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观察:贝岭等笔会创始人被开除出独立中文笔会/郭文贵海航猛料从哪儿得到的?公司内鬼已被捉住
發佈時間: 7/10/2017 7:21:39 PM 被閲覽數: 26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郭文贵海航猛料从哪儿得到的?公司“内鬼”已被捉住


新京报

一起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案的侦破,正将外逃富豪郭文贵在海外网络爆料的盖子揭开。

  今年6月,民航局空管局原管制员宋军、海航集团原员工马丛二人,因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被警方刑事拘留。

  记者获悉,2015年起,宋军按照郭文贵的指使多次联系马丛,要求马丛为其搜集海航公司客户的飞行记录、航班信息等公民个人信息,并将这些信息提供给郭文贵,供郭文贵将此作为其手上的“料”。

  在宋军和马丛看来,这些所谓的“料”只是单纯的公民个人信息。而北京盘古氏投资公司实际控制人郭文贵在海外的爆料,则系通过这些“料”胡编乱造、肆意歪曲。


  4月19日,郭文贵在接受海外媒体采访时爆料称,某高级官员曾指使他调查另一位高级官员的亲戚,并透露该官员亲戚的私人飞机编号和航班资料。这一由郭文贵指使进行的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行为,被其轻易包装出“高层内斗”的背景。

  接近案情的人士分析,宋军、马丛给郭提供的“内部信息”,是乘客身份信息、航班起降时间和机型机号等信息。但这些个人信息到了郭文贵手里,就成了可以歪曲解读、移花接木的依据:如果随行乘机人员中有女性,就是在飞机上淫乱;如果乘坐的是新飞机,就是航空公司买了送给领导亲属的礼物;如果经常乘坐公务机,那就一定有该公司的股份。

  目前,公安机关已向检察机关提请批准逮捕宋军、马丛。

  非法获取海航某客户信息

  凭借来自海航“内鬼”马丛的信息,宋军化身成为郭文贵在海外网络爆料的深喉。

  但宋军自己未能意识到这一点。7月8日,已被刑拘的他痛哭着说,他被郭文贵利用并出卖。

  多方证据显示,郭文贵关于高层官员及其亲戚的爆料,系他指使宋军从马丛处获得的海航某客户个人信息编造加工而成。

  4月22日,郭文贵在海外网络社交软件上爆料称,某高级官员的亲戚向波音定制787飞机,甚至带一名女模特在飞机上淫乱。

  宋军在近日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到此事。宋军在看到这些内容后意识到了郭文贵带来的危险。“那时我觉得自己闯大祸了。”

  “我觉得他太能编,飞机哪能随便送人呢?”宋军称,他随即向郭文贵发了787公务机的产权说明,表示其属于海航。但令其愤怒的是,对于这一纠正其错误的关键证据,郭文贵未予理会。

  记者获悉,这一产权说明由马丛提供,包括波音787公务机的购买协议、租赁合同等文件。马丛表示,目前海航只有一架787公务机,正式商业化运营是在2016年10月。这架飞机引进后,曾对外做广告,外界可以进行包机业务。

  另据马丛供述,他在2016年9月工作时发现一位女性乘客的信息,遂在和宋军聊八卦时提到此事。但对于飞机上的情况,他并无法获知。

  “他看见一男一女在飞机上,就能编出那个故事。”宋军提高声调说,郭文贵太善于想象,太能胡编乱造了。

  对于郭文贵的爆料,海航集团也两次回击。

  今年6月10日,海航集团发出声明:郭文贵关于对海航集团的指控,包括中国政府高级官员及其亲属持有海航集团股权、787公务机上的不正当行为、在飞机采购过程中及跨境并购的违规行为等,是完全没有事实根据、虚假的指控。海航集团保留通过所有法律途径进行维权的权利。

  一天后,海航集团再发声明,表示决定起诉郭文贵。

  事实上,更多的人也面临个人信息遭到泄露的危险。记者获悉,在马丛间接提供给郭文贵的信息中,除了海航某客户的信息,还包括其非法获得的不少国内知名人士的护照信息等资料。

  对于其中不少中国知名商人的飞行记录等个人信息,郭文贵向宋军解释其索要的理由是——中国经济起伏不定,这些人的行程信息能反映中国的经济趋势。

  警方统计显示,2015年12月至2017年3月间,宋军将马丛按照其要求查询整理的部分公司客户的包含飞行日期、起落站、航班号、机型、机号等内容的涉及146人的561条行踪轨迹信息,通过邮箱分三个批次提供给郭文贵。

    曾试图攀附海航客户 以求结束逃亡生涯

  多方信息源透露,郭文贵在爆料攻击海航某客户前,曾试图攀附该客户,以求结束逃亡生涯,顺利回国。

  宋军也提到,郭文贵起初试图获取海航某客户相关信息的原因在于——“郭文贵说他想跟这个人认识认识,帮助他回国。”

  据宋军介绍,2015年8、9月份,郭文贵便开始向其打听前述客户的信息。巧合的是,2015年10月,在美国拉斯韦加斯的一个航展上,宋军与时任海航集团旗下金鹿(北京)航空有限公司员工马丛结识。

  马丛称,2015年12月,宋军向其打听海航某客户。得知他与该客户的秘书认识之后,宋军向马丛提出,希望他安排其和该秘书一起吃饭。他认为,郭文贵之所以查询海航某客户的相关信息,是想找机会接近该客户。

  宋军称,郭文贵在收到海航某客户的个人信息后,又追问该客户在国外的入住酒店地址等信息,但宋未能提供。

  宋军说,公务机是很个性化的产品,为高端人士服务,通过获取个人信息可以研究他的喜好。“我以为他就是想拍人马屁,郭文贵在这方面挺细致的。”

  但郭文贵在日后将其提供的海航某客户个人信息截图,通过胡编乱造,佐以文字说明,发表在海外网络上成为“爆料”证据。宋军在向记者回忆起此事时痛哭流涕,称自己遭到郭文贵出卖。

  宋军向郭文贵“喂料”的行为,持续了1年多。2015年12月,宋军向马丛索要了海航某客户及其家人的签证和护照等信息,并将此通过截图发送给郭文贵。据马丛供述,这是他第一次向宋军提供信息。

  2016年3月初,宋军让马丛多关注海航某客户的信息,并在之后不时在微信里问他最近有没有什么动向。后来,关于海航某客户的乘机信息一有更新,马丛便通过海航集团内部的金鹿系统查询,并通过微信发给宋军。

  警方查获的郭、宋两人在社交软件WhatsApp上的聊天记录显示,郭文贵还直接点名多人,要求宋军提供国内一些知名企业家、官员家属和演艺界人士,以及中东、西方政要及亲属等公众人物的个人信息。

  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郭文贵对海航某客户的关注度明显提高。宋军的笔录显示,郭文贵让其提供该客户与海航高层的动向,并希望他多关注该客户的喜好、朋友和联系方式等信息。

  2017年初,郭文贵对海航某客户个人信息的需求发生转向。他要求宋军总结海航某客户与其家人在2016年所有的行程、飞行班次名单等飞行记录,并让宋军联系前述客户的秘书,打听该客户与海航高层之间的关系。

  记者获悉,宋军通过马丛获得了海航某客户2015年、2016年两年的飞行记录,并做成Excel表格发给了郭文贵的秘书王雁平。

  马丛的笔录显示,他提供的信息主要包括旅客行程信息(乘客姓名、证件号、航班号、出发地、目的地等)、“787公务机”飞机信息(787的座位布局、飞机证件、资产方面的材料)。

  马丛告诉记者,他在向宋军提供海航某客户的个人信息时,均未对同机人员的信息进行处理。他说,一般查询完前述客户的个人信息,他就会截图或者整理成EXCEL文档,直接复制粘贴发给宋军。

  但马丛没想到的是,这些截图在日后被郭文贵发在海外网络上,肆意篡改形成所谓爆料。

  目前,在海外网络频频爆料的郭文贵,已在海外逃亡3年左右。多方消息显示,郭文贵在2015年到2016年期间,曾多方寻找高层关系,希望有人帮其摆平自己的问题,以求回国。

  但事实并未如他所愿。今年4月19日,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国际刑警组织已经向犯罪嫌疑人郭文贵发出了红色通缉令,也就是“红色通报”。

   海外爆料信源链条

  在郭文贵海外爆料的信源链条中,宋军充当了最关键的角色。而郭文贵也在长期以来,利用多种方式拉拢宋军,使其对自己的要求照单全收。

  今年47岁的宋军是北京人,先后在华北空管局、民航局空管局担任21年的管制员。2015年,他从民航局空管局辞职。2012年4月,宋军在香港注册创办顺达煌嘉航空客机发展公司,由其父亲担任法人,自己担任财务总监。

  马丛今年35岁,毕业于中国民航大学,曾在多家航空公司工作,后入职海航集团金鹿(北京)航空有限公司担任值班员。

  根据警方介绍,宋军与郭文贵的相识,源于其在2008年对郭的一次出手相助。2008年,宋军在民航局空管局总调度室任调度员,郭文贵的秘书杨克森等人通过关系找到宋,要求加快审批郭文贵公务机的一个紧急飞行计划。宋军帮其联系加快审批后,郭的秘书请宋军到盘古大观吃饭。宋向郭的秘书提出,希望与郭结识。2009年,在郭文贵的盘古大观,宋军首次与郭见面,两人自此正式结识。

  宋军告诉记者,郭文贵是国内最早买公务机的一批人,而公务机行业的客户数量在全世界不超过3000人。他日后与郭文贵的深度接触,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觉得可以把他培育成潜在的客户。

  2014年,郭文贵外逃海外。2015年,宋军送女儿出国读书,通过与郭文贵的贴身助理王雁平联系后,对方表示郭文贵希望与其联系。

  中断联系6年后,郭、宋两人再度取得联系。让宋军意外的是,两人的关系在这一次突然升温。事后的种种信号显示,此时的郭文贵,已经意识到宋军可能提供给他常规渠道无法获得的信息。

  “他开口一个兄弟,闭口一个兄弟,挺亲热的。”宋军回忆说,与一般的公务机机主相比,郭文贵更能让人接近,而这也成为之后一切事情的开端。

   郭文贵的驭人术

  在与宋军的交往中,郭文贵展示出其善于驭人的一面。而宋军也在与马丛的交往中,利用自己在行业内的影响力等,令其言听计从。

  自2015年下半年开始,宋、郭两人的关系不断升温。2016年2月、5月、12月,宋郭两人先后在英国伦敦三次见面。与此同时,郭文贵多次向宋军索要海航某客户的飞行目的地等个人信息。

  宋、郭之间的聊天记录显示,两人经常在深夜聊天,互称兄弟。其间,郭文贵还通过发送黄色图片等方式拉近两人关系。郭文贵还曾向宋军发出邀请,让其全家在春节到自己在海外的家中过年。

  根据宋军的说法,他与郭文贵关系的迅速拉近,源于郭文贵在2016年中秋节对其女儿的接待。

  在此之前,郭文贵曾派人到北京送给宋军一张黑卡,称“这个卡是全世界最牛的卡,黑卡在国外不限制消费,买飞机都可以!”但宋军对这张黑卡并不感兴趣,称自己将把黑卡归还。

  送卡不成,郭文贵又通过宋军的女儿展开攻势。

  宋军说,2016年中秋节,他女儿去英国旅游。郭文贵不但亲自接待,还带她下厨做包子,与助理王雁平一起和她喝红酒,并发给宋军多张与其女儿亲密合影的照片及视频。

  郭文贵借此进一步拉近两人之间的关系。他对宋军称,“我是他的伯伯,我会尽其所能帮这个孩子。”

  这样的细节,让宋军觉得自己与郭文贵关系异常亲近。他坦承,自此之后,郭文贵对他提出的事情,只要不是特别为难,他都会帮忙。

  根据警方调查,郭文贵也对宋军作出许诺,称要为其全家办理移民英国,并在伦敦帮其买房。

  警方审讯发现,宋军与郭文贵交往的主要动机包括:一是认为郭文贵是知名商人,成功人士,又有上层关系,故心生仰慕之意,想与郭结交;二是希望能够承接郭文贵的公务机管理业务;三是因为宋军的女儿在国外读书,希望能够得到郭文贵的照顾;四是郭文贵答应宋军为其移民英国,并助其在英国买房。

  移民和买房的承诺尚未兑现,宋军便已失去人身自由。宋军称,郭文贵还曾提出要在香港租赁一个飞机位,除自己使用外,空闲时间则可以免费提供给宋军的公司使用。但这一说法也只是空谈。

  在与马丛的交往中,宋军则俨然一副大哥形象。

  马丛供述,他感觉宋军很有能力,把宋军当做大哥看待,而且宋军经常请他吃饭,出去玩,还送他礼品和红包。所以对于他提出的要求,他尽量满足。另外,他也想表现自己的能力,以后能有机会跟宋军合作。

  未料,宋、马两人没能在事业上更进一步,反倒身陷囹圄。

  “跟郭文贵在一起的人,不是死就是在监狱里。像我这样跟傻帽似的,他到最后都蒙我。”宋军神情黯然地说道。

  采写/新京报记者        






观察:贝岭等笔会创始人被“开除”出独立中文笔会



2017年7月09日 来稿



     信息自由觀察工作室2017年7月8日香港訊,正當中國公民社會及國際社會全力呼籲中國當局應基於人道主義原則和尊重當事人的明確意願,盡速將病危中的作家、中國獨立作家筆會(ICPC)創始人之一的劉曉波由其患病的妻子劉霞陪同送至國外接受最佳救治的關鍵時刻,發生以下令人痛心的事實:
    
    同樣也在積極參與營救呼籲的另兩位與劉曉波一同創會的中國獨立作家筆會創始人貝嶺、孟浪,在7月5日被廖天琪任會長的筆會一方以“獨立中文筆會”的名義開除(“終止筆會會員資格”)。
    
    同時被開除(“終止筆會會員資格”)的還有創會會員阿鐘等16人,其中多數會員在劉曉波任會長時期參加該筆會。
    
    廖天琪任會長的一方還以“獨立中文筆會網絡工作委員會”的名義將以上18名獨立筆會會員從供會員自由發表言論的筆會社區驅逐(“将以上成员从社区移除”)。廖天琪一方提出的理由是:鉴于贝岭、孟浪等18人分裂笔会或严重违反笔会规章制度。
    
    中國獨立作家筆會(後改名為獨立中文筆會)由作家貝嶺、孟浪於2001年和劉曉波、劉賓雁、鄭義等發起創辦。2015年底、2016年初筆會换届大會期間因在言論自由重大原則等事項方面的內部分歧,造成“分裂”,形成分別以貝嶺和廖天琪任會長的两方,當時均稱“獨立中文筆會”(貝嶺任会長的一方已改名字為:獨立中文作家筆会)。
                                                                             博讯

 


上兩條同類新聞:
  • 医院:刘晓波到国外也无更好治疗/最失败的G20峰会 与会首脑台前幕后均闭口不谈刘晓波
  • 刘晓波能否出国治疗 可能还得习近平拍板/王岐山与郭文贵进入短兵相接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