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精選了亞裏士多德的24句名言/那年的萬箭穿心,那年的曠世悲涼/冠状病毒政治危机和后疫情世界
發佈時間: 4/18/2020 10:35:43 PM 被閲覽數: 31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精選了亞裏士多德的24句名言,相信肯定有一個戳到你!




亞裏士多德




 

(公元前384年-公元前322年),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的學生、亞曆山大大帝的老師。他的著作包含許多學科,涉及物理學、形而上學、詩歌、戲劇、音樂、生物學、動物學、邏輯學或數學、政治學、以及倫理學。


和柏拉圖、蘇格拉底一起被譽爲西方哲學的三大奠基者。亞裏士多德的著作是西方哲學第一個廣泛成系統的集大成者,包含道德、美學、邏輯和科學、政治。公元前322年3月7日亞裏士多德因病去世。


2016年5月28日,亞裏士多德之墓在希臘北部的一座古城斯塔吉拉被發現。緬懷偉大哲人,先要從他偉大的思想開始,今天在此摘選了亞裏士多德的24個名句,一起來和大家分享,同時也算是紀念這位已故的哲人。







亞裏士多德名言名句:


1,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


2,幸福就是至善。


3,好感是友誼的先決條件,但不能把兩者混爲一談。


4,人生最終價值在于覺醒和思考的能力,而不只在于生存。


5,人類是天生的社會性動物,沒有人會願意孤立的活在這個世界,他的本性要求他,必須要與他人一起生活。


6,嚴肅的人模仿高尚的人的行動,輕浮的人則模仿卑劣的人的行動。


7,習慣能造就第二天性,好的習慣造就好的第二天性。


8,邪惡事件起因于邪惡。


9,人以爲我最聰明,但是我自己知道我依然是什麽都不知。


10,壞人因畏懼而服從,好人因愛而服從。


11,人們爲善的道路只有一條,但作惡的道路卻可以有許多條。


12,上帝所做的、勝過一切想象中的幸福行爲,莫過于純粹的思考,而人的行爲中最接近這種幸福的東西,也許是與思考最密切的活動。


13,事業是理念和實踐的生動統一。,


14,真正的美德不可沒有實用的智慧,而實用的智慧也不可沒有美德。


15,德可以分爲兩種:一種是智慧的德,另一種是行爲的德。前者是從學習中得來的,後者是從實踐中得來的。


16,沒有一個人能全面把握真理。


17,在科學上進步而道義上落後的人,不是前進,而是後退。


18,即使上帝也無法改變過去。


19,教育並不能改變人性,只能改良人性。


20,對于美德,我們僅止于認識是不夠的,我們還必須努力培養它,運用它,或是采取種種方法,以使我們成爲良善之人。


21,教育是廉價的國防,在順境中是裝飾品,在逆境中是避難所。


22,長期的無所事事最能使人衰竭和毀滅。


23,羽毛相同的鳥,自會聚在一起。


24,古往今來人們開始的探索,都應起源于對自然萬物的驚異或好奇。



作者:哲學詩畫
鏈接:https://www.jianshu.com/p/9b0edc0c0423
來源:簡書





那年的萬箭穿心,那年的曠世悲涼


 劉原 劉原 Today

那年的萬箭穿心,那年的曠世悲涼


 劉原 劉原 Today

多年以後,我會想起那個肅殺的殘冬,草木伏霜,殘陽滴血,逃亡路上的每一棵樹木,都像是扛著長槍的行刑隊。
好久沒寫公號了。前幾天有讀者質問我:年過六旬的方方即將寫下她的第60篇封城日記,不知原叔摟著老婆孩子過得可好。這話擊中了我。首先,我過得不好,時常失眠,在悲傷的夢境中醒來,其次,我並未忘記一個寫作者的良心,不會在這場巨大的災難面前裝瞎。
2020年1月20日,陰雨,我臨近中午才起床。本來這天我們是預備駕車從長沙回南甯的,但兔媽前一晚在單位的年會上喝高了,而我在10多個小時的車程中是需要她替換開車的,所以我說推遲一天才回吧。
因爲醉酒而耽誤行程並不是第一次。前幾年有位朋友從加州回南甯,我們就著豬大腸喝XO,大醉,翌日我醒來准備按計劃開車回長沙,發現已是下午。
但20號那天兔媽說她還行,我確認她不會在車上像害喜一樣亂吐,遂開車南歸。半路上我在服務區倒車時發現,左右停著的車,都是鄂A車牌。
我或許算是最早注意到武漢疫情的人之一,大概是去年12月初,第一條肺炎新聞發布之後,我幾乎每次看到武漢這類的新聞必轉,而且都在質疑。
我和一位前同事,時常在微信上交流對武漢疫情的觀點。我們不是先知,但都經曆過非典劫難的廣州歲月,我和他對這類的消息都有本能的敏感。
正是1月20號那天,跑在高速路上的我在微信裏看到,北京已經對武漢疫情作出了批示。我松了口氣,心想,這個蓋子終于揭開了。
那天深夜,我們在暴雨如注中回到南甯,在大排檔吃了老友粉和田螺。沒想到的是,從那夜到現在,我們再也沒在外面的館子吃過哪怕一碗粉。世道驟變。
回到南甯的翌日,我去藥店買口罩,得知全被搶購光了。
我當時的臉色,綠得像初春的禾苗。
有一天,我走了幾公裏,到所有的藥店去問,都說沒有。我兩手空空,疲憊地在南湖邊的石椅上發呆了很久。最懊悔的是,我最早注意到了疫情,也從海外公布的數據中研判出武漢已經處于爆發期,我不瞎也不盲,甚至後來還有老同事說我是朋友圈裏最早的吹哨人,可是,我怎麽居然忘了應該囤點口罩?

我悔得腸子都青了。但我是真沒想到武漢會嚴重到這個地步、物資會匮乏到這個地步。總以爲自己是快手,可以眼看形勢不對時再准備物資,其實你在10多億人當中,哪能搶到什麽?
母親重感冒了,聲音喑啞得說不出話,她擔心自己染上了病,堅持不出席我們和姑姑家幾年來例行的年夜飯,所幸後來證明是虛驚一場。幾十年來,我第一次不和自己的親娘一起吃除夕的團圓飯。大年三十下午,我和姑父在廚房裏忙活,他是廣西一家最著名的醫院裏的專家,我們邊做菜邊聊這次疫情,他淡淡地說:這種傳染病,對搞醫學的人來說是家常便飯,反正都逃不掉,只有他們上。
在南甯時聽說,我表妹的同學援鄂,我老友的妹夫援鄂。古時是湖廣填四川,如今是全國填湖廣。
我活了40多歲,這是最憂傷的一個春節。
兩個娃兒根本就不出門,他們惟一的娛樂,就是跟我上頂樓放沖天炮。城裏是禁煙花的,我們也許是全南甯惟一放炮的人。在無邊的黑暗裏,在死寂的城市裏,在望不見的冠狀病毒裏,我帶著兩個長沙崽,在南甯的夜空裏放著湖南産的焰火,假裝無憂無慮,假裝國泰民安。我抱著三歲的流氓猴一次次點煙火,他拍著肉乎乎的小手歡呼,絲毫不知人世的悲哀。
新聞裏的病例人數每天都在猛漲。據說武漢上空的二氧化硫濃度也在上漲。我每天都去藥店,站在門口遠遠地問一聲“有口罩賣嗎”,平素低眉順眼做促銷的店員把頭仰起來,傲慢而嫌惡地說:沒有。
8歲的流氓兔和3歲的流氓猴每天趴著陽台欄杆貪婪地看樓下的滑滑梯,但我不讓他們下去玩。我每天深夜都在看來自武漢的各種消息,有一晚,我看到李文亮醫生去世的消息,忽然鼻酸,眼睛濕了。他並不是大英雄,他只是低聲而急促地向自己的親友們吹著哨,提示一下風險,可是,這世間容不下他這點卑微的良心。
一個小人物竊竊私語說幾句真話,會被單位領導痛斥,會被派出所訓誡。如今成千上萬的人在李文亮那哭牆般的微博下每天留言,他們哭的何嘗只是一個早殇的醫生,他們哭的分明是這現世。
我小學二年級的時候,學過一篇課文,叫《獵人海力布》。海力布得到一塊寶石,令他能聽懂鳥語,但他不能泄露秘密,否則就會變成石頭。有一天他聽鳥兒遷徙時說即將山崩,于是趕緊勸村民逃難,村民不信,他被迫說出了秘密,自己變成了石頭。
瞞騙者侯,死谏者誅。
除夕那天,我手機裏收到了一篇文章,題目是湖北的一名記者呼籲立即換帥,當時我正翻飛著菜刀在做白切雞檸檬鴨香辣蝦,沒空看。閑下來時去看,已刪,我都不知道文章說的啥。後來才知道作者是我多年前的熟人張歐亞,他因爲這篇文章而被封口面壁。
你如果公開呼籲撤掉你所在城市的一把手,會有什麽後果?不知道,反正你家的水表會接受輪番的檢查。所以,張歐亞很生猛。他和我是同一代的體育記者,那代足記中出了許多膽兒巨肥的人,出了許多有勇氣的良心寫作者,因爲罵足協、罵國足成爲習慣,所以,他們覺得天底下沒什麽是不能罵的,就算,你是那誰,川普。
烏雲壓城,但我們終究決定回長沙。雖然長沙距離武漢僅300公裏,很凶險,但兔媽要複工,流氓兔隨時准備開學,還是得走。家人反複叮咛:如果長沙大爆發,就趕緊逃回廣西。我苦笑著想,倘若那天到來,我們這湘A的車早就在湘桂邊界被廣西赤衛隊攔住了,哪還能回來。
在暴雨中一路向北,路面死寂。除了加油,我們連服務區都不敢進。入夜時,經過衡山,沿途的村莊燃起清冷的焰火,我想起這是元宵之夜,整個春節都過完了,我才第一次感覺到年味。
然後,我帶著娃兒,在長沙家裏延續著漫長的自我幽禁。我迄今沒見任何一個朋友,沒赴任何一個飯局,出小區的次數不超過5次。趁著不用見人的這個機會,我甚至完成了一個多年的心願:剃了個光頭。活了46年,我終于第一次看到自己光頭的模樣。
但模樣佛系了,內心卻無法佛系。每天深夜在微信上看到無數的消息,我心如刀割,憤懑而無力。
武漢發生了什麽?武漢人自己並不願說。除夕那天,家裏給武漢的一位9旬親戚打了電話,她什麽都不願說,不願提,想是有無限慘痛。我朋友圈裏的武漢朋友,從不訴說自己的遭遇,從不哭慘,甚至很少發朋友圈。而我從潮水般的信息中,知道他們的困厄和絕境,但他們就是這麽硬氣,不需要任何憐憫和同情。換了別的城市遭受這種天塌大災,市民早就崩潰了。
在網上聽到一首不知名字的歌,特別喜歡。聽了幾十次。一位我很喜歡的女演員,用獨特的唱腔演繹了刻骨的淒涼。像素衣的女吊飄蕩在曠野的墳場,咿咿呀呀地泣訴著百年家國。每一次聽,都五雷轟頂。
特別喜歡裏邊的詞,她寫的歌詞,連許多著名的詞人都寫不出來——
那年的呱呱墜地啊
那年的老無所依
那年的滿心憤恨
那年的生死轉機

那年的的萬人空巷啊
那年的小心喘息
那年的鐵欄罩住傲慢人
那年的生靈哭晚清
一遍遍的悲從心來。
這次大災能讓我們記住什麽?
我們會記住颟顸冷血的官僚和專家,他們在疫情已經爆發時辦萬人宴,他們告訴大家疫情可防可控人不傳人,他們訓誡吹哨的8個醫生,他們假手紅會打壓報複同濟協和中心醫院讓醫護人員連口罩都領不到,他們把山東無償捐助的蔬菜賣到了超市,他們用垃圾車和靈車給隔離的市民送生活物質,即使在災後,他們公布的數據依然被公衆一次次地質疑。
我們會記得在這個冬天死去的人。有個重症患者,治愈後出院,才知道家人全都已經去世,他不願活了,吊死在高樓頂上。我看過視頻,他懸在空中,像一棵輕飄飄的蘆葦。昨天武漢市民排著長隊領骨灰盒,而他們並不是最悲慘的,最慘的是,那些無人領取的骨灰盒,這意味著整個家庭的覆滅。絕戶,滅門,這些久違的詞語,一次次在我們眼前浮起。
我們會記住那些孤兒。一個七八歲的男童在社區工作人員指引下茫然地獨自去領父母的骨灰,一個襁褓中的湖北男嬰被無力糊口自身難保的父母遺棄在汕頭一家醫院裏,而32個0到17歲的孩子被集中安置在一個隔離點,他們的所有直系監護人——包括父輩和祖輩,全都去世,他們也許還不會說話,就已永遠喊不出爸爸媽媽爺爺奶奶外公外婆這些詞,他們今生只能提著小小的燈籠行走在長夜般的人世,無人理會,無人憐愛。
我們會記住出生入死的醫護人員,戰戰兢兢吹哨的李文亮醫生,“早知道這樣,老子到處去說”的艾芬醫生,千裏援鄂卻在曙光前夕在荊州被醉漢駕車撞死的王爍醫生,以及,來自南甯橫縣貧困家庭的援鄂護士梁小霞,據說突然昏厥的她還在死亡線邊緣,祈禱奇迹出現,祈禱她還能回到北回歸線以南,重新見到邕江上的霞光。
我們會記住方方,以及和她一樣努力爲蒼生發聲的人,硬骨頭的武漢人,硬骨頭的中國人,從未死絕。我很清楚方方爲這60篇日記所付出的代價,遠不止于花甲之年的她每天用皲裂的手指忍著疼痛敲打鍵盤,她承受的還有無數的攻擊和打壓,謝謝這位大姐,謝謝不斷封號不斷轉載她日記的湘妹子“二湘”,謝謝隱忍但始終不屈的武漢人民,我們都知道你們身處這場曠世之災,有多麽絕望,有多麽悲痛,死神壓頂,彈盡糧絕,這不僅僅是武漢之殇,這是國殇,甚至世界之殇。

我們還會記得那些攻擊方方的蠅營狗苟之輩。其中一個出語惡毒的專欄寫手,這兩天被罵上了熱搜,自己還恬不知恥沾沾自喜,這厮去年汙蔑港人是納粹,如今攻擊方方之後,竟然還說君主比民主好。1912之後,這一百多年來,除了楊度等少數幾個三姓家奴,貌似沒人敢說這種封建複辟的話了吧。10多年前,我的專欄和此人經常同時出現在不同的報刊裏,如今,我感到深深的恥辱,怎麽就和這種叼屎盆子的人爲伍了呢。鼓浪嶼長蛆了。
當然,我也會記得寥寥無幾的良心媒體。財新、三聯、人物、新京報等幾家媒體,一直努力地報道最真實的疫情。作爲前媒體人,我知道他們有多不容易,也許一篇報道的背後,就是一次訓和無數次的檢討。
友情推薦一下財新剛推出的《新冠時刻特刊》,這是財新彙集36名記者,曆時100天,用多篇重磅報道和近200幅照片集結的精華版。胡舒立和她的團隊,竭盡全力記錄下了這場曠世之災。

就在昨天,財新的記者還深入漢口殡儀館,去數骨灰盒。這是真正的良心媒體。全中國就剩這麽幾家了。
我們該記住的,還有許多。在圍城中心力交瘁的方方,在第60篇日記後疲倦地放下了筆。但我們應該接過她手中的筆,延續她反複的呐喊:追責!迄今沒有一名官員對這場疫情負責,而我們都等著那一天。
最近接連看了兩部方方小說改編的電影,一部是《萬箭穿心》,一部是《埋伏》。
在《萬箭穿心》中,顔丙燕飾演的寶莉,丈夫有外遇後又下崗,跳了長江二橋,她爲了養家,扛著扁擔每天給人挑貨,10年後,她含辛茹苦撫育的兒子成了高考狀元,卻要和她斷絕關系。




片尾,她沒有哭天搶地,只是踢了一腳熄火的面包車,罵聲“個婊子養的”,揚長而去。武漢的女子就是這麽硬氣。


武漢于我,多少是有些緣分的。上中學時,發現武漢的大學在廣西的招生人數是最多的;直到這次疫情爆發,才知道武漢的在校大學生數量居然是全球第一。我高考時也不可免俗地填了那裏的院校,是武漢糧食學院。最近據說今年全世界會鬧糧荒,我囤了一堆大米罐頭壓縮餅幹後,忽然怔怔地想,當年倘若讀了糧院,去守了糧倉,也許,心裏就不會慌了吧?


曾經駕車陪長輩去武漢,去看望長輩的長輩。


曾經三次在命運的拐角處,被武漢大學的三個畢業生改變。


曾經出差武漢,那是2010年,我剛定居長沙,准備要個娃了。同事帶我去漢陽的歸元寺,說求佛特別靈。我在送子觀音佛像前拜了一下,同事望見一片樹葉打著旋落在我的頭頂,說一定靈驗。翌年流氓兔出生,如今他8歲半了,上三年級,我一直沒告訴他今年武漢的慘劇,武漢滿城的生離死別,因爲我沒想好該怎麽說,雖然,他與那座城市有今世的緣分。


但我一定會對他說的,老子必須要說。這兩個月固然是孩子們囚禁家中的童年陰影,但又何嘗不是父母們此生最大的陰影。如果轉眼就忘,轉眼就若無其事,那我們跟一條鹹魚又有什麽兩樣?


想起了多年前複旦詩人陳先發的詩:


兩陣風相遇,有死生的契約


雨水赤裸裸,從剝漆的朱欄滑下


從拱橋之下離去


那時的他們,此時的我們


兩不相見,各死各的


兩不相見的,豈止是那些逝去的人。還有國與國的關系,族群與族群的冷眼,以及你和我,各自分道揚镳的表情。我們有可能,剛剛過完了今生最好的日子,接下來只剩壞日子了。死去的人很痛,活著的人更痛。


我的前同事馮翔(“8字路口”創始人),在北京的公車上拍下了這幅圖,一個戴口罩的女孩在讀余華的《活著》。多麽真實的寫照。


恰似我們昏庸而怯懦的生活。
恰似我們深夜裏的悲從心來,淚流滿面。
個婊子養的,我們先前不是好好的麽,怎麽就遇見了這正月裏的雷,那昆明湖裏的錢塘潮,以及,千裏江山的無數新墳?
這個世道,這片山河,你能告訴我麽?
徐嘉良 - 武俠音樂系列之黯然消魂(悲傷)

溫馨提示

hit tracker

多年以後,我會想起那個肅殺的殘冬,草木伏霜,殘陽滴血,逃亡路上的每一棵樹木,都像是扛著長槍的行刑隊。
好久沒寫公號了。前幾天有讀者質問我:年過六旬的方方即將寫下她的第60篇封城日記,不知原叔摟著老婆孩子過得可好。這話擊中了我。首先,我過得不好,時常失眠,在悲傷的夢境中醒來,其次,我並未忘記一個寫作者的良心,不會在這場巨大的災難面前裝瞎。
2020年1月20日,陰雨,我臨近中午才起床。本來這天我們是預備駕車從長沙回南甯的,但兔媽前一晚在單位的年會上喝高了,而我在10多個小時的車程中是需要她替換開車的,所以我說推遲一天才回吧。
因爲醉酒而耽誤行程並不是第一次。前幾年有位朋友從加州回南甯,我們就著豬大腸喝XO,大醉,翌日我醒來准備按計劃開車回長沙,發現已是下午。
但20號那天兔媽說她還行,我確認她不會在車上像害喜一樣亂吐,遂開車南歸。半路上我在服務區倒車時發現,左右停著的車,都是鄂A車牌。
我或許算是最早注意到武漢疫情的人之一,大概是去年12月初,第一條肺炎新聞發布之後,我幾乎每次看到武漢這類的新聞必轉,而且都在質疑。
我和一位前同事,時常在微信上交流對武漢疫情的觀點。我們不是先知,但都經曆過非典劫難的廣州歲月,我和他對這類的消息都有本能的敏感。
正是1月20號那天,跑在高速路上的我在微信裏看到,北京已經對武漢疫情作出了批示。我松了口氣,心想,這個蓋子終于揭開了。
那天深夜,我們在暴雨如注中回到南甯,在大排檔吃了老友粉和田螺。沒想到的是,從那夜到現在,我們再也沒在外面的館子吃過哪怕一碗粉。世道驟變。
回到南甯的翌日,我去藥店買口罩,得知全被搶購光了。
我當時的臉色,綠得像初春的禾苗。
有一天,我走了幾公裏,到所有的藥店去問,都說沒有。我兩手空空,疲憊地在南湖邊的石椅上發呆了很久。最懊悔的是,我最早注意到了疫情,也從海外公布的數據中研判出武漢已經處于爆發期,我不瞎也不盲,甚至後來還有老同事說我是朋友圈裏最早的吹哨人,可是,我怎麽居然忘了應該囤點口罩?

我悔得腸子都青了。但我是真沒想到武漢會嚴重到這個地步、物資會匮乏到這個地步。總以爲自己是快手,可以眼看形勢不對時再准備物資,其實你在10多億人當中,哪能搶到什麽?
母親重感冒了,聲音喑啞得說不出話,她擔心自己染上了病,堅持不出席我們和姑姑家幾年來例行的年夜飯,所幸後來證明是虛驚一場。幾十年來,我第一次不和自己的親娘一起吃除夕的團圓飯。大年三十下午,我和姑父在廚房裏忙活,他是廣西一家最著名的醫院裏的專家,我們邊做菜邊聊這次疫情,他淡淡地說:這種傳染病,對搞醫學的人來說是家常便飯,反正都逃不掉,只有他們上。
在南甯時聽說,我表妹的同學援鄂,我老友的妹夫援鄂。古時是湖廣填四川,如今是全國填湖廣。
我活了40多歲,這是最憂傷的一個春節。
兩個娃兒根本就不出門,他們惟一的娛樂,就是跟我上頂樓放沖天炮。城裏是禁煙花的,我們也許是全南甯惟一放炮的人。在無邊的黑暗裏,在死寂的城市裏,在望不見的冠狀病毒裏,我帶著兩個長沙崽,在南甯的夜空裏放著湖南産的焰火,假裝無憂無慮,假裝國泰民安。我抱著三歲的流氓猴一次次點煙火,他拍著肉乎乎的小手歡呼,絲毫不知人世的悲哀。
新聞裏的病例人數每天都在猛漲。據說武漢上空的二氧化硫濃度也在上漲。我每天都去藥店,站在門口遠遠地問一聲“有口罩賣嗎”,平素低眉順眼做促銷的店員把頭仰起來,傲慢而嫌惡地說:沒有。
8歲的流氓兔和3歲的流氓猴每天趴著陽台欄杆貪婪地看樓下的滑滑梯,但我不讓他們下去玩。我每天深夜都在看來自武漢的各種消息,有一晚,我看到李文亮醫生去世的消息,忽然鼻酸,眼睛濕了。他並不是大英雄,他只是低聲而急促地向自己的親友們吹著哨,提示一下風險,可是,這世間容不下他這點卑微的良心。
一個小人物竊竊私語說幾句真話,會被單位領導痛斥,會被派出所訓誡。如今成千上萬的人在李文亮那哭牆般的微博下每天留言,他們哭的何嘗只是一個早殇的醫生,他們哭的分明是這現世。
我小學二年級的時候,學過一篇課文,叫《獵人海力布》。海力布得到一塊寶石,令他能聽懂鳥語,但他不能泄露秘密,否則就會變成石頭。有一天他聽鳥兒遷徙時說即將山崩,于是趕緊勸村民逃難,村民不信,他被迫說出了秘密,自己變成了石頭。
瞞騙者侯,死谏者誅。
除夕那天,我手機裏收到了一篇文章,題目是湖北的一名記者呼籲立即換帥,當時我正翻飛著菜刀在做白切雞檸檬鴨香辣蝦,沒空看。閑下來時去看,已刪,我都不知道文章說的啥。後來才知道作者是我多年前的熟人張歐亞,他因爲這篇文章而被封口面壁。
你如果公開呼籲撤掉你所在城市的一把手,會有什麽後果?不知道,反正你家的水表會接受輪番的檢查。所以,張歐亞很生猛。他和我是同一代的體育記者,那代足記中出了許多膽兒巨肥的人,出了許多有勇氣的良心寫作者,因爲罵足協、罵國足成爲習慣,所以,他們覺得天底下沒什麽是不能罵的,就算,你是那誰,川普。
烏雲壓城,但我們終究決定回長沙。雖然長沙距離武漢僅300公裏,很凶險,但兔媽要複工,流氓兔隨時准備開學,還是得走。家人反複叮咛:如果長沙大爆發,就趕緊逃回廣西。我苦笑著想,倘若那天到來,我們這湘A的車早就在湘桂邊界被廣西赤衛隊攔住了,哪還能回來。
在暴雨中一路向北,路面死寂。除了加油,我們連服務區都不敢進。入夜時,經過衡山,沿途的村莊燃起清冷的焰火,我想起這是元宵之夜,整個春節都過完了,我才第一次感覺到年味。
然後,我帶著娃兒,在長沙家裏延續著漫長的自我幽禁。我迄今沒見任何一個朋友,沒赴任何一個飯局,出小區的次數不超過5次。趁著不用見人的這個機會,我甚至完成了一個多年的心願:剃了個光頭。活了46年,我終于第一次看到自己光頭的模樣。
但模樣佛系了,內心卻無法佛系。每天深夜在微信上看到無數的消息,我心如刀割,憤懑而無力。
武漢發生了什麽?武漢人自己並不願說。除夕那天,家裏給武漢的一位9旬親戚打了電話,她什麽都不願說,不願提,想是有無限慘痛。我朋友圈裏的武漢朋友,從不訴說自己的遭遇,從不哭慘,甚至很少發朋友圈。而我從潮水般的信息中,知道他們的困厄和絕境,但他們就是這麽硬氣,不需要任何憐憫和同情。換了別的城市遭受這種天塌大災,市民早就崩潰了。
在網上聽到一首不知名字的歌,特別喜歡。聽了幾十次。一位我很喜歡的女演員,用獨特的唱腔演繹了刻骨的淒涼。像素衣的女吊飄蕩在曠野的墳場,咿咿呀呀地泣訴著百年家國。每一次聽,都五雷轟頂。
特別喜歡裏邊的詞,她寫的歌詞,連許多著名的詞人都寫不出來——
那年的呱呱墜地啊
那年的老無所依
那年的滿心憤恨
那年的生死轉機

那年的的萬人空巷啊
那年的小心喘息
那年的鐵欄罩住傲慢人
那年的生靈哭晚清
一遍遍的悲從心來。
這次大災能讓我們記住什麽?
我們會記住颟顸冷血的官僚和專家,他們在疫情已經爆發時辦萬人宴,他們告訴大家疫情可防可控人不傳人,他們訓誡吹哨的8個醫生,他們假手紅會打壓報複同濟協和中心醫院讓醫護人員連口罩都領不到,他們把山東無償捐助的蔬菜賣到了超市,他們用垃圾車和靈車給隔離的市民送生活物質,即使在災後,他們公布的數據依然被公衆一次次地質疑。
我們會記得在這個冬天死去的人。有個重症患者,治愈後出院,才知道家人全都已經去世,他不願活了,吊死在高樓頂上。我看過視頻,他懸在空中,像一棵輕飄飄的蘆葦。昨天武漢市民排著長隊領骨灰盒,而他們並不是最悲慘的,最慘的是,那些無人領取的骨灰盒,這意味著整個家庭的覆滅。絕戶,滅門,這些久違的詞語,一次次在我們眼前浮起。
我們會記住那些孤兒。一個七八歲的男童在社區工作人員指引下茫然地獨自去領父母的骨灰,一個襁褓中的湖北男嬰被無力糊口自身難保的父母遺棄在汕頭一家醫院裏,而32個0到17歲的孩子被集中安置在一個隔離點,他們的所有直系監護人——包括父輩和祖輩,全都去世,他們也許還不會說話,就已永遠喊不出爸爸媽媽爺爺奶奶外公外婆這些詞,他們今生只能提著小小的燈籠行走在長夜般的人世,無人理會,無人憐愛。
我們會記住出生入死的醫護人員,戰戰兢兢吹哨的李文亮醫生,“早知道這樣,老子到處去說”的艾芬醫生,千裏援鄂卻在曙光前夕在荊州被醉漢駕車撞死的王爍醫生,以及,來自南甯橫縣貧困家庭的援鄂護士梁小霞,據說突然昏厥的她還在死亡線邊緣,祈禱奇迹出現,祈禱她還能回到北回歸線以南,重新見到邕江上的霞光。
我們會記住方方,以及和她一樣努力爲蒼生發聲的人,硬骨頭的武漢人,硬骨頭的中國人,從未死絕。我很清楚方方爲這60篇日記所付出的代價,遠不止于花甲之年的她每天用皲裂的手指忍著疼痛敲打鍵盤,她承受的還有無數的攻擊和打壓,謝謝這位大姐,謝謝不斷封號不斷轉載她日記的湘妹子“二湘”,謝謝隱忍但始終不屈的武漢人民,我們都知道你們身處這場曠世之災,有多麽絕望,有多麽悲痛,死神壓頂,彈盡糧絕,這不僅僅是武漢之殇,這是國殇,甚至世界之殇。

我們還會記得那些攻擊方方的蠅營狗苟之輩。其中一個出語惡毒的專欄寫手,這兩天被罵上了熱搜,自己還恬不知恥沾沾自喜,這厮去年汙蔑港人是納粹,如今攻擊方方之後,竟然還說君主比民主好。1912之後,這一百多年來,除了楊度等少數幾個三姓家奴,貌似沒人敢說這種封建複辟的話了吧。10多年前,我的專欄和此人經常同時出現在不同的報刊裏,如今,我感到深深的恥辱,怎麽就和這種叼屎盆子的人爲伍了呢。鼓浪嶼長蛆了。
當然,我也會記得寥寥無幾的良心媒體。財新、三聯、人物、新京報等幾家媒體,一直努力地報道最真實的疫情。作爲前媒體人,我知道他們有多不容易,也許一篇報道的背後,就是一次訓和無數次的檢討。
友情推薦一下財新剛推出的《新冠時刻特刊》,這是財新彙集36名記者,曆時100天,用多篇重磅報道和近200幅照片集結的精華版。胡舒立和她的團隊,竭盡全力記錄下了這場曠世之災。

就在昨天,財新的記者還深入漢口殡儀館,去數骨灰盒。這是真正的良心媒體。全中國就剩這麽幾家了。
我們該記住的,還有許多。在圍城中心力交瘁的方方,在第60篇日記後疲倦地放下了筆。但我們應該接過她手中的筆,延續她反複的呐喊:追責!迄今沒有一名官員對這場疫情負責,而我們都等著那一天。
最近接連看了兩部方方小說改編的電影,一部是《萬箭穿心》,一部是《埋伏》。
在《萬箭穿心》中,顔丙燕飾演的寶莉,丈夫有外遇後又下崗,跳了長江二橋,她爲了養家,扛著扁擔每天給人挑貨,10年後,她含辛茹苦撫育的兒子成了高考狀元,卻要和她斷絕關系。




片尾,她沒有哭天搶地,只是踢了一腳熄火的面包車,罵聲“個婊子養的”,揚長而去。武漢的女子就是這麽硬氣。


武漢于我,多少是有些緣分的。上中學時,發現武漢的大學在廣西的招生人數是最多的;直到這次疫情爆發,才知道武漢的在校大學生數量居然是全球第一。我高考時也不可免俗地填了那裏的院校,是武漢糧食學院。最近據說今年全世界會鬧糧荒,我囤了一堆大米罐頭壓縮餅幹後,忽然怔怔地想,當年倘若讀了糧院,去守了糧倉,也許,心裏就不會慌了吧?


曾經駕車陪長輩去武漢,去看望長輩的長輩。


曾經三次在命運的拐角處,被武漢大學的三個畢業生改變。


曾經出差武漢,那是2010年,我剛定居長沙,准備要個娃了。同事帶我去漢陽的歸元寺,說求佛特別靈。我在送子觀音佛像前拜了一下,同事望見一片樹葉打著旋落在我的頭頂,說一定靈驗。翌年流氓兔出生,如今他8歲半了,上三年級,我一直沒告訴他今年武漢的慘劇,武漢滿城的生離死別,因爲我沒想好該怎麽說,雖然,他與那座城市有今世的緣分。


但我一定會對他說的,老子必須要說。這兩個月固然是孩子們囚禁家中的童年陰影,但又何嘗不是父母們此生最大的陰影。如果轉眼就忘,轉眼就若無其事,那我們跟一條鹹魚又有什麽兩樣?


想起了多年前複旦詩人陳先發的詩:


兩陣風相遇,有死生的契約


雨水赤裸裸,從剝漆的朱欄滑下


從拱橋之下離去


那時的他們,此時的我們


兩不相見,各死各的


兩不相見的,豈止是那些逝去的人。還有國與國的關系,族群與族群的冷眼,以及你和我,各自分道揚镳的表情。我們有可能,剛剛過完了今生最好的日子,接下來只剩壞日子了。死去的人很痛,活著的人更痛。


我的前同事馮翔(“8字路口”創始人),在北京的公車上拍下了這幅圖,一個戴口罩的女孩在讀余華的《活著》。多麽真實的寫照。


恰似我們昏庸而怯懦的生活。
恰似我們深夜裏的悲從心來,淚流滿面。
個婊子養的,我們先前不是好好的麽,怎麽就遇見了這正月裏的雷,那昆明湖裏的錢塘潮,以及,千裏江山的無數新墳?
這個世道,這片山河,你能告訴我麽?
徐嘉良 - 武俠音樂系列之黯然消魂(悲傷)

溫馨提示


历史学家如何谈:冠状病毒“政治危机”和后疫情世界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6768 次)

Yuval Noah Harari photo.jpg

由 CityTree - https://www.flickr.com/photos/citytree/8767283910/sizes/o/in/photostream/, CC BY 2.0, 連結

 

以色列历史学家、《人类简史》作者尤瓦尔·赫拉利(Yuval Noah Harari)说,今天我们为应对病毒作出的选择将在今后许多年内影响我们的生活。

疫情后重生的将是怎样一个社会?国家之间是会更团结、还是更孤立?执法、监视工具将被用来保护、还是压制公民?

赫拉利(又译哈拉瑞)在接受BBC《新闻时间》采访时说,“危机迫使我们作出重大决定,而且,还要迅速决定。但是,我们也有选择。”

“政治”危机
他说,面对危机,“或许,我们面临的最为重要的两个决定是,选择通过民族主义孤立、还是全球合作团结来应对。”

“在各个国家中,我们选择通过专制、中央极权和监视、还是通过社会团结、赋权公民来战胜危机。”

赫拉利说,新冠病毒疫情给世界提出了许多挑战,既有科学的、也有政治的。但是,在直面科学挑战的同时,我们对如何应对政治挑战的思考更加欠缺。

他说,“人类有抑制、战胜这次疫情所需的一切。

现在不是中世纪,这也不是黑死病。(当时)人一批批死去,我们对谁是凶手、如何制服一无所知,现状并非如此。”

疫情爆发初期,中国科学家已经查明新冠病毒Sars-CoV-2的基因排序。许多其他国家也在展开同类研究。

虽然现在仍然没有治疗Covid-19的新药,但是,应用最新的医疗技术、创新手段,科学家已经在疫苗研发领域取得相当的进展。

而且,我们也很清楚,勤洗手、社交疏离等措施可以保护我们免受感染、防止病毒传播。

赫拉利说,“我们非常清楚对手是谁,我们有打败它的技术手段,我们有经济实力。”

“但是,如何使用这些实力呢?本质上讲,这是一个政治问题。”

赫拉利《冠状病毒之后的世界》开篇:

人类正在面临全球危机,或许这是我们这代人遇到的最严重的危机。人民、政府今后几周内做出的决定或许会在今后很多年内改变世界。它不仅将重塑我们的医保体系,还将影响我们的经济、政治和文化。

我们必须迅速、果断地采取行动。我们也应该考虑我们这些行动的长期后果。在不同方案之间做选择时,我们不仅要问自己,如何克服迫在眉睫的威胁,还要问自己,风暴过后,我们将生活在一个怎样的世界。

是的,风暴必将结束,人类必将继续存在。我们绝大多数人都还活着——但是,我们将生活在一个不同的世界中。

尤瓦尔·赫拉利(Yuval Noah Harari)1976年生于以色列,牛津大学历史学博士,现任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的历史系教授。赫拉利曾被称为青年怪才、新锐历史学家。畅销作品包括《人类简史》、《21世纪21课》等。

危险的技术
赫拉利近期在英国《金融时报》撰文警告,面临危机,历史进程加速推进。原来可能需要几年时间审议的决策,现在几小时内即可通过。“不成熟、甚至危险的技术付诸应用,因为不作为风险更大。整个国家成为大型社会实验中的豚鼠。”

未经妥善研究、公开讨论,以惊人的速度开发出的监视技术迅速投入使用。赫拉利说,“如果不谨慎的话,疫情可能成为监控历史上的一个重要分水岭。技术可以被政府用来建立全面监视制度,搜集所有人的数据,以不透明的方式作出决定。”

比如说以色列,当局不久前授权安全局——而不仅仅是卫生部门——部署监视技术追踪个人定位数据。

韩国也曾试用这项技术,但是赫拉利说,韩国的举动更加透明。

中国是监视行动占世界领先地位的国家之一,当局使用面部识别技术追查、惩罚违反隔离规定的人。

赫拉利认为,短期内这些措施有合理性,但是风险在于,临时措施有持久下去的惯性,短期紧急措施有可能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

赫拉利在BBC访谈中说,“我支持政府采取强有力、有时甚至极端的行动,不仅仅是卫生方面,也包括经济方面。但是首先,这些行动必须由代表全体人民的政府决定。

正常情况下,有51%的人支持就可以治国。但现在这种情况下,政府必须真正代表人民、照顾所有人。”

孤立与合作
赫拉利说,过去一些年,一些国家的政府利用民族主义、民粹主义的涨势将社会分裂为对立的两大阵营,挑起对外国人、外国的仇恨。

但是,疫情在全球暴发表明,病毒并不歧视不同的社会群体和国家。

他说,我们必须作出选择,面对威胁,我们是走分裂、还是合作之路。

一些国家独立行事,将私营领域的医疗设施、物资收归国有,美国试图“加塞”收购口罩、化学制剂、呼吸机等受到更多批评。

人们还担心,富裕国家实验室中研发出的疫苗,发展中、贫穷国家不能普遍受益。

但是赫拉利指出,考虑到现在全球合作的可能性,中国科学家早上获得的经验当晚就可以在德黑兰用于挽救生命。

通过在所有受疫情影响的国家中鼓励知识共享、推动人力和物资的公平分配来加强国际合作“更理性”。

“可能要重返石器时代,才能找到疫情中人类通过与世隔绝保全自我的上一个先例。

就算在中世纪,流行病也普遍蔓延,比如14世纪时的黑死病。所以,就算重启中世纪的体制也不能保护我们。”

人的本性
不管我们今日的选择最后的结果怎样,赫拉利认为,疫情之后,我们仍将是“社会性动物”,这一点不会改变。

他说,病毒“正在利用人类本性中最好的一面,也就是我们表达感情、照顾病弱的一面。病毒利用这一点感染我们。现在我们被迫拉大社交距离、被迫更加明智,用理性、而不是情智决定我们的行为。”

“但是,人是社会性动物,这对我们来说很难做到。我认为,危机结束后,人们会感觉比以往更加需要社会纽带。

我认为病毒不会从根本上改变人类的本性。”

 


上兩條同類新聞:
  • 地球16張絕美照片的背後 竟然藏著最恐怖的故事/美元盛世,世界有難!
  • 靠神的恩典 將贏得這場戰爭/誰害了李克强?做夢也想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