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震惊/血月代表末日来临/成功福音在破壞非洲和拉丁美洲/究竟是欧洲堕落了,还是...
發佈時間: 2/3/2018 9:58:41 PM 被閲覽數: 43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震惊!北京钦点七大金刚 教皇罕见全认 


 2018-02-03


来源: 法广中文



梵蒂冈天主教廷与北京之间的关系正已前所未见的速度靠近。尽管,通向关系正常化的道路依然漫长,但这有可能是自1951年以来,为双方建立外交关系所迈出的第一步。

  据记者今天周六凌晨(2018年2月3日)消息,教廷可能在为承认北京官方指定的七名主教做准备。

  方济各有别于本笃十六

  2013年辞职的教廷第265任教皇本笃十六世(Benoît XVI)曾在十年前致中国天主教徒信中写道,他意识到与北京关系正常化需要时间,而且必须以双方的良好意愿为前提。如今,他的继任者似乎准备又要迈出一步。长期以来,双方的争执主要在于中国主教的任命上。

  共产主义政权总是认为,由梵蒂冈教廷选择高级教士如同干涉内政。而教廷到目前为止,一直不接受北京当局提出的人选。但现任教皇方济各在最近几个月里加速了事态发展,双方可能已在七名主教的任命上达成了一项协议。这七人中,有两名官方教会人士,曾被教廷开除教籍。

  去年12月,教廷曾派出代表团前往中国要求两名地下教会主教让位给中国天主教爱国会的主教。这一决定引起了包括前香港教区枢机主教陈日君(Joseph ZEN)在内,一些天主教徒的激愤。

  梵蒂冈教廷路线和愿望

  教廷国务卿帕罗林枢机主教日前在承认:还有许多开裂的伤口。帕罗林枢机主教同时重申了梵蒂冈的路线是:维护教会里的感情相通。帕罗林枢机主教还许愿,希望有一天主教不再有“地下”和“官方”之别。



独立评论


作者: 修者   转贴:古代血月现象预示凶兆,圣经中血月代表末日来临


  2018-02-03


古代血月现象预示凶兆,圣经中血月代表末日来临
2017-12-28 13:38:33 我是果然真的知道


血月现象在古代都是不祥的征兆,暗示着国运将衰,会有灾难降临,风云骤变,属于大凶之兆。另外在基督教典籍《圣经》中也有提到血月,当最后审判日来临,世界末日的时候就会发生血月现象,不过科学依据与传说并不冲突。

一、古代血月现象凶兆


红色血月为至阴至寒之相,兆示人间正气弱,邪气旺,怨气盛,戾气强,风云剧变,山河悲鸣,天下动荡,火光四起,故称血月。欧洲人认为血月会唤醒黑暗魔力,印度人认为血月预示灾难。历史杂记曾有记载,血月现,国之将衰,气尽,如坠狱。


血月在古代是不吉利的象征,伴随的是祸乱,比如:荒,战,冤,邪等。不过这个真实性无从考证,只是书中有记载,在月圆之夜出现血月,属大凶之兆。也有预示这灾难的,有“血月见、妖孽现”的说法。民间传闻血月乃凶月,是凶兆,会发生冤案,这完全是迷信。


血月就是红色的月亮,一般是发生月食的时候会出现的。这是因为浓厚的大气层把紫、蓝、绿、黄光都吸收掉了,只剩下红色光可以穿透过来。月全食时的血月也是同样的道理,大气层将红色光折射到月球表面上,所以我们仍然能看到在地影里,红红的血月挂在天空中。

二、圣经中血月预示世界末日


旧约的《约珥书》中有一段预言提及血月:“日头要变为黑暗,月亮要变为血,这都在耶和华大而可畏的日子未到以前。”这里,“耶和华大而可畏的日子”通常的理解就是最后的审判日。


无独有偶,圣经最后一卷启示录中,预言到世界接近末了时,也描绘了血月现象:“揭开第六印的时候,我又看见地大震动,日头变黑像毛布,满月变红像血”。


以上这两处经文中都提到血月和末日,但是血月并非罕见天象,而是古已有之,并且也有被记录下来的。血月现象与世界格局并非没有关联,关键在于所有提到血月的经文,都不是孤立现象,而是有丰富的伴随现象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力克·胡哲:成功福音在“破壞”非洲和拉丁美洲


By 



無肢勇士力克·胡哲在最近一則信息中督促人們回到福音的基本,警告說成功福音已經“破壞”了 非洲和拉丁美洲。


布道家力克·胡哲在加利福尼亞州牧羊人的樹林(Shepherd's Grove)牧師鮑比·舒樂(Bobby Schuller)之妻漢娜的采訪中,回答了數個有關傳福音的重要問題。


這位布道家周日在臉書發布的一段視頻中指出,福音傳道者需要回到“起初的福音”而不是“添加或刪減”福音。


胡哲警告說:“我們說話期間成功福音就在破壞著兩大洲 ——非洲和拉丁美洲。現在是我們回到基本的時候了。”


一些南美洲國家正在經曆福音化運動,但成功福音也在興起,尤其是巴西,靈恩領導者爲有經濟困難的人提供了希望。


《華盛頓郵報》2017年10月的一篇文章專訪了拉丁美洲五旬節派方面的專家,如社會學家保羅·弗雷斯頓(Paul Freston),他說由于巴西創紀錄的13%的失業率,成功福音講道正在那裏的貧窮社區擴散。


聖保羅英文教會桑帕教會(Sampa Church)的牧師鮑勃·羅賓斯(Bob Robbins)在11月接受基督郵報采訪時表示,缺乏希望和經濟困境是促進成功福音的最大因素。


“如果一位靈恩的人說他們有解決人們掙紮的辦法,他們就會得到觀衆。我不確定成功福音是否正在興起,但它確實存在,並有相當大的影響力,”他當時說。


胡哲去年被舒樂牧師稱爲“我們這一代的葛培理”,他說事工需要讓人們“沈浸”在活出福音之中,並與其他人接觸。


他說,福音傳道者面臨著許多挑戰,比如:


“我如何與在教會受過傷的人交談?我如何與一位從未去過教堂,或者告訴你‘我認爲所有道路都通向天堂’的人交談?”


這位布道家警告說,整整一代人在福音上類似是“文盲”,人們成爲基督徒後也不知道如何解釋他們內在的變化。


胡哲說,根據聖經,基督的每一個追隨者都“必須常作准備回答我們爲什麽要相信我們所相信的”。


談到事工的目標,胡哲繼續說:“我希望人們得到拯救,得到改變,但人如何才能改變,除非他們聽到福音,他們如何能聽到福音?除非有人告訴他們福音。”


胡哲談到他2月13日將出版的新書Be the Hands and Feet: Living Out God's Love for All His Children(暫譯爲“成爲手和腳:活出神向著他所有孩子的愛”),解釋說作爲傳道者,他希望看到美國教會“醒來”,改變一些意識。


胡哲認爲,一個人不是基督徒有許多原因,其中包括一些福音傳教士不知道如何回答一些重要問題。


“良善的神怎麽能允許饑荒存在?我不是基督徒是因爲我認識基督徒;教會傷害過我的家人,”他指出人們拒絕的一些主要原因。


這位傳教士認爲傳福音事工的關鍵是每一個教會都“發現,識別,裝備兩到三個傳福音的人”,真正推動傳福音。


基督郵報








人性、神性和奴性



 吴菊生

元月二十五日,应朋友之邀,在蛇口做了一次讲座,谈欧洲、美国和中国。因为那天身体原因,有些话题没有深入展开。现在这儿做一个补充,希望朋友们能看到。




去年是马丁路德领导的改教运动五百周年纪念。曾跟一位朋友谈论起改教运动与文艺复兴运动的孰轻孰重,我谈了自己的看法:文艺复兴的重大意义远超宗教改革,文艺复兴象征着人权对神权的胜利,人性对神性的崛起,从此人类开始了不再匍匐在神的脚下的历史进程,人的现代化始于文艺复兴。今天回头看,文艺复兴的伟大和划时代意义怎么评价都不过份。若没有文艺复兴,今天的人们还在像奴隶一样生活,所谓的“黑暗的中世纪”依旧统治着人类社会,教士阶级依然是社会的统治者(如同今日伊朗),现代文明依然遥不可及。随着时间推移,文艺复兴的意义将越来越呈现出其巨大的历史光芒。至于文艺复兴所推崇和倡导的科学实践和理念,将人类带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我们今天享有的一切都是拜它所赐。西方某些势力(准确地说是美国宗教右翼)在这方面故意压低文艺复兴的伟大意义,是出于它们的宗教既得利益集团的私利,这一点我们一定要很清楚,近现代文明史上的很多有争议的结论和历史都有着“宗教”这个背景。掌握了这枚“历史之钥”,面对众多的历史杂音都可以“豁然开朗”。这几十年来,中国国内意识形态主要受美国宗教保守右翼的影响,特别是中国学术界,简直就是美国保守右翼的传声筒。

再比如,我们国内的舆论界每每见到对欧洲近现代历史的差评,包括对欧洲启蒙运动、法国大革命、欧陆理性主义的非议,它的后面都有美国基督教右翼的“魔影”。因为上述运动都动了基督教会的“奶酪”,以致那些出于宗教保守集团私利的大量宣传品得以流行。顺便说一句,时下美国的右翼在宣传方面,比左翼更有一套,且不惜造谣抹黑,对此我们理应有一个清醒的认识,而不是跟在后面人云亦云,以为这些说法就是历史的真相和对历史的正确评判。相比较于欧洲,美国并没有经历真正意义上的人文启蒙运动,虽然它的知识阶层跟着欧洲先贤逐步接受了启蒙运动的先进思想成果,但是就社会整体而言,美国的未来必将补上这一课,否则,美国将无法真正完全地进入现代文明社会。我们通常把欧洲视为后现代社会,而美国仅仅是现代社会,其间的道理和分野就在于此,不是欧洲“堕落”了,而是美国还跟不上现代文明社会的节奏。欧洲是一个宗教改革已经完成的世俗社会,宗教只是人们生活的一个方面,已经不再能够左右社会政治生活。可 以说欧洲已经是一个“人性的社会”。美国虽然不能说还是一个“神性社会”,但是宗教保守右翼对社会生活的干预还是无处不在,有时甚至出现“政教合一”的不正常情况。比如最近的这一次美国大选,保守的福音派教会领袖就公然与共和党政客进行利益勾兑,达成他们之间的“共赢”,这种勾兑并且得以成功,说明美国还没有真正做到成为一个“非神性社会”。很多中国流传的一些关于美国的提法,什么“山巅之城”、“天启”、“基督教国家”等等,都是美国宗教保守右翼的宣传,这类宣传凸显了这些既得利益保守集团意图把美国拉回到“神性社会”的肮脏企图。还有什么“反多元文化”,这些都是带有专制基因的神性社会的印记。须知,一个多元文化的地区和国家才可能是一个现代文明社会。凡是提倡“一元文化”的社会和国家,都与现代文明无缘。比如中东穆斯林国家,再比如东方儒教专制国家,这些都是倡导一元化的国家和地区,它们离现代文明还有遥远的距离,虽然它们之中的某些国家GDP高企,甚至还有超过西方发达国家的,但它们一概不属于现代文明国家。从这儿也可以看到前年美国大选时很多的国内精英跟着美国右翼鼓吹反多元文化的荒唐和反动。

今天,开始有越来越多的理性的朋友开始认识到美国并非一个“灯塔之国”。这是一件好事,这是还历史和现实以原来面目,让我们知道凡是靠某种宣传鼓动出来一些“旗帜”往往都被虚假包裹着。美国的未来任重道远,它必须经历一场真正的人文启蒙,以普世的人性战胜那些为宗教利益集团所倡导的神性,美国才有一个光明的未来。好在这个历史进程已经开始,美国福音派教会的信徒三十年来从占美国社会人群的一半,到今天的四分之一,年轻人也大都不去教会,这就是一个好兆头!反过来也验证了美国宗教保守势力为什么如此疯狂的一个现实理由,它们已经江河日下,它们在做最后的反扑。假以时日,美国社会人性战胜神性,最终成为一个完全的现代文明国家是可以期待的。不是欧洲变成美国,而是美国跟着它的传统“前辈老师”,一起迈入现代文明社会行列。

讲到宗教,有一点必须清楚,那就是传统宗教一般发轫于人类农牧业文明时代。随着工业文明的出现,以及后工业文明时代的来临,传统宗教形式日趋衰微,适应新文明形态的宗教改革与转型是一个顺理成章、合乎逻辑的结果。从基督教文明的发展史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一点,它最鼎盛的时期恰恰就是在农业文明年代,自16世纪以来,随着新兴的资产阶级力量的上升,基督教从建制到神学到敬拜内容都经历了一系列改革。当然,人类的文明成果有着继承的关系,基督教包括其它宗教某种形式上的衰微,不等于其中蕴含的人类文明智慧烟消云散,它们必将是人类文明宝库中不可或缺的伟大遗产,以某种更新后的形式,汇入人类文明的大江大河之中。

讲到中国,一般都认为是一个无神论的国家,其实不完全准确。中国自古就有对“天”的敬畏,某种意义上,中国的“天”也是神。历史的路径不同,中国最后采行了“皇权式”大一统的专制统治模式,各级官僚事实上是“皇权”的延伸。这种统治方式造成的一个前现代文明的结果就是普遍的“奴性”存在。这也许是一种比“神性”更糟糕的处境,做神的奴隶总比做人的奴隶来的高大上吧,也更合乎人类道义。中国的现代化过程比欧洲来的晚、来的更曲折就很容易理解了。现在很多人归因于中国缺乏宗教化历史进程,意图重走欧美老路。这实在是一个愚蠢至极的想法!且不说这个过程在中国一百多年前就已经尝试并归于失败(洪杨之乱),单从今天人类对宗教的理解之不同,就可以知道此路不通。近些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知识人选择加入基督教,他们若是因为个人信仰的缘故也就罢了,旁人无从置喙。问题在于这些人抱着“追求真理”的政治动机和心态,一如上世纪初中国知识分子追随共产主义同样的过程。这种现象实在是太糟糕了!如果真让他们成事的话,又将是中华民族的“大劫难”。所幸他们绝无可能成事,我也只是为他们的糊涂惋惜罢了。
国家的现代化文明道路各各不同,既然英美法德日各有自己的道路,想必中国最终也会走出属于自己的道路。路径虽然不同,目标理应一致,那就是“人性的解放”。偏离了这个目标,说什么都是废话、谎话。多说无益,慢慢走吧……前清有一位著名的湘军人物郭嵩涛,出使欧洲各国多年,回来后说了一句话:中国社会转型三百年。他为什么这样说,我想他是考察了欧洲历史后得出的结论。欧洲从一个“神性社会”转变成一个“人性社会”,如果从宗教改革算起,大致经历了三百年,其间腥风血雨,不堪言表。

保守主义成了时下热门。近日有朋友告知,某位叫“苏s”的人宣称自己是一个保守主义者。我苦笑着回了一句:“又傻了一个”。估计此人最近发了大财,忝列权贵行列,急需保守个人利益缘故,此情可悯。

英美保守主义之不同要我说可有一比,那就是马克思主义和列宁主义之别,其间差别大了去了。要说公认的英国保守主义之父——柏克,那也算是一回事,他明明白白告诉你,我柏克就是站在欧洲王室的立场上,维护这个集团的既得利益。欧洲民族国家的概念肇始于十七世纪的三十年战争时期,以《威斯特伐利亚条约》为标志,最终形成于拿破仑战争结束后。在此之前,欧洲各个王室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以婚姻维系着之间的共同利益,某种程度上他们是一个共同体,民族国家概念和利益淡于欧洲王室共同体。法国革命爆发于1789年,柏克次年就著文《法国革命反思录》(这篇文章就是所谓保守主义的源头之作),这时的路易十六尚未走上断头台,雅各宾专政也是三年以后的事,何谈“惨烈”与“残酷”。柏克的立场很清楚,就是反对以激进暴力摧毁王室传统,以免革命走向另一个极端。柏克其实他的选择自有他的道理,也符合其利益取向,并无不当。他这本书理所当然地受到了当时英国王室的赞赏。要命的是,后来者出于某种利益集团私利,把他当“神”一样供起来了。就拿美国来说,十九世纪的大部分年代里,都是尊奉美法革命为人类历史新纪元,反对英国道路(当时的美英关系很差)。二战之前的美国知识界文化界人士去巴黎如同“朝圣”一般。二战以后,出于话语权的需要,美国开始抢夺制高点,否定欧洲和欧洲道路,在基督教保守右翼那里开始成了一种时尚(理由前面已说)。

橘生淮南则为枳。英国的保守主义到了美国就变味了,70年代以来,美国三股沉渣开始泛起,最近几年逐步掌握了美国保守主义的话语权,且美其名曰“另类保守主义”。这三股势力分别是“基督教原教旨主义”、“白人种族主义”、“资本寡头集团利己主义(美其名曰自由至上主义)”。这三股势力可想而知是一个什么货色,这里就不展开了。于是什么样的王八蛋都成了“保守主义者”,包括三K党包括川普。任何一种“主义”,身后站着的都是某些特定甚至是具体的利益集团,世上并无适用于普遍人群的“主义”。每一种“主义”都会用一套漂亮的言辞进行包装,人们需要透过那些包装看到后面站着的是谁,这才是了解某种“主义”的不二法门。

眼看着,美国版保守主义开始传入中国,于是“毛泽东思想”出现了。这就是所谓“保守主义”的传播路径图。跟当年马克思主义传到俄罗斯成了列宁主义,再传到中国成了毛泽东思想。这个是不是很相像啊?可笑的是,在中国传播保守主义的人物,原来大都是所谓的“自由主义者”。在西方社会,一个自由主义者欲转变成为保守主义者,可能一辈子都跨不过那道“坎”,这道“坎”就是人类良知。而中国的某些自由主义者可以一个晚上“蜕变”成一个保守主义者,真不知道他们用的是什么“魔法”。也许就是在他们眼前吊上一个“胡萝卜”,一碗红豆汤出卖长子权,可见并非虚构。真是一帮没出息的东西!由此可见,在我偌大中国,想找一个真正不为名利所动的知识分子,或许比登天还难!

(吴菊生2018年2月1日于上海)

 


上兩條同類新聞:
  • 徐邦泰:悲催是神马/为什么说宗教不会威胁共产党执政/陳日君現身梵蒂岡
  • 徐邦泰:天才是神马/明年美使館遷至以色列「首都」耶路撒冷/梵蒂岡讓步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