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习仲勋与当今维权律师的命运/民主的含义就是选出倒数第二的领导人
發佈時間: 1/3/2018 8:37:02 PM 被閲覽數: 22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民主的含义就是选出倒数第二的领导人






   谢选骏:民主的含义就是选出倒数第二的领导人
   2016年9月6日,FT中文网说:美国大选令人不安 希拉里接手烂摊子——
     卢斯:民主党重新控制参众两院的希望渺茫。无论希拉里以压倒性优势胜出还是仅仅险胜,她都将接手一个烂摊子。
     选举的好处在于最终会分出胜负。分歧仍然存在。但就目前而言,由谁执政的问题已经解决。今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即将成为一个例外。即便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在选举人团投票中以巨大优势胜出,这也将是历史上最勉强的压倒性多数。
     很多美国人会接受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说法:大选结果受到操纵。支持希拉里的很多选民只会不情愿地支持她,因为什么都比特朗普当选总统强。她将不享有“蜜月期”。她几乎一上任就要面临她只会当一任总统的猜测。



     任何质疑这点的人应记住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命运。如今总统任期已近尾声的奥巴马,在过去6年一直未能说服对他有敌意的国会采取行动。从年度预算到早教立法,他的几乎所有努力都毫无结果。他最重要的遗产(医疗改革和华尔街监管)都是在他任期的头两年实现的,当时民主党占国会多数席位。尽管这两件事已订立为法律,共和党人仍发誓一有机会就会废除这两部法律。今年,奥巴马甚至无法促使国会同意对寨卡病毒(Zika)肆虐的地区实施紧急援助或是在一系列屠杀事件后略微收紧枪支安全管制。这还是在不面临竞选连任压力的情况下。希拉里能有多大机会呢?
     答案取决于两点。首先是民主党能否在今年11月重新获得国会控制权。他们有很大的机会重新在参议院赢得微弱多数——大概是51席(民主党)对49席的局面。但拿下众议院就比较困难了。因此,民主党重新攻下两院(这是在当前情况下执政的必备条件)的机会颇为渺茫。
     其次是共和党人如何解读特朗普的失败。他们会不会承认将该党变成一个“人口大帐篷”(big tent)的时刻已终于来临?如果是这样的话,希拉里或许能够找到足够多的中间地带推行大规模改革,例如税收改革和移民改革。抑或以特德·克鲁兹(Ted Cruz,这位德克萨斯州参议员在共和党初选中是特朗普的劲敌)为首的强硬保守派会不会看到复活茶党(Tea Party)时代国会边缘政策的机会?在这种情况下,希拉里的议程将很难有见光的机会。
     我赌会是后一种情况。当然,特朗普的惨败将鼓励务实的共和党人就该党在加州的命运发出警告,在这个非白人占人口大多数的州,共和党现在已成为永久性少数党派。
     加州的现在就是美国的未来。那里出现的情况可能预示着共和党在整个美国的衰落。但是,这是改革派在2012年共和党上一次失败后提出的观点——当时改革派敦促共和党停止针对同性恋以及女性生育自由的偏狭言论,并向拉丁裔美国人伸出橄榄枝。共和党基层显然对这一剖析并不买账,因为他们提名了特朗普。
     目前很难看出共和党的务实主义者会如何说服特朗普愤怒的支持者——他们认为希拉里在大选中作弊——放弃其最坚定的信念。另一方面,克鲁兹是一位非常聪明的政客,他不会让他们这么做。特朗普落选会大大增加克鲁兹2020年赢得共和党党魁的机会。对于所有厌恶美国大选周而复始的人,我有一些令人沮丧的消息:大选确实是永不停息的。下一轮选战已经开始。打响选战第一枪的地方是特朗普在克利夫兰举行的共和党代表大会,克鲁兹在会上拒绝为这位共和党提名总统候选人背书。相反,他敦促选民在11月“本着良知投票”,这几乎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一致嘘声。
     克鲁兹不为特朗普背书是一出戏剧性的政治秀。等特朗普败选后,人们回过头来看这件事,会认为此举颇具先见之明、甚至颇具勇气——正如克鲁兹所愿。相比最大的潜在对手——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Paul Ryan),克鲁兹占得先机。瑞安在与民主党人的立法妥协上谨小慎微的尝试,使得他在保守派中间失去了光环。
     克鲁兹相比佛罗里达州参议员马尔科·鲁比奥(Marco Rubio)也拥有优势,后者能否在11月获得连任面临极大不确定性。
     不管怎样,竞赛正在进行。善待希拉里的人会被认为应该出局。阻止她的各项计划将被视为可堪重任的凭据。大多数共和党选民称希拉里不诚实——少数民主党选民也这样认为。
     一切政治趋势都有完结的时候。对于希拉里来说遗憾的是,美国严重的两极分化——以及共和党的分裂——还在继续。特朗普获得提名很可能延长了这一痛苦的过程。因为他采取了非正统的立场(包括支持当前的福利社会保障水平和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支出),保守派可以说:“我告诉过你们:提名一个不道德的纽约大富豪让我们偏离了自己的原则。
     这将是克鲁兹的说辞,也将令希拉里头疼。无论她大胜还是险胜,她都将接手一个两败俱伤的烂摊子。 
    (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 爱德华·卢斯,译者/何黎)
   ……
   这篇文章给人传达的信息似乎是:“民主的含义就是选出倒数第二的领导人。”因为只有两个候选人,这就意味着其中一个必然“胜选”。
(2018/01/01 发表)



小文革与大文革


   谢选骏:小文革与大文革
   
   
   网文《从心理学看习近平的恐怖政治——习仲勋与当今维权律师的命运》(茉莉)说:


   中国刚度过漆黑的一周。“天津大审判”如同一场卡夫卡式的荒诞噩梦,又如奥威尔的讽刺小说《1984》之翻版。昔日优秀的律师、坚定的维权人士,在被告席上面对煽动颠覆的指控,一个个认罪、忏悔、谴责他人、赞美并感谢审判他们的官方。
   曾是中国政治犯的笔者从未见过这种“人人诽谤自己”的法庭奇景,禁不住泪流满面。身在广州的艾晓明教授说,她的“心都虐碎了”。由于这种大肆张扬的“官媒审判”戏目已经多年罕见,海内外一片错愕愤怒。人们惊呼:“这是一场骗局!是在侮辱中国民众的智力!”“这不是审判,是披着法庭外衣的文革批斗会。”“审判维权律师彰显中国打压人权进入新阶段。”“中国正在面临‘极权恐怖政策的复兴’。”
   深感困惑不安的人们寻找原因,但对这种畸形严酷的政治现状,传统的政治分析已经不敷使用。集大权于一身的习近平做出这个政治决定,不仅出于自身权力与利益的考虑,在其中起作用的,可能还有他本人的病态心理。习仲勋一家在文革时期所遭受的那些苦难与折磨手段,在他家二儿子掌权的这几年,竟然在很多同胞身上一一重演。
   难道这些还不足以让我们意识到,有一个“受虐—施虐—循环往复”的诅咒之链,如同巨大的魔咒笼罩在中国人头上?当年习家那个受虐的可怜孩子,长大后变成狂妄的施虐者,这一切绝不是偶然。为此,我们有必要借鉴心理学作为补充,来深入认识习近平时期非同寻常的恐怖政治。
   新一轮打压与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至今为止,海内外媒体和研究者大都停留在政治学的分析上。对于这场在盛世出现的残暴的人权镇压,有人认为,当局有两个目的:一是惩罚活动人士,二是利用其来强调习近平的主张。还有人说:审判过程满足了投射国家权力、把人权倡导者诋毁为敌人的需要。
   分析家们的疑问是 ,为什么前一届胡温政府执政时期,自由派感觉要宽松一点,而在习政权治下,却发生了一个彻底反自由主义的逆转?专家们将之归结为执政者的一种恐惧,说是由于当前经济放缓、内部政治斗争激烈,使得习政权担心,公众对官员的极端腐败及滥用职权的愤怒,有朝一日会爆发为得到国外支持的公开反抗。
   这样的政治分析当然是很有道理的,既得利益集团确实是为了维护权力不择手段。但我们还是不能完全肯定,习政权受到的压力与威胁就真的就比胡温时期更大,以致他们不得不使用如此可憎又可笑的文革手段?
   传统的政治分析建立在人是自利性的判定上,即统治者做出的政治决定,一定是对他自己有利的,是一种理性算计的行为。然而在这场大审判里,人们没有看到习政权有什么理性,看到的只是厚颜无耻的欺诈,疯狂的倒行逆施。由此引起针对习近平本人的恶评如潮,无论国内国外,他已树敌众多。
   在习政权的镇压中充满了精神病态的非理性成份,损人而不自利。按照政治心理学的解释,领导人的政治行为有时只是为了获得心理上的满足。例如,毛泽东早年曾受过知识分子名流的轻视,他掌权后实行的仇视践踏知识分子的政策,被认为是为了满足其报复心理。
   由此可见,在政治个体研究中,引入心理学作为的分析手段是何等重要。在心理怨恨的作用下,文明与理性有时会不起作用,政治人物的个性心理特质严重影响他们的政治决策。
   其实,早就有人注意到习近平的心理问题。包括笔者在内的多位评论者都曾在文章中提到,习近平很可能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有人甚至直指:“习近平不是习仲勋的儿子,而是毛泽东的孙子。”其理由是:习近平曾因其父的“反党”问题惨遭毛泽东的迫害,但他却不肯清算毛泽东的罪恶,反而对毛的政策情有独钟。这就像1973年发生在斯德哥尔摩银行里的抢劫案:受害者对加害者产生了强烈的爱的情感。
   受虐的孩子为何长大成为施虐者
   然而,患“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病人只是出于自我防卫机制,对加害者产生感情并为之辩护而已,他们并不模仿加害者去迫害他人。习近平的症状比较奇特,身为当年的受害者,他在上台的这几年却高举施害者毛泽东的旗帜,对他不喜欢的人实施毛式政治迫害,制造文革式的恐怖。
   幸好有生态学家给我们提供了一种观察认识人类的新角度。在秘鲁鹈鹕鸟繁殖栖息地,研究者发现,成年鸟儿去邻居鸟巢啄咬那里的雏鸟,而那些没有被啄死的雏鸟成年后,就像曾向它施虐的成鸟一样,残忍地攻击其他雏鸟。这种“暴力的怪圈”现象在人类被称作“虐童”。当然人类是有理性的动物,人类的“虐童”现象远远不像野生鹈鹕鸟那样普遍。
   现代心理学家都一致承认:童年经历对一个人的发展产生决定性影响。有的影响是正面的,例如,因为童年曾遭受过苦难,有些人会终身致力于消除产生苦难的根源,世界上一些献身于崇高事业的人权、环保人士就是如此。但也有少数受过虐待的儿童,由于心理创伤过于深重,长大后变成施虐者。很不幸,习近平就是其中一个。
   1962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习仲勋被毛泽东、康生迫害,全家遭株连。当时才九岁的次子习近平成了“黑帮子弟”,遭受了可怕的歧视、欺凌和折磨。文革中,习近平曾被红卫兵追赶羞辱,被戴上高帽批斗,被威胁说要枪毙他。他挨饥受饿,被逼流浪,还曾被抓到北京少管所作为犯人关押。后来他下乡在陕西最贫困的窑洞村,被变相劳改了七年。
   令这个少年的情感唯一源泉枯竭的一个事件,是他在落难时曾被自己的母亲告发。据媒体报道,当年习近平被关押时,有一次趁雨天跳窗逃回家,想让妈妈给饥饿的他弄点吃的。但他没有想到,之前被迫在他挨斗时举手喊口号打倒他的妈妈,见儿子逃回家不但没给他东西吃,反而冒着大雨告发儿子去了。绝望的习近平只能痛哭着从家里逃走,第二天又被抓进少管所。
   从心理学角度看,这个非同寻常的事件是“不带血的心灵杀手”,它的后果几乎是毁灭性的。精神虐待打击的是人的生命内核,会扼杀孩子对亲人的最后的一点信任感以及自我尊严感。遭受过如此精神虐待的孩子大都会人格破碎,陷入严重的心理危机。如果没有及时获得爱之温暖抚慰或者专业的心理治疗,那么,这个孩子很可能从此就带着残破冷酷的心灵生活。
   亮剑报复的快感获心理解脱
   从那之后,习近平学会隐藏起他对世界的仇恨与报复心理,一味低调贱化自己,原本不讨人喜欢的他在乡下学会了如何“来事”。他貌似忠厚地与群众打成一片,十次争取入党表现政治进步,终于在险恶的环境里咬着牙活下来。当年,父亲习仲勋曾老泪纵横地对一个叫杨屏的小朋友说:“你近平哥哥可是九死一生啊!”
   2000年,在接受《中国时报》采访时。习近平这样谈他对政治的认识:“几乎不曾有过权力的人,那些一直距离权力很遥远的人,往往认为这些东西是神秘、新奇的”,“但我穿过表面的东西——权力和鲜花,荣耀和掌声——去看,我看到的是看守所,是浮躁的人际关系。对政治我有更深层的了解。”
   心理学家一定会从这段话里认识到:这个昔日受虐的孩子,其心理痼疾从未痊愈。因为父亲平反后重登高位的缘故,习近平在文革后仕途一帆风顺。虽然被前妻抛弃,但他后又娶得美貌的歌唱家做妻子。可是,这一切外在的显赫的成功都帮不了他,他那在成长阶段受到损伤的人格仍然支离破碎。
   在共产党高层权欲熏心、勾心斗角的世界里,没有人教给他爱与自爱、重建人格的课程,他无从获得有关自我尊严、尊重与理解他人的人生智慧。长年积蓄压抑的痛苦与仇恨无法化解,在大权在握之时,他终于有了机会惩治他人,以寻求报复的快感,获得自我心理解脱。于是,我们看到这位红二代出手狠毒地“高调亮剑”。
   十五年前,任福建省长的习近平曾给“敬爱的爸爸”习仲勋写过一封拜寿信,其中有这样感人的句子:“您一辈子没有整过人,坚持真理不说假话,并且要求我也这样做。我已把你的教诲牢记在心,身体力行。” 但对这位曾被生活严重欺骗、已不知诚实为何物的儿子来说,父子关系只是他自己所说的“浮躁的人际关系”中的一种。事实上,他在攫取最高权力之后,处处违背父训,走到“从不整人”的父亲习仲勋的反面。
   习家在文革所遭迫害今日重演
   国际人权组织可以拟出一个长长的名单,证明习近平上台后对中国公民所实施的各种严重的人权侵犯,此人现已被视为一个恶名昭彰的“整人霸王”。如果我们将习家在文革时期所遭受的迫害,与当今709维权律师所遭受的折磨做一个比较,可以发现二者惊人的相似性。
   第一,突然袭击。1962年9月,如同晴天霹雳,因为一本叫《刘志丹》的小说,国务院副总理习仲勋等人被毛泽东打成“反党集团”,立案审查长达16年之久,涉案几万人。2015年7月,几百位中国律师、维权人士及其亲属,突然毫无预警地遭到公安当局大规模逮捕、传唤和刑事拘留。
   第二,捏造罪名。1963年,习仲勋被毛泽东捏造多项罪名,其中主要一点是“利用小说进行反党活动”。习仲勋当年出访东德时,曾用一个双筒望远镜遥望柏林墙,这件事在文革中被指控为“里通外国”。 2016年,多位为维护受害者的权利的律师和人权人士,毫无根据地被习政权指控为“颠覆国家政权罪”。
   第三,公开羞辱。1967年,习仲勋多次被造反派揪到群众集会上去批斗,要求他交代“反党罪行”。如前所述,年幼的习近平本人也曾被公开揪出去批斗过。2016年,多位被抓捕的709律师在电视、微博等媒体公开亮相,低头认罪。
   第四,酷刑折磨。文革中,习仲勋在“拼刺刀会”的批斗会上,遭到造反派的毒打,他的一只耳朵被打聋,被折磨得精神失常。2016年,多位入狱的律师和人权人士被证实遭受了酷刑,例如谢阳和余文生等律师。当今的酷刑不仅是毒打,还有其他种种变态的折磨方式。据香港铜锣湾书店的李波私下透露,中国审讯官强迫他吃一种中药,使他头疼如同爆炸,不交代就不给解药。
   第五,逼人互揭。当年为打倒习仲勋,毛与康生动员了一大批习仲勋的老战友出面揭发。揭发习仲勋的人中有原陕西省委书记张德生、高岗的妻子李力群等人,后来证明都是莫须有的罪名。2016年“黑色一周”前后,在媒体现身的多位维权律师,被逼公开揭发指责昔日合作的同事与上司,并攻击曾帮助过他们的组织和个人。在法庭上,他们如同背书一样背诵各种不实之词。
   第六,株连亲属。当年习仲勋受迫害时,其妻儿都在劫难逃。妻子齐心在干校被审查七年之久,几个尚未成年的孩子都被剥夺上学的权利,被迫劳动,大姐习和平不堪迫害自杀而死。习仲勋在关押期间曾有四年不准见妻儿,当他于1972年再见到妻儿时,竟然连两个亲生儿子都不认识了。今天,一些709维权律师在被捕一年多之后,仍然不允许见家属。他们的案件开庭时,其亲属被禁止旁听。一些律师的妻子也被迫害,被殴打,被限制人身自由并被切断经济来源,甚至连孩子也被禁出国。目前,仍然有律师的妻子带着年幼的孩子奔走在逃亡途中。


至此,一个“受虐—施虐—循环往复”的诅咒之链,已经清晰地显示出来。在文革过去五十年,中国残酷的政治迫害仍然如出一辙,只是再也没有当年曾拯救过习仲勋的胡耀邦了。
   问题不仅在于一个掌权者可怕的心理病态,问题更在于一个权力不被制约的政治制度。这个丑恶的制度无法阻止一个病态的人继续糟蹋国家、祸害人民、摧残人性,使中共中央在文革后制定的“拨乱反正”政策沦为具有反讽意味的笑话。从长远看,无论希特勒、斯大林,还是毛泽东及其毛式人物,全都逃不掉覆灭的命运。但是,如何斩断眼前这个诅咒之链,解除这个巨大的魔咒,是当今中国人不容推卸、迫在眉睫的责任。
   ……
   很多人把“习近平政治”叫做“十日文革”,或曰“小文革”,相比于“十年文革”,或曰“大文革”,“十日文革”,或曰“小文革”是比较轻松的,只能算是“画虎不成”。
   不过茉莉的文章却也可以旁证毛泽东为什么热衷于“登上天安门”:除了有模仿斯大林主子的因素,还因为毛泽东一直到十八岁,头上还盘着满人的猪尾巴,还要在学校向着皇帝的牌位鞠躬。这样的屈辱他到了晚年就要补偿一下。
   邓小平也是如此,他七八岁之前还是皇帝的奴隶,在四川乡下闭目塞聪,到了晚年如果不能通过“中国人民解放军占领北京”来恶补一番,誓死也不能瞑目的了。
   这就是历史的报应、因果的循环。

 


上兩條同類新聞:
  • 异议人士秦永敏案将于12月29日开庭审理/维权人士吴淦被以颠覆罪名判刑8年
  • 张鹤慈:转发十二月党人的妻子们:风雪中那美丽的坚守/神話中的漢民族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