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习氏扫黑运动,只是为了巩固政权/李源潮失势原因曝光
發佈時間: 1/25/2018 6:14:15 PM 被閲覽數: 45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李源潮失势原因曝光!与哈佛合办培训机构令习近平火大



高新



  当年那些夸赞李源潮的海外舆论对李源潮政治生命的打击可以用“致命“二字形容。习近平关于”作为党的干部,不要去想博得社会各种人的喝彩、赢得海外各种舆论的好评“的说法,直接针对的就是李源潮……。

  习近平登基之后,对李源潮的组织路线进行了全面清算,2014年初召开的全国组织工作会议上,习近平不点名地批评李源潮说:“有人说要‘爱惜羽毛’,也就是所谓‘声誉’,那也要看你爱惜的是哪家的‘声誉’,究竟是个人主义的、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会喝彩的‘声誉’,还是站在党和人民立场上的声誉?作为共产党人只能要后一种声誉。一心想着要前一种‘声誉’,那将是十分危险的!”

  在那次组织工作会议不久后的一次政治局生活会上,据说习近平直接点着李源潮的名字说,我们党的高级干部再不能搞“爱惜羽毛”、装扮“开明绅士”那一套,更不能东西摇摆、左右迎合。在讨论决定十九届中央政治局人选的过程中,习近平不止一次强调“当所谓‘开明绅士’、不敢担当的,一票否决”,也都是直接针对李源潮的。

  习近平上台五年多来,无论是公开场合还是内部讲话,引用“毛泽东语录”无数,频率较高者之一就是“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这就是为什么说海外舆论的万炮齐轰,对李鸿忠是褔不是祸。反之,海外舆论对李源潮的开明形象的赞美是习近平憎恨、打压李源潮直接诱因。

  比较起李鸿忠和李源潮两人,就不能不关注一下他们两人的共同“学历”,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接受培训。

  1998年,香港新世界发展有限公司与国家外国专家局及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签署协议,共同启动“新世界哈佛高级公务员培训项目”。项目由中组部、国家外国专家局以及中国国际人才交流协会联合立项。每年,哈佛肯尼迪学院接纳20名中国政府高级官员来此接受加培训。其中4-6名官员参加一个学期的中长期培训,其他成员则参加2-3周的短期培训。从李鸿忠调任天津市委书记之前的官方简历内容中看,他当时肯定是1999年那一期培训班中的短期学员。

  当时的李鸿忠的官方简历中的一段是:1996.04-2000.03,中共广东省惠州市委副书记、市人民政府市长、党组书记(1996.09-1997.07在中央党校中青班学习,1999.06—1999.06参加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治学院“未来领导者”研究班学习。

  当年据内地的记者朋友介绍,李鸿忠的这份简历中的“洋学历”在中共官场上一度被传为笑谈,因为他在美国哈佛肯尼迪政府学院呆过两个多星期确是事实,但他把“培训班”硬说成“研究班”,而且还是 “未来领导者”的“研究班”,就太丢人现眼了。

  可能李鸿忠自己也知道了自己简历中的“洋学历”内容被人笑话了,所以在调任湖北省长时主动要求把“1999.06—1999.06参加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治学院‘未来领导者’研究班学习“这一句改成“1999年07月在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治学院学习”,不再说是“研究班”,也不再说是“未来领导者“了 。

  上述内地记者还介绍说李鸿忠不同版本的公开简历中有一份是把他的“哈佛学历“和国内的大学本科学历并列在简历第一段的。但笔者上网并没有查到这样一份。

  李鸿忠等人在肯尼迪学院呆过两个多星期之后的2001年,一项更大规模的官员海外培训项目——“中国公共管理高级培训班”也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下属的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一手操办起来。2002年1月18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项目正式签约。据说这是肯尼迪学院第一次为一个国家举办如此大规模的培训班。同年,时任江苏省委副书记、南京市委书记的李源潮,被中组部选调如上培训项目中的“发展中的领导者”培训班。

  非常值得玩味的是,无论是担任江苏地方领导,还是高就中央组织部长再到成为国家副主席,李源潮历次对外公开的简历内容中都没有把美国哈佛肯尼迪政府学院的“洋学历“内容列出。而中国国内老百姓对李源潮”洋学历“的”知情权“源于李源潮担任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兼中组部长期间重返哈佛大学的演讲稿被人民日报刊登。

  笔者曾经介绍过以宋平为首的几个党内保守派元老对李源潮最为痛恨的就是在他担任中组部长期间令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成为中共“第二党校”。当时的中组部内部连副部长、部务委员们都敢当着李源潮的面戏称中组部有直属四大干部学院,分别是上海浦东学院、陕西延安学院、江西井冈山学院和哈佛肯尼迪学院。更要命的是,2007年10月在十七大上进入中央政治局和书记处并兼任中组部长之后,李源潮对自己的政治前途信心满满,对在中共党内“引进资本主义先进的东西”也自认为是“水到渠成”。于是,他于2009年10月秘密访问美国,主要目的就是为了亲自接洽和考察在美国的“共干训练营”,其中最重要的一所当然就是他的“母校”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

  2009年10月16日,李源潮在肯尼迪政府学院做了题目为《应对危机—中国与世界的良性互动》。他说:首先感谢福斯特校长的邀请,使我时隔七年之后再次来到哈佛。2002年,当我在中国古都南京担任市委书记的时候,参加了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的培训……。我还记得,第一堂课的内容是关于如何处理危机。尽管直到今天我仍然不清楚,校方为什么要把危机处理作为第一堂课,但这节课的内容确实很有用处。因为培训结束后不到两周,我在南京遇到了一起严重的食品投毒事件,数十人中毒丧生。在处置这一突发事件过程中,哈佛培训第一堂课所介绍的知识让我受益匪浅。200多人的生命得到及时抢救,犯罪嫌疑人在36小时内被捕获,我们为此受到当地群众和中央政府的表扬。所以,当今天再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我想说:“谢谢哈佛”!

  每个生活在中共政权治下的中国大陆人都知道,无论有点什么事儿都是得把“感激政府感谢党”挂在口头上,每个单位,每一个体无论取得了什么成绩,“那都是党和人民政府关怀和培养的结果”,“是在党的英明领导下取得的”。而李源潮在担任南京市委一把手期间,因为处理一次危机及时果断而受到党中央表扬,他不说感谢党,反而亲自到美国哈佛去感谢哈佛,这一类的表现传到宋平等僵化保守派元老耳朵里,不在背地里給李源潮使坏那才是怪事。而当时的习近平很可能也是因此更坚定了要令李源潮大权傍落的决心。李源潮从美国回国不久,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分管中共党务和干部工作的习近平为干部出国培训的管理原则“以我为主、为我所用、更有实效”之后又添加了四个字“趋利避害”,遂成此项工作最高指示。而到习近平登基后的当年底,刚刚从李源潮手中接替中组部长职务的赵乐际就奉习近平之令,中止与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的合作培训项目。

  习近平对“哈佛共干训练营“的极度反感政治嗅觉极为灵敏的李鸿忠肯定也是最先知道,于是,他担任天津市委书记不久即要求把自己的官方公开简历“去掉不必要的内容”。有兴趣的读者和听众不妨到人民网上查找一下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委员的简历,其中的李鸿忠的简历中,本文前面介绍过的那段内容里只保留了中央党校的“土学历”,删除了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的“洋学历”。



  以下是十九大之前的旧简历内容:


  《 人民日报 》( 2017年05月27日 04 版):李鸿忠当选中共天津市委书记

  李鸿忠同志简历

  李鸿忠,男,1956年8月生,汉族,山东昌乐人,1976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75年8月参加工作,吉林大学历史系历史学专业毕业,大学学历,经济师。

  ……

  1996年4月至2000年3月,广东省惠州市委副书记,市政府市长、党组书记(其间:1996年9月至1997年7月,中央党校一年制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学习;1999年7月,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治学院学习);

  ……

  十六届、十七届中央候补委员,十八届中央委员。

  以下是十九大之后修改过的简历内容:(中国共产党新闻网资料,2017年10月)

  ……

  1995-2000年 广东省惠州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市长(其间:1996-1997年中央党校一年制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学习)

  ……

  第十六届、十七届中央候补委员,十八届、十九届中央委员,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委员。




习氏扫黑运动,只是为了巩固政权




2018年1月26日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习氏扫黑运动,只是为了巩固政权

    中共中央、国务院1月24日发布《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引发舆论关注。通知表示,为进一步巩固党的执政基础,扫黑除恶要与反腐败基层“拍苍蝇”结合起来。有评论认为,中共以搞政治运动方式开展“扫黑除恶”,将会破坏法制、制造冤案。
    
    中共日前发布通知,要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根据官方新华社的报道,为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部署和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保障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有序、国家长治久安,进一步巩固党的执政基础,党中央、国务院决定,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
    
    官方发布的《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中指,要把打击黑恶势力犯罪和反腐败、基层“拍蝇”结合起来,深挖黑恶势力“保护伞”。
    
    北京异见人士查建国表示,基层腐败以及“保护伞”问题在中国很严重,中共的这一项举措会赢得一批民众的支持,不过后续是否会变成“人治”还有待观察:
    
    “确实最基层,尤其农村的贪官腐败的现象和黑社会有联系。确实现在中国大陆有很多这样的现象。他(当局)要搞这个(扫黑除恶)可能也会得到很多老百姓的支持。今后发展的方向,在扫黑的过程中是人治还是法治?这里面很复杂。”
    
    有关通知也引发舆论热议。不少民众呼吁打击村霸,也有网民评论道:薄熙来倒了,但留下来的政治遗产很丰厚,唱红与打黑,一个都不能少。还有网民表示:“黑恶”由谁定义?也有人呼吁:不能再搞运动式执法,已有前车之鉴。
    
    香港《开放》杂志执行编辑蔡咏梅表示,过去几十年,中共曾开展过多次类似的运动,目的是为了树立政权的权威性。但是这样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很容易造成冤案,也可能会破坏法治:
    
    “我想,一个就是树立权力的权威性,他(当局)要靠威慑力,制造一种恐惧,才能建立自己的权威。另外一种,他(当局)认为(自己)权力遇到危机的情况下,就要采用霹雳手段威慑一下社会。80年代的时候,邓小平都搞过这样的运动,打击社会犯罪。名义上是整顿社会秩序,但是这种运动是对法制的破坏,很可能造成很多冤案。按照法律可能不应该受到惩罚的,运动一来,打击面扩大,然后刑罚加重。 ” _

 


上兩條同類新聞:
  • 中共开展严打 习近平、薄熙来上演二人/严惩庸官会民不聊生
  • 夏明:川普与习近平的根本分歧、美国视中国为头号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