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何清漣:非洲疫情開出巨額賬單 習近平怎麽辦?
發佈時間: 4/22/2020 12:34:34 AM 被閲覽數: 25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何清漣:非洲疫情開出巨額賬單 習近平怎麽辦?



【大紀元2020年04月22日訊】美歐淪爲疫區後,中國一片歡騰之聲。非洲出現疫情之後,中國政府與小粉紅們沒有歡呼,這倒不是出于對非洲兄弟有“同呼吸、共患難”的手足之情,是知道麻煩來了,而且麻煩實在不小,因爲“非洲兄弟,請聽我說,武漢肺炎病毒是美國制造”這招不靈光,從聯合國與WHO不斷發表的悲情陳訴中,北京已經聽到他們在伸出的手,而且那手伸出的方向主要是北京。


中國與世界的罕見共識:非洲發生疫情就成巨災


通常,這個世界不管發生什麽,中國很難與西方各國達成共識,聯合國安理會五常開會很難達成一致意見就是明證。但這次,在武漢肺炎蔓延歐洲、美國之後,各方預測非洲雖然沒出現多少病例,但必成巨災,原因有如下幾點:非洲貧困,人口密集,傳染起來極快;非洲人天生喜歡熱鬧,一些關于藝術、宗教的聚集活動,極爲常見;非洲缺水,沒法勤洗手,對于防止武漢肺炎來說極爲不利;醫療衛生條件差,擁有全球17%的人口,承擔了23%的疾病負擔,但只有1%的醫療支出;檢測費用昂貴,大多數人無法檢測;……總之,非洲不利的條件極多,一旦染疫,醫療資源匮乏的非洲就會陷入滅頂之災。


中國發生疫情,全世界都眼巴巴地先盼WHO幹事長譚德塞宣布爲PHIEC,後盼他及時宣布爲大流行,但譚德塞不管風吹浪打,勝似閑庭信步,每天就讀他那老三篇:中國防疫成功,中國爲各國贏得了時間,爲世界做出了犧牲。但對非洲還未發生的疫情,譚幹事長卻非常非常操心,未雨綢缪,美國、歐洲各國疫情那麽嚴重,他卻呼籲世界捐款WHO,幫助非洲應付未來將要發生的疫情——我當時在推特上猜測了一下譚幹事長的動機:害怕非洲染疫,非洲人民找他算賬。畢竟他在埃塞俄比亞當衛生部長之時,有過三次隱瞞傳染病的劣迹,爲此,當年反對他當選世衛幹事長的聲音不小,其中包括非洲一些人權NGO。


中國爲何不敢對非洲派出“戰狼”?


但是,比譚德塞更不希望非洲發生疫情的是中國,原因非常多,但既非該洲是中國在聯合國的兄弟,爲中國提供了足夠的“人頭票”與美國抗衡;也非該洲是中國重要的資源供應地+投資寶地+中國宏偉的一帶一路計劃的重要參與者。最根本的原因,中國不承認,但全球都心知肚明:非洲如果染疫且損失慘重,最後必然會將帳算到中國頭上:都是你國武漢肺炎將我們陷入滅頂之災。


非洲對全世界社會科學理論的經典貢獻是反殖民理論。自1960年代高舉反殖民主義大旗倡導民族解放以來,老殖民國家英法德一直在援助非洲以贖罪,包括大批接受非洲移民,最後都成了彩虹國家。在非洲人民與世界左派眼中,中國是比老殖民國家更惡劣、更可恨的新殖民主義代表國,通過金錢外交收買了非洲各國當權者支持,但購買了政府卻沒那麽多錢購買社會,搶奪資源、破壞環境的罪過一直被非洲人權、環保組織聲討。這次疫情來襲,而且不分貴賤與貧富,已經讓一些非洲國家的政要挂了,其中包括津巴布韋商業大亨兼政治家詹姆斯·馬坎巴的兒子、著名時事新聞主持人佐羅羅,尼日利亞總統幕僚長基亞裏(Abba Kyari),這讓非洲各國政府非常不滿。廣州在疫情期間對非洲人士的處理方式,雖然是與中國國民同等待遇,但引發非洲多國不滿與外交抗議,尼日利亞衆議長約談中國駐尼大使的過程,中國雖然未報導,但尼日利亞議員Oloye Akin Alabi在推特上寫出來了:“議長先生向中國大使宣讀了暴動法案:我們不會容忍在中國對尼日利亞人的虐待!”(Mr Speaker reads the riot act to the Chinese ambassador.We will not tolerate maltreatment of Nigerians in China!!!),還附有一張中國大使深度鞠躬之照片,謙卑之狀滿溢。


除尼日利亞之外,加納、肯尼亞、塞拉利昂、塞內加爾、非洲聯盟先後就事件發聲明或傳召中國大使,對在廣州非裔人士權益表示強烈關注,“兄弟關系”頓時變了味兒。


爲何怕非洲?只因非洲“光腳”中國“穿鞋”


別看中國粉紅軍團頗有義和團2.0版氣勢,奉命征戰全世界,大有“罵出一片紅彤彤的新世界”之氣概,但他們還真不敢在非洲國家頭上撒野,爲什麽?知乎上面有篇文章說得實在,標題叫做“你對在華黑人的一句歧視,落在在非華人頭上可能就是一顆子彈”,該文說:“可以想像的是,受疫情影響很多非洲人沒有了經濟收入,在一個光腳的不怕穿鞋的地方,如果任由‘中國人歧視非洲人’這種誤解蔓延,一旦暴亂發生,你對在華黑人的一句歧視,落到在非華人頭上可能就是一顆子彈。”該文引證的微博不少在擔心,“在非洲的中國企業危險了,如果你只想逞口舌之快,連自己同胞都不愛,又談何愛國呢”,意思何指?非洲這些國家,一旦與中國翻臉,立刻打出反新殖民主義旗號,沒收中國投資,攻擊中國在非洲的國企,都有可能發生。事實上,這些都發生過,且不說利比亞借著2011年政權易幟之機吞了中國200億美元的投資,就連津巴布韋穆加貝這位幾十年的中國老朋友,也在幾年前玩了中國一把:2016年3月23日,津巴布韋本土化部部長朱奧(穆加貝的外甥)宣布,要求所有外資企業必須在3月31日前提交本土化實施計劃,該計劃的核心內容是:在津外資企業,至少要將51%的企業股份交予津巴布韋公民,否則在4月1日必須關門歇業。當時,津巴布韋是中國在非的第5大投資國,共爲6億美元,就這麽硬被吞了3億多。


在非洲的投資主要是國企,累計至少近千億美元,非洲兄弟說翻臉就翻臉,對北京來說,“維護我在非人員生命與財産安全”,確實是個比較艱巨的任務。


關于“光腳的不怕穿鞋”的,中國有許多類似的俗語:“好的怕賴的,賴的怕不要臉的,不要臉的怕不要命的”,“甯可得罪十位君子,不可得罪一個小人”。將這道理說得最高大上的當然非馬克思莫屬,他在《共産黨宣言》裏說了,“無産者在這場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鎖鏈,他們獲得的將是整個世界。”


聯合國已經開出爲非洲支付的疫情賬單


世界很清楚非洲染疫的可怕後果,並且做了沙盤推演:危機第一波將發生于公共衛生和財政領域;第二波則是經濟/社會危機與人道主義災難;如果國際社會的援助不夠,資金枯竭將導致非洲在中長期難以恢複。聯合國及其機構的結論是:世界必須攜手幫助非洲渡過危機。


在世界危機中總是最慷慨的美國與歐洲等現在都深陷于疫情危機,經濟停滯,失業猛增,“地主家余糧也不多了”。目前能夠給予的幫助,除了提供醫療外,就是減免非洲國家的巨額外債了。還想多籌款,恐怕有困難,Lady Gaga通過全球公民這個組織,邀約了百余位全球歌手,4月18日爲WHO舉辦了一個網上演唱會,美英幾大電視台傾力助推,將廣告做得雷聲隆隆震天響,共爲世界衛生組織籌得1.279億美元,據說那錢當中還有比爾·蓋茨出的一億美元。


以下是聯合國開出的非洲疫情賬單:


聯合國非洲經濟委員會(UNECA)日前發布報告,指出如果國際社會不幹預,新冠病毒可能在非洲感染12億人並致300萬人死亡。即使幹預,新冠/武漢肺炎大流行可能導致至少30萬非洲人死亡,2,900萬人將陷入極度貧困。該機構呼籲爲非洲大陸建立1000億美元的安全網。


聯合國的經濟學家呼籲國際社會提供15,000億美元援助;


2000年至2017年,中國向非洲提供了1430億美元貸款,非洲多國現要求中國減免債務。


中國號稱有3萬億外彙儲備。路透社4月20日分別從約翰內斯堡、北京和華盛頓發出的聯合報導說,分析家們表示,包括減免債務在內的任何全面的債務協議都將意味著北京要帶頭承擔損失。


聯合國的賬單開給誰?非洲國家對自身與世界的關系,有完整的解釋系統:非洲飽受新老殖民主義的掠奪,獲得援助是天經地義。老牌殖民國家現在在還曆史欠債,遠遠未還清;新殖民主義只有一個,那就是中國。


15,000億美元是長期賬單,1000億美元編織安全網是即期兌現,習近平是接還是不接?西方各國要去中國化,不帶中國玩兒了;非洲倒是很願意陪中國玩,但開出的價碼太大。拿,中國不堪承受;不拿,中國就會失去當年毛時代爲中國擡轎並擡進聯合國的非洲兄弟。茲事體大,很難定于一尊,得召開幾次常委會好好謀劃。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朱穎

 


上兩條同類新聞:
  • 川普对重磅P4泄露病毒表态 美防长:习近平现在也没实话
  • 吕柏林 老灯:中共高层已撤出中南海,搬到玉泉山办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