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曾节明:元、清统治者为什么推崇理学/徐水良:提醒各位警惕,中国大企业尤其是网络巨头...
發佈時間: 2/6/2018 3:33:45 PM 被閲覽數: 33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独立评论



作者: 曾节明   元、清统治者为什么推崇理学? 2018-01-29



元、清统治者为什么推崇理学?





有识之士都知道儒家理学弊端深重,说它是宋、明亡国的祸首,均不为过。然许多人不知道的是:儒家理学成为官学,并非中国本土王朝始作俑,而是蒙古统治者手上,才第一次成为官学的。
儒家理学(又称道学)发端于北宋,兴起南宋末年,但并未成为宋朝官学,直到蒙古入主中原后的1265年,元世祖忽必烈在燕京设立国子学(相当于社会科学院),任用理学家许衡为“国子祭酒”,主持国子学事务。而蒙元的国子学的学制体系,都是许衡按照朱熹的教育思想确立 的。理学在蒙元的官学地位自此正式确立。
1287年,元朝正式建立国子监学,由许衡的学生耶律有尚任祭酒,一切也都遵从许衡的体系进行教学。1291年,元朝又在江南诸路学及各县学内设立了小学,自此从京师到郡县,元朝统治的各地都设立了学校,以理学的父子君臣的纲常伦理,对汉族学童少年进行洗脑。


满清窃据中国后,儒家理学的官学地位登峰造极,康熙五十一年,贼鞑子伪康熙下诏,追尊朱熹为孔庙十哲之一,标志着程朱理学成为了不仅是官学,而且是圣人之学。
乾隆五年(1740年),贼鞑子伪乾隆下诏,宣称程朱之学“得孔孟之心传……循之则为君子,悖之则为小人;为国家者由之则治,失之则乱;实有裨于化民成俗,修己治人之要。”
把理学上升到辨别君子、小人的社会道德行为准则的高度,即汉人都必须遵奉理学,否则就是“小人”。

那么,为什么满、蒙殖民者对儒家理学会那样的推崇呢,以至于明显超过了对孔孟的推崇?


原因就在于儒家理学对满蒙的殖民暴政统治有用而“无害”:
以程颐、朱熹为代表的理学创造者,嘴上遵奉孔子,实际抛弃了孔儒的基础,那就是民族主义。
孔子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其实是建立在民族主义的基础上;孔子本人毕生提倡“尊王攘夷”,而元、清汉儒尊狄夷为王,显然是与孔子背道而驰的;孔子的名言:“狄夷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无)也!(《论语‧八佾》)”就是这句话令侵宋的金兵恨之入骨,在山东差一点就要掘孔子墓泄愤。
很明显,在孔子眼中,“华夷之辩高于君臣之义(吕留良语)”,入寇中华的狄夷,不配做中国人的君主。


而以程朱为代表的理学,对孔子的民族主义思想,却是完全淡化,只是一味强调忠君的纲常,并把忠君拔高到“天理”的地步,而绝口不提孟子的民本思想:
“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孟子.尽心章句下》)”
“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孟子∙离娄》)
由于厉行“以猛治国”的暴政,朱元璋当然容不得孟子;而作为少数民族殖民伪政权的统治者,满、蒙皇帝既害怕孟子的民本思想,更害怕孔子的民族主义。

儒家理学淡化的是满、蒙最害怕的东西,鼓吹和拔高的却是满、蒙最需要的东西,对于这种学说,元朝和清朝统治者,怎么会不喜爱呢?

综上可知:理学是偏离孔子和孟子的伪儒学,曾国藩、李鸿章、骆秉章、叶名琛等以汉人人血染红顶子的奴才、刽子手,都是伪儒;顾炎武、王夫之之外,清朝只有一个真儒,那就是吕留良。

现在还鼓吹儒家理学的人,不是脑残,就是做梦都想当王沪宁第二的伪类,如东海一枭之流。

由此可知,什么是儒家的精华,贼鞑子统治者忌惮的东西,就是儒家的精华,也就是孔子的民族主义思想和孟子的民本主义思想,华夏正教提倡儒家,主要提倡这两样东西。




曾节明 2018.1.29丁酉癸丑辛酉于阴寒纽约州






作者: 徐水良   提醒各位警惕:中国大企业尤其是网络巨头,一般都受情报机构控制 2018-02-02



一切服从中共专制统治的需要。

使用这些网络巨头的网络和软件,实际上是打开自己的电脑或手机的后门,中共情报机构可以随意入侵。但是,不使用这些东西,又无法进入大陆。要对大陆民众进行工作,就不得不使用这些网络和软件。那腾讯视频,甚至被美国最大的防毒软件认定是恶意软体(也就是一般华人说的病毒或黑客软体),我的手机卸载腾讯视频后,就尽可能不用腾讯视频。那苹果手机和Ipad等等,不能排斥腾讯视频,但只要不关闭腾讯视频,就特别费电,原因就是腾讯视频是一个恶意软体。据说它能把用户信息每隔几分钟随时传给腾讯。腾讯的微信,应该也是有中共国家力量参与研制出来的软体,实在是一个非常好用的社交软体,如果是自由社会的自由竞争,很多其他社交媒体,都不是它的对手。可惜是被中共及其情报机构控制,一方面其功能被严格限制,另一方面又被他们变成入侵用户的恶意软体,再加上防火长城和中共的严格监管,就变成中共的控制手段。那微信的一切信息,都在腾讯和中共监控之中。你在美国打美国国内电话,只有中共使领馆里面功能非常强大的窃听设备能够窃听。但你如果通过微信打电话,通信息,那一切信息,就都到了腾讯那里。

你的手机使用国内这类软体,就等于随身携带了一个随时随地向中共传送信息的间谍。

马云的阿里巴巴及其支付宝之类,大概也有类似性质。

不知道郭文贵所谓的郭媒体,是不是也是这样的性质。

这里有人拼命赞扬这类东西,并且以超常热情为这类东西辩解,甚至不惜离谱地、不断地对批评者进行人身攻击,原因就在于这类东西,牵涉中共的根本利益。

所以,对大陆工作的朋友,不得不使用这些东西,就必须千万小心。不是必须对大陆进行工作的朋友,就尽可能不要使用这些东西。

 


上兩條同類新聞:
  • 2017年郭文贵现象/郭爆胡评老同志:陈军欲谋害文贵事件以及与陈小平何频的关系
  • 王力雄:天网之下,还有革命的可能吗/姚城:我所了解的中共情报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