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傳奇女諜離世:一輩子不敢生子/如何靠一招賺進1億美元身家/江山如此多妖
發佈時間: 12/2/2019 5:31:42 PM 被閲覽數: 28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傳奇女諜離世:一輩子不敢生子 與同一個男人結婚三次
2019-11-29

環球人物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戈阿爾用自己的情報工作,真正改變了人類的曆史進程。

經曆過二戰洗禮的偉人,總會在曆史長河中熠熠生輝。尤其是以凡人之力改變過二戰進程的英雄,人生的寬度又會被無限延長。


據外媒報道,前蘇聯傳奇女特工戈阿爾·瓦爾塔尼揚于當地時間25日在莫斯科去世,享年93歲。

這位老太太在當年可是個“狠角色”,“狠”到連斯大林、羅斯福、丘吉爾見了都要敬讓三分。

爲什麽?因爲老太太當年救過他仨的命,助攻了人類曆史上最偉大的海上登陸作戰——諾曼底登陸。

除此之外,當年專搞情報工作的戈阿爾還與丈夫格沃爾格一起,揪出了400多名納粹間諜,讓希特勒恨得牙癢。後來,她的經曆被翻拍成了電影《德黑蘭-43》。

據法新社11月26日報道,戈阿爾將于本周在莫斯科特洛耶庫羅夫斯科耶公墓下葬。

最成功的招募

1926年,戈阿爾出生于蘇聯加盟共和國亞美尼亞,但她傳奇的一生是在伊朗開始的。



                                                                 戈阿爾

上世紀30年代,她隨家人移居至伊朗首都德黑蘭。之後不久,15歲的她結識了一個比自己大2歲的青年——格沃爾格。

盡管語言不通,但兩人還是興致勃勃地通過打手勢交流,迅速建立起了友情。相處久了,戈阿爾才知道,原來年紀輕輕的格沃爾格竟然是個間諜!

他的父親表面上是經營著一家糖果點心廠的富商,實際上卻和蘇聯情報部門有千絲萬縷的聯系。正是受到父親影響,格沃爾格還不到16歲就成了蘇聯情報部門的情報員。

在和戈阿爾認識的前一年,格沃爾格第一次見到了蘇聯情報部門頭子、傳奇式人物伊萬·阿加揚茨,並根據其指示,組織建立了一個情報小組。

該情報小組的任務有兩個:一是跟蹤德國駐德黑蘭的情報人員,監視他們去了哪裏、同什麽人接觸、到過什麽地方;二是細心觀察,“揪”出那些爲法西斯效力的當地居民。

本來這個情報小組是沒有名字的,但由于這群年輕人追蹤目標時主要靠騎自行車,所以被稱爲“輕騎兵”。

戈阿爾被小夥伴的身份狠狠震驚了一把,但更讓她沒想到的事情還在後面。

1942年,18歲的格沃爾格加入了德黑蘭的一家無線電俱樂部,而這實際上是英國人在當地辦的一所情報學校。他用了半年時間學習招募方法、密碼寫信、單邊聯系方法、跟蹤、反跟蹤以及如何采取秘密行動等。

等他學完這一套,正好戈阿爾也16歲了,他幹脆現學現賣,把招募技巧用到了戈阿爾身上!最終,戈阿爾決定加入“輕騎兵”。

之後兩人攜手,僅用一年多就找出了400多名納粹間諜。在後來的回憶中,格沃爾格驕傲地說:“這是我一生中最成功的招募行動。”

三巨頭的救命恩人

戈阿爾果然沒有讓人失望。在1943年德黑蘭會議之前,她和格沃爾格帶著“輕騎兵”情報小組名震歐洲。

當時,二戰局勢逐漸明朗,兵敗蘇聯的希特勒再也沒有力量組織起像1941年那樣的多方向大規模進攻。

此時的盟軍,正在商量著如何給予希特勒致命一擊。

1943年11月,來自蘇英美三個同盟國的“三巨頭”斯大林、丘吉爾和羅斯福計劃在德黑蘭舉行會談,商討在歐洲西部開辟第二戰場。

不過在會議開始之前,陷入頹勢的希特勒正變得越來越瘋狂。當得知三巨頭要齊聚德黑蘭,他意識到這是一個將盟國領袖“一網打盡”的好機會。



                                         從左到右依次爲斯大林、羅斯福、丘吉爾。

在希特勒的授意下,德軍展開了一項名爲“跳遠計劃”的暗殺行動,目標就是要讓三巨頭葬身德黑蘭。

負責此次任務的,正是希特勒的心腹斯科爾采尼。他擅長特別行動,在二戰時期因組織營救墨索裏尼而名聲大噪。爲確保行動萬無一失,他決定先派出6人組成“先遣隊”,打探會議情報。

然而,一名僞裝成德國軍官的蘇聯間諜,在一次酒局上意外獲知了“跳遠計劃”。此情報發回蘇聯後,蘇聯方面派出了一支特工隊伍,用來尋找並抓捕這6名先遣隊員。

這支特工隊伍,正是戈阿爾和格沃爾格所在的“輕騎兵”情報小組。很快,戈阿爾就發現這6名先遣隊員降落在了德黑蘭周圍的庫姆鎮。但是,她並沒有選擇打草驚蛇。

通過追蹤並破解德軍的無線電通訊,她和“輕騎兵”情報小組得知了納粹此次暗殺行動的全部計劃——先遣隊負責打探情報,配合德黑蘭納粹秘密聯絡點制定暗殺及撤退路線;隨後,科爾采尼將會親自帶隊,在11月30日丘吉爾生日這一天,順著一條通往英國使館的水渠,潛入戒備森嚴的使館裏埋設地雷……

摸清所有情報後,他們展開了行動,一舉抓獲了6名先遣隊員,甚至還順藤摸瓜端掉了納粹位于德黑蘭的秘密聯絡點。隨後,戈阿爾有意默許其中一人向柏林發出任務失敗的新聞。最終,納粹取消了第二批人員的暗殺計劃,“跳遠計劃”宣告失敗。

這場完美的情報戰爭,保證了德黑蘭會議順利進行。通過這次會議,一項名爲“霸王”的作戰行動浮出水面,而這就是日後大名鼎鼎的“諾曼底登陸”。

諾曼底登陸是人類曆史上最偉大的登陸戰,也是二戰時歐洲戰場決定性的戰役之一。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戈阿爾用自己的情報工作,真正改變了人類的曆史進程。

特工夫婦

人生如戲。在一次次驚心動魄的情報工作中,戈阿爾和格沃爾格相愛了,並于1946年結婚。

5年後,他們獲准暫時回到蘇聯,進入外國語學院學習,爲新的國外工作做准備。之後,兩人被派往意大利、法國、希臘、德國等多個國家繼續從事間諜工作。俄羅斯對外情報局稱,兩人曾在“多個國家的極端條件下”執行任務,但並未公布具體細節。

但可以知道的是,爲了不暴露身份,夫妻倆在國外被禁止講俄語;由于工作需要,他們也不能養育孩子;就連婚禮,也因爲種種原因而真真假假辦了三回……

直到1986年,戈阿爾退休後和丈夫回到蘇聯。此時的他們已經用各種化名在近百個國家工作了43年,獲取了政治、軍事、經濟與科技等各方面的情報,且有些情報密級極高,也許200年或300年以後才會解密。

這番付出,讓他們成了世界上最成功的的特工夫妻之一。也正是因此,他們很難理解那些天天在網上“蹦跶”的間諜後輩。

2010年,美國與俄羅斯完成了冷戰以來最轟動的間諜交換協議,其中“曝光率”最高的紅發美女間諜安娜·查普曼曾,在Facebook和一個俄羅斯社交網站上相當活躍。

格沃爾格看不過去,罕見地接受了采訪:“他們在互聯網上自我推銷,這一點也不專業。從事諜報活動的人竟然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太奇怪了。”

戈阿爾沒說啥,幹脆開始發揮自己的余熱,大力培養年輕的情報人員。鑒于爲國家做出的重大貢獻,她被授予紅旗勳章、衛國戰爭二級勳章等獎章。

2012年,格沃爾格在莫斯科去世。生前,他成爲了第一位獲得“蘇聯英雄”稱號的情報人員。在談到“蘇聯英雄”勳章時,他坦言,勳章的五角星中“至少有兩角”屬于妻子戈阿爾。


                                                            戈阿爾(左)和格沃爾格

1980年,戈阿爾和格沃爾格的故事經過藝術加工,被拍攝成由法國影星阿蘭·德隆領銜主演的經典電影《德黑蘭-43》。這部電影于1981年獲莫斯科國際電影節金獎,它的主題曲不少中國人都很熟悉,中文歌名是《讓愛情長留人間》。

而在現實中,他們不止讓愛情長留人間,更讓兩段人生在彼此交織中彰顯傳奇。





如何靠一招賺進1億美元身家?這位高手傳授祕訣


經濟日報



投資老手建議,“買進長抱”並非最佳投資策略,“順勢交易”才是最安全也是最佳的賺錢之道。    路透

現年78歲的海特(Larry Hite)是一位成功的避險基金經理人,他不相信任何人能預測股市下一步會怎麽走,也不認爲“買進長抱”是最佳投資策略。他笃信“順勢交易”(trend following)策略,並嚴守一個簡單的規則,如今身價淨值約1億美元。

這個簡單的規則就是:早早停損(cut losses early)。海特說:“ 如果股價跌到我設的2%停損門檻,我就會賣出。我總是衡量風險,並迅速行動。如果股價下跌,我就出場保住資本,然後等待下一個機會。”

海特創辦的Mint Investment Management,是第一家資産管理總額達到10億美元的避險基金公司。在他操盤下,這家公司1981年至1988年平均年複合報酬率達30%,紀錄輝煌。海特如今經營家族財富管理公司Hite Capital。爲什麽還不退休?他說:“我愛賺錢。”

海特最新出版新書《規則:我如何在市場和人生中化不可能爲可能,你也可以》(The Rule: How I Beat the Odds in the Markets and in Life -- and How You Can Too,暫譯),書中闡述他的投資方法。他日前也接受MarketWatch訪問,談論他的投資風格和目前青睐的股票。

海特表示,目前最令他感到興奮的是采取訂閱模式(subscription model)的個股,例如蘋果、Netflix和亞馬遜等,因爲這種模式營收源源不絕,客戶還像“俘虜”般難以脫離。他形容訂閱模式堪稱“零售革命”。

他尤其看好亞馬遜。他說:“我認爲,亞馬遜長期而言是一家很棒的公司。他們持續增加可銷售的東西,獲利持續升高,所以我喜歡。”

海特自稱是技術交易員,買進或賣出都看數據而定:價格、量、平均值等等。他每筆交易都聚焦價格和趨勢,仔細觀察市況,並依照市場動能順勢操作。這種方法可避免交易受情緒影響,選股時也省得胡亂猜測,一旦某支股票跨越某個移動平均線、支撐/阻力線或是線圖型態門檻,就買進或賣出。簡單說,就是謹守紀律的方式。

海特說:“順勢交易是我的聖經,我覺得這是最安全的做法,也是最佳的賺錢之道。”

海特給想要仿效他的投資人一個建議:“總是設停損單,一旦某項資産跌到你默認門檻時,就會自動賣出”。他說:“降低損失,再迅速前進。”




作者: 东海一枭   江山如此多妖(外四篇)


  2019-11-29


江山如此多妖(外四篇)
曾有媒体将“江山如此多娇”错为“江山如此多妖”,错得好,错得正确。江山多妖,根源在于妖言。不真不正的思想言论都属于妖言。民主主义、平等主义、蚂䴕主义乃至三民主义,都是乘五四反孔反儒之机而泛滥起来的妖言,国人深受其惑,国家深中其毒,民族深受其害。中国成了妖世界。

文革被称为十年浩劫。其实浩劫何止文革,何止百年,五四以来皆浩劫也。四九之后不用说,民国粉所向往的民国,何尝非浩劫哉。始而内乱不断,继而日寇入侵,继而两党逐鹿,无不攻城掠地,杀人盈城盈野。儒家倒而浩劫始,儒家兴则浩劫终。而今儒家一阳来复,然势力微弱,饱受排挤,复而未兴。故劫难未已。余东海初作于2017-12-20,定稿于2019-11-30


侮辱圣贤如何处理?
或说:为了维护中华圣贤和民族英雄的尊严,应立法禁止对孔子和历代圣贤英雄的诬蔑侮辱,禁止通过文字、图像及射击焚烧图像等各种方式侮辱圣贤和英雄。

答:这是典型的暴政、恶法和文字狱。这种防民之口、侵犯人权、剥夺人民言论自由的做法,恰恰是对孔子、对中华圣贤和英雄的侮辱!侮辱圣贤自有罪孽,但这种罪孽不能诉诸于法律和暴力惩罚。孔子说:“诬文武者,罪及四世。”这里说的是诬蔑圣王的恶果,并非用法律或暴力处罚诬文武者及其子孙三代。

思想问题思想解决。对于官员和教师,可以纪律解决。换言之,对于侮辱圣贤的官员和教师,可以警告、降职,严重者取消为政为师的资格,削职为民。但不能言论入罪,以言治罪。余东海初作于2017-12-13,定稿于2019-11-30


信仰与科学是否冲突
科学与信仰是否冲突,取决于信仰的品质。不同的信仰,品质高低优劣正邪不同。例如,伊教信仰甚邪,与科学格格不入;耶教信仰品质很低,与科学冲突;佛教信仰品质较高,与科学无冲突。儒家信仰,如理如实,大中至正,与科学相辅相成,完全和谐。儒家真理性普适性俱高,宗教性科学性并重。

一种学说的品质高低取决于五性:真理性、正义性、普适性、信仰性、科学性。五性相辅相成,一损俱损。佛道缺乏普适性,自由主义缺乏信仰性,耶教缺乏科学性,故它们真理性正义性都有限。唯儒学五性俱全,至高无上,品质至优无双。
余东海初作于2017-12-13,定稿于2019-11-30


关于电影《芳华》
电影《芳华》主人公刘峰无疑是个好人。但以之为例,认为君子际遇不好、极易受伤,则不对。刘峰的好,只是相对多一点人性而已。虽有莽夫之勇,奈何智慧短缺,见识低下,离君子境界还差得远。那个时代土壤,基本不可能出产真正的君子,何况文工团的思想文化环境又特别恶劣,毛毒深重。

文革及整个毛时代,不中毛毒者几希。是非混淆,善恶颠倒,崇毛信邪,“大义”灭亲或灭己,草菅人命及己命,都是中毛毒的症状,都是四心泯灭和非人化的表现。用佛教的话说,已经断绝了善根。很多人的好无异于邪教徒的好,就像叛贼乱民的忠义一样自欺欺人。余东海初作于2017-12-23,定稿于2019-11-30





 


上兩條同類新聞:
  • 智商五级分类法/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三民主义为何不成气候?
  • 端午节习俗之悬钟馗像的历史典故/台湾呈现了南朝晚期的典型病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