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夜話中南海:習近平和王歧山都是當年黃敬真正死因的知情人
發佈時間: 12/14/2019 1:02:04 AM 被閲覽數: 25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夜話中南海:習近平和王歧山都是當年黃敬真正死因的知情人











俞強聲和俞正聲兄弟的生父黃敬。(Public Domain)

俞強聲和俞正聲兄弟的生父黃敬。(Public Domain)
 

我們本專欄的前篇文章《俞強聲和俞正聲兄弟的生父黃敬活活被毛澤東嚇死》刊登後,有網友質疑“證據不足”,因此而有了續 文《說俞強聲之父是被毛澤東恐嚇至死確有依據》,文中介紹了關于黃敬死于被毛澤東恐嚇之後的精神崩潰,最有力的證據當屬毛澤東當年的禦醫李志綏的回憶。據李志綏的《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記載:“江青的前夫,黃敬,當時任國家技術委員會主任,在會上遭到毛的激烈指責後,精神崩潰。”

在當年的南甯會議上,毛主席手指呆坐在後排的黃敬高聲痛斥,竭盡羞辱,,用“北美九頭鳥”的話說:“簡直就像法 官對罪犯一樣”。

“這不是俞啓威嗎?你是個老右傾分子。過去不成才,現在還是不成才。你要老實坦白你的問題……”.此時此刻,包括周恩來,李富春……,還有當今聖上習近平之父,時任國務院秘書長習仲勳等所有與會者,無人不會強烈意識到這分明就是“公報私仇”,因爲毛澤東與之相好之前的江青雖然先後有過三個男人,但黃敬不但是他江青的初戀,而且還是在江青在上海有了另外一個男人唐納之後,仍然還和她保持著情人關系。也許當時的毛澤東還不至于懷疑到了延安以後,特別是毛澤東與她公開同居之後的江青,還在繼續和黃敬藕斷絲連,但除了江青和黃敬之間的“男女關系”,更還有一層黃敬是江青的入黨介紹人,是江青在革命路上的領路人的重要因素,假如江青沒有加入中共也沒有被當年的黃敬引入延安,那就沒有後來的一切的一切……。所以“革命成功”,住進北京中南海金銮殿之後的毛澤東,看到黃敬,甚至想起黃敬的名子就心裏面感覺膈應,也是作爲當時的江青的丈夫的正常心理反應。

在中國內地的網站上至今還能夠查找到的一篇標題爲《毛澤東的一篇重要講話爲何不進毛著》的文章,根據另外的史實來證明了當年的毛澤東對黃敬是多麽的嫉妒甚至仇恨。該文章的作者署名“臨川山人”,文中回憶說:自己的著作收進什麽不收進什麽是著作人的權利,毛澤東不會將所有講話收進自己的書裏,他得有所選擇。但曾經的“一篇重要講話”後來又扔一邊去了,爲什麽呢?





圖爲一二‧九運動時,黃敬在電車上演講。(Public Domain)

圖爲一二‧九運動時,黃敬在電車上演講。(Public Domain)


1939年12月9日在延安紀念“一二.九”大會上,毛澤東曾高度贊揚“一二.九”運動,說“一二九”與“五四”的意義是同樣的偉大。但這篇講話“毛著”裏有嗎?沒有。是這篇講話講得不好毛才將其扔一邊去了嗎?恐怕不是。

1949年後,中共曆史宣傳有一特點:紅區談得多,白區談得少;紅區井崗山談得多,其它根據地談得少。凡能涉及到毛澤東則大談特談,涉及不到則只談黨的領導。中共一大,毛澤東活著時只談與會人員多少,從來不提張國焘主持一大會議。

“一二.九”運動亦是如此,毛澤東活著時對這次運動只談黨的領導,從不提是誰具體領導。那麽“一二.九”運動究竟是誰領導的?毛澤東爲什麽曾高度贊揚其同“五四”有同樣的偉大意義,卻又不收進自己公開出版,總發行量已達數億的著作選集呢?

“一二.九”運動的領導人是黃敬,這個人與公與私都應該是毛澤東最好的朋友。與公,黃敬組織領導了中共自己的“五四”;與私,黃敬介紹了江青入黨。可以說沒有黃敬,江青無緣中共也就不會有後來的故事。毛澤東重慶談判“偶遇”唐讷,倆人握手可以“和爲貴”,爲什麽將“一二.九”運動趕出毛著呢?

黃敬在黨內離得太近,倘若收“一二.九”入書,同志們翻讀一次“一二.九”,就得想起黃敬,想起當年的青島大學,想起俞啓威和李雲鶴。

也許這些只是猜測,毛澤東沒那麽小心眼兒。唐讷、黃敬都是前夫,沒必要親一個遠一個。但黃敬在黨內離毛澤東太近了!

說來也巧了,當年毛澤東從湖南鄉下土地主家裏出走進北平,第一份體面的職業是北平大學的圖書管理員,而當年青春火熱的李雲鶴從山東諸城土地主家庭出走後的第一份職業也是大學的圖書管理員。

諸君還記得中共進城後以反腐名義殺得兩員大將嗎?劉青山、張子善均爲黃敬手下。事發後,時任天津市委書記的黃敬曾托薄一波向毛澤東求情,結果是劉、張被五花大綁押上刑場。估計劉、張的血會讓黃敬心驚肉跳,黃敬後來的精神分裂應該始于這一嚇。

當年主持上海市委工作的陳毅在上海說“學趕天津”的話音沒落,建立政權一開始即已經提防“地方諸侯勢力坐大”的毛澤東懲一儆百就拿天津開刀,黃敬不傻也得傻…….

江青後來在文革時說:入黨介紹人是什麽李大章,明顯抛棄了幾十年前的丈夫和革命引路人。文革,幸虧黃敬早死!而另一未死前夫唐讷嚇得連香港都不敢呆了,估計毛澤東的“和爲貴”沒少入夢。

“臨川山人”的這篇文章中的關鍵內容都是可以找到佐證的。“毛著”裏單單不收入毛澤東當年在延安高度評價黃敬爲主要領導人的的“一二九”運動的講話稿,翻翻“毛著”就能證明果真如此。





黃敬(中)1956年率團赴蘇聯考察歸國時攝。(Public Domain)

黃敬(中)1956年率團赴蘇聯考察歸國時攝。(Public Domain)


而當年被毛澤東以貪汙腐化罪名親自下令“殺無赦”的劉青山和張子善,被處以極刑前都是當年的黃敬的直接部下,這在中共黨史資料中都有記載。一篇標題爲《哪兩位中共高官爲劉青山張子善向毛澤東求情》的黨史文章中記載說:劉青山生于1916年,出身在貧苦農民家庭,幼年即在博野縣南白沙村當長工。15歲參加革命,所以也是紅小鬼。紅軍時期曾被國民黨逮捕入獄,在嚴刑逼供下堅貞不屈,表現出了堅強的黨性。抗戰時期因爲工作出色,升任中共冀中八地委城工部長、組織部長、地委副書記。抗戰勝利後任中共冀中八地委書記兼冀中軍區第八軍分區政治委員、地委黨校校長,與時任八軍分區司令員的孫毅密切配合,爲解放戰爭的勝利作了很多工作。1949年8月,劉青山任中共天津地委書記,1951年8月,任中共石家莊市委第一副書記。被授予中國人民解放軍中將的孫毅和第一任天津市委書記的黃敬當時對他十分贊許。

張子善19歲加入了中國共産黨。1934年因叛徒出賣而被捕,被關押在安平監獄,受到嚴刑拷打。1937年“七七”事變時,犯人砸了監獄,張子善趁亂越獄。1945年任中共冀中八地委組織部長,開始與劉青山一起工作。1949年8月,張子善任中共天津地委副書記、天津區行政督察專員公署專員。1951年6月,繼劉青山任中共天津地委書記。

此二人被處以極刑之前 ,當時的天津和河北的衆多地方官員都表示“希望中央能刀下留情!”幹部們的這些呼聲,都集中地反映到當時擔任天津市委書記的黃敬同志那裏。在處決劉青山、張子善之前,曾在冀中擔任過區黨委書記,看著劉、張成長的黃敬同志找到當時擔任華北局書記的薄一波同志說劉、張錯誤嚴重,罪有應得,當判重刑,但考慮到他們在戰爭年代出生入死有過功勞,在幹部中影響較大,是否可以向毛主席說說,不要槍斃,給他們一個改造的機會。薄一波說,中央已經決定了,恐怕不宜再提了。黃敬堅持要薄一波同志反映。薄一波說:“這樣吧!我帶著你,咱倆一起去見主席。見到主席後,你當面向主席申述理由。”黃敬說:“不,不,我說什麽也不去,你是大局書記,你可以當面向主席講嘛!”這樣,薄一波只好如實地向毛主席傳達了這些意見。

當時黃敬的一句“我堅決不去”,已經暴露了他內心裏對毛澤東的極度恐懼。當時的毛澤東聽了薄一波說是在代黃敬求情後,冷面回答道:“正因爲他們兩人的地位高,功勞大,所以才要殺。黃敬同志應該懂得這些道理……。”

中共黨史資料記載,劉、張二人的死刑大會上,二人被五花大綁在巨副毛主席畫像下面,一位省委幹部向他們宣布中央指示:一、子彈不打腦袋,打後心,二、槍決後妥善安葬,棺木公費購置,三、家屬不按反革命家屬對待;四、子女由國家撫養。

據說這四項“寬慰”也是黃敬企圖刀下救人無望後向周恩來請求的。

臨刑前,張子善高喊道  “槍斃我一個人吧,槍斃我一個人吧……”被劉青山大聲喝止:“孬種!”

相比自己這位曾經的部下劉青山,當時的黃敬真稱得上是“孬種”,不但沒有膽量面見毛澤東苦谏,而且還在劉張二人被處決之後主動向中央請罪,要求被免去天津市委書記和市長一職。

劉張二人是1952年2月被處死的,幾個月後黃敬便被毛澤東“恩准”到北京“休養”,當年八月被任命爲第一機械工業部部長,雖然他的天津市委書記是在1953年3月才被公開宣布免除,但事實上從1952年春開始,當時的天津市委即已經由時任天津市委副書記黃火青主持工作了------雖然將他升任天津市委書記的任命直到1953年三月才正式下達。

而日後發生的故事就是黃敬到周恩來手下之後雖然一直都是兢兢業業,克己奉公,凡是在毛澤東出現的場合從來都是不敢多說一句話,更不敢說錯半句話,但沒有想到在毛澤東要痛斥周恩來等國務院領導人時,罵他黃敬比罵誰都狠。事實上黃敬在參加中共之後一直都是個左傾人物,甚至還是延安時期“毛澤東思想”這一概念的最早使用人之一,而唯一的一次所謂“右傾”表現,就是1952年初替自己的部下劉青山和張子善求情,所以毛澤東在南甯會議上隨口罵他是“老右傾”時,也可能是自然想起了在這個會議上也被他毛澤東痛斥了的時任國務院副總理薄一波代他黃敬爲黨內“大貪汙犯”求情的往事…..。于是,黃敬那本來就已經脆弱不堪的心理就徹底崩潰了……

對于這段曆史,如今正在時時處處效法毛澤東的習近平無疑也是知道得最爲詳細和具體,因爲當時的黃敬被毛澤東當場嚇瘋之後,在去廣州的飛機上,黃敬正是在他習近平父親習仲勳的和另外一位國務院領導人的面前磕頭如搗蒜,一口一句“饒了我吧,饒了我吧!”


當時的習仲勳對黃敬是否心生幾絲憐憫,生前應該曾經與他那唯一從政的後代習近平有過交流。





圖片:習仲勳與習近平舊照(網絡資料)

圖片:習仲勳與習近平舊照(網絡資料)


巧合而又有趣的是,中共建政至今已經七十年有余,發生在六十多的前的這段黨史公案,如今這一代中共高層領導群裏,甚爲知情的除了習近平,竟還有習近平在政治上最爲信任的上任中紀委書記,現任國家副主席王歧山。

前面內容中介紹了黃敬是1935年著名的北平“一二·九”運動的領導人,另外一位領導人就是王歧山的老泰山姚依林。至于姚依林與黃敬之間是否真有網上盛傳的親屬關系,則是我們下篇文章的內容之一。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RFA




 


上兩條同類新聞:
  • 凱恩斯是如何預見納粹德國崛起的/间谍子女心酸回忆:曾以为爸爸无所事事
  • 魂和魄的区别是什么/三魂七魄存在吗/明朝灭亡根本原因/帝处其剥而丕变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