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从刘晓波想到王炳章的悲惨状况/中国何时有望成为一个民主国家
發佈時間: 6/28/2017 5:41:39 PM 被閲覽數: 26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从刘晓波想到王炳章的悲惨状况

   


   
   从刘晓波想到王炳章的悲惨状况

   

   


   ————周永康依靠“警察治国特务政治”践踏中国人权

   

   
   严家祺

    刘晓波今年5月23日被确诊为肝癌晚期,到6月26日才公开他患癌症消息。问题是,刘晓波在确诊为肝癌晚期前,他已患肝病,在刘晓波患肝病期间,肯定没有得到有效诊断和治疗,以至于最近才发现他肝癌进入晚期。《08宪章》是21世纪中国宪政改革运动的伟大宪章,刘晓波因《08宪章》而被捕入狱,本来就完全无罪,胡锦涛时期掌握政法大权的周永康把刘晓波关进监狱,这是周永康践踏《08宪章》、践踏人权、践踏中国法律犯下的罪行。
   
   
   

   
   周永康的罪行主要不是贪污腐败,而是他在成为“政法沙皇”期间实行特务政治、警察治国,严重践踏中国法制,迫害王炳章、刘晓波数以万计的不同政见者和法轮功学员的罪行。

   当年审判周永康时,就应当重新审理王炳章、刘晓波和江胡时期的所有“言论犯”、法轮功案件。两年前我在纽约《世界日报》上撰文谈到“反腐”也有“鐘型曲線”时说:“在大變革時代,政治發展有一條「鐘型曲線」,當高峰過後就會一步步走向反面。” “當中國政府不遺餘力地向尋求正義的維權律師開刀、堅持不講正義、不為趙紫陽作出公正評價時,中國反腐就會愈來愈失去民心,愈來愈得不到人民支持。不出幾年,反腐的鐘型曲線遲早將達到頂峰,在這之後,仍掌握巨大權力的漏網貪官,包括金融貪官,將伺機報復,把「貪官公敵」王岐山推上審判台。”(《世界日报》2015-7-23)在今天,从审判周永康以来的反腐之所以出现反复,根本原因是没有清算周永康践踏法制、践踏人权的罪行。
    王炳章从2002年6月在越南遭受绑架回国,2003年2月被判處無期徒刑。王炳章的所谓“罪名”是“台湾间谍”和“组织领导恐怖组织”。15年来,没有任何事实,能证明这两项“罪名”成立。王炳章是海外第一个民运组织“中国民主团结联盟”的创始人,他为中国的民主自由不遗余力地呼奔走呼吁,这是中共逮捕他的真正原因。海外民运团体,都主张用和平、非暴力方式结束中国“一党专政”,没有一个人从事过“恐怖活动”,说王炳章“组织领导恐怖组织”毫无根据。现在,北京与台湾有许多沟通,无论台湾还是北京,都没有拿出任何王炳章是“台湾间谍”的事实。王炳章现在已经被关押15年,曾两次罹患中风,身患胃病、静脉曲张等多种疾病,我在此与海外无数关心王炳章的人强烈呼吁中国政府,千万不要让王炳章到刘晓波今天这种状况才宣布他保外就医,立即释放王炳章,让他在加拿大亲人照顾下治疗疾病。(写于2017-6-28)
   
   

此文于2017年06月28日做了修改






中国何时有望成为一个民主国家


   谢选骏:中国何时有望成为一个民主国家
   
   《刘晓波的命运与中国民主的绝境》2017年6月28日说:
   
   2010年,刘晓波已经在狱中,不能前往奥斯陆领取诺贝尔和平奖。他的椅子空着……

   
   北京——2008年秋天,数十名活动人士开始秘密撰写一个政治宣言。该宣言只有3554个汉字,但它列出了对于中国领导人的一系列主张,力图推动中国变成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
   
   不到十年,该宣言的主要作者之一、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目前被囚禁在一所医院接受治疗,律师说他已处在肝癌晚期,目前保外就医。
   
   刘晓波遭到监禁,以及他现在的病况,令人沮丧地反映出该运动的命运。它诞生于希望之中,却被中国对异见的不宽容所碾碎——鉴于中国的外交和经济影响力,其他国家对这种不包容越来越顺从,甚至是默许。
   
   该宣言称为《零八宪章》,它模仿了捷克斯洛伐克的异见者在共产主义统治下发布的《七七宪章》。中国有300多名活动人士率先签署了这份文件,之后国内外又有更多的活动人士签了名。
   
   虽然现在几乎没有人觉得中国有望成为一个民主国家,但至少在2008年的时候,那还是有希望的。
   
   “在签署《零八宪章》的时候,人们渴望展开更多的公开对话,谈论和平的社会转型,”中国南方城市广州的学者和纪录片制作人艾晓明说道。“但现在社会管控更加严格,公民社会的空间急剧压缩。”
   
   艾晓明在刘晓波坐牢之前跟他碰过面,她觉得很内疚,因为这件事的组织者只有刘晓波一人定罪,还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被严判了11年徒刑,不过其他很多人也遭到骚扰,不得不转入地下,或者出国。
   
   国际性的关注——刘晓波于2010年被授予诺贝尔奖——给艾晓明和其他人带来了保护他的希望,但是即便中国收紧对非营利组织的控制、开始逮捕律师,全世界的焦点还是转移到了其他事情上。
   
   “看到他不再是关注的焦点,我们感到难过。”艾晓明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我们有一种幻想,觉得政府会因为他的国际影响而善待他。现在我怀疑情况不是这样的。”
   
   自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奖的消息宣布之后,他的妻子、诗人和摄影家刘霞就一直在北京遭到严厉的软禁。周一的时候,他们的朋友间在传播一个手机录制的视频,刘霞在里面哭诉,称医生“不能手术、不能放疗、不能化疗”来治疗自己的丈夫。
   
   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奖——以表彰“他在中国基本人权方面做出了长期而非暴力的斗争”——曾经吸引了人们对其命运的关注,但这些年下来,刘晓波受到了冷落——如果不是被遗忘的话,其他国家出于现实需要,觉得别无选择,只能和中国合作,不能批评中国。
   
   中国对这个奖项的反应说明了与之作对会有什么风险。挪威政府在谁会赢得这个奖项上并没有发言权,但奖项是由挪威议会选定的五人委员会颁发的。中国迅速削减了挪威三文鱼的进口,使挪威失去了其三文鱼的最大市场。
   格雷厄姆·艾里森(Graham T. Allison)在讲述美国和正在崛起的中国之间可能发生冲突的新书《注定一战》(Destined for War)中指出,中国掌握着那些强大的经济筹码。
   
   艾里森是哈佛大学贝尔弗科学与国际事务研究中心(Harvard Belfer Center for Science and International Affairs)主任,他在一封从中国大连发来的电邮中表示:“很少政府有抗拒的能力或意愿。”艾里森正在那里参加世界经济论坛夏季年会。
   
   在挪威方面,该国外交官采取了一系列安抚手段,说服中国全面恢复关系,这让挪威和中国的人权活动人士都感到失望。
   
   而美国对中国人权状况的关注已经变得越来越少,尤其是在特朗普总统上任之后,这反映出跟中国做生意的矛盾目标。
   
   “中国很聪明,”北京的人权倡导人士胡佳说。他提到正力图获得中国投资的希腊,最近阻挠了欧盟试图就特定国家侵犯人权的情况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发表声明的行动。
   “因为经济合作、安全、朝鲜、恐怖那样的问题,领导不愿意跟中国提到人权问题,”胡佳说。
   
   《零八宪章》的签署发生在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的末期。布什用第二届任期推进白宫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结束后所宣扬的“自由议程”(Freedom Agenda)。贝拉克·奥巴马总统直言不讳地支持世界各国改善人权,但涉及中国时,他也服软。
   
   奥巴马对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奖一事表示称赞,但当参议院通过立法,要用刘晓波的名字重新命名华盛顿中国大使馆前面的一条街道时,联邦政府却传递出了奥巴马会否决议案的信号。去年秋天特朗普当选后,该议案悄无声息地夭折在了共和党控制的众议院。
   
   特朗普和他的顾问明确表示,在特朗普的议程上,人权没有安全和贸易问题重要。
   “在人们对中国的兴趣上,人权的地位降低了,”纽约大学法学院美国—亚洲法律研究所(U.S.-Asia Law Institute at New York University’s School of Law)所长孔杰荣(Jerome Cohen)说。
   
   被中国市场拒之门外的担忧显而易见。“所有人都面临选民要求参与其中的压力,”孔杰荣说。“当然,美国也不再要求其他国家做任何事了,因为我们断定它对我们的目标来说无足轻重。”
   
   3月,国务卿雷克斯·W·蒂勒森(Rex W.?Tillerson)打破传统,没有亲自发表国务院的年度人权报告,虽然他被安排在周二和伊万卡·特朗普(Ivanka Trump)一起,在国务院发表一份与之类似的人口贩卖报告。美联社(The Associated Press)报道,国务院首次计划把中国的评级下调到所有国家中的最低级别,表明它在打击贩卖人口方面几乎没有什么作为。
   
   周二在北京,美国大使馆发言人玛丽·贝丝·波利(Mary Beth Polley)说,美国已呼吁中国释放刘晓波和他的妻子,并为他们提供行动自由,让他们接受自己选择的医疗护理。
   
   随着刘晓波患病的消息传出,中国处境困难的民主倡导人士发表了一份新的请愿书。这封请愿书远比《零八宪章》温和。它只是呼吁无条件释放刘晓波和他的妻子,并要求为刘晓波提供需要的治疗。几小时内,请愿书便获得了400多个签名。
   
   
   谢选骏指出:上文说的处处在理,但是有一句话却露出了马脚——“虽然现在几乎没有人觉得中国有望成为一个民主国家,但至少在2008年的时候,那还是有希望的。”这是一个关键的错误,也是一颗鱼翅汤里的老鼠屎(这是中餐馆里不时出现的)。
   
   政治学里的一条基本常识:秩序先于自由。这是说,一个社会没有自由可以存在,但没有秩序却无法存在。
   
   那么,华人社会有没有能力既有自由又有秩序呢?
   
   遗憾地说,没有这个能力。
   
   我们看看中国城的臭气熏天,我们看看这是和政治分裂丝毫无关的。
   
   我们看看刘晓波曾任会长的中国独立笔会内部的争斗,这只是一帮文人的节目,和群众运动与共特破坏基本无关的。
   
   我们看看华人公司只有家族企业的特性,我们看看中国贪官“拿大家”、“家拿大”、“大家拿”的动物命运,
   
   如果说,导致刘晓波获罪的《零八宪章》主张改朝换代,那么刘晓波就是“二十一世纪的邹容”。如果说,导致刘晓波获罪的《零八宪章》拒绝改朝换代,那么现在事实十分清楚了:此路绝对不同。所以此话成了绝对的谎言:“虽然现在几乎没有人觉得中国有望成为一个民主国家,但至少在2008年的时候,那还是有希望的。”正是这样的谎言,在2008年前后诱骗愚公相信“基层民主”可以把中国大陆引向民主道路,结果枉送了许多人的性命。这不由得不让人想起南斯拉夫共产党电影《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里的诡计:德国特工引诱民众去盗窃德军武器,结果民众偷偷到达的时候德军早有埋伏,火力全开,民众全歼。
   
   那么,中国何时才可能有望成为一个民主国家呢?
   
   我认为:这要取决于“中国何时改朝换代”,因为在现行体制下,中国民主化的可能性从来就是零点。这也是我在三十年前的《零点哲学》早就说过的。
(2017/06/28 发表)

 


上兩條同類新聞:
  • 美驻华新大使称如北京同意愿助刘晓波海外就医/让他自由而死:释刘晓波成众望
  • 中共暗查吴小晖在美交易 库什纳或将受牵连/胡春华未入习近平法眼19大立储无望 或被发配西藏新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