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做爱的经济学分析(别不好意思看)/女人好色男人好性
發佈時間: 2/21/2020 11:20:30 PM 被閲覽數: 64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女人好色男人好性 (旧文新发)



作者:西方朔2  于 2020-2-22 贝壳村

 


国女研究》之--------女人好色 男人好性 (2016-01-27 15:12:37)下一个

女人好色男人好性

      常听女人们骂一些色眯眯看他们的男人色鬼。却很少听到女人被男人骂着色鬼。其实好色何止男人。所谓食色性也,又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好色不是男人的专利,女人一样好色,而且女人好起色来胜过男人万倍。女人的好色,会好的男人惊心动魄。

      那些能力智慧过男人的诸如慈禧,武皇帝等的好色就不用说了。她们大权在握,怎样放纵肉欲怎样去好色,都不足为奇,就像武二郎打死老虎,人家有那能耐。而普通布衣良家好色行为假如也如女皇们。那感觉就像武大打死只狼一样格外扎人眼震人睛。所以,一般寻常女人的好色,不如女皇或男人们好的那么明显那么张扬罢了。加上几千年来被男人们定的女德妇道规矩约束,虽然这些规矩的约束力在今天已经很微弱,但那些规矩像一把无形的伞,依然给今天的国女遮着阴。她们在这模糊的昏暗的阴影里荡漾着淫心,馋慕着男色,行着今天的行为,却不用背她们今天的行为的恶名。她们就像像暗夜里的神偷,偷享着男色,又不担什么风险。即便群女绑架男人强奸男人的新闻时有发生,女人对男人性骚扰已不属稀罕事也没用。因此,女人好色依然被认为是新鲜事。实乃大谬。     

      男人好色实际上好的很简单很肤浅很集中。多还停留在性欲的层面。无非好的是,女人的年轻美貌---白皙的肌肤,漂亮的脸蛋。挺挺的大乳房(大量的国男审美水平超不出脸和那三个点)。而女人的好色那可就了不得,从男人的外貌---高矮胖瘦,头部脸型,有没胡子胸毛,肌肉,等全身的表面开始,再往里往深了一步一步考察: 性格是粗狂还是温和,是果敢英武还是懦弱窝囊,还是粗中有细能静能动。是幽默情趣情商高,还是呆瓜木头缺心眼不懂风月。诸如此类。等观察的研究的探讨的差不多了。就会如高频雷达,24小时全天候锁定。女人的好色,是好在骨髓里的,男人和女人比好色,简直不在一个数量级。参阅本人国女研究系列之——《女人的命门女人的殇》。

     女人的好色远超男人,这从她们的超级爱打扮就看得出,女人的打扮一大半是要引起男人的注意,尤其是引起有“色”的男人的注意;一少半是和同类之间比,为什么要和同类比。因为在博男人注意力方面,每个同类都是她的竞争对手。她要通过比较来知彼知己,知道自己的引色的魅力指数排在那个档位。从而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方法和手段去好。

    一旦遇到色,或确定是她认为的“好”色。她就会尽力投入。{当然是社会规范和她自己的“情况允许下}


    我擦!还排上队了好色。看这姿势,不管那美女是什么恋,小土豆鸡动是肯定滴。谁不鸡动谁阳痿。加国的财运都被小土豆的桃花运给冲跑了。
     

   所以,古往今来,为情或“色”伤,为情或“色”死,或为情色让别人死的多是女人。此所谓最毒莫过妇人心是也。这个最毒,基本都和女人的情色矛盾激化相关。水浒传里的潘金莲,杨雄那位和和尚勾搭的老婆就是典型。这些只是好色好到极端,到不要命的女色鬼级别的例子。一般所谓良家,淑女一样好色,只是没胆量如女色鬼般张扬不计后果。没胆量为色到不要命或要人命的地步,她们大多表现的比较含蓄。日常见色,会表现出不正常的行为举止。看见英俊男就手足无措,思维言语混乱,满目温情。说话言不由衷,态度莫名其妙。再严重点呢就和男人的行为有点相近了——言辞挑逗,死缠烂打,甚至劫色巫山。 

    米国前总统,小布施,长相贼眉鼠眼,干了八年世界领袖,不但没有绯闻,连女人们与他合照都不多见,同样干了八年世界领袖的克林顿,外表英俊潇洒,性格活波幽默加聪明机智。两位世界领袖的桃花运就天壤之别。无独有偶,加国前两任总理干的都不错,也极少见到被女人追捧,而这个小土豆一上台,走到哪都被女人包围。在下最讨厌看政治人物作秀,昨天去银行,排队无聊,抬眼看墙上的电视,又是他被围在女人堆里。在下恶心的居然骂出了声。这样的玩意儿,就算不被女色麻痹意志,经常陶醉在女人堆里,对一个国家总也不会是好事。

     我又想起马英九。老马在亚洲人里长相端庄大气,又有不粘锅的魅力加领袖光环。各位被冤枉了几千年的色鬼男人看过吗,还能想起来吗? 还记得马英九经常在大庭广众之下被那些老色婆生拉硬扯“找感觉”的画面吗。而马英九一直被很多台湾人评价为无能的银样镴枪头。我倒是真的怀疑,老马和加国的小土豆的无能是不是和他们英俊长相有关,说到底也就是和被女人好他们的色的影响有关。跑一下题:进一步联想,选攸关整个国家前途的领袖,是不是应该选个样子普通一点甚至丑一点的,少点生理上的搅扰,多点精力于政事?好像能干的人里,一般长相的人会多些。

    总之,女人的好色是脚踏实地的好,全方位的好,那色欲是发自内心深处,发自骨髓里的好。而男人的好色,和女人比简直是小儿科。男人的好色,说白一点是好性,是纯为荷尔蒙考虑,就是为那一会鸡动而好。鸡不动的话,也就没有好。这就是为啥女人对男人的色能好到马英九的年龄;而男人好的色,大多和女人的青春相关。青春短暂,所以男人好色的节奏也是短平快,也所以,再花心的男人出轨,也最多不过身体短暂的迁移,而且只随身带一方寸物。
也正因此、男人才会落得个见异思迁的千古骂名。女人的好色,如果好到思迁移,那可是全身心同步移动。是伤筋动骨活动,是弄不好家破子散还可能会死人的大迁徙。所以女人才是真正的色鬼。

   

 

西方朔

2016--1--27  北美




做爱的经济学分析(别不好意思看)

作者:8288  于 2020-2-14 --贝壳村


 

 

 康德认为婚姻的意义就在于“合法使用对方的性器官”。

如果身体的放纵算是背叛爱情, 那么思想上的放纵是不是就更严重?



A Thousand Kisses DeepLeonard Cohen - The Future / Ten New Songs




对我来说,性是一种珍贵的稀缺资源,当然,我指的是性生活,而不是性别,性别我自己也有一个,这是我快乐和烦恼的根源,用经济学的术语说,就是成本,这成本在有生之年能给我创造多大的价值和效益,或者赔个一毛不剩,变成呆坏帐和闲置资产,我心中还十分没底。



波斯纳(美国著名法学家、经济学家,法经济学开创人之一)说,性是人类理性的实现。这句话可以这么理解:如果我知道茱迪·福斯特染上了艾滋病,那么不管我多么仰慕她,也不会跟她上床,这事风险太大。这说明做爱本身就是一种经济行为,有需求,有供应,有风险,有收益,还要计算投入产出比,芝加哥学派代表人物贝克尔(美国著名经济学家,199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断定:上帝目光所及,皆可交易,那么毫无疑问,深藏床帷之后的性爱和农贸市场上的萝卜具有某种共性,这也符合波普艺术家们的价值观,1954年艾伦·金斯伯格接受记者采访,说世上并无尊卑,如果有 不平等,那也只是价格上的不平等我觉得既然谈到价格,那其实还是一种平等——钞票面前人人平等,比如香港的淫媒组织就曾经列过一张菜单,把演艺界的女明 星一网打尽,我心中的那些偶像,从清纯玉女到三级肉弹,谁值多少钱标得清清楚楚,如果我手上有一亿美元,那感觉就象走进了超市。






波斯纳说:性是人类理性的实现。
艾伦·金斯伯格说:世上并无尊卑,如果有 不平等,那也只是价格上的不平等



不考虑宗教信仰和道德的负面影响,那么一次单纯的、形而上的性爱就是一个契约,酒店里的桑拿小姐问先生要不要服务,可以视为一个要约邀请,至于老婆掐着老公的脖子发令:官人,我要!就明显是一个标准合同,不明白标准合同的朋友们可以这么理解:虽然你反对手机双向收费,也不满意中国电信的服务,但你还是要入他们的网。



合同订立后的性爱像一单混合了FOB和CIF特征的国际贸易,FOB的意思是船上交货,货物在越过船舷之前,发生任何毁损灭失、遗弃泄露都不能算是交易 成功,失败后的男人们一个个垂头丧气、额头冒汗,这充分说明做爱是一种高风险的活动,而“哪里有风险,哪里就有保险”,于是就有了杜蕾丝、拉士丁和杰士邦 这些品牌,根据弗里德曼的“假设不相关论题”,我们可以断定杜蕾丝和中国人寿作的是同样的生意,而第一个把避孕套叫做“保险套”的人堪称伟大,他要不是天 才,就一定是个经济学家。CIF术语指的是货主承担成本、保险费和运费,所以到药店里买避孕套的大多都是男性,交易过程中,出力最多、忙前忙后的大多也是 男性,货主嘛,规定要承担运费的。




如果探究到细节,性爱合同比其它合同更加完备:除了交货、验收,它还有交易后的信息反馈机制,电影《一声叹息》里,张国立问刘蓓:好不好?刘蓓娇喘一声:好死了。看得人心潮激荡。当然,这种反馈机制并不能保证信息的完全对称,上海有个美女写了一篇文章,大标题 就是:《伪装高潮也快乐》,这明显是在号召提供虚假信息,如果这种作法如果被会计师事务所学了去,必然会引发信用危机,严重打击投资者的信心。我在此要引 用的第二个案例是美林证券,这家世界闻名的证券公司因为提供虚假投资评估,2002年被罚了一亿美元,那笔钱如果给我,我就有能力去逛逛超市了。








对体制内的交易双方来说,性像一块永远嚼在口里的口香糖,它的好处是随时都东西让你咬,不至于空虚,不至于闲得牙疼;缺点是越嚼越无味,到最后就成了一 种纯粹的习惯。“七年之痒”的说法,不仅说明消费者对单一产品、无差别服务的厌倦,也证明了性资源使用中的边际效用递减:最开始拉拉手精神抖擞,亲一下浑 身颤抖,但后来拉得越多、亲得越多,这事就越没有吸引力,美国一个无聊的民间调查机构统计了三百多对夫妻的睡姿,最后得出结论:婚龄半年以内的夫妻,大多 是面对面搂抱着睡,婚龄超过2年的,几乎百分百是背对背睡。这些姿势和体位,我们可以看作是人性化的市场需求信息。还有一位专攻下三路的诗人说,他在婚姻 中唯一获得的“体制性的阳痿”,看来他需要到消费者协会去投诉。




康德认为婚姻的意义就在于“合法使用对方的性器官”,薛兆丰说婚姻是“终生批 发的期货合同”,这些都说明婚姻是一个规模经济,规模经济与单干户相比,优势主要在于两点:一是成本小,没结婚的两个人需要两张床,结了婚就只需要一张;二是可比价格低,香港报纸上有很多色情广告,广告卖点多是皮肤、身材,或者武功,从来没见过有小姐宣称自己价格低,“跳楼价、大出血、拆迁甩卖”什么的, 因为她们知道自己在这方面没有优势——老婆是不用花钱的,所以只好在差别化服务上做文章。




性市场大概是唯一一个供应不足的买方市场,一方面, 小姐们纷纷抱怨“生意越来越难做”,另一方面,体制内外的男人们都在进行着DIY,这情形有点像我们经历过的“以计划经济为主,市场经济为辅”。我表哥那 时候曾因为“投机倒把”坐了几年牢,出来后赚了一点钱,据说养了好几个二奶,然后我表嫂就开始留指甲,时常偷袭他。这两种审判说明投机倒把始终是一种背德 恶行,而走私更加不可饶恕。但根据我表哥的供述,他也确实值得原谅,我表嫂出身名门,教养过人,对做爱有近乎苛刻的要求:要洗澡,要关灯,要遵循法定程 序,要正面交流,决不可暗度陈仓,等等。这大大提高了他们之间的交易成本,用经济学的术语讲,就是高关税壁垒,我表哥不懂经济学,他用最朴素的话表达他的 意见:真他妈没意思。其实他讲的是一个利润问题。




张五常在中山大学演讲时,说交易成本越高,人就越穷,交易成本降低一点点,人民生活就会快乐 很多。这话简直就是我说的。法国人心中的完美妻子是“客厅里的贵妇、卧室里的荡妇、起居室里的仆妇”,这其实也是在响应张先生的理论:降低交易成本。我表 嫂因为她长期供应的质次价高的性产品,终于在1999年被我表哥取消了交易资格,他们离婚了。这对一直持币待购的投资者,我,是一个沉重打击,从那以后我 见人就说我是一个独身主义者。




前些日子各地都有“换妻俱乐部”的报道,我这个人有点趣味低下,遇到这样的新闻,总要反来复去地看。《圣 经》上说“亲近邻舍之妻的,不免受罚”,所以搞换妻俱乐部的这些家伙,最后全都被捉将官里去,打板子,捱班房,我是一个独身主义者,没资格参与这种非法活 动,见了总不免有点幸灾乐祸。




换妻这事可以算是一种等价交换,稍具经济学常识的人都知道,交换是一种增值行为,农民拿粮换布,是因为他织布要 比种粮食花更多的时间,这种交易让他节约了时间。由于没有人想作亏本买卖,所以换妻肯定也是一种增值行为,前面说过了,夫妻之间有个“性的边际效用递减” 问题,“李杜诗篇万口传,至今已觉不新鲜,”而换妻则可以解决生产中的设备老化问题,以自己的不新鲜换别人的新鲜,使效用大大提高。萨缪尔森有个幸福公 式:幸福=效用/欲望,在欲望不变的情况下,效用越高,就越幸福。所以换妻事实上是一件幸福的事,但这结论显然不符合上帝的旨意。




经济学中有个名词叫“帕累托优化”,是指在资源分配中,不损害他人福利而进一步改善自己的福利,1980年华罗庚数学竞赛有这样一道题目:大家排队取水,桶各有 大小,怎样排列才能保证总体效率最高?答案很明显:小桶在前,大桶在后。但这损害了大桶者的利益,所以它是一个伪帕累托。阿瑟·奥肯1975年的“漏桶试 验”,损害富人的利益来帮助穷人,是另一个著名的伪帕累托。照我看世间真正的帕累托优化不多,而换妻就是一个。它没有损害任何人的利益——大家自愿,换过 后也不影响使用,但每个人得到的效用都大大提高,当然这里必须排除性病传染的因素。




几单位的性资源换一辆保时捷,可能大多数人都觉得不值, 也付不起,香港某位著名女星还换了一套几千万的豪宅呢,你怎么说。不过这也正常,交换总会有价格问题,电影《不道德的交易中》,黛咪摩尔的老公拿她换了一 百万美元,事后十分痛苦,觉得这生意不划算,如果他换来的不是一堆钱,而是别人的老婆,想来就会好过一些。






换妻应该算是男人的恶行,网上有些 女网友评论,说这样的男人真恶心,拿老婆当玩物。这话看似偏激,实则非常接近真理——性其实就是种物权。物权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排他性,你买了一只锅,这 只锅就只属于你自己,别人不能轻易碰。性也是这样,尽管老婆大多时候都闲着,但谁也不会让别人轻易使用,也许变态会这么干,但我从没见过。再说说网上评论 的事,女网友评论完了,有个男网友在后面骂,骂得十分提神:三八,你们怎么不说那些当老婆的,她们不也在换夫吗?




当然,换妻这事最终是个道德 问题。经济学要不要兼顾道德,这事经济学家们也一直在吵个不停。但道德这东西谁能说得清呢,除了上帝。宗教主义者认为上帝是人类最终的理性,这话可以跟波 茨纳那句“性是人类理性的实现”联系起来理解。《圣经》里是这么说的:“艳丽是虚假的,美容是虚浮的,惟敬畏耶和华的妇女值得称赞。”这话有点费解,如果 我有个老婆,让她怕耶和华我没意见,但非要她敬他爱他,我就觉得他是在占我便宜,单方面的我不干,要就换妻。




按古龙的说法,性产业是最古老 的职业,“堪为百代祖师”,那时候没有钞票,人们拿贝壳换粮换米,我怀疑有些人收藏贝壳就是想回到原始社会。根据伪学者慕容雪村的考证,“性”这东西可以 算是另一种贝壳,每一单位的性资源换多少张狍子皮,换几捧高粱米,大概早有定数。即使到了现代社会,性依然是万能结算工具,可以换彩电,换房子,换工作, 换城镇户口,有个美女还拿它换了一个法官当。所以英国前首相狄斯赖利说“货币是唯一比爱情更让人发狂的东西”,这里的“货币”如果不是指性资源,我就觉得 不大好理解。




站在动物的立场,人类的性压抑、性苦闷实在是不可理解,93年春天我去北京动物园玩,看见一只老虎四脚乱跳,咆哮不止,据说是发 情使然。想想这些动物们也真可怜,一年只有那么一季,还不容易遇见合适的对象,茫茫林海,真爱何求啊。人类就不一样,一年到头都不闲着,自带设备搞生产, 方便又轻松,资源又丰富,没有稀缺性。经济学中的“稀缺性”指的是对需求而言,资源总是有限的、不足的。这种理论应该不适用于性资源,人类的性需求十分有 限,“百年三万日”,这数字大概可以算是人类的极限,即使威猛强悍如张伯伦,也有支撑不住的时候。与这有限的需求相比,人类拥有的性资源可以算是无穷无尽 的,50亿人口中有一半都是异性,如果我们也是老虎,肯定用不着四脚乱跳,咆哮不止。




一个开放的性市场需要制定交易规则,这是套用康芒斯的 话。为了避免性市场陷入萧条,政府应当以行政干预拉动需求,比如对性产业免税等等,这大概可以算是凯恩斯主义者的观点。不过在现阶段的中国,康芒斯和凯恩 斯们都无用武之地,性产业不合法,从业者只好在地下状态左躲右闪,偶尔生产,这显然不符合规模经济的要求。就像爱伦?坡的诗:被光明弃绝/向幽暗中寻找自 我。这诗是我查字典翻译的,不知道译得对不对,但2000年我曾见过一个被收容的姑娘,她这样对警察说:找不到工作,摆个摊你们又要没收,不干这个干什 么?那姑娘如果会用英文写诗,中国可能要多一位女文豪。








红灯区合法化的问题,在全世界都有争论,反对者认为性产业合法化会导致伦理危机,上帝 是这么说的,“妓女如深坑…她埋伏好像强盗,她使人多有奸诈。”上帝的比喻总是很形象。除此之外上帝还说了一句:“与妓女结交的,浪费钱财,”事实上有钱 不用才是恶行,因为那将导致经济危机,否则政府拼命拉动内需干什么。18世纪初,英国医生伯纳德?曼德维尔写过一首诗叫《蜜蜂的寓言》,说节约并非美德, 奢侈浪费才是致富之道,这诗对凯恩斯有莫大影响,但明显跟上帝过不去,所以被禁了好几百年。反对者的第二个理由是性病,认为红灯区合法化就是性病泛滥的前 兆,这话也有事实依据,比如泰国就有艾滋病泛滥的问题。




我个人倒是赞成合法化,但谁如果认为我这是为了自己嫖娼方便,我也无话可说。我的观点 是这样的:既然不可能禁绝,不如拿它来赚钱。一个阵地,政府不去占领,黑社会就必然去占领。钱在政府手里和在黑社会手里哪个更能为广大人民造福,这事不好 说,但逃税总不是美德。至于“伦理危机”,我看就是个幌子,陀斯妥耶夫斯基的小说《卡拉马佐夫兄弟》中,米蒂亚这样告诉阿辽沙:关于伦理学,我没法对你解 释清楚。根据我的个人经验,所有解释不清楚的东西都会成为幌子,比如雷公电母、狐仙和柳树精,乡村巫医们靠着这些发了老鼻子财了,但最大的一个幌子就是所 谓的伦理道德。再说说泰国的艾滋病,据我分析它不是红灯区合法化的问题,只是政府管理不当,如果不合法,可能传染得更厉害。众所周知,地下状态什么东西都 传播得快,比如小道消息、黄段子,还有SARS。




上世纪九十年代,荷兰鹿特丹曾打击过色情行业,结果政府税收锐减了几亿盾。据说太原也有这种情况,但身边的事不好说,我们还是说别人吧。




作为一名独身主义者,我坚决认为婚姻是个赔本买卖。首先它的机会成本太高,我们形容某人得不偿失,常说他“捡了芝麻,丢了西瓜”,那么结婚就是捡了一粒芝 麻,却丢了一个谷仓。投资理论讲“不能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而结婚显然是违背了投资理论,你把所有的蛋都放了进去,最后却未必就能孵出小鸡来, 弄不好连蛋都要打破。前些日子广东有个案例:有个人在外面包了个二奶,老婆发现后怒不可遏,一刀将他的作案工具割下来扔进了马桶,连生产设备都报废了,可 以算是鸡飞蛋打的典型。同例我们还可以参照美国歌星迈克尔?杰克逊,他现在一年要付给前妻300万美元,有一次差点就破了产。








说起婚姻的 实质,连我这个独身主义者都替你们难过。人类的性供应时间不长,20岁开张,60岁打烊,也就40年左右的时间,听说有人七十多岁还能搞批发,我觉得那肯 定是部长以上级干部,全靠补药顶着,要不然就是super猛男。40年是14000天,按三天一次计,人一辈子能消费的性资源不过4600单位。如果不生 孩子,也不谈爱情,那么结婚其实就是为了这4600次。“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细细分析起来这事其实并不怎么浪漫,白首偕老,终 生相伴,不过是4600次活塞运动的另一种说法。为了使问题更好理解,我们对结婚的成本进行实证分析:




一、结婚的直接成本北京人结婚 时,前来道贺的小伙子会这么唱:“结婚了吧,傻冒了吧,一个人挣钱两个人花……”可见结婚要付出50%的收入,即使离婚也要按这个标准来分割共同财产。根 据莫迪利阿尼的生命周期假说,消费取决于人一生的收入,我们假设一个人月收入1000元,工作40年的总收入是48万。48万一半自己用,一半拿来跟老婆 换那4600次,平均每次也就是52块多。在这个问题上富人比穷人吃亏更大一些,如果月收入一万,那么性交的单价就是500多,据说莫斯科四星级酒店里就 是这个价格,所以富人容易包二奶,因为每多包一个,他的成本就会降低一倍,由此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决定夫妻关系并不是所谓的道德伦理,而是供需关系。如果你不巧是比尔?盖茨,那就太惊人了,按上述计算方式,你跟老婆亲热一次的价格是1100万美元,这钱如果买成猪肉,可以买16,000,000斤。




二、 结婚的间接成本。胡塞尔说真正的自由主义是不结婚的,这说明结婚要损失自由,裴多菲有诗道:为了自由,生命也可抛,爱情也可抛,可见自由是无价的,除了这 无价的自由,你还必须在婚姻生活中花费大量的个人时间,比如陪老婆逛街,或者陪老公打麻将,这时间也是金钱;有人婚后感情不好,喜欢跟老婆吵架,说不定还 要发生武斗,但不管是打坏了老婆还是被老婆打坏了,都要付出修理成本;如果被抓伤了脸,还要编谎话请假,产生误工成本;如果老婆一气之下回了娘家,你可能 要磨破几双皮鞋,经济学中把这种成本叫做“皮鞋成本”。








这么说来,婚姻就是一个大竹杠。批发本来应该比零售便宜,我们都知道商业采购的原理是“批量越大,成本越低”,现在可好,你一下子全包了,结果还被人狠狠敲了一竹杠。




当然,婚姻还有其他的价值,比如社科院的一个博士就说婚姻是人类繁衍的工具。我不大赞同这种说法,据我所知,人类繁衍靠的是性器官,而不是靠结婚证书。否则 你去领个结婚证,再回家把那什么割了,看看能不能生出孩子来。要是生得出来,我情愿输你一本《葵花宝典》。照我看,婚姻不仅不能保证繁衍,反而大大有害于 人类繁衍,我们都知道杂交水稻好,不仅长得壮,产量也高,五八年的时候据说一亩地能打几十万斤。而结婚即使有一千种好处,也掩盖不了这个致命的缺点:在婚 姻的稻田里,你永远没法培育杂交品种。




在自由放任的经济理论之前,经济学的一个重要任务是怎样增加生产,避免出现饥荒。我们都知道,饥荒是生活基本资料,尤其是粮食的供应不足引起的,三年困难时期,因为高估产、高征收,再加上大办人民公社的过度浪费,弄得老百姓连饭都吃不上,活活饿死了几千万人。




性爱市场也会产生供应不足的问题,对男性来说,女方不断提升的性技术、不断扩大的性需求真是个灾难。据说有个丈夫天天在汤里放安眠药,让老婆一吃完就呼呼大睡,不去想性供应和性需求的事,这法子可能有效,但实在是有点缺德:你万一把人家吃傻了怎么办?








供应不足如果严重了就会发生饥荒,有饥荒就会有逃荒者,这事就叫红杏出墙。平常人们对逃荒者总是很同情,除了安徽凤阳在1961打击过要饭的,说他们影响了 社会主义的大好形象,捉进去吊起来打,此外还真没见过这么没人性的。但对性爱逃荒者,人们却一直都很鄙视,说她们淫荡、道德沦丧、不守妇道,它的代表人物 就是潘金莲,人家不过就是在饥荒时吃了几口别人家的饭,就被道德学家们骂了一千多年,骂得人人自危,连慕容雪村这么大胆的人都有点害怕。这事跟国企改革差 不多,说到底还是一个产权不清的问题:潘金莲有没有权利按照供需状况分配她的性资源?或者说,究竟谁是潘金莲性工厂的真正所有者?是她自己,还是武大郎?按照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的原则,武大郎最多只有经营权,但你们非要连所有权都夺去,我觉得这中间一定有什么猫腻,建议清河县反贪局介入调查。




我在企业里管过采购工作,一般情况下我都会选一家固定的供应商,定点采购的好处就是成本低、供应及时。但如果这家供应商供不上货,那我就要多找两家,这和潘 金莲做的没什么区别,也没见谁说我淫荡或者道德沦丧。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有点同情潘金莲,她和我一样都是优秀的采购员,关注采购质量,寻求足量、及时的供 应,但我又加薪又升职,过得滋滋润润,潘采购却被公安局长武松一刀砍了,其间的迹遇,真是令人不胜嘘嘘。




前面说过了,经济学有时要研究如 何增加生产,在这个问题上,经济学家和管理学家们有很多理论,比如提高劳动生产率,延长作业时间,还有费亨氏理论、德罗定律什么的,金正日将军提出还要有 艰苦奋斗的精神,但我认为最重要的还是科学技术,所以西门庆买了两个银托子,所以印度神油和龟鳖丸才会那么畅销,社会学家说性药泛滥是社会道德沦丧的标 志,我觉得这事跟道德关系不大,我们卖春药只不过是为了避免饥荒,而众所周知,搞出饥荒可实在算不上什么道德高尚。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但说也奇怪,性工业应用科技不是为了提高生产效率,反而是为了降低生产效率。说起“效率”这个词人人都明白,就是用最少的时间做最多的事,比的是谁更快,而在性爱问题上,人们却总想用最长的时间做同一件事,比的是谁更慢。




经济活动会产生外部效应。关于“外部效应”,可以这么理解:比如办教育,除了能赚钱,还能提高国民素质,这“提高国民素质”就是一种外部效应,它是好的,所 以叫做正的外部效应;开化工厂要污染大气,这是坏的,就是负外部效应。工厂污染大气,这是政府要管的事,所以要对化工厂额外收税,这种税最早是英国经济学 家庇古提出来的,就以他的名字命名,叫做庇古税。




我们的主旨是谈性。性产业的负外部效应十分明显,前段时间澳大利亚有家妓院上市,我到他 们的网页上浏览了一下,发现满页都是黄色图片。我这个人虽然趣味低下,自制能力还是有的,所以看了也不会出什么事。换了是个没有自制能力的人,说不定就要 跑到大街上骚扰妇女,这事我看就该算到妓院头上。








除了诱发犯罪,性产业更严重的外部效应是伦理问题。伦理是人间正道,不管佛教、基督 教,还是伊斯兰教,都反对色情,如来讲不可邪淫,耶酥说不可亲近妓女,安拉更彻底,连妇女穿高鞋他都会不高兴。在这个问题上三位神仙站到了一起,旗帜鲜明 地反对色情事业,不过照我看也没妨碍了它的兴旺发达。




性产业悖德,主要是因为它的非法性、经营场所的隐秘性,以及它兜售的廉价的快感。我 们受过教育的人都知道,快感应当通过高尚的途径获得,比如阅读,观赏革命电影,或者扶老太太过马路什么的,要有集体主义的思想觉悟,独乐不如与众乐嘛。现 在你悄悄地躲起来,只顾着自己快活,全然不想亚非拉的受苦人民,这事即使不算卑鄙,至少也有悖于公有制的经济制度。根据司各特?埃里金纳的理解,肉体的快 感是人类独有的,肮脏也是人类独有的,与完美的上帝无关。所以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肉体的快感是肮脏的。由于性产业拿金钱换快感的经营方式,而金钱是亵 渎灵魂的东西,这就不仅是肮脏了,简直可以说是罪恶。




我不是清教徒,没有代上帝宣旨的义务,所以上面这些话只是随便说说,当不得真。因为 性产业的严重的负外部效应,各国政府都制订了措施,限制它的经营规模,另外还要额外征税,我们前面说过了,这税叫做庇古税。有的地方采取的是征收管理费的 方式,这管理费也可以算是庇古税。我有个朋友特别没文化,有一次我跟他谈起这个税,他一本正经地回答说:这税好,这税好,卖屁股嘛,当然要收屁股税。仔细 想想,这话可能比任何经济理论都接近真理。




“做爱”是个动宾词组。根据我的观察,男性和女性对这个词的理解不大一样,男性偏重于那个动词,女性偏重于后面的名词。由此引发的逻辑是:如果“作”是重要的,那么跟谁“作”就可以忽略;反过来,如果“爱”是重要的,那么显然只能跟固定的对象“作”。




这个问题涉及到我们对“性解放”的理解。一谈性解放,很多人都要皱眉,说那是资本主义社会腐朽堕落的象征,这明显是把“性解放”跟“性泛滥”混淆了。事实上 性解放是一个挺不错的事,第一是消除性别歧视,第二是把人从宗教的禁锢中解脱出来,让性真正成为取悦身体的工具。这两件事哪件都不坏。有个保守主义学者反 对这第二条,说性应该与婚姻有关,是人类自我繁衍的工具云云,我觉得这其实是在把人当骡子看。如果只为了生孩子才交配,那么人跟牲口有什么区别。




另外现在也计划生育了,活好几十年,只准来那么一次,未免太不人道。所以说这人应当被送到维多利亚时期去,众所周知,那时候连鸡胸脯都不准说,叫做白肉。丘吉尔就犯过这个错误,被一位夫人斥责,后来他给这位夫人送了一朵兰花,说如果你将它别在你的“白肉”上,将是我莫大的荣耀。







再说说“做爱”这个 词,如果光“做”不“爱”,那么它有一个大概的价格。这个我们前面讲过了,从几十元到几分之一辆保时捷,不同类型的的产品有不同的价格策略。“爱”字就要 复杂一些,有人说它是无价的,有人说它其实也很便宜,根据贝克尔的观点,万物皆可交易,既然什么都可以交易,那么就没有无价的东西。但究竟爱情值多少钱, 一句话两句话也说不清楚,我们还是要进行实证分析。




在实际调查中,我拿这个问题问过6个人:假设你很爱你老公,给你多少钱,你会背叛他一 次?这背叛当然是指身体上的背叛。从100万开始,所有人都点头;到50万,有一个人表示不行,这说明她爱她老公大于爱50万,但小于爱100万,我们取 中间值:75万;到20万,又一个人表示不行,那么她的爱情大约值35万;再往下问,在10万元价位上有两个人退出,我们算作是两个15万;等到了5万 元,最后的两个也无法接受,根据上述计算方法,是两个7万5。




这六位女性的爱情总值是155万,平均价格是26万不到。她们都是白领,月 收入在3000到8000元之间,我们也取中间值:5500,那么26万相当于47个月的收入。稍具经济学常识的人都明白,上面提到的价格不是纯粹的零售 价,而是一种机会成本,也就是说,为了获得这26万,她们必须抛弃些别的什么,要承担风险,如果被老公发现了,不仅要失去老公的爱情,还要失去老公能给她 的那一部分钱,如果这钱大于26万,那么此人的爱情很可能就是个负值。用经济学的术语讲,叫做负价格;用商业术语讲,叫做无偿赠送;用我们的俗话说,这就 叫倒贴。一钱不值。




我是在深圳进行上述调查的,深圳物价指数之高,是谁都知道的事实。如果换在别的城市,这价格很可能还要打折。我们甚至 可以根据全国的物价水平,列出一张爱情价格表,沿海富庶地区的爱情贵一些,内陆穷一点的省份就便宜一些。所以内地的漂亮姑娘都爱找沿海的男人,用经济学的 术语讲,这就叫做要素禀赋。




这种统计肯定不够严谨,但可以说明一个基本事实:爱情是有价的。另外,爱情肯定与一个人的收入水平有关,收入越低,爱情就越便宜,只有亿万富婆的爱情才可能价值连城。这里也有一个问题,我们都知道,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是个双务合同,光剃头挑子一头热还不行。即使 一个人的爱情价值连城,如果她老公拿着不当一回事,那买卖还是做不成。这道理就像两口子卖车,女的说给我多少钱都不卖,男的说一块钱您就拿走,你说这车它 值多少钱?




这种结果很难让人接受。在我们的观点里,爱情是无比美好的东西,它甚至是我们俗世生活的信仰,怎么可以像萝卜白菜一样,摆在柜台上任人挑拣?怎么可以用钱来衡量,有钱人拿贵的,而我们穷人,就只配拥有那些一钱不值的烂货?它应当超越金钱啊。




这里有一个关键问题:身体的偶尔出格是否就等于背叛爱情?如果不是,那么我们上面的分析就不能成立,那个26万就不是爱情的价格,而是婚外性行为的价格。如果坚持认为两者是一回事,那么毫无疑问,你的爱情即使超越了26万,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谁还没见过钱啊。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如果身体的放纵算是背叛爱情, 那么思想上的放纵是不是就更严重?我在四川的时候学会了一个词,叫打望,打望就是在街头观看美女的意思,我承认我在打望时有过非份之想,按照我们上面的分 析,这就叫做亵渎爱情。打望这事不大好管,除非你每次上街都戴个眼罩。话说回来,如果连打望的权利都取消了,那还真不如直接给我一刀。








翁倩玉唱道:爱是love,爱是amour,爱是人类最美丽的语言,爱是正大无私的奉献。要我看,如果正大的爱情真是那么美,那一定跟性无关,不会因为偶尔的放纵就收回去。否则那就不是无私奉献,而是倒贴。





评论 (11 个评论)
8 回复 ryu 2020-2-14 14:15
搞笑,不过,非常经典。
在PC上图没有显示。
1 回复 8288 2020-2-14 17:08
ryu: 搞笑,不过,非常经典。
在PC上图没有显示。
一部份图片有防盗连.故删除了
3 回复 fw5086 2020-2-14 17:24
我希望看过帖子的人都表一个态。
2 回复 8288 2020-2-14 17:41
fw5086: 我希望看过帖子的人都表一个态。
会心一笑就好
4 回复 Shelwen 2020-2-14 23:05
两个字, 精辟
3 回复 newman123 2020-2-14 23:40
非常精彩! 谢谢!
3 回复 NO_meansNO 2020-2-15 01:49
好文章,堪称《“性”价比换算方法指南》。
里面提到结婚成本问题,有趣。简单来说,一个斤斤计较的男人永远在体制之外,(体制内好处是“合法使用对方性器官”)。体制外是自由职业,无拘无束,又分两类,一种是财大气粗的采购员买手,挑三拣四快活过神仙,天天新鲜,夜夜新郎。另一种混得不好,穷困潦倒,属于自雇式小手工业,自己动手,宽衣足食。
2 回复 scripting 2020-2-15 03:39
合法不意味着合理,合理也未必合法。这是一个悖论!一个妓女和一个女教授同样靠出卖技能挣钱,妓女被社会蔑视,女教授却被社会认可,为什么?道德是最后衡量是非的准则,但是道德本身就是不公平的,因为道德是人为的。
3 回复 SAGFS 2020-2-15 10:37
===日本和美国等国都没有经过类似中国的长期至少数百年" 礼教文化", 而台湾文化虽然还带有此文化但已被日本开化了; 香港则被英国开化了 . 日本性文化很正常, 人性可以发挥到极致, 似乎还好于美国.中国比从前毛时代如今已开放很多,但性抑制仍旧严重尤其对妇女, 光跳广场舞没有男人感兴趣的反而惹人讨厌  ......
4 回复 SAGFS 2020-2-16 05:22
===中国民间文化其中一种, 作为单身男人,少去跟人家有丈夫的女人讨近乎,即使说上几句有关的话也会带来麻烦... ...除非女人会给该男人带来好处或升迁等利益关系... ...
2 回复 8288 2020-2-16 06:03
SAGFS: ===中国民间文化其中一种, 作为单身男人,少去跟人家有丈夫的女人讨近乎,即使说上几句有关的话也会带来麻烦... ...除非女人会给该男人带来好处或升迁等利益关系..
不是不可以.主要看你自己的度怎么拿捏

 


上兩條同類新聞:
  • 在美国这个州,将一夫多妻制在自愿的成年人当中去罪化
  • 专家发现性生活少的女性 绝经早? 这个研究扎心了(组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