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川普真正的對手是羅爾斯/习近平川普冲突加剧/什么主义也消除不了人的原罪
發佈時間: 1/28/2018 11:30:29 PM 被閲覽數: 31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习近平川普冲突加剧!火并风险黑云压顶
2018年1月26日

    
    来源:泽林观点
    
    
习近平川普冲突加剧!火并风险黑云压顶

    
    不论是大雪乱象还是示威抗议,甚至是政府机构的“停摆“,都无法阻止他。特朗普非要前往达沃斯不可,决意成为克林顿之后在世界经济论坛上发言的首位美国总统。偏在这里,在这个全球精英讨论“全球合作未来“的地方,这位以保护主义口号胜选的美国总统要重新赢回地盘。“为了在一个分化世界中的共同未来“是这个全球最重要经济峰会今年的主题。此地,无人否认这个分裂的世界中有特朗普的贡献。对特朗普而言,人们关注的本周五(1月26日)的演讲, 首先是为挣得面子。
    
    去岁,中国党和国家领导人习近平在达沃斯一举成为自由市场经济的先锋斗士;特朗普现在要证明,世界经济不能不考虑美国因素。他在演讲中同样有可能暗捅中国一刀。眼下,让最高决策者们最伤脑筋的议题大概就是华盛顿同北京之间的贸易冲突了。这一冲突有可能逐渐演变成一场真正的贸易战。若真出现硬碰硬的局面,那就意味着全球景气告终。
    
    贸易逆差让特朗普恼火
    
    特朗普的指责并非空穴来风:他认为,他的国家因市场机会不均而大吃其亏,因为,在华外国企业依旧被迫与地方公司建立合资企业;在公共投标项目中,中国生产商占尽先机。特朗普称,中国人依旧在偷用他人知识产权,对这一点,在达沃斯,很多人会表示同意。
    
    让特朗普最恼火则是对华贸易逆差。这位生意人把在进、出口方面的严重失衡视为个人的失败。
    
    2017年,美方的贸易逆差又增加9%,升至创纪录的2780亿美元。现在,要终止这一局面了。若按特朗普的意思,美国企业应重新更多自行生产。还在选战中,特朗普就抱怨说,中国的生产条件是美国就业市场萎缩的起因。他已使首个威胁变成了行动;本周一,美国政府宣布,将对进口的光伏电池和光伏板征收30%关税。此措施主要是针对中国的太阳能产品的。特朗普的这一决定是否是一系列贸易壁垒的起始,还是问题。
    
    威胁,说说而已?
    
    这位美国总统面对的是一个似乎无解的问题:若限制中国的出口,在沃尔玛特那里,商品售价就会上升。因为,商品越便宜,选民们的购买力就显得越大,而最廉价的产品本是从中国来的。对民粹主义者特朗普来说,选民们对他的看法依旧是最重要的。那么,贸易战的威胁不过是放空炮了?迄今,惩罚措施尚未十分严厉,不过,过去数星期里,对抗路线仍已趋紧。比如,年初,美国政府就禁止美国支付服务商Moneypay出售给中国贸易平台Alipay(支付宝)。华盛顿的理由是,Moneypay对国家安全过于重要。
    
    数星期后,美国当局又下令禁止美国电信康采恩AT&T以移动通信合同方式提供中国生产商华为的智能手机。理由又是国家安全考虑。这对华为是一次沉重打击。华为在全球的销售量仅落后于苹果2%。中国人以敏感但有效的方式对这一制裁作出反应。一方面,中国评级公司大公将美国的主权信用下调至与秘鲁、哥伦比亚和土库曼斯坦一样的级别。
    
    内部市场是中国的最大增长发动机
    
    另一方面,北京以这样的一则消息让美国冒汗:未来将减少以至不再购买美国国债。虽说该消息从未得到官方证实,但仍一度在市场上引发震荡。美元明显下跌,10年期美国债券利率突破2. 5%这一警戒线。这对多年来依靠大量借贷支撑富裕生活的美国来说,可不是好消息。中国持有近1.2亿美元的美国国家债券,是美国在世界上的最大债主。无须公开威胁,北京便清楚表示了,它可以让美国受到巨大压力。这些事件也清楚显示了,这两个大国已到了如何相互依赖的程度。倘若中国真的要放弃美国国债,那么,它自己所持债权的价值也会下降,从而引发一个危险的下降螺旋,最终,美国人将不再有财力购买中国的商品。
    
    尽管如此,特朗普有一点是清楚的:虽说两国相互作为销售市场大量受益,贸易战对美国的后果要远较中国为甚。没有同美国的交易,中国经济也再度接近7%的增值率。如今,占比达59.8%的内部市场已是中国的最大增长发动机。
    
    自贸已然获胜
    
    在中国生产的商品中只有10%出口,而其中又只有18%出口美国。假如所有这些出口商品均被征收30%关税,在最坏情况下,中国经济增长率也只会减少0. 2%。这是中国可以承受的。
    
    因此,一如将在1月30日发表的国情咨文演说,特朗普在达沃斯的演讲也不会升级至最终的宣战。留给他采取出人意料的大行动的活动空间,本来就已越来越小。在中国的特朗普观察者们原有足够的机会,研究他的战略,予以妥善应对。甚至在他自己的邻舍,人家现在也让他出了丑。本周二,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在达沃斯宣布,将同特朗普退出的跨太平洋自贸协定“TPP“的剩余11国达成新的框架协定。取名“CPTPP“(全面且先进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的这一协定是对目前“对自由贸易怀疑态度“的回答,是朝向邻国的一个明显的侧击。由此,特朗普和各个TPP国家达成双边协议的计划落了空。还在最大的怀疑者登上舞台前,自贸就已在达沃斯赢得了胜利。 _(网文转载) (博讯


川普真正的對手是羅爾斯


蘇小和


 








 


再說一遍,羅爾斯的《正義論》是現代左傾自由主義的宗師,現在全球範圍之內幾乎所有的知識人都是羅爾斯的門徒。他才是歐美社會“政治正確”的磐石式大思想家。




目前的局面,幾乎所有的左傾自由主義都是拿著羅爾斯的思想體系在和以基督信仰爲根基的保守主義作戰。這是一場屬靈的戰爭,川普所代表的保守主義真正的對手是羅爾斯。表面看上去兩邊的力量是如此懸殊,自由主義的影響力和陣營遍布這個世界的每個角落,所有的精英,所有的知識分子,所有的明星,所有的媒體人,還有占據絕大多數的政治家,都在羅爾斯的思想陣營裏。而那些秉持基督信仰的保守主義者,則被主流人群視爲愚昧,連希拉裏這種受洗過的基督徒都在公開場合嘲笑他們無知又低級。


 


羅爾斯的思想問題非常隱蔽,他陳述了一個優美的、無差別的、原初立場的“人人平等、人人自由的理想圖景”,這麽理想圖景看上去比天堂還要完美,人們幾乎看不到任何缺陷。而且羅爾斯的解釋框架極爲嚴密,歸結到一點,就是對每個人的權利的無差別的絕對尊重,就是“公平即正義”。


 


只有回到歐美思想史龐大的流變之中,或許我們才能看到羅爾斯的漏洞。作爲歐美思想的傳人,羅爾斯深深知道人性的幽暗秩序,知道歐美民主社會基于人性的不確定性建立起來的憲政框架的形而上邏輯。也就是說,當羅爾斯要把他的這套對人的權利的極大化的優美理論穩固下來,他必然遇到一個強大的思想史對手,這就是基督信仰傳統對人性的絕對不信任的習慣性觀念秩序。


 


“最高的正義,最高的善,從來不在人類的手上”。這對于歐美基督教傳統社會的每個人而言,應該都是常識。羅爾斯深知這一點,因爲他是一個出生在傳統基督信仰家庭並且少年時代就受洗過的基督徒。


 


爲了彌補這個巨大的思想漏洞,羅爾斯根據自己對現實秩序的辨析,自認爲找到了一種更好的解釋進路。也就是說,羅爾斯認爲,他之所以將“權利”置于“善”之上,是基于現實秩序的一種“偶然”的事實。這個事實是:在民主社會中,個人對美好生活的看法是不一致的,因而需要一個持中立態度的國家,來保護多元性和多樣性。由此,他提出了“公平即是正義”的觀點,並且認爲這個觀點前所未有地超越了整個西方思想史的“人性善惡之爭”的思想史傳統。




只要理解了羅爾斯的這一“中立”的方法論,人們就能理解奧巴馬8年以來所做的一切事情。奧巴馬給美國的定義,就是擔任這個具有中立價值的角色,從而承擔起保護人類多元性秩序,保護人類自由的神聖使命和責任。從這裏我們可以看出,羅爾斯的“正義論”具有一種超越的氣象,某種意義上超過了上帝之愛,直接描繪了人類如何在地上建立天國的最爲燦爛的圖景和方法。


 


爲什麽羅爾斯給自己的思想賦予一種超越的氣象,是因爲他作爲一個人類的大思想家,面對這個世界從一戰到二戰殘酷的人類苦難局面,太渴望由他自己給出一個完美的解決方案了。這種“濟世”的理想主義情懷,推動羅爾斯繼續超前走,他必須否定和擺脫康德在《實踐理性批判》中所描述的人類倫理傳統,必須要擺脫上帝的絕對命令,由此他終于提出了一個驚人的觀點:“人的權利高于終極的善”。


 


如果把羅爾斯的這句話抽掉,他的《正義論》就像一座建立在沙灘上的豪華城堡,頃刻之間就會垮塌。


 


所以,“人的權利高于終極的善”,這句話是羅爾斯全部正義思想的最終基礎,然而正是這個終極的基礎建構,破壞了人類社會關于人性論的基本原則,走向了理所當然的“敵基督”狀態。










人類社會所有災難性的錯誤,事實上都是最基礎的常識性錯誤。羅爾斯的正義論是一個常識錯誤的範例。遺憾的是,即使是歐美保守主義陣營,到目前爲止,都沒有看清楚羅爾斯的具有毀滅性的思想影響力。假以時日,人們終將看到,羅爾斯的思想的破壞性將會比馬克思的理論更具有毀滅性的力量。


 


凱恩斯說過,長久來看,不是既得利益而是思想改變了人類。這句話是對的。在羅爾斯的思想的影響力的面前,類似于索羅斯,奧巴馬、希拉裏、默克爾,加拿大小土豆,英國哈裏小王子,中國人艾未未、周保松,這一連串大大小小的人物,都不過是站在既得利益陣營裏的小喽羅。他們在羅爾斯的面前,是一群跪著的學生。


 


作爲一種嶄新的觀念力量,羅爾斯的《正義論》如此之強大,可以說在這個世界上幾乎找不到對手,核武器、洲際導彈、利益、國家、時代,還有各種不同類別的思想體系,都不是《正義論》的對手。惟一能夠打敗羅爾斯美麗《正義論》的武器,就是人類恒久忍耐的基督信仰觀念體系。“只有觀念才能打敗觀念”,當你記住哈耶克的這句話,當你切入歐美思想史的傳統,你就能理解,爲什麽川普的團隊從一開始就高舉信仰和福音,爲什麽那些支持川普的人們總是在說,“川普先生,我們爲你禱告。”


 


是的,不以福音爲恥,高舉基督信仰,這是川普團隊惟一的武器。


 


所以人們看到,在美國全部的媒體都在嘲諷川普,所有的民調都認爲川普完全沒有勝選可能性的時候,川普的團隊卻手拉手向上帝禱告。




所以人們看到,美國全部的媒體在選舉結果沒有出來的時候,去采訪川普,他們提出的問題是,一旦你敗選,你打算怎麽發表你的敗選詞。後來有人驚訝地發現,同樣的問題,全美國竟然沒有一家媒體去問希拉裏,仿佛希拉裏已經是當選總統。即使是川普已經入主白宮,這樣的媒體醜聞也只有fox新聞的主持人公開表達自己的歉意,其他的媒體仿佛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但就是在如此一邊倒的情勢下,川普憑借著美國保守主義選民的支持,依然獲得了勝利。


 


所以人們看到,任何場合川普都在宣告自己的信仰,任何時候他都在強調,惟一重要的力量是上帝保護美國。人們看到,川普主持的白宮,在聖誕節這一天栽滿了聖誕樹,贊美上帝的歌聲回響在每個房間。而川普的演講,通篇都在講述耶稣的故事,講述這個僅僅活了33歲的年輕人如何徹底改變了人類的方向。


 


所以人們看到,川普以總統的身份去到以色列的哭牆面前祈禱,這在美國的曆史上幾乎是前所未有的信仰宣告行爲。而一份關于美國承認耶路撒冷爲以色列首都的文件,早在上個世紀70年代就成爲美國的法律文件,但卻一直被束之高閣,只有到了川普的時代,美國人才真正兌現了這一法律意義上的承諾。


 


仔細想想,川普從開始加入到競選總統的政治遊戲開始,幾乎什麽資源也沒有。他是一個政治的素人,他的思想幾乎沒有任何影響力,他的財富在索羅斯這樣的白左自由主義推手面前也是小巫見大巫。甚至一直到今天,那些自以爲高雅博學的人們,依然喜歡用“愚蠢、粗鄙、神經錯亂”等侮辱性的詞語來討論他。


 


但是川普贏了,而且第一年的政績斐然,已經呈現出要將世界整體墮落的局面扭轉過來的大好態勢。人們聽得見整個世界在轉變方向的時候所發出的咔咔的聲響。英國人在脫歐,整個東歐在用一種更加決絕的話語宣告他們的信仰,匈牙利總統說,“每個歐洲人都是基督徒,這才是我們的文化,我們的傳統”,捷克總統說,捷克真正的國王,永遠的國王是耶稣基督。而波蘭這個偉大的國家,再一次用聖潔的基督信仰意識歡迎川普演講,上一次波蘭人這麽做,是裏根總統時代。




川普贏了,而且必將迎來更大的勝利。他靠的是福音的力量,靠的是簡單的相信,因爲耶稣早已勝過世界。在這個意義上,我認爲川普的美國總統故事很有可能是我們這一生見過的最大的神迹。




什么主义也消除不了人的原罪

   谢选骏:什么主义也消除不了人的原罪
   
   《世界怎么了? 中国毛左青年被追逃》( 2018-01-26  BBC中文网)报道:
   
   被“网上追逃”的左翼青年发声质问抓捕他们的广东警方:难道广东省成了“国统区”?


   
   中共抓捕读红书的青年“毛左”,英美“零零后”认为资本主义更危险,这个世界怎么了?
   
   英国民调公司ComRes 最近的调查显示,18-24岁的英国年轻人认为世界面临的严重危险是大公司,只有9%的年轻人认为世界危险是共产主义。
   
   在英国反对党工党变得左倾,吸引了大量年轻选民,对保守党构成现实的选举威胁的时候,保守党评论人士开始津津乐道“零零后都是毛左”,为自己无法在零零后这代人当中赢得稳定多数找借口。
   
   “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还)在欧洲游荡”?
   “共产主义的幽灵”
   
   英国《新政治家》杂志评论认为,在苏联解体后,即使把现在的共产党中国算进来,在世界范围共产主义已经名存实亡。至于在英国,军队,警察,安全部门根本不受共产主义影响,共产主义者在英国也没有自己的广播网络。
   
   即使目前左倾的工党领袖的顾问或有同情共产主义的倾向,但是工党纲领离共产主义的主张相差甚远。
   
   英国《新政治家》杂志评论文章的作者史蒂芬·布什认为上面的英国民调提问方式存在问题。如果问年轻人,劫匪和剑齿虎,哪个威胁更大。答案肯定是劫匪,因为剑齿虎早就灭绝了。同样在全世界范围共产主义名存实亡的情况下,问年轻人大公司和共产主义哪个威胁大,他们的选择可想而知。
   
   去年11月的报道说,总部位于华盛顿“纪念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的报告利用YouGov民调的数据,分析了美国人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态度。分析显示,美国“零零后”一代人当中近半数人更希望生活在社会主义制度中,而不愿意生活在资本主义社会。 
   
   不过相同比例的人说,他们也愿意选择生活在法西斯主义社会。调查也发现美国1/3的“零零后”分辨不清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资本主义,法西斯主义有什么不同。
   
   “纪念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的执行主任马瑞恩·史密斯对上述调查感到担忧。她说“零零后”越来越厌恶资本主义,倾向于认同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她的解释是,这反映了美国社会在社会主义认识以及共产主义造成苦难方面体现出广泛的历史无知。
   
   苏联,斯大林的争议
   
   英国大学生马克思主义者在BBC广播4台的新闻节目中明确表示资本主义的危险超过了共产主义,因此令一些重量级学者对英国大学教育状况表示担忧。
   
   BBC广播4台邀请伦敦大学亚非学院的马克思主义协会的会长,三年级的法律专业的学生费欧娜·拉莉上“今日”节目,她说年轻人对资本主义失去了信心。当主持人用苏联和俄罗斯放弃共产主义的例子挑战她的时候,她说“说共产主义失败,既不准确,也不公平,因为共产主义实际上根本没有机会发展。”
   
   “例如在苏联,你不能说共产主义有机会发展繁荣,因为美国,英国,他们都在攻击苏联。即使那样共产主义仍然取得了许多重要成就。共产主义有许多优势,苏联做出过很多贡献。”
   
   《人民的悲剧:俄罗斯革命 1891-1924》一书的作者,伦敦大学伯贝克学院的苏俄史学者,奥兰多·费吉斯教授评论说,费欧娜·拉莉把俄罗斯共产主义失败归咎于西方干涉是长期以来的“误解”。
   
   奥兰多·费吉斯教授还警告说,英国大学里宣扬平衡和道德相对主义很危险,有可能减少对斯大林罪行的认识。“教科书也助张了这种错误,(教科书)提到应该正反两方面看斯大林—他做过好事,诸如实现国家工业化,也做过坏事,如制造恐怖。这种道德平均做法于事无补,因为即使他做过的”好事“也是以如此多的谋杀和毁灭为代价的,所以不能说是好事。”
   
   西方历史学者大多认为,大批人死于俄罗斯1917年革命后发生的强制合作化和饥荒,以及上世纪30年代斯大林的大清洗,死亡者超过了一百万。
   
   西方历史学者大多认为,大批人死于俄罗斯1917年革命后发生的强迫合作化和饥荒,以及上世纪30年代斯大林的大清洗被认为造成一百多万人死亡。他们认为,毛泽东搞“大跃进”也造成了灾难,大批人口死于饥荒。
   
   但无论如何,马克思主义吸引了许多年轻人。英国的“马克思主义学生联合会”表示,去年他们有来自32所大学的3,000学生登记入会。他们在25个大学的校园内每周,或每两周都召集会议。
   
   在BBC广播4台“今日”节目中拉莉说,“我们是生活标准不如我们父辈的第一代人,我已经不可能拥有自己的住房,而且一毕业就背上了4万英镑的债务。”
   
   广东成“国统区”?
   
   生活状况和就业前景影响年轻人的政治观点。有人用所谓“小粉红”现象指近年来活跃在中国网络的90后和00后的年轻人,他们认同国家和中共政策。关于“小粉红”现象的民调显示,中国受访者所在地区经济发达程度以及个人生活水平优越程度和他们认同“自由主义”成正比。因此有人评论说,处于中国社会底层者往往更拥护体制。
   
   中国还有比“小粉红”更“红”的年轻人,他们自称“毛左”,信仰马克思主义。去年底在广州有青年人因为在大学举行读书会学习红色经典,或被警方拘捕,或被追逃。这件事引起舆论广泛关注。一些左翼人士说,这件事是资本统治阶级的国家机器同无产者和学生发生的“阶级冲突”。
   
   也有自由派学者加入左派人士,共同呼吁释放这些年轻人,似乎政治观点不同的知识界人士在当局压制言论问题上取得了共识,认为“言论不分左右,都应该自由。”
   该读书会的成员张云帆1月15日被拘捕,保释后这名青年人发表了自白书,坦言自己成为马克思主义者和“毛左”的原因是世界上的剥削和压迫从未消失,中国还有黑煤窑和血汗工厂,中国的国企改制剥夺了工人的利益。
   
   之后另外一位被“网上追逃”者徐忠良也在网络发声,质问抓捕他们的广东警方:难道广东省成了“国统区”。所谓“国统区”是指国共内战时期被中共称为“白区”,也就是国民党政府控制的地区,与“红区”或中共控制的“解放区”相对。
   
   徐忠良说自己来自河南农村,说中国这个为劳动者建立的国家里面,劳动者却沦为社会最底层,他们的土地被强征,家人被受地方黑恶势力迫害。他还质问警方,他们读书会学习的《共产党宣言》和《资本论》在中国是否是禁书?信仰社会主义、毛泽东思想违反了中国什么法律?
   
   170年前马克思说在欧洲游荡“共产主义的幽灵”受到欧洲旧势力的围剿,100年后中共建立了红色政权。时过境迁,现在中国的“毛左”青年抗议受到当局围剿。
   
   谢选骏指出:什么主义也消除不了人的原罪,那就是贪婪,所以理想社会全是空谈。因为,人的原罪无孔不入,会把一切美好的设计变成腐烂的东西。这就像再好的食物,也不能在自然环境下存放,否则都会变质,因为微生物无所不在,除非把食物冰冻起来。而理想主义的社会只能冰冻,不能生存的。资本主义社会可以生存,因此并不美好。而越理想的社会,死亡率显然越高。因为人是一种坏东西,不合理想,呵呵。
(2018/01/26 发表)



 


上兩條同類新聞:
  • 徐邦泰:戏步大韵/221工廠/周恩來的僞善之謎/极权被审判和被处死是必然的
  • 猪加索/看来,上帝毕竟是存在的/愤世嫉俗者寿命更长/中美竞争中的中国劣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