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國標舔菊/曆史如此不堪入目/走著走著,已經到了玩不起的年齡
發佈時間: 8/22/2017 11:14:27 PM 被閲覽數: 39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走著走著,已經到了玩不起的年齡——致70後的小盆友! 


Esther Zhang




走著走著,已經到了玩不起的年齡——致70後的小盆友!




走著走著,已經到了玩不起的年齡。走著走著,我醒了,不再對所有人好,誰對我好我就對誰好。走著走著,我知道了,日久不一定生情,但一定能夠見人心。走著走著,我明白了,沒有誰會像父母一樣一直包容並原諒你。走著走著,我害怕了,因為年齡越大、離開我的親人就越多。生命無常!走著走著,我畏懼了,因為一個不小心就會五臟六腑都受傷,我害怕滿身傷痕的疼痛。走著走著,我變了,所有的傷痛都倔強的自己扛,我變的頑強了,更像一個仙人掌了,隨便丟到哪都能活了。走著走著,我頓悟了,不再那麼偏執了,對有些堅持不再那麼執著了。走著走著,我學會了,讓捨得的和捨不得的都隨緣了。走著走著,我成熟了,好多看不慣的事情都能夠視而不見了!走著走著,我清醒了,不是每個人都願意陪你經歷所有。走著走著,我看透了,命裏有時終須有,命裏無時莫強求。走著走著,我看清了,不去羨慕別人,自己過的很好!
幸福不是你房子有多大,而是房子裏的笑聲有多少。不是你開多豪華的車,而是你的平安健康。不是你存了多少錢,而是天天身心自由。不是你的愛人多漂亮,而是你愛人的笑容有燦爛!不是你當了多大的官,而是人們都說你是個好人。不是吃得好穿得好,而是沒病沒災。不是在你成功時的喝彩多熱烈,而是失意時有個聲音對你說:朋友,加油!不是你聽過多少甜言蜜語,而是你傷心落淚時有人對你說:沒事,还有我、有我在………——致不再年輕的自己!






Image may contain: 1 person, smiling, selfie and closeup

Image may contain: text

Image may contain: one or more people and text



褲論 | 國標舔菊


徐思远

 


舔是一門技藝,不好说是不是雞因使然,因爲没有證據。古人舔聖上成本較高,不小心丟官倒在其次,搞得不好脖子上吃飯的家夥也得搬家。記得乾隆年間有個山西官员做壽,撒嬌,請皇帝給自己題個字。按说這舔技很陰柔,聖上應該受用,只可惜,被皇帝老兒识破,打屁股,罷官。


物換星移,愛舔的舔貨越来越不讲究。滿脸糞星子,且奮不顧身。比如焦大子孫國標。不過舔的技術确实出衆,已然是行业翹楚,國標,國際標准是也。



“习不一樣!他要管這個國家,他要管這個党,他要對這個國家、民族和人民負責,他的心魂歸位了,于是中國有了定海神針,中國成爲有靈魂的國家了。有靈魂就不會倒。”


瞧這股子賣力的舔,也不管前主子的菊花是否屎尿橫流,喪家之犬还在时时不忘主子的屎盆子,這是何等的衷心啊!吃了馬糞的焦大比起他的後世子孫國標舔菊,勇氣與舔技又差的何止一星半點?


喪家犬喪家也不忘爲主子咬人,“一些死磕派律師開始“窺竊神器”,覺得我輩好好幹,也許也有機會当總统。”瞧這髒水神技!就別说那些律師是否有政治实現的抱負,就算有,難道不是正当的嗎?也不過嬌嬌,舔屎盆子舔慣了,不懂得正常有尊严的人是何等人生態度的。


民間義士屠夫在這個賤貨眼裏是這個樣子的:“于是專吃維權飯的人越来越多,有些維權甚至變质爲挑事和滋事。最後發展至頂峰的屠夫吳淦的維權活動,几乎與《水浒傳》裏黑旋風李逵的做派差不多了,手舞板斧,排头砍人……。”尼瑪,難道都跟嬌嬌這軟骨的狗東西,才合乎顺民情理?


“习氏当國,整党整官,國有主了,國有魂了,官有畏了,民有望了……。”看過98版的水浒傳大约是記得宋江怎么跪在皇上跟前的,狗伏,伏地抽泣……,國標舔菊的技術顯然不輸宋押司,只恨朝廷不招安。


说来這嬌嬌狗東西的身世也滿可憐,不小心得罪了天威,自此喪家,老婆也跑了,慘。像初三四樹梢头的月亮,躲躲闪闪,人不人,鬼不鬼,見不得光。如狽,流着涎水,四處寻找狼的屁股,吮痈舔痣。


馮友兰的太太挖苦馮友兰“天亮了还尿床”,如今江湖翻轉在即,嬌嬌狗東西又何止是尿床?只怕不是被包捅了菊花,就是被未来的人們打了屁股。


前些天我回老家消夏,叔叔家有一條成年阿黃,很是無恥,見人就舔,甚至追着我的腳跟子舔,不勝其烦,擡腳踹之:滾!


褲論 17年820咖啡館碼字






曆史如此不堪入目:七十年過去了我們却依然活在欺騙中!



曆史如此不堪入目:我們却依然活在欺騙中!
曆史如此不堪入目:我們却依然活在欺騙中!X
轉載▼

標簽: 轉載
原文地址:[轉載]曆史如此不堪入目:我們却依然活在欺騙中!作者:月之故香
七十年過去了,有几個中國人知道同盟國二次大战中國战區最高司令是蔣介石。 七十年過去了,有几個中國人知道在內战中“惡貫滿盈”的“中美合作所”在抗战中是盟軍重要的情報機關。
七十年過去了,有几個中國人知道在影視作品中惡貫滿盈的张靈甫是抗战英雄。在長沙會战中,他率領敢死隊包抄小道,夜奪张古峰,爲國軍成功阻擊日軍立下汗馬功勞。张靈甫还爲抗战丟了一條腿。
七十年過去了,有几個中國人知道抗战中唯一全殲日本師团的战役-萬家嶺大捷。有几個中國人知道殲敵13余萬人的三次長沙會战。
七十年過去了,有几個中國人知道被吹的神乎其神的平型關大捷是平型關战役的一部分,而平型關战役又是太原會战的一部分,没有國民党第二战區的配合,哪来的所谓“大捷”。
七十年過去了,有几個中國人知道抗战中被日本人認爲僅有的两次中國軍隊的勇猛程 度要超過自己的战役之一的桂林保卫战(另一次爲昆侖關战役日軍第5師团被中央軍第5軍擊敗)。
七十年過去了,有几個中國人知道隨棗會战中士兵以血肉之軀與敵人坦克相搏鬥,官兵竟攀登敵人的坦克之上,以手榴彈向車裏投掷,作战之勇敢與犧牲之壮烈,筆難盡述。
七十年過去了,有几個中國人知道抗战期間战線最長的會战-武漢會战。有几個中國人知道在武漢曾經上演了一場規模僅次于英德倫敦空战的武漢空战,有几個中國人知道宋美玲女士爲鼓舞官兵士氣五次趕赴武漢前線差點被日本人炸死。
七十年過去了,大家只知道毛澤東的論持久战,却不知道在他之前已有不少人提出過類似的理論,其中就包括蔣介石(1931年)和蔣百裏(1936年),毛只是借鑒後加以改進(1938年)。
七十年過去了,也許中國人從来就没有認真的想過爲什么作爲中流砥柱的領袖在抗战期間除了一篇論持久战和几次讲话外几乎没有其他作爲。他從来没有上過一次抗战前線,從来没有直接或間接的指揮過一場對日作战?(说的漂亮不等于做的漂亮)
七十年過去了,有几個中國人發出過這樣的疑问:55年授衔的共和國將帥們都少有抗战的經曆。而國民党高级將領几乎個個與小日本幹過。
七十年過去了,在大陆的主流媒體和教科書上没有把抗日战爭的所有战役完整的介紹過一次,甚至連起碼的大事記也没有。
七十年過去了,有几個中國人看過日本的投降書?難道就是因爲上面写着大日本皇軍向國民政府投降向蔣委员長投降之類的字眼?
七十年過去了,有几個中國人知道8月15日對這個百年来飽受屈辱的國家意味着什么?
七十年過去了,也許我們自己對那場战爭都已經遗忘的差不多了。七十年過去了,蔣介石動用70萬國軍發動了淞滬會战。在會战中,國軍空軍炸毀日本海軍陆战隊司令部,炸沈日本海軍第3艦隊旗艦,國軍陆軍爲補充战損而五次發布動员令,超過半數的团职以上高级將領以身殉國。淞滬會战未能阻止日軍占領上海,却改變了日軍在中國战場的战略部署,还爲上海资本向西轉移贏得三個月时間。
七十年過去了,有几個中國人知道最让外國人刮目相看的不是叶挺的新四軍,而是孫立人的新一軍。
新一軍远征緬甸,以傷亡1.7萬人的代價擊斃擊傷日軍10.9萬人。在新一軍攻占緬甸重鎮于邦的时候,下屬向孫立人詢问如何處理日軍战俘,孫將軍的回答是:你去问问那些狗杂種,都誰到過中國,到過中國的就地枪斃,以後都這樣辦。
七十年過去了,有几個中國人知道八路軍在平型關大捷中只不過是消滅了一支日軍运輸隊。而且平型關大捷只是平型關战役的一部分,平型關战役又是太原會战的一部分。
七十年過去了,有几個中國人知道李向陽和他的游擊隊是虛構的,真正让日軍闻風喪膽的軍隊是國軍的委员長卫隊。這支軍隊使用德軍的装備,甚至有德軍教官親手指導。在南京雨花台,委员長卫隊的两個營獨自阻擊日軍一個甲種師团(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軍一共只有六個甲種師团),平均每個士兵要堅守25米長的陣地,面對50名日軍精銳部隊的士兵,但勝利者依然是中國人。
七十年過去了,有几個中國人知道在常德保卫战中,74軍57師的8000名官兵阻擊10萬日軍15天之久,最後只有200人能夠战鬥。師長發出了74軍57師最後一封電報:彈盡,援絕,人無,城已破。职率副師長、師附、政治部主任、參谋部主任死守中央銀行,各团長劃分區域,扼守一屋,作最後抵抗,誓死爲止,並祝勝利。74軍萬歲!
七十年過去了,有几個中國人知道在武漢上空爆發過持續时間僅次于不列顛空战的武漢空战。那場空战中,國軍空軍擊落日軍飛機78架,炸沈日軍艦艇23艘。那個时候,每当防空警報響起,很多武漢市民不是鑽進防空洞,而是爬上房頂,爲的是能看到日軍飛機被擊落的場景。
七十年過去了,有几個中國人知道在重慶有17家軍工廠在敵機轟炸下堅持24小时不間斷生産。以金陵軍工廠爲例,抗战期間共生産迫擊炮7000門、重機枪1.8萬挺、步枪28萬支、手榴彈30萬枚、de-tona-tor包20萬個。
六十多年過去了,有几個中國人知道日軍投降書是什么樣子。爲什么我們只宣傳9.18日軍侵華,而不宣傳8.15日軍投降,不让國民看看日軍投降書?難道僅僅是因爲文中多次出現:日本陆海空軍及其輔助部隊向蔣委员長投降。或者是因爲受降落款是:中國战區最高统帥特级上將蔣中正,特派代表陆軍一级上將何應欽。
日本皇軍于1945年向中國投降的曆史照片,僅僅留存在我們的眼中!
要知道,伟大的中國卫國战爭是世界四大反法西斯战爭之一!它不是用游擊战、麻雀战、地道战、地雷战就能打贏的。它是用重兵集团與敵人浴血奮战才打贏的!战爭期間,國軍陆軍有3211418名官兵壮烈犧牲,其中包括8名上將,41名中將,71名少將。國軍空軍有6164名飛行员血灑長空,2468架战機被擊落。國軍海軍全軍覆没,所有艦艇全部打光。
在一次紀念抗战六十周年的訪谈節目中,中央台邀請到了几位“飛虎隊”,那几位老飛機员顯然有點 “不识时務”,大谈特谈当时怎么與國民政府和國軍合作抗日的,说的是口若懸河,激情澎湃,丝毫不顧忌中國执政党的脸面。也許是谈的太多了,于是主持人插话,问他們当时有没有聽说“延安”“共産党”和“毛澤東”,那些傻了巴几的美國老兵一個勁的搖头,場面有些尴尬。這個節目在中央九套播出過,看過的朋友應該都清楚。不知道大家是否記得白严松在台灣訪问連战时的情景,当連战谈到抗日的时候緊张的氣氛再次出現,我們的小白拼命將連主席的话头打住,場面甚是好笑。
我想问一句:難道抗战的曆史真相就真的那么可怕?真會威胁到政局的稳定?如果真是這樣的话,恐怕我們過去的宣傳真的是有“问題”了。
七十年後的今天,大多中國人只知道平型關、百团大战,盧沟桥、台兒莊、再加上南京大屠杀,要知道這几場的作战都是中日战爭中的次要作战,甚至連會战都谈不上。假如中國人自己都搞不懂抗日战爭的曆史的主流與重心,日本人当然也就樂得敷衍混過了。假如中國只靠「麻雀战」、「地道战」、「地雷战」来對抗日本的大軍,中國哪裏會有出席“開羅會議”、發表《波茨坦宣言》、成爲“聯合國創始四强”、以及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地位與资格腦海裏突然浮現出去年诺曼底紀念仪式上佩戴着勳章,意氣風發的二战老兵。
中華民國軍事委员會委员長蔣中正、美國總统羅斯福、與英國首相丘吉爾在埃及首都開羅, 11/25/1943。 究竟是什么使我們一次次把階级矛盾淩駕于民族矛盾之上。難道所谓的“意思形態”真的能把中國人的心理扭曲到如此地步;往者雖已逝,来者犹可追。那些國軍的抗日老战士應該得到尊重,哪怕是遲到的尊重。這份記憶屬于他們,也屬于這個國家,屬于這個民族,屬于子孫後代。但我們錯過了,錯過了最後彌補遗憾的機會。也許是出于某压力或心理,對那場战爭我們正在遗忘,而且是有“組織”的,有“選擇性”的集體遗忘。
七十年過去了,我們都應該扪心自问一下!
我們都要尊重曆史!

 


上兩條同類新聞:
  • 威權時代來臨,二十個歷史教訓/朱德死亡之謎/中國軍人真像電影中那樣所向無敵嗎?
  • 彭德怀/打油詩/不要再褻瀆劉曉波的精神遺產/中共两任帝师病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