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真有为了自由不要家乡和钱的人/江澤民:『我希望我的國家成為.../徐邦泰:阿基里斯脚踵
發佈時間: 9/12/2019 4:36:21 PM 被閲覽數: 118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震撼!真有为了自由不要家乡和钱的人
| 2019-09-10 00:13:29  万维读者网 |  

温哥华港湾(BCbay.com)专栏作者

饶恕

  在温哥华,有很多华人移民彼此相问:你为什么要移民?既然你这么热爱思念你的家乡?

  同事伊朗姐姐爱讲故事,特别爱讲伊朗故乡。

  她的家在南伊朗,有海,有港,有鱼吃。她的讲述颠覆了我脑海中固有的“沙漠骆驼油田大奔车”的“伊朗印象”。那是个北方可以滑雪、南方可以泛舟的美地啊。

  每次当她讲起她的家乡,就会变成“传销精”,口才绝好,让你觉得明天不去订票飞伊朗是件不合算的事情。害我有段时间天天琢磨怎么样可以去伊朗玩。

  我超级喜欢她的故事。可以看得出,她很爱她长大的地方。

  有天午餐时八卦了一通著名的中国姐姐在温哥华被捕事件之后,伊朗姐姐又讲故事了。还是家乡,却不“传销”了。

  第一个故事是男女关系与警察的事情。

  伊朗姐姐那时与丈夫带着两个孩子开车郊游,回来路上遇到“临检”。先让开车的丈夫下车单独问话:“车里那女人与你什么关系?”男士气得发笑:“……哈! 我的情人!好吧?!你看看!后面坐着两个孩子,你觉得边上这女人和我啥关系?!”

  查看完证件后,警察有点讪讪地,却仍叫出女士单独问话:“这男人和你什么关系?”伊朗姐姐告诉我:在伊朗,婚外情人关系是要被石头打死的。这些警察的问话使她感到了被侮辱与威胁的意味,同时她觉得他们是些肮脏的笨蛋。

  第二个故事还是男女关系与警察的事情。

  有次伊朗姐姐跟丈夫要从伊朗去迪拜。车子开到机场,发现有事未及嘱咐家里,于是要找公用电话打家里。下车让丈夫去停车,伊朗姐姐去打电话。到了电话边上发觉零钱在车上!她看到边上有一个13-15岁的男孩在打电话,就侧过身问:“你还有多余的零钱么?我和你换换?”男孩子还没来得及答话,警察出现了,照例是分开两人单独问话:“你们什么关系?你们在说什么事情?”

  伊朗姐姐在讲述这个20多年前的故事时仍然愤怒到耳朵都红了:“我当时30岁左右,那个男孩才大约13、14岁!那些蠢人这样也可以臆测我们之间有什么肮脏关系!我觉得这地方不再是我的家,这不是我出生、长大的伊朗了。我的家让一帮愚蠢、污秽的人掌握着,天天脑子里塞满了性关系性关系性关系!贪污贪污贪污!他们想所有人都是肮脏的,因为他们自己就是那么肮脏的!”

  伊朗姐姐的父母都不在了,伊朗还有些亲戚,她不常回去。

Capture.PNG

“从前”的伊朗(图片取自Google Images)

Capture.PNG

“从前”的伊朗(图片取自Google Images)

Capture.PNG

“从前”的伊朗(图片取自Google Images)

  上世纪70年代末,对这世界上的两个国家来说,都有大事发生。一个是中国,对外开放,开始尝试与世界交朋友;一个是伊朗,开始闭关修炼,与世界为敌。正好相反。

  1979年以前的伊朗是个“西化”的国家,人们拥抱了自由世界。但是,一场民族主义革命关闭了他们与世界的通道,他们被管制、被洗脑、被不允许思考、更不许自由说话。他们从此与世隔绝,成为世界上仅有的几个网络封禁的国家之一。

  更痛苦的是,年长一些的伊朗人尝过自由的滋味——得而复失,使人闷闷不乐。我们的伊朗姐姐就是其中之一。她的丈夫当时在伊朗经商非常成功,自己又属于一个非常富有的大家族。她本人受过高等教育,是一名专业助产师,在医院工作,收入稳定丰厚。她的家族在伊朗,是我们文化中推崇的“人上人”,“上流社会人士”,常常出入迪拜旅行消费,现在更有亲戚在迪拜拥有豪产。

  她与丈夫却放弃了“上流”的一切,移民加拿大。就因为“那不是我的家”、“我的家被肮脏的蠢货霸占了”。他们居然宁可跑加拿大来重新开始,辛苦了五年才过上稳定生活。丈夫的生意关闭,在加拿大找初级工作,她也重新出来工作。有段时间小儿子重病,日子苦透苦透了,仍然全家咬牙挺住……不回去!

  听了她的故事,我回味很久。我穷根作祟,痒痒地觉得:好可惜啊!那么多钱!但是我爱自由的灵魂却也鄙视自己的财迷心窍:若为自由故……!人家自由比爱情与生命都要紧,跟爱情生命相比,钱算什么?!

  啊啊,问世间,自由何物?竟值性命相许?!我本来也一生一世都不会明白的,直到我读完了《圣经》。

  天赋人权。什么权?吃饭睡觉生殖的权利?不止。上帝连信或不信祂、与祂和好或不和好的选择权都给了人类。祂要人类自愿的心。

  不自由是什么感觉?《圣经》里保罗形容得如此扎心:“我所做的,我不明白,因为我所愿意的,我没有去做;我所恨恶的,我反而去做。” “我愿意行的善,我没有去行;我不愿意做的恶,我反而去做。”这就是失去自由的可怕——好像牵线木人头,却居然拥有个叫“良心”的东西在心版上,于是被那些牵引人的线扯来磨去地疼痛着!

  牵制人的自由的,有时是外部压力:环境的、政治的、文化的、法律的……而多数时候,是我们自己里面那无法自救的罪性。

  我知道说谎是不好的,但是我仍然说谎,因为“大家都说谎”;我知道言语刻薄是伤人的,但是我仍然得意于逞口舌之快;我知道做坏事欺负无辜弱小是不对的,但是我仍然高高挂起,或甚至为了自己的好处帮忙踏上一脚……人自从出了伊甸园,一直都是这样卑微的、罪的奴仆!

  佩服同事伊朗姐姐一家,竟然肯为自己的自由生活买单,付上重价,如此决绝!震撼——这世界上居然真的有为了自由不要钱的人!这对我来说是个正面打击:我常偷偷穿回那个灵里卑微的老旧的我,流连忘返,忘记赎回我灵魂的耶稣为此付上了最贵重的代价。

  伊朗姐姐们享受着如今阳光下热辣辣的自由滋味,再也不会回到那个她们惦念、却被邪恶封印了的旧壳子里去了。她们是穆斯林,因被宗教管制伤害太多,声称“再也不信任何神灵”,但是她会跟我仔细询问耶稣的事情。

  她一定内心盼望,终有一天,家乡的封印可以解除。

  而我则盼望自己捧牢手里的恩典——在耶稣名下,才有真正的自由。

  莫失莫忘。

  参考资料:《圣经∙ 罗马书》7章15-19节








201101151550

江澤民:『我希望我的國家成為基督教的國家。』





原國家主席江澤民:『我希望我的國家成為基督教的國家。』


由李重生於 20101125 17:49 發佈

 

前時代週刊特派員大衛.艾克曼David Aikman

2002年訪問前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問到他對中國未來的願景,

他的回答震驚了艾克曼與全世界。

他說:『我希望我的國家成為基督教的國家。』

當問及『為什麼』時,江澤民的回答有著奇妙的啟示

 

他解釋中國有一群學者花了二十年研究

為何中國持續在科學、工業與文化上落後西方世界

聽了每一位學者的說明後,他們總結是西方的宗教遺產使其達到如此顛峰

這些中國學者的陳述是:我們受邀做的一件事就是調查成功的原因;

事實上,西方的卓越成就眾所皆知。

我們竭盡所能從歷史、政治、經濟與文化觀點來研究。

一開始,我們以為是因為強大的軍事力量

後來我們以為是因為最好的政治制度。

接下來我們聚焦在你們的經濟制度上

 

但在過去二十年我們才意識到,你們的文化核心是宗教

基督教,這即是西方為何會強大的原因。

基督教在社會與文化生活的道德根基使資本主義出頭

後來又成功轉型為民主政治。

對此我們毫不懷疑。

 

摘錄自大衛.艾克曼所著的《耶穌在北京:基督教如何改變中國及全球力量平衡》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42b07720100nfxo.html  
http://blog.roodo.com/bigbirdhang/archives/1444429.html 








 

                                                                     Achilles' heel



---Chinese's Commandment


Bangtai  Xu



To be and not to be,An ass with two panniers,

Bread buttered on both sides.

I call a spade a spade:

Greedy and fierce,babes and suckings.



All my swans are geese,

All my geese are swans.

Big words no sense at all,

All is not gold that glitters.


Jesus' criticism is perhaps rather severe,

but bitter pills may have whole some effects:

You can not serve both God and Money.

No one can serve two masters.






阿基里斯脚踵


---华人为诫


徐邦泰


生死一驴驮,

黄油两面抹。

贪婪致凶残,

乳臭输恶魔。


天鹅变笨鹅,

我梦冲霄过。

信口开河道,

试金凭闪烁。


箴言犹良药,

苦涩去消渴。

祭神供玛门,

二主多灾祸。


1776 Manor cir El Cerrito CA 94530
12/25/2013



 


上兩條同類新聞:
  • 美國白人福音派基督徒將何去何從/中国首位主教获教宗委任
  • 给香港宗教界送终/庇荫生态保护与埃塞俄比亚北部的圣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