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悲剧人物的谢幕/刘晓波:给友人的诗/戏子的天下/中国顶级情报机构/王丹晒旧照
發佈時間: 7/18/2017 11:53:27 AM 被閲覽數: 29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刘晓波——一个悲剧人物的谢幕



作者:它乡异客  于 2017-7-16 --贝壳村



       2016年7月13日,这是一个是注定要被今后反复提及的日子。被誉为“中国民主运动先驱”、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在狱中病逝,享年62岁。

       刘晓波原是北师大文学博士、中文系讲师。1989年春天,他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做访问学者,4月26日离开美国回到北京参加学运。6月3日深夜到4日凌晨,在荷枪实弹的军队准备对天安门广场静坐学生的实施“武装清场”的最后关头,刘晓波等四人同解放军谈判,说服数以千计学生撤离,避免了更大的流血惨案。史称“广场四君子”。

       从1999年到2008年十年期间,刘晓波主要在中国从事写作,大部分作品是在海外和互联网上发表的。2008年是重要的转折的一年,刘晓波参与了“08宪章”的起草和发起签名活动。《零八宪章》发表前夕,刘晓波被捕(12月8日),罪名是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2009年12月25日,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其11年徒刑,次年5月开始在锦州监狱服刑。2010年10月,刘晓波在服刑期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在颁奖典礼上,由于刘晓波不能前来,挪威诺奖委员会为其设立一把空椅子。

       尽管刘晓波身体力行地从美国回到北京,参加了震惊世界的“六四”事件,参加了“08宪章”的起草和发起签名活动,但细分析其思想理论基础,有许多是经不起推敲的。如刘从根本上否定中华民族的全部历史和文化传统:“对传统文化我全面否定。我认为中国传统文化早该后继无人。”(《与李泽厚对话——感性·个人·我的选择》)他以别人称他为挖祖坟的不肖子孙而感到“荣幸”。作为文学博士的刘,不可能不知道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和所形成的文化,是不可能一朝一夕就烟消云散了的。这从历史上异族的入侵和统治,如元朝的蒙古人、清朝的满族人、伪满的日本人最终的结果来看,企图改变中华文化的野心都以失败而告终。

       他更离谱的是居然否定中国人的人种,“中国文化的危机不仅是民族性的问题,我甚至感到是与人种不无关系。因此,走出危机之路是十分的艰巨。”(《危机!新时期文学面临危机》),不知刘博士这种极端的“人类学”观点是根据什么得出的。

       当然刘还有一句最饱受争议的名言,中国有可能实现一个真正的历史变革,需要“三百年殖民地”。他说:“从历史发展的角度看,西方近代对落后民族的殖民化是一种进步,殖民化在世界范围内推动了现代化的进程。殖民化打开了一个个封闭的地域,开拓了一个个商品市场和文化市场,使整个世界、特别是东西方不再相互隔绝,而是相互开放。更重要的是,殖民化把原来只属于西方人的人权、平等、自由、民主、竞争带给了世界,形成了国际性的自由竞争。没有殖民化就没有世界化、国际化。”(《启蒙的悲剧——“五四”运动批判》)这对曾经历了自1840年外国列强侵略瓜分中国、“九一八”事变后饱受日本人奴役的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是不能接受的。我只举一个典型的事例来驳斥刘的谬论;美国早期移民的英国殖民主义者,大肆驱赶、围剿和屠杀北美土族印第安人, 难道就是采取这样的办法把欧洲的“人权、平等、自由、民主、竞争”带到美国来的吗?!不知诸位无条件挺刘的村民们怎样看待这样的驱赶、围剿和屠杀的。

       如果说资本主义替代或曰战胜封建主义是一种巨大的社会进步,是历史发展的必然,我倒是赞成的。资本主义仍然是当今最先进的社会制度,它推动着当今最先进的生产力,短时间内还看不到退出历史舞台的迹象。即便是如此,那也没有必要为当初殖民者对被殖民者的血腥屠杀和疯狂掠夺而歌功颂德吧?!

       思想是行动的基础,可以看出刘博士是一个感性的人,所以才会选择义无反顾地从美国回北京,投入到如火如荼的“六四”事件和“08宪章”的发起、签名活动中。说起“08宪章”也并无新意,实际上只是英国大宪章和西方自由主义(Liberalism)的“混合物”而已。但刘博士相对其他欺世盗名的所谓“民运领袖”们的可贵之处在于,他不仅仅有言论而且还有实际行动,并不惜坐牢、杀头。这对于那些空头“思想家”来说,无疑是巨大的进步,由此而赢得一些人们的敬仰和推崇也在情理之中。但做为一个理性人的理性思考:中国现在有一家独立的媒体吗?中国现在有一家真正的民主党派吗?连作为民主最基本的基础都没有,何谈去争取民主呢?

      刘晓波的病逝,标志着一个悲剧性人物的谢幕。 “六四”不是“巴黎起义”也不是“武昌起义”,那样的历史机遇还远没到来,不足月的早产儿命运只有一个——夭折。所以,如其夸夸其谈,不如脚踏实地默默地做些添柴加火的事情,等到终有一天柴高火旺之时,不怕一锅水烧不开!





刘晓波:给友人的诗(四首)


作者:change?  于 2017-7-17 --贝壳村   



◎刘晓波

眼睛中的烛火
——给忠忠

沿着混浊河边的荒凉柏油路
我们,又去喝酒了

一个完全陌生的声音
向我谈起最熟悉的你
他说第一次与你见面
看到了你眼中的冷峻
而在我的记忆中
我们之间的相视
给予我的
只有你眼中的烛火
你那特有的光亮
使我的血液透明

也许,我还没有
深入到你的骨头渣里
在你的心底
那难以触及的角落
确实有一种
永不融化的冰冷
如果真的如此
但愿你从我的凝视中
感受到同样的烛火

今夜,你要去街头烧纸
在这座没有祭坛的城市
我请求你
不要亵渎老人的亡灵
请求你就看着我的眼睛
把我的注视当作一点烛火

我不是祭祀祖先的纸钱
不是点亮寒夜的火焰
不会在你伤心的时刻
为你送去虚幻的温暖
你就把我当作灰烬
尽情地挥霍吧
黑色的有毒的我
只有在走向坟墓的路上
成为你的慰籍

今夜,我喝了你的酒
今夜,你有权剥夺我
直到赤裸得如同
没有腐烂的骨头

晓波 1999·10·24晚22时

附记:这首诗是在酒桌上构思的。回家后,十分钟内一挥而就。

他妈的,廖秃头来了
——给过去写诗的廖胡子现在吹箫的廖秃头

我的老婆刘霞
还是别人老婆的时候
曾和她的前夫一起
向我郑重地引见你
她的前夫称你是
巴蜀诗歌领袖
而她,更喜欢叫你
廖胡子

初次见面,并未注意
你是否留着大胡子
但那时你的诗句
长得足以环绕地球
你很疯狂
又有点儿弱智
居然把1+1=2
变成先锋艺术的嚎叫

那时的我比你更猖狂
面目狰狞 口吐白沫
否定一切的尖牙齿
决不会轻易放过你
你是否还记得我的结巴
或者暗自里觉得我
比你更弱智
从涪陵到京城的路很远
你的胡子沾满了
对文坛暴发户的厌恶
你走了

当我终于成了刘霞的丈夫
昔日的廖胡子变成了今天的廖秃头
我宁愿从未见过你
相信你的头从来如此光亮
走到哪儿都带着一支箫
黑色的曲调代替了
开放时代那无所不在的诗与屌

我猜这支箫,是你
从死囚的诀别中乞求来的
或者,以你的那种
生性的蛮横动物般的凶猛
干脆就是从死人
那紧闭的口中抠出来的
坟墓的气味浓得呛人
腐烂后仍然余音绕梁

又一次
我变成了监狱“贵族”
你来北京陪着刘霞去远足
她躲开杯盏交觥的聚会
一个人枕着荒凉的夜晚
流着泪听你吹箫

老廖呀,你这个大秃头
我不想知道
是否那夜你只吹给她一人
大秃头能否给夜晚一点点光
我唯一能够确定的是
那箫声带着诀别和死的气息
一直吹进她的灵魂
又通过她的灵魂
吹进了铁窗后
我的梦里

那一夜
我的噩梦中有你
突然的血腥窒息了你
突然的牢狱成就了你
你那张老脸是一块
被箫声惊吓的石头
任警察们尽情抽打
却永远一种表情
冰冷而坚硬

大屠杀在一个黎明完成
你的箫声和诗句
诞生于最黑暗的夜晚
铁镣手铐电棍和死亡
奠定了你后半生的基调
老廖哇,你这个大胡子大秃头
再为我老婆和我吹一曲吧
在这块丧失了记忆的土地上
为世纪末无辜的殉难者安魂
为下世纪无耻的幸存者送葬

1999年11月12日于北京家中

附记:忠忠来电话,廖秃头今晚就到,声音中透着兴奋。我的心跳也突然加快,立刻坐在乱七八糟的桌前,迎接廖秃头的到来。八十年代,是朦胧诗崛起的时代,老廖作为巴蜀诗派的代表,曾经来到京城,我对老廖的长句子长诗的苛刻嘲笑,至今仍然让他耿耿于怀;再想“六·四”后我们共同的命运及友情,心中难免有些不安。这么好玩的朋友,当初为什么要……必须给他写点什么,这是我内心的命令。

听廖秃头吹箫
——给吹箫的老廖

决不是一个适于吹箫的场所
你却奇迹般地
把肉体化为箫声
那个小餐馆很简陋
却有特别好吃的烤牛排

朋友们胡乱地交谈
陌生人议论着“法轮功”
你把狱中的诗集送给亚伟
这个自称幸福的书商无言
只是手有些微颤
突然的怀旧引来了箫声

你双目紧闭
拒绝一切可视之物
眼皮和睫毛的抖动
昭示了生命的如此脆弱
你的嘴唇并不光润
粗糙的声调使空气凝固

满座皆在箫声肃穆
摆出欣赏音乐的优雅姿态
闭目屏息,还似有所悟
惟独我瞪大眼睛盯着你
空无一物

原以为乐器必须有
轻柔的手指和优雅的抚摩
而你张开的五指却紧握着
一根烧红的铁棍
肌肉的狰狞和骨节的崎岖
那种紧张的用力
让我为你捏一把汗
这么精巧的乐器
如何承受而不粉碎

是徒手攥住血刃
是勒紧赌徒的喉咙
是抠进情人的肌肤
是直视死亡的激情
你原本锃亮的大秃头
在这箫声中暗淡无光
如同你送别死囚的夜晚

老廖老廖老廖啊
别人听你吹奏灵魂
用伤感而敏锐的心
我却如同动物,在箫声中
倾听你肉体的抗挣
那是从未屈服过的肉体
是的,是肉体
我敢肯定
是你在牢狱中
与电棍镣铐相对峙
与臭虫虱子死亡相亲的
肉体

1999年11月16日于北京家中

附记:在我整理这首诗时,老廖又他妈的用箫声为我伴奏,还真娘的有点儿情调。

政治幻想狂
——给力雄

题记:早就想给你写信或写诗,但一直找不到那一瞬间的心痛。你严肃的面孔让我畏惧,生怕我的笔亵渎了你。

今晚,玫瑰开在酒杯里
廖秃头的狼嚎
惊醒了小燕那开心的笑容
却撕不开忠忠
吃了忆苦饭的表情
少方,这个昔日的囚犯
变成了充大头的买单者
还有我,干瘦的猪八戒
背着已有几分醉意的媳妇
围着扎眼的大秃头
笨拙地飞翔

只有你,一直坐着不动
那杯“金托尼”的点缀
显得有点儿轻浮
你这个清教徒式的人
在朋友们撒欢之时
居然也眯起笑眼
把自己的绝对初恋
提前到六岁的童年

而我知道
在我还未见过
“红旗”轿车的年龄
你和你的弟弟
已经坐着第一台
苏联人帮助生产的“红旗”
检阅般地周游中国
家族的遗传本来会使你
进入权贵或准权贵的行列
但你是个学汽车的呆子
只相信1+1=2
这类最简单的真理
当你把一包千禧年之夜的糖果
发给山沟里的穷孩子时
童年的那次坐“红旗”的自豪
在你的记忆中
是唯一的一次享受特权
还是臆想中的绝对初恋

于是
你用三个汽车轮胎
扎成简陋的筏子
只身去黄河漂流
你审慎地选择河段
不想做传媒中的一时英雄
因为你知道
这条被称为母亲的河
有多少阴谋
又是多么野蛮而险恶

只有一个西藏向导
只有穷光蛋的行头
你就去攀登世界上
最高最险的大陆
你太了解生命的界限
知道没有敬畏的狂妄
注定要坠入深渊
不怕粉身碎骨的信徒
毫不犹豫地拒绝
徒有其名的牺牲

也有时,你很贵族
起码象有产者的后代
教会别人怎样吃生鱼子
懂得餐后要喝雪梨酒
我家的冰箱中
有你送给刘霞的生鱼子
在我们两口子的心里
你的位置就在我家的冰箱中
永远在零度之下——
不朽

你开着破旧的吉普
四处游荡的时候
从来不会忘记
带上几个女人
也许,正是这些女人
在坎坷的旅途上
给了你绝妙的政治幻想
恰是“六·四”的狂热
以及之后血腥的时辰
你制造了一场
比这个操蛋的民族
那漫长的历史上
制造过的任何灾难
都可怕的黄祸
那个“保密”的署名
让我联想到政治局里
也有不动声色的蛀虫
而就是这冷血的蛀虫
使我边写诗边流泪

力雄呀,每次上路
你永远找不到一台好车
你就是经常搁浅的旧吉普
内蒙之行,那么遥远
你载着我的在监狱外
苦苦挣扎的妻子
去喝马奶酒去吃手把肉
也让大草原的蓝天下
那冒着热气的牛粪
飘进我冰冷的铁窗之梦
但是,没过多久
妻子那龟裂的文字里
是你的又一次旅行
突然中断在大西北的监狱中

力雄啊
你这个改变了
达赖转世灵童的肤色的
政治幻想狂,为什么
如此具体如此细腻地
抚摩着痉挛的诗行
然后用一杯红酒
滋养着就要被榨干的夜晚

告诉你,力雄
如果我下地狱
也决不会饶恕你
我要用魔鬼的利爪
死死抠进你的骨头
把你的政治幻想
当作灰烬中的最后晚餐

2000年2月20日于某酒吧

《自由写作》第1期(创刊号)【诗】




现在的中国是戏子的天下,老百姓怎么能不怨



作者:bobzhou  于 2017-7-16--贝壳村


 


清朝“重戏轻工”导致亡国! 

现在中国戏子的天下,畸形的财富分配让我国失去前进的动能,社会分层严重,固化加剧,财富流动极不正常

中国现在是360行、行行大萧条:制造业倒闭、银行凋零、超市关门、炒股跳楼、开网店亏钱,各行各业都在勒紧裤腰带一起共渡难关,唯有娱乐行业大把挣钱!

难道明星的出场费跟经济指数成反比?2016年中国经济开始步入最低潮,而明星片酬也将达到新高。最近,《如懿传》制作方为请周迅和霍建华两位竟开出1.5亿的天价在网络上炸开了锅

那些小鲜肉们的片酬动辄一部戏8000万到1.2亿,导致作品制作经费严重被占用,编剧、后期配音等其他工作人员的酬劳极低,导致影视剧制作下滑!

30年来,中国的经济文化领域混乱不堪,以王宝强为例:他的财富富可敌国,经济决定社会地位,决定人格,国格也亦如此,今天我终于发现了许多明星,戏子们,为什么他们都趾高气昂地横着走路,因为人家财富自信。

王宝强因带绿帽,起诉离婚,要求法院分割财产。

9套房屋,其中包括美国洛杉矶的一处房产,多家公司股权、出资,一辆宝马x5轿车、一辆宾利轿车,爱马仕、LV、香奈儿、GUCCI、PRADA、迪奥、范思哲、芬迪、TIFFANY等品牌的珠宝、首饰、名表、包、服饰等,此外还有存款、股票、理财产品、保险、原创设计品牌等。

短短五六年,一个大字不认识一箩筐的半文盲,因一两部戏赚到如此多的天量财富,让那些做着“实业兴邦”“科技兴邦”的“强国富民中国梦”的人瞬间举手投降,一个混蛋的社会制度,在毁灭了公平的同时,也毁灭了这个民族崛起的希望!这片令知识分子和实业家屈辱的土地,是戏子们的天堂!

 

我们国家文化出了很大问题,难道没人发现吗?戏子收入上了天,一集电视剧正常可卖到几百万,几十集又是多少钱昵?后电视台又转嫁给广告商,最终必然传导到商品价格上来,羊毛出在羊身上,全民买单吧。

美国世界大战后,倾全军之力把欧洲及德国等国家之科学家“拯救”到美国,随后原子弹与科技才铸就了美国之霸主地位!

而我们的某些戏子把赚到中国老百姓的血汗钱豪掷美国购房!!而我们的科学家们工作多年却买不起一套房,拯救无数生命屠呦呦多年默默无闻,一个奖项也不够买个北京的卧室!!

清朝“重戏轻工”,推祟戏子,遍地妓院导致亡国的惨痛教训,刚过百年,难道不值得深思吗?

中国目前最缺的就是公平的市场。某实业老板辛辛苦苦办工厂,一年挣的钱还不如他老婆炒一套房子挣的钱多,他凭什么还去踏实做实业?中国的传统制造业就是这么完蛋的。

我们不得不思考中国复兴从何谈起?

相关部门必须重视和介入调查,应该刀刀见血,第一刀砍电视台,让他们花自己的钱,而不是花国家和人民的钱第二刀砍演员,对那些吸毒、违法的演员进行重罚;第三刀砍向演员背后的保护伞,权色交易必须得大力整顿。






中国顶级情报机构 — 郭文贵提到的“联络部”



作者:总裁判  于 2017-7-18 --贝壳村



       郭文贵新近爆料中,提到的解放军“总政联络部”,郭用的是旧名称。

      自去年军改,“总政”更上一层楼,现为: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 其联络部即政工部下辖的二级部,行政级别:正军级,负责情报与反情报工作在广州及上海等地设有军官均着便装的秘密分局。


北京西山森林公园墓地碑文




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联络部(全称)


        自2016军改后的联络部,除部级军头调整之外,均为全班人马,只是更加集中了中央军委指挥权。习近平为实现党的全面专政,对军队前原班人马概不信任;对新班子的未来,则以军委主席名义直接辖制。

        但是,任何军头仅仅依仗皇权龙恩,或者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等意识形态的信念保守,并无法维系其庞大组织运作,唯有凭借巨额资金,才能上行下效,通俗点说,钱,钱才是人民军队的命根子!

       既然是命根子,就不能掌握在如同徐才厚那样的儿皇帝手里,是因为徐才厚能直接捞钱而不受任何监督,并不因为徐革命加拼命,对党和解放军作出过卓越贡献。

       一般公众只知道所谓的总参二部、三部,似乎中国特色的007都出自二部,三部,包括为革命而付出的金钱与美女,都由总参掌控,而老百姓对总政的崇高地位,以及一个被称之为”“联络部的下属二级部,都不以为然:政治部的二级部,这算啥东西,政治都是空的

        殊不知,联络部在军队的核心机密里居于顶级位置!它永远不公开挂牌。

        略微知情者,以为联络部只重在对台的谍报与策反,其实,在这里讲一件事,足见联络部的能耐:九七香港回归前,联络部以港岛为基地,通过下属“经济单位”,渗透于国际金融领域,并且以操作为主,情报搜集为辅,为香港金融秩序的稳定,立下汗马功劳。金融票据战本来就是以操盘博弈取胜,解放军利用我党的雄厚资本实力进行境内外投资,控股,操纵资金流向,获取巨额利润。只有大陆那种发了疯似的股民,才乐衷于打听“消息”。

         自邓小平南巡讲话后,具有双重身份的军头出现了,他们一面为部队创收,一方面中饱私囊;他们在以国家和军队名义转账时,巨额资金不宜直接从中国汇出境,须变换身份,例如,有一种被称之为技术性的手法:即通过操作国际上的对冲基金,通过此类金融期货和金融期权等衍生品进行投机交易的同时,选择某些贸易性货物作为媒介而不断传递,在多个国家或地区转来转去,说白了也就是洗钱,时间上要花费好几年。属于军头贪腐的那一部分金钱,最后洗归中国,已面目全非,在名义上或实际上,可以是苏绣湘绣纺织品的回收款。随着军头子女亲属移民外国的潮流,有的钱就不回来了,这也就是所谓资金外流,占据相当一部分的资金外流,要不改革开放以来哪有上万亿的钱都能直接从境内汇出去?

       层层黑幕里面,买卖军火是重头,其背景是联络部。由于军火买卖历来不都由政府机构出面,任何大国皆如此,尤其当军火卖给他国的反政府武装、意识形态同僚,如CIA卖军火给塔利班打苏联人,PLA卖武器给波尔布特打越南人;在中国,要通过若干名义上是民营的或半官方的企业,如保利集团,凯利集团等等,达到出口武器的目的,所涉及的这些机构,以及洗钱过程,属于军队的头等机密。中国严禁武器装备流转民间,仅指派太子党、红二代挂民营牌,暗地里买卖军火。总政是它们的最高组织,领导并指挥着这个国家的秘密行业。

        做军火生意需要资金的地下转移,无异于洗钱,将军用变成民用,民用变成军用,其资金贯穿军火买卖和情报活动的各个环节。徐才厚当道的那些年,正处于高技术带动下的金融交易全球化的成熟阶段,可谓时来运转,资金转移更为迅捷、简便、灵活,而各国法律制度、金融体制的差异以及一些国家无形划拨资金和转让证券的不透明性,使得各类金融机构都可能作为解放军洗钱的渠道;贸易也当然是进行大笔资金转移的常用变通渠道,最终,其中相当一部分现金转到师级以上军官的口袋里,副部级以上军官拿大头,所以贪腐百亿之说法,并非夸张。

         当中国进入习近平朝代,解放军腐败到极点之现状,令新主不得不大肆反腐,它一上来就反到徐才厚头上,以及挖出他的心腹,财务专家,总政联络部前部长邢运明。打军中老虎,并不是针对军队内部买卖官爵,那不是主要的,但主要内容皆为国家机密,即使徐才厚未死,依法审判,其洗钱的罪行也不会公开审理,至多让央视协助一下,开个场,然后宣判,只是亮亮相而已。

         徐才厚该死,且必须死,联络部为党和军队立下的不朽功绩,皆随同徐的赃款去向,将无人知晓。





王丹晒郊游旧照引网友感慨:那会儿

政府更自信


京港台:2017-7-19 00:11| 来源:苹果日报 |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专题)14日病逝,官方应「家属要求」把后事从简处理,遗体匆匆火化及海葬,众多刘晓波的好友都未能亲身到场送别他最后一程,只能改从网上寄意。中国民运人士王丹在facebook转载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执行总编陈小平的Twitter图片,上载一张刘晓波94年时与一众好友的合照,相中刘身穿红色T恤,双手挠着,被身旁的女性推着肩膊,面露灿烂笑容。

  帖文指当时是1994年秋天,刘晓波与一众朋友集体去北京郊区旅游,相中除了刘晓波、王丹与陈小平外,还有六四遭通缉学生领袖的马少方、八九民运「广场四君子」之一的周舵、以及梁晓燕及杨东平等。

  王丹忆述当晚住在郊外,「点起篝火,聊天,唱歌,欢笑,争辩,最爱唱的,声音最大的,就是晓波。记得有人还半夜去划船。一堆五四青年一般」。

  他指当时的政治气氛远比今天宽鬆,他们这些敏感人物还有心情集体出游,亦不会令当局紧张。

  王丹结尾感叹「重点是,那时的我们,那时的晓波,都还风华正茂啊。而患难中的我们,也还可以相互依靠」。

  不少网民看到该幅旧照片都无不感叹,有人慨叹他们生不逢时,亦有人指当时政治气氛较宽鬆,是因当时的掌权者对自己控制军队和权力还有一些自信,共产党现时愈来愈集权,有人亦叹指「追求理想真的好难……」。

  永远如树站立的刘晓波 (旅美作家 余杰)

  

  刘晓波一生都为争取中国民主改革而奋斗。(资料图片)

  在绝大多数中国人都选择像草一样生活,歪歪斜斜、一吹就倒的时代,刘晓波坚持像树一样笔直地站立,因而成为时代的标杆。从「六四」到「零八」再到「一七」,他飞蛾扑火,再飞蛾扑火,最终焚而不毁。

  这个时代,不是靠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和习近平(专题)这些面目狰狞的「巨婴」来定义,而是靠刘晓波这样形容枯藁的先知来定义。若没有刘晓波,这个时代的中国将宛如圣经中的索多玛城那样污秽不堪;而有了刘晓波,这个时代的中国暂时被上帝从毁灭的名单中删掉,刘晓波为中国赢得了一段认罪悔改的缓冲时间──至于中国是否真的会认罪悔改,那就不是刘晓波的事情了。

  活着,并且站立,似乎这是两难的选择。在这个弯曲悖谬的时代,活着就意味着驼背,活着就意味着下跪,活着就意味着闭目,活着就意味着塞听。刘晓波却选择为那些六四死难的学生而活,他认为自己不配称为死难者的老师,因为孩子们死去了,老师却倖存下来,这是何其巨大的耻辱。失去耻辱感的知识界从此麻木不仁、与狼共舞,刘晓波却怀着赎罪般的心态开始后半生矢志不渝的抗争。有人将抗争当作夺取权力或道德高地的手段,刘晓波却将抗争当作再平凡不过的职业和志业。

  在北京的那些年里,我和妻子有好几次跟刘晓波、刘霞一起去郊游。在警察如影随形的监控中,我们总是能找到斑斑点点的光阴缝隙。每当刘晓波和刘霞看到荒郊野外的树木,都会发出由衷的感叹:多美!刘霞很喜欢画树,尤其是那种挣扎着要想腾飞的树,从土地奔向天空的树。而刘晓波喜欢欣赏刘霞画的每一幅树,到了爱不释手的地步。

  有一次我们去他们家作客,在狭小的客厅里面,刘晓波满头大汗地将刘霞的画一幅幅搬出来向我们展示。平日豪爽如女侠的刘霞,那一次略带羞涩地对晓波说:「又不是你的画,干吗那么显摆?」而听到我们讚美刘霞的画,晓波比听到我们对他的文章的讚美还要开心,像孩子一样琅琅地笑了。

  2014年,刘霞的哥哥到美国来找我。我问他,在长期软禁中的刘霞有甚么需要,他说,刘霞特别叮嘱,希望为她拍摄一些美国的树木。作为画家的刘霞,长期以来失去了外出写生的自由,只能根据照片画画。

  我带着刘霞的哥哥去了美东最大的国家公园仙来多,在美不胜收的蓝岭驱车并徒步数小时之久,拍摄到了很多高耸入云的大树。在这个自由的国度,不仅人自由,连树也如此自由,不会有龚自珍《病梅馆记》中写到的那种「病梅」。刘晓波是美国的热爱者,若他能在这座森林里面健步如飞,如果他能在这些高耸入云的大树下歌唱,那将多么幸福。

  不知道刘霞后来有没有根据这些照片画出新的作品,不知道到刘霞有没有机会将她新画的树拍成照片带给狱中的晓波看?


 


上兩條同類新聞:
  • 海葬/封从德:校对版/《08宪章》将成为中国全民共识/刘晓波:铁窗中的感动——狱中读《论基督徒》
  • 劉曉波的彌留之際/徐邦泰:无题/ 劉曉波之死對台灣人民發出警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