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神父6年性侵丑闻曝光/拒斥一種世俗化的廉價基督教/如果你需要一個讓你感覺舒適的宗教/远柴谜案
發佈時間: 5/8/2017 12:34:56 AM 被閲覽數: 105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神父6年性侵丑闻曝光,才发现地球另一端更大黑幕…(图)


文章来源:
           
在阿根廷卢汉德库约市,

有一所叫做 Provolo Institute的聋童学校。



这所学校是由天主教神父Antonio Provolo在1930年在意大利创办的聋童学校的国际分校,它在欧洲、美洲等很多地区都分布广泛。

Provolo Institute的主要作用是帮助穷苦地区的失聪孩子们得到更好的教育,

同时,它也是天主教传教的排头兵,

只要进入这所学校学习,都必须接受天主教的教育....

卢汉德库约市因为地处偏僻,它的聋童学校规模和其他分校比小很多,

当地人原本以为,总部对这所学校不会重视,

然而在几年前,总部却派来了一位资历很老的大人物:

Nicola Corradi神父。



Corradi神父已经74岁,但精神还不错,说话慷锵有力。

他是从意大利总部派过来的,资历很高,在阿根廷的拉普拉塔也担任过学校领导,

这份履历让学校的老师们觉得挺靠谱。

从刚开始的几个月看,Corradi神父似乎确实是个好领导...

Provolo Institute聋童学校是全寄宿制学校,

孩子们在学校的普通文化课程到中午就结束,老师们中午后会离开,

下午和傍晚的时间全和天主教有关。

Corradi神父在聋童学校的职责,就是带领其他神父在剩下的时间给孩子们做祷告、发圣餐、做弥撒等,任务其实挺重的。



但他不仅完成了,还想做更多....

他用极快的速度掌握了学校的各个方面,和其他几名神父关系也极好,

他还想对学校进行一些革新,制定了一系列校规,

比如禁止家长私自进入学校看望孩子们等,理由是

‘为了维持校园秩序,让孩子们更高效地学习’.....

然而,

随着Corradi神父在学校待的时间越来越长,

孩子们发觉他有很多诡异的举动....

比如,每天下午,

Corradi神父喜欢让Kosaka Kumiko修女带几个孩子到小教堂单独告解,

一去就是整个下午,班上见不到人影。

Corradi神父在孩子们排着队去浴室洗澡时也总会突然出现,

让其中一两个孩子脱离队伍,带他们去另一个浴室洗澡。

被选中的孩子总是过一两个小时后再回到班上,浑身湿淋淋的....



到了晚上,Corradi神父还经常亲自在各个宿舍查房,

他出现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总是会找几个‘白日里不听话’的孩子单独出去谈话,很晚才回来。

如果当晚Corradi神父没有出现,那么日常查房的Kosaka Kumiko修女也会将这几个孩子们带到神父的办公室去.....

这些孩子都很小,大约10岁到12岁,

他们回来后总是一脸恐惧、迷惑和紧张...

其他孩子们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有一伙男生好奇,于是某天在Corradi神父为一个孩子单独告解的时候偷偷透过教堂的门缝看:

一个女孩赤裸着身子,跪在地上,

Corradi神父在她背后用圣母玛利亚的雕像性侵她,

前面站着另一个神父,强迫她为他口交。

这下,Corradi的恶行才开始被揭露......

没错,Corradi神父是一个变态,

通过一点点掌控学校,他将学校变成了他的泄欲之地。

变态与变态是会相互吸引的。

Corradi神父来到学校后不久,就和聋童学校经常体罚学生的Kosaka Kumiko修女勾搭上了...



Kosaka Kumiko修女是日裔阿根廷人,从2004年就来到学校当照顾学生的修女。

她脾气火爆,对孩子们有一点不顺心就会用棍子打他们,以此为乐。

在遇到Corradi神父后,她的变态之魂彻底燃烧起来。

Kumiko修女不是恋童癖,她对性侵也没有兴趣,她纯粹喜欢看人受苦。

为了让领导高兴,她会把学校最胆小、最软弱的孩子挑出来,送到神父的卧室、办公室,或者是花园、学校地下室,甚至是指定的浴室里去。

在神父完事后,她负责清理掉孩子们身上的痕迹,比如用尿不湿掩盖受害女孩的下体流血,之后再威胁他们不准说出去...

除了修女外,包括Horacio Corbacho神父在内的其他4个神父也帮了他很多....



似乎是Corradi的举动唤醒了其他人内心深处压抑多时的变态欲望,

他们以前只是有贼心没贼胆,

但在Corradi神父踏出实践的第一步后,

他们没有选择报警,而是一同坐上这辆‘变态之车’,和他一起性侵儿童....

狭小的封闭环境,规矩森严的等级,道貌岸然的成人,柔弱无力的聋童,

整个学校就这样变成了孤岛地狱.....

从2008年到2014年,有至少24名聋童被性侵(有部分媒体报道实际数量达到60人),

孩子受害时的平均年龄为11岁左右。

因为恐惧、难堪、和信任的奔溃,孩子们没有和其他大人们说,

直到2016年,部分长大的受害者们选择说出真相,

联名向地方法院上诉所有伤害过他们的变态....

因为证据确凿,所有性侵过他们的5名神父,包括Corradi神父在内,

在去年11月被逮捕,目前关在Mendoza监狱里。



在这个月,一直四处躲藏的Kosaka Kumiko修女也被警方找到并拘捕。



按照阿根廷的法律,他们最高将面临50年的刑罚。

但很快,人们发现事情还没那么简单....

当Corradi神父的名字在2016年上报后,一群意大利人瞬间愤怒了,

因为...

Corradi神父是意大利维罗纳聋童分校的儿童性侵案的主犯之一,他早在2009年因为另一起儿童性侵案已经被审判了!

但梵蒂冈没有对他做出任何惩罚,甚至,没有警告阿根廷!

在2009年1月22日,67名维罗纳聋童分校曾经的学生向意大利杂志L'Espresso写信披露,此学校的神职人员从1984年开始性侵就性侵学生,长达30年之久,数百名学生被性侵,罪犯有24人,

而Corradi神父就是24人之一!

然而,梵蒂冈仅仅处罚了5人,因为第5人年事已高,有阿兹海默症,所以最终被关入监狱的只有4人....

对剩下的20人,当时的教皇本笃十六世给出的惩罚是:

终身忏悔,不再接近儿童。

嗯...就这样....

完了....

没入狱,也没罚款,甚至连对受害者的道歉都没有。

而‘不再接近儿童’之类的话,虽然说是这么说,但并没有派人前去监视,

剩下的20名罪犯大多换了一个教区,或者换个国家,能够继续开心地在学校当神父。

而早已换了老巢的Corradi神父,他所在的阿根廷地方政府完全没有收到来自梵蒂冈的警告,人们仍然以为他是一个受人敬仰的神父。

在2014年,意大利的受害者们给教皇写信,要求对剩下的20人进行惩罚,

他们明确地告诉他Corradi神父目前就在阿根廷,教皇的老家,并且他仍然在学校工作,‘就像在羊群里牧羊的狼’。

然而过了整整两年,梵蒂冈才说收到了来自受害者的信,并且说会把他们的要求和意大利主教会说,而后者收到信后一言不发...

至于阿根廷的聋童学校...嗯...继续被遗忘着....

意大利受害者曾经试图警告过阿根廷的地方政府和学校,

但因为没有官方身份等原因,对方没有引起重视,

所以,儿童性侵的悲剧再一次出现......

唯一让人欣慰的一点是,

阿根廷和意大利的国情不同,在阿根廷性侵儿童仍然按照法律判决,

不会因为教皇一句轻飘飘的‘终身忏悔’,而放虎归山....

ref:

https://remnantnewspaper.com/web/index.php/fetzen-fliegen/item/2969-no-mercy-for-sex-abuse-victims

http://www.traditioninaction.org/bev/202bev03_06_2017.htm

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4480530/Nun-arrested-helping-priests-rape-deaf-kids.html

http://internacional.elpais.com/internacional/2017/05/05/argentina/1494006124_567259.html






我們要拒斥一種世俗化的廉價基督教





橡樹出版之【橡樹下】


編者按
 
oaktreepublishing

上帝和世界,孰先孰後?每個自稱基督徒的人,都會在口頭上毫不猶豫地做出選擇,但是你若細細考察這些禮拜天固定走進教會,周間也固定參加禱告會的人,很難不會失望地發現:他們所說的和他們日常生活工作中所做的完全是兩張皮。他們在履行著一個又一個宗教義務,卻唯獨在生活中沒有尊主爲大,那位三位一體的神是他們在教會裏的神。願今天萊爾的文字如當頭棒喝,擊醒我們的不冷不熱,打碎我們的宗教僞裝,揭開我們不信的面具,真實地活出一名真基督門徒該有的樣子!



我按順序列出一些實際的應用,在我看來,它們是摩西榜樣的自然結論。有人會說:“所有這些和我們有什麽關系呢?我們又沒有生在埃及,我們又沒有見過神迹,我們不是以色列人,我們厭倦了這個題目。”


 


如果這是你心裏的想法,請你等一等,靠著上帝的幫助,我要向你說明,從摩西的榜樣,我們都能學到東西,我們都能得到指教。任何想要活出基督徒生命、過真正敬虔生活的人,他們都應當留意摩西的榜樣,並由此學到智慧。


 


1. 首先,你若是得救的人,你一定會作摩西所作的選擇——你必然會把上帝放在世界前面。


 


認真聽我講的話。即使你把別的都忘記了,但請不要忽略這一點。我並不是說政治家要放棄他們的職位,富人要放棄他們的家産。不要以爲這是我的意思。但我要說的是,一個真得救之人,無論他的社會地位如何,他必須要預備面對患難。他必須要立志選擇在人看來是壞的事情,放棄和拒絕在人看來是好的事情。


 


我敢說,對一些讀者而言,這一段文字對他來講相當陌生。我清楚知道你可能信某種形式的宗教,而且感覺一切都挺順的。在今天普遍有一種世俗化的基督教,人們以此爲滿足——一種廉價的基督教,它不會冒犯任何人,不需要人作任何犧牲,也不需要付任何代價,因此也就一文不值。而我說的不是這樣的信仰。


 


但是,如果你真的關心你靈魂的益處,你的信仰就不會只是一種禮拜天去教會的時尚;如果你真的立志照著聖經生活,真的決心成爲一名新約的信徒,那麽,讓我再講一次,你一定會發現你必須要背負十字架。你必須要經曆患難,你必須要爲你靈魂的緣故而受苦,就像摩西一樣,否則你不是得救的。


 


19世紀的世界和這之前的世界沒有什麽兩樣。人心沒有改變,十字架的冒犯性沒有停止。上帝的真百姓仍是受藐視的一小群。真正的福音信仰仍舊伴隨著嘲笑與淩辱。一位上帝真正的仆人仍然被許多人看爲是軟弱的狂熱分子和傻瓜。


 


但事情歸根結底是這樣的:你是否願意你的靈魂得救?那麽請記住,你必須選擇你所侍奉的對象。你不能既侍奉上帝,又侍奉錢財。你不能腳踩兩只船。你不能在作基督的朋友的同時,又是世界的朋友。


 


你必須從今世之子中分別出來;你必須要忍受許多的嘲笑、磨難和敵視,否則你就是永遠失喪了。你必須甘願去做、去思想這個世界看爲愚昧的事情,你必須要堅守在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小群人所認同的信念。你會付上代價。水流很強大,但是你必須逆流而上。這條道路是又難又窄的,否認這一點是沒有用處的。但是,相信我,若一種信仰不要求你舍己和犧牲,它不是能救你的信仰。


 


此時你在做任何的犧牲嗎?你爲你的信仰付了任何代價嗎?我願以全部的感情和溫柔對你的良知說話。你是否像摩西一樣,看重上帝勝過這個世界,或者是相反?


 


我請求你不要藏在“我們”這個詞下面——“我們應當”,“我們希望”,“我們想要”,諸如此類的。我要直截了當地問你,你自己做得如何呢?




· 你願意放下任何攔阻你親近上帝的事物嗎?還是你緊抓住這個世界,對自己說:“我不能沒有這個,我不能沒有那個,我不能離開它們而活”?


 


· 在你的基督信仰中,有任何的十字架嗎?在你的信仰中,有沒有棱角存在,它會和你身邊的那些世俗思想産生沖突與交鋒?或者,還是一切都已磨得很光滑,也沒有棱角,使你很惬意地融入到周圍的文化與習俗中?


 


· 你經曆過福音中所說的患難嗎?你的信仰和你的信仰實踐是否曾經成爲被嘲弄和藐視的對象?爲著你靈魂的緣故,你是否曾被人看爲是傻瓜?你曾經離開過法老的女兒,一心加入到上帝百姓的隊伍中嗎?你願爲基督付上一切嗎?省察你自己,你就知道了。



 


這些都是嚴肅的探究,是艱難的問題,但是我不得不問。我相信這些都是基于聖經的真理。經上寫著說:“有極多的人和耶稣同行。他轉過來對他們說:‘人到我這裏來,若不愛我勝過愛自己的父母、妻子、兒女、弟兄、姐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作我的門徒;凡不背著自己十字架跟從我的,也不能作我的門徒。’”(路14:25-27)


 


我想,恐怕有很多人只想要榮耀,而不要經曆恩典的工作。他們喜悅得賞賜,但是不肯勞力;他們要豐收,但是不願行動;他們要收割,但是不肯撒種;他們要好處,但是不肯爭戰。但這是不現實的。正如班揚所說:“在甜之前,必須先有苦。”沒有十字架,就沒有冠冕。


 





2. 我要說的第二件事是:除了信心,沒有任何事情能夠使你選擇上帝在世界之上。


 


沒有別的任何東西能夠使你做到。知識不能使你做到,感覺不能使你做到,外在的形式不能使你做到,好的夥伴不能使你做到。這些都能夠起到某種效果,但是它們不能結出長存的果實;它們不能持久。


 


只要沒有“爲道遭了患難,或是受了逼迫”,基于這些事的信仰尚可以存活一時,但是一旦患難或逼迫臨到了,這樣的信仰就會幹枯。這就像一個沒有發條的挂鍾,外表看起來很美,你也可以轉動它的指針,但是它已不能走了。一個能夠站立得住的信仰必須要有一個根基,而除了信心,別無根基。


 


你必須全身心地相信,上帝的應許是真實的,是可信靠的——真正地相信,上帝在聖經中所講的一切話都是真實的,任何與此矛盾的理論都是錯謬的,無論別人怎麽說。必須有真實的信心,就是接受上帝一切的道,無論那令我們的血肉之軀感到多麽困難和不習慣,必須真心相信,唯有上帝的道是真的,其他的都是假的。必須這樣,否則你永遠不可能從世界中分別出來,背負十字架跟從基督並得救。


 


你必須學會相信上帝的應許勝過你手中所擁有的,相信眼所不能見的勝過眼見的,相信天上所不見的勝過世上眼前的,相信不可見的上帝的誇獎勝過人的美譽。那時,也只有那時,你會作出像摩西一樣的選擇,你會把上帝放在世界之上。


 


現在我挑戰每一位這本書的讀者,你具有這樣的信心嗎?如果你有,你會發覺你會拒絕人所看爲好,卻選擇人所看爲糟的事情。因著將來的賞賜,你會輕看今日的損失。你會在幽暗中跟隨基督,直到最後一刻也不離開他。如果你沒有這樣的信心,我警告你,你在打一場永遠不會贏的仗,你在“徒然奔跑”。很快,你就會被絆倒了,回到世界中。


 


最重要的是,我們對主耶稣基督要有恒久的信心。你在肉身活著,必須是因信上帝的兒子而活。你必須養成不間斷倚靠耶稣,仰望耶稣,信靠耶稣和以耶稣作爲你生命的嗎哪之習慣。你必須盡心竭力,以至于你能宣告說:“我活著就是基督”,“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腓 1:21;4:13)


 


這就是曆代聖徒們得了美好見證的信心,這就是他們勝過這個世界的武器。這使得他們成爲他們的所是。


 


就是這信心使得挪亞繼續去造方舟,不懼怕這個世界在一旁的觀看與嘲弄;就是這信心使得亞伯拉罕放棄了上好的土地給羅得,卻甘心住在帳棚中;就是這信心使得路得對拿俄米不離不棄,願意離開自己的國家和神明;就是這信心,使得但以理不懼怕獅子坑,繼續每日的禱告;就是這信心,使得但以理的三個朋友不懼怕在眼前燒著的窯爐,堅決不敬拜偶像;就是這信心使得摩西離開埃及,不怕王怒。


 


這些人如此行,都是因爲他們有信心。他們知道他們所要走的路的艱難與險阻,但是他們憑著信心看見了主,並且主勝過這一切,他們便努力前行。使徒彼得稱這信心是“寶貴的信心”(彼後 1:1),他說的沒錯。


 





3. 我要說的第三件事是:有那麽多人是不敬虔的,是貪愛世俗的,這是因爲他們沒有信心。


 


我們必須曉得,有許多自稱是基督徒的人,他們從未有一刻想過作出摩西那樣的選擇。光說好聽的話沒有用,不要對這樣的情形視而不見。一個人一定是瞎了,如果他不能看到這樣的事實:他周圍無數人在每日生活中把世界放在上帝前面,他們把今生之事放在永恒之事前面,他們把關乎肉體的事放在關乎靈魂的事前面。也許我們不願承認這一事實,而且我們盡力對此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然而,事實的確如此。


 


他們爲何會如此?無疑,他們會給出各樣的理由和借口。有的說到這個世界的網羅,有的說到這個時代的風俗,有的說到他們處境的特別困難之處。有的說到生活的壓力與重擔,有的說到試探太大了,有的說到情欲的力量太強大了,有的說到壞朋友的影響。


 


但是,歸根結底的原因是什麽?有一個很簡短的回答可以說明他們此刻屬靈的光景,就是:他們不信。就像亞倫的杖,一個很簡單的判斷,就可以除去他們所有的借口,就是,他們沒有信心。


 


他們並不真的相信上帝的話是真的。私底下,他們自我滿足于如此思考:上帝的話不會成就。除了傳道人所說的方式之外,一定還有別的方法可以上天堂。即使失喪了,恐怕也沒有那麽糟糕吧。簡而言之,他們對上帝所寫下和所說的話,沒有確定的信心,因此也就沒有順從上帝的話。


 


他們並不真的完全相信地獄的存在,所以也就沒有極力逃離它;他們並未真的相信天堂,所以也就沒有極力尋找它;他們並不真的相信罪的可怕,所以也就沒有極力離棄它;他們並不真的相信上帝的聖潔,所以也就沒有敬畏他;他們並不真的覺得需要基督,所以也就沒有信靠他,真的愛他。他們對上帝沒有信心,所以他們對上帝也就沒有任何奉獻。就像《天路曆程》中的那個叫作酷愛(Passion)的小男孩,他們在今生就一定要得到他們所要的好處。他們不信靠上帝,所以他們不能忍耐等候。


 


那麽,我們自己又是怎麽樣呢?我們相信聖經中所說的每一句話嗎?讓我們問問自己這樣的問題。相信聖經所說的每一句話,這是比許多人認爲的要難得多的事情。若一個人能夠把手放在心口上,說“我信”,他是有福的。


 


當今天我們談起無神論者,他們好像是這個世界上稀少的人。我承認,公開承認自己是無神論者的人並不常見,這是一件好事。但是有許許多多的人,他們在實踐上與無神論者無異,最終,他們與伏爾泰和潘恩[二者都是17世紀前後著名的無神論者。——譯者注]一樣危險。


 


有許多人,他們每個禮拜天去教會,一次又一次地重複信條,他們說使徒信經和尼西亞信經就是他們所信的。然而,就是這些人,在一周當中,他們以一種生活方式過活,就好像基督從未替他們死過,就好像不會有審判,就好像有一天死人不會複活,就好像根本沒有永生。


 


有許多人,當問起有關永恒之事以及他們的靈魂之價值的時候,他們會說:“哦,這些我們都知道。”但是他們的生活清清楚楚顯明了,在他們以爲知道的事情上,他們並不知道。他們以爲自己知道,這乃是他們屬靈光景的最可悲之處。


 


這裏有一個可畏的真理,值得我們全心思考,就是,若我們有知識,但不行出來,在上帝眼中,這種知識不只是無用和無益的,要比這嚴重得多。在審判之日,這會加添我們的定罪和罪咎。一個不能影響我們日常行事爲人的信仰是名不副實的信仰。


 


在基督的教會中,只有兩類人——那些信的人,和那些不信的人。真基督徒和挂名的基督徒之間的區別只在于一樣:真基督徒像摩西一樣,有信心,並且照著所信的活出來;而挂名的基督徒不信,他也就活出不信的樣子。


 


哦,我們的信心在哪裏呢?不要讓我們成爲不信之人,只要信。




摘自《聖潔》,三聯書店,







如果你需要一個讓你感覺舒適的宗教,我不會推薦你基督教



信仰百川





今天基督徒有一個屬靈盲點:過於舒適(too comfortable)。更確切地說:不斷追求更舒適的生活。就連教堂裡的設施,營會或講座會的地點都要求舒適。更諷刺的是,有些基督徒還把這些「舒適條件」視為「上帝的祝福」。


C. S. Lewis曾說道:「如果你需要一個讓你感覺舒適的宗教,我絕對不會推薦你基督教。」(If you want a religion to make you feel comfortable, I certainly don’t recommend Christianity.)


基督教信仰從來不是強調「舒適」,反而要求我們委身於基督、跟隨基督,過著捨己的生活。「舒適」往往使我們更遠離上帝,它掩蓋了天國的真理,它在「上帝呼召我們過的生活」與「我們自己所渴望的生活」兩者之間製造張力。最終,我們會因為選擇「舒適」而錯失了經歷上帝要賜給我們豐盛生命的機會。


有位牧者提出了幾個現象可作為我們反省自己的信仰是否過於舒適:



  • 每次去教會,你沒什麼很大的期待。

  • 你不再關心你身邊人的屬靈狀況。

  • 聖經對你來說已沒有生活上的意義。

  • 比起接觸和關心未信者,你更在乎自己主日崇拜的快樂和滿足(好音樂、好講道)。

  • 貧窮人的遭遇不再是你關心的範圍。

  • 看見發生的苦難不會讓你心動和行動。

  • 你的祈禱基本上都是圍繞在自己的生活。

  • 你不會願意在金錢上的資源付出代價。

  • 你不會期望上帝在你當下的生活中施行激進的改變,你覺得現在很好了。

有一句話如此說:「你可以沒做錯什麼事,但這並不表示你有做正確的事。」
“You can do nothing wrong and still do nothing right.” — Mark Batterson


以舒適為導向的基督徒是以「不做」(Don’t) 為他們的信仰實踐,而不是去「做」(Do)。你不會看到他們做一些不對的事(喝酒、抽煙、罵髒話)。然而,這樣的行為只是公義的其中一面,不是完整的福音真理。聖經經常強調的公義是去「做」:愛鄰舍、愛仇敵、愛窮人、愛孤兒…..


但舒適的基督徒不會喜歡這些「做」,因為這些會要求他們走出舒適圈、犧牲自己的舒適生活,把福音信息帶給鄰舍,餵飽飢餓和貧窮的,糾正不公義的事。


是時候我們誠實問自己:我是否把公義簡化為「不做」的事項而已?我是否為那些未認識耶穌的人而心疼?我是否為貧窮和被壓制的人而感到憂傷?我的心是否對孤兒和寡婦敏感?


是時候做出選擇:


Comfortable or Committed?
「舒適」的基督徒,還是「委身」的基督徒?


hit tracker






远柴谜案:我们究竟知道多少真相?



送交者: 新歌 2016年08月03日 [彩虹之约] 

2016年7月15日,Christianity Today(注意,不是Christian Today,两家属于不同机构,软弱同学写错了)头版头条刊登关于GRACE组织对远志明牧师强奸罪的调查结果。同日(2016年7月15日),《生命季刊》刊登GRACE调查远志明牧师强奸罪的结果。

CT记者Timothy C. Morgan,曾经在2011年采访过柴玲,对柴玲的事工组织All Girls Allowed进行过介绍。CT发表《生命季刊》的GRACE调查结果,是否和柴玲有关系?假如有关系,《生命季刊》作为第三方独立调查机构,和自己调查的原告被告中只选一方关系密切,是否将自己的公正立场放在嫌疑位置?GRACE究竟是谁雇佣的?钱是谁出的?为何CT能够和雇佣GRACE的机构《生命季刊》同时刊登GRACE调查结果?而且有意思的是:在Timothy C. Morgan的文章中提到北京某牧师有淫乱问题认罪悔改被大家接纳,而且提到专家对GRACE调查结果的看法,可见文章不是当日成稿。

对于GRACE的调查,我不想质疑GRACE调查报告的质量,或者质疑GRACE是否在美国基督教界是一家名声确实值得信赖的组织,我只想知道:

一、GRACE的调查,是如何设计整个调查的?

GRACE作为基督教的调查机构,应该以给广大信徒值得信任的调查结果为目的。而不应该作为私家侦探,被一方雇佣,调查被雇佣方的对头,从而给被雇佣方有利的结论。在对受害人VC的整个调查过程,GRACE公布的是受害人VC和她的朋友们口中得到的故事,我认为GRACE应该提供整个调查对话的笔录口供,这样大家可以知道在调查中问话是否符合一个调查应该有的公正,大家都知道审讯中如何问讯是很重要的。而且GRACE如何决定访谈人群的?法律上陪审团应该随机选,选择访谈的人全部是原告方的熟人、朋友、甚至包括极度厌恶本案件被告的人,这等于完全信任原告一方,合适吗?

另外,GRACE作为调查机构,既然去巴黎调查了受害人,应该去北加州去调查被告人,去找到他的事工组织,家人,朋友等做尽可能的调查。远宣教的华人教会非常多,很多家庭接待过他,这些家庭的女性如何评价远的言行?一个调查机构,不能因为对方不合作就不进行调查,一个新闻媒体的记者都会想方设法挖掘真相,基督教的调查机构更应该如此。

二、GRACE的调查为何不包括德国80后事件,以及柴玲强奸案呢?

当然,作为被雇佣方,只要拿钱完成任务就好。但是作为一家基督教调查机构,无论你被谁雇佣,你的雇主还是耶稣基督。你的调查结果对于你的雇主当然是必须的,否则人家不会雇佣你;但是,你的调查结果对于整个基督徒群体却有极大的意义,尽心尽力爱神,爱人如已应该是前提。既不冤枉被告人,也不让原告有冤不能伸才是公平公义的前提。

GRACE在接受这个调查的时候,应该了解事情的始末,我不认为他们不知情。为何决定只调查巴黎事件,不调查德国事件呢?很显然两个事件具有关联性,因为时间前后很接近。按照在德国参加特会的80后姐妹的陈述,远当时邀请她来美国参观他们的机构,根据谈话有引诱的意思。而巴黎90后见远的目的就是想来美国远的机构实习,甚至在她第一晚感觉远的行动很不对劲后仍然来找他,说明她想去远机构的愿望还是很真实的。既然如此,远为何一点不用点诱饵迷惑她,比如某些许诺等呢?

而且,远柴案的起点是柴玲的公开信起诉远强奸。远最后在2015年3到4月间已经报案,并且警察局里立了案,可见没有因为时间问题废除了本强奸案的有效性。但是,事过一年了,大家都在迫切地等待破案经验丰富的警方传审双方,将两人当年的真相还原出来。这件事立案后为何没有音信,结果是什么?GRACE若只是为了受雇佣完成雇佣方交代的任务可以不管,但是作为一家应该负责任的基督教调查机构,是不应该不管的。

最后,问题是:

基督徒群体应该如何对待传道人受到的性指控?

一、不论如何先相信被告/女性/弱势人群?

指导原则出于哪里?在远柴案开始的时候,柴玲指控的是远在90年对她的性侵,事情发生在信主前,而且柴描述自己和远从未见过面,第一次见面敲门进入看录像被强奸。而远辩护自己与柴当时熟识且暧昧过。无论是柴,还是远,都不值得信任,为何18牧开始就表现出站在柴一方?

二、应该在公众舆论上造势,让被告传道人在调查未结束前暴露在舆论喉舌的攻击之下吗?

一个传道人如果真的在性方面犯了罪,基督徒群体应该如何对待他?是唾弃他吗?他已经在整个社会的唾弃下,应该在基督徒群体的唾弃下吗?根据是什么?他的家人会同时遭受本不该同受的羞耻,基督徒群体是否应该考虑他的妻子,儿女可能受到的伤害?如果一个传道人犯淫乱罪,他的妻子首先受伤害最大,他的儿女也会非常羞耻。基督徒群体将他衣服全部脱光始终,集体唾弃,真的是对他爱护帮助他悔改吗?

三、什么叫第三方独立调查机构?

平时在神学见解,交往关系如果已经破裂,彼此对立的两家基督教团体,一方被人告,另一方立刻出来替人家调查自己的对头,属于第三方独立调查机构吗?远为何自己愿意接受柴玲的调解要求,甚至请徐志秋参与(其实这也是一件难以启齿的请求),坐飞机去接受调解,却开始就直接拒绝《生命季刊》的调查,两家关系究竟如何?

上面这一切,是我对远柴案调查结果的看法。至今我不能定罪远确实做了18牧/GRACE调查的罪,也不能相信柴玲的强奸指控。现在,一年半过去了,舆论已经将远的强奸/诱奸带到了每个华人教会,甚至美国教会,却没有见到大规模举报人群。而是见到的远的妻子完全信任丈夫,夫妻和睦美满在一起。柴玲,远志明,究竟谁在说谎?

但愿我们能够知道远柴谜案的背后的真相究竟是什么。不过,我知道,很多人并不在乎真相,只希望罪犯远志明早日归案。对这些人群,我想问问:远志明如何得罪了你,你很希望他确实就是罪犯呢?因为正常人来说,若和远非亲非故,一定会站在我不知道应该相信谁的立场上(我想强调一下:即使对方是异端,你只应该在神学上暴露责备他的罪,他行为上若有罪还是要按法律公义公平对待)。

此文,任何跟帖我都不会回复。仅仅表达一下个人观点,作为在众多欢呼声中一点异议。


 


上兩條同類新聞:
  • 傲慢与偏见/與世界作對/耶路撒冷的历史现实思想/温州藤桥多个教堂遭冲击围墙被推倒 信徒与政府冲突
  • 当政治上升为宗教/《神州》电视片的混合主义倾向及其它/邪教教主和他79个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