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美國國會華裔衆議員趙美心發表聲明 反對取消親屬移民/時事大家談:美中交惡,經貿關系成導火索?
發佈時間: 1/30/2018 8:10:39 PM 被閲覽數: 27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美國國會華裔衆議員趙美心發表聲明 反對取消親屬移民


美國華人



上周五(1月26日),美國國會亞太裔黨團(Congressional Asian Pacific American Caucus, CAPAC)主席趙美心(Judy Chu)發表聲明,嚴厲批評川普政府提出的移民改革方案(詳見鏈接)。

美國國會亞太裔黨團(CAPAC)是一個參衆兩院跨黨派、亞太裔議員組成的黨團,致力于促進亞太裔社區的福祉。現任主席是來自加州的衆議員趙美心。CAPAC主席趙美心的聲明是繼美國國會西裔黨團(Congressional Hispanic Caucus, CHC)主席Michelle Lujan Grisham的公開聲明之後的又一位國會黨團主席發出的反對川普政府移民改革草案的聲明。

今天趙美心再次以她聯邦衆議員的名義發表中英文聲明,強烈反對川普移民方案,稱:“不要讓家庭移民和幼年來美的‘夢想生’自相踐踏”。下面是趙美心議員聲明中英文全文:







  1. 來自美國國會亞太裔核心小組主席趙美心眾議員的聲明:



  2. 眾所皆知,美國華人社區重視家庭。而川普提出了極具有種族主義色彩的移民方案,目的在於為終止這個國家的合法移民程序及體系。川普的這個方案將對我們的社區造成極大的傷害。



  3. 川普極端的移民草案,關閉了通向美國的移民大門。美國公民和永久居民將不能再幫助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和21歲以上成年子女辦理移民美國手續。只有配偶和未成年子女能夠移民。這個法案將使美國的合法移民數目減半。



  4. 在1965年,美國政府建立了以家庭團聚為基礎的移民體系,允許家庭成員替自己的親屬辦理移民。這個1965年的法案糾正了之前數十年以來的嚴禁亞洲移民,但偏向北歐人種的限制性移民政策。我們不能回到那樣的過去。通過他的政策,川普顯示了他的意圖:make America white again。



  5. 不要讓家庭移民和幼年來美的“夢想生”自相踐踏。我們應該讓美國繼續成為一個由自由女神所代表的國家。讓我們共同奮鬥,維護我們這個以家庭團聚想法為基礎的移民體系。



  6. Judy Chu
複制代碼





目前美國華人社區正和其他各個族裔社區一起積極籌備本周末在全國東西兩岸主要城市的大遊行,發出移民社區的聲音,反對川普政府的移民改革方案。下面是這些行動的最新消息:


全美各地遊行在即!請參加行動!


紐約:

Feb 3 Saturday 10 AM - 1 PM

Grand Army Plaza (Manhattan) 768 5th Ave, New York, New York 10019


洛杉矶:

Saturday, February 3 at 10 AM - 1 PM

Los Angeles City Hall


克利夫蘭:

Saturday, February 3 at 1 PM - 3 PM

Cleveland Public Square, 101 W Superior Ave, Cleveland, OH 44113


遊行信息會陸續公布,敬請關注Facebook Page:

http://FB.me/march4immigrants

http://FB.me/ca4ba




美國之音



時事大家談:美中交惡,經貿關系成導火索?






 













美國總統川普周末在達沃斯發表演講,重炮轟擊北京,表示決不允許這種以〝國家計劃經濟〞打亂國際貿易秩序的〝掠奪性貿易〞。在此之前,川普在達沃斯接受記者采訪時,針對奧巴馬時期開始打造的圍堵中國的跨太平洋貿易夥伴關系(TPP)的立場發生明顯變化,首次打開了美國重新加入TPP的大門。上個星期,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向國會遞交措辭強硬的報告,指責中國沒有遵守WTO倡導的市場經濟導向政策,至今拒不履行當初加入WTO時的部分關鍵承諾。報告坦誠,美國當年“錯誤地”支持了中國加入WTO。新年伊始,川普政府在貿易戰線向北京頻頻發難,貿易戰是否迫在眉睫?頻繁出現的貿易摩擦會不會成爲美中交惡的前奏曲?


嘉賓: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曆史學者、獨立時評人章立凡


主持人許波說:川普在達沃斯的演講沒有點中國的名,但是矛頭所向非常明顯,指中國是在用“國家計劃經濟”從事擾亂國際經濟秩序的“掠奪性貿易”。請問胡平先生,您怎麽看川普針對北京的“重話”?川普的指責公平嗎?


胡平表示,川普的批評是有道理的。他說,今天的中國算不上市場經濟,不過離國家計劃經濟也很遠。川普提到的掠奪性貿易主要是指中國侵犯知識産權和利用國家補貼提高出口優勢,這些當然都是合乎實際的。但美中貿易的問題比這些更嚴重、更複雜。今天的國際貿易除了産品的自由流動,還包括資本和私人企業的自由流動。美國有大量公司搬到中國來,利用中國的廉價勞動力,造成美國自身産業的空洞化和大量工人失業。與此同時,跨國公司獲取更高利潤,拉大了美國的貧富差距。另一方面,美國的消費能力高,中國消費能力低,大部分在中國生産的産品還要返回美國銷售,這就造成美國對中國的貿易赤字,甚至債務問題。


旅居美國的中國學者胡平說,更重要的是,中國是個一黨專政的國家,在美中貿易中,中國政府成了最大獲利者。這種貿易到頭來反而幫助了一個專制強權的崛起。胡平表示,在這些問題上,還看不到川普有什麽樣的對策。


許波說:那麽,相較于他對北京不點名的攻擊,川普在跨太平洋夥伴關系(TPP)問題上轉變立場就更爲直率了。他爲什麽重新打開美國加入TPP的大門?他在這個問題上轉變立場有什麽重要意義?


胡平說:川普轉變立場是件好事。因爲當初奧巴馬推動TPP的時候,本來是想克服WTO的缺陷,建立更完善的規則,同時遏制中國。因爲TPP規則更嚴格,涵蓋面更廣。比如提到貿易和服務的自由,按這一條,電信、銀行、新聞這些行業就應該允許自由進入。而且TPP對于勞工權益也有更好的保障,禁止用壓低人權的方法來競爭,所以這不僅是經貿協定,也含有政治內涵。但話說回來,當初中國加入WTO時也表示要接受規則、進行改革,但常常違反,而國際上有沒有相應的制裁能力。那麽TPP作爲經貿協議,有多大的執行力?這是個問題。


胡平說,另外今天的中國和17年前加入WTO時相比,經濟實力有很大增長,可以自己建立一套體系,與TPP相抗衡。所以就算美國重新加入TPP,會帶來什麽後果還不好說。另外川普的講話也表示,美國並不是要采取孤立主義,美國仍然願意在國際貿易中扮演領導角色。胡平認爲,這對美國來說,需要建立新的貿易體系和規則,這是很重要的,所以是值得肯定的。


主持人許波說:川普向來以口無遮攔著稱,但觀察人士普遍認爲, 最近頻頻挑戰北京恐怕不是他率性而爲,而是有深刻的戰略背景。上星期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公開反悔當年支持中國加入WTO是“錯誤的”,說明美國有可能要在經貿戰線對北京采取行動。當年海外許多民運人士加入了抵制中國加入WTO的行列,您怎麽看當年美國對中國的支持以及今天的反悔?


胡平表示,當年美國支持中國加入WTO和之前同意給中國最惠國待遇是相關的。美國的原則是,給一個共産主義國家最惠國待遇,條件是允許自由移民。1979年卡特總統就向鄧小平提出過這個要求,鄧小平滿口答應。六四之後,有人遊說美國政府將最惠國待遇和人權問題挂鈎,取得了一些成果。每年討論是否給予最惠國待遇的時候,中國就會做一些姿態,比如提前釋放政治犯等。于是美國政府就延續給中國的最惠國待遇。1992年大選時,候選人克林頓本來大力主張最惠國待遇與人權問題挂鈎,但當選後,不到兩年,他就主張這兩個問題脫鈎,到2001年美國政府又支持中國加入WTO,這是因爲中國有巨大的市場和廉價勞動力,這對于任何一個國家都是很大的誘惑,另外也是美國政府假定經濟發展、經濟自由化可以導致政治發展、政治自由化。但顯然這對中國並不適用。


主持人許波說,新年伊始,川普政府就向中國砍出三板斧,同時采取了一系列提高關稅等實際措施。有人擔心美中貿易摩擦加劇,甚至貿易戰有可能一觸即發。胡先生,您有這樣的擔心嗎?


胡平:川普從去年上任之初就擺好了與中國打貿易戰的架勢,去年因爲種種原因沒打起來,今年在所難免。中國官媒《人民日報》的微信公衆號俠客島發表文章“特朗普,你變了”,表明中國政府也在爲貿易戰做准備,但同時不希望貿易戰延燒到其他領域,希望美中之間保持“鬥而不破”的關系。


胡平說,美國經濟實力超過中國,所以打起貿易戰來,美國手裏的牌更多,但中國的承受能力可能更強,因爲專制國家的政府比較容易把打貿易戰造成的國內的不滿壓下去。而美國是個民主國家,如果川普的措施短期內不見成效,造成群體利益受損害,可能選民會投反對票,讓川普的政策無法繼續下去。“所以我認爲,美國要打好貿易戰,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要打好人權牌。如果只打貿易戰,中國政府很容易煽動國內的愛國主義情緒,但如果同時打人權牌,能讓中國人知道,這種做法是爲改進中國人的權利,尤其是對下層勞工權利有好處,那麽中國政府就很難再作文章。”


過去一年,川普倡導“美國優先”,外界普遍認爲他是一個貿易保護主義者。而習近平去年在達沃斯的演講把自己塑造成自由貿易的倡導者和領導人。現在川普指責中國從事“掠奪性貿易”,攻擊中國是“國家計劃經濟”,您覺得他能得到國際社會的廣泛響應嗎?


北京學者章立凡說:“我估計會得到國際社會的廣泛響應。實際上去年習先生在達沃斯有取代美國在國際經濟上的領導地位,現在來看,今年習先生非常微妙的缺席,川普成爲場上主要的發言者,各領風騷。 ”


川普現在想用他的美國優先來匹配中國夢。國內一般講中國是不完全的市場經濟,但是如果說中國是國家計劃經濟,離蘇聯式的國家計劃經濟還相距甚遠。從特征上來看,雖然劉鶴今年的講話強調一個總要求、一條主線、三大工薪戰,強調體制改革等等,但總體來講劉鶴講話和川普講話對比來看,劉鶴還是強調頂層設計,這種計劃經濟的影子仍然在晃動,而川普就沒有講這些。川普主要講的是美國的發展,但是沒有像中國官員講所謂的黨領導經濟。


章立凡說:計劃經濟可以總結爲生産什麽,怎麽生産和爲誰生産是有政府決定的,這是計劃經濟的主要特征,政府控制了一切,而私人企業的自由空間是非常小的。而完全的市場經濟是要私人經濟占主導,減少國有企業使市場價格自由化,減少行政幹預讓投資自由化,減少行政審批讓外彙自由化,彙率要浮動,還有貿易的自由化。在這幾個特征來看,我覺得中國顯然還不足以成爲一個所謂市場經濟的國家。


那麽,對于上台伊始就簽署行政命令,宣布撤回TPP談判的川普來說,做出這種改變立場的決定是很艱難的,甚至在某處程度上來說是尴尬的。那麽他爲什麽還要這樣做?


北京學者章立凡說:“我覺得這是有實際的需要,TPP對于的制約是比較大的。以前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就提出過這樣的觀點。原來是大家建了一個微信群叫WTO,中國在WTO這個微信群裏是只利用規則得好處,搶紅包,但是並不真正遵守規則。所以奧巴馬就另外建了一個微信群,把主要成員拉到了另一個微信群,就是TPP。”


章立凡說,這種做法實際上就是要求中國要麽服從規則,要麽大家就抛棄你。在這種情況下,奧巴馬的這套設想是比較有效的。過去一年中,對中國各個領域都發起了反傾銷反補貼的調查,這個都是根據WTO的規則進行的。去年進行的有232調查、301調查和201調查等等,美日歐都不承認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實際上這個都是根據WTO的規則來做這樣的表達和舉動。


章立凡說,如果現在這套規則還不足以制衡中國的話,“我覺得可能TPP對中國來講,在川普看來是更實際的方案。所以做出這樣的決定雖然有悖他上台時候的所作所爲,但是商人有商人的靈活性,他會根據實際需要做出調整。在中美有可能發生貿易戰的背景來看,我覺得TPP可能是一個更有效的方案。”


至于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公開反悔當年支持中國加入WTO, 它要傳遞什麽信號,針對這個問題,北京學者章立凡說:我想是美國認爲自己吃虧了。美國給予中國最惠國待遇和支持中國加入WTO給自己增加了一個強大的對手,現在實際上已經危害了美國的經濟。從1993年起,中美貿易開始的時候,美國對中國的貿易是順差,後來轉爲逆差,一開始是62億美元。中國海關最近公布的數據,2017年美中貿易逆差是2758億美元,增長了40多倍,是50年來的最高。


章立凡說,這個情況來看,實際上美國給予中國最惠國待遇和支持中國加入WTO是損耗了美國的經濟。他們認爲他們有理由反悔這點,他們認爲中國至今仍然沒有遵守WTO的規則,而且是一個國際金融秩序的破壞者。從這個角度來講,中美之間的貿易沖突會愈演愈烈。所以我想他們的反悔有他們自己的道理。


全球最大的電子商務公司阿裏巴巴創始人馬雲先生在達沃斯論壇發表演說時有一句名言:當貿易停止了,就會爆發戰爭。馬雲先生的名言適用于美中關系嗎?換句話說,頻繁發生的貿易摩擦會不會成爲美中關系全面惡化的一個導火索?


北京學者章立凡說:馬雲的話有威脅的味道。事實上中美之間的關系可能鬥而不破,還是需要相互利用,尤其是還有朝鮮問題沒有解決。但是作爲國家戰略來講,川普總統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確實把中國和俄羅斯列爲修正主義的危險的勁敵。從這個層面來講,鬥而不破的局面會維持,但是修昔底德陷阱還是存在。

 


上兩條同類新聞:
  • 5G時代將至 川普政府抗衡中國新思路/纽约男子中百万乐透大奖 随即查出癌症末期三周后过世
  • 惨死异乡的中国站街女背后 是你不知道的巴黎(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