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回国扒皮记/【小虫摄影】昙花一现-2017
發佈時間: 9/1/2017 8:49:54 PM 被閲覽數: 16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小虫摄影】昙花一现-2017


作者:【小虫摄影】  于 2017-9-1 --贝壳村



 

 

昙花又开了,第一次开了几朵,我在外面旅行,回来已经榭了,很遗憾,没有看到,去年开了一次。没有想到后来又开了一朵,我通宵拍了又拍,早上天还没有亮,就开始收缩了。过了两个星期,又长出几个花苞来,开花那天晚上9点我开始拍,半夜我试用闪光点,加灯光辅助,果然效果好多了。。。分享我的拍摄过程和昙花一现

昙花一现

半夜花开足了

 

晶莹剔透的昙花

 

晚上10点,花开口了

 

灯光效果

 

败落和开花

 

花非常低,我不得不爬在地上拍照,我是退休的人,这个动作对我来说非常艰苦,第二天腰酸背痛

 

第二次又有3朵花开了,这几朵花长得高,我可以站着拍照

 

含苞待放的昙花

 

姿态优美

 

 

一定到半夜才开足

 

拍照现场,三脚架,闪光点

 

 

楚楚动人

 

 

天亮就榭了,垂头丧气的样子

 

昙花一现,谢谢分享--手机拍摄




回国扒皮记

作者:秦臻  于 2017-9-1 --贝壳村

 

高清:青岛沿海浴场游客爆棚 酷暑天享受清凉

 
我七月初回国呆了整整一个月,回加拿大后病了整整一个月。我还从来没有病过这么久,以前感冒一周就啥事没有了,这次也是感冒,只是并发中耳炎,扁桃体炎,气管炎,牙龈炎,鼻炎,剧烈咳嗽,白天夜里的咳嗽,几乎睡不着觉。后来实在坚持不住去看了医生,吃抗生素和镇静剂成分的止咳药水,才勉强睡着,一晚上也没睡几个小时。那几天我整个脑袋的什么地方都疼,那么多地方发炎,都在脑袋上。原来听回国的人说,一回国就感冒,那时我还觉得他们矫情,现在轮到我自己了。
 
刚下飞机出了机场,一股热浪扑面而来,我回去的时候正赶上盛夏,我的家乡在北方,但依然热的让人受不了,我看手机上当地的天气,气温竟然高达38-39度。在外面站了差不多十五分钟,我就感觉自己像一只被放进蒸锅里的螃蟹,眼看着颜色变红。。。这时候手机响了,是来接我的朋友,他左拐右拐的把车停在我面前,我慌忙上了他的车,把车上的空调打到最大,冷风吹在脸上身上,刚出的汗很快下去了,朋友看我的样子说我矫情,我说,你在外面站一会试试去,他嘿嘿的笑着,说,哥们你等着天天洗桑拿吧。。。
 
回到家,爸妈很高兴,做了一大桌子的菜,我没有胃口,刚下飞机很累,只是家里这么热怎么不打空调呢?我热的闹心,可是爸妈说不热啊。。。或许他们年龄大了吧,所以不感觉热的厉害。只是我每天都汗流浃背,动不动就得洗澡,刚洗完还没等穿好衣服,又是一身汗。外面的大日头毒的狠,有时出去办事打车,车上空调开得大,只是一下车就完了,我又变得像蒸锅里的螃蟹慢慢变红。有时去办事大厅还好,超市里就完了,只是比室外低2度3度的感觉,小超市里根本不打空调。所以我感觉热的没处躲没处藏的。。。好不容易以为在家里凉快,可是老爸还不让打空调,就说不热。。。他自己也穿长袖的衣服,我看着就出汗,我让他换短袖的,或者背心,他说不换,穿背心觉得凉,我快崩溃了。。。我也不能为了凉快就天天出去打车吧,商店里也不凉快,而且没事我也不爱逛商店。
 
家里有什么事我都积极出去办,因为可以打车,可以去办事大厅,那里凉快。我买冰水,一瓶接一瓶的喝,一边喝一边悲叹,年复一年,这样的日子啥时是个头。。。好在我还有盼头,可以回到加拿大,我真是觉得咱们国内的老百姓过得真难受,虽然不少人家里有空调,但是没有空调的人家也很多啊,这白天晚上的这么热,或许是我想多了,人们适应了这样的环境和日子,说不定没有我想象的那么难受。在家没有事的时候我懒得动弹,就在沙发上躺着,躺不了多久,就感觉身体底下像火炕一般,我被煎的外焦里嫩烦躁不安, 有时候顾不上爸妈了,就开空调,不然我马上就要熟了。
 
天热成这样,走在街上有种大义凛然的感觉。可是我发现好街上就我自己这么激惹矫情,别的人全都很淡定,甚至有些女士穿着长袖衣服不说,还戴个大帽子,口罩甚至面纱。。。一定是怕被晒着,可是我很难想象那种打扮是什么感觉。。。想着想着,我都迷糊。
 
有一天我去院里的口腔科找人,然后出了大院去对面的药房买些中药给一位朋友捎回加拿大。马路上人流车流,川流不息,只是信号灯对于行人来说是形同虚设,人们只是看路上没有机动车了就过,什么红灯绿灯,回家前几天在街上过马路的时候,人们会回过头奇怪的看着我在那站着等信号灯,后来我也习惯了,看就看。有次电视节目里曝光一些记者采访一些乱闯马路,跨越街道中心护栏的行人。有的行人不搭理记者的追赶,也不答话,像没事人似的继续走路;有的行人只是很简单但是很冷漠的说了句下次注意;也有不少行人对于被记者问怎么不遵守信号灯的时候恼羞成怒,十分不嫌寒碜的说:“怎么的啊?我下次还这样。”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德行,而且态度极其恶劣,指指画画的似乎他过马路不看信号,记者追着他问是一件多么让他生气的事。
 
同学很热情,知道我回来了,开始就几个人知道,后来大家都知道了,总是找我吃饭聚会。我不好意思不去,同学也真热情,只是饭店里你要是不大声说话,别人是听不见的。即使在包房里,大家也都很大声的说话,这也没什么,都是同学,很熟悉了,但是那种就餐的氛围到哪都是那样,时间久了会觉得闹心。每次聚会都喝多,那种氛围是没办法的,大家一起举杯祝你这个祝你那个,你怎么能推掉?别人祝完你了,你也不能不祝福一下同学不是?最不好对付的是,同学挨个祝你,他们各自一杯,而你祝大家的时候是好多杯。。。那段时间我经常喝的五迷三道,一回家爸妈就说我变成酒鬼了,喝大酒。我也差不多每次聚会回来都满身酒味,我自己都觉得那味道不舒服,没办法,洗完澡睡觉,保姆天天给我熬绿豆汤喝,说是去味还解酒。喝多了酒,第二天会头痛,那种宿醉头痛真难受。第二天头还在痛的时候,同学又打电话来说晚上另外一波同学要见我,我实在是难以应付,只好说改天吧,实在是头痛的厉害。这样的时候多了,有时一看同学的电话进来了,我就条件反射一般的头痛起来。。。
 
在国内呆的最后一天,我出去给家里的网络续交钱,办完以后我想在大街上走一走,虽然热的要我的血命,我还是想走一会,这个曾经是我的家乡,曾经让我感觉那么亲切,方便的地方,如今却让我有种逃离感。那么无处藏身的热浪,拥堵混乱的交通,不知道新建了多少高楼大厦,高楼大厦玻璃墙体在刺目的阳光下闪着刺目的光,晃得我从眼睛一直痛到心里。大街虽然宽阔,但是秩序混乱,小路上很是脏乱,路边的一些小生意门脸,看一眼就能的忧郁症的感觉。但也没有这么恐怖,河边和大剧院那里还是不错的,但即便如此,在这样的酷暑之下,人们心里想的除了空调就是没有空调的烦躁了。
 
所以,我忽然有些明白了人们脸上无奈木讷的表情,敌意和易怒,总是想难为人的一种发泄心里,跟生活环境是息息相关的,人是环境的产物,环境对人的影响是很大的,这里所说的环境不仅仅是物理性的,还有因此派生出的各种感觉上和心理上的环境。再加上这里的生存,升学,医疗,人际关系给人们的生活带来的各种负面压力,都让我无法期盼什么美好的心理映射。然而,这一切的失望中,让我有些感觉无望的是人们的麻木和对这种环境的适应。
 
我登上了回加拿大的飞机,回国时班机竟然晚点8个小时无人问津,好在回来的时候都很顺利。
 
我的心理不是滋味,这次回国给我的感觉是拔掉一层皮,然而,我的父母,亲人,朋友在国内,使我对国内的他们多了很多心疼和无奈。虽然这种极端的天气总会凉爽下来,然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这种循环,不能不说是一种煎熬。几年间,国内变得却越来越让人有种想逃离的感觉。而这次亲眼见到的人们的麻木和愚昧,才是真正刺痛我的东西。

 


上兩條同類新聞:
  • 美国房价涨不停!3年内有346个社区跻身百万豪宅区(图)
  • 一张图读懂全美2017年房价走势 硅谷地区涨幅惊人(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