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王岐山失势? 亲中媒体称或准备再打一只大老虎/中文推特:艾未未詆毀劉曉波
發佈時間: 8/20/2017 12:51:22 AM 被閲覽數: 41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王岐山失势? 亲中媒体称或准备再打

一只大老虎


京港台:2017-8-19 19:03| 来源:法广 |    

 

  这两天关于中共常委王岐山(专题)的消息又在飞传,主要是著名科学家柯俊与遗传学家朱英国分别于8日及9日逝世,常委中独有王岐山没有送花圈,没有致电哀悼,有人猜测王岐山可能出事了,也有人猜测没有出事,依照惯例“神隐”,再次出山后,将会放倒一只大老虎。

  王岐山缺席,到底是表明他已“出事’,或是声东击西,为再度打虎摆设迷魂阵?如是前者,显然与中国逃亡富豪郭文贵(专题)连续爆料有重大关系,郭指其以贪反贪,以黑打黑,家族涉贪数万亿元人民币,或可引起党内反王势力杯葛;如果是后者,则有例可循,王岐山每次缺席,换来的是更猛烈的清洗行动:打掉一只大老虎,最新的战果是打掉了“王储“孙政才(专题),尽管人们至今不清楚孙政才到底犯了什么罪?

  还会再打大老虎,大老虎何其多,会是谁?没人冒险预测。

  总之,许多分析者很难想象王岐山失势。因为这是一个非常强大的人物,说起中共政权,人们现在都是习王并称,18大刚开完后,有一阵子还存在过习李并称的说法,跟上届的胡温一样,但是习李早过时了,连表面的应承似乎都不存在了。李克强(专题)现在做什么好像都不重要。

  『世界日报』的分析侧重后者,该报的结论是,王岐山神隐要么是再度打虎的前兆,要么是其他重要政务须处理,失势的可能性偏低。

  亲北京的多维网认为,中纪委书记王岐山”神隐“铁律,“一旦在公众视野中消失一段时间再出现,不久后就会有中共高级官僚落马“。该刊认为,”王岐山再次神隐,联系到刚刚 结束的“北戴河时间”及中共十九大会议前期,中共或将再打大老虎用来“祭旗”,也未可知“。

  各种说法流传,观察人士指出,其实这种现象并不奇怪。这意味着十九大的准备工作进行得并非那么顺利,一些重要的人事还没有确定下来。包括王岐山到底是留任还是不留任,其他的问题还有,胡春华到底入常不入常?习近平(专题)的亲信栗战书是否执掌中纪委大权?另外,忙着表忠心的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天津市委书记李文中是否也能进入政治局或者入常。这一切都还没有确定,所以风声鹤唳。

  小道消息流传也有官方故弄玄虚的因素,一个很有意思的细节是,就连北戴河到底在做什么,什么时候召开,什么时候闭幕,“老领导”来了没有,来了几位?也是传说纷纭,都很玄虚。刘云山代表党中央接见了休假的科学人士,算是北戴河唯一一个显身的常委。




中文推特:艾未未詆毀劉曉波


眾新聞




(編者按:廖亦武,筆名老威,流亡德國的中國詩人、作家,劉曉波朋友。本篇是為德國《法蘭克福匯報》寫的特約稿,中文首發給眾新聞刊登。)


專輯:劉曉波末期肝癌逝世


【撰文:廖亦武】


2017年6月26日,劉曉波晚期肝癌的消息傳出,海內外震驚。以《零八憲章》簽署者為主體的近500名異見人士發出《緊急呼籲:還劉曉波徹底自由》(下圖)。


不料自次日起,在中文推特擁有30多萬關注者的藝術家艾未未,打破了長達兩年多的對中國政治的緘默,連發近百推,語風如市井無賴罵街:

中國藝術家艾未未上月12日在德國柏林接受美聯社專訪。美聯社

「水淺推特終於從舔鍋期進入了王八悲情簽名季,呵呵,劉磕巴關了不是一天了,你們丫的都去哪兒了呢?中國監獄中的政治犯不少,待遇比劉曉波要差得多,大多早已被忘記。簽名呼籲要及時行悲,不要等他們得了絶症再抹淚兒呢,這才是裝伯夷國度的絶症。」


——艾未未在此借用了「廟小妖風大,水淺王八多」的民間俗話,將幾百名為劉曉波呼籲者(絶大多數在國內)比作「王八悲情」,而「裝伯夷」是北京土話,意為「裝逼」,沒有比這更損的罵人話了。況且這些異見人士也曾長期為其他政治犯奔走呼籲,甚至為受艾未未株連而入獄的律師們鳴不平,他們中不少人本身就是政治犯,比如我。艾未未的深仇大恨緣何而起?我還要問:自從2015年艾未未自由出入中國以來,為任何中國政治犯簽名呼籲過嗎?或提過劉曉波的名字嗎?或參加過類似聲援活動嗎?一次也沒有。


「哭著喊著要救淫。」


——用「淫」替代「人」在網上常見,是一種戲虐,但是在人道主義危機時刻採用這種表達方式則不僅是玩世不恭,更是對人性的蔑視。


「是滴,讓該死的去死。」


針對美國駐華大使歡迎劉曉波到美國治病表態,艾發推:「但願大使先生也順便談談其他幾位蘿蔔兒獎未獲得者的監禁處境,不需要到國外啦,釋放就謝謝啦,美國優先呢。」


針對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流亡作家余傑,透露劉曉波病情不容樂觀,艾發推:「首先要說腦殘神棍余傑又在借他的老師的癌擴散杜冷丁不容樂觀了,一個販賣假酒的二貨。再說自由亞洲新聞的不嚴肅性,什麼是可靠消息源啊……」


針對香港《端傳媒》發表清華大學學者吳強的《為什麼劉曉波是中國政治反對運動的奠基者》,艾發推:「造神運動開始了。」


——1966年開始的文化大革命,後來被歷史學者們稱作「毛澤東的造神運動」,因為毛澤東就是通過文革,擊敗所有對手,登上了個人崇拜的巔峰,成為太陽神般的「偉大領袖」。難道劉曉波是毛澤東?難道劉曉波的支持者們想讓他成為毛澤東?艾未未依據什麼作出這種判斷?他自己倒曾被人叫做「艾神」,卻像毛澤東一樣,從未阻止和批評過網民們這麼叫。


7月9日,G20漢堡峰會已結束,德國和美國的專家歷經重重阻撓,抵達垂危劉曉波的病床,劉曉波神志清醒,用流暢的英語向專家表達:「唯一願望是出國治病,首選德國,美國也可以,希望有關部門批准。」全世界媒體,特別是香港和台灣,都有海量報導。對此艾未未在7月9日發推:


「劉曉波聲稱他沒有敵人,就目前看,他的所謂友人們均在有意無意對他抹黑,朋友圈中的腦殘弱智比比皆是,他的諂媚和矯情竟無人可敵,閉口不談劉曉波的為之付出努力的理想和初衷,只寄希望西方大聖和隱晦的個人人脈,嗚呼,如此扭曲的朋友遠不如有個正經點的敵人,曉波落到如此不堪的境地……」


——救人如救火,呼籲和推動西方政要和中國政府談判施壓,竟然是「腦殘、弱智、諂媚、矯情、嗚呼、扭曲」?「遠不如有個正經點的敵人」?「藝術家」的邏輯真是獨一無二,所以才在中文之外,用英文對看不懂中文的西方媒體,侃侃而談命懸一線的曉波的理想和初衷。


針對自由亞洲電台記者蘇雨桐「德國是全世界人權方面做得最好的國家」的推特評論,艾在7月11號發推譏諷:「這腔調有點熟悉,網上紅歌黑歌無非都是歌功頌德,在人權問題上沒有做的最好,只有更壞,德國也一樣,不忘歷史,更不要天真的一塌糊塗,熊貓阿姨是不會買帳滴。」「有底線都在熊貓的底褲上」


——將德國政府的人權交涉,與重慶薄熙來的「唱紅打黑」混為一談,這又是「藝術家」獨一無二的邏輯。此前,艾未未利用多個社交平台,談「熊貓比劉曉波更重要」,這是習近平最願意聽到的,因為他親自送熊貓到柏林動物園,並與默克爾在此會面,就是要告訴全世界「熊貓比劉曉波更重要」。艾未未不譴責獨裁者的偽善和兇殘,反而攻擊默克爾是「熊貓阿姨」,「有底線都在熊貓的底褲上」,請問熊貓大叔艾未未,你的底線在哪裡?


針對默克爾是否在峰會期間與習近平談劉曉波的傳聞,艾在7月12日發推:「關於劉曉波事態的發展,存有以下疑問:一,他的家庭何時得到病情通知,為何沒有立刻公佈?二,他的摯友何時知曉,是否立刻公開?三,德美政府何時得到信息何時發聲?四,何時傳出劉曉波『要死在西方』之意,有依據嗎?五,默克是否親自與習面談劉的事務。時間軸上對比劉與中德會晤作比較就清晰了。」


——作為親歷者,我能回答上述詰問,可不能回答。過去我曾多次被捕,我明白艾未未是要逼我出賣國內朋友。如同德國電影《竊聽風暴》,秘密警察會記錄他寫下的每一個字,並接著記錄他的對立面寫下的每一個字。


針對趙紫陽秘書、85高齡的良知老人鮑彤「劉曉波說,他要死在自由國度裡」,艾發推質問:「他,昨天對誰說?又說,又是誰聽到的?」


——全世界都聽到了,艾未未是聾子嗎?


7月13日,劉曉波終於被謀殺在監控中,劉霞、劉暉下落不明,所有曉波的朋友都悲傷落淚,而艾未未一邊在英文媒體自稱是曉波老友,給予高度評價,一邊將他赤裸裸的中文詆毀進行到底:


15日發推:「結巴水淺,一事無成。」「上下文?費解的無敵偉人啊」


接著,劉曉波被中國政府安排海葬,未能實現他「死也要死在德國」的願望。劉霞此後再沒露面,而官方導演的所謂新聞發佈會,只有劉曉波的大哥劉曉光,這個大哥是共產黨官員,在六四屠殺之後,由於人生價值觀分歧,與劉曉波夫婦形同路人。甘當傀儡的劉曉光在發佈會上感謝黨和政府,對謀殺弟弟的獨裁者極盡阿諛奉承,卻拒絶回答記者的任何提問。在中文推特一片聲討中,艾又挺身而出:

「這多少有點過分了,推上最常見的『革命者』不但六親不認,還總是詆毀對手的父輩和親屬,這回不幸的是升天了的劉曉波,這品質與他們口口聲聲反對的倫理敗壞的極權並無兩樣,可悲,但也說出了另一可怕現實,無敵者亦無友無親,這要崇高到何等地步」


針對多人指證國保冒充親屬參加曉波葬禮,艾發推:「既然境界都是無敵,何必大驚小怪親友國保,那至少是他一生中打交道最多的,白癡了不是」。


接著在16日,艾根據中共官方發佈的視頻、文字、圖片、錄音,寫下他與黨國保持一致的、堪稱「推特史上最無恥的發言」:


「人們有意忽略劉曉波夫婦與外界一直保持著通訊聯繫,直到生命的最後的日子,說明劉夫婦只是拒絶與一部分『摯友』接近,他們並不情願他們的參與,兩口子在最後的日子裡的心情看上去還不錯,謝謝上帝。這些都有圖有文字有語音記錄。劉霞自願後事從簡,不邀友人,迅速海葬……亦有文字視頻,你到底應該信誰呢」


夠了,他還在沒完沒了地發推,如同一隻變換著嗓音的聰明絕頂的鸚鵡,在中文和英文之間分裂著,在詆毀和讚美劉曉波之間轉換自如——他在極權中國和民主西方,都有不少展覽、不少生意,不少項目,他需要變著嗓音討好不同的客戶。據說中國駐柏林大使去年還親自發給他一本新護照——這就是那個曾經扮演異議分子的艾未未。網友溫雲超評論道:「艾未未替土共洗地到如此不堪之地步,實在難以想像。」而我的評論是:「道義破產,藝術也一錢不值。」——因為艾未未所有藝術手段都倣傚西方,他最為明顯的師父是杜尚、博伊斯和安迪・沃霍,2008左右,他一改北京奧運鳥巢等政府工程參與者的面目,將從當代西方藝術搬來的筐子,接二連三填滿多災多難的中國內容,贏得「異議藝術家」的美名,取得巨大成功。這一時期艾未未作品彰顯的道義和對抗,既是他取之不盡的資源也是不可估量的價值——之後他自由進出中國,去做難民電影,進軍好萊塢,選擇性批評西方政治,卻對獨裁中國保持緘默。再之後,劉曉波蒙難並殉道,他開口詆毀......

2000年1月13日,第三次出獄的劉曉波寫信給我,摘錄如下:


與其它共產黑幕中的人物相比,我們都稱不上真正的硬漢子。這麼多年的大悲劇,我們仍然沒有一個道義巨人,類似哈維爾。為了所有人都有自私的權利,必須有一個道義巨人無私地犧牲。為了爭取到一個『消極自由』(不受權力的任意強制),必須有一種積極抗爭的意志。歷史沒有必然,一個殉難者的出現就會徹底改變一個民族的靈魂,提升人的精神品質。甘地是偶然,哈維爾是偶然,二千年前那個生於馬槽的農家孩子更是偶然。人的提升就是靠這些偶然誕生的個人完成的。不能指望大眾的集體良知,只能依靠偉大的個人良知凝聚起懦弱的大眾。特別是我們這個民族,更需要道義巨人,典範的感召力是無窮的,一個符號可以喚起太多的道義資源。例如方勵之能走出美國大使館,或趙紫陽能夠在下台後仍然主動抗爭,或北島不出國。『六四』以後的沈寂與遺忘,很重要的原因是我們沒有一個挺身而出的道義巨人……

他的確這樣做了。劉曉波這個道義巨人曾經在我身邊,我們患難與共,卻互相取笑,我一點沒感覺出他是道義巨人。只有他的死,只有雙面人艾未未圍繞他的死而進行的詆毀,讓我意識到,必須為他信中所傾訴的一切,去奮鬥,去反抗。這就是我這個在中國底層絶望掙紮過多年的人,被虐殺劉曉波的那種監獄當作畜生對待過的、失去過人的尊嚴的人,所理解的「劉曉波的精神遺產」。

2017年7月21-25日於柏林

 


上兩條同類新聞:
  • 又有一名中国科学院院士去世 6常委送花圈仍不见王岐山/七常委缺一 王岐山出事或摆迷魂阵?
  • 习近平豁出去了 拿开国元老的人开刀/江泽民悄悄地改变了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