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异地恋22年,情书1000多封,96岁的他成了全上海滩最专一的老头
發佈時間: 6/13/2017 1:30:16 AM 被閲覽數: 62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异地恋22年,情书1000多封,96岁的他成了全上海滩最专一的老头



异地恋22年,情书1000多封,96岁的他成了全上海滩最专一的老头

  2017-06-12 菠萝君 VOGOO

  “他怎么又来了?”

  上海自然博物馆门口, 总会出现一位96岁的老头,也不进馆,只沿着门口走上一圈,时不时摸摸墙壁,等走不动了,就坐在台阶上发呆。

  没人知道他每次都来干什么,也没人知道他坐着的台阶,其实是他那去世多年的妻子,为了拉扯大五个孩子,一包一包抬过的水泥。

  他不干什么,他只是想她了。

  

  他小心翼翼的擦拭着妻子的相框

  *

  *

  *

  

  

  他叫饶平如,

  一位差点丢了性命的抗日老兵,

  后来做了上海出版社的编辑,

  96岁的他现在又多了一个新的身份:“网红”。

  老爷子自己也没想到,爆红网络,

  竟然是因为他寥寥数笔,

  画的几张和妻子有关的往事。

  

  

  

  这些毫无技巧、画功可言的毛笔画,

  竟然让柴静上门求采访。

  俩人的对话在央视上一经播出,

  就收获了几十万人的关注。

  而老爷子自学画的手稿,出版成了一本本画册,

  豆瓣评分高达9.0分,还被评为“中国最美的书”。

  没看画册之前,

  我以为这是一个“天才”的故事,

  老爷子一页一页的翻着画册,

  却笑着说:“我画的是'我俩的故事'。”

  

  

  

  *

  *

  *

  那是1946年的夏天,

  他从部队请假回江西老家。

  有一天他去拜访伯父,在一扇打开的窗户前,

  一抬头就看到一个好看的女孩,

  正对着镜子抹口红......

  那个女孩就是美棠,后来成了他的妻子。

  那一年,他24岁,她22岁,

  这一幕的怦然心动,

  再往后的漫长岁月里,都不曾消减。

  

  新婚不久,碰上时局动荡,为了生计,他学着人家跑去菜市场门口卖干辣椒。曾经出入有车子,家中有烧饭师傅的大少爷,连秤都不会用,赔了好多钱。

  他还开过面馆,可连做面的刀都被人偷走了。当时两个人就住在由亭子改成的房子里,四面都是窗户,风一吹门板就“呼呼”作响。

  俩人躺着看看月亮、说说话。美棠爱唱歌,报纸卷一下就是话筒,平如就在旁边吹着口琴为她伴奏,他说这叫“妇唱夫随”。

  

  说起过去的趣事,老爷子高兴的摇头晃脑

  回忆起往事的饶平如特别感慨,

  他说这是自己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之一。

  柴静特别惊讶:

  “大家都说贫穷夫妻百事哀,

  为什么你还觉得有诗意?”

  “因为我有美棠啊。”

  

  后来在舅舅的引荐下,

  饶平如去了上海的大医院做会计,

  还兼职做出版社的编辑,

  一个月有240元的收入。

  1957年,

  他却突然被送去安徽,进行劳动改造。

  没有手续、没有原委,

  单位要美棠和他划清界限,

  她一仰头:“除非他搞什么婚外情,

  否则我不会和他离婚。”

  

  家里的“顶梁柱”走了,

  曾经喜欢跳舞唱歌的美棠,

  去工厂里当女工,也咬着牙背起20斤一袋的水泥,

  一趟又一趟,被压得根本直不起腰来......

  日子实在过不下去的时候,

  美棠就当掉自己的首饰和衣物。

  除了爱和责任,

  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力量,

  能让一位大小姐在艰难的生活面前,

  没有喊过一句苦。

  

  那些年两人之间唯一的联系,除了每年一次的假期,就靠着一封又一封的家书。

  信里没有情话,从来都是琐碎的家常:该怎么想办法搞点鸡蛋回来,家里这么穷,孩子要参加工作了,这对象问题可怎么解决......

  饶平如把美棠寄来的信,都小心翼翼地收在了箱子里,时不时拿出来看两眼,美棠却一封也没有保留。

  但他们的大儿子却一直记得,母亲的案头那支写歪了笔尖的钢笔。

  

  来往的信件

  异地了22年,

  两个人写了1000多封的“情书”,

  饶平如终于调回上海。

  那时候的他已经57岁,

  美棠也是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了。

  他每天早上拎着篮子跟在美棠后面,

  屁颠屁颠去买菜,

  回家后两人就一起坐在小板凳上剥毛豆。

  

  “饭烧的太烂了”,“什么也不会做。”面对美棠经常的“嫌弃”,儿女都觉得这也太严厉了,饶平如却摆摆手让他们一边去。

  “人家教育自己老公,跟你们什么关系。”有人问他难道不会觉得没面子吗?他一本正经地说:“根本没这个事儿,什么面子,没有。 ”

  在他看来,爱是不讲道理,只讲情。

  

  *

  *

  *

  

  

  1992年,美棠被查出得了糖尿病和尿毒症。他研究资料,亲手画了一张大表格,上面记满了每种食物的含糖量。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他记的比谁都清楚。

  他还跟护士学习腹膜透析,一天四次,每次要三、四个小时。他每天天不亮就要起床,消毒、插管、引流......

  忙完了,累坏的老爷子坐在美棠身边嘟囔着:“医生说有病人靠做腹膜透析活了20多年,我觉得我的美棠也可以。”

  

  可她的病情一天比一天更严重。

  2008年,距离两人结婚60周年,

  还有不到五个月的时间,

  美棠留下最后一滴眼泪,就永远地离开了。

  他剪下她的一缕头发,

  用红绳扎着,小心翼翼地放在手心里。

  美棠去世后的半年里,

  饶平如很长时间都不愿意开口说话。

  

  “死亡是一件没有办法的事,

  但是画下它事,心中所爱的人,就可以存在。”

  可不会画画怎么办呢?

  饶如平想到自己小时候喜欢看丰子恺的画集,

  于是买了一堆回来,照着临摹创作。

  

  他戴着老花眼镜趴在书桌上,

  一幅巴掌大的画,

  要画上3、4天的时间才能完成。

  他画下记忆里,美棠卷着报纸唱歌的美好样子;

  

  他画两人约会时,

  最喜欢去的公园,坐过的长椅;

  

  他还画下几十年来,

  两个人之间唯一的一次小争吵;

  

  还有当年两百来号人,

  见证过的婚礼现场,

  两个人的背影,

  像是在承受岁月的凝视。

  

  他还画下一家人其乐融融,

  却少了她的全家福,

  但美棠在他心里从没离开过。

  

  他把两人当年的信件,都仔细地贴了上去。他把那些画册取名为《我俩的故事》。

  孙女将这些画发在了网上,柴静看到了,很多网友也看见了。随后这些手稿出版成了18本画册,老爷子亲自写了腰封:“我讲的话每句都是真的,每个故事都是真的,关于过去,那些画面都在我的脑海中。”

  明明画的都是平凡的小事,很多人却说自己被感动了。因为你在画里,看到了最真挚的爱情。

  

  很多节目邀请饶如平上台,

  他一遍又一遍的讲着自己和美棠的故事。

  他说自己最大的梦想,

  就是回江西补办一次钻石婚礼,

  “因为我答应过她。”

  等那天真的来了,

  几个小时的高铁上,他却一言不发,

  手里一直紧紧攥着一张照片,

  那是出发前,特意去打印出来的美棠的照片。

  

  也许是这个场景,

  在脑海里已经上演过千遍万遍,

  节目组的人略有失望,她说老爷子看起来很淡定,

  并没有过分的激动。

  

  他把美棠的照片,紧紧的放在胸前

  第二天,

  他们又跟着老爷子回到了60年前,

  他和美棠相识和订婚的地方。

  多番打听,却发现当年的房子已经拆光了。

  

  老爷子的脸上有着难掩的落寞

  “拆光了,那我就在门口站一站。”

  饶平如一边说着,

  一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发型。

  

  眼尖的随行同伴,

  忽然发现了老爷子站着那堵墙的后面,

  有一颗繁茂的柚子树,

  饶平如一边向它走去,一边碎碎念:

  “是的,当时后院有一颗柚子树,美棠常常倚着拍照。”

  “是这一颗,很像的,”

  等到走近了,忽然哽咽了起来:“就是这一颗”。

  

  令大家没想到的是,

  在钻石婚礼现场都特别冷静的老爷子,

  竟然直接趴在这颗柚子树上,久久未起身,

  

  他沉默了一会,不停的抚摸着树干,

  带着哭腔说:“就是这颗树,她拍了一张照......”

  

  话还没说完,靠着树干,

  哭得像个小孩子,

  那一刻,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他的悲伤、

  喜悦和遗憾......

  老爷子说:“相思始觉海非深,

  原来怀念一个人,比海还要深。”

  

  饶平如这一辈子,

  除了借着歌词唱过“I love you”,

  他从没有开口对美棠说过一句“我爱你”,

  但神奇的是,他不说,我们也懂。

  

  60年后,他在舞台上,再一次唱起了这首歌

  90岁那年,他买了架钢琴回来,

  照着教材自学指法、自己练习

  ——《魂断蓝桥》、《送别》、《友谊地久天长》,

  都是美棠在世时最喜欢的曲子。

  

  偶尔他也吹口琴,

  只是再也没有人卷着报纸在旁边唱歌了。

  

  他独自一人吹着,当年美棠最爱的曲子

  现在的他已经96岁了,

  每天练完琴午休后,就坐在书桌前画画,

  他说自己会一直画下去,

  直到拿不动画笔的那一天。

  

  我见多了恩爱夫妻,

  却很少遇见这么痴情的老人。

  都这么长时间过去了,

  难道感情还没有被磨平,磨淡吗?

  饶平如突然激动了起来:

  “磨平?怎么能磨的平呢?爱,它是永远的事情。”

  

  图片来自《我俩的故事》和网络,

  gif截图自《看见》、《纪录片编辑室》,

  版权归其所有!

  “相信和你能够地久天长,

  于是才敢说一句来日方长。”

  作 者 介 绍   

  来源:Hey且慢(ID:hiboluofengli)

backchina

 


上兩條同類新聞:
  • 骆家辉离婚传闻证实后首度公开露面 头发全白了(组图)
  • 中国剩女对话英国剩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