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远则忧许先生之被捕 近则哀民运力之不争/徐文立:汪岷先生真是...
發佈時間: 2/17/2020 7:48:35 PM 被閲覽數: 17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远则忧许先生之被捕 近则哀民运力之不争




2020年2月18日


    
    冯子思
       
                       笔者按:鲁迅先生曾说:“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而如今海外民运的状况可作如是观。
    
    近日,据野渡称,许志永躲在广州杨斌律师的居所因疫症排查日趋严格,终于在周六晚被捕。野渡认为,许志永被抓是因为在12月26日参与了厦门公民运动的聚会。野渡说:“厦门聚会只是一些公民一起吃个饭聊聊天,本来是公民有权进行的正常活动,可是当局成立了专案组,在疫情如此严重之际动用大量资源来抓捕,是很荒谬的事情。”
    
    野渡说的很对,中共绝无可能在这个时间点上因为这样一件事动用这么大量资源来进行抓捕。真正的原因又怎会于此?若中共欲动许先生而后快,又怎会当此风口浪尖之时?呜呼!“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许先生孑然一身投入民主事业,却因海外民运有失大略而身陷囹圄。
    
    许先生始终投身于恢复社会之正气,扬公民之权力的伟大事业之中,一言一行透露出许先生忧国忧民之情,大丈夫俯仰天地之间理应如此。观先生之文章,一字一句若非躬亲绝不能写出。而许先生能如此文章,也皆是始终与中国大陆社会近距离接触而得,并非我辈能比。
    
    所谓许先生之难概因海外民运之误。以许先生被捕前后观之,笔者认为海外民运其魂不敷、其势不宏、其行不果,这也是让关注中国民主进程的我们最为忧虑的。
    
    中国大陆疫情爆发之后,中共不出意料大在其体制下做出了种种“惊人”之举,针砭时弊乃是我辈之使命,责无旁贷。然而,一次次看到海外民主派抛出的声明,笔者心里愈发沉重。民主,是一个最为实际的词汇;民主,是需要牢牢攥在每个公民手中的权力;民主,是一个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民主!它不是一个可以仅仅靠喊口号就能实现的。中共喊口号洗脑令人厌烦,而一次次仅仅抛出声明又与中共何异?我劝诸位睁眼看看,中共在做什么,它在一次次的用钱去砸民众。这实质上讲是在贿赂民众,与我们所说的贿赂选民殊途同归,用金钱来换政治。中共已经在进化,而我们不能停留在对几十年之前的中共的认知上。而令人痛心的就在于此,中共作为一个独裁统治却在贿赂群众,而我们作为时代的趋势却做的一些烟云之行。管仲先生曾说:“仓廪足而知荣辱”。我们现在给不了民众仓廪足,我们的声音也在大陆内渐渐的沉寂下去。而一些海外民主派还在例行公事的贴出格式化的声明,如此行尸之事怎能不让亲者痛仇者快。
    
    而海外民运界在此敷衍了事的态度之下,又怎能真正的推动民主进程。针对中共当局的种种恶行,民运界只是不断的发表繁杂不一的声明。中国民主党呼吁:“国内民众彻底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积极开展自救行动。”中国社民党呼吁:“中国同胞问责中共,改变体制,决不能再让中共专制极权继续祸害人民!”王丹、王军涛、吾尔开希等民主人士呼吁:“公民意识、权利意识,再也不能消极冷漠下去,人人共同努力,推动中国向良善的制度转变。”民主进程没有前进,却激怒了中共当局。所谓的许先生被海外民运所误也是立论于此。从客观上讲,中共需要用民主人士祭旗立威。从主观上将,许志勇先生能不断站出来也是因为受到海外民运的不断“鼓舞”。
    
    先不论鼓舞好坏,首先要致敬许先生,许先生为中国民主抗争走出这一步必定会在民主的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但是,在这里我们必须客观冷静的分析一下,我们呼吁中国民众现在采取行动出来反对中共时机是否得当,也必须分析这种鼓舞的效果如何。
    
    从启蒙运动到明治维新,无论自下而上还是自上而下,都经历了思想的萌发、传播、被接受、行动、结果这个过程。而目前中国大陆的情况是普通民众没有民主的理念,也不接受民主的理念。海外民运应该做的事情是把精力放在如何将民主理念进一步传播,而并非在这个节点就发动民众开始行动抗争。
    
    我们假设一下,在民主思想尚未被大陆群众普遍接受的情况下,贸然行动会是如何结果?其必然会形成少数人站出来,而多数民众旁观的结果。在此基础上,这些人面对的是中共的枪炮,而自己是手无寸铁而又少数的一群人,必然会被无情的湮灭掉。而我们之所以忧虑的正是现在的海外民主派没有冷静的理智的把民运事业规划好,真的想一夜之间把中共大陆民主化完成,也必须要“十寒”,才能“一曝”。
    
    这里涉及到第二个问题,民主化没有推进成功,但是站出来的人却遭到了中共无情的碾压,许志永先生便是其中一员。作为海外的民主派,许多也是经历过大大小小变革的志士,设身处地的为我们未来民主的种子考虑,今天将他推出来了,明天这颗种子就枯萎了,这和竭泽而渔、揠苗助长又有什么区别呢?况且这些大陆志士身后还有妻小,又至他们于何地呢?许志勇先生出事了,我们远隔大洋又鞭长莫及,我们又将如何自处呢?现在不比当年,许多民主人士想要逃离大陆堪比登天,我们真的需要设身处地为他们着想,同时也是为我们的民主事业保留火种。
    
    言至于此,又牵扯出第三个问题,海外民主派已经有多久没有回到大陆切身去战斗过了。我敬重八九年的王丹,也敬重六四期间的吾尔开希。但是现在情况有了些许不同,我们出来了安全了,可以自由的发声,可以自由的说话。那就让我们把墙内的压下去的消息告诉墙内,让墙外的人听到墙内的声音,为民主事业培育火种。而不是怂恿墙内的人在时机不成熟的情况下贸然站出来牺牲。甘地、曼德拉都是始终站在战场上的英雄,我也试问我自己,如果回到大陆,我敢不敢像他们一样?真实的说我不敢。我也不认为在此刻的中国大陆如此做是有价值的。所以我认为海外民运现在应该实实在在的去做一些事了,不是说冒着生命危险回到大陆去引导革命,而是脚踏实地的做一些营救也好、破网技术也好、让民主思想传播也好,总之是一些能够看的到实际的东西。
    
    无源之水终将难以维系,而我们身处海外关心民主的一代人,源头又在何方呢?六四是我们在中国现代史上留下的可圈可点的痕迹,我们提出了民主,甚至六四之前我们也提出了反腐败,这些都是贴合中国现状的,也是我们发自对中国民主前景的最真切认识。而我们这些人到了海外之后又是怎样一副模样,如同蛟龙抽筋、犀牛撤骨,我不禁质问:我们的魂在哪里?有人逃出来,生活有了保障,我知道有开餐馆的、有做公司的,我不是反对,我只是觉得不要刚刚脱离了险境就忘了当初为什么要站出来。海外民运到了必须踏实下来了时刻了,不能在图一时省事照搬即成理论,你我都知道,中国的情况比西方来的复杂,如果想唤醒中国民众心中的民主火花,必然不能心存杂念,不迎合不彷徨,回到八九年最初的心境真正的为中国民主进程做一些事情。
    我本不想提这个话题,但又是如鲠在喉,海外民运分门别派现在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几个门派之间的摩擦也是让人心寒。我不知道有生之年能否看到大陆的民主化,但是如果民主派之间的争斗继续下去,那看到的希望将是越来越小了。中国民主的火光已经渐微,不要在做无畏的内斗。有大陆内的朋友告诉我,许先生是被人出卖的。如果死,我想要死在敌人的砍刀下,也不愿看见同伴带血的手。我不知道出卖许先生的人如何能够心安,如何能够面对历史的责问。我只想知道这样的事情以后会不会再次发生。“709”时已经发生了这种事,当时我们也知道了一些人,我以为这种事情不会再次发生,万想不到······..不管是门派之争也好,利益之争也罢,或是其他原因,希望你们停手,我不愿在看见民主之光归于黑暗。
    
    此生之年,还是希望看到海外民运真真正正做一些实际的事情出来。不要只把这个当成赚钱的买卖!我知道有些人是这样做的!我也知道是谁!只希望这些人能想想自己最初的模样,不要让人们真的相信了大陆媒体说的海外民运只能吃“人血馒头”了!
    言尽于此,感慨涕零,不知所言。
    
    许志勇先生简介:现年46岁的法学博士许志永曾是北京邮电大学讲师,也是宪政学者。他曾参与推动废除收容遣送制度的三博士公民上书活动,并于2003年和2006年连续当选两届北京市海淀区人大代表。2003年创立“公盟”组织,该组织曾为三聚氰胺毒奶粉受害人家长提供援助,推动教育平权,要求官员公示财产。2014年1月26日上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为名,判处许志永有期徒刑四年。2017年7月15日许志永刑满出狱,此后继续从事促进宪政、法治和公民权利活动。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徐文立:汪岷先生真是不說謊就不會說話了嗎?




2020年2月18日

      


    ——再致汪岷先生公開信(附件1-4)
    
    (2020年2月17日)
    
    汪先生:
    
    一、你開篇就說謊
    
    汪岷2月16日以公開信方式答我15日公開信,開篇就說:「承读别人转来你给我的公开信」。
    
    1,我「徐文立:汪岷先生請不要做致國內民主黨人於死地的事情」一文從信箱首發的就是你汪岷(2020年2月15日 週六 下午2:23);也就是你16日回發給我信的「汪岷
」信箱裡。
    怎麼你卻要「承读别人转来你给我的公开信」?
    
    2,人們要問:為什麼汪岷在這小節上也撒謊?他無非想博得同情:徐文立對我汪岷發公開信,明明知道我汪岷Email信箱,卻不發給我。
    
    別再酸什麼「煮豆燃豆萁」了,我非「豆」,你更不是擔得起的「萁」也!
    
    二、你謊言之後就信誓旦旦
    
    汪岷你在最最重要的、威脅國內民主黨人生命安危的天大的、所謂「依据本党在中国内地的可靠地下党员的情报」、「据本党埋伏在北京国安单位的地下党员透露」、「据本党在内地担任公安部国保局干部的地下党员透露」的所謂《秘密報告》問題上,信誓旦旦地說:「所谓的秘密报告是子虚乌有。」「你传来的那些网上的胡言乱语」「小学生的智商都不会相信这是四大的报告。」「至于我在四大之后才看到的所谓的给民进党中央的秘密报告,纯属是某个人无中生有,移花接木,企图混水摸鱼,给我们四大泼污水而已,岂有他哉?」「我们一定会把这个谣传,谣源查个清楚,诉诸法律。」
    
    那麼,就請諸位看看,參加了你們所謂「四大」、你的老朋友王希哲先生怎麼說的吧:
    
    1,王希哲2月15日(星期六)給朋友們信中更進一步證實:「XX呀,我觉得你这次在"联总秘密报告"这件事上,"表现"得就很不好。······不能用正式的党的名义,更不能用党(联总)代表大会的名义。······,但什么"据本党内地可靠地下党员情报"这类,不会是别人为你加的,又是你自己将这"报告"送给民进党中央的。······怎么他们都能感到不妥的事,你却不听,偏要去作,而且还要一人冒用你所谓"联总四大秘密报告"的名义去作呢?······作为你这时,恰应反省、检讨,而不应为自己提出什么要求。若我还是主席,我就对你作出公开处分决定了。······」
    
    這難道真是「小学生的智商都不会相信」嗎?
    
    2、
    
    老王社长按:下面是一篇耸人听闻的谣言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424920
    
    老王社长 “老王社长按:下面是一篇耸人听闻的谣言,说冠状肺炎是” 2020-02-12 14:33:06 [点击:17]
    
    老王社长按:下面是一篇耸人听闻的谣言,说冠状肺炎是共产党王岐山和“江派”放毒。稍有智商的人都不敢相信它。老王已经确实地了解到,它是台湾某些不良居心人士编造出来的。可是它却冒用了海外民运中国民主党的名义,说是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洛杉矶第四次代表大会“秘书长”韩武在大会所作的“秘密报告”披露云。这次代表大会我列席了,韩武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报告。在我询问下,韩武也告诉我,这“报告”,“没有一个字是我写的!”。报告里所谓“依据本党在中国内地的可靠地下党员的情报,他们不怕死的揭露真相,他们是一群在武汉P4国家生化实验室工作的资深科学家,”,也全是台湾某些人的杜撰,他韩武全没有写过。所以说,这是“一篇耸人听闻的谣言”。此“报告”已为台湾数家媒体如获至宝报道。但韩武至今没有出面揭露谣言,清白自己,是不妥当的。不但有害自己,也极有害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形象。
    
    ······
    
    2020年2月12日
    
    ======================
    
    附:台湾朋友转来韩武四大"秘密报告":
    
    惊人内幕:武汉肺炎病毒 系北京当局为压制香港乱局而蓄意放的生物武器又是中共高层内斗的产物
    
    会议主办方: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筹备处
    场次:〈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第四次代表大会〉预备会议与欢迎宴
    地点:洛杉矶喜来登大酒店
    演讲时间:2020年2月7日,晚上8时至8时30分
    演讲人: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秘书长韩武
    
    内容:
    2020年1月22日,武汉人民市政府首次宣布新型冠状病毒的确诊病例以后,俗称武汉肺炎的传染病,截至2月8日午夜零时,已在中国大陆造成超过确诊案例3万1161件、疑似病例26359件、治愈病例1725件、死亡病例637件。更别提全世界的确诊案例已超过中国大陆本地的数据太多太多的事实了。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在党主席汪岷的领导下,不但是中国人民挣脱共产党专制的希望所在,更将是在中国推广时代革命、进行街头和理非暴力抗争运动的前锋队伍。
    
    本人身为党的秘书长,在此,向全世界公开一个惊世骇人的共产党高层斗争的秘密:〞武汉肺炎病毒系北京当局为压制香港乱局而蓄意放的生物武器〞。也就是说,被中共官方所极力的掩盖的所谓〞新型冠状病毒〞,根本不是起源于大自然或野生动物,所谓的蝙蝠传染论或穿山甲传染论,都是共产党编造的大谎话!据我们得到的中国大陆反共人士透露的第一手信息,这个武汉肺炎病毒的内幕有三部曲:
    第一、它是人为的,它更是人民解放军制造的生物武器。
    依据本党在中国内地的可靠地下党员的情报,他们不怕死的揭露真相,他们是一群在武汉P4国家生化实验室工作的资深科学家,据他们指出,······
    据本党埋伏在内地的反共支持者透露,······。
    据本党在内地担任公安部国保局干部的地下党员透露······。据本党埋伏在北京国安单位的地下党员透露,······。
    最后编辑时间: 2020-02-12 14:33:32
    
    這難道真是「小学生的智商都不会相信」嗎?
    
    這可是要致所謂的「本党在内地担任公安部国保局干部的地下党员、本党埋伏在北京国安单位的地下党员」於死地啊!甚至會如曾經發生過的在公安部、北京国安单位機關大院內被習近平中共公開槍斃的啊!不值得我們真正的民主黨人敲響警鐘嗎?你們的命是命,那些可能被扣上「本党在内地担任公安部国保局干部的地下党员、本党埋伏在北京国安单位的地下党员」而死於非命的、莫須有的、無辜的民主黨人的命就不是命嗎?!
    
    人們不禁要問,是什麼人、甚或你老朋友「无中生有,移花接木,企图混水摸鱼,给我们四大泼污水」呢?
    
    還是「人有人格,党有党格」「岷也不才,社会公义,程序正义,略晓几分。坦荡一生,光明磊落」的汪岷在說謊?!
    
    兩者必居其一。
    
    倘若是後者,人們當然要問:「主席」汪岷真是不說謊就不會說話了嗎?
    
    另外,既然又當了所謂「主席」、又「任何党的会议,如要作报告,必须要主席看过」,推是推不脫的、越推越難堪:那就請訴諸法律對自己?!對某人?!
    
    謝罪吧!
    
    附件1-4
    
    附件一
    
    王希哲2月15日(星期六)給朋友們信:「XX呀,我觉得你这次在"联总秘密报告"这件事上,"表现"得就很不好。海外反共人士甚至民运人士造共产党的谣,作为极端斗争手段,可以理解。但不能用正式的党的名义,更不能用党(联总)代表大会的名义。曾建元他们事前对你的劝告是对的。你现在对外推说你不知道是谁搞的,但什么"据本党内地可靠地下党员情报"这类,不会是别人为你加的,又是你自己将这"报告"送给民进党中央的。你对外圆场解释了,我们可以"难得糊涂"(难得糊涂,就是心里明白装糊涂。若真糊涂就不"难得"了),相信你下不为例算了,但这事在外对民主党联总的形象伤害是太大了,估计海外和台湾人士,甚至民进党中央今后也不再敢相信民主党联总了!你也是"老革命"了,政治经验素质不应低于曾建元、彭涛,怎么他们都能感到不妥的事,你却不听,偏要去作,而且还要一人冒用你所谓"联总四大秘密报告"的名义去作呢?你那时完全想不到这样作后果?你现在似乎在埋怨汪岷没能及时安排你官职,我问过汪岷,但你这个事一出来,我就立即不敢再为你问汪岷了,甚至能猜到汪岷为什么没安排你了,可能未必完全为安抚徐文立。因为你犯了大错:背着主席和组织,在外严重伤害了联总党的形象声誉。作为你这时,恰应反省、检讨,而不应为自己提出什么要求。若我还是主席,我就对你作出公开处分决定了。就像当年何德甫处分某某(名我一下忘了)。所以,若汪岷还没有要求你检讨,似想大事化了的话,你这时就应低调再低调为好,不要跳了。所以我上面说"汪岷自有考虑。你还是冷一些天好"就是这个意思。你没听懂,我只好明白说了。兄请好好想想。祝好。」
    
    附件二
    
    老王社长按:下面是一篇耸人听闻的谣言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424920
    
    老王社长 “老王社长按:下面是一篇耸人听闻的谣言,说冠状肺炎是” 2020-02-12 14:33:06 [点击:17]
    
    老王社长按:下面是一篇耸人听闻的谣言,说冠状肺炎是共产党王岐山和“江派”放毒。稍有智商的人都不敢相信它。老王已经确实地了解到,它是台湾某些不良居心人士编造出来的。可是它却冒用了海外民运中国民主党的名义,说是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洛杉矶第四次代表大会“秘书长”韩武在大会所作的“秘密报告”披露云。这次代表大会我列席了,韩武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报告。在我询问下,韩武也告诉我,这“报告”,“没有一个字是我写的!”。报告里所谓“依据本党在中国内地的可靠地下党员的情报,他们不怕死的揭露真相,他们是一群在武汉P4国家生化实验室工作的资深科学家,”,也全是台湾某些人的杜撰,他韩武全没有写过。所以说,这是“一篇耸人听闻的谣言”。此“报告”已为台湾数家媒体如获至宝报道。但韩武至今没有出面揭露谣言,清白自己,是不妥当的。不但有害自己,也极有害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形象。
    
    海外民运中的某些极端人物,喜欢“造谣反共”,他们的理由是“过去共产党革命也造国民党的谣。”这造谣手段是否正当先不讨论,但当前的冠状肺炎病毒,是危害全中国人民甚至已威胁到世界不少国家人民的。海外民运不少人反共但毕竟大都热爱中国人民,愿与国内人民共患难克时艰的。正是中国民主党全联总的副主席郑存柱,就带领了海外党员在洛杉矶街头为武汉人民募捐买口罩,寄回中国。拳拳之心。但今日却被台湾某些人冒用中国民主党全联总名义蓄意造谣,图制造和扩大国内的混乱,加深人民苦难,如此,在团结一心艰难抗“疫”的今天国内人民和海外华人眼里,“中国民主党”将会是一个怎样被糟蹋的形象?韩武至今没有辟谣(可能正在洛杉矶飞纽约的飞机上),老王社长先帮他辟谣,以正视听。
    
    2020年2月12日
    
    ======================
    
    附:台湾朋友转来韩武四大"秘密报告":
    
    惊人内幕:武汉肺炎病毒 系北京当局为压制香港乱局而蓄意放的生物武器又是中共高层内斗的产物
    
    会议主办方: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筹备处
    场次:〈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第四次代表大会〉预备会议与欢迎宴
    地点:洛杉矶喜来登大酒店
    演讲时间:2020年2月7日,晚上8时至8时30分
    演讲人: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秘书长韩武
    
    内容:
    2020年1月22日,武汉人民市政府首次宣布新型冠状病毒的确诊病例以后,俗称武汉肺炎的传染病,截至2月8日午夜零时,已在中国大陆造成超过确诊案例3万1161件、疑似病例26359件、治愈病例1725件、死亡病例637件。更别提全世界的确诊案例已超过中国大陆本地的数据太多太多的事实了。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在党主席汪岷的领导下,不但是中国人民挣脱共产党专制的希望所在,更将是在中国推广时代革命、进行街头和理非暴力抗争运动的前锋队伍。
    
    本人身为党的秘书长,在此,向全世界公开一个惊世骇人的共产党高层斗争的秘密:〞武汉肺炎病毒系北京当局为压制香港乱局而蓄意放的生物武器〞。也就是说,被中共官方所极力的掩盖的所谓〞新型冠状病毒〞,根本不是起源于大自然或野生动物,所谓的蝙蝠传染论或穿山甲传染论,都是共产党编造的大谎话!据我们得到的中国大陆反共人士透露的第一手信息,这个武汉肺炎病毒的内幕有三部曲:
    第一、它是人为的,它更是人民解放军制造的生物武器。
    依据本党在中国内地的可靠地下党员的情报,他们不怕死的揭露真相,他们是一群在武汉P4国家生化实验室工作的资深科学家,据他们指出,在去年12月底,王岐山向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提交一份极机密报告,建议:“利用人民解放军科研实验室已研制的SARS非典病毒基因,并依据华人的DNA遗传图谱,由该P4国家生化实验室负责进行基因突变改造,成为新型冠状病毒,再派出总后政治部所属的特战小组,渗透进入武汉P4国家生化实验室,秘密盗走新型冠状病毒的样本,偷运出外,再利用到武汉旅游的不知情香港籍旅客,暗中放毒于其酒杯中,让其成为病毒的带原者,趁其返回香港后,在14天的潜伏期过了以后,利用人传人的流行病特性,广泛的在香港酿成武汉肺炎传染病。藉此秘密特战工作,目的在配合中央驻香港联络办事处主任骆惠宁的走马上任,制造人为的传染病毒,让香港打砸抢的勇武派民主青年产生害怕之心,因而不敢再公开上街头要求真普选,真正达到以不出兵为目的,而止暴制乱的阴谋目标。〞
    第二、它是共产党高层内斗下的产物,它更是江泽民派系为了推翻习近平的斗争工具。
    据本党埋伏在内地的反共支持者透露,前述的王岐山放毒计划,意外被江派布置在中国国安部高层的大特务得知此秘密,江派几个昔日单线隶属于已下台捕的国安部原副部长马建的亲信杀手,拦截得到极机密的线报,也秘密入侵前述的武汉P4国家生化实验室,也盗走新型冠状病毒的样本,并于武汉的海鲜市场附近,蓄意放毒给无辜的武汉市民,迅速造成武汉肺炎疫情的不可收拾,从而传染到全中国以及全世界。据本党在内地担任公安部国保局干部的地下党员透露,江派特务的战略目标,就是要杜撰〞杀人的反而喊救命〞的攻击习近平武器,让广大中国人民不满共产党的防控疫情工作,也让海外的反共网红例如郭文贵等人,宣传武汉肺炎是人民解放军奉中共高层严令研发且蓄意传染给无辜人民的消息。
    第三、它是有针对性的,它更是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奉密令,要在香港下毒,作为止暴制乱的终极武器。
    这个武汉肺炎的传染率比SARS还高,致死率虽没有超过SARS,但对患者的健康造成很大的后遗症。据本党埋伏在北京国安单位的地下党员透露,王岐山放毒计划之终极目标,在于让香港特区政府宣布进入疫情的戒严状况,并且迫使美国驻香港总领事馆与五眼联盟英、加、新西兰、澳洲使领馆,总计10000名驻港外交人员,被迫立即撤出香港返回其本国,因此从根本抽走支持乱港泛民派的境外敌对势力的支持能量与资源。
    最后编辑时间: 2020-02-12 14:33:32
    
    附件三
    
    徐文立:汪岷先生請不要做致國內民主黨人於死地的事情
    
    ——致汪岷先生公開信
    
    (2020年2月15日)
    
    汪先生:
    
    久違了!
    
    自2019年10月16日起,我就不再想對你可以在2013年7月10日(9日我主動退休)開始籌備、2015年你主持召開的全聯總(海外)「三大」發生的事情及你們最近所謂「四大」,發表任何公開言論,謹守我作為一個「退休」人員的本份。
    
    但是,現在人們看到了公開了的、私下也證實了的、你們「四大」的所謂什麼「秘密報告」居然煞有介事地說你們「依据本党在中国内地的可靠地下党员的情报」、「据本党埋伏在北京国安单位的地下党员透露」云云!!!
    
    1,請你不要說你不知道。其實,是:你最愛說的「我知道」!當然我只相信,你所謂的「四大」公告,把你「汪岷」時不時寫成「汪珉」這一點,你不知道。
    
    2,給台灣某某黨打什麼「秘密報告」,那個黨是你們爹、還是你們娘啊?!
    
    3,你們是故意、還是無意把所謂中國民主黨「可靠地下党员、埋伏在北京国安单位的地下党员」的「大帽子」遞給了中共呢?
    
    雖然你們可以說:「美國總統到訪時,表面上中共政權在這個時候未公開鎮壓組黨者,個別地方當局最初詢問過申請詳細資料。但在柯林頓離開中國後,當局便對民主黨作出打壓,包括逮捕組黨人士。江澤民對此非常關心,表示『近來有一個動向,就是國內外的敵對分子相互勾結,策劃所謂“合法組黨”,或者打著什麼別的旗號搞組黨的政治圖謀,實際上是想在中國搞出一個與共產黨分庭抗禮的反對黨,最終推翻共產黨的領導和社會主義制度。對他們的這種政治野心,我們要保持高度警惕,一有風吹草動,必須立即制止在萌芽狀態,必須堅決徹底地粉碎他們的這種企圖,切不可心慈手軟。』《江澤民文選》,人民出版社2006,第二卷,572頁」
    
    但是有意、無意遞「可靠地下党员、埋伏在北京国安单位的地下党员」的「大帽子」致國內民主黨人於死地,卻是天大、天大的生命攸關的政治問題,是你們不得不公開澄清、不能迴避的!
    
    我本人從來不知道、也從來沒有向你和你們交代過什麼「可靠地下党员、埋伏在北京国安单位的地下党员」的資訊。
    
    我們全聯總(海外)2011年2019年通過和實行的黨章明確規定:「第五十一条: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的各级组织原则上不对在中国大陆的任何人进行证实政治身份事宜。」
    
    汪先生:望三思,何去何從。
    
    附件四
    
    汪岷致徐文立公開信
    
    wong david
於 2020年2月16日 週日 下午6:17寫道:
    
    徐文立先生:
    
    承读别人转来你给我的公开信,所以我也就只好公开回答(本来我是不想的):
    
    二月七日,八日在洛衫机召开的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第四次代表大会是一次完全公开的有近百名代表和嘉宾出席,会前会后都有传媒的广告和报导的代表大会。而且全程都有录像和众多自媒体的现场直播。所有发言均属公开发言。所谓的秘密报告是子虚乌有。与会嘉宾如达赖喇嘛的在台代表达瓦才仁,华人民主书院董事长曾建元教授,台湾警察大学王智盛教授,德国的彭涛博士,美国的夏业良教授,08宪章的签署人吴柞来先生,等等等等都是名重一时的专家学者,以及如熊焱牧师等众多民运组织领袖,以他们的专业和素养,都可以证明本次四大并没有一个所谓的秘密报告。
    
    所谓大会报告,必须要列表在大会议程和记录上,我们的议程发了一百多份给与会代表,请问,我们的议程上,在哪个时段,哪一个人,哪一个题目上有所谓的秘密报告?
    
    任何党的会议,如要作报告,必须要主席看过,筹委会看过,全体代表通过,才能形成大会的成品,这是基本常识。你传来的那些网上的胡言乱语,连我作为主席都是四大大会后才看到。小学生的智商都不会相信这是四大的报告。
    
    本党的名字是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是中国的堂堂正正的完全独立自主的中共的反对党,不做花瓶党。我在历届代表大会,都申明这个立场。我们不会,也没有必要向台湾的什么党打什么秘密报告!请问你作为前主席,你打过吗?我是不会。
    
    人有人格,党有党格。我从事民运40多年,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
    
    至于我在四大之后才看到的所谓的给民进党中央的秘密报告,纯属是某个人无中生有,移花接木,企图混水摸鱼,给我们四大泼污水而已,岂有他哉?记得4年前,在拉斯维加斯召开三大后的两天,中共的环球时报就马上点了我和你的名来批判,几年后的今天,洛衫机四大后的俩天,又急不可耐的抛出这盘污水,何其相似?而你作为参加过三大的前主席,煮豆燃豆萁,又何苦?岷也不才,社会公义,程序正义,略晓几分。坦荡一生,光明磊落,又岂是小人污泥浊水嫁祸的了的?我们一定会把这个谣传,谣源查个清楚,诉诸法律。
    
    也请你三思。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主席
    汪岷
    二月十六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上兩條同類新聞:
  • 武汉肺炎真相:网红美女伯曼儿濒死的认错/撤换湖北官员是蠢招 习家军斗不过九头鸟
  • 葫芦:习近平怕防疫影响经济 女网警无耻删帖称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