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美驻华新大使称如北京同意愿助刘晓波海外就医/让他自由而死:释刘晓波成众望
發佈時間: 6/28/2017 5:35:12 PM 被閲覽數: 34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美驻华新大使称如北京同意愿助刘晓波海外就医




2017年6月28日

    美驻华新大使称如北京同意愿助刘晓波海外就医


    布兰斯塔德(Terry Branstad)去年12月6日在纽约与候任总统特朗普会晤。路透社
    
    (法广RFI 香港特约甄树基)美国新驻华大使泰瑞·布兰斯泰说,如北京同意,他愿意协助患上癌症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前赴海外寻求治疗。布兰斯泰又说,美国愿意同北京合作约束北韩的核子计划。*
    
    在大陆致力推行民主政治的刘晓波,发起联署《零八宪章》之后不久,2009年被中国判处入狱11年,但最近因罹患末期肝癌而获得“保外就医”。
    
    刚到北京履新驻华大使的布兰斯泰,在北京举行的第一次记者会上说,美中两国就人权议题的合作非常重要,包括协助刘晓波寻求所需的医疗。他说:“我们有意在可能的情况下,做到我们所可以做的事情,我们美国人希望他能够在别的地方得到医治,如果这对事情有所帮助。”
    
    布兰斯泰多年来是美国艾奥瓦州的州长,他在记者会上亦曾提到他跟中国主席习近平之间的友情,并说他会借助他与习近平和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关系,为美中两国搭建交流的桥梁。
    
    布兰斯泰说,他希望他能够为特朗普今年年底特朗普访问中国的行程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
    
    这个星期,布兰斯泰将陪同到访中国的美国农业部长,与中国商讨有关出售美国牛肉的议题,并且扩大两国就玉米和大米的贸易。





“让他自由而死” :释刘晓波成众望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6月29日 转载)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来源:BBC中文网
    
    “让他自由而死” :释刘晓波成众望
    
    自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因肝癌晚期获保外就医的消息传出后,海外各方呼吁中国当局释放刘晓波,让他自由选择治病地点与家人团聚。
    
    
周二(6月27日)抵达北京的美国驻中国新大使泰利·布兰斯达德表示,美国希望看到刘晓波有机会到“别的地方接受治疗”。
    
    同一天,台湾陆委会发言人邱垂正也表态说,如果中国愿意送刘晓波来台治疗,“我们当然至表欢迎,也会提供最完善的医疗照顾。台湾有非常好的治疗肝脏疾病专家”。
    
    一直为刘晓波和中国另一个异见人士高智晟争取获释的美国人权机构“现在自由”(Freedom Now)创始人杰拉德·简瑟尔(Jared Genser)和流亡美国的中国异见人士、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在美国《华盛顿邮报》刊登署名文章向美国总统特朗普喊话:亲爱的特朗普总统,请让刘晓波自由而死吧!
    
    文章透露,正在沈阳一家医院接受治疗的刘晓波“已经要求中国当局让他与妻子一起前往美国治疗”并呼吁“特朗普总统应该立即促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于人道理由答应刘晓波的要求。”
    
    出国治疗?
    
    现年61岁的刘晓波是中国作家、教师和人权活动人士。他曾经参与八九民运,并在2008年参与起草“中国的人权宣言”《零八宪章》。刘晓波长期以来坚持非暴力方式争取人权,呼吁政治改革,多次被捕入狱。
    
    2009年刘晓波被中国当局指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本次因癌症获得保外就医前关押在辽宁省锦州监狱。
    
    2010年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诺贝尔委员会颁奖予他,表彰其“在中国为基本人权持久而非暴力的奋斗”,“纵然身陷刑罚,刘晓波已经成为了方兴未艾的中国人权奋斗的标志与丰碑。”
    
    以往多年,刘晓波多次有机会离开中国,但他都选择了留下。他如今因肝癌获保外就医,是否仍然坚持留在中国呢?
    
    “让他自由而死” :释刘晓波成众望


    在海外的中国异见人士在社交网络脸书上公开一封据称是刘晓波妻子刘霞的亲笔信笺。
    
    上面写道:“没想到刘晓波同意跟我和刘晖(刘霞弟弟)一起离开,在有机会的时候,他非常担心我的病。”
    
    微妙回应
    
    如果刘晓波果真愿意离开中国,那么中国当局又会采取什么态度呢?
    
    在公开场合,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周三回应美国新驻华大使的话时,再次强硬表态说“既然刘晓波是个中国公民,我们为什么要跟其他国家讨论一个中国囚犯的问题。”
    
    “让他自由而死” :释刘晓波成众望


    美国驻中国新大使泰利·布兰斯达德表示,美国希望看到刘晓波有机会到“别的地方接受治疗“。
    
    不过,中国官方媒体通过英文渠道却似乎透露出当局对刘晓波出国求医问题的松动迹象。
    
    党报《人民日报》旗下小报《环球时报》英文版周三(28日)刊登社评称:“刘晓波是宣扬政治对抗的中国异见人士的代表。他服刑多年,61岁蒙受肝癌之苦,从人道角度值得同情。”
    
    该英文社论还认为:刘晓波长期与中国社会隔离。他几乎是中国发展的局外人。“如果他愿意去国外,这部分的原因可能是他被中国社会和宪政秩序边缘化后感到绝望。”
    
    社论说,如果刘晓波获准到国外求医,作为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他可以比其他异见人士更能让西方公众舆论批评中国。“但是另一方面,如果他离开中国,西方将逐渐对他失去兴趣。魏京生、王丹和陈光诚都在出国后被边缘化了。刘晓波也不会是个例外。”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即将前往德国和俄罗斯访问,并出席在德国汉堡举行的20国集团峰会。
    
    刘晓波会在此前后获准到海外求医吗?外界对此似乎抱有一线希望。




刘晓波的命运与中国民主的绝境



2017年6月28日



  
    
     2010年,刘晓波已经在狱中,不能前往奥斯陆领取诺贝尔和平奖。他的椅子空着


    2010年,刘晓波已经在狱中,不能前往奥斯陆领取诺贝尔和平奖。他的椅子空着
    
    北京——2008年秋天,数十名活动人士开始秘密撰写一个政治宣言。该宣言只有3554个汉字,但它列出了对于中国领导人的一系列主张,力图推动中国变成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
    不到十年,该宣言的主要作者之一、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目前被囚禁在一所医院接受治疗,律师说他已处在肝癌晚期,目前保外就医。
    
    刘晓波遭到监禁,以及他现在的病况,令人沮丧地反映出该运动的命运。它诞生于希望之中,却被中国对异见的不宽容所碾碎——鉴于中国的外交和经济影响力,其他国家对这种不包容越来越顺从,甚至是默许。
    
    该宣言称为《零八宪章》,它模仿了捷克斯洛伐克的异见者在共产主义统治下发布的《七七宪章》。中国有300多名活动人士率先签署了这份文件,之后国内外又有更多的活动人士签了名。
    虽然现在几乎没有人觉得中国有望成为一个民主国家,但至少在2008年的时候,那还是有希望的。
    “在签署《零八宪章》的时候,人们渴望展开更多的公开对话,谈论和平的社会转型,”中国南方城市广州的学者和纪录片制作人艾晓明说道。“但现在社会管控更加严格,公民社会的空间急剧压缩。”
    
    艾晓明在刘晓波坐牢之前跟他碰过面,她觉得很内疚,因为这件事的组织者只有刘晓波一人定罪,还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被严判了11年徒刑,不过其他很多人也遭到骚扰,不得不转入地下,或者出国。
    国际性的关注——刘晓波于2010年被授予诺贝尔奖——给艾晓明和其他人带来了保护他的希望,但是即便中国收紧对非营利组织的控制、开始逮捕律师,全世界的焦点还是转移到了其他事情上。
    “看到他不再是关注的焦点,我们感到难过。”艾晓明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我们有一种幻想,觉得政府会因为他的国际影响而善待他。现在我怀疑情况不是这样的。”
    
    自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奖的消息宣布之后,他的妻子、诗人和摄影家刘霞就一直在北京遭到严厉的软禁。周一的时候,他们的朋友间在传播一个手机录制的视频,刘霞在里面哭诉,称医生“不能手术、不能放疗、不能化疗”来治疗自己的丈夫。
    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奖——以表彰“他在中国基本人权方面做出了长期而非暴力的斗争”——曾经吸引了人们对其命运的关注,但这些年下来,刘晓波受到了冷落——如果不是被遗忘的话,其他国家出于现实需要,觉得别无选择,只能和中国合作,不能批评中国。
    
    中国对这个奖项的反应说明了与之作对会有什么风险。挪威政府在谁会赢得这个奖项上并没有发言权,但奖项是由挪威议会选定的五人委员会颁发的。中国迅速削减了挪威三文鱼的进口,使挪威失去了其三文鱼的最大市场。
    格雷厄姆·艾里森(Graham T. Allison)在讲述美国和正在崛起的中国之间可能发生冲突的新书《注定一战》(Destined for War)中指出,中国掌握着那些强大的经济筹码。
    
    艾里森是哈佛大学贝尔弗科学与国际事务研究中心(Harvard Belfer Center for Science and International Affairs)主任,他在一封从中国大连发来的电邮中表示:“很少政府有抗拒的能力或意愿。”艾里森正在那里参加世界经济论坛夏季年会。
    
    在挪威方面,该国外交官采取了一系列安抚手段,说服中国全面恢复关系,这让挪威和中国的人权活动人士都感到失望。
    而美国对中国人权状况的关注已经变得越来越少,尤其是在特朗普总统上任之后,这反映出跟中国做生意的矛盾目标。
    “中国很聪明,”北京的人权倡导人士胡佳说。他提到正力图获得中国投资的希腊,最近阻挠了欧盟试图就特定国家侵犯人权的情况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发表声明的行动。
    “因为经济合作、安全、朝鲜、恐怖那样的问题,领导不愿意跟中国提到人权问题,”胡佳说。
    
    《零八宪章》的签署发生在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的末期。布什用第二届任期推进白宫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结束后所宣扬的“自由议程”(Freedom Agenda)。贝拉克·奥巴马总统直言不讳地支持世界各国改善人权,但涉及中国时,他也服软。
    
    奥巴马对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奖一事表示称赞,但当参议院通过立法,要用刘晓波的名字重新命名华盛顿中国大使馆前面的一条街道时,联邦政府却传递出了奥巴马会否决议案的信号。去年秋天特朗普当选后,该议案悄无声息地夭折在了共和党控制的众议院。
    
    特朗普和他的顾问明确表示,在特朗普的议程上,人权没有安全和贸易问题重要。
    “在人们对中国的兴趣上,人权的地位降低了,”纽约大学法学院美国—亚洲法律研究所(U.S.-Asia Law Institute at New York University’s School of Law)所长孔杰荣(Jerome Cohen)说。
    
    被中国市场拒之门外的担忧显而易见。“所有人都面临选民要求参与其中的压力,”孔杰荣说。“当然,美国也不再要求其他国家做任何事了,因为我们断定它对我们的目标来说无足轻重。”
    
    3月,国务卿雷克斯·W·蒂勒森(Rex W. Tillerson)打破传统,没有亲自发表国务院的年度人权报告,虽然他被安排在周二和伊万卡·特朗普(Ivanka Trump)一起,在国务院发表一份与之类似的人口贩卖报告。美联社(The Associated Press)报道,国务院首次计划把中国的评级下调到所有国家中的最低级别,表明它在打击贩卖人口方面几乎没有什么作为。
    
    周二在北京,美国大使馆发言人玛丽·贝丝·波利(Mary Beth Polley)说,美国已呼吁中国释放刘晓波和他的妻子,并为他们提供行动自由,让他们接受自己选择的医疗护理。
    
    随着刘晓波患病的消息传出,中国处境困难的民主倡导人士发表了一份新的请愿书。这封请愿书远比《零八宪章》温和。它只是呼吁无条件释放刘晓波和他的妻子,并要求为刘晓波提供需要的治疗。几小时内,请愿书便获得了400多个签名。
    
    王霜舟(Austin Ramzy)是《纽约时报》记者。
    Steven Lee Myers自北京、王霜舟自香港报道。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头像

我试图对比下一中共早期学运和八九六四学运:

五四催生民族力量动军动民才有立国,
六四未生民族力量动民未动军哪来国?

但六四意义远开化五四,五四思想表面光鲜但内核仍拘泥于五千年封建桎梏。六四思考,中共反动越大,思想越深,是故,中共坚持,六四升华!

来的易叫快感,来不易叫幸福!中国人现在只有快感!因为动物也主耍因快感而生因快感而存,有无尊严算个屁没有快感不能生。其实我看中共还可以象朝鲜一样连同快感也从毛驴身上拔除,全体阉割男畜女禽!听话好用!原来与朝鲜一比,中共算是很自由民主的了,既然人民都满意那刘大总统闹哪出!





网传刘霞哭诉刘晓波“不能手术”踢爆会诊谎言




2017年6月27日



    网传刘霞哭诉刘晓波“不能手术”踢爆会诊谎言


    REUTERS/File Photo ATTENTION EDITORS
    
    (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甄树基)根据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官网发出的声明,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确诊患上肝癌,并获保外就医,而且正由8位大陆知名肿瘤专家联诊。不过,26日晚上网上却流传一段视频,刘晓波妻子刘霞在电话中向朋友哭诉,刘晓波已“不能手术、不能放疗(放射性治疗)、不能化疗”,反映情况绝不乐观。*
    
    此外,有刘晓波夫妇的朋友透露,刘霞已在国安人员陪同下前往沈阳,目前无法联系。
    
    由手机录下的视频显示(https://youtu.be/wue0-9E8KnA),刘霞的朋友问刘霞,刘晓波要动手术吗?刘霞边哭边说,“不能动手术了,不能化疗”。视频只有约10秒,从画面倒影所见,持手机者应是一名瘦削的中国人。
    
    将视频放在推特twitter的大陆民运人士苏雨桐表示,这是刘晓波夫妇好友周忠陵和刘霞通话的视频片段。
    
    周忠陵是大陆作家,亦是书商,著有小说集《不朽的单相思》,另外发表《角度》、《病女》、《远与近》、《囚》等小说、散文、论文。大陆作家余杰的《我无罪:刘晓波传》中提到,周忠陵与大陆著名作家王朔等曾合力促成刘晓波以笔名出版过一本书,并暗中提供资助。
    
    据传媒报道,刘晓波5月23日确诊末期肝癌,此次所谓保外就医并没律师介入申请,而刘目前情况也并不太明朗。刘的律师莫少平说:“监狱对在押人员无法医治的情况下,就符合保外就医的条件,按照规定家人应该是可以去医院看他,但现在实际能不能看,我们不太清楚。”根据刘晓波夫妇的朋友消息,刘晓波妻子刘霞已在国安人员陪同下前往沈阳,目前无法联系。
    
    现年61岁北京学者刘晓波于六四事件后被指为幕后策划者遭关押。2008年12月刘再因起草《零八宪章》被捕,翌年圣诞被北京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囚11年,系狱的刘晓波2010年获诺贝尔和平奖,同时其妻子刘霞开始被长期软禁。
    
    今年2月曾传出刘的兄长引述刘晓波说他去年做过两次电脑扫描检查,但并不清楚健康情况。当局常用禁止探视威胁家属,以阻止他们向外界透露刘晓波在监狱中的情况,刘的3名兄弟一年半载才获准探监一次。2011年9月刘晓波父亲因肝病去世,当局曾特许他参加丧礼。
    
    按照中共惯例,不认罪的政治犯很少获减刑或保外就医,此前有多名中国政治犯被关到病危、于保外就医不久就送命的先例。从被正式拘留开始计,刘晓波将在2020年6月刑满出狱,此时他突然被保外就医,令外界十分担忧他的情况。刘晓波在狱中从未认罪,并且曾就判罪向最高法院申诉,惟不获受理。
    
    大陆民主人士无不对刘晓波患癌表示震惊和难过,天安门母亲丁子霖闻讯落泪;流亡海外的八九民运伙伴王丹和吾尔开希,敦促国际社会向中国政府施压,允许外界医疗团队探视和协助,并立即恢复刘与外界的正常联系。
    
    刘晓波的代理律师莫少平26日接受网媒香港01电话访问,证实刘晓波在5月23日发现患上晚期肝癌,现时在沈阳就医。报道引述香港肝胆胰外科专科医生潘冬平指出,肝癌病人届晚期,一般指癌细胞已扩散,或者肝门静脉已被入侵。他表示,暂时在医学上针对晚期肝癌病人的治疗并不多,虽然已有认可标靶药,但病人的平均剩余生命只有一年至年半时间。





悲惨刘晓波 仅他有两个“唯一”




2017年6月27日

    
     刘晓波(右)与妻子刘霞情深意重,他在狱中曾为文:“即使我被碾成粉末,我也会用灰烬拥抱你···。”(路透资料照片)


    刘晓波(右)与妻子刘霞情深意重,他在狱中曾为文:“即使我被碾成粉末,我也会用灰烬拥抱你···。”(路透资料照片)
    
    真正悲惨的故事,是故事中的两个主角,一个悲一个惨,而有人不准其知道对方的悲对方的惨。
    
    刘晓波和刘霞,可能是这种故事的男女主角的典型。
    
    刘晓波和刘霞,是两个特别普通的中国人名字,重名重姓的成千上万;但以在中国国内这两个名字的高度敏感,在中国之外这两个名字为人们之熟悉,目前只能有这么一对。
    
    然而以悲惨组合来说,中国可能也就这么一对。
    
    说其悲惨,不是说男方在今天这样的年代,有着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身分,还作为政治犯被关在监牢中。
    
    也不是说女方在老公下狱后,也被变相软禁,失去了所有的自由。
    这个悲惨,是说男方患上重病,直到证实绝症,囚禁他的当局才因怕担责和丢脸,急急忙忙送医。
    
    这个悲惨,也是说女方在软禁决绝的生活中,患上了抑郁症,实际上是天天想死,也生不如死。
    
    传了两天后,辽宁省监狱管理局表示,刘晓波近期被诊断患有肝癌,“依法批准”他保外就医。又说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已组成由八名国内知名肿瘤专家参加的医疗救治小组,制定治疗方案。刘晓波正按医疗方案接受治疗。
    
    一个被指犯了“煽动颠覆罪”而在服刑的政治犯,能享受高干待遇,进医院有单间,看病有八名专家会诊确定治疗方案,原因当然不是所谓的人道主义,而是那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帽子。
    
    在刘晓波生存时间看来不多时,终于有人明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关在监狱中已是唯一一个,而在监狱中逼成绝症垂危的,也是唯一一个。
    
    更惨的可能是刘晓波不知刘霞患上生不如死的抑郁症,而刘霞也不知刘晓波已染绝症到生死难测。生离死别,还有些牵挂,混沌不知,才叫断雨残云。
    来源:世界新闻网




刘晓波夫妇盼出国低调生活 美大使劝习放行 北京表态(图)



文章来源:
           


美国驻中国新大使布兰斯塔德在北京居所前发表讲话(2017年6月28日)

美国驻中国新大使布兰斯塔德星期三表示,诺贝尔和平讲得主刘晓波应当被准许到国外接受治疗。

早些时候,因为倡导和平的民主改革而被判重刑的刘晓波在监狱中被发现患晚期肝癌,中国当局准许刘晓波保外就医。但刘晓波在监狱外一家中国军队医院接受治疗期间,当局依然不准许刘晓波家人亲友自由探视他。

中国国内外许多人士呼吁中国当局准许刘晓波到国外寻求治疗。星期一,美国国务院敦促中国当局给予刘晓波人身自由,解除对刘晓波妻子刘霞的软禁,并让他们有行动自由和自愿选择医疗的权利。中国当局回应说:任何国家都无权“就中国内政指手划脚”。

布兰斯塔德大使星期三北京对记者说:“显然,我们关心刘晓波和她的妻子,我们愿意做力所能及的事情看看是否有可能(让刘晓波到其他国家寻求治疗)。我们美国人希望他有机会到别处寻求治疗,假如这有帮助的话。”

这是布兰斯塔德在抵达中国之后首次对外公开讲话。

美联社报道说,刘晓波并的消息使他的支持者和人权活动人士质疑中国政府是否在他被关押期间向他提供了充足的医疗;中国的监狱以生活条件恶劣而臭名昭著,被释放的囚犯常常是身体状况极差。美联社的报道说,川普政府对刘晓波案件的处理可以预示川普政府究竟会在人权问题上对中国进行多大的努力。

在美国驻中国新大使在北京表示希望刘晓波能够被准许出国治病之后,中国再度做出强硬反应。在6月28日的例行记者会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被问到中美两国是否就刘晓波问题进行接触的时候表示,北京认为没有理由进行这样的商谈。

陆慷说:“就像我们先前所说的那样,美国驻华大使的一个主要职责就是巩固两国和两国人民的友谊,增进相互理解和政治相互信任。我们相信布兰斯塔德大使完全了解他的职责。”

刘晓波的案件和名字在中国属于超敏感话题。陆慷的上述答记者问没有出现在中国外交部公开发表的记者问答记录中。

在刘晓波保外就医的消息传出之际,授予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的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发表声明说:“委员会高兴地获悉刘晓波终于出狱。与此同时,委员会非常遗憾中国当局只是在刘晓波患重病之后才愿意将他放出监狱。刘晓波为在中国争取民主和人权进行了顽强的斗争,已经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他实际上是因为行使了他的言论自由而被定罪,他一开始就不应当被判刑。”挪威诺贝尔委员会的声明还说:“假如刘晓波是因为被监禁而得不到必要的治疗,中国当局就负有重大责任。”

刘晓波病榻待重生,党媒:这是敌对势力之“泡沫”


中国最知名的异议人士刘晓波病重保外就医的消息像野火一样传遍互联网,引起海外舆论高度关注。刘晓波家人透露,刘晓波已是肝癌晚期,无法手术和化疗。刘晓波妻子刘霞呼吁政府能让他们出国就医,美德两国表示愿意接纳。与此同时,中国党媒环球时报评论说:是否允许刘晓波出国就医,完全是中国“主权范围内的事情”。另有海外媒体报道,北京不同意刘晓波出国。党媒再度抨击了利用刘晓波患病消息而“反华的敌对势力”。

刘晓波判刑11年,已经坐牢8年,他以前曾表示不会出国,那么,这次他病重,有无表达愿意出国的意愿?2017年6月28日,流亡德国的作家廖亦武透露,他已将刘晓波妻子刘霞给中国政府和他个人的两封亲笔信,送交德国和美国方面。在这两封信中,刘霞表示,刘晓波和她都希望能出国就医。一旦出国,他们将“低调生活”。刘霞这两封信,一封落款时间是4月9日,一封是4月20日。

据报道,德国和美国方面都表示,愿意接纳刘晓波夫妇来该国医院就医。中国方面态度如何?就明镜新闻网(周三)报道,中国方面已经表示,不同意刘晓波夫妇出国就医。

中国媒体如何报道?一如既往,环球时报再度“亮剑”。主编胡锡进以单仁平笔名周三撰写评论文章指出:刘晓波获得的是保外就医,不是释放。单仁平说:需要强调的是,“是否允许他出国就医,完全是中国主权范围内的事情。”

文章说:对于刘提出的进一步“特殊治疗要求”,根据法律规定,必须经过监狱管理部门的批准。“相信有关部门会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本着人道主义原则,做出适当的决定。”

单仁平说:“虽然他宣称自己已没有私敌,但他已经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为敌。”文章说,刘晓波参与起草的零八宪章,“就公开把改变中国政治制度作为了目标。”

虽然胡锡进这篇文章是北京时间周三才刊登出的,但到了美东时间周三上午,在百度搜索引擎特别是在环球网查询,该文已不知去向,恐被拿下。不过,在环球网英文版中,周三出现了另外一篇无署名的社评,也是将刘晓波罹患癌症希望出国就医的消息说成是海外敌对势力的一阵喧嚣。

社评说:刘晓波只是普通囚犯,如果监狱当局给予其照顾,他应感恩。但是,“刘及其支持者无权要求得到更多的优待。主张刘晓波在狱中应比其他犯人得到更好的医护救治,就违反了一个原则那就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同时,这种做法也是对法治精神的侮辱。”

社评说:那些要求刘晓波得到更好的医护的人,其实不是在关心刘晓波。中国已为刘晓波安排的医护专家,这是对诊治刘晓波癌症的最有力支撑。“那些海外忽悠的人只是希望刘晓波健康恶化,这样,他们就有了更多的弹药来进行反华舆论斗争。”

环球网这篇英文社评最后说,刘晓波未来如何,这将由法律来决定。那些为了给中国添堵而恶意编造的故事,对刘晓波的救治毫无用处,也损害不了中国的法治。“他们充其量只能在海外吹起一些转瞬即逝的泡沫,随它去吧。”

     


    上兩條同類新聞:
  • 中共暗查吴小晖在美交易 库什纳或将受牵连/胡春华未入习近平法眼19大立储无望 或被发配西藏新疆
  • 海航创办人陈峰亲口驳斥郭文贵一派胡言/无意中一句话 坐实自己白手套传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