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复旦章程修改太疯狂 中国大学沦落为中共党校
發佈時間: 12/21/2019 9:17:06 PM 被閲覽數: 80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复旦章程修改太疯狂 中国大学沦落为中共党校



2019年12月18日



    
    
    张杰:复旦修改章程太赤裸 中国大学从植物人到脑死亡
    
    近日,一则有关复旦大学修改章程的帖子在网络上刷屏。这年头,大学从来不缺少新闻,什么学术腐败、师生淫乱、性侵、精致利己主义等等。前不久,首都医科大学校长饶毅就公开举报三位学术大腕造假;上海财经大学钱逢胜教授猥亵女学生;北京大学冯仁杰教授玩弄十余名女生。应该说修改章程这事大家不会上心,但为什么会引起巨大反响呢?事出非常,必有妖孽。
    
    在12月2日,教育部批复同意的章程修正案中,复旦大学对章程进行以下修改:
    
    第一,取消思想自由和学术独立
    
    复旦大学原章程序言中第二段规定:学校的办学理念是其校歌所传颂的学术独立和思想自由,强调学术的价值在于探究真理,守护文明,正谊明道,不计其功。在修改后的章程序言中,思想自由被删除,学术独立也被淹没在修改后的“敦行爱国奉献、海纳百川、追求卓越。学校倡导“文明、健康、团结、奋发”的校风和“刻苦、严谨、求实、创新”的学风之中。原章程第六条“师生依法独立自主开展学术研究,”被羞答答地修改为:“师生依法自主开展学术研究。原章程第八条“独立自主办学”修改为:“自主办学”。在整个章程修正案中“自由、独立”几乎成了洪水猛兽。
    
    第二,党对大学的绝对领导
    
    章程序言第三段被修改为:学校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和社会主义办学方向,扎根中国大地办大学,始终为人民服务,为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服务,为巩固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服务,为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原章程第九条修改为:学校党委是全校的领导核心,全面领导学校工作,把握学校发展方向,决定学校重大问题,监督重大决议执行。领导学校思想政治工作和德育工作,坚持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武装师生员工头脑,在师生员工中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牢牢掌握学校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权、管理权、话语权。可见,此次章程修改的目的在于将大学全面党化,党对大学的绝对领导,使大学沦为党校。
    
    第三,取消校长负责制
    
    尽管章程名义仍保留校长负责制,但修改后的章程大大限制了校长的权力,使之沦为党委书记的行政助理。原章程第九条规定支持校长独立负责地行使职权,被修改为:支持校长依法负责地行使职权。原章程第十三条“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人数根据学科分布和院系专业设置情况确定,委员候选人在征求各方面意见的基础上确定,由校长聘任。”被修改为:“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人数根据学科分布和学院(系)专业设置情况确定,委员人选依照民主集中制原则产生。”事实上,中国大学本来就是名义的校长负责制,但此次修改连块遮羞布都不要了。
    
    第四,取消学术自由
    
    修正案删除原章程规定:学校党政领导不参加学术委员会。”修正案新增规定:“学校设置教材委员会。教材委员会在学校党委领导下,对学校教材建设、使用与管理工作进行指导、审议和监督。学校党政领导直接干预学术委员会工作,大学教材被党委严格审查,大学的学术自由荡然无存了。
    综上所述,复旦大学的章程修正案删除了“思想自由、学术独立、学术自由、校长负责制”等核心内容,确定了中共对大学的绝对领导,大学也就成了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在网络上,有复旦校友质疑道:敢问发起修改《复旦大学章程》的官老爷们,要让我们这一代复旦人泉下何以面对先贤先烈先祖先师?下面,就复旦大学章程修正案事件,我与大家一起分析一下:
    
    第一,为什么复旦大学修改章程会引起如此关注?
    
    这是因为复旦大学2014年曾经非常认真地制定了章程。《一所有灵魂的大学,应该有一部章程来安置自己的灵魂》的文章介绍了复旦大学制定章程的全过程。文章写道,《复旦大学章程》征求意见稿历时四载十易其稿。章程强调学校遵循 学术独立、思想自由的精神。明确教师治学、民主管理、学术为魂等原则。复旦大学前校长杨玉良早在2010年年底,就向社会宣布,复旦正在制定《复旦大学章程》,相当于复旦“宪章”。复旦自1905年秋创办订立章程,至1949年,曾先后10次修订学校章程。立校之初,复旦在章程中就写明了立校宗旨:“内之以修立国民之资格,外之以栽成有用之人才。”复旦大学曾经广泛征求师生对于章程的意见,有学生在微博上留言道:“大学章程归根结底就是八个字‘学术独立、思想自由’,你们做得到吗?”一语成谶。
    
    第二,章程修改源于习近平的直接部署
    
    复旦大学修改章程并非孤立事件,事实上是在习近平的直接指示下进行的。2018年1月30日,教育部批复同意中国农业大学章程部分条款修改;7月8日,教育部网站发布的《教育部关于同意中国人民大学章程部分条款修改的批复》;12月17日,教育部批复同意南京大学章程部分条款修改。2018年3月29日,中南大学报披露了该校修订章程的原由。常务副校长胡岳华在“中南大学章程修正案(草案)的说明”中披露,2017年3-4月,学校接受中央专项巡视。落实巡视整改精神,根据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高校思想政治工作的意见》对有关内容作出修改、补充。可见,复旦大学修改章程只是中国大学修改章程潮中的一朵浪花,其他大学章程修改也会陆续公布出来。
    
    第二,中国大学丧失了灵魂已沦落为党校
    
    通过复旦大学章程修正案,我们可以感受到中国政治的巨大倒退。五年前,复旦大学还在为章程确立了“学术独立和思想自由”而津津乐道,但今天它们已经成为章程的禁用词汇。我们不由扼腕长叹、五味杂陈。百年前,蔡元培先生在担任北京大学校长期间提倡思想自由、兼容并包,陈寅恪先生提倡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而现如今的中国大学已沦落为党校,如何还能实现思想自由、人格独立和兼容并包?在一个没有自由思想、独立精神、民主制度的大学校园里,智慧的光辉不再闪烁,我们所感受到的只不过是万马齐喑和一潭死水。为什么中国有成千上万的大学,但却没有对世界文明作出卓越贡献的学者?其原因不就是中国大学的行政化、官僚化,再加上党化教育,导致大学失去了灵魂吗?没有独立精神和学术自由,如何培养优秀人才,如何制止学术腐败?不取消中共的意识形态控制,中国就不会有创新能力,不会有希望。有学者指出,大学本是学生人格成熟、价值观完善、发掘兴趣、增强判断力的阶段。这样一个成长阶段,与一个百家争鸣、可以自由交流思想理性辩论的环境应该鱼水相容。对于一个社会而言,大学应该是将公民意识和社会责任感深深植入人们心中,培养出以后可以用思维和言论推动社会进步人才的场所。但今天的中国正在走向一条与世界文明截然相反的道路。
    
    习近平在十九会议上高调宣称“东西南北中,党领导一切”,四中全会上又提出了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党对大学的绝对领导应是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应有之义。违背人性和普世价值的现代化能够长久吗?极权主义是人类在现代化过程之中的迷失和恶之花。尽管中国大学即使不修改章程也已经被摧残成残花败叶,但公然取消章程中学术独立、思想自由和校长负责制则标志着中国大学从植物人到脑死亡。历史学者章立凡先生曾说,大学要办成党校,不如干脆取消。大学精神本来来自西方,包括马克思主义现象也源于大学精神,就是创造、批评和社会关怀精神。中世纪以来,大学就是不受干预的、是自治的。大学的批判精神就是批判不科学性和建立科学体系。党化干预与大学精神和宗旨背道而驰。中共恐惧失去政权,失去青年,所以从大学入手。它一方面强调几个自信一方面却强调西方渗透,其实就是在不自信中制造敌人,陷入病态的“敌对势力”思维;对于世界上没人信的共产主义,中共仍然坚持。这种精卫填海式的傻鸟做法只能说“精神可嘉”。章立凡说,思想的一元化就是不允许独立思考,党永远代表“伟光正”,其结果是制造精神分裂和双重人格,让被统治者明知不对却必须为了利益而表面服从;同时也制造庸才、奴才和蠢材。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上兩條同類新聞:
  • 2019年中国海归就业报告出炉 平均月薪为10996元(组图)
  • 上海复旦大学章程删了思想自由 学生唱校歌抗议(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