对这位圣人百思不得其解。解释老子的人成千上万,谁都没有解释过这位圣人。为什么?这位圣人是没法解释的。他太圣了,人做不到。比方说,他受苦受难,却作主作王,而且作天下之王,上哪去找这个人啊?我一看,老子理想中的这位圣人跟我们的主耶稣好像······”
    
    [21]远志明:《神州忏悔录-上帝与五千年中国》,台北,校园书房出版社;1998.
    
    [22]影视片《神州》解说词,见http://www.chinasoul.org/index.php链接
    
    [23]远志明信主的第一篇见证文章,名为“扑向梦寐以求的故乡”。
    
    [24]远志明“我为什么信耶稣”系列之一,“从流亡到故乡”。
    
    [25]从远志明“我为什么信耶稣”系列的十二篇证道,到最近2016年三月复出的证道,都可以找到“阳光空气水等于上帝无条件的爱着人类”这样的信念。
    
    [26]远志明,我为什么信耶稣系列之八,恩典之光
    
    [27]远志明,我为什么信耶稣系列之十,至爱之友。
    
    [28]诗篇说:耶和华善待万民;祂的慈悲覆庇祂一切所造的。”(诗145:9)“万民都举目仰望你;你随时给他们食物。你张手,使有生气的都随愿饱足。”(诗145:15-16)
    
    [29]大量的经文提到义人和恶人最后的不同结局,包括耶稣论及末后审判时将山羊和绵羊的分别(太25:31-32),包括使徒保罗警戒众人拒绝救恩的可怕结局(帖后1:7-9)。
    
    [30]弗1:1-12:“藉爱子耶稣基督的血救赎我们,过犯得以赦免,是照祂丰富的恩典,充充足足赏给我们。”
    
    [31]远志明:灵修随笔:十字架(2013-09-1515:27:56)http://blog.sina.com.cn/链接
    
    [32]远志明:“到耶稣这里来”系列讲道——12耶稣的复活,http://jzw.tv/article-8687-1.html
    
    [33]汤姆华森,系统神学第三章:神的永恒性。
    
    [34]同注1,感恩再感恩。
    
    [35]远志明,我为什么信耶稣系列之七,“自由之境”。
    
    [36]关于这段经文的解经,可参考赵约翰:“让丢石头不再成为教会追求圣洁的拦阻”,《生命季刊》76期。
    
    [37]远志明,我为什么信耶稣系列之十一,“全能之父”。
    
    [38]同上。
    
    [39]远志明博客,2013-11-14证道:直奔标杆、因信称义与圣经精意。http://blog.sina.com.cn/链接
    
    [40]同注39,本乎恩因着信。
    
    [41]远志明,我为什么信耶稣系列之十,“至爱之友”
    
    [42]远志明:春令会信仰问答;2014年5月9日:http://www.chinasoul.org/index.链接
    
    [43]远志明:我为什么信耶稣系列之十一,全能之父。远:“你注意上帝把无辜的人跟义人等同起来。《约伯记》里边多次提到,无辜的人就是义人,因为他的死,不是应他的罪,乃是无缘无故地被杀死,是被罪而杀死的,这种人等同于义人。在《诗篇》里面也强调过,无辜的人等于义人。在《但以理书》里,也强调过无辜的人就等于是清白良心无依无靠的人。所以我们要相信,无辜的人都到神那里去。贝利·格莱姆在华盛顿DC的政道大会上也讲到过,他说那些九一一的遇难者,那些我们所爱的人,他们已经到神的怀抱那里去了。他们是无辜的人。犹大将耶稣出卖了,犹大怎么说,说我有罪了,因为我流了无辜之人的血。我们的主耶稣也是无辜的人。所以你相信,神是公义的。神不会偏待人,在永恒之中,他会爱他们,拥抱他们。”
    
    [44]同上。
    
    [45]闻则信:“没有听过福音的“好人”能进天堂吗?”,《生命季刊》73期,2015年3月。
    
    [46]同上。
    
    [47]同上
    
    [48]A.W.Pink宾克,TheAtttributesofGod,神的属性,第十六章神的忿怒。
    
    [49]GRACE:关于远志明牧师2013年在法国巴黎期间所受指控的独立调查报告,https://www.cclifefl.org/View/Article/4709
    
    [50]钟马田,教义与生命。文士受教。https://akowcm.wordpress.com/2016/07/12/链接
    
    (包维理资深牧者,现居北美) 博讯



简析远志明的信仰错谬- 生命季刊

https://www.cclifefl.org/View/Article/5258
2017年1月10日 - 在远志明的信仰实质中,此类“到坟墓中找耶稣”的错谬不胜枚举。本文仅就他反教义、诋毁圣经权威,按照自己想象塑造和传另一个“耶稣”和“福音”做 ...






关于“远志明事件”的问题解答




2017年2月23日


    
    来源:生命季刊
       
                       GRACE调查报告链接:
    
    https://www.cclifefl.org/View/Article/4709
    
    18位牧者联署发布的调查报告:
    
    https://www.cclifefl.org/View/Article/3900
    
    编者按:生命季刊网站2015年2月刊登了18位华人教会牧者联署发布的“柴远事件”的调查报告,2016年7月刊登了GRACE机构的独立调查报告;故本刊收到了一些关心该事件的读者提出的问题。本刊编辑部就其中有代表性的问题,回答如下。
    
    一、远志明牧师的性骚扰事件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人说:他的“性侵罪”是在信主前,应该早悔改了;为什么还抓住他信主前的罪不放?几例所谓“性骚扰”听说都是诬告。远志明之所以不回应,有可能是在效法耶稣的沉默啊!
    
    答:根据18位牧者联署的调查报告[1],共有4项对远志明牧师性骚扰的指控。其中两项性侵指控发生在远信主前(1989年及1990年),另外两项性骚扰指控是发生在2013年5月和9月。请注意,后两项指控并不是发生在他信主之前,而是在他作传道人20年之后的2013年。
    
    没有人会对一个认罪悔改的人抓住不放。在基督的教会里,不管是一般信徒还是传道人,只要犯罪(尤其是伤害他人的性过犯),都需要认罪和悔改,向受害者道歉并求得饶恕。而犯罪又不悔改的传道人,带着污秽进行的所谓“事奉”,是污染了教会的圣洁,是神所恨恶的。
    
    除了18位牧者委派的调查委员会对这些指控做过详细调查之外,另一个专业的美国主内机构对其中的巴黎个案也做过严谨而翔实的调查[2]。这么多的牧师参与,又有那么多的证人作证,决不可能是诬告。华人教会18位牧者和美国GRACE机构之所以严肃调查此事件,就是为了避免“诬告”与“被诬告”。
    
    按着教会纪律,一个传道人若受到了指控或诬告,一定需要澄清或解决。若是自己犯罪跌倒,自己就需要认罪悔改;若是对方诬告自己,他会迫切以证据来澄清自己被诬告的事实;若诬告属实,那么诬告者就需要认罪悔改。但是,远牧师在过去的两年里,先后拒绝了18牧调查团为之提供的辩解机会,拒绝了第三方GRACE机构以及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报社对他发出的调查和访谈的邀请。他虽然在2015年3月2日发声明对这些指控“一概否认”,但除了这四个字,他拿不出任何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清白。远牧师声称“会积极配合”神州的相关调查,但两年过去,我们没有看到神州有任何的调查。他这些悖于常理的回应表明:对他的指控决不是诬告。
    
    远牧师的沉默也完全不同于耶稣的沉默。耶稣是完全无罪的,祂的沉默表达对苦难的顺服;但耶稣在宣称自己是神的儿子的时候,没有沉默。远志明是以沉默逃避自己应承担的责任。他保持沉默,拒绝一切主内解决问题的渠道,这样使问题得不到解决,导致许多弟兄姊妹困惑,教会被搅扰,这种令人痛心的光景,完全是因着远牧师故意保持沉默、刻意拒绝澄清事实、拒绝说出真相造成的。
    
    二、18牧的调查报告和GRACE的调查报告可信吗?会不会他们都被黑暗势力收买了来攻击远牧师的事工?是不是魔鬼的攻击?是不是xx党的阴谋?
    
    18位牧者均为在华人教会事奉多年的牧师或宣教领袖,他们的信仰与生命见证及事奉都清楚表明他们是神的忠心仆人。这些牧者都是怀着对教会负责的态度,联署调查报告的。
    
    参与调查的第三方机构为GRACE(全称为Godly Response to Abuse in the Christian Environment,可译为“合神心意地回应基督教内部的犯罪事件”)是一个非盈利性基督教机构,其事工是为教会内部发生的性犯罪、虐待等方面的问题提供培训、辅导及独立调查。GRACE的团队在对受害者、施害者及证人进行访谈调查方面,有着丰富的专业经验。GRACE的董事会成员包括在职的和前任的检察官,心理学家,辅导员,神学家,牧师,和其他专业人员。该机构的创办人及负责人是Boz Tchividjian,为美国著名布道家葛培理牧师的外孙;该机构在教会界享有极高的信誉。
    
    如果读者明白了GRACE及18位牧者的背景,就会知道他们完全不可能“都被黑暗势力收买了来攻击远牧师的事工”。
    
    是不是魔鬼的攻击?
    
    请注意,魔鬼的工作就是欺骗,他喜悦人犯罪,而不愿意人悔改;喜悦人说谎,而不喜悦人诚实。雅各书4:7要我们顺服神,抵挡魔鬼。
    
    几位指控远牧师的姊妹所做的既是为了追求公义、圣洁,也是为了不再有姊妹继续受害。如果这些指控的姊妹们是“撒谎诬告”,如果参与调查的所有的牧者和机构也一起跟着编织虚言,那么,你可以说这是“魔鬼的攻击”。然而事实是,撒谎的不是这些姊妹,也不是这些参与调查的牧者和机构。
    
    追求公义、圣洁、维护教会的圣洁,一定是神所喜悦的。而淫乱、污秽、谎言则是出自魔鬼。弟兄姊妹可以以圣经标准来分辨,到底哪些东西是魔鬼的攻击。
    
    “远志明事件”是XX党 “阴谋”吗?
    
    当然不是。事件发生后,“阴谋论”虽然甚嚣尘上,但头脑冷静的人会根据两份内容翔实的调查报告做出公正的判断。以巴黎性骚扰案为例,2013年9月是远牧师提前三个月设计整个事件,把一个当时还在国内度假的90后小姊妹电邮召回巴黎见面、并把小姊妹叫到旅馆里看淫秽影片······这些是远牧师主动策划、实施的行动,是与“XX党为打击基督教而施展的阴谋”毫无关联的。
    
    三、你们不可论断、审判。你们不应该充当法官,不应该扔第一块石头。
    
    在这个事件中,一些人对“不可论断”(太7:1-5)、“我也不定你的罪”(约8:3-11)的经训,表现出惊人的无知和滥用。在基督的教会里,一个人犯了罪,根据圣经原则和事实真相,对犯罪者说:“你犯罪了,要悔改!”这不是论断。
    
    马太福音18:15-17节:倘若你的弟兄得罪你,你就去趁着只有他和你在一处的时候,指出他的错来。他若听你,你便得了你的弟兄。他若不听,你就另外带一两个人同去,要凭两三个人的口作见证,句句都可定准。若是不听他们,就告诉教会。若是不听教会,就看他像外邦人和税吏一样。
    
    这段经文是主耶稣为教会制定的纪律。从私下“指出他的错来”,到公开“告诉教会”,全部是耶稣定下的执行纪律的步骤。按着主的教导,指出罪、并要人悔改,这不是“论断”。
    
    大卫犯罪后,耶和华差遣拿单到了大卫那里,拿单对大卫说:你就是那人!他直接责备大卫:你为什么藐视耶和华的命令,行他眼中看为恶的事呢?(参撒母耳下12:1-15)大卫在拿单的指责下悔改。请问,这里拿单是“法官”吗?是扔“第一块石头”吗?绝对不是。
    
    “扔第一块石头”引申自经文约翰福音8:3-11节。说“不应该扔第一块石头”的人,把按着马太福音18:15-17节的教导处理教会问题的人比喻成“法利赛人”,因此没有权力扔“第一块石头”,这样的比喻或应用,从根本上就是错误的。这段经文,完全不是在说教会中有人犯了罪,你们就不要去指出他的罪,如果你指出,你就是“扔第一块石头”。那些讲“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可以拿起第一块石头”的人,包容罪并给犯罪找借口的人,不要忽略了神是圣洁的,要思想神的心意是:“从此不要再犯罪了!”
    
    四、远已经认罪了,在神面前认罪就行了,为什么非要在人面前认罪?远牧师再有罪,也是他与主耶稣之间的事。
    
    远志明不只一次被指控性骚扰。关于这些指控,他在2016年3月在澳洲的讲道中依然是否认的。他说:“89年我到了海外,在流亡的生活中,也出过轨、婚外情······与其为自己没犯过的罪申辩,不如为自己所犯过的罪懊悔”。请留意,他说的这些话,不过是避重就轻地认信主前“婚外情”的罪,以混肴视听,好掩盖他真正的性侵和信主后性骚扰的罪,藉此逃避真实的认罪,以便可以继续扮演属灵领袖的角色。实质上根本没有认罪。
    
    人犯罪,如果所犯的罪没有牵涉到亏负人,例如只在心思中,还没有付诸行动,没有损及任何人,一般来讲,只须向神认罪。但如果所犯的罪,牵涉到了亏负他人,除了向神认罪,也要向所得罪的人认罪,甚至做出弥补的行动,这是圣经的教导(参民 5:5-7;路19:8)。公众人物犯罪,已经造成公害或影响,就需要公开地认罪。连社会也是按这个标准来要求公众人物的,何况教会呢?
    
    五、你们为什么不在教内解决?家丑不可外扬,你们为什么公开发这样的信息?使软弱的人绊倒,主的名蒙羞。
    
    在公开发表有关远牧师性骚扰事件的任何一篇文章之前,18位牧者以及多位没有公开姓名的其他的牧者,都已经按照圣经关于教会纪律的教导(马太福音18:15-17),预先私下一次又一次地与涉及这个事件的有关人士沟通(这些人包括远志明牧师本人,“神州”机构董事会,按牧团的王永信牧师及按牧团的其他牧师),但是他们几乎没有任何回应。王永信牧师唯一的一次回应说:“按牧团同工们觉得目前已有了调查委员会,则按牧团无需再参与此事”,“本人现已年届九十,在思想与体力方面皆无法担任‘监督’重任,也请一并见谅。”而神州的董事会主席在收到18牧者私下预先给他的数次电邮、以及发给他的调查报告之后,不仅没有回应,反而打电话给生命季刊的董事会主席说,要把生命季刊“告上法庭”。是神州董事会完全堵死了18牧与他们在主内交通的路,在那种情况下,18牧才决定把调查报告公开。(即太5:17“若是不听他们,就告诉教会。”)
    
    从2014年12月底4位牧师私信远牧师请他严肃面对指控到今天,两年的时间里,多位牧师及弟兄姊妹多次努力地在私下沟通,甚至托人从中转告,为能够在教会内部解决问题付出了艰辛的努力。但至今为止,我们尚未看到远牧师以及神州的任何回应,遑论合神心意的认罪悔改求饶恕。
    
    公开这样的信息,会“使软弱的人绊倒,主的名蒙羞”吗?
    
    揭露罪恶、清理罪恶,表明我们所信的神是公义圣洁的,是大有能力的。若是掩盖起来、害怕揭露,才会给教会带来伤害和毁坏。 “18牧师联署公布的《关于“柴远事件”的调查报告》”的结语部分,以及“GRACE:关于远志明牧师2013年在法国巴黎期间所受指控的独立调查报告”中的结论部分,都分别清楚阐述了公开处理这一事件的属灵意义。作为对广大读者的回应,我们摘录如下:
    
    18位牧师联署发布的调查报告 结语
    
    读完这份调查报告后,我们相信会给弟兄姊妹带来震惊与伤痛。
    
    但这并不是我们公布这份调查报告的目的。
    
    我们的目的是遵行圣经的教导:教会要追求圣洁,秉行公义,罪恶需要被清理,跌倒的需要挽回,神的子民要远离罪恶,每个人都要因此受警戒(加拉太书6:1b)。18位牧者同样是带着震惊和伤痛审阅这些报告的。我们的祈祷和盼望,仍然是远志明牧师能够积极回应,严肃地面对上述指控,好在上帝面前摆正自己,使家人得安顿,教会得洁净,弟兄姊妹也因明白真相而得以自由。我们仍然盼望神州传播协会董事会能够按圣经原则来处理此事件,与我们一同维护教会的圣洁。
    
    我们的目的是使我们所持守的信仰原则得以实现;这些原则在13位牧师的信中和在18位牧师的信中被一再申明:
    
    教会是神从世界中分别出来、用基督宝血所买赎的属灵群体,是耶稣基督的身体和见证。教会应当竭力遵行基督的命令,维护自身的圣洁(以弗所书1:4,5:26-27;彼前1:15,2:9)。教会中任何人都不能以任何理由或借口,掩盖、袒护、包庇、纵容罪恶。爱、宽容、赦免,都不能取代教会对罪恶的清理。教会必须显明其维护公平与公义的特质。
    
    借着这个事件,我们再一次看到我们的神是掌主权的神。祂掌管历史,鉴察人心;祂清除罪恶,洁净教会。
    
    我们相信,神借着这个事件,提醒我们决不能在祂的教会中,或在人自己心中,建造“巴别塔”或大大小小的“巴比伦”;决不可高举人和高举事工,而忽略真理与圣洁。
    
    我们相信,神借着这个事件,提醒我们信仰与生活不能割裂,使我们更愿意来到基督的十字架前,叫圣灵借着十字架治死我们旧人中那种根深蒂固的假冒为善。
    
    我们相信,真正属主的人会从困惑、软弱、绊跌中,靠着神的恩典重新站立,更加追求圣洁,更加维护教会的圣洁。
    
    我们相信,神借着这样的“恶性事件”,使华人教会更加儆醒,使我们对教会的圣洁更加看重,对发生在自己生命中或教会里的罪恶更加敏感。
    
    当更多的基督徒为神的殿心中焦急、如同火烧的时候,更多的基督徒谦卑在主面前为教会的圣洁祷告呼求的时候,神复兴我们华人教会的日子就近了。
    
    愿神怜悯祂的教会!
    
    GRACE关于远志明牧师2013年在法国巴黎期间所受指控的独立调查报告的结论部分:
    
    属灵影响
    
    远牧师的这些行为对每一位受访人都已经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当VC[3]被问到这些事情对她有什么影响时,她说:“当然,这件事发生以后,我很失望,不明白这件事为什么会发生在我的身上,也曾责问自己。当然,因为(远牧师)是个牧师,我也疑惑,他怎么会做出这种事。但是,我很快就从这件事中恢复了过来。”VC并没有因此事遭到永久性的、毁灭性打击,她说:“实际上这件事更加坚定了我的信仰,因为我意识到,我不应该把自己的信仰建立在某一个人的身上,而是应该建立在上帝身上。”同样,DW也说,虽然一开始他觉得远牧师的行为使VC受到了欺辱,但后来他逐渐意识到,VC的信仰很坚定,她现在似乎情况很好。但是,当VC被问到,基于本审查的结果,如果按她的意愿这件事该如何处理时,她说,“至少他应该被开除。他不应该再继续做牧师。”
    
    GF补充说,“我在这里,并不是要起诉远牧师。我跟他并没有个人恩怨,但我想这件事的发生,对我所在的教会产生了很大的负面影响或困扰。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在这里作证的原因。”同样,OK补充说,他对本调查的唯一诉求是让真相显明。他说,“我想要真相。我盼望得到真相、公义、和解、及悔改。”
    
    JH是本调查被访谈人之一,他不是基督徒。他说,这一切事件对他产生了相当大的负面影响。JH说,他无法成为基督徒的原因之一是“······因为有远这样的人。我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我并不敬佩他,然而,他竟然能仍然在台上讲道,而且还被认为是一个好传道人。这些事使我远离基督教。”JH进一步解释说,“然而,对于像我这样的人,实际上,(远)没有使耶稣基督进到我的心里,实际上他是让耶稣离我越来越远。他(远牧师)声称他跟上帝的关系有多么近,那么就是因为他,我就要远离上帝了。”当被问到他盼望这次调查能有什么样的结果时,JH说,“我认为(远牧师)不应该再公开作演讲、公开讲道,尤其是有些人也许并不知道他是谁、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因为他在演讲时往往说得天花乱坠。”JH最后说,他盼望这次审查能产生正面的影响,说:“如果你们能够做一次很好的调查,得出很好的结果,这会把我与上帝的关系又拉近一些。”
    
    幸运的是,远牧师的这一恶劣行为没有对VC造成更大的伤害。在远牧师实施更加恶劣的行动之前,VC及时离开了那间宾馆。无论如何,远牧师身为一个基督教传道人领袖,他的行为摧毁了VC对他的信任。许多人曾经愿意跟他站在一起、支持他的事工,这一系列事件也背叛了这些人对他的信任。
    
    如果他不能为自己所造成的损害作彻底、真诚的悔改,疗伤会是一个极其困难的过程,这不仅对这件事的直接受害人是如此,而且对任何参与或容忍此事、企图将此事由大化小、或认同施害者行为的机构也是如此。真正的悔改要求犯罪者彻底承认自己的恶行及欺瞒,以及由此所造成的伤害。[36]
    
    (本段为原注36内容:)悔改意味着:对某件事“有不同的心思意念”。它的真实意思是用基督的心认识我们所犯的过错。最起码,悔改应该包括:1)真相:包括犯罪事实,以及犯罪引发的事件,我们自己,以及犯罪所影响到的他人;2)谦卑的心。这就是说我们意识到我们缺乏智慧,没有分辨。因着我们有“错误的心思意念”,我们就要谦卑地顺服那些被证明以基督的心为心的人。3)同情那些因我们的罪被错待、被伤害的人。4)认识这些犯罪是违反神的美善和圣洁,而不仅仅是伤害他人的一种行为。 5)渴望做出赔偿。这个定义改编于DianeLangberg的一篇文章,参见“An Inward Look (Part One and Part Two),” Christian Counseling Today Vol. 9 No. 2(2001).
    
    我们也意识到,“对于那些习惯犯的罪,悔改过程从来就不是一蹴而就的;一蹴而就的悔改是不可能发生的······悔改不在乎眼泪、不在乎言词、不在乎情绪。悔改是一个漫长、缓慢、持续的变化过程,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因为这是一个由内心向外表发出的过程。”[37]我们向上帝祷告,期盼远牧师能够启动这一过程,第一步是将真相昭示于众,告诉世人,他对VC及其他指控说被他欺辱、被他伤害过的那些人,究竟做了些什么事。
    
    结论
    
    有些基督徒担心,将基督教组织内部一些性行为不端的问题揭露出来,会给基督的圣名带来羞辱。其后果是,基督教组织内部的那些行恶者常常得到鼓励而继续伤害甚至摧毁他人的生命,而其他人却沉默不管。然而实际上,圣经教导我们,从耶稣的属性来看,祂既是真理又是光[38]。所以,因为惧怕给耶稣的圣名带来羞辱而将罪恶藏掖在黑暗里不予暴露,反而会真正给耶稣的圣名带来羞辱,因为这种做法违背祂的属性。作为上帝的儿女,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蒙呼召进入真理和光中,这一呼召不只是针对个人,也针对基督教组织。对这种恶行不加以谴责和曝光,不仅会羞辱耶稣,而且会摧毁我们本来企图保护的组织。黛安·兰伯格博士这样描述基督教内部组织中的问题:
    
    我们在世界各地教会、在宣教机构、在基督教机构或委员会里都看到过类似问题。不道德的行为、偷窃、腐败、性犯罪,像癌症一样蔓延;整个系统在竭力保持外表的光鲜,却忽视这个系统所患的疾病。他们认为是在维护这个系统,并称它为属上帝的系统,却无视、也不去对付里面所隐藏着的疾病。他们真的认为,若承认疾病的存在、并致力制止疾病蔓延,那就会毁掉上帝的事工。然而,将系统里最严重的病症简单地掩盖起来,不是治愈一个病入膏肓系统的正确步骤。我们说,这是主的事工,我们要用这个系统的力量来保护主的事工······任何系统(无论是家庭、教会、社群、或是机构),除非它充满了真理和爱,它都不是上帝的系统。否则一个系统若容忍罪恶、虚伪、疾病、邪恶、或对真理的歪曲,无论人用什么样的美言来描述这个系统,它也不是上帝的工作。我担心,作为人我们都有一种倾向,即屈从于人的、过去的、传统的、系统的固有文化而来的指令或想法,结果我们却拒绝聆听和顺服永活、永在的上帝[39]。
    
    令人悲哀的是,那些口里传扬耶稣的机构往往导致性犯罪、性过犯的受害者离开耶稣,因为耶稣对人的爱、顾念、及关怀并没有能在这些机构里彰显出来。然而,当一位在美国华人基督徒中很有声望的领袖和传道人受到指控以后,18位牧师勇敢地启动了独立调查程序,用实际行动表现出他们对“一个最小的”人[40]的真正关怀。我们祷告盼望上帝做工,使远牧师,神州(CSFCF),以及这一群体中的所有人,都出于真理和爱,为了基督教会、也为了密切关注此事的世人,也能同样向受害者显出这种顾念和关怀。我们也祷告,求上帝将勇气赐给其他可能已经受到类似伤害的受害者,使她们也能够像VC及其他参与本次调查的人那样,走上前来揭露罪恶。保持沉默只会让施害者更加胆大妄为,让更多其他人受到伤害。
    
    远牧师及神州(CSFCF)正站在一个新的门槛,他们有一个前所未有的机会可以作出榜样,向华人社区内外展示出符合基督信仰的真正悔改。我们祷告,盼望这个报告使上帝得到荣耀,盼望此报告能够鼓励神州(CSFCF)及远牧师谦卑地迈出一步,公开透明地讲明真相。我们也祷告,盼望这个报告能够激励并鼓舞其他人,在他们自己的信仰群体里,也能够勇敢、透明地处理犯罪指控,效法耶稣,对那些常常受人忽视、被罪恶摧残的人充满爱心。
    
    恭敬地提交于2016年6月22日
    
    GRACE
    
    注释
    
    [1]见“18位华人教会牧者联署发布《关于“柴远事件”的调查报告》”:https://www.cclifefl.org/View/Article/3900
    
    [2] GRACE机构调查报告见:https://www.cclifefl.org/View/Article/4709;中文版为本刊负责翻译。
    
    [3] GRACE 的调查报告中,为保护受害人及其他各位证人的隐私,均以英文字母来指代。
    
    [37] 以下注释保持原文注释号码。参见http://www.netgrace.org/链接
    
    [38] 参见约翰福音14:6 和 8:12
    
    [39] 同上。
    
    [40] 马太福音 25:45
     
   
    
     博讯

 


上兩條同類新聞:
  • 川普扬言将废除禁止教会干预政治的美国法律/一个美国小孩和美国老太太/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 唐朝的基督教:景教碑文/礼仪廉耻与上帝十诫/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三论本体出场、物自体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