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翁如兰 中国建国后水平最高的画家
發佈時間: 2/20/2020 3:08:16 PM 被閲覽數: 59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翁如兰 中国建国后水平最高的画家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11月13日 

     林石
    
    中国解放后水平最高的画家叫翁如兰。她的那副漫画群丑图可以说达到登峰造极的水平。毫不夸张地说,毕加索没有这个水平。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漫画是最难画的,因为既要画得像,又要把特点夸张画得搞笑。
    
    这幅画把39个名人,也就是大家都认识,只要有一点不象,就会被马上发现的人,完美组合在一个游行队伍中,简直绝了。
    
    发表在“首都大专院校红卫兵革命造反联络站(首都二司)”主办的小报《东方红》,在1967年2月22日出版的第21期上,最先刊出漫画《群丑图》。该漫画具名是“斗争彭、陆、罗、杨反**修正主义集团筹备处宣”。
    
    作者是著名历史学家翁独健之女,当时中央美术学院的学生翁如兰(1944 - 2012),当时只有23岁。可惜嫁给了美国人。
    
    
翁如兰 中国建国后水平最高的画家
(博讯 boxun.com)
180740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

   胡志伟文集
    
    林希翎(1935-2009),原名程海果,1935年生於上海。父親程逸品係東北流亡學生,母親林靜枝15歲隨兄長從浙江溫嶺到上海闖蕩,1931年加入共產主義青年團,由地下黨安排與程逸品結褵。抗戰爆發後,她隨父母移居溫嶺外婆家,父親在稅務局任職。1948年父親赴台,她隨母留居溫嶺,1949年考入溫嶺中學高中部。1950年參軍,在共軍第廿五軍任師部文工隊隊員,1953年韓戰結束,由部隊保送入中國人民大學法律系就學。
    她於1955年寫就《試論巴爾扎克和托爾斯泰的世界觀和創作》一文,投寄《文藝報》。文中不僅批評胡風的文藝觀點,還涉及當時中宣部文藝處處長林默涵以及因批評俞平伯《紅樓夢研究》備受毛澤東青睞而名噪一時的李希凡、藍翎等人的學術觀點。《文藝報》編者徵得林默涵同意,準備發表,同時轉達林默涵的意見,建議刪除其中涉及他們三人的部份內容。程海果對此雖無異議,卻當即決定從林默涵、李希凡、藍翎三人的姓名或筆名中各取一字,即以「林希翎」作為自己的筆名。顯而易見,其目的是給本文刻下一個印記,意在表明此文原本乃是針對這三位當時頗有影響的人物的論點而寫的。不久,蘇聯《共產黨人》編輯部發表「專論」〈關於文學藝術中的典型問題〉,批判林的文章犯了「庸俗社會學」和「教條主義」的錯誤,《文藝報》編輯部要她根據「專論」的權威觀點來修正自己的錯誤,她不服,又寫了一篇全面批判「專論」的文章,題為〈試論文學藝術的典型與黨性問題——與蘇聯共產黨人雜誌編輯部商榷〉。因此,1956年6月13日的《中國青年報》刊發題為《靈魂深處長著的膿瘡——記青年作家林希翎》的署名文章,並配發醜化其形象的漫畫。此,林希翎寫出《一個青年公民的控訴書》,發送新聞單位和有關領導,得到人民大學校長吳玉章和共青團中央書記胡耀邦的肯定與支持,被胡耀邦譽為「最勇敢最有才華的女青年」。其實當時也就有讀者投書《中國青年報》,為林希翎鳴不平。在胡耀邦、吳玉章關注下,《中國青年報》終於以編輯部名義公開檢討,稱所登文章失實,向林希翎道歉,承認錯誤。《中國青年報》還在頭版顯著位置刊登讀者來信《批評應該實事求是與人為善》,於是林希翎從此出名。
(2020/02/18 发表)



 缺乏家教 妄得虛名
    1957年開始「大鳴大放」時,林希翎是活躍人物,從5月23日至6月13日,在北大、人大演講6次,就民主、法制、胡風案等問題發表尖銳意見,她說:「我國的社會主義是封建的社會主義」,「僅僅是政治上的名詞……根本不是社會主義」。她說「中國共產黨在革命勝利後就鎮壓人民,採取愚民政策」,「黨團員成為特權階級。」「在去玉門的路上親眼看見工人罷工……,一個反革命份子也沒有,都是共產黨員、共青團員」。「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有90%高級幹部不同意」,要求「清洗黨內一大批混蛋」。她認為「我們現存制度是產生『三害』(按:官僚主義、宗派主義、教條主義)的直接原因」,「這樣的制度就會形成特權階級」。
    林在引用赫魯曉夫大反斯大林的秘密報告後說,「我國的肅反理論根據也是錯誤的」,「殺了七十七萬,冤枉的人有七十二萬,相當於一個小國家」,「南京肅反時,一夜即把逮捕證發給每個單位,一下子就逮捕了兩千多人,連禮堂都住滿了」。她明確提出:「要從制度上根本改變」,「要徹底改革政治制度」,「斯大林專橫殘暴,嚴重透頂,歷史皇朝無可比擬」;「阻礙社會發展,倒退了一個時代」。她聲稱「秘密報告材料是很真實的,給我很大啟發」。說「我們同志間關係不正常,『六親不認』,『冷若冰霜』」。她在6月1日全校大會上宣佈:「現在我主張公開赫魯曉夫同志的報告,……我這裡有一份,可以公開。」6月2日她貼出海報,要在6月3日晚上公佈。



  缺乏家教 妄得虛名
    1957年開始「大鳴大放」時,林希翎是活躍人物,從5月23日至6月13日,在北大、人大演講6次,就民主、法制、胡風案等問題發表尖銳意見,她說:「我國的社會主義是封建的社會主義」,「僅僅是政治上的名詞……根本不是社會主義」。她說「中國共產黨在革命勝利後就鎮壓人民,採取愚民政策」,「黨團員成為特權階級。」「在去玉門的路上親眼看見工人罷工……,一個反革命份子也沒有,都是共產黨員、共青團員」。「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有90%高級幹部不同意」,要求「清洗黨內一大批混蛋」。她認為「我們現存制度是產生『三害』(按:官僚主義、宗派主義、教條主義)的直接原因」,「這樣的制度就會形成特權階級」。
    林在引用赫魯曉夫大反斯大林的秘密報告後說,「我國的肅反理論根據也是錯誤的」,「殺了七十七萬,冤枉的人有七十二萬,相當於一個小國家」,「南京肅反時,一夜即把逮捕證發給每個單位,一下子就逮捕了兩千多人,連禮堂都住滿了」。她明確提出:「要從制度上根本改變」,「要徹底改革政治制度」,「斯大林專橫殘暴,嚴重透頂,歷史皇朝無可比擬」;「阻礙社會發展,倒退了一個時代」。她聲稱「秘密報告材料是很真實的,給我很大啟發」。說「我們同志間關係不正常,『六親不認』,『冷若冰霜』」。她在6月1日全校大會上宣佈:「現在我主張公開赫魯曉夫同志的報告,……我這裡有一份,可以公開。」6月2日她貼出海報,要在6月3日晚上公佈。
   


  僅在北京,因林希翎受牽連人數便多達170餘人,其中包括胡耀邦秘書曹志雄、吳玉章外孫藍其邦、謝覺哉秘書吉士林以及五十年代初期曾任葉劍英秘書、時任中共中央秘書室負責人因而先後三次接待過林希翎上訪並將她的意見整理上報的王文等等;在全國各地受其牽連者則不計其數。
    劉少奇抓她入獄 毛澤東下令釋放
    林希翎在北京草嵐子監獄第8年,上腳鐐手銬達半年之久;第11年,即1969年,林彪下了1號通令,她又被押送金華勞改農場繼續服刑。
    從1957年到1984年,她在獄中積累的悔過書、書面報告、媒體報導、審查結論,置於檔案櫃中有幾大捆,共重近百斤。
    1975年特赦釋放全部國民黨「戰犯」前,毛澤東提出摘掉章乃器的右派份子帽子。章的帽子摘了後,毛澤東又問還有個林希翎呢?因為有「偉大領袖」的親自過問,公安部很快就要為她摘帽子了,但她在服刑,於是立即釋放,安置工作。浙江省委得到公安部的通知,著即釋放「反革命犯」林希翎。1975年,鄧小平復出,任國務院副總理,林希翎到北京上訪,被警察押回金華。

 


    1979年3月,林希翎收到一封輾轉送達的北京來信。寫信人「王文」,自我介紹是原中辦工作人員,五十年代曾與林有過接觸。他要她及早到北京,重新提出申訴。於是,她不顧親人的反對,把老母親積蓄多年留著料理後事的一點錢「借」出來,買了一張硬座票,趕赴北京。
    她向再度復出的鄧小平上書伸冤,同年秋應邀出席第四次全國文藝工作者代表大會,一度應聘為人民文學出版社特約編輯。1980年中國新聞社針對國外「林希翎死於中共監獄」的謠言,拍了部《林希翎在北京》(由柳青導演)的新聞紀錄片,紀錄片拍了她和吳祖光等一些「改正人士」在一起遊玩、談笑,喜氣洋洋,和諧歡樂的情景。1979年右派覆查時,胡耀邦對林希翎的改正問題非常重視,曾先後做過三次批示。一次是1979年4月10日在林希翎的來信上批的:仲方(中宣部秘書長)、戴雲(中宣部辦公廳主任)同志,請你們哪一位約她談談,同這樣典型的人談談,很可能獲得許多新鮮知識,談時請代我向她致意,愉快向過去告別,勇敢地創造新的明天!第二次是1979年6月11日在《人民日報》的內參情況彙編上批的:看來似改正有利。第三次是1979年7月13日,在人民大學有關林希翎的一個反映材料上批的:居然沒有好好地接受教育,還那麼狂,多數同志不贊成,那就掛起來再看。她也幾十歲了,再過幾年頭髮都白了,老太太了,蹦
(2020/02/18 发表)



認賊作父 混入台灣搗亂
    此時林希翎找到了另一條出路。自1979年元旦葉劍英發表〈告臺灣同胞書〉之後,中共放寬出境管制,允許有港臺關係的人民出外從事統戰、誘降活動。程逸品自1948年赴台後一直杳無音訊,三年災荒時突然透過香港友人致函林靜枝,並陸續寄「外匯」接濟溫嶺的家用。他很想回鄉探親,但得知女兒是「大右派、反革命」後,一直不敢入境。1983年6月,林希翎打通關節,跨過羅湖橋,進入自由世界的前哨陣地香港,翌年她一家三代獲准定居香港。她在香港會見了來自臺灣的父親,也夤緣借居於父親的教友布道之教堂。程逸品在台大任職,見到女兒妄自尊大、鋒芒畢露,大失所望而歸。林在香港找不到職業,同居停主人發生齟齬,每天打十幾通長途電話不當回事,有人大校友讓他借宿,她竟蹲在馬桶蓋上拉屎,害得主人家清洗兩小時,最後不得不貼錢讓她住旅館;香港男女記者慕名上門採訪,她堅持要收「採訪費」,還說是「國際規例」。終於「林希翎熱」煙消雲散,左中右都對她敬謝不敏,在走投無路之下,她同丈夫辦了離婚,帶了兩個孩子去了法國。據中共中央統戰部幹部局專職處理林案的副局長胡治安2010年2月在香港發表的〈穿迷彩服的女人林希翎〉一文披露:林希翎去法國定居,是當時的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胡啟立批示同意的,按說林在法國舉目無親,根本不可能獲得移民簽證。然而,由於中共的特殊安排,她進入巴黎第七大學社會科學研究所任特約研究員。她的上司、漢學家畢仰高要求她寫一篇有關中國大陸十年文革的研究論文,但她熱衷於政治活動,始終未能交卷,終於被迫離職,此後倚靠法國政府的救濟金,維持一家四口的生活十九年之久。1985年,她向中華民國外交部駐巴黎代表處申請赴台探望重病的老父,她對那些年輕的外交人員說,1957年她當右派時,先總統 蔣公曾在廣播中稱讚她,情報局還出過一本《林希翎專集》,她保證不在台從事任何政治活動云云。於是,外交部行文國安局,擬以「著名反共作家」身份讓她來台省親。據當時的國安局局長汪敬煦先生八年後在國史館印行的《汪敬煦先生訪談錄》中透露,由於該案由負責大陸工作的第一處承辦,該處沒有辦過國內防諜業務,因此沒有做完整的參謀行為,即未協調警總、境管局、警政署、調查局以及中央黨部(當時正值選舉的敏感時刻),還誤以為她持法國護照,居然發了一本中華民國護照讓她入境。其父見她抵台,便匆匆避去美國「治病」,她住在弟弟家,雖然救總耗六十萬台幣派專員陪伴她旅遊全島,但她仍公開表示:「稱我為反共義士、反共作家,反共學人是對我人格的侮辱,莫此為甚」,還說「五十年代我批評共產黨時,我的出發點不是反共,恰恰相反……我希望共產黨能改正錯誤,把國家建成社會主義國家」,還給美洲民運組織《中國之春》王秉章、胡平寫信曰:「兒不嫌母醜,我們都是中華民族的兒女,任何時候都不可忘本,更不可傷害她!」她同黨外公證會掛上了鉤,對方斥資二萬台幣邀她作三場演講。她深夜在大街上發表演講,非但公然辱駡先總統 蔣公,甚至在大街上高呼:「臺灣人民團結起來,推翻國民黨反動派!」當時黨外異議份子為此雀躍不已,稱讚她「比黨外人士人還要黨外」,時值立委選舉前夕,經國先生震怒,下令讓她儘快離台。此時黨外魁首邀請她留在臺灣擔任黨外公證會顧問「同臺灣人民一起打拼」。汪局長知道林希翎貪婪打成性,遂請政大國關中心主任邵玉銘宴請林,並付八千美元委託她赴港採購有關匪情之書刊。林回香港後寄了幾百元港幣的書,正想再赴臺灣為黨外人士助選時,警總駐香港工作人員到她住處通知她:「你在香港開記者會,公然聲稱持有兩本護照,海峽兩岸都有,因你已曝光了,可不必再去臺北!」她當時暴跳如雷詈駡來人,心裡只是懊惱失去了11月16日開始為黨外助選的每場兩萬元演講費。為了這一行政失誤,國安局奉令調回駐巴黎組長,承辦業務的第一處處長退役,科長調職。
(2020/02/18 发表)



 據2006年1月18日她自巴黎電告胡治安:「我母親同國民黨鬥了一輩子,我去臺灣時她還囑咐我:不能同國民黨妥協!」她在臺灣時,不少人「開導」她說:海外有很多學人兩邊跑,兩邊討好,兩邊都當貴賓,他們來去自由。所以她一到臺灣便公開對救總人員說:「如果要我發表反共聲明,我寧願回大陸去坐牢……臺灣的生活比大陸好,許多地方毛病都差不多,在這裡聽你們唱反攻大陸等等反共八股,實在讓我討厭死了!這裡的新聞封鎖把我腦袋都憋死了!」據中國人民大學原教務主任楊佳民披露,林希翎在臺灣街頭的公開演講,中共都暗中派人(以記者身份)錄了像,中共公安部要員審閱後十分滿意。於是,她以「未改正右派」的身份,承擔了一般人難以執行的特別任務。
    她眼見人民大學的同學,不少在大陸位居顯要,便要求回國。當時的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說:回來幹什麼,就在法國吧!胡耀邦還對中共中央宣傳部秘書長王仲方說:如果林希翎改正了,你幫助給安排到社科院法學研究所去。她向中共全國政協下轄之一份月刊的記者要求向上面傳話,表示願意回北京當受薪的「全國政協委員」,對方啣命答覆她:「您在國外所起的作用比在國內大得多!」。
    1989年64屠殺後,她以「民運老奶奶」的身份混入了中國民聯等組織,流竄於歐、美、香港之間,所到之處,民運組織無不發生內訌惡鬥。圖窮匕現之後,她忽然宣佈退出所有的民運組織,頗有老鼠過街之態。難怪中共中央統戰部幹部局副局長胡治安稱讚她:在國內是右派,到國外成了左派。於是,在中共駐法使館安排下,她當上了「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顧問。
(2020/02/18 发表)



 在臺北大罵國民黨 只為換取政協委員俸祿
    1994年5月底,她由統戰部安排遊覽了北京、西安、蘭州。12月19日在山東教育學院發表演說,自詡:「這十一年來我在海外,名利方面是碌碌無為,我只是帶著兩個幼兒和老母在國外活下來了,既未出賣靈魂,也未出賣國格和人格,而是獨立自主地活下來了……」在全場雷鳴般的掌聲中,她似乎忘了自己一直是依靠法國政府的無業者社會福利金與殘廢金 (1990年在美國遇車禍受傷)過活。2002年9月29日朱鎔基總理訪法,她以「旅法華僑華人代表」身份晉見朱,並在《歐洲時報》發表祝詞,祝朱訪法成功。她見到1995年第2期北京《傳記文學》月刊贊她「愛國」時,大喜過望。2002年9月胡錦濤訪問法國,她爭到了赴大使館與胡握手的機會,使館人員對胡講:林希翎很有思想,也很愛國,胡錦濤對她說:「你會生活得越來越好的」。2004年,她到北京,要求會見中共中央統戰部長劉延東,劉指派幹部局副局長陳征然、胡治安在統戰部禮堂敘談,並設宴招待。林對官兒們說:「現在胡錦濤當總書記了,我寄望他能讓我生活得更好」,又訴說生活、看病有困難。幾天後,陳征然送去人民幣兩萬元慰問金,幫她解決住房、醫藥等急時之需。2006年1月18日,她致電胡治安,告知母親已於13日死於養老院,並說去年回國希望恢復「革命幹部」身份,將母親移居國內,不幸母親與小兒都死了,她把小兒的自殺歸咎於毫不相干的法輪功。
    1999年歐盟制裁塞爾維亞,支持科索沃自治,她的「黨性」徹底暴露無遺。她站在堅持共產主義的戰犯米諾什維奇一邊,支持塞爾維亞屠殺阿爾巴尼亞平民,還上街參加「反戰運動」,發表許多激烈言論,使庇護她的法國政府尷尬不已。世紀初,陳水扁當選中華民國總統,因感念林希翎當年曾支持過他們反對國民黨的群眾運動,特意邀請她出席總統就職典禮,她不失時機發表演說反對台獨,又與扁政府不歡而散。事實上她收受台獨人士的錢已不少了。
(2020/02/18 发表)



 2009年9月19日北京15時,她病逝於巴黎郊區聖卡米拉醫院,得年74歲。
    不久,中共駐法國大使館奉中共中央之命,向林希翎的遺屬致贈喪葬金五萬歐元,伸台幣二百多萬元,相當於中華民國政府特任官的喪葬待遇,這也是素來一錢如命的中共當局空前絕後之大手筆。毛澤東生前愛說「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當年中共把林希翎打成右派,關押十五年,還誅連親友170多人,是因為她想推翻共產黨;如今中共在異域厚葬林希翎,是為了酬謝她廿六年來在海外為中共衝鋒陷陣、瓦解海外民運卓有成效,而且以她為榜樣,招降猶在負隅頑抗的民運人士。
    林死後,中國大陸民運之父——魏京生的女秘書、九歲就考取中國科技大學的「神童」黃慈萍發表一篇短文〈林希翎和那一類的知識份子們〉,提出凡是有良知良能的人們都會產生的疑問:「已經到了自由世界的林希翎,為什麼會寫出那麼不誠實的文章,作出那種不誠實的事——她以及那一類的知識份子,當他們年輕天真時,響應黨的號召卻被黨媽媽狠狠地打了屁股,當了右派,耽誤了一生。可到現在,又何必在乎什麼摘帽呢?為了這個毫無意義的結果,甘願舉著牌子走上自由法國的大街去歡迎血色中國來的劊子手,還寫不誠實的文章、說違心的話褻瀆自己傾一生和青春換來的名聲與尊敬?」另一位著名的民運人士在部落格中寫出了答案:林希翎臨死前對友人懺悔說,她之所以去臺灣肆意糟蹋中國國民黨與先總統 蔣公,原本是為了取悅於中共,以便混個全國政協委員,領一份長俸頤養天年,不料共產黨不讓她回大陸定居,只是花些小錢讓她以「大右派」的盛名,在海外民運中做個為虎作倀的「鬼頭仔」(按:臥底間諜)。她臨死才清醒過來,但已來日無多。
    老報人陸鏗對林希翎的怪異舉止作了以下姑存忠厚的評論:「她的學養不足,無論中學、西學都有所欠缺」。她的好友,中共中央統戰部幹部局副局長胡治安對她的論定是:她對人對事總持批判態度,這就使人們對她有所畏懼。
    從一個「大右派」淪落為「鬼頭仔」,首先要歸咎於她從小失去父愛、缺乏家教,不懂做人的基本準則——禮義廉恥,其次是由於吃狼奶太多——「無產階級專政」賜予她太多的毒汁,當然這同她不甘寂寞的個性也不無關係。」

 


    中共對她所作誄詞是:「熱愛祖國,熱愛人民,忠於自己的理想和信念百折不撓,要蕩滌一切污泥濁水……」然而,她死後留在人們腦海中的印象就是一灘污泥濁水,她公德卑鄙,私德也很糟糕:
    寡廉鮮恥 貪婪淫蕩
    全國政協常委千家駒說,八十年代他委託林希翎調解一件醜事,被騙了一百元錢(相當於當年一個大學畢業生兩個月的工資),老千怒駡林是「騙子、惡棍」。
(2020/02/19 发表)

 


上兩條同類新聞:
  • 新冠病毒你是谁/武汉疾控研究员曾被蝙蝠袭击/《推背图》对武汉肺炎之预测
  • 情人節的起源有多個說法/情人节的前世今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