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謹以《哲學和神學默想》短詩祝弟兄姊妹感恩節快樂/唐崇荣牧师布道信息领受要点
發佈時間: 12/5/2017 5:50:54 PM 被閲覽數: 57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謹以《哲學和神學默想》短詩祝弟兄姊妹感恩節快樂! 


        2017-11-23 13:19:36

謹以《哲學和神學默想》短詩祝弟兄姊妹感恩節快樂!


Zhiyong Wang


 


哲學與神學默想



二零壹七年十一月十二日乘飛機由華盛頓經卡塔爾前往印度尼西亞的雅加達,參加唐崇榮牧師主辦的宗教改革500周年研討會。途中研讀荷蘭新家爾文主義哲學家杜伊威爾的作品,很有感動和收獲。任何人的思維都是從不證自明的前提出發的,這種前提都是來自心靈的委身,都具有一定的宗教性。希臘哲學走的是精神與物質二元化的道路(form and matter),中世紀天主教哲學采納的是自然與恩典二元化的模式(nature and grace),啓蒙運動後的人文哲學走向自然與自由二元化的思路(nature and freedom),但聖經中所啓示的則是曆史性的創造、墮落與救贖的範式(creation, fall and redemption)。正是基于這個範式,基督教哲學與神學統一起來,都是以上帝爲中心,以上帝啓示的法言爲終極性超驗性的標准。正是因爲強調上帝本體及其啓示的超驗性,杜伊威爾所強調的“超驗批判”(transcendental criticism)才成爲可能。只有在這種超驗批判之下,我們才能反省人類思維的一切成果,使其受到分析性的批判和創造性的提升。在大會講員中,有來自荷蘭的Herman Selderhuis博士和Roelof Kuiper博士,前者是荷蘭阿伯多倫大學教會曆史和教會政治系的院長和教授,後者是肯佩大學基督徒社會實踐學的主席和教授。這兩位教授對于凱波爾、巴文克和杜伊威爾都推崇備至,深有研究。華人教會有神學家嗎?沒有深刻的哲學造詣,所謂的神學家不過是機械地重複前人的研究和個人的感覺而已。唯願二十一世紀上帝賜福中國,興起精通哲學、神學、政治學和法學的仆人來,使得中國神學走出狹窄的畫地爲牢的基要主義的神學圈子,把神學提升到世界觀和文明論的層面上來。唐崇榮牧師就是這樣的神學家和布道家。唯願感動唐崇榮牧師的大能的聖靈,感動更多的華人牧者!



哲學神學本相通,何必孤懸泣西風?
功效都是由心出,上帝主權貫其中。


律法界定義與罪,福音顯明救贖工。
重回聖經訪古道,得見天開約櫃明。


講律法,傳福音,得救都靠神恩寵。
效法基督求成聖,治死老我靠聖靈。


五百年前加爾文,五百年後唐崇榮。
神權神治神律法,于不同中見大同。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于雅和博心齋


hit tracker







唐崇荣牧师布道信息领受要点


王志勇 牧师整理(未经唐牧师同意,文责自负;谢谢洪予健牧师、傅希秋牧师过目更正)



1﹜ 唯独上帝的荣耀
我们的一切事工都是靠着上帝的恩典,要把一切荣耀都归给上帝!


2﹜ 同工三大要求
我要求我的同工都会传福音,教导神学和牧养教会。那些没有传福音的负担和操练的人,既不要教导神学,也不要牧养教会!因为福音本是上帝的大能,我们不传福音,就有祸了!


3﹜ 担心欧美教会
欧美很多改革宗教会死气沉沉,人数减少,走向死亡,将来几代之后,很有可能要卖掉教堂,被人改成清真寺,就是因为他们没有传福音的热情。所以,上帝感动我发起归正福音运动,!不仅要坚持归正的神学,还要积极地传福音,通过传福音来改变人心,更新文化!


4﹜ 最喜欢的经文
圣经上说:保罗啊,你学问太大,使你癫狂了吧!我最喜欢这节经文!有学问的人,往往太冷静,缺乏那种为上帝和真理疯狂的热情,不能感化世界,真是很可悲!世上那些为各种主义和信仰癫狂的人,往往没有真正的学问,他们被人洗脑,成为各种人为的主义和信仰的牺牲品,真是很可怜!我一生求主赐给我属主的智慧,更赐给我侍奉的灵火!


5﹜ 经历福音大能
圣经宣告,这福音本是上帝的大能!当我们传福音的时候,我们就需要上帝的大能,我们也会经历上帝的大能!那些不传福音的人,就不会得见、经历上帝的大能!


6﹜ 需要灵火更新
我需要的不是退休(retire),而是重新点火!就是上帝点燃我们心中那种为主火热、拯救灵魂、转化文化的烈火(re-fire)!


7﹜ 上帝奇妙祝福
我这样忙碌,就没有时间也没有资格得病!这是上帝的祝福!
六十年来,我一年八个月左右的时间外出传道,上帝眷顾我们的家人。


8﹜ 希腊哲学三派
保罗传福音的时候面对三派希腊哲学:一是伊壁鸠鲁派,追求世上的快乐和幸福;一是斯多亚派,强调征服自己,积德行善;三是怀疑派,怀疑一切价值和追求。那些追求世上的快乐和幸福的人,不会相信上帝;那些积德行善的人,认为自己已经非常良善,他们不需要上帝;那些怀疑一切的人,更是不会相信上帝。世上一切人的哲学和文化,都有这三种倾向。这三种倾向,都不会使人归向上帝。因此,我们要使人相信上帝,必须依靠上帝的大能,高举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


9﹜ 记念耶稣基督
我们参与圣餐,记念救主耶稣基督。我们要记念自己因着耶稣基督的救赎罪得赦免,得享丰盛的生命;我们要记念我们在基督里彼此连接,不管我们来自何族何方,在主内都成为一家人。我们记念耶稣基督,好使我们盼望他都再来,那时整个世界就会完全得到更新。这样的记念,是何等地优美啊!这不就是全世界所需要的吗?


10﹜ 加尔文与宪政民主
近现代的宪政和民主都是来自改革宗信仰!加尔文就是美国宪政民主的鼻祖!只有改革宗信仰才能给个人和社会、乃至整个文化带来彻底的更新和改变。天主教国家使人贫穷,共产主义必然破产,唯独改革宗信仰使人全方位地认罪悔改,并且殷勤做工,努力节约,甘心奉献,“崇高的思想,简朴的生活”!这样的信仰必然得蒙上帝的祝福,必然给社会带来真正的祝福。


11﹜ 一生侍奉的优先秩序
在我一生的侍奉中,首先是爱上帝,其次是爱教会,第三是爱他人,第四才是爱自己的家庭。我记念上帝的家,上帝就记念我的家。


12﹜ 上帝用的两种仆人
一是敬畏上帝、热爱教会的,是正面的仆人;二是反对上帝和逼迫教会的,是反面的仆人。正面的仆人乃是敬天顺命的仆人,必然得蒙上帝的祝福;翻面的仆人乃是逆天抗命的仆人,必然受到上帝的审判。


13﹜ 学问与学位
有学问没有学位,可惜一点点!有学位没有学问,可惜一大堆!全世界最懂神学的加尔文,是没有学过神学的!关键是看你如何认真地学习上帝的话语。最好的神学院,要成为你读书的目标;最正确的神学,应当是我们追求的目的。这是目前教会中可悲的两大现象:有学问的人,都冷冰冰的;狂热的人,都没有正确的思想!改教家都是当时最有学问的人!今天很多牧师不学无术,穿着牧师袍,也有学位,但却没有学问!路德时期三个教皇,都非常败坏!我们相信圣而公之教会,但我们的教会领袖不圣不公!求主怜悯我们,使我们真正认罪悔改!


14﹜ 祭物与圣火
亚伯拉罕献祭的时候,万事俱备,没有祭物,就献上自己的儿子!以利亚献祭的时候,极端缺水,还要浇上水,然后祈求上帝降下圣火!今天很多教会有祭物,但没有圣火;看似有火,却是凡火。改革宗教会缺乏什么?我们有祭物,但常常没有圣火!灵恩派是假火,新派没有祭物。求上帝赐给我们圣火,这样你就带着来自圣灵的圣火回到你的教会!否则,参加这次会议就没有意义!宗教改革的精神和烈火必须继续燃烧,直到世界的末了!改教运动已经过去,改教精神和灵活继续焚烧,直到耶稣基督再来!


15﹜ 侍奉的心态
上帝感动的工作一定做下去,不靠任何人!人生的时间有限,该做的一定要做!当上帝的灵在你们身上的时候,你们哪怕疲劳,也要如鹰返老还童!


16﹜ 强调主的大爱、爱主并传福音
凡是爱主的人,都是上帝知道的;若是不爱主,这人可咒可诅!愿主的大爱激励我们,使我们都成为传福音的人。






Image may contain: 1 person, on stage










無神論者、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患者、紅海一號、娃娃


Snow 施諾  世界民意網


半年前,某牧師寫了一遍文章,批評香港人不信任共產中國,香港作為一個極之西化的大都會,也成為各種反華反共勢力結集推波助瀾之前哨站雲雲。驟眼一看,我以為這位牧師在中共的喉舌《環球時報》織帳棚,實情是,他的文章是給其教會會眾看。我們稱他為舔共教牧。




究竟作為一個教牧,舔共有什麼問題?


中共和基督教在私、在公不共戴天。在私,無神共產黨有逼迫基督徒的紀錄,又在國內拆毀教會、十字架等。在公,一黨專政、濫權和腐敗引致祖國有很多嚴重問題,這包括黑心食物、豆腐工程、汙染、政治犯等等(很多香港人搞不清政治犯和刑事犯的分別),這和基督教所傳的公義是有抵觸。有能力的高官和國民,都會準備後門逃避(所謂狡兔三窟),最典型的做法是在祖國賺錢後,把資產和家人轉移到西方國家去。


整天叫香港人愛黨愛國的香港建制派、全國政協、人大等領導人,知否他們當中有幾多個自己和其家人擁有外國國籍(極之西化)?知否他們把大部分資產五鬼運財,搬到外國(極之西化)?香港的教牧公開舔共,建制派私下舔西,俱平常。


既然中共和基督教不共戴天,為什麼教牧會舔共,為黨擡橋?教牧不要說愛仇敵,因為中共絕對不稀罕教牧的愛,不要枉作小人。教牧舔共,我看原因有四:



一、 教牧早已不相信上主的存在,他們是無神論者。他們可以再被分成兩類。第一類無神教牧是中共派來的特務(臥底),由始至終他們是無神論者,只是扮成屬靈的基督徒唸神學做教牧。他們的主要任務是誤導基督徒,盡量使更多基督徒不但不反黨,更為黨擡轎也不自覺。


第二類無神教牧曾經堅信上主,但後來慢慢變成無神論者(原因不談)。這並非我的想像。近年確實有教牧離棄信仰,公開宣稱自己是無神論者並辭職。他們有勇氣和能力面對失去教會給予的薪金。但並不是每一個這類教牧有這樣的勇氣,也許有轉職困難,不想放棄薪金。維持收入是他們的首要任務。中共將來可以在香港拆毀教堂,他們擔心他們的薪金也會化為灰燼,當然不會說中共的不是。更不幸的是,如果他們牧養的會友傾向建制,他們要更努力為黨擡橋,不容許一小撮反黨會眾在教會落地生根,影響奉獻收入。


無論是第一或第二類無神論者,他們的職業然仍是教牧,當然會繼續傳屬靈的道,使他們看似教牧,來掩飾自己的無神論者的身分。寫篇文章回應這兩類無神教牧是浪費時間。他們從根本上不相信上主的存在,不在乎他們的教導是否正確,只在乎可否討中共的喜悅和統一教會內的思想。但如果文章是給非建制的會眾看,減少他們被誤導的機會,仍是值得。


二、 教牧仍然信上主的存在,但患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舔共也不自知。1973年,數名刧匪在意圖搶劫瑞典斯德哥爾摩內一家銀行失敗後,挾持了四名銀行職員,在警方與刧匪僵持了130個小時之後,因刧匪放棄而結束。在這期間匪徒威脅受俘者的性命,但有時也表現出仁慈的一面。事件發生後幾個月,這四名遭受挾持的銀行職員,竟然對綁架他們的匪徒顯露出憐憫的情感。被害者在事後都表明並不痛恨歹徒,並表達他們對匪徒非但沒有傷害他們卻對他們多加照顧的感激,並對警方採取敵對的態度。


斯德哥爾摩效應,是指人質會對劫持者產生一種心理上的依賴感。他們的生死操控在劫持者手裏,劫持者讓他們活下來,他們便不勝感激。他們與劫持者共命運,把劫持者的前途當成自己的前途,把劫持者的安危視為自己的安危。


看官,這類教牧當初是非常痛恨中共,甚至比一般人更甚。但久而久之,見中共倒不下,祖國又好像越來越強大,有時候中共對香港施小恩,教牧有家庭和職業在香港,移民談何容易,最終心理上「加入」中共也不自覺,用百般所謂理由來合理化中共的惡言惡行,使自己心理上好過點,不用再無奈、難過、憤怒。和和諧諧,血壓和心臟也好一些,就這樣患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無論你怎樣有耐性、有理性向他們解釋中共的邪惡,他們都會聽不入耳,很輕易對你發怒。除非有一日中共犯了一個極大錯誤,使這類教牧自己和家人受了重大的傷害,否則他們是不會從病症中復原過來。


三、 1981年,香港TVB播放一套抗日電視劇叫《烽火飛花》,主角汪東先生是來自東北的中國人,中國國民黨陸軍上校,後加入日軍做翻譯官,為日軍擡橋。國民都以為他是賣國賊,恨他。其實他是國民黨派來,潛伏於日軍中刺探敵情的軍統間諜,代號「長江九號」。


我的猜想是,有一類也是信上主的教牧,表面看似舔共,但其實他們是「紅海一號」。無論他們是自發性成為「紅海一號」,還是受派於一個由基督徒組成的秘密抗共組織,他們的任務是扮愛黨國,減低中共的誡心,方便帶領教會會眾脫苦海。但不是每一個基督徒會認同他們的做法,在這裏不作詳談。



四、 教牧仍然信上主,只是一個娃娃。娃娃只有很少的社會經驗(年輕教牧),或儘管曾在社會打滾多年,但仍然總括不到任何經驗(中、老年教牧),比鴿子更純良。娃娃教牧從來不懂得如何認清中共的真面目,終其一生不知險惡為何物。如果娃娃教牧再受第一類教牧刻意的誤導下,舔共是無可避免。


如何幫助娃娃?和患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教牧的情況相似,如果有一日中共犯了一個極大錯誤,使他們自己和家人受了重大的傷害,這可以將他們的學習能力迫出來,最終認清中共的真面目,娃娃不再,破繭威龍。但是如果中共沒有犯大錯誤,我們要有耐性有理性向娃娃教牧說明中共的邪惡,對他們「一看、二幫、三等待」,不能急,是一個長期的工作。


但是如何分辨以上的四類教牧?難矣!因為他們都有舔共的言行。我估計第一類的教牧(無神論者)較明顯,他們偏向「皇帝不急太監急」。每當中共有歪理或惡行時,他們會很快跳出來為黨護航。即使在無風無浪的日子,這類教牧仍會主動寫文章、講章護航。他們對非建制會眾的容忍度較低。其餘的三類教牧較被動,較難分辨他們,即使聘請一目偵信做調查(屬靈上的偷情、通姦)也不會查到甚麼。



順帶一提,有一些教牧仍信有神,他們同時對中共的邪惡比起你和我更清楚,但為免麻煩,於是難得糊塗,裝睡。睡著了,就不會知道中共的惡行。這類教牧不會主動舔共,他們只會保持沈默。


我曾經說過,如果一個教牧有以下的特質,他應該是一個合格教牧:為羊捨命、有良好的思考能力、承認錯誤、聆聽不同看法的的胸襟、不隨便在公開場合定他人的罪、要對人性有深入的了解。但現在看來我要降低條件了,只要他們不是無神論者、不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患者、不是娃娃,只是難得糊塗也很不錯了。


(這文章所談的,只適用於在仍有宗教自由的香港的教牧的狀況,並不適用於無宗教自由的國內的教牧,詳情不談。)




教皇成为敌基督的代表

   谢选骏:教皇成为敌基督的代表
   
   《教皇在达卡呼吁采取“果断措施”,解决人道危机》(2017年12月01日 转载法广RFI)报道:
   
   天主教教皇方济各星期四抵达孟加拉。教皇刚到孟加拉首都达卡就呼吁国际社会采取“果断措施”,解决罗兴亚人所面临的人道危机。


   
   天主教教皇方济各11月30日星期四抵达孟加拉,来到此次出访的第2站,教皇将在人口以穆斯林为主的孟加拉,进行为期3天的访问。
   
   教皇此行的焦点是穆斯林少数族群罗兴亚人面临的困境。周四,教皇一到孟加拉首都达卡,就呼吁国际社会采取“果断措施”,解决从缅甸逃到孟加拉的数十万罗兴亚人所面临的人道危机。
   
   但教皇如同在刚访问过的缅甸一样,避免使用罗兴亚一词。教皇谈及他们的处境时,仍然避免使用罗兴亚人的称呼,而是称之为“来自(缅甸)若开邦(Rakhine)的难民”。
   
   孟加拉邻国缅甸境内数十万名罗兴亚人为了逃离军方镇压,穿越边界到孟加拉寻求庇护。不过,在孟加拉,罗兴亚难民生活在非常肮脏的难民营里,饱受饥饿和疾病的折磨,目前,生活在孟加拉难民营里的罗兴亚人,试图重建和自救,其中的一个支柱就是在难民营里设立清真寺。前去采访的本台法语部记者看到,难民营里,到处都是刚诞生不久的清真寺。不过,孟加拉自身面临国内伊斯兰极端主义崛起,境内的少数族群天主教徒因信仰受到攻击,因此,官方也担心极端的言论通过难民营里的清真寺得以蔓延和传播。
   
   谢选骏:天主教的教皇在伊斯兰国家孟加拉首都首都达卡呼吁采取“果断措施”,拯救穆斯林、解决人道危机。这是怎么回事?2017年11月30日,这位教皇,甚至做到了孟加拉总统府里。俨然在扮演着回教的哈里发的角色了。教皇不是正在试图统一并统治全世界的宗教吧?教皇不是在成为敌基督的代表吧?
(2017/12/02 发表   Boxun)


hit tracker

 


上兩條同類新聞:
  • 还是有上帝的/這是我們的立場:雅加達呼籲/雅加達宗教改革500周年紀念大會
  • 基督教与伊斯兰教的根本区别/再论圣经读解用,是三个不同步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