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刘晓波为何不能出国 北京终于给出理由/刘晓波病情加重:已出现肝腹水 不能正常进食
發佈時間: 6/30/2017 9:33:37 PM 被閲覽數: 75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刘晓波为何不能出国 北京终于给出

理由(图)


京港台:2017-6-30 20:20| 来源:多维 |    


  

  前不久被诊查出患有肝癌晚期的中国异见人士刘晓波(专题)一度要求赴海外进行治疗,但中国当局以“病重不适合出行”为由进行了拒绝。

  综合媒体6月30日报道,围绕被诊断为肝癌晚期的刘晓波夫妇出国接受治疗的要求,中国司法部高官和德国等欧美国家驻华大使馆官员进行了协商。而此前,包括美国新任驻华大使特里·布兰斯塔德(Terry Edward Branstad)等一些国家的驻华官员也提出了相同的呼吁。

  《朝鲜(专题)新闻》报道称,欧美国家一致要求中国政府允许刘晓波能早日赴海外接受治疗,但中国当局以其病重“不适合出行”为由最终进行了否决。

  在这次协商中,除了接受刘晓波夫妇要求的德国驻华使馆官员外,还有美国和欧盟(EU)驻华外交官员。欧美方面要求中方能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允许刘晓波赴海外治疗。

  而中方却称,“刘晓波夫妇对目前的治疗状态很满足”,以及刘晓波本人病情“不适合出行”为由进行了拒绝。

  而来自《产经新闻》的消息称,在28日的中国网络上出现刘晓波在监狱中接受治疗的视屏,前后约3分钟。分析人士认为,这是中国当局编辑播放的。目的在于针对现在社会上盛传“官方不给于刘晓波有效治疗”的说法,通过一系列“信息公开”,来进行批判。

  但中国国内仍有一些声音指责司法当局未能对狱中的刘晓波进行彻底检查,否则他的肝癌应该在早期阶段就被检查出来的。当局及司法管理人员的“失职”遭到攻击。





刘晓波病情加重:已出现肝腹水 不能正常进食



京港台:2017-7-1 02:39| 来源:RFA |     




  

  2005年,刘晓波(专题)在青岛与孙文广教授合影。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在锦州监狱罹患肝癌,近期病情加重。6月30日,刘晓波的一位亲人在公安同意下,进入病房探望刘晓波。据知情人士披露,刘晓波已出现肝腹水等癌症晚期症状,已经不能正常进食。当天,北京独立媒体人高瑜,公共知识分子谢小玲等多人也因对刘晓波一事发声而被当局警告及“上岗”。

  刘晓波进入肝癌晚期的消息,引发了各国的关注。6月30日,驻守在刘晓波病房外的公安只准一位亲属进入病房探望,而刘晓波身体状况每况愈下。据消息人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当局于6月初发现刘晓波患肝癌,但已进入癌症晚期。目前,刘晓波已出现肝腹水等只有肝癌晚期才出现的症状。虽然刘晓波尚能进食,但是医生建议吃一些容易消化的清淡或流质食物。

  据消息来源称,刘晓波已来日无多,身体状况无法承受转院。家属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对于网络流传一张刘霞给刘晓波喂食物的照片,知情人士称,该图片由刘晓波的亲属提供,绝非官方。

  另据旅居美国的中国异议作家余杰29日晚间向本台记者披露,刘晓波所住的沈阳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目前已经处于类似戒严状态,楼外有数十名便衣武警把守,进出人员都要经过严格检查。肝病诊疗中心三楼病房的电梯口、楼梯口以及刘晓波的病房外,更有多名身穿制服的警察站岗。

  6月29日,中国司法部副部长刘志强,在北京约见德国、美国和欧盟的外交官员通报刘晓波的病情。30日,中方官员尚未正式回复西方外交官提出的三点要求,即让刘晓波的家人与外界自由联系、自由选择就医地点等。不过,刘家继续在争取刘晓波出国就医的权利。

  与此同时,北京多位知名人士因呼吁中国政府尽快让刘晓波出国治病并追究监狱管理局责任,而受到当局的警告。

  29日下午4点,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秘书鲍彤,被公安警告不得发表与刘晓波有关的言论,刘晓波的代理律师尚宝军,也被司法局警告不得接受媒体采访和发表相关言论。刘的朋友周舵和妻子,则被公安带走强制旅游。30日,北京独立学者高瑜、谢小玲也被公安警告和限制自由。

  北京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30日告诉本台记者:“具体人数,我不是太清楚,但是我身边的一些人,包括尚宝军、谢小玲、高瑜、鲍彤等,都已经接到国保的通知,不允许再为刘晓波事件发表文章或发言。谢小玲今天被国保看控,不知道是什么强制手段”。

  当天上午,北京司法所所长和公安局国保共4人到高瑜家,警告其不得在境外社交媒体“推特”发言,不准评论刘晓波的病情、评论郭文贵(专题)爆料。

  已故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谢韬的女儿、公共知识分子谢小玲对记者说,她已被公安上岗:

  “他们只说我近来的活动太多,已经给我站岗了。我们没有让他们进屋,他们就说核实我的身份:你是谢小玲吗?我说是。他们说‘那就行了’,两个高个子警察在门口看守你。有失踪的,有被约谈的”。

  6月28日,辽宁省沈阳市司法局在官方网站第二次通报刘晓波的病情称,从2012年开始,该监狱每年在常规体检基础上还为刘晓波增加了肝炎、肿瘤系列筛查,“均未发现异常”。

  现年61岁的刘晓波因发起签署《零八宪章》,2009年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囚11年。




香港多个团体示威 呼吁习近平立即释放刘晓波(图)



京港台:2017-7-1 05:22| 来源:VOA |   




  

  香港(专题)多个团体举行示威 呼吁习近平(专题)立即释放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专题)(美国之音海彦拍摄)

  香港 —

  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星期五晚在湾仔会展中心参加港府欢迎酒会及文艺演出之际,香港多个团体在湾仔附近举行示威,希望习近平能听到港人民意,并立即释放身患肝癌末期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

  支联会、天安门母亲运动等组织的近百位活动人士,6月30日下午5点半在湾仔地铁站外集合,约6点半一路游行抵达湾仔电讯大厦外警方划定的示威区。一些示威者约7点准备继续前行至附近正在举行欢迎习近平访港酒会及文艺演出的会展中心,但被警方用铁马围堵。警方将示戚者包围,不许其他示威者加入。

  

  香港多个团体举行示威 呼吁习近平立即释放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美国之音海彦拍摄)

  原定7点半在湾仔电讯大厦外举行释放刘晓波、法办梁振英集会的民阵,晚8点

  原定7点半在湾仔电讯大厦外举行释放刘晓波、法办梁振英集会的民阵,晚8点过后呼吁集会者加入试图前往会展中心的支联会、天安门母亲运动等的示威者。他们不满警方将示威区划定远离会展中心,令习近平无法见到或听到反咉港人民意的示威者。

  晚8点半左右示威者试图突然推撞铁马前行,结果遭警方顽强阻拦,警方并一度展示红旗,警告他们不得冲击警方防线。

  此外,据港媒报道,主张独立的香港民族党宣布取消原定周五晚在尖沙咀钟楼附近举行的集会,因为警方以该组织主张违反基本法为由拒绝集会申请,并威胁拘捕参加该组织集会的人。

  民族党召集人陈浩天随后与6所大专院校的学生会在浸会大学举行记者会,宣布在晚上9时半,在浸大举行集会,邀请陈浩天担任嘉宾。有约百人参与集会,有人手持写上"香港独立"的旗帜和标语。

  港大,中大,城大,教育大学,浸大,树仁大学的学生会会长,谴责警方打压民族党的集会,认为警方是打压市民的言论及集会自由。

  

  

  1

  香港多个团体举行示威 呼吁习近平立即释放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美国之音海彦拍摄)

  

  2

  香港多个团体举行示威 呼吁习近平立即释放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美国之音海彦拍摄)

  

  3

  香港多个团体举行示威 呼吁习近平立即释放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美国之音海彦拍摄)

  

  4

  香港多个团体举行示威 呼吁习近平立即释放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美国之音海彦拍摄)

  

  5

  香港多个团体举行示威 呼吁习近平立即释放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美国之音海彦拍摄)




刘晓波:中国要变成香港 需三百年殖民地(图)



京港台:2017-6-30 06:32| 来源: 多维 |


 

  

  刘晓波(专题)在谈及中国如何能实现一个真正的历史变革是提出:需要三百年殖民地,才会变成今天香港(专题)这样。本文摘自作者李成刚的《刘晓波其人其事》。

  2010年10月8日,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将今年的和平奖授予在中国服刑的刘晓波,引发世人疑问:刘晓波是什么人?他何德何能受到诺贝尔委员会的青睐?

  渴望中国被殖民:“三百年还不够”

  1955年出生的刘晓波早年当过知青和工人,1984年硕士毕业后留北京师范大学任教。四年后,获文艺学博士学位。为出人头地,他以“骂名人”的方式一举蹿红,从而也开始暴露出其本来面目。

  1988年,时任香港《解放月报》主编金钟采访刘晓波:“有人对中国人的民族性格提出批评,你以为如何?”刘晓波毫不掩饰地说:“我绝不认为中国的落伍是几个昏君造成的,而是每个人造成的,因为制度是人创造的,中国的所有悲剧,都是中国人自编自导自演和自我欣赏的,这可能与人种有关。”对于金钟问“什么条件下,中国才有可能实现一个真正的历史变革”的问题,刘晓波毫不犹豫地回答:“三百年殖民地。香港一百年殖民地变成今天这样,中国那么大,当然需要三百年殖民地,才会变成今天香港这样,三百年够不够,我还有怀疑。”对于“你今年6月在北师大获得博士学位,是否意味着一种官方承认”的问题,刘晓波回答:“我永远不承认学问好坏由博士硕士决定,我只看具体的人,如果你行,可以不用任何学位。我认为,真正像样的只是极少数,所以我说大学毕业生有95%的废物,硕士毕业生有97%,博士毕业生有98%、99%的废物。”

  凭借这些偏激的言论,刘晓波一跃成为当时西方人眼中的“文坛黑马”。刘晓波对西方的政治、经济、文化制度极尽吹捧之能事,他盛赞“西方有最好的经验主义哲学家、思辨哲学家、宗教哲学家、非理性哲学家和逻辑学者,他们能把人身上所具有的每一种创造力,都发展到一个极致和非常漂亮的地步”。对于养育自己的祖国,刘晓波竟然说,“我无所谓爱国、叛国,你要说我叛国,我就叛国!就承认自己是挖祖坟的不肖子孙,且以此为荣。”

  作为一个中国人,刘晓波把自己的民族和同胞贬得一文不值,说“中国人从肉体到精神统统阳痿”,“中国人的素质这样低”,“中国人缺乏创造力”,而一切的原因“与人种有关”,“人类的不少弱点是共同的,只不过中国人把它发展到没法再操蛋的地步”。刘晓波耻于做中国人,他认为自己最大的悲哀是外语不过关,“如果可以过关,中国会和我根本没有关系”,他称“与中国不得不有关系很丢脸”,甚至不屑于提到“中国”这个字眼。这与当年西方列强骂我们是“东亚病夫”、“劣等民族”如出一辙。他还曾多次公开为“台独”、“藏独”摇旗呐喊,甚至提出要把中国分裂成十八块。

    痛哭流涕:“我真的知道错了”

  1989年北京政治风波发生后,在美国访学的刘晓波认为成名的机会到了,立即提前返国,充当“六四”动乱的主要煽动者。后被公安机关拘捕。据当时的工作人员回忆,在一次审讯结束后,刘晓波突然跪倒在地,紧紧抱住工作人员的腿,痛哭流涕地乞求:“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想坐牢,您一定想办法帮帮我。”他亲笔书写了“认罪书”、“悔罪书”,声称“要从现在开始努力痛改前非,脱胎换骨,做一个有利于国家和人民的人”。在宣判当日,刘晓波当庭认罪,声泪俱下地进行忏悔。鉴于其认罪态度较好,政府作出免予刑事处罚的宽大处理。此后,刘晓波被学校除名。但他不思悔改,于1991年重操旧业,继续参与“民运”活动,并于1995年和1999年两次因扰乱社会秩序被劳动教养。

  

   国外有人发工资:“我不差钱儿”

  刘晓波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即任职于有美国中央情报局背景的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资助的“民主中国”公司,定期领取薪水。今年10月12日,境外***网站刊载《“贵族犯人”刘晓波坐牢月薪知多少》一文披露,刘晓波的年薪是23004美元,按当时的汇率折合成人民币为157600元。即使在刘晓波服刑期间,每月仍可挣到13000元人民币。

  另外,刘晓波还靠在海外媒体撰文骂中国政府挣稿费,加上每月接受境外媒体采访的收入,以及西方颁发的各种“奖项”,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境外媒体发现他的“居所摆设高雅,墙壁架上摆满名贵的瓷器”,同时出手阔绰。刘晓波对狱友狂言:“我不像你们,我不差钱儿,我在这里服刑每年还有国外人给钱。”

   钱是一种自我评价:我被“完全粉碎了”

  刘晓波一直宣称自己是本着中国公民的危机感、责任感和使命感参与“公民运动”,把自己装扮成一副道德高尚的正人君子形象,但察其言、观其行,刘晓波真的是言行一致,像他自己所标榜的那样高尚吗?

  刘晓波到底追不追名?2003年,刘晓波在接受所谓“杰出民主人士奖”时,得意地说:“敢于在重大公共事件上说真话的人,即便得不到有形的物质奖励,也会得到无形的道义盛誉,特别是来自大陆民间和国际主流社会的道义奖励--会逐渐成为由民间崛起的具有公共影响力的社会名人。”可谓一语道破天机。对于西方施舍的各类“人权奖”、“民主人士奖”、“言论自由奖”、“新闻大奖”等等,刘晓波趋之若鹜,拼命以攻击自己的国家、民族来赚取这些廉价的奖项。

  刘晓波真的不逐利吗?还是让他自己来说吧!“我为什么要演讲,一是自我感觉好,二是为了挣钱,不给够一小时多少钱,我就不去。钱是一种自我评价,有了一定数量的钱,你的生命也就随着开放到一定的广度。”他坦言,“有次去北京友谊商店,见到一瓶160元外汇券的酒,当时我站在那瓶酒前面,感到自己是个弱者,完全被粉碎了!他妈的,你刘晓波出名、演讲,有什么用,这瓶酒都不能征服它!”够清楚了!

    宣扬鼓吹:“让自由女神手中的火炬燃遍全球”

  拿人钱财,替人办事。“不差钱儿”的刘晓波从2005年开始不遗余力地为西方反华势力效力。一方面以造谣、诽谤等方式否定宪法确定的人民民主专政政权、社会主义制度和单一制国家结构形式;另一方面利用互联网煽动他人加入,企图改变政治体制、推翻现有政权,超出了言论自由界限,涉嫌犯罪。

  刘晓波的主张违反中国现行宪法和法律,宣扬彻底否定党的领导和现行政体,以修宪为突破口推行西方政治制度,以循序渐进的方式扰乱群众思想,并且鼓吹“暴力革命”的思想。从根本上看,其终极目标就是推翻党的领导、颠覆现行政权。这不但会使中国沦为西方的附庸,而且中国社会的进步与人民的福祉也将不复存在。2008年12月,刘晓波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

  刘晓波本人长期以来亲西方、崇美国。2001年“9·11”事件发生后,他发表《我想为捍卫生命、自由与和平而战》,称“这是美国人民为建立和捍卫全球自由秩序所付出的超常代价”,“要想让自由女神手中的火炬燃遍全球,每个人都有责任向恐怖主义宣战”。

  刘晓波作为西方演变中国的“马前卒”,必将遭到国人的唾弃。





美國之音



家屬:劉曉波命在旦夕






 







胡佳前妻曾金燕今天在推特上發布一張劉曉波近照。









劉曉波被診斷爲肝癌晚期的突發消息引起各方強烈反響。來自家屬的最新消息說,他生命留下的時間已經不多。中國當局依然以病情嚴重、家屬同意爲由拒絕劉曉波出國治療,但其他消息來源證實劉曉波的妻子劉霞已經向中國當局表達了希望出國的要求,也有報道稱他的病情允許他出國,甚至有報道說,習近平訪港回國後有可能改變之前不允許劉曉波出國的決定。


多個人權團體呼籲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確保劉曉波生命最後一程獲得不受任何限制的自由。有劉曉波的朋友指當局對劉曉波的迫害純屬慢性政治謀殺。


他的時間已經不多


星期四,劉曉波的一位親屬在給路透社的短信中說,“他的身體情況不太好,肝硬化已經轉爲腹水。看上去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中國當局仍嚴控劉曉波消息外傳,打壓傳遞消息的人,以至于上述兩個消息來源,包括傳遞消息的人,都不敢暴露姓名。


同一天,中國當局告訴美國、德國和歐盟外交官,劉曉波的病情不允許他到國外接受治療,他家屬同意他就地治療。


但人權組織大赦國際告訴路透社,劉曉波的妻子劉霞已經告訴中國當局,她希望丈夫到國外治療。劉霞4月份兩封手書經由旅德著名作家廖亦武已經公開,明確表達了他們夫妻希望出國的願望。


與此同時,香港電台的消息稱,劉曉波肝髒腫瘤並沒有出現之前傳說的已經破裂,“他本人神智清醒,沒有昏迷,能夠進食。” 消息引述法新社的說法,“昨天劉曉波的多名親屬都表示,劉曉波希望離開中國,到外國去治療。”


該報道還說,“劉曉波的漢學家朋友白夏介紹,劉曉波的律師長期以來以他患有慢性肝病爲由,要求當局批准他保外就醫,但都未獲准。”


求習近平發憐憫之心


星期四,美國筆會(Pen America)發表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公開信,要求習近平保證劉曉波在接受治療期間獲得不受限制的自由。公開信說,許多筆會同人一直視劉曉波爲“珍貴的同事和朋友;他病重的消息讓我們心碎,我們希望你顯示對他的憐憫之情。”


公開信說,“我們呼籲你以人道理由確保劉曉波被允許在他保外就醫期間不受限制地接觸朋友、家庭和其他人,並撤銷對劉霞的軟禁。”公開信還要求習近平給予劉曉波能獲得不受限制地選擇治療方案的機會。


人權組織中國人權6月26日發布的聲明說,“監獄當局怎麽可能早前不知道劉曉波的身體狀況?怎麽可能之前沒有任何症狀,然後突然就被診斷到了癌症晚期了呢?”中國人權執行主任譚競嫦說,這一切也許是蓄意的,“對此,我們不能沈默袖手旁觀,必須要追究中國當局的責任。”


人權觀察6月30日的聲明敦促中國停止對病重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限制,停止對劉曉波家屬朋友的騷擾。聲明說,中國政府應立即撤銷所有對劉曉波、他妻子劉霞的限制,他們應該能夠到任何他們願意去的地方治療,並能不受任何限制地與家人、朋友和外國外交官接觸。


人權觀察中國主任理查森說,從劉曉波被錯誤監禁到被轉移到醫院後的治療,“習近平已經表現出了對劉曉波生命令人驚訝的輕蔑。”她說,“習近平如果允許劉曉波和他妻子得到他們希望的自由,仍可減輕一些對他聲譽的傷害。”


明鏡:習近平可能批准劉曉波出國


星期五,明鏡新聞出版集團總裁何頻在“點點今天事”節目中說,國際社會希望派醫療隊到中國去爲劉曉波會診,中國政府也表示願意由政府出面來邀請外國專家,而且過去幾天已經從上海、北京等地請了一些西方腫瘤專家幫助劉曉波診治,但是問題居然出在沒有劉曉波的病例,因爲“當局至今仍沒有把劉曉波的病例交給他本人或他的家屬。”


何頻說,中國官員繼續以秘密方式對劉曉波進行治療,“他們甚至不敢把真實情況向上彙報”,但他說,習近平在訪港時已經聽到了有關呼聲,“但他對此事的細節不甚了了,回北京後他有可能會糾正之前做出的不准出國治療的決定。”


何頻表示,在150多位諾貝爾獎得主簽名呼籲救援劉曉波的公開信上,華人得主崔琦、朱棣文、高锟、李遠哲、高行健已經簽名;還未簽名的有丁肇中、李政道、楊振甯、莫言和屠呦呦。他說“曆史已經記錄在案。希望他們盡快補上。”


劉曉波2008年因起草主張中國走憲政民主道路的《零八憲章》于2009年被中國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重判11年。2010年10月8日,他在獄中獲頒諾貝爾和平獎。中國政府拒絕讓他或其家屬前往奧斯陸領獎,相反對他的妻子劉霞實行全天候監視居住。


這是慢性政治謀殺


北京之春雜志社榮譽主編、中國民運政論家胡平在上周的一個討論會上說,中國當局對待劉曉波的行爲是“慢性政治謀殺”。他說,當務之急是讓劉曉波到國外治療,“盡管中國有很多好的醫院好的醫生,但中國有個非常邪惡的壞政府!”


胡平說,中國當局對劉曉波的迫害非常殘酷,“包括對他的家人,妻子劉霞被于世隔絕這麽多年,陷入深度憂郁症,他的妻弟被以莫須有罪名判11年徒刑,他的嶽父母都是在這段期間過世,顯然是爲了向劉曉波本人施壓,包括對他的身體的摧殘。”


而這一切之所以都發生在劉曉波和他的家屬身上,原因就是中國當局深知劉曉波對中國民主運動的重要意義。胡平說:“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後他就成了中國人權民主運動的道德象征,可以想象中共當局非常害怕,不願意這個道德象征的存在。”


劉曉波這位中國唯一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是怎麽煉成的呢?三年前在紐約的一個小型討論會上,他的朋友們在思考、在回答這個問題。他們發現,劉曉波的獲獎絕非偶然,他具備了其他中國的反對派領袖所沒有的一些特質:


堅持立足國內、對自己的錯誤持忏悔態度、《零八憲章》的靈魂人物地位、承受苦難的意識,加上他在文學、哲學等方面的學養和才氣,所有這些集中在劉曉波一人身上,形成了他與衆不同的特質。


八九前的重大決定


劉曉波曾于1989和1993年兩次到過紐約,特別是前一次,在他從一個文學批評家轉變爲有抱負的政治異議人士上尤顯重要。


1989年,劉曉波完成了挪威奧斯陸大學的訪問學者研究後來到美國,當年3月來到紐約,當時他是來搞文學批評的,拎著一箱子自己的著作作爲“敲門磚”。他參觀美術展,逛百老彙,買皮夾克。獨立中文筆會會長貝嶺說,但是,在1989年“六四”返回中國前,劉曉波實現了一個轉變:“他對政治的興趣嚴重地覆蓋了文學和其它方面。”貝嶺說:“八九之前他已經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走入政治。”


正當劉曉波准備接任海外民運刊物《中國之春》主編職位、猶豫著要不要辦政治庇護的時候,1989年天安門民主運動爆發了,他毫不猶豫地立即決定回國。旅美學者馮勝平回憶,當時大家都很激動,包括劉曉波在內,有5個人決定立刻回國, “結果真正到了走的時候呢,四個人以各種理由都不走了,只有曉波一人走了。”


曾在美洲華僑日報任編輯的王渝回憶道,“我們都勸他不要回去,擔心他的安全,那他覺得這是一種責任,這個時候一定要回去。他倒沒有講要去領導這場運動,他的講法是他真的沒有想到這群年輕人這麽可愛,做了這樣的事,他要回去跟他們在一起。”


2014年1月的一個星期六,一些曾在紐約與劉曉波有過接觸的朋友,在《北京之春》雜志主編胡平家聚會。座談會的題目是“劉曉波在紐約——1989、1993”。


1993年,劉曉波在紐約只呆了幾天。當時他應邀到澳大利亞訪問,然後到美國接受文獻紀錄片《天安門》制作者的采訪,並在台灣《聯合報》發表《我們被我們的“正義”擊倒》,對“八九民運”作了批判性反思,引起海內外異議人士很大爭議。那次,劉曉波再次謝絕了海外一些朋友要他留下避難的建議,返回中國。


在此之前,劉曉波有過一段頗受爭議的經曆。“六四”鎮壓後他被捕入獄,寫過悔過書,還以“證人”身份說過“天安門沒有死人”的話,被官方利用來掩蓋屠殺。


他反反複複地忏悔


那年,胡平和劉曉波的好友陳軍,陪劉曉波去波士頓接受《天安門》制作人卡瑪的采訪,一路上他一直在談他“六四”後那些備受批評的事情。胡平說:“他老那麽說,就說明他希望留個好的記錄,他不希望有個不好的東西。而他自己不能回避這件事情,因爲大部分人都采取回避態度。”


出獄後,劉曉波被負罪感困擾,一直尋求爲“六四”難屬做些什麽。世界日報資深記者曾慧燕說,“六四”十六周年時,他寫了一首祭詩獻給天安門母親丁子霖的兒子蔣捷連:“面對你的亡靈,活下來就是犯罪,給你寫詩更是一種恥辱。”已故自由派知識分子許良英至死都沒有原諒劉曉波,劉曉波則在文章中反反複複地向他忏悔,期盼老人的寬恕和原諒。


80年代,劉曉波以一匹文壇黑馬出現,自視甚高,個性桀骜不馴;在學術上,他最願意做的事就是“修理”權威。“六四”出獄後,他爲忏悔自己的錯誤,不斷贖罪,甚至祈求不能理解他的人寬恕和原諒他,前後對比,判若兩人。貝嶺說:“我沒有見過一個人在他一生裏面如此強迫地要改變自己所有過去曾經有過的東西,這個轉型裏面讓我看到那麽不自然又那麽努力。”


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後對他的爭議並未減弱,最具爭議的也許就是他的“無敵論”。2009年12月23日,在被定罪前,他在獄中發表了《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一文,希望自己能夠超越個人遭遇看待國家發展和社會變化,以最大的善意對待政權的敵意,以愛化解恨。貝嶺說,至今仍有他昔日的朋友稱他爲“裝逼”,但他的好友認爲那是不理解他。


陳軍認爲劉曉波的“無敵論”有三層意思:“當時我們就討論過怎麽超越,就是說,你反抗你的被反抗者你怎麽不沾染他身上的問題。就是說,你不是我的敵人,我只是順便反對你,但是你不是我的人生目標;第二,可能是一種政治策略;第三,也許是信仰。我個人覺得,這三種的混合是最有可能的。”


他是當之無愧的領袖


劉曉波在《零八憲章》中的靈魂地位,以及他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重判11年,從某種程度上可能都是他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因素。不過,胡平認爲,劉曉波在國內20多年的堅持,以及他與各領域反對派人士的良好關系,證明了他的領袖作用是當之無愧的:


“因爲我老跟他聯系,我很清楚,我們要做什麽事就找他,你找到他就把什麽事情都找起來了,沒有他,你發現就找不著人了。黨內的包括像鮑彤,還有胡績偉,要買他的賬;知識界的那些人、藝術界的那些人也買他的帳;異議人士、老民運人士都認他,所以他出頭就能搞得起來。”


從受難意識的角度來看,劉曉波具有一般中國知識分子所沒有的既能負重又能忍辱的特質。他與劉霞的患難愛情已經成爲一段佳話。陳軍說,牢獄生涯正把劉曉波塑造成一個目前中國無人能企及的反對派政治或精神領袖:“不管怎麽說,他現在在監獄裏這樣坐下來,11年坐下來,我們已經看到,他一點不比曼德拉、昂山素季差,只是說,中國有沒有人用我們認爲的那個比較有洞察力的方法把他描述出來。”


旅居紐約的網絡活躍人士北風說,2010年諾貝爾和平被授予劉曉波,其本身作爲一個群體的符號意義和代表意義,遠重于他個人身上的特質。在北風看來,這是對二、三十年來這個群體推動中國民主運動的一種肯定:“我更願意把它看爲是對一個整體的褒獎。”


鑒于劉曉波病情的嚴重,中國政府態度的傲慢,劉曉波命運危在旦夕。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星期五在推特上寫道:“如果劉曉波在不自由的狀態下離世,中國駐美大使館的地址就必定改爲‘劉曉波廣場1號’”。這一命名動議被上屆美國總統奧巴馬否決。楊建利表示,不光他的團隊,全世界都在做著搶救劉曉波的工作。


圖片集:回顧劉曉波榮獲諾貝爾和平獎(33圖)



 


上兩條同類新聞:
  • 网传刘晓波最新照片 刘晓波家人:刘晓波现在身体状况可搭飞机出国
  • 多维:死也要死在西方?刘晓波妻亲笔信曝光 要出国治疗/中共突然对刘晓波保外就医,意在制造新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