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路透特別報告:中共應對新冠病毒和非洲豬瘟手法驚人相似/遇羅克遇難五十年
發佈時間: 3/7/2020 1:12:51 PM 被閲覽數: 13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遇羅克遇難五十年 今天還會出遇羅克嗎?


遇羅克1967年留影(Public Domain)



遇羅克1967年留影(Public Domain)

















五十年前的3月5日,因爲一篇《出身論》而遭整肅的遇羅克在文革中被處死。一些紀念他的文章今年在微信上並未刪除,但遇羅克的弟弟遇羅文說,中國官方似乎有意要人們遺忘追求平等與人權的遇羅克。中國人民該不該紀念他?如果遇羅克還在世,面對當前的中國環境,他又會如何發聲?



“毛主席萬歲!毛主席萬歲!”



1966年開始的文化大革命期間,手拿紅寶書、言必稱毛主席的紅衛兵們聲嘶力竭呐喊表忠誠。這場十年浩劫,至今給中國帶來的影響仍然深遠。



十年浩劫中,不是沒有人發聲反對,遇羅克就是著名的反對派代表人物。



“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是文革時期著名的口號,在遇羅克《出身論》一文中,這個口號則成了他批判的中共封建的血統論的典型。



遇羅克的《出身論》當年發表在《中學文革報》上後,一時洛陽紙貴,加印六萬份也全銷售一空,這也觸動了當局的敏感神經。



1968年1月,遇羅克被捕,1970年3月5日在一打三反運動時,年僅27歲的他,在北京工人體育場遭公開處死。



五十年過去,當時跟著哥哥辦報寫文章的遇羅文,後來到了美國。人到中年,依舊忙碌著要向中國人傳達哥哥的思想精神。他告訴自由亞洲電台,在這個遇羅克遇害的紀念日,他沒有特別的追思活動,而想念哥哥最好的方式就是不斷實踐他的精神。



“我更關心的是遇羅克的現象,和現實有什麽關系。(我哥)就是‘時發易短呼’,就是說,那怕經常發出很短的呼聲、就是時不時的(對時事)呼籲一下,也很不錯了,我就這麽做。”









平等與人權 遇羅克未竟的追求中國仍稀缺



遇羅克的精神是什麽?和當前中國國內現狀關系何在?遇羅文說著說著,又提到了中國在對抗新冠肺炎疫情下,最稀缺的仍是哥哥當年的追求。



遇羅文:“你看,國內幾十年,其實有很多挺勇敢的人,比如說,陳秋實啊!有好多呢!他們都甯可冒著自己生命危險,到現場去采訪,去把掩蓋的真相想辦法暴露出來。我覺得,這都很值得人敬佩。我相信,如果遇羅克還活著,他也會做這件事!我總結遇羅克所宣揚的精神,就兩個東西:一個是平等、一個是人權。中國在這兩方面,到現在仍存在嚴重問題。”



文革時講階級鬥爭,將人分三、六、九等。遇羅文指出,抗疫當前,中國人之間的不平等表現,就是有關系的、當官的染病,有得治、有病房住;人權則具體表現在武漢封城後,中國各地出現的文革式防疫現象、對武漢人的歧視以及人民生存權的保障滯後。



他說,今年在微信或自媒體上,追思遇羅克的帖子較去年多,不知是否和大疫當前、人民有所反思有關,但可以肯定的是,中國官方仍有意識地希望民衆忘記遇羅克其人其事。



遇羅文指出,北京宋莊本有一座紀念遇羅克的雕像,因爲這幾年每到3月5日有越來越多人獻花悼念,已經拆除,這也是他爲什麽要不斷透過各種方式,爲哥哥留下記錄。







曾經坐落在北京宋莊美術館內的遇羅克雕塑(公民記者“老虎廟”提供/記者丁小)


曾經坐落在北京宋莊美術館內的遇羅克雕塑(公民記者“老虎廟”提供/記者丁小)




中國金恩遇羅克後繼有人?金鍾:不可能



已在美國定居的香港《開放雜志》創刊總編輯金鍾,曾爲遇羅克做書寫序,他還將遇羅克比喻爲“中國的金恩博士”。金恩是指美國的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



金鍾告訴自由亞洲電台,中國的僵化體制愈發失衡,就更不可能有遇羅克的出現,而人們能做的是要守住底線。



金鍾:“(中國)今天就不可能出現遇羅克這樣的人,哪怕有遇羅克1%的精神,他都要把你扼殺掉、壓制下去,而繼承遇羅克的精神,向當前的很多黑暗不公的壓制暴行,提出抗議,比較困難,因爲,要付出代價,但是,底線應該是‘不要說假話’。”



金鍾還說,保持沈默,可以是一種無聲的抗議。他相信,留在中國國內的知識分子,這樣的人不在少數。



遇羅克遇難的3月5日,同時也是毛澤東訂定的全國紀念雷鋒的日子。在這個日子紀念的兩個人 ,一個是中共樹立的聽黨話的假典型,一個是中共打壓的敢講真話的反對派代表,頗爲耐人尋味。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鄭崇生華盛頓報道   責編:申铧   網編:洪偉



路透特別報告:中共應對新冠病毒和非洲豬瘟手法驚人相似


美國之音






資料照:北京天安門
資料照:北京天安門








在這次新冠病毒疫情爆發之初,中國官方對疫情反應遲鈍,封鎖消息,打壓泄露真相者,在危急時刻不能向公衆發出警示,導致疫情後來快速大面積擴散,給中國人民帶來了巨大的生命和經濟損失。


但是,路透社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其實,這一切只不過是2018年到2019年中國大陸發生的非洲豬瘟疫情過程的重演,中共在兩次重大疫情采取的做法驚人相似。


這次新冠病毒疫情初期的應對失誤,讓中國民衆在三個月不到的時間裏付出了3000多條生命的代價,大部分都集中在武漢和武漢所在湖北省。


而在2018年到2019年爆發的豬瘟疫情中,中國的生豬業遭到了滅頂之災,4.4億頭生豬存欄被消滅過半,全球生豬市場縮小了1/4,導致全球豬肉價格大幅度上漲,食品通脹上漲到8年來的最高水平。


路透社說,像這次新冠病毒襲擊中國之後又陸續攻陷世界許多國家一樣,兩年前發生那次豬瘟也突破了中國國界,蔓延到亞洲10個國家。


那次豬瘟疫情之所以得以迅速蔓延至全國,一個主要原因是中國疫情上報機制不暢通。


路透社引用常駐北京的獸醫專家韋恩·約翰森的話說,可靠信息的缺乏讓農民、行業和政府無法了解疫情擴散的方式和迅速擴散的原因,更無從制定有效的防控措施。約翰森管理著一家農業技術咨詢公司。


疫情上報機制失靈在兩次疫情之初表現的非常突出。


武漢最早發現新冠病毒是在2019年12月,地方官員和國家衛生系統官員出于各種原因都遲遲不願意向公衆發出警訊,喪失了早期防控的最佳時機。


對于及時發現疫情並向社會發出警示的眼科醫生李文亮等八人,公安部門對他們采取了封口措施,致使病毒在人們毫無警覺的情況得以廣泛傳播。


路透社說,中國農業部在回應路透社詢問的時候表示,在非洲豬瘟爆發的時候,農業部跟各地區就疫情發展進行了及時反複的溝通,並明確表示,對隱瞞和拖延疫情的行爲絕不容忍。


但是,路透社說,接受采訪的許多農民反映,他們的確向當地政府報告了疫情,但他們報告的情況從來沒有能夠轉送北京。


路透社說,從對農民和企業主管的采訪獲得的信息看,地方官員出于對上報疫情可能帶來的政治後果的恐懼而無視農民反映的情況,即便是在知道生豬大批死亡的消息後也不進行病毒測檢。




河南省一個養豬場在豬瘟後幸存的兩頭豬。(2020年1月13日)
河南省一個養豬場在豬瘟後幸存的兩頭豬。(2020年1月13日)

河南一位姓趙的農戶在接受路透社采訪的時候說,地方官員拒絕接受他反映的有關他的養豬場有很多豬死亡的說法。這個農民轉述這位官員的話說,


“我們這裏沒有一例非洲豬瘟病例,如果(你)報了,我們就有一例了。”


結果,病毒擴散,這位姓趙的農戶養的所有的豬都死了。


中國發現第一例非洲豬瘟病例是在2018年8月1日,地點是遼甯沈陽附近的一個農場。兩周後,在1000多公裏以外的黑龍江又出現了一例。那裏的肉類加工企業萬州國際在購買的生豬中發現了病豬。


獸醫專家約翰森說,中國政府又等了兩個星期才采取措施,停止了這個地區的豬肉出口。


路透社說,在豬瘟疫情爆發的頭四個月裏,北京幾乎每天通報豬瘟病例,而與此同時,病毒卻大行其道,從東北南下到華中地區,向西進入四川,而在2018年底進入廣東。


病毒傳播途徑是長途運輸,生豬把病毒從一個地方傳播到另一個地方。另外,病毒在車輛和工具上可以存活兩個星期,接觸者都有可能感染。


路透社說,中國在記錄疫情發展方面,工作做的非常粗糙,好幾個養豬大省,如河北、山東和河南,竟然沒有疫情記錄。


河南有六個養豬場告訴路透社,他們在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都上報過疫情,但負責官員從來沒有前來做過病毒測檢。


路透社的研究發現,地方政府不願意上報疫情跟國家制定的相關政策有關。


2015年頒布的豬瘟應對條例規定,凡是發現有病毒的養豬場以及該豬場周圍3公裏以內的所有豬場,所有生豬都必須殺掉。


規定的補償辦法是:每殺死一頭豬,補償800到1200元人民幣。其中40%至80%由國家支付,其余根據各地情況,由地方支付。


但實際上,很多農戶反映,他們從來都沒有收到規定的補償金。這個情況,路透社說,迫使很多農民都不願意在第一時間上報,而是等到病毒症狀明顯的時候才上報。這自然也就給病毒蔓延提供了充足的時間。


 

 


上兩條同類新聞:
  • 2020世界自由度評比!台灣93分 香港降至55分 中國12分
  • 张文宏:很难讲天气热了病毒就消失 SARS也跨季了(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