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秦始皇子女/余英時談劉曉波事件/中國的自由民主运動的严酷冬天/中国老百姓在乱世中应该如何自保
發佈時間: 7/21/2017 6:34:45 PM 被閲覽數: 54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秦始皇的34个子女,没有一个善终,最轻的自刎,女儿们都被分裂肢解


贝壳村


 原创:历史之一

  秦始皇在我国历史上地位毋庸置疑,缔造了中华大地的江山一统,而他也开辟了“皇帝”这个历代君王的专属名词。

  他称自己为皇帝,无非就是想把一手创建的伟大帝国,能够让子孙继承,传千世万世。可往往事宜愿为,秦朝只传了两世就灭亡了,这也许是他没能想到的。

  更让其无法想象的是,他的众多子女会被尽数屠杀。凶手是个即愚蠢又残暴的人,这个人不巧也是嬴政的儿子,他就是秦二世胡亥。

  

  原本胡亥并不是一个六亲不认、杀人如麻的人,他是在听信了自己的“恩师”赵高的谗言后才发生的转变。

  始皇嬴政离世前,准备立公子扶苏为继承人,而这一遗诏恰巧就落到了赵高手里。但是赵高知道如果扶苏做了秦二世,自己可能性命难保。

  原因是赵高与蒙毅、蒙恬二人素来有过节,而蒙氏兄弟跟公子扶苏又关系密切。这样看来,扶苏当权二蒙必被重用,赵高的下场可想而知。

  

  就因为赵高的自保心理,他诱导少公子胡亥,一步一步走上了杀害自己兄弟姐妹的道路。其实胡亥得知父亲没有立自己为继承人并不意外,对于诏书他甚至是欣然接受的。

  但对于当时只有二十岁的胡亥来说,根本抵挡不住老谋深算的赵高百般劝说,在权力诱惑下,胡亥还是答应了,矫诏害死自己兄长扶苏的行为。

  扶苏接到这封内容为,扶苏不孝赐剑自裁的伪造诏书后,竟然没有怀疑和犹豫,当即提剑自刎。就此胡亥成为了秦二世,也开始了他屠杀。

  

  一上来就在杜邮亭(杜县),找了些莫须有的罪名杀了自己的六位哥哥。紧接着又逼三位平日里并不多抛头露面的哥哥,自刎狱中。

  而这只是刚刚开始,随即胡亥把另外十二位公子集中在咸阳的闹市区,用极其残忍并带有侮辱性的手段屠杀。

  至此皇子已经所剩无几,他又将矛头指向自己的姐姐和妹妹们,要说这些女孩子根本不会对他造成威胁,但他还是做出了那惨绝人寰的事。

  

  史书记载,十位公主也是在杜县被处死,而且死法比那些哥哥们都惨,是被分裂肢解而死。

  其中还有一位公子高的命运相对好一些,他为了不牵连家人,自己主动求胡亥赐死,想同先皇殉葬。而胡亥当即答应,保全了其妻小。

  至此,嬴政的三十三位子女尽数被杀。真不能理解,是怎样的一种心理状态,会对自己的兄弟姐妹下如此毒手。

  

  而胡亥本人也没有好下场。后来,胡亥逐渐对赵高失去信任,而后者害怕自己性命不保,便先发制人,命自己的女婿领兵闯入内宫,逼死了胡亥。

  戏剧性的是,最终他却死在了当初指引自己走上这条不归路的“恩师”赵高手里。

  这位秦二世在自刎前的一刹那,不知道会不会想起,惨死在自己手中的兄弟姐妹呢?而秦始皇泉下有知,自己的子女都落得如此下场,他会有何感想呢?



阅读详情: http://www.backchina.com/forum/20170721/info-1483126-1-1.html#ixzz4nVjhsxPO






談劉曉波事件(余英時)



劉曉波和劉霞合影,相片中的劉曉波形銷骨立。(AFP)

劉曉波和劉霞合影,相片中的劉曉波形銷骨立。(AFP)




劉曉波得肝癌大概已經到了晚期,所以共産黨把他從監獄裏放到醫院,但是還是有看守看得很緊。我們在國外的只看到劉霞去跟他問病的一個鏡頭。 不過看出劉曉波非常消瘦。所以我想他這個病已經相當嚴重了。 劉曉波之所以在關了多少年之後得了肝癌,我想跟共産黨對他在監牢裏對他的壓力和種種欺壓有關系。他的心情非常壞,因爲癌症往往跟心情有關。雖然劉曉波只叛了11年,事實上等于判了死刑。共産黨不會讓他在監牢裏過好日子的。繼而久之,不是心髒病就是其他的病,就是癌症。現在癌症到了晚期,那是非常難辦的事情。共産黨對他還是有非常多的限制,第一不會早放他,還是等于關在監牢裏。不過從監牢換成醫院。


可見共産黨的心狠手辣。劉曉波事件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全世界的反應。我所看到歐洲的反應,有日本的反應,還有美國許多不同的人的反應,幾乎都是一致的,認爲劉曉波應該放出來,應該讓他到美國來治病。而且美國國務院跟官方都直接或間接地表示希望把劉曉波接出來治病。共産黨對這一點是把握得很緊的,絕不肯讓劉曉波因爲病的關系,就放松對他的懲罰。所以出國之事是絕對不可能的。


當然國際壓力也很大,比如德國一個團體就非常支持劉曉波。現在習近平要去德國開會,我想他也會遇到很尴尬的事情,但是共産黨心狠手辣是一向的基本的原則。它不會因此就有點好心腸出來,是不可能的。所以劉曉波的命運事實上已經決定了。不過因爲壓力的關系好像最近有一種放松的口吻。不是放他出來,說外國專家如果願意到中國來幫他治病中國也讓他去,這一點是最起碼的東西。如果你不讓外國專家到中國去給他治病,那就證明你是一定要把他整死。他們爲了避免更大的罪名就想辦法來緩沖一下。不過外國的醫生怎麽去?誰來負擔這個經費都不知道。而劉曉波既不能出來也不能到諾貝爾獎委員會去領他的獎金,如果他領獎金他就有錢可以自己治病,如果不能出來獎金也拿不到,那他就要完全靠大家捐款呀或者怎麽樣的。但是捐款也不一定能夠實現。因爲可能共産黨不允許外面的任何錢到他那裏,一切還是要控制在共産黨手上。所以我們從劉曉波的事件對中共至少看得更明白了。


有許多人總是以爲習近平可以緩沖一點。現在他已經拿到最高領袖的地位了。跟毛澤東相距不遠了,應該可以寬大一點,事實上完全不是如此。 主要原因就是習近平對自己掌握的權力還是沒有很大的信心。最明顯的就是郭文貴在美國一連串的廣播,說他將來要召開十九大的會議對他造成很大的威脅。這裏面郭文貴基本上雖然是以王岐山、傅政華爲報複的對象,可是慢慢的也要涉及主席的地位,找誰來接手?如果王岐山不能接受十九大以後的常委,那誰來接替他?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所以我覺得劉曉波事件不是很簡單的,因爲我的許多國內的朋友也給我打過電話,他們說雖然官方從來沒有任何報道,報紙上不可能刊登他的病情,但是私下大家都知道,要封也封不了多少。常常傳說還是很多,同情的也是相當不少。所以說長期以來被共産黨壓得大家幾乎都不知道劉曉波是什麽人了,可是這個事情不是官方鎮壓就能把人整死的。劉曉波的名字跟他的所作所爲,跟他向往的東西也無非是憲法,是人權,是基本自由民主體制與法治這一類人人都要的東西,所以劉曉波在我所知道的知識界人士中,是有非常崇高地位的。而且他現在才六十一歲,看這樣子,也許活不過一年或兩年,如果他死掉了,當然是令人非常惋惜,可是另外一方面他在曆史上的不朽的盛名是一定會傳下去的。


說老實話,今天的黨主席將來在曆史上的地位跟劉曉波一比,我想會有很大的對照性,一個是正面的,一個是負面的多,所以我覺得劉曉波事件不應該只從眼前看,從生死上看。 生死現在對他已經不重要了,他能夠對這個極權的挑戰已經到了曆史上不朽的地位。以後寫共産黨統治幾十年的曆史一定要提到劉曉波的,而且是越來越正面的。跟過去反右運動中,和的林昭一樣,林昭是北大的女學生,因爲反抗極權政權最後被槍斃了。現在大家又開始對她注意, 林昭的墓地在蘇州常有人去祭拜,我們常常聽到關于林昭的報道。而劉曉波的影響遠遠超過林昭,而且他又得了諾貝爾和平獎,是中國唯一一個得到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竟然在監牢裏現在已經八九年了,而且又到了死亡的階段,所以我想劉曉波事件反應中共政權的本質是再清楚不過了。


我覺得共産黨愚笨愚蠢可以說是到了極高的程度,沒有人再能蠢過這件事情了。我覺得把劉曉波放出來或者讓他在有病的情況下松一松。對共産黨在世界上的名聲會好得多,人家覺得它還有點人道的意思,這樣看來是一點人道都沒有了。所以對于劉曉波來講已經無所損失,他能完成的他能達到的已經到了一個最高峰了。有這樣的人在中國出現就表示中國的知識界還沒有完全投向共産黨,盡管現在被壓得很厲害,國內沒有人敢公開如何,可是私下的抗議還是會有的。在這種情況之下共産黨還能堅持對于劉曉波施展全面的鎮壓,對他消息的全面封鎖也可見共産黨對自己的政權的穩定性始終沒有信心。我覺得共産黨最大的問題就是知道它現在有所有的權力,以及幾百萬的軍隊,有幾百萬的警察可以鎮壓一切,但是在人心中沒有真正的合法性,許多人就是爲了生活不能不跟著走,但是沒有人心裏擁護這個政權的,當然擁護它的人也會有很多,不過這些人我們能看到的都是一些五毛黨,此外就是有錢人,因爲共産黨的政權現在已經變成大資産階級專政了。


在每個大城市每一個地方包括香港在內都是如此。習近平到香港這件事情也可以反映出他對自己政權的恐懼,所以香港泛民主人士都不敢見面,都沒有談話,說話是以解放軍爲後盾向香港老百姓示威。老百姓並沒有被他征服。我昨天還打電話給香港的朋友,他們覺得習近平的到來不但沒有增加香港一半人對于北京政權的好感,反而覺得更是可怕。在這個情況之下,我覺得劉曉波事件更值得注意了。因爲香港在反抗習近平抗議的時候,打的旗號我在電視上看到的第一條就是釋放劉曉波,所以劉曉波已經深入人心,到了這樣的地步,他跟香港無關,可是香港人第一件事情想到的就是要釋放劉曉波,作爲香港人能接受中共政權的條件之一。這裏就可以看出劉曉波三個字的份量之重。所以共産黨如果堅持這樣下去真是到了一個衆叛親離的狀態,沒有人心裏會服它。表面上只能接受它的暴力統治,但是這個暴力統治能維持多久,是天曉得的事情,所以我覺得我們今後注視劉曉波不是他個人生死問題。就我能看到的狀態劉曉波的生命不會很長久了,是不是能救過來是很成問題的。事實上就算能救過來,共産黨絕對不會讓他自由的。劉曉波不是以後在活動上還能發生什麽作用,但他的《零八憲章》轟動一時,這個事情已經過去了,他不可能發動什麽運動了,因爲他已經被看得緊緊的,所以從社會政治活動方面講劉曉波的工作已經結束了。就他個人他的道德跟政治最高成就上講也到了頂點了,無所遺憾了,但遺憾的是他活在一個政權之下,這個政權是中國古往今來所沒有的殘暴的政權,這是值得整個中國人痛心的地方。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根據7月5日作者錄音文件整理,未經本人審校)自由亞洲電台




【胡少江评論】 中國的自由民主运動的严酷冬天(上)









劉曉波的逝世以及中國政府在對應這一事件上的强硬立場在世界范圍內再次引起了人們對中共政權性质的關注。在對抗人類社會的主流價值觀方面,中國执政党所表現出来的傲慢超過了世界曆史上的任何一個獨裁和威權的统治集团;在严酷鎮压任何持不同政見者方面,它所表現出来的偏执也達到了“文化大革命”結束以来的巅峰;不僅如此,無論是朝島局势、南海爭端、中英關于香港问題的聯合聲明等等,中國在涉外事務中所表現出来的進攻性都是前所未有的。

中國强硬態度的國內因素有两個。一是因爲通過近四十年經濟的高速增長,國家政權所掌握的资源有了極大的增加,這些爲其對內强化鎮压、對外顯示武力提供了財政上的保障。在全球化中獲取的工业和科技進步也爲其進行這類鎮压和挑衅提供了装備上的支撐。二是在“六四”鎮压之後的近三十年間,执政党對言論和信息自由的全面扼杀已經産生了一種以“民族主義”爲主題的充滿謊言和無知的社會氛圍,這種氛圍爲這個政權操弄社會大衆提供了意识形態基礎。

中國政府態度變得更加强硬也有著十分复杂的國際背景。一方面是成熟的民主國家在全球化的沖擊下,經濟長期低速运營,收入的贫富差異擴大,財政日漸困難,這些因素導致了民粹主義盛行,政坛出現前所未有的亂象;與此同时,許多向民主制度轉型的國家受原有體制及其殘馀势力的抵制和影響,轉型的過程並不顺利,這些轉型期間的困難一时間成爲中國执政党用来誇大轉型危險、恐吓社會大衆的工具,使一部分中國民衆對轉型的不确定性産生較强的恐懼。

民主國家和向民主轉型的國家不僅在內部遇到了社會陣痛的困扰,在外部也遭到了伊斯兰原教旨主義恐怖分子的野蠻襲擊。在害怕和對抗人類普世價值方面,這些原教旨主義者與世界上殘存的極權主義政權並没有任何本质上的差異,他們都將産生于西方的現代文明視爲最主要的敵人,他們之間雖然也有著種種的民族、意识形態和經濟利益沖突,但是他們仍然以各種方式結成了一個强大的反對現代政治文明的邪惡同盟。這個同盟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下變得更加危險。

這些國內和國際因素交織在一起,中國似乎正在出現一個“不是西風压倒東風,而是東風压倒西風”的政治严冬。西方民主國家的政客和商人雖然口头上也表示對人權的支持,但是面對增長的中國經濟和蠻橫的中國政府,這種支持越来越多地停留在口头上:商人們正滿怀希望地爭取贏得中國集權当局的青睐,在其助力之下從投资和贸易中贏得最大的好處;而短視的政客們則在綏靖政策帶来的短期安逸和極權制度的長远威胁的權衡中向前者傾斜。

在劉曉波被長期關押期間和被迫害致死前後,中國政府所表現出来的傲慢和强硬,民衆所表現的冷漠和無知,以及世界民主力量對此所顯示的半是無能爲力、半是自私自利,這些都十分清晰地凸顯了中國自由民主运動所面臨的困境。面對已經被長期鎮压和愚弄心生恐懼和困惑的中國民衆和因看重商业利益而向中共妥協的的國際社會,許多中國的自由民主主義者多多少少會感到雖然真理在手,但是却不知道如何有效推進中國自由民主运動的悲哀。

我們承認中國自由民主运動面臨寒冷冬天,但是也大可不必灰心喪氣。英國詩人雪莱曾經大聲歌唱:“既然冬天来了,春天还會远嗎?”中國向自由民主社會轉型的春天就在轉角之處。我們要有信心战勝這份寒冷,去迎接百花齊放的春天。這絕不是盲目樂觀,而是對人性的堅信。人性是無所不在、無时不在的,一個压制人性的制度可能得势于一时,但是注定不可能持久。在日益增長的人性和權利的要求面前,压制人性的成本终究會高到任何體制都無法承受的地步。


自由亚洲電台




中国老百姓在乱世中应该如何自保(升级篇)



作者:公子沈  于 2017-7-19 --贝壳村


 

中国绝大多数老百姓虽然平时不关心时政,但他们非常在意涉及到切身利益的话题。

“公子犯堂”公众号曾经发过第一篇文章,叫做《老百姓在乱世中如何自保》(本文结尾有链接),当时获得了不少读者的欢迎。那篇文章讲的是具体生活上要注意的细节,这篇文章则从战略眼光来分析,所以称作《升级篇》。谁没读到,一定是他的损失。

在中国,表面上看,城市中产阶级和白领阶层日益庞大,但他们其实脆弱不堪。中国的经济问题我在“公子犯堂”公众号上写得够多了,不再赘言,总之我的读者都很清楚,就算把钱放在中国的银行,也不能让人放心。

经过对历史与现实理性的分析,我相信,乱世的到来已经不可避免。

即使是当下,社会上就已经处处布满陷阱,衰退的征兆越来越明显,中产的危机已然临近,更不要提未来的乱世了,一夜之间你的房子汽车、银行存款甚至人身安全都可能化为乌有。

只因为在街上开日本车就被U型锁击穿头骨的情形,我相信会在中国再次上演,而且会来得更加猛烈许多倍。更何况,民族主义只是造成混乱的无数潜在因素之一而已。

我劝大家不要管外国怎么乱,还是多操心一下自己祖国的国情。西方制度在最近只是出现了周期性的困难,而中国未来面临的却是结构性的灾难。

那么,新兴中产阶级和都市白领们,如何在未来的乱世中保命、保钱、保尊严呢?

自保有一项亘古不变的大原则:我们工作和生活的位置,离世界文明权力中心越近越靠拢,我们普通的个体就会越安全、机会越多,生命价值也越大。当今的世界文明权力中心,指的就是拥有世界霸权的美利坚合众国。

因篇幅所限,未来会专文论述世界文明权力中心论,在此只给大家这个结论。

还不明白的话,我说一个现象你就懂了。

美国为了反恐,在叙利亚、伊拉克等国轰炸时误伤许多平民。有人义正严辞的批评道:无辜的美国民众死了几个,同时中东的民众就要死一大片,难道其他国家老百姓的命就不值钱吗?

我对这些人的回答是:其他国家人民的命不是不值钱,而是没有美国人命值钱。请问,你在美国的餐厅滑倒受伤获得的赔偿金,或者是在西欧国家享受到的天生残疾的福利补贴,你在发展中国家或落后国家能比的了吗?

这不仅是种族平不平等的问题,不仅是社会公不公平的问题,也不仅国力强大不强大的问题,更是离文明权力中心远近的问题。

如果你是美国或其他西方国家公民或永久居民,你生命的价值自然就比落后国家的人更高,因为你的ID来自或靠近世界文明权力中心。

所以,我给出的自保第一选择正是:办理海外身份,移民出国,抵达或接近世界文明权力中心的地区,拥有一个世界文明权力中心的ID

首选当然是美国,或者其兄弟国家亦可,比如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英国、德国,这些国家经济发达、社会稳定、司法健全、政治开明、对外来移民和难民的接受程度也可以,选它们都没什么毛病。

在亚洲国家里,日本和新加坡理应是中国人首选,退而求其次是香港和台湾。韩国因为距离中国和朝鲜两个与世界文明权利中心对立的国家太近,不建议大家选择。此刻为韩国人默哀一秒钟。

别忘了,中国目前顶层的官商子第,已经很少不出国读书和生活了。即使他们回国捞钱,手中也攥着外国护照或者绿卡,随时可以再出去,在海的那边、山的那边都有豪宅、美景和新鲜的空气等待着他们。

中国顶层有钱人的选择,基本上围绕着世界文明权力中心,你不会见到哪个高官或富豪把自己的孩子送去祖国最亲密的兄弟之邦朝鲜或巴基斯坦,甚至连去俄罗斯的都极少。

王健林在美国芝加哥和英国购买豪宅;马云把儿子送去加拿大私立中学和美国名牌大学读书,再加上洛杉矶的二奶村、温哥华的贪官城、澳大利亚的藏钱天堂,已经说明了一切。

他们先知先觉,在夸耀中国“风景这边独好”的同时、在忽悠中国民众给他们塞钱的同时,早就为自己在海外找好了退路,而他们的退路首选必然是世界文明权力中心——美国。

他们的自保路径,是明智和正确的,我们普通老百姓也应该尽量跟进。

历史上不是没有先例:那些1949年跟着国民党去了台湾或远走美国的知识分子、企业家和中产阶级,即使职业生涯不再得志,至少保证了能够儿孙满堂、其乐融融、以享天年。

留在大陆坚决不肯选择向世界文明权力中心靠拢的知识分子,由于他们的视野局限和判断错误,导致了他们许多人最后遭遇父子反目、妻离子散、上吊投河、劳改监狱、甚至惨死在皮鞭之下的悲惨结局。

第二选择:平时尽量多换汇、设立好海外账户、办好外国签证,最差也要能通行香港和台湾。

这个选择适合大多数在中国有家有业、不能坐移民监的中产阶级。一般中产阶级人士没有强大的财力或灵活的时间可以在国外购置房产或获取身份,那么你需要一个基本的保证:在中国一旦出现不可预测的变化,你能够迅速买张机票,走为上策。

虽然手中只是旅游签证,但至少能躲开突发的危机,看清楚状况再回来。提前拥有海外账户和外汇资金的好处就在这里了,既躲避了人民币未来的贬值,也可以在海外住酒店和解决温饱,临时救急能够用到。

当然,大城市里的中产阶级多多少少都在海外有朋友和亲戚,暂时投靠他们也是一个办法。

第三选择:守在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其中以深圳最佳。

一旦出现经济、社会甚至军事动荡,最安全的地方是文明权力中心,在中国就指这四大城市,退一步就是各省的权力中心,也就是省会城市。

当年的内战已经证明,当农村包围城市,农村和小城的地主都被杀得差不多了,城市居民至少是最后才倒霉的。各地最劲锐的军队,都是守卫最重要的首府,不会去守卫哪个县级市。对当政者来说,哪里都能乱,权力中心不能乱。

中产小资生活在离权力中枢最近的帝都,或者各地权力最集中的城市,相对要安全一些。

但是我建议,四个一线大城市里最好的还是深圳,因为距离香港更近,易于跑路。如果说帝都是中国的文明权力中心,那么香港就是离中国大陆最近的亚洲文明权力中心。香港背后的国际资本利益盘枝错节,保香港对全世界来说比任何一个内地城市都重要。

就算是内地的大城市出现了混乱,混乱的程度也相比中小城市要好一些,速度也会滞后一些,让你来得及应对。

例如,建国后在北京所有普通居民的私家祖宅都被充公,我家就经历过抄家和充公的过程。可是,农村和小城的地主阶级就没那么幸运了,“打土豪分田地”,十有八九剥夺了财产之后,还不会轻易放过你,最终一定让你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再例如,当年的大饥荒,农村饿死无数,树皮都被吃光,甚至要“易子而食”,真可谓人间地狱。在大城市的人,顶多是挨饿吃不饱,手中的粮票基本能够保证饿不死。如果说挨饿和营养不良人口的比例最少的,必然是资源最集中的首都北京了。

虽说在乱世中,中小城市和农村要比大城市更危险,但最危险的还是要数中国各地的边疆地区。由于在那里定居的中产比例不高,我就不多说了。

总之,只要遵循无限靠近世界文明权力中心的原则,大的方向上就算是顺着历史潮流而动。以后你再听到有人说什么“逃离北上广”,应该知道怎么怼回去了吧?

城市中产和白领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所以有时候深陷步入上流社会的幻想之中,难以看清时局。

但我相信,以你们的教育程度、宽容心态、灵活思维,只要多读读历史,再加上公子沈在这里的一个点拨,就能够把擦亮眼睛,为自己和全家人的前途做好必要的准备。

 

公子沈

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公子犯堂(id:gongzifantang)

2017年7月19日

 

注:据传言10月份之后个人公众号可能不保,请读者加我微信号:gongzishen2016,获取文章更新地址,以防万一。



吃饭撑死的末代国王,40多个妻妾,曾偷了丘吉尔的怀表


原创:繁华万里

  在20世纪,在世界上有很多王朝都最终垮台,清朝仅仅是其中之一。这就产生了一大群末代皇帝和国王,在这群人里,埃及国王法鲁克一世绝对是一个奇葩。这位国王有两个嗜好,好色、喜欢偷窃。法鲁克国王的死因正是难以启齿,他是因为吃得太多被撑死的。

  

  一、作为唯一的儿子,自然是国王继承人

  法鲁克出生于1920年,当时清朝皇帝早已经退位,但是埃及仍处于国王统治的模式下。埃及国王福阿德一世没有儿子,法鲁克出身以后,立刻成为了国王唯一的继承人。少年时期的法鲁克是在英国长大的,因为当时埃及是英国的半殖民地,埃及国王送法鲁克前往英国留学。在英国期间,法鲁克学习成绩一塌糊涂,但是追女孩的水平很高。据说因为这个原因,还和英国贵族青年大打出手。而且法鲁克十分的好色,先后在英国追了10多个女孩。1937年,这一年太熟悉了。这年7月,法鲁克继承国王之位,他成了法鲁克一世。作为埃及国王,法鲁克拥有1亿多美元的财富,而且还有几万公顷的良田。在全世界贵族排行榜中,法鲁克绝对也算一个人物。

  

  即使是在结婚之后,法鲁克还是改不了自己好色的毛病。作为国王,他自然拥有非常便利的条件。法鲁克先后勾引了几十个女人,其中包括他卫队长的妻子。问题是这个女人已经怀孕,不得不说,法鲁克的胆子真大,他就不怕卫队长打黑枪?除了好色,法鲁克还有一个嗜好,这就是偷东西。其实这仅仅是一个嗜好,法鲁克也不需要那些东西。就像明朝天启皇帝喜欢木匠活一样,就是一种嗜好,什么也不求。埃及贵族的宴会上经常出现丢东西的情况,在戒备森严的贵族宴会上,当然不会有小偷,很明显这都是法鲁克国王干的。法鲁克的偷窃方式很高明,在开罗会议期间,作为东道主,法鲁克宴请英国首相丘吉尔和美国总统罗斯福。

  

  二、暴饮暴食最终被撑死

  在宴会上,法鲁克的老毛病又犯了,他偷了丘吉尔的怀表。后来据说丘吉尔勃然大怒,法鲁克才归还的怀表。至于罗斯福,估计法鲁克不敢。法鲁克还是一个200多斤的大胖子,每天可以喝30瓶啤酒,至于其他的食物自然多得很。国王是这个德行,他的治国能力也就让人堪忧了。当时,很多人都看出法鲁克国王治国无方、民怨沸腾。1952年,埃及爆发了起义,当时法鲁克正在外地度假。在大势已去的情况下,法鲁克带着秘密储藏的金银珠宝逃出国外。其实法鲁克试图卷土重来,他请求老宗主英国出兵镇压,但经历二战以后,英国根本没有这个精力。既然回国无望,法鲁克开始了尽情的挥霍,第一就是到处找女人,第二就是疯狂的赌博。

  

  埃及王后实在忍无可忍,最终与法鲁克离婚。从埃及出逃以后,法鲁克一直居住在意大利的罗马。由于没有王后的约束,法鲁克更是毫无节奏。1965年,45岁的法鲁克死在了开罗。很多人认为他是撑死的,我们来看一下法鲁克生前的食物清单:8条鱼、5碗炒饭、12支龙虾,此外还有一些水果和糕点。法鲁克去世以后,他年幼的儿子继任流亡政权国王。据说在法鲁克去世以后,那些贵族们开始争夺剩余的财产,甚至还上了法庭。其实在20世纪后期,这个类型的末代国王很多,例如阿富汗国王、伊朗国王、伊拉克国王等等。我们明天讲一下阿富汗末代国王的故事,十分传奇。



阅读详情: http://www.backchina.com/forum/20170722/info-1483218-1-1.html#ixzz4nVor91Mi

 


上兩條同類新聞:
  • 右派妻子/教授们/舒宗侨与纸弹《联合画报》/平民部长龚心翰/林帆
  • 悲剧人物的谢幕/刘晓波:给友人的诗/戏子的天下/中国顶级情报机构/王丹晒旧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