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邓小平嫡孙官场偃旗息鼓 或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图)
發佈時間: 9/26/2017 11:46:53 PM 被閲覽數: 30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邓小平嫡孙官场偃旗息鼓 或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图)



多维新闻

“白茫茫一派浮光掠影,昏沉沉满眼赫势滔天……转眼间踪迹全不见”。红色后代一直是中国政情观察者们热衷的话题,随着中共十九大的临近,曾在广西任职的邓小平孙子邓卓棣也再一次被港媒提及。港媒还留下悬念:“去年7月中共平果县第十四届委员会换届,邓卓棣没有入选,并从此消失于当地官场。”



在广西平果县任职时的邓卓棣(图片来源:广西平果县官网)

相比经常面对媒体的孙泽东孙子毛新宇,以及活跃在时尚领域的万里的孙女万宝宝等名人后代,邓卓棣鲜少出现在媒体报道中。查询多方信息发现,邓卓棣应该在从政三年之后,已经于2016年下半年离开了中共官场。

国籍风波

邓卓棣从出生开始就备受海内外关注。因为他是邓小平次子邓质方的独子,也是邓小平唯一嫡孙。他1985年(另有消息称1986年)生于美国,关于国籍归属曾引起非议,以致邓小平曾站出来说话。“谁说我的孙子是美国公民,他回到中国就是中国公民。”

2014年9月,邓小平之女邓榕在纪录片《邓小平遗物故事》的发布会后也对此进行了驳斥。邓榕说,邓卓棣确实在美国出生,但绝没有拿美国护照,而是出生后立即向中国大使馆申请护照,刚满月便被父母带回中国, 也许大家觉得生在美国就是美国公民,但这是个误解。邓榕斩钉截铁地表示,我们家不会拿外国护照,我们家人也一定是中国人。



邓卓棣(左二)刚出生就被送回邓小平(右一)身边,他几乎每年夏天都要和邓小平一起去北戴河避暑(图源:新华网)

邓卓棣2003年就读于北京大学法律系,2007年毕业。后来他又到美国杜克大学学习一年,在校期间,他用的名字是David Zhuo。获得杜克大学法学硕士学位之后,邓卓棣在美国伟凯律师事务所工作过大约两年时间。

踏入仕途

2013年5月3日,有媒体首次披露邓卓棣担任广西百色市平果县副县长,负责发展改革、物价、政府法制、农业农村、扶贫和重大项目等方面工作。2013年12月,广西党委书记彭清华专程到平果县调研。曾任中共元老宋平秘书的彭清华是邓卓棣的北大校友,当地传言是邓卓棣向彭清华请求“下沉基层”。

2014年2月,邓卓棣获补选为平果县党代表。同年5月15日,邓卓棣以新安镇党委书记的身份见报并引发巨大关注。此后,新安镇在县政府网站上发的报道再没有出现过邓卓棣的名字,均用该镇党委书记代称,而大多数接触过邓卓棣的当地民众则称呼他为“小邓书记”,以便区别于他的爷爷“邓书记”。

广西百色平果县和邓卓棣的爷爷邓小平有着很深的渊源。邓小平曾于1929年12月同张云逸、韦拔群等在百色发动著名的百色起义,创建中国工农红军第七军。起义期间,邓小平先后5次到平果指导土地革命和红军战斗。

2016年3月15日,在平果县旅游规划座谈会上,邓卓棣的头衔变成了县委副书记。2016年7月15日,平果县举行第十四次党代会,选举产生了平果县委新一届领导班子,邓卓棣没有出现在平果县委的领导班子中。后来有传闻称,邓卓棣调任广西百色市团委书记,不过当年8月22日的地方官媒证实,共青团广西百色市委书记由黄斌接棒刘芳。自此邓卓棣“去向成谜”。

退出政坛

2016年12月5日,大陆名为“黄柿子路”的微信公号援引广西平果县新安镇官员的消息称,“邓卓棣在6月份已经调回北京了,具体在哪个部门任职我也不知道。”随后这篇微信公号的文章便显示“已被删除”。

2016年年底,网传一封据邓卓棣写给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辞职信。信中声称,在中共官场上从政的这段时间,伴随着自己的是“无尽的恶梦和危险”,因此与家人商量后,决定乘当地领导班子换届之际退出官场。该信曾流传于中国大陆网络和微信,但随即被删除。有分析,该信的行文措辞颇有漏洞,不太符合“红三代”在中共官场这个特殊圈子里惯常使用的话语体系,因此其可信度不高。

大学时,邓卓棣是银地桥牌俱乐部的青年队选手,他在北大读书期间被记者问及爷爷对他最大的影响时,他说“应该是桥牌吧。小时候总看爷爷打桥牌,自己却没跟爷爷打过,真的非常遗憾。”



2017年3月3日,为期3天的2017年“华远地产杯”北京市春季桥牌大赛开赛,邓卓棣(右一)出现在北京桥牌赛场(图源:中国桥牌网)

中国桥牌网的会员信息显示,邓卓棣于2015年1月1日加入中国桥牌协会,其会员编号为000195,会员到期时间为2018年12月31。后来有细心的观察人士发现,在卸任平果县领导职务至今,邓卓棣至少已参加了14次桥牌比赛,基本上每个月都会参赛。如此频繁的参与桥牌赛事,依照中共目前对官员考核的严格程度,邓卓棣继续从政的可能性比较小。

2017年以来,邓卓棣在北京至少有两次露面,都与北京桥牌赛有关:2月18日,在北京市桥牌协会举行的2017年新春年会上,邓卓棣被增选为该协会第九届理事会理事;3月3日,北京市桥牌协会等单位主办的2017年北京市春季桥牌大赛开幕,邓卓棣和队友殷家莘获得高级组第6名。

家族压力

邓卓棣从政时期,曾遭到诸多非议。刚到广西时,外界曾普遍质疑:一个从未有政坛经验的、28岁的年轻人,为何能直接成为一个县的副县长?如今他退出中共政坛,原因是什么外界无从知晓,但是从某些信息或可以认为,邓卓棣进出政坛或均与其家族有关。

家族的光环,给邓卓棣带来诸多便宜的同时,也给他不小的压力。首先是中共十八大以来,周永康的儿子周斌、令计划的儿子令谷、薄熙来的儿子薄瓜瓜等人的曝光,让红二代或红三代屡被质疑。而美国证监会、司法部调查国际投行大规模雇用中国高官子女的报道,更进一步加深了民间对高官子女官商勾结、内比如外勾结的印象。

邓卓棣曾直言家庭背景给他带来一些压力。作为邓小平唯一的孙子,邓卓棣“是爷爷的心尖儿”,他几乎每年夏天都要和邓小平一起去北戴河避暑。1992年,邓小平南巡时也带着年仅7岁的邓卓棣。所以不少报纸、书籍、专题片中都有邓卓棣与爷爷邓小平在一起亲昵的镜头和描述。

大陆杂志《博客天下》曾披露,邓卓棣谈起过他曾经交往过的女朋友,邓卓棣告诉女友自己从小一直想去一家餐馆吃饭没有去成,后邓卓棣带着女朋友去了一家麦当劳。

或许正是因此,让邓卓棣尤其在意个人隐私。据媒体披露,邓卓棣在伟凯律师事务所工作时,曾因为担心手机丢失导致个人信息外泄一直使用一部诺基亚基础机,他说这样就没人想偷。

他刻意避免在媒体上曝光,在广西从政时甚至不愿在当地电视新闻报道上出现自己的特写镜头,邓卓棣也曾对当地记者表示,“不要在报纸上公开报道”。

很显然,如果继续在中共政坛,尤其是地方政坛,邓卓棣将很难严格保证自己的私人信息不外流。而在外界的聚光灯下,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都将被无限放大,他也将承受比别人多得多的压力,这或许是邓卓棣退出政坛的原因之一。

 


上兩條同類新聞:
  • 《人民日报》登这张诡异的照片 对王岐山意味著什么?
  • 港媒爆料王岐山流露出隐退想法:我该休息了!(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