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薄熙来当年打黑 习近平如今扫黑/十三屆全國政協出爐:汪洋料任政協主席 宋祖英趙本山等未連任
發佈時間: 1/25/2018 6:23:05 PM 被閲覽數: 34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十三屆全國政協出爐:汪洋料任政協主席 宋祖英趙本山等未連任

汪洋料將出任全國政協主席。

【博闻社】第十二屆中國全國政協常委會議1月24日閉幕,會議投票通過下屆政協委員名單。名單中共有2,158人,其中汪洋是惟一入選名單的中央政治局常委,預料他將於3月接替即將退休的俞正聲,出任全國政協主席。更有消息指現任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曾在會上表明,汪洋是「接任的合適人選」。

而在中共十九大產生的新一屆中央政治局7名常委中,汪洋排名第4,與俞正聲在十八屆中央政治局的排名相同。而在此次政協會議前,汪洋1月16日曾經出席全國統戰部長會議並講話,當時已有分析指這是汪洋提前著手政協工作。

此外,名單中的前中宣部長劉奇葆、國家發改委主任何立峰及中國社科院院長王偉光等被視為下屆政協副主席的熱門。

宋祖英、趙本山等沒有連任

在24日公布的十三屆全國政協委員名單中,文藝界委員共122人,有38人都曾是十二屆委員。

這兩個界別中,往年都會有不少委員,一出現在人民大會堂廣場就被圍追堵截,但其中很多人今年都沒有再出現。例如曾經連任三屆的委員黃宏和宋祖英都沒有出現在文藝界委員名單中,十二屆委員中趙本山、宋丹丹、張國立、陳思思、濮存昕、莫言、陳凱歌、薑昆等也沒有再度連任。體育界別中,曾經在大會堂廣場上被媒體追著跑出“之”字形的劉翔,也沒有再度連任。

當然,也有明星委員繼續連任,比如馮小剛、鞏漢林、成龍、趙寶剛等,新任政協委員中也有熒幕上的熟麵孔,比如馮遠征、張凱麗、奚美娟、張光北、鄭曉龍等。體育界委員中,拿過多個世界冠軍的乒乓球運動員王勵勤、射擊奧運冠軍杜麗、獲世界冠軍最多的中國運動員楊揚都名列其中。

還有,因為身高太明顯,走到哪裏都十分矚目的姚明今年獲得連任。去年全國兩會前夕,姚明當選為籃協主席,這讓他格外受到矚目,第一次在小組會上露麵,就有記者追著姚明一路到了廁所門口。但與往年對待媒體較為開放的態度不同,在去年兩會期間,姚明幾乎謝絕了所有的媒體采訪。

香港01/政知道






薄熙来当年打黑 习近平如今扫黑




2018年1月25日



     薄熙来当年打黑 习近平如今扫黑


    习近平与薄熙来组合照片
    网络照片
    
    (法广RFI 安德烈 )打黑又来了! 中共当局发出文件,将在全中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习近平五年来反腐矛头直指高官,现在权力稳固,铁帚扫向民间难以计数的“苍蝇“。舆论惊奇的是,习近平发动的扫黑与当年薄熙来的打黑何其相似。担心薄熙来当年打黑变黑打,习近平的扫黑可别变成黑扫。
    
    官媒新华社对中共的意图做出解释,之所以扫黑,是因为”黑恶 势力更隐蔽“,披着合法外衣隐蔽性更强,称黑恶势力大多以”公司形式,依托经济实体存在,组织形式”合法化“,组织头目”幕后化“,打手马仔“市场化 “。
    
    这是一幅黑暗的全国性黑社会画面。其实,不少观察中国现实的人士都在指出,中国社会的恶势力现象越来越严重。社会黑社会化,但是社会黑社会化的根本问题恐怕在于制度本身。
    
    比起薄熙来当年的打黑,官媒的解释说,仅一字之差,此次扫黑比打黑“更加全面深入”,“党中央重视程度前所未有”。称“过去打黑更多是从社会治安角度出发”,这次扫黑是为了“夯实党的执政根基”。原来,这次扫黑除了“打击黑恶势力本身,还要打击基层的腐败”,查处“微腐败”,“加强基层政权建设,组织建设”。
    
    看来习近平担心的还是共产党基层的腐蚀和腐败。这让一些分析人士担心,一旦出于巩固本党根基的需要,同当年薄熙来打黑是为了“邀功”“站位”就极其靠近,打黑除恶政治化,若是把薄熙来一己之私变成习近平一党之私,法律再次成为幌子,受害的还是民间和社会。
    
    这里简略回顾一下几年前发生在重庆的“打黑”运动:2009年至2011年,薄熙来在重庆市委书记任上,以公安局长王立军做先锋,发起“唱红打黑”,唱红,就是唱文革时期歌颂毛泽东的红歌,打黑,就是扫除邪恶势力,一时间,重庆成了黑恶势力遍地的罪恶之乡,司法局长文强成黑恶势力代表,被枪毙了;为关入监牢的一位富翁行使辩护职能的北京律师李庄也被判入大狱,一时,风声鹤唳。薄熙来在重庆展开的打黑除恶专项行动,据媒体披露的部分数据,两年时间,大约5700人被诱捕、包括商人、警察、法官、政府官员和薄熙来的政治对手。
    
    后来,薄熙来夫人谷开来杀了人,开始被薄熙来冷落的王立军逃入美国领事馆,引爆薄王事件。薄熙来倒台,连习近平也表彰过的“唱红打黑”成了官媒笔下一个丑恶的词汇。打黑因无视法律程序,任意拘捕,滥用公权力,这一打黑被法律界揭发为“黑打”。
    
    唱红打黑运动随着薄熙来倒台一时寿终正寝,可是,北京至今还在三令五申:薄熙来余毒尚未肃清。为此,薄熙来以后,陈敏尔以前的重庆市委书记,公安局长及一大部分官员都因“清除薄王余毒不力”倒台了。其中最显赫者是十八大崛起的六零后储君孙政才。习近平的亲信陈敏尔就任重庆市委书记当日,信誓旦旦清除“薄王余毒”。但是,薄王余毒是什么呢?
    
    观察人士指出,当年审判薄熙来,最受外界指责的“唱红打黑”却未置一词,只把薄熙来作为一个比起后来越贪越大的国家级贪腐犯相比只能算得上是一个小小贪腐犯来处理。当局以此想否认外界所指囚禁薄熙来本质上是权斗,是要扫除薄熙来等人的政治野心,为习氏江山铺路的说法,结果就为清除所谓薄王余毒造成巨大的模糊性。陈敏尔下车伊始,就指向唱红打黑,据港媒报道,今年1月13日,重庆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周波以及公安局常务副局长王廷彦遭降职,原来这两人正是薄熙来当年唱红打黑的政治打手。分析指出,薄王余毒一直说不清,现在从陈敏尔的行动看,他是把清毒重点引向薄熙来的“唱红打黑”。
    
    但是,这一说法也无法解释习近平现在为什么要发动全国性扫黑。另外的分析指出,其实,从思路上看,习扫黑与薄打黑存在着精神上的高度一致性。
    
    2010年年底,重庆打黑进入高潮阶段,已被定为十九大隔代接班的习近平亲赴重庆为薄熙来助威,网上流传着习近平当年亲切听取公安局长王立军汇报打黑成功的新闻照片。『重庆日报』当时有一篇题为『习近平调研重庆侧记』就详细记述了习近平视察重庆警力,参观打黑除恶资料汇集处,赞扬“重庆的打黑除恶做得好”,希望这一运动“再接再厉地向纵深前进”的详细报道。言谈举止,习近平对薄王的“打黑成绩”不止欣赏,甚至赞叹不已。
    
    有些分析指薄熙来发明的唱红打黑,从后来习近平的种种做法去看,其实前者对后者的影响是相当深刻,两人在崇尚毛式做法上并无二致。只是薄熙来后来被指表现出“夺权”的企图,成了“阶下囚”。 (博讯

 


上兩條同類新聞:
  • 中共會攻台嗎? 蔡英文:沒人會排除可能性/危险的信号:中共高层管理模式出现重大变化
  • 馬英九批陳師孟「粗魯、蠻橫」 籲儘快修《刑法》 納妨害司法公正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