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孟德斯鸠的洞见/劉曉波最後給劉霞的情詩/徐邦泰:曉波走好/庄子的恶意
發佈時間: 7/15/2017 4:27:48 PM 被閲覽數: 48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自由法典的创造者孟德斯鸠的洞见之一——政体分类说





2017年7月04日



    自由法典的创造者孟德斯鸠的洞见之一——政体分类说


    法国思想家孟德斯鸠
    
    (法广RFI 法国思想长廊专题 特约专栏作者赵越胜)【提要】孟德斯鸠的《论法的精神》是一部博大精深的著作。它确立了现代文明政制的原则,明确了评价政治制度的基本标准,那就是:这种制度是否保障了人的自由。这部著作不仅从一般法学理论上论述了法与一切其他事物的关系,而且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具体的政制建构。孟德斯鸠谦逊而自豪地说:“如果我的书能使那些发号施令的人增加他们应该发布什么命令的知识,并使那些服从命令的人,从服从上找到新的乐趣的话,那我便是所有人们当中最快乐的人了”。*
    
    问:上次你给听友们介绍了孟德斯鸠的著作《波斯人信札》,可是他的名著《论法的精神》却另有一种完全不同的风格。这个过渡是怎样完成的?
    
    答:在这两部书之间,孟德斯鸠还有一部重要的著作《罗马盛衰原因论》。在这部书中,他考察了罗马从共和走向帝国的过程,这实际上是他以罗马为样板,考察政治制度在一个国家的盛衰中所起的作用。在孟德斯鸠看来,罗马的兴盛在于公民在土地分配上的平等,他指出:“古代共和国的缔造者,是把土地平均分配的,只有这一点才能使人民强大起来”。显然拥有自己土地的人民,才会感觉自己是主人,才能组成精良的军队,保卫自己的祖国。孟德斯鸠说,“正是土地的平分,使罗马能够摆脱当时的卑微地位,而这一点,在罗马已经腐化堕落的时候,让人特别明显地感觉到”。而罗马后来已成为占据半个世界的大帝国,提起罗马差不多就是提起了世界,但它却腐朽衰亡了。孟德斯鸠以历史事实为例,指出当初拉丁人拒绝向罗马提供军事援助,而罗马这个小小的共和国,却从自己的城内一下子聚集起十个军团的兵力,而当罗马成为一个大帝国时,它的防卫却要由花钱雇来的异族人承担。孟德斯鸠引李维的一段话:“如果今天敌人突然出现在罗马城下的话,则全世界都容纳不下的罗马也未必能再做出同样的事情了。这一点很确切地表明,我们根本没有强大起来,我们所做的不过是增加使我们一天比一天糟下去的奢侈和财富而已”。这一点很发人深省。从历史上看,那些大帝国,像罗马、苏联,看上去是何等的喧嚣威武,但一下子崩溃灭亡,因为国家的强大究竟为了什么,是为了让人民有更多的自由与尊严?创造出更灿烂的文明文化?并提升人类的生存质量?还是为了一个独裁者或一个独裁党,有更强大的力量去压迫人民、限制人的自由、禁锢人的思想、封杀人的言论,使本国人民成为没有任何政治权利的奴隶?这才是帝国兴衰的关键。从历史上看,那种使人成为奴隶的帝国,没有一个不灭亡。孟德斯鸠对这点认识的很清楚,他引用力行土地改革的格拉古向罗马贵族们讲的话:“告诉我,哪一个更珍贵?一个公民还是一个终身的奴隶?一个士兵还是一个不能作战的人?”
    
    问:看起来孟德斯鸠对政治的考察,是围绕着人的自由进行的。
    
    答:你的这个判断很准确,因为人是生活在社会中,他必然要和某种政治、法律制度相关联。孟德斯鸠对人的考察,是考察人所生活其中的政治法律制度。他说:“我首先研究了人,我相信在这样无限参差驳杂的法律和风俗之中,人不是单纯跟着幻想走的”。那么人所生活于其中的政治制度又是什么样的呢?孟德斯鸠花了大量精力,研究各种政治制度。1728年到1831年,他在欧洲游历了奥地利、匈牙利、意大利、德意志、荷兰,最后到了英国。在每一地,他都深入了解该国的法律、民俗、政府形式。可以说,在政治制度方面给他影响最大的是英国。《论法的精神》出版于1748年,他的游历实际上是为这部书的写作提供佐证和样板。在游历中,他真是废寝忘食,孜孜不倦地收集资料,阅读文献,寻访智者。他做了大量笔记,使他在随后的十几年里不断用这些实地考察得来的资料,来构思他的大作。《论法的精神》中,极为重要的思想成果,政体分类说,有相当一部分就来自对欧洲各国政府的比较研究。
    
    问;请你给听友们介绍一下这个政体分类学说吧?
    
    答:好。亚里士多德在他的《政治学》中对政体也做过区分,但孟德斯鸠的分类更细致更深入。他把人类的政制形式归类为三种政体,这三种政体就是共和政体、君主政体和专制政体。孟德斯鸠是这样区分这三种政体的基本性质的:“共和政体是全体人民或仅仅一部分人民握有最高权力的政体。君主政体是由单独一个人执政,不过遵照固定的和确立的法律。专制政体是既无法律,又无规章,由单独一个人按照一己意志与反复无常的性情领导一切”。这三种政体的不同性质,决定了它们的统治原则。在共和政体下,统治的原则是品德。如果共和国全体人民握有最高权力,我们将之称为民主政治。如果共和国的权力掌握在一部分人手里,那就是贵族政治。为什么共和政体统治原则是品德呢?因为在民主政治中,只有经过选举,人民才能成为统治者,所以民主政治首先要建立的基本法律是投票权利的法律。民主政治在法律上规定,应该怎样,应该由谁,应该为谁,应在什么事情上投票。这就决定了被选举掌握权力的人,一定是人民认可的、人民心目中的好人。孟德斯鸠说:“如果有人对人民鉴别才徳的天然能力有所怀疑的话,他们只要看一看雅典人和罗马人所做出的一系列使人惊异的选择就够了”。那么君主政体的统治原则是什么呢?是荣誉。因为君主政体是建立在贵族等级之上的。贵族的那种高人一等、居人之上的感觉是构成统治的要素。孟德斯鸠说:“君主政体的基本准则是,没有君主就没有贵族,就没有贵族就没有君主”。因为贵族是因拥戴帮助君主获得权力而受封为贵族。所以在欧洲,贵族与君主是互相依存的共生关系。贵族因战功而获得荣誉,因获得高等级的爵位而拥有荣誉,这些东西其实是和为君主效力,从而也为国家效力连在一起的。在这里,荣誉代替了品德。孟德斯鸠说:“在君主国里,它鼓舞最优美的行动,它和法律的力量相结合,能够和品德本身一样达成政府的目的”。
    
    问:这种荣誉统治原则让人想起路易十四时代的三剑客,亚瑟王传奇中的圆桌武士。
    *
    答:有这么点意思。达达尼昂他们是贵族,在他们身上,品德和荣誉是混为一体的。我们很难想像,一个充满荣誉感的贵族是个心地卑劣的小人。他们很可能具有良好的个人品质,但孟德斯鸠强调,他所使用的品德一词,指的不是个人私德,而是政治品德。荣誉的性质,天然要求高名显爵。而争荣誉的动力,孟德斯鸠有时称它野心,会使君主政体活跃而有生命。他说:“每个人自以为是奔向个人利益的时候,就是走向公共利益”。那么第三种专制政体的原则,我们下次再谈。





劉曉波最後給劉霞的情詩:


        2017-07-07      


劉曉波最後給劉霞的情詩:



親愛的,該起身了
通往深淵的橋就要坍塌
以你的炸裂咬住我的意志
懷疑從西西佛斯的石頭開始



信仰從你丟掉家門的鑰匙開始
我把全部的惶恐和仇恨
交給你,只交給你一人
讓我的頭再一次
高貴地昂起,直到
最黑的時刻降臨



曉波走好


徐邦泰


九年前庭陈:我没有敌人。

七七级一生,你求仁得仁。


17年7月13日




庄子的恶意


   谢选骏:庄子的恶意
   
    《试妻大劈棺》是一出京剧名剧,是由古代小说家冯梦龙《警世通言》里的《庄子休鼓盆成大道》改编而成。讲的是庄周得道,路遇新孀扇坟使干,以便改嫁;庄周因此回家试探己妻田氏,伪病死,成殓,幻化楚王孙,携一家僮来家。田氏见王孙,顿生爱慕,拟嫁之,洞房中王孙忽患头痛,谓死人脑髓可治。田氏乃劈棺取庄周之脑,庄周突然跃起,责骂田氏。田氏羞愧自杀,庄周弃家而走。
    (一)
   


   在庄周汪洋恣肆的文章中有两个有关自己的段子:一个是庄周梦蝶,另一个就是妻子死后鼓盆而歌。这两件看上去非常奇异的事情自然是改编成戏剧、小说的“绝妙好辞”。目前所见最早的戏曲改编本是元代史九敬先的杂剧《老庄周一枕蝴蝶梦》。讲的是年轻英俊的书生庄周如何在太白金星的点化下,通过和四位仙女的风流艳遇,经历了酒色财气的人生后参悟世事轮转的道理,终于超脱尘俗,重入仙班的故事。所谓“蝴蝶梦”其实就是唐传奇里的“黄粱梦”。从这个剧本中可见,在元人的故事里,庄周的蝴蝶梦和他的妻子还没有什么关系。可是到了17世纪以后,经过明代人的重新改写,故事的主题就由得道成仙的个人修行变成了夫妻关系中道德问题的评判。那个一直没有出场的庄周之妻,不仅有了自己的姓名,而且成为了这个故事的主角。
    相关史料证明,最迟在晚明,庄周梦蝶已经被小说家与佛教徒转型为庄周试妻。(上海市图书馆馆藏的19世纪晚期的佛教宝卷,显示梦蝶故事在晚明已经转型为庄周试妻的故事。)
   
   (二)
    《警世通言》卷二及《今古奇观》第二十回《庄子休鼓成大道》、《蝴蝶梦》传奇等在一般演出时投俗所好,多有色情、恐怖、庸俗丑恶表演。汉剧、桂剧、评剧均有此剧目,川剧有《南华堂》,湘剧、弋腔、徽剧、秦腔都有《蝴蝶梦》,河北梆子也有《庄子扇坟》。
    庄子本是先秦时期道家学派的代表人物,中国古代杰出的思想家。可是到了小说家和戏剧家那里,他的妻子田氏却不大光彩:故事起因于庄子和妻子的一次闲聊。庄子说,妇人水性,丈夫死了之后是必定要急着改嫁的;田氏却说未必,自己就是能守节的人。只因为庄周还活着,两人也分不出谁对谁错。不想过了不久,庄周果然病重,一命呜呼。田氏哭哭啼啼地守着孝。
    到了第七天上,忽然来了个少年秀士,自称是楚国王孙,说是向年曾与庄周有约,欲拜在门下,今特地登门求教。见庄子已死,楚王孙不胜惋惜,提出在庄子家暂住百日,一来为老师守孝,二来得观老师遗著。田氏见楚王孙一表人才,产生了爱慕之情,一来二去,与他仓促成婚。合否之时,楚王孙忽然心疼难忍,说是必得要活人脑髓和着热酒吞下方可治愈。平日里犯病、总是楚王选一死囚来取脑髓。眼下无人可取,看看就要死去。田氏救王孙心切,听说不出七七四十九天的死人脑髓也可以用,便拿着斧头想劈开棺材,取庄周的脑髓为楚王孙治病。这时,庄周突然复生,田氏羞愧难当,自尽而死。
    这个故事,由于传统剧目《大劈棺》(又叫《蝴蝶梦》)的演出而广为流传。京剧、微剧、汉剧、秦腔、河北梆子等剧种都有这个剧目。
    故事中荒诞的内容,当不可信,但庄子之妻到底是否坏女人,倒是有案可查。《庄子·至乐》中载:“庄子妻死,惠子吊之,庄子则箕踞鼓盆而歌。惠子曰:‘与人居,长子老身,死不哭,亦足矣;又鼓盆而歌,不亦甚乎?’庄子曰:“不然,是其始死也,我独何能无慨!然察其始而本无生;非徒无生也,而本无形;非徒无形也,而本元气。杂平芒茹之间,变而有气;气变而有形;形变而有生;今又变而之死,是相与为春秋冬夏四时行也。人且恒然寝于巨室,而我吸吸然随而哭之,自以为术通乎命,故止也。”
   《至乐》属于《庄子》外篇,为庄周的弟子后学所写,离庄子比较近,应有相当的可信度。这里提到的惠子,名惠施,也是战国时期的哲学家、是庄子的朋友。从这里的记载来看,庄子之妻毫无异常死亡的痕迹。如果有了先前所说的那些事情,她自杀身亡,那么,即使庄子箕踞鼓盆而歌,惠子也没什么好指责的。就算惠子不知其情吧,庄子的回答也完全合情合理。他首先说:“是其始死也,我独何能无慨?”庄子用的是反问句,也就是说,妻子刚离世的时候,他还是感到很悲痛的。但后来他对人的生命历程作了一番思索,他觉得人的生命就像春秋冬夏四季一样,总有一个变化的过程;既然生命可以从无到有,那么它也就会从有到无。把个体生命看作是宇宙漫长生物链中的一个环节,那就不必为之哀伤哭泣了。从这儿不难看出,庄于是非常通达的人,善于对宇宙人生作一种宏观的思考。像他这样的人,会用小心眼儿试探妻子对自己忠还是不忠,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那么,关于庄子的妻子是个坏女人的故事来自什么地方呢?关键在于“鼓盆而歌”这四个字。盆是一种敞口的瓦器,古人也用它做乐器。在《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中有个著名故事,叫“渑池会”。说蔺相如陪同赵王在渑池与秦王会见。在喝酒喝得很酣畅的时候,秦王对赵王说:“我听说您喜欢音乐,您用瑟演奏一曲吧。”赵王正在鼓瑟,秦国的史官就上前来写道:“某年某月某日,秦王和赵王一起喝酒,命令赵王鼓瑟。”蔺相如见秦国的人轻辱赵王,立即走上前说:“赵王听说秦王善于演奏秦国的音乐,我把这些盛酒的瓦器给您,您也为赵王表演一下吧。”蔺相如这里提到的瓦器,就叫“盆缶”,秦人也把它作为乐器的。庄子“鼓盆而歌”,就是一边唱歌,一边拍打着瓦盆,为自己伴奏。这和死了人以后的哀伤气氛的确不大合拍,所以惠子才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尽管庄子很好地解释了自己的动机,但对于他的反常行为,老百姓还是选择了世俗化的解释。就是说,庄子鼓盆而歌,说明他不悲伤;他不悲伤,说明他与妻子不恩爱;不恩爱,说明他妻子做了对不起他的事。庄子对生命的严肃思考,就这样被编排成了一个大众化的故事。
    由此可见,哲学的智慧,到了百姓手里,就会沦为一种恶意。这是毛泽东一类的牛粪思想家自鸣得意的事。这些牛粪马粪(马列主义者)自称“泥腿子”,从来不刷牙,还自夸自己的脚上粘有牛粪。
(2017/07/11 发表)


 


上兩條同類新聞:
  • 伴毛如伴虎/中国的情报和政治警察机构/袁腾飞思想改造好了/江泽民险遭邓小平废黜
  • 中国古建筑/清军有这么先进的武器为啥还会打败仗/林彪为什么衰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