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新冠病毒你是谁/武汉疾控研究员曾被蝙蝠袭击/《推背图》对武汉肺炎之预测
發佈時間: 2/17/2020 11:22:49 PM 被閲覽數: 16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新冠病毒你是谁

作者:金竹陶器  于 2020-2-17 03:5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新冠病毒你是谁
因为你
多少庇民被迫隔离
多少百姓被迫蒙面
多少生灵化作青烟
多少家庭支离破碎
多少人在备受煎熬
多少人在撕心裂肺

邱香果,石正丽
王廷轶,黄燕玲
都是病毒好姐妹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谁是王?谁无罪?

为扬名,为逐利
走南闯北找死鬼
钻山洞,攀悬崖
频捉蝙蝠发雄文
冠状病毒名杨四海
厉害了我的蝙蝠
厉害了我的毒所
贺建奎编辑婴儿英名远播
怎能与我编辑病毒一比高低

病毒首都大武汉
名副其实声名显赫
武汉大学病毒系
华中师大病毒室
中科院病毒研究所
P3 P4, 应有尽有

P4 实验室
2018年交付使用
2019年9月19日
天河机场
突发冠状病毒感染演习
缘由是什么?
为什么那么神秘?

已发表的论文实证
最早的不明肺炎病例
即新形冠状病毒首个病人
是2019年12月1日
在金银潭医院确诊

那些天我正在武汉
与华南海鲜市场擦肩而过
在汉口火车站坐过高铁
在重灾区常青花园
拜访过朋友吃过饭
坐过二号地铁
从天河机场进出
住过病毒所附近
呼吸过病毒所的空气
到处是滚滚人流
人山人海之中
没有丝毫的不祥预感
我那时恐惧的
鼠疫流行
因为北京报道了鼠疫病例

蝙蝠若能开口
一定会喊冤叫屈
这是我冬眠的季节
根本没有醒来碰过谁
我虽然是超级病毒王
纵使万千种病毒在身
但它们不会感染你人类
我与人类共存以来
偷吃过人类的盐
但我用粪便
你口中的夜明砂
报答了你人类

新冠病毒若能开口
它一定会说
人类!是你们疯了
我哪里知道
我是怎么来到了人间
可我早在12月1日
就告诉过你们
我是谁
再后来
我反反复复告诉你人类
我是魔鬼
我在人传人
可是你们
从封嘴到封城
从封省到封国
就是不肯告诉我
也不肯告诉人类
我是何时何地
来到了人间






唐代《推背图》对武汉肺炎之预测关系的重大揭密

作者:kyotosizumoto  于 2020-2-17 --贝壳村

作者分类:《周易研究》|

 

唐代《推背图》对武汉肺炎之预测关系的重大揭密

 

京都静源(刘正)  教授/文学博士

(国际考古学暨历史语言学学会会长)

 

震惊全世界的中国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和疫情,引起了我对这个问题的强烈兴趣。我决定查找一下中国唐代著名的预言著作《推背图》对这次世界大瘟疫的预言和解释。匆匆写成此文,请大家赏析。

大家仔细看唐代的《推背图》第56图:

 


 

这个图中两个男子汉(暗示着一个“汉”字),而这两个人的身份显然是古代的武将(又同时暗示着“武”字),他们各自手拿着武器(暗示着“武”字)。暗示“武”、“汉”二字。这是武汉市的象征。

他们站在湖的岸边(北面),暗示着湖北。如果你觉得他们站的位置可能是南面,OK。我们再这样分析一下就足够了:湖在他们的背后,这样描述肯定没有问题。背者,北也。在文字造字规律上,先有北而后有的背。背道而驰、南辕北辙、背叛……等汉语成语和词汇中的“背”、“北”意义是一样的。暗示着“湖”、“北”二字。这是湖北省的象征。

他们二人嘴中各自喷出火焰,暗示着湖北人民的怨气冲天和病毒传播。

再看天上飞着两只鸟,暗示着飞禽(暗示着蝙蝠)是传播病毒的宿主。

再看湖里的四条鱼,在湖里两两相对而游。

图就这样精准!再看诗谶和诗颂。谶的含义是预言。颂的含义是赞美。诗谶和诗颂这是以诗歌形式出现的对《推背图》的最早的解释。

诗谶全文如下:

飞者非鸟潜者非鱼战不在兵,造化游戏

诗颂全文如下:

海疆万里尽烟云,上迄云霄下及泉。金母木公工幻弄干戈未接祸连天

开始的两句话“飞者非鸟”,是指图中在天上飞行的不是鸟,暗示着飞行的是蝙蝠或者病毒。而下面湖里的“潜者非鱼”,暗示着蛇或者穿山甲在湖里、着。这是否是连续暗示病毒的宿主?诗谶还点出了最核心的几个关键词:非典的“非”、潜伏期的“潜”、战疫的“战”、“人造病毒”的“造”。

什么叫“战不在兵,造化游戏”?这难道是说这一战不是表现在军事和兵器,而是在其他?造化游戏这若不是告诉我们人造病毒的游戏,还有别的解释吗?

“海疆万里尽烟云”,这显然是说全国几十个大小城市开始封城对抗疫情。

上迄云霄下及泉”,这是讲病毒弥漫在中华大地的天空、雾霾和地上、湖水。

最神秘的是第三句“金母木公工幻弄”?这是啥意思?难道指武汉病毒所的那一男和一女两个病毒学家?!案:这次事件被舆论卷入的核心人物石正丽、郭德银、王延轶三人!郭德银1965年出生病毒学教授。这一年属于木年。木公”显然是暗示着是他。可是金母是谁?因为石正丽1964年出生。而且这一年还是木年。难道另有所指?难道是王延轶?她是1981年出生的。这一年属于金年。她曾名叫王延铁。铁当然是金属了,她又为人母。因此“金母”或许和她对上了。她老公是1967年出生、这一年属于火年。如果金母木公王延轶和郭德银?诚如是,还真和石正丽没啥关系……但是五行中土生金”这是规律故此土又被称为“金母”。显然,石正丽女士还是没有躲过命运的追责,这里的“金母”显然暗示的就是她,而并非只是指1981年出生的王延轶(铁)。

“干戈未接祸连天”,暗示着在中华大地上还没有出现真刀真枪的战争或内乱,却已经接连出现了大量的病患灾祸。

回过头来,再看看《推背书》第56图的内容,我立刻贡献自己的膝盖,只想说一句话:太TMD的精准了!

由此而来,我们就需要给大家介绍一下《推背图》。

一、《推背图》是一部什么性质的著作
相传《推背图》一书诞生在唐代初期,它是一部中国历史发展预言书。它的作者是唐代初期著名预言家袁天罡和李淳风二人。其中,由南宋抗金名将岳飞的后代岳珂所作的《桯史》中主张此书的作者只是李淳风一人。
此书的由来是唐太宗李世民问袁天罡和李淳风二人:“大唐的江山能够维持多久?继承大唐江山的都是些什么人?”这个问题本来是中国古代社会中的帝王们所患的一种“江山病”而已。但是,精通天文、历法的著名预言家袁天罡和李淳风二人,为了回答唐太宗李世民的这一疑问,立刻一人在前面走、一人在后面推前面人的后背,二人走一步就说出一句识语和颂语 (即预言诗),御用画家马上就把他们二人所说所看的情景画下来。故名之为《推背图》。
传说,袁天罡和李淳风二人共走了一千六百步,象征着自大唐开国626年开始,往下预言了一千六百年的中国历史更替。即此书预言的范围始自626年、终于2226年。实际上此识语和颂语(即预言诗)的内容是开始自盘古开天地的,即此二人首先把唐代以前的历史更替进行了说明。但《推背图》只有六十幅图,它利用了中国古代易学理论中的六十四卦循环理论进行说明,以六十甲子的时间发展顺序,作为历史循环发展的基础。
为何只预言了一千六百年的历史更替,这是无法回答的问题。但是,有意思的是如果考虑到法国著名的预言家米切尔·诺查丹马斯在《诸世纪》中预言1999年7月人类大劫难即将到来之事的话,那么中、法两大预言家对人类历史发展中止符的界定只相差短短的二十七年!在六十甲子制度的历史纪年中,误差还不到半个甲子!更何况二人生存年代又相差近一千年!神了!绝了!奇了!可以说:中国七世纪时代著名的预言家袁天罡和李淳风二人对人类历史发展中止符的界定,几乎和法国十六世纪时代著名的预言家米切尔·诺查丹马斯的预言完全一致。
后来,袁天罡和李淳风二人又应唐太宗李世民之请求,把上述识语(即预言诗)中预言的唐代以后一千六百年中的统治者的姓名,以谜语诗的形式进行注解说明出来。这就是著名的《藏头诗》。所谓“头”只是唐代以后一千六百年中的统治者的姓氏。因此,《推背图》和《藏头诗》是一体的、但又是各自独立的两部预言书。

、《推背图》和《藏头诗》的版本

《推背图》和《藏头诗》预言的准确性,历代深信不疑!为此,天下造反者都利用此二书作为替天行道的理论武器。于是,自《推背图》和《藏头诗》诞生之始就被列为宫中一等机密。但是暗中手抄本早已流传天下,引起了历代皇帝的恐惧。根据《桯史》卷一“艺祖禁谶书”一条记载:唐李淳风作《推背图》,五季之乱,王侯崛起,人有幸心,故其学益炽。开口张弓之谶,吴越至以偏以名其子而不知兆昭武基命之烈也。宋兴受命之符,尤为着明。艺祖即位始诏禁谶书,惧其惑民志,以繁刑辟。然图传已数百年,民间多有藏本,不复可收拾,有司患之。一日,赵韩王以开封具狱奏,因言犯者至是众,不可胜诛。上曰:不必多禁,正当混之耳。乃命取旧本,自已验之外,皆紊其次而杂书之,凡为百本,使与存者并行,于是传者懵其先后,莫知其孰伪,间有存者复验,亦弃弗藏矣。大意是说:到了宋代,宰相赵普和大宋天子共同制定了一个方案:把《推背图》和《藏头诗》按内容分割成一百份,找一百名文人仿照《推背图》和《藏头诗》的体例,同时补全作出一百套内容各异的《推背图》和《藏头诗》。每一种《推背图》和《藏头诗》中都有几句诗是真的。余外皆是假的。从此,天下流传的《推背图》和《藏头诗》就有百种之多。谁也不明白原始版本是什么样子了。但是,只有一部真本,和当朝的玉玺一起保管在宫中。此书在宋代有特殊含义。王安石就曾状告范仲淹之子范纯仁家中藏有《推背图》,主张他犯了谋犯之心。到是宋神宗比较开明,他说:“此书人皆有之,不足坐也”。
真本《推背图》和《藏头诗》能流传到世上,得感谢八国联军火烧圆明圆的侵华暴行。当时的来华西方传教士在略通中国文化和历史知识后,也对《推背图》和《藏头诗》产生兴趣。1859年,乘着八国联军火烧圆明园之机,英国侵华军人在圆明园盗走此书,后来在英国被一个叫Macon的人私人保存。1867年,Macon在英国出版此书的英文翻译本。清末民初,一名叫李信卿的中国商人在英国经商时发现此书真本后,立即用大量珠宝换回了此书。1915年,李信卿的孙子将此书公开出版。于是,真本《推背图》和《藏头诗》又回到中国。

1993年12月,在香港《明报月刊》出版的“人·神之间:纪念毛泽东诞生一百周年专号”上,笔者受邀请撰写了《从〈周易〉看毛泽东》一文,第一次从《推背图》及其诗谶和诗颂、还有《藏头诗》中解读了唐代预言著作中记载的我们现在的领导人“毛泽东”的名字。


此文发表后引起了国内外周易学界、毛学界和《推背图》学界的极大震惊和特别关注。见《推背图》及其诗谶和诗颂截图。

《藏头诗》对本纪初期、中期掌权者之姓名的谜语诗说明如下:有混世魔王生焉,其为人也,头上生黄毛,目中长流水,口中衔人肉。”我们解读如下:“头上生黄毛”,暗示此人姓黄、毛。或者头上长有黄发。“目中长流水”是一个由“目”、“水”组成的字,而这个“目”字需要“长流”,也就是横着放置。“长”在俗话中是“横”的同义语。那么这个横着放置的“目”字加上“水”字就是如下这个的字。这个字已经十分明显可以看出是“澤”字的省笔了。再看“口内食人肉”,即由“口”、“人”、“━”(一束肉的象形字)组成的一个字,见下图中。如果我们考虑到“食”字可以互换成同音字“十”的话,那么,这个字就变成了下图中的字。我们完整地对比如下

笔者注意《推背图》和《藏头诗》的版本问题已有多年,居然看到了十一种内容各异的《推背图》和《藏头诗》版本。劳思光博士称他已看到四十多种版本。现在的问题是:李信卿买回的真本《推背图》和《藏头诗》并不一定就是历代皇帝宫中秘藏之物!因为历史文献记录此真本《推背图》和《藏头诗》曾经到了清代著名文学家金圣叹的手中。金圣叹死后又流传到民间。乾隆时代才又回到宫中秘藏。那么,历代宫中秘本、金圣叹传本的乾隆秘本二者是一还是二呢?最近十几年来,国内外研究《推背图》和《藏头诗》的人多了起来。不少人写了几十字的著作。可是,这些著作作者居然完全不知道《推背图》和《藏头诗》不仅仅是排序被打乱了,还存在着制造伪本的过程!请问:如果古代各个版本的《推背图》和《藏头诗》中只有一句或几句是原始的、真实的内容,而其他全部是特意伪造的版本并流传至今,你怎么可以使用这些假货来研究和排序原始《推背图》和《藏头诗》?!而其实正是由于他们使用的是伪本、甚至是晚清时代的伪造本才会出现《推背图》和《藏头诗》中涉及“红朝及未来”的内容占据了将近四分之一的现象!完全没有意识到他们使用的并不是原始和真实的《推背图》和《藏头诗》。

如果任何指教,请来信kyotosizumoto@hotmail.com






重磅!武汉疾控研究员曾被蝙蝠袭击 质疑病毒泄漏

京港台:2020-2-16 00:23| 来源:香港01 | 评论( 23 )  | 我来说几句




重磅!武汉疾控研究员曾被蝙蝠袭击 质疑病毒泄漏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肺炎疫情持续,世界卫生组织专家指出病毒可能源自蝙蝠,特别是菊头蝠(Rhinolophus Bat)。华南理工大学教授肖波涛,发表题为《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源头可能性》的报告,指出距离被指是爆发疫情源头的华南海鲜市场不足300米的武汉疾控中心,曾捕捉蝙蝠研究冠状病毒,更有研究员被蝙蝠的血和尿溅到,研究员要自我隔离14日。

  报告怀疑有关动物实验样本及受污染垃圾会是病原体,不过报告并非在权威学术期刊发表,只在科学论文分享网站发布,现已找不到该论文。 《香港01》记者欲致电肖波涛求证,但对方无听电话。而早前有人怀疑疫情与武汉另一实验室、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有关,但官方多次否认。

  ▼武汉疾控中心捕捉蝙蝠过程▼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菊头蝠主要栖于云南浙江 飞往武汉可能性低

  撰写该篇报告的学者为华南理工大学生物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肖波涛,曾在哈佛大学医学院工作,并与美国西北大学有合作研究,多次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这篇报告亦有该基金支持。报告截至2月6日,指新型冠状病毒基因排序发现,有96%及89%与菊头蝠有的冠状病毒(CoV ZC45)相似,但须研究病原体及如何传递给人类。报告引用医学期刊研究,指武汉受感染的41人中27人与华南海鲜城有联系,在华南海鲜城搜集到的585份样本中有33份测出新型冠状病毒。

  不过载有CoV ZC45的蝙蝠最早发现于云南省及浙江省,距离华南海鲜城远逾900公里,加上蝙蝠通常栖身野外,而该处人口密集,蝙蝠飞往该处的可能性「非常低」 。而华南海鲜市场虽然有售卖野味,但并无出售蝙蝠。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实验室管有近600只蝙蝠 专家曾发生意外

  报告提到其他途径的可能性,指出武汉有两间实验室,除了距离华南海鲜市场30公里、P4级的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还有距离海鲜市场仅280多米的武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WHCDC),该中心管有动物作研究目的包括收集及分辨病原体。

  报告引述过往官方资料,指武汉疾控中心曾从湖北省捉来155只蝙蝠当中包括菊头蝠,另从浙江省捉来450只蝙蝠。不过负责研究的研究员,曾于2017年及2019年接受媒体访问提及两场意外,包括他曾受蝙蝠袭击,蝙蝠的血溅到他皮肤,于是他自我隔离了14日;另外曾因沾到蝙蝠排尿而须隔离;他曾在蝙蝠身上发现活蜱虫(a live tick)。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附近医院有第一批确诊医生

  WHCDC有关研究做法是透过手术从这些动物提取DNA及RNA作测序,有关样本及受污染垃圾会是病原体,该实施室除了距离华南海鲜城仅280米,亦邻近协和医院,而该医院有第一批确诊新型冠状病毒的医生。报告认为,尽管未来仍需确凿证据,但认为这种病毒泄漏到周围并感染到最初患者是有可能。

  至于距离华南海鲜城30公里的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一直追踪2003年沙士(SARS-CoV)病毒研究,如利用反向遗传学方法研究。故有「直接推测」是指,有可能该实验室泄漏了SARS-CoV或其衍生物。

  总结引述意见指高风险实验室应远离人烟

  报告总结指出,有人关注2019-nCoV冠状病毒的进化,除了自然重组和中间宿主的起源外,具杀伤力冠状病毒可能还来自武汉的实验室,有关高风险生物实验室的安全等级可能需要加强,应采取法规将实验室位置远离市中心和其他人口稠密的地方。

  这份报告2月6日在学术分享网站Research Gate发表,并非在权威学术期刊发表,但现时Research Gate已找不到该文章。 《香港01》记者致电肖波涛查询,但对方并无接听电话。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武汉封城,公共交通停顿,数万人感染,市内人心惶惶,居民外出戴口罩,更有人去超市时,用塑胶袋保护自己。 (Chinatopix / 美联社)

  世卫︰未找到中间宿主

  世界卫生组织官员2月11日表示,中国卫生部门公开病毒基因排序后,科学家发现新型冠状病毒有机会是来自蝙蝠,之后转移到中间宿主,再感染人类。不过暂时未知中间宿主是哪一种动物。传染病危害管理部门主管白里安(Sylvie Briand)在日内瓦总部出席记者会表示,科学家抵达疫情重灾区武汉的华南海鲜市场后,未发现大量蝙蝠,指需要再进行研究。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病毒所研究员「以性命担保」否认实验室泄露

  坊间一直有质疑疫情与内地的实验室有关,包括距离华南海鲜市场30公里、国家最高第四级(P4)的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实验室。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所研究员石正丽于2月2日表示,「以性命担保」非由实验室泄露,指「新型冠状病毒是大自然给人类不文明生活习惯的惩罚」,意指与食野味有关。石正丽长期合作伙伴、美国非盈利组织环保生态健康联盟疾病生态学家戴沙格(Peter Daszak)亦表示实验室泄漏说法属「阴谋论」。

  国家要求严管病毒实验室

  今日(15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科技部社会发展科技司司长吴远彬表示,《关于加强新冠病毒高等级病毒微生物实验室生物安全管理的指导意见》出台,要求各主管部门加强对实验室,特别是对病毒的管理,确保生物安全。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病毒所研究员「以性命担保」否认实验室泄露

  坊间一直有质疑疫情与内地的实验室有关,包括距离华南海鲜市场30公里、国家最高第四级(P4)的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实验室。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所研究员石正丽于2月2日表示,「以性命担保」非由实验室泄露,指「新型冠状病毒是大自然给人类不文明生活习惯的惩罚」,意指与食野味有关。石正丽长期合作伙伴、美国非盈利组织环保生态健康联盟疾病生态学家戴沙格(Peter Daszak)亦表示实验室泄漏说法属「阴谋论」。

  国家要求严管病毒实验室

  今日(15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科技部社会发展科技司司长吴远彬表示,《关于加强新冠病毒高等级病毒微生物实验室生物安全管理的指导意见》出台,要求各主管部门加强对实验室,特别是对病毒的管理,确保生物安全。



《推背图》第56图精确的预言了2020年的非冠病毒疫情!

作者:kyotosizumoto  于 2020-2-14 05:1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周易研究》|

 

唐代的《推背图》第56图是指的2020年的疫情吗?请看:


突然领悟到开始的两句话“飞者非鸟”,是空气中飞行的不是鸟,而是蝙蝠或者病毒。“潜者非鱼”是蛇或者穿山甲在地下潜着。这是否暗示了病毒的宿主?还点出了最核心的几个关键词:非典的“非”、潜伏期的“潜”、战疫的“战”、“人造病毒”的“造”。

什么叫“战不在兵,造化游戏”?这难道是说这一战不是表现在军事和兵器,而是在其他?造化游戏这若不是告诉我们人造病毒的游戏,还有别的解释吗?

“海疆万里尽烟云”,这显然是说全国几十个大小城市开始封城对抗疫情。

“干戈未接祸连天”,还没有出现真刀真枪的打仗,却已经接连出现了病患灾祸很多。
最神秘的是:啥意思“金母木公工幻弄”?难道指武汉病毒所的那一男和一女两个病毒学家?!

案:这次事件的核心人物郭德银、石正丽、王延轶三人!郭德银1965年出生。病毒学教授。这一年属于木年。木公是他。

可是金母是谁?因为石正丽1964年出生。这一年还是木年。还是另有所指?

王延轶?她是1981年出生的。属于金年。对了,和她对上了。她老公是1967年出生、这一年属于火年。

如果金母、木公是王延轶和郭德银?诚如是,还真和石正丽没啥关系……

回过头来,再看看《推背书》第56图的内容,我立刻贡献自己的膝盖,只想说一句话:

太他妈的精准了!




刘正教授论文《著名预言著作〈推背图〉及其神奇传说》

作者:kyotosizumoto  于 2016-8-12 02:2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周易研究》|

关键词:推背图, 传说

著名预言著作《推背图》及其神奇传说

一、《推背图》是一部什么性质的著作


  相传《推背图》一书诞生在唐代初期,它是一部中国历史发展预言书。它的作者是唐代初期著名预言家袁天罡和李淳风二人。其中,由南宋抗金名将岳飞的后代岳珂所作的《桯史》中主张此书的作者只是李淳风一人。

此书的由来是唐太宗李世民问袁天罡和李淳风二人:“大唐的江山能够维持多久?继承大唐江山的都是些什么人?”这个问题本来是中国古代社会中的帝王们所患的一种“江山病”而已。但是,精通天文、历法的著名预言家袁天罡和李淳风二人,为了回答唐太宗李世民的这一疑问,立刻一人在前面走、一人在后面推前面人的后背,二人走一步就说出一句识语和颂语 (即预言诗),御用画家马上就把他们二人所说所看的情景画下来。故名之为《推背图》。

传说,袁天罡和李淳风二人共走了一千六百步,象征着自大唐开国626年开始,往下预言了一千六百年的中国历史更替。即此书预言的范围始自626年、终于2026年。实际上此识语和颂语(即预言诗)的内容是开始自盘古开天地的,即此二人首先把唐代以前的历史更替进行了说明。但《推背图》只有六十幅图,它利用了中国古代易学理论中的六十四卦循环理论进行说明,以六十甲子的时间发展顺序,作为历史循环发展的基础。
  为何只预言了一千六百年的历史更替,这是无法回答的问题。但是,有意思的是如果考虑到法国著名的预言家米切尔·诺查丹马斯在《诸世纪》中预言1999年7月人类大劫难即将到来之事的话,那么中、法两大预言家对人类历史发展中止符的界定只相差短短的二十七年!在六十甲子制度的历史纪年中,误差还不到半个甲子!更何况二人生存年代又相差近一千年!神了!绝了!奇了!可以说:中国七世纪时代著名的预言家袁天罡和李淳风二人对人类历史发展中止符的界定,几乎和法国十六世纪时代著名的预言家米切尔·诺查丹马斯的预言完全一致。
  后来,袁天罡和李淳风二人又应唐太宗李世民之请求,把上述识语(即预言诗)中预言的唐代以后一千六百年中的统治者的姓名,以谜语诗的形式进行注解说明出来。这就是著名的《藏头诗》。所谓“头”只是唐代以后一千六百年中的统治者的姓氏。因此,《推背图》和《藏头诗》是一体的、但又是各自独立的两部预言书。


二、《推背图》和《藏头诗》预言介绍


  提起《推背图》,我总想把它和现在的社会和历史相印证。《推背图》的原始形式在内容上由图、识语、颂语三部分组成。比如,《推背图》第四十一图、识语、颂语说明如下:

图的内容:一个人头戴有五角形徽章的帽子,右脚踏着一个球。一手手心向上、一手手心向下。
  识语的内容:天地晦盲。草木蕃殖。阴阳反背。上土下日。

  颂语的内容:帽儿须戴血无头。手弄乾坤何日休。九十九年成大错。称王只合在秦州。

    《推背图》第41图中人物放大如下:

这张图最让我震惊的是两点:

第一,双手在下部反向,一个上翻、一个下按的动作。我们知道“手”字下部翻反就是“毛”字。第二,头戴着白羊肚的手巾、腰扎着红带。而这正是当时陕北红军的常见打扮。

解说:此图是最为著名的一图。本世纪三十年代既有预言家说此图中的两手手心相反正暗指“反手为毛”的毛泽东。此图中的头戴有五角形徽章的帽子,显然指延安时代毛泽东的八角帽和五角星。秦州指秦王之州,即陕西。暗指毛泽东只应在延安根据地统治一生,就不会出大错了。手弄乾坤何日休一语,说明了毛泽东对天下治理的无道。而这张图下面的谶诗是:“天地晦盲,草木繁殖。阴阳反背,上土下日。”颂是:“帽儿须戴血无头,手弄乾坤何日休。九十九年成大错,称王只合在秦州。”所谓“秦州”,就是陕北。当然指延安了。“帽儿须戴”即指当时红军头上戴的八角帽。

而“九十九”则是毛泽东一生中特殊的命数:九月九日秋收起义,九月九日上井冈山,死于九月九日。现任香港中文大学教授劳思光博士,曾在五十年代初期,根据“九十九年成大错”一语推定毛泽东肯定会死于1976年。他的推导过程是:九、十、九相加为二十八。毛泽东年青时笔名为“二十八画生”。“毛泽东”三个字笔划数正是二十八。毛泽东28岁时中国共产党诞生。第2个28岁时(56岁)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第3个28岁时(虚岁84岁)死去。毛泽东第3个28岁那一年正是1976年。劳思光博士如果再能利用一次“九十九年成大错”的话,可能就推出了“毛泽东死于第三个二十八岁那一年(1976年)的九月九日”了。但能在五十年代初期就推断出毛泽东肯定会死于1976年的劳思光博士,实在是妙解天机的高手!今天他已是中央研究院院士、研究维特根斯坦哲学和中国思想史的国际著名学者。
  有意思的是,《藏头诗》对本纪初期、中期掌权者之姓名的谜语诗说明如下:

  有混世魔王生焉,其为人也,头上生黄毛,目中长流水,口中衔人肉。

  “头上生黄毛”,暗示此人姓黄、毛。或者头上长有黄发。“目中长流水”是一个由“目”、“水”组成的字,而这个“目”字需要“长流”,也就是横着放置。“长”在俗话中是“横”的同义语。那么这个横着放置的“目”字加上“水”字就是如下这个的字: 。这个字已经十分明显可以看出是“澤”字的省笔了。再看“口内食人肉”,即由“口”、“人”、“━”(一束肉的象形字)组成的一个字:“”字。如果我们考虑到“食”字可以互换成同音字“十”的话,那么,这个字就变成“”字。我们完整地对比如下:

而这里的“人马东西走”正是对红军长征的说明。因此,我主张这句诗是对毛泽东历史神格的最佳说明。


三、《推背图》和《藏头诗》的版本


  《推背图》和《藏头诗》预言的准确性,历代深信不疑!为此,天下造反者都利用此二书作为替天行道的理论武器。于是,自《推背图》和《藏头诗》诞生之始就被列为宫中一等机密。但是暗中手抄本早已流传天下,引起了历代皇帝的恐惧。根据《桯史》卷一“艺祖禁谶书”一条记载:

  唐李淳风作《推背图》,五季之乱,王侯崛起,人有幸心,故其学益炽。“开口张弓”之谶,吴越至以偏以名其子而不知兆昭武基命之烈也。宋兴受命之符,尤为着明。艺祖即位始诏禁谶书,惧其惑民志,以繁刑辟。然图传已数百年,民间多有藏本,不复可收拾,有司患之。一日,赵韩王以开封具狱奏,因言犯者至是众,不可胜诛。上曰:“不必多禁,正当混之耳。”乃命取旧本,自已验之外,皆紊其次而杂书之,凡为百本,使与存者并行,于是传者懵其先后,莫知其孰伪,间有存者复验,亦弃弗藏矣。

大意是说:到了宋代,宰相赵普和大宋天子共同制定了一个方案:把《推背图》和《藏头诗》按内容分割成一百份,找一百名文人仿照《推背图》和《藏头诗》的体例,同时补全作出一百套内容各异的《推背图》和《藏头诗》。每一种《推背图》和《藏头诗》中都有几句诗是真的。余外皆是假的。从此,天下流传的《推背图》和《藏头诗》就有百种之多。谁也不明白原始版本是什么样子了。但是,只有一部真本,和当朝的玉玺一起保管在宫中。

下图所示为不同版本的《推背图》和《藏头诗》一书封面:

此书在宋代有特殊含义。王安石就曾状告范仲淹之子范纯仁家中藏有《推背图》,主张他犯了谋犯之心。到是宋神宗比较开明,他说:“此书人皆有之,不足坐也”。


四、八国联军与《推背图》和《藏头诗》


  真本《推背图》和《藏头诗》能流传到世上,得感谢八国联军火烧圆明圆的侵华暴行。当时的来华西方传教士在略通中国文化和历史知识后,也对《推背图》和《藏头诗》产生兴趣。1859年,乘着八国联军火烧圆明园之机,英国侵华军人在圆明园盗走此书,后来在英国被一个叫Macon的人私人保存。1867年,Macon在英国出版此书的英文翻译本。

该书的出版由来,Macon说:

In 1859, when the allied English and French troops burnt the Yuan Ming Yuan in Peking, one of the soldier discovered a box of manuscript in Chinese which had been carefully preserved by the imperial family. Seeing that they contain pictures the soldier presented them to Miss Lypia from whom I secured the same.

In translating them I found that they represented the predictions of a Chinese prophet with reference to the rise, the fall, the tranquility, and the turbulence of China. Everything was very plainly written. The emperors of the past dynasties prohibited their publication for they might disturb the minds of the people and lead to bad consequences.

It is indeed our good fortune that they had come into our country and that we may study them. These lines are written as an introduction.

Macon (1867)

清末民初,一名叫李信卿的中国商人在英国经商时发现此书真本后,立即用大量珠宝换回了此书。1915年,李信卿的孙子将此书公开出版。于是,真本《推背图》和《藏头诗》又回到中国。


五、悬而未解的问题


  笔者注意《推背图》和《藏头诗》的版本问题已有多年,居然看到了十一种内容各异的《推背图》和《藏头诗》版本。劳思光博士称他已看到四十多种版本。现在的问题是:李信卿买回的真本《推背图》和《藏头诗》并不一定就是历代皇帝宫中秘藏之物!因为历史文献记录此真本《推背图》和《藏头诗》曾经到了清代著名文学家金圣叹的手中。金圣叹死后又流传到民间。乾隆时代才又回到宫中秘藏。那么,历代宫中秘本、金圣叹传本的乾隆秘本二者是一还是二呢?

    下图所示为不同版本的《推背图》和《藏头诗》一书部分内容:


  目前在国内外共有多少种版本保存、流传呢?在法国有国际性的米切尔·诺查丹马斯国际研究学会存在。但中国却没有《推背图》和《藏头诗》研究学会、甚至连研究者都是背地里偷偷进行的。更不用说版本的调查和搜集了。

再补

最近十几年来,国内外研究《推背图》和《藏头诗》的人多了起来。不少人写了几十完字的著作。比如,《推背图归序全解》一书。该书只是简单听说了曾

有人把《推背图》和《藏头诗》的原始顺序打乱了,就开始写书研究了。并且得出了如下的结论:

可是,他居然完全不知道《推背图》和《藏头诗》不仅仅是排序被打乱了,还存在着制造伪本的过程!请问:如果古代各个版本的《推背图》和《藏头诗》中只有一句或几句是原始的、真实的内容,而其他全部是特意伪造的版本并流传至今,你怎么可以使用这些假货来研究和排序原始《推背图》和《藏头诗》?!而其实正是由于他们使用的是伪本、甚至是晚清时代的伪造本才会出现《推背图》和《藏头诗》中涉及“红朝及未来”的内容占据了将近四分之一的现象!

还有一本书是《中国历史宿命论研究——推背学概论》,也是犯了同样的错误。完全没有意识到他们使用的并不是原始和真实的《推背图》和《藏头诗》。甚至还出现有些人自以为是的利用错误的、伪造的《推背图》和《藏头诗》进行所谓政治和国情预测的现象。其实,所谓“习、马会”等等,那是他们自己的预测,与原始的、真实的《推背图》和《藏头诗》无任何关系。

刘正教授论文《著名预言著作〈推背图〉及其神奇传说》

作者:kyotosizumoto  于 2016-8-12 02:2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周易研究》|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8评论

关键词:推背图, 传说

著名预言著作《推背图》及其神奇传说

一、《推背图》是一部什么性质的著作


  相传《推背图》一书诞生在唐代初期,它是一部中国历史发展预言书。它的作者是唐代初期著名预言家袁天罡和李淳风二人。其中,由南宋抗金名将岳飞的后代岳珂所作的《桯史》中主张此书的作者只是李淳风一人。

此书的由来是唐太宗李世民问袁天罡和李淳风二人:“大唐的江山能够维持多久?继承大唐江山的都是些什么人?”这个问题本来是中国古代社会中的帝王们所患的一种“江山病”而已。但是,精通天文、历法的著名预言家袁天罡和李淳风二人,为了回答唐太宗李世民的这一疑问,立刻一人在前面走、一人在后面推前面人的后背,二人走一步就说出一句识语和颂语 (即预言诗),御用画家马上就把他们二人所说所看的情景画下来。故名之为《推背图》。

传说,袁天罡和李淳风二人共走了一千六百步,象征着自大唐开国626年开始,往下预言了一千六百年的中国历史更替。即此书预言的范围始自626年、终于2026年。实际上此识语和颂语(即预言诗)的内容是开始自盘古开天地的,即此二人首先把唐代以前的历史更替进行了说明。但《推背图》只有六十幅图,它利用了中国古代易学理论中的六十四卦循环理论进行说明,以六十甲子的时间发展顺序,作为历史循环发展的基础。
  为何只预言了一千六百年的历史更替,这是无法回答的问题。但是,有意思的是如果考虑到法国著名的预言家米切尔·诺查丹马斯在《诸世纪》中预言1999年7月人类大劫难即将到来之事的话,那么中、法两大预言家对人类历史发展中止符的界定只相差短短的二十七年!在六十甲子制度的历史纪年中,误差还不到半个甲子!更何况二人生存年代又相差近一千年!神了!绝了!奇了!可以说:中国七世纪时代著名的预言家袁天罡和李淳风二人对人类历史发展中止符的界定,几乎和法国十六世纪时代著名的预言家米切尔·诺查丹马斯的预言完全一致。
  后来,袁天罡和李淳风二人又应唐太宗李世民之请求,把上述识语(即预言诗)中预言的唐代以后一千六百年中的统治者的姓名,以谜语诗的形式进行注解说明出来。这就是著名的《藏头诗》。所谓“头”只是唐代以后一千六百年中的统治者的姓氏。因此,《推背图》和《藏头诗》是一体的、但又是各自独立的两部预言书。


《推背图》和《头诗》预言介绍


  提起《推背图》,我总想把它和现在的社会和历史相印证。《推背图》的原始形式在内容上由图、识语、颂语三部分组成。比如,《推背图》第四十一图、识语、颂语说明如下:

图的内容:一个人头戴有五角形徽章的帽子,右脚踏着一个球。一手手心向上、一手手心向下。
  识语的内容:天地晦盲。草木蕃殖。阴阳反背。上土下日。

  颂语的内容:帽儿须戴血无头。手弄乾坤何日休。九十九年成大错。称王只合在秦州。

    《推背图》第41图中人物放大如下:

这张图最让我震惊的是两点:

第一,双手在下部反向,一个上翻、一个下按的动作。我们知道“手”字下部翻反就是“毛”字。第二,头戴着白羊肚的手巾、腰扎着红带。而这正是当时陕北红军的常见打扮。

解说:此图是最为著名的一图。本世纪三十年代既有预言家说此图中的两手手心相反正暗指“反手为毛”的毛泽东。此图中的头戴有五角形徽章的帽子,显然指延安时代毛泽东的八角帽和五角星。秦州指秦王之州,即陕西。暗指毛泽东只应在延安根据地统治一生,就不会出大错了。手弄乾坤何日休一语,说明了毛泽东对天下治理的无道。而这张图下面的谶诗是:“天地晦盲,草木繁殖。阴阳反背,上土下日。”颂是:“帽儿须戴血无头,手弄乾坤何日休。九十九年成大错,称王只合在秦州。”所谓“秦州”,就是陕北。当然指延安了。“帽儿须戴”即指当时红军头上戴的八角帽。

而“九十九”则是毛泽东一生中特殊的命数:九月九日秋收起义,九月九日上井冈山,死于九月九日。现任香港中文大学教授劳思光博士,曾在五十年代初期,根据“九十九年成大错”一语推定毛泽东肯定会死于1976年。他的推导过程是:九、十、九相加为二十八。毛泽东年青时笔名为“二十八画生”。“毛泽东”三个字笔划数正是二十八。毛泽东28岁时中国共产党诞生。第2个28岁时(56岁)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第3个28岁时(虚岁84岁)死去。毛泽东第3个28岁那一年正是1976年。劳思光博士如果再能利用一次“九十九年成大错”的话,可能就推出了“毛泽东死于第三个二十八岁那一年(1976年)的九月九日”了。但能在五十年代初期就推断出毛泽东肯定会死于1976年的劳思光博士,实在是妙解天机的高手!今天他已是中央研究院院士、研究维特根斯坦哲学和中国思想史的国际著名学者。
  有意思的是,《藏头诗》对本纪初期、中期掌权者之姓名的谜语诗说明如下:

  有混世魔王生焉,其为人也,头上生黄毛,目中长流水,口中衔人肉。

  “头上生黄毛”,暗示此人姓黄、毛。或者头上长有黄发。“目中长流水”是一个由“目”、“水”组成的字,而这个“目”字需要“长流”,也就是横着放置。“长”在俗话中是“横”的同义语。那么这个横着放置的“目”字加上“水”字就是如下这个的字: 。这个字已经十分明显可以看出是“澤”字的省笔了。再看“口内食人肉”,即由“口”、“人”、“━”(一束肉的象形字)组成的一个字:“”字。如果我们考虑到“食”字可以互换成同音字“十”的话,那么,这个字就变成“”字。我们完整地对比如下:

而这里的“人马东西走”正是对红军长征的说明。因此,我主张这句诗是对毛泽东历史神格的最佳说明。


三、《推背图》和《头诗》的版本


  《推背图》和《藏头诗》预言的准确性,历代深信不疑!为此,天下造反者都利用此二书作为替天行道的理论武器。于是,自《推背图》和《藏头诗》诞生之始就被列为宫中一等机密。但是暗中手抄本早已流传天下,引起了历代皇帝的恐惧。根据《桯史》卷一“艺祖禁谶书”一条记载:

  唐李淳风作《推背图》,五季之乱,王侯崛起,人有幸心,故其学益炽。“开口张弓”之谶,吴越至以偏以名其子而不知兆昭武基命之烈也。宋兴受命之符,尤为着明。艺祖即位始诏禁谶书,惧其惑民志,以繁刑辟。然图传已数百年,民间多有藏本,不复可收拾,有司患之。一日,赵韩王以开封具狱奏,因言犯者至是众,不可胜诛。上曰:“不必多禁,正当混之耳。”乃命取旧本,自已验之外,皆紊其次而杂书之,凡为百本,使与存者并行,于是传者懵其先后,莫知其孰伪,间有存者复验,亦弃弗藏矣。

大意是说:到了宋代,宰相赵普和大宋天子共同制定了一个方案:把《推背图》和《藏头诗》按内容分割成一百份,找一百名文人仿照《推背图》和《藏头诗》的体例,同时补全作出一百套内容各异的《推背图》和《藏头诗》。每一种《推背图》和《藏头诗》中都有几句诗是真的。余外皆是假的。从此,天下流传的《推背图》和《藏头诗》就有百种之多。谁也不明白原始版本是什么样子了。但是,只有一部真本,和当朝的玉玺一起保管在宫中。

下图所示为不同版本的《推背图》和《藏头诗》一书封面:

此书在宋代有特殊含义。王安石就曾状告范仲淹之子范纯仁家中藏有《推背图》,主张他犯了谋犯之心。到是宋神宗比较开明,他说:“此书人皆有之,不足坐也”。


四、八国联军与《推背图》和《头诗》


  真本《推背图》和《藏头诗》能流传到世上,得感谢八国联军火烧圆明圆的侵华暴行。当时的来华西方传教士在略通中国文化和历史知识后,也对《推背图》和《藏头诗》产生兴趣。1859年,乘着八国联军火烧圆明园之机,英国侵华军人在圆明园盗走此书,后来在英国被一个叫Macon的人私人保存。1867年,Macon在英国出版此书的英文翻译本。

该书的出版由来,Macon说:

In 1859, when the allied English and French troops burnt the Yuan Ming Yuan in Peking, one of the soldier discovered a box of manuscript in Chinese which had been carefully preserved by the imperial family. Seeing that they contain pictures the soldier presented them to Miss Lypia from whom I secured the same.

In translating them I found that they represented the predictions of a Chinese prophet with reference to the rise, the fall, the tranquility, and the turbulence of China. Everything was very plainly written. The emperors of the past dynasties prohibited their publication for they might disturb the minds of the people and lead to bad consequences.

It is indeed our good fortune that they had come into our country and that we may study them. These lines are written as an introduction.

Macon (1867)

清末民初,一名叫李信卿的中国商人在英国经商时发现此书真本后,立即用大量珠宝换回了此书。1915年,李信卿的孙子将此书公开出版。于是,真本《推背图》和《藏头诗》又回到中国。


五、悬而未解的问题


  笔者注意《推背图》和《藏头诗》的版本问题已有多年,居然看到了十一种内容各异的《推背图》和《藏头诗》版本。劳思光博士称他已看到四十多种版本。现在的问题是:李信卿买回的真本《推背图》和《藏头诗》并不一定就是历代皇帝宫中秘藏之物!因为历史文献记录此真本《推背图》和《藏头诗》曾经到了清代著名文学家金圣叹的手中。金圣叹死后又流传到民间。乾隆时代才又回到宫中秘藏。那么,历代宫中秘本、金圣叹传本的乾隆秘本二者是一还是二呢?

    下图所示为不同版本的《推背图》和《藏头诗》一书部分内容:


  目前在国内外共有多少种版本保存、流传呢?在法国有国际性的米切尔·诺查丹马斯国际研究学会存在。但中国却没有《推背图》和《藏头诗》研究学会、甚至连研究者都是背地里偷偷进行的。更不用说版本的调查和搜集了。

再补

最近十几年来,国内外研究《推背图》和《藏头诗》的人多了起来。不少人写了几十完字的著作。比如,《推背图归序全解》一书。该书只是简单听说了曾

有人把《推背图》和《藏头诗》的原始顺序打乱了,就开始写书研究了。并且得出了如下的结论:

可是,他居然完全不知道《推背图》和《藏头诗》不仅仅是排序被打乱了,还存在着制造伪本的过程!请问:如果古代各个版本的《推背图》和《藏头诗》中只有一句或几句是原始的、真实的内容,而其他全部是特意伪造的版本并流传至今,你怎么可以使用这些假货来研究和排序原始《推背图》和《藏头诗》?!而其实正是由于他们使用的是伪本、甚至是晚清时代的伪造本才会出现《推背图》和《藏头诗》中涉及“红朝及未来”的内容占据了将近四分之一的现象!

还有一本书是《中国历史宿命论研究——推背学概论》,也是犯了同样的错误。完全没有意识到他们使用的并不是原始和真实的《推背图》和《藏头诗》。甚至还出现有些人自以为是的利用错误的、伪造的《推背图》和《藏头诗》进行所谓政治和国情预测的现象。其实,所谓“习、马会”等等,那是他们自己的预测,与原始的、真实的《推背图》和《藏头诗》无任何关系。


 


上兩條同類新聞:
  • 情人節的起源有多個說法/情人节的前世今生/
  • 赫鲁晓夫临死之前/崇祯因何亡国?危机来临时所有人都在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