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中美差距的根本在哪里/南海造岛与中美脱钩/疫情过后的世界:未来不属于专制制度
發佈時間: 5/2/2020 12:23:18 PM 被閲覽數: 26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疫情过后的世界:未来不属于专制制度

文章来源:

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大流行动摇了全世界。这场前所未有的卫生危机让西方看到,崛起的中国趁美国撤离国际事务之机,渗透联合国,操纵世卫组织,推动口罩外交,宣传北京模式,在全球布局。那么,专制将会主导疫情过后的世界新秩序吗?

瑞士广播电视台网站最近发布长篇报道指出,冠状病毒危机可能是动摇全球地缘政治的加速器。Covid-19大流行的发源地中国的野心令人生畏。北京把慷慨援助与积极宣传绑在一起,同步展开,在全球扩展自己的政治影响力。将中国医生到达意大利和飞机卸载中国援助物资的画面传遍全球。

中国的援助不可否认,但北京同时也将这些援助活动变成一场表演。巴黎政治学院国际战略基金的研究员邦达兹(Antoine Bondaz)指出,这场通过大量援助的宣传公关活动是北京卫生外交的一部分。而北京这样做有几层目的,首先试图让大家忘记中国当局在疫情初期犯的错误,重新提升中国形象;不过北京向欧洲提供援助也是对抗美国的一个动作,因为华盛顿自己有很多困难,无法对欧洲提供援助。

北京使用这种卫生外交已经多年,目的是向发展中国家展示中国在他们的发展中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此外,北京同时通过推特等西方社交平台和驻法使馆发动网上宣传攻势,试图向世界炫耀中国的专制极权模式。

中美口水战

在中国疫情减退,情况逐渐走向正常之际,北京与华盛顿因贸易战而紧张的关系益发紧张。中美两国在Covid-19大流行问题上展开一场信息战。中国让阴谋论传播起来,指病毒来自美国。特朗普则不停重复冠状病毒是“中国病毒”。

紧急状态法与专制极权的诱惑

该报道说,数周以来,瑞士联邦议会拥有全权。瑞士联邦委员会通过紧急状态法和内部安全法管理国家。这种特殊情况对基本人权具有非常具体的影响,例如影响集会自由,行动迁徙自由和经济自由。

然而,弗里堡大学的宪政专家杜贝Jacques Dubey表示,他没有感觉到瑞士联邦委员会过分使用了紧急状态法。

欧洲大陆出现专制主义之风

波兰记者社评家科克(Michal Kok)说,当疫情过去后,我们可能与一些专制政权一同醒过来。科克在《选举报》(Gazeta Wyborcza)自问说,西方民主国家是否存在向专制偏移的风险。因为以抗击冠状病毒大流行的名义颁布紧急状态法的特殊制度,在欧洲多国成倍增加。匈牙利的武器销售激增,匈牙利总理欧尔班已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现在他本人拥有几乎无限的权力。阿尔巴尼亚已经实施宵禁。捷克共和国政府预计持续关闭边界几个月。在法国,卫生紧急状态限制人们移动自由和集会自由。专制主义的风吹遍整个欧洲大陆,人们担心现在的抗击疫情措施将持续到危机之后。

未来不属于专制制度

当被问及冠状病毒大流行对西方民主制度造成的后果时,法国经济学家作家雅克-阿塔利(Jacques Attali)向瑞士广播电视台表示,如果我们想让这个危机的终结持续下去,这会给我们带来非常深刻的变化。

雅克-阿塔利解释说,现在我们必须进入一场“从转型经济意义上讲的战争经济”,我们要转型为生活经济,也就是把投资转向健康,卫生,食品,教育,科研,清洁能源,数字化信息,安全,文化等领域。阿塔利认为,发展这些领域,利于建设一个互助社会。这样的经济转型与民主制度相兼容。

尽管他承认这次疫情危机可能导致某些国家出现专制体制,但他指出,未来不属于独裁专制,就像1920年的西班牙流感之后,出现了一些专制体制:意大利,西班牙,德国,俄罗斯。但是我们看到,这些体制一个接一个都崩溃了。最终还是民主制度赢了。




中美差距的根本在哪里?美国强大的核心要素是什么?

文章来源:

           

中美差距的根本在哪里?美国强大的核心要素是什么?

      美国主动提出要脱钩中国,中国也有人提出要双脱轨。一旦实现我们会如何?美国的最核心的要素是什么?是经济吗?是科技吗?是文化吗?都不是。

    美国最核心的要素发展是原创驱动力!具体一点,就是开创全新科技、全新产业、开辟全新生存空间的能力。决定这些要素靠的不是什么石油、美元,也不是什么强大的美军,而是美国源源不断的从无到有开创新世界的能力。这个新世界,包括新的能源、新的材料、新的农业、新的信息、新的发展空间。

    美国的创新,给世界源源不断地带来诱人的新产品,全世界都乐意高价购买美国人开发出来的新玩意,从飞机、交流电、留声机、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电子计算机、空调、激光、计算机、操作软件、互联网芯片、移动电话、特效药、以及太阳能、电池等。军队能够打赢战争,也不完全是靠强壮的体魄,什么严明的纪律或者吃苦耐劳的精神,而是靠不断涌现的、颠覆性的军事技术,是一次次地让对手的武器装备过时,导致对手面对美军新武器只能被动挨打而毫无还手之力。比如飞机、潜艇、雷达、远程轰炸机、原子弹、喷气式发动机、雷达隐形技术、巡航导弹技术等等。正是这些原创力支撑了美元、支撑的美债、美股、支撑了美军。而不是反过来。所以打击美军、美元、美债、美股的行为纯粹是本末倒置,不会有如何结果。而在发展科技原创力上客观地说我们还无法与美国匹敌。这里面不仅仅是人才问题,而是文化的问题、制度的问题,这才是根子上的问题。中国的传统文化和社会制度问题不解决,靠一时蒙骗西方国家,偷学一时半招的科技根本支撑不了多久。如果美国领导的西方世界隔绝之后,用不了20年,中国一定会再次落后,中国就如同一块在西方文明的火炉旁考了17年的砖头,烫了以后以为自己可以燃烧了,可以像火炉一样发光发热了,问题是火炉为什么能够点燃?原理是什么都没有搞明白怎么能够取代火炉呢!有人说我们落后于美国是暂时的,需要注意的是绝对不是落后而是依赖,是那种从零到一的依赖,也就是说,中国缺少完全凭自己凭空想象,独立开发研制一个全世界根本不存在的科技,并转化成为一个新创产业的能力。几乎每一个20世纪的新产业,比如航空、洗衣机、空调、电子半导体芯片、激光、机器人、互联网、大众媒体、碳纤维、计算机软件、网络商务、网络娱乐,现代医疗、现代医药、快餐连锁全部都是来自美国的原创。如果不是美国率先搞出来,中国根本不会自己独立研发出来。如果美国不是因为会一直蒙昧下去,就如同历史上的中国用1000年火药,没有进步的天然气,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烧了两千年的蜡烛,也没有进步到电灯就是另外一个例子;看了3000年的罗盘也没进步到GPS就是第三个例子。这三个方面分别对应的是什么?化学、物理、天文数学,这背后不是技术的落后,而是思想的蒙昧和科学精神的缺失。中国这种思想的矇昧和科学精神的缺失一日不除,中国对美国原创驱动的依赖就会持续下去,不是暂时的。所以说在未来的发展方向上,中国其实就离不开美国的引导,离不开与美国的交流。如果中国跟西方世界隔离开,用不了二十年的时间,中国又会回到科技落后的状态。

    有人说,美国这种领先是靠美元支撑,一旦离开了这个美元这个支撑,美国的创新就会立刻停止?美元的祖坟,苏联早就刨过了,最后把自己累死,也没有瓦解美元系统。为什么?因为美元是美国文化和制度的副产品。是美国的创新力支撑美元,而不是反过来。美国总是可以通过创新,创造新的科学技术,以更低的成本,更高的效率,更可靠的质量替代现有体系。这个等级不是10% 、20%的提高,而是一个数量级的提高,甚至凭空创造出一个根本不存在的新产业,为自己输血。前面的例子就是隐形飞机对传统飞机;后面的例子是软件、移动通讯、互联网络、商业网络。你用手机一星期甚至三天,你就会明白人类社会已经离不开移动通信,用软件一个星期就会明白人类离开软件已经完全无法工作;你让周围的朋友戒王者荣耀,你就立刻知道年轻人无法工作,无法离开电子游戏。因为虚拟都离不开,所以整个人类才心甘情愿的为美国的这些新玩意儿没完没了的掏腰包。

   一个帝国的崩溃,是从货币开始的,而该国的货币是从这个帝国的资不抵债开始的。有整个人类为美国的财政美国的美元掏腰包,美元怎么会垮呢?中国什么时候原创过这种科技?开创过这样的产业?从来没有。实际现实的情况是:手机支付抄PayPal、百度抄是Google、阿里巴巴抄的是亚马逊、华为抄的是思科和高通。这些事实完美体现了中国对美国的依赖,希望脱钩永远不要发生,否则最终损害的还是中国自己的利益。那些兴高采烈地以为疫情会拖垮美国,我们马上就会成为老大的二货们翻翻历史,照着镜子,睡吧。。




南海造岛与中美脱钩——本大愚的地缘政治随笔之二

来源: 2020-05-02

作者:夏大愚

几年前,厉害国的老大曾经很大度地说,太平洋很大,可以容得下灯塔国和厉害国。可惜,灯塔国根本不买这个帐。搞到现今,不用说太平洋,就算是整个地球村,也有点儿装不下这两个大块头了。两大国对撕愈演愈烈,已经上升为当今世界的主要矛盾。如果说,如今世界的本质,就是灯塔国与厉害国之争,大体也差不多。本大愚还要加上一句,阳光底下没啥新鲜事儿,两国之争的本质,还是能源之争。

人类这几千年的文明史,就是一部争夺能源的历史。没错,Power,是一切成败的关键。最早的部落民,都跟骆驼祥子一样,拉的是人力车。自从学会了把绳索套在牛马头上,帮自己拉梨,一部分人类进入了农耕时代,成为农耕民族。还有一部分骑着马放羊,成为游牧民族。两伙人打起来,骑马的比赶牛的更加拉风。农夫们不得不修起很高很长的墙,来保护自己的庄稼和女人。欧洲人骑马干不过奥斯曼,他们另辟蹊径,从维京海盗到海上马车夫,再到伊比利亚、亚平宁,使得一手好风帆。帆船比马车拉得多,跑得快,风能开启了殖民时代。其中最厉害的是阴国人,他们居然看着咖啡壶发明了蒸汽机,烧煤的铁甲舰打遍天下无敌手,这是化学能的功劳。

按照教科书上说,蒸汽机是第一次工业革命,电气化是第二次,计算机信息化是第三次。这个说法有漏洞,因为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因素:石油。

油化工代替煤化工,提供主要的能源,大概是在两次大战之间。元首装了内燃机的装甲部队,打垮了主要靠烧煤的火车推进的英法联军。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元首身败名裂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他没能拿下高加索的油田。没有了石油,让元首的斯图卡和马克四,还怎么玩儿下去呢?

大脚盆蝗军也不是被灯塔国的航空母舰击败的,而是被灯塔国的潜艇击败的。潜艇将脚盆的油轮,击沉了90%。结果让蝗军的联合舰队待在本土没有油,开到婆罗洲没有弹药,没地方待着,只好沉到海底下去了。

可以说,谁掌握了石油,谁就掌握了Power,谁就是世界老大。所以当年灯塔国的伟大总统尼克松,果断抛弃了没什么毛用的黄金,抱住了油桶。灯塔国人民还把人家给弹劾了,真是吃饱了就打厨子,没良心啊。

本大愚的师兄告诫本大愚说,如今进入新时代,别的都不重要了,5G啊,高磕计才是至高点。本大愚爱师兄,但是更爱真理。高磕计对于挣钱很重要,对于国家安全和民族生存,没有看起来那么重要。比如卖一部二两重的苹果手机,可能比卖3000吨玉米还挣钱。但是饿了的时候,两斤棒子面可以救一家人的命。而一只苹果手机除了让你在女朋友面前稍有面子,其他跟一只小米手机也没啥区别。

没有5G可以用4G、3G,没有3NM,可以用18NM 。最高点的高磕计,有时候是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而且搞那玩意儿风险很大,搞的不好走错了路,很容易血本无归。高磕计经常是首先应用在军事上,按理说对于打架应该很有用,但是也不一定。与一般老百姓的想像有点儿出入,军工科技其实更注重实用、结实、成本低。参谋部对待最炫高磕计武器的态度,跟好莱坞电影公司还是不太一样。不知道大家见过军用的手机和笔记本电脑没有?死沉死沉的,屏幕还特别小,里面的芯片都是老掉牙的。别说笔记本里,就连全宇宙最牛比制空战机爱抚娘娘,里面的计算机还是386 的。况且,真的打起来,有些低磕技,可以让高磕计失灵。比如电磁脉冲弹,可以让所有的无线电设备报废。再比如打卫星,可以让双方的指挥通讯系统,一起回到二战水平。如果磕计高就一定赢的话,那么老早就发明了闪电战、喷气机、巡航导弹外加弹道导弹的元首,早就统一世界了。

但是能源就不一样了。一旦失去能源,灰机轮船汽车全趴窝不说,城市里一部分人会困在电梯里,先被闷死。剩下的可以在随之而来的断水、断粮中饿死和渴死。基本上,活不过一周去。所以。从国家安全与生存的角度讲,能源比高磕计要重要的多,第一性的多。

石油当然比煤炭要好,热值高,而且运输成本低的太多。如果我们的私家车烧煤的话,大概一辆辆都跟公共汽车一边大,而且一定是女士开车。应为男人们都在后斗里,抡着板儿锹往炉子里添煤。

厉害国倒霉了,贫油。虽然李四光给捣鼓出来一点儿,鸡的屁一上来,就远远不够了。石油就像是一个国家的血液,厉害国就好似一个缺血的巨人。天生贫血有没有什么好处呢?有。灯塔国就放心了。不管厉害国鸡的屁多大,高磕计多高,房子卖到5万一平还是50万一平,美债拿了3万亿还是300万亿,灯塔国只要把马六甲一堵,厉害国立马口吐白沫,昏倒在地。

马六甲不是什么困局,而是绞索,是灯塔国套在厉害国脖子上的钢丝绳。平时看不出,战时准要命。朋友之间最难得的是什么?是信任。厉害国脖子上套着绞索,随时可以完蛋,灯塔国能不信任你吗?它即便不信任他爹,也会信任厉害国。所以厉害国才有了这三十年的高速增长。

与脚盆人民性格不同,厉害国很不情愿被人套着脖圈当狗遛。它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怎么解套。但是马六甲的位置恰到好处,厉害国别说灰机不行,就是行,也灰不过去那里。厉害国想来想去,想出来一个办法。灰机不行就造船。造航妈不行就造挖泥船。厉害国五行属土,一沾泥土的事儿就特厉害。这挖泥船造的,闷着头造出两只大个的,开去南海里造岛。一个接一个的飞快的造,一不留神,快要堆到马六甲的眼皮底下了。造岛干什么?就是修机场。超大个航妈,还是炸不沉的那种。

灯塔国一看,厉害国像个恐龙似的,腰里别着着J16和J20过来了。这是要干嘛?这是要解套啊。这么大一个恐龙,解了套还得了?再不翻脸就来不及了呀。所以说,其实灯塔国和厉害国的翻脸。从2016年就开始了。只不过翻脸是有个过程的。总得召集脑子好使的人,开会商量商量吧。总得统一民意,再选出个敢于翻脸,善于翻脸的肿桶吧?

一切准备就绪,终于可以脱钩了。脱了钩大家都赔钱,老百姓更不干了,王八瞪绿豆,非得干起来不可。本大愚在前文《台湾已经一点儿也不重要了》里面说过,干起来厉害国怕不怕呢?是一点儿也不怕的。厉害国除了马六甲这条主动脉,蔫不及的扎上了六条分动脉。还弄了西北煤电厂、西南水电厂两个大靠垫儿。说不定真能搞出可控核聚变来,那玩意儿才真正是高磕计呢,人就要光速飞行啦。能源基本确保,剩下的只要肯撅着屁股种地,也就饿不死了。

大家没钱赚,只能比赛过苦日子,这方面本大愚更看好厉害国。咱赌十块钱的,灯塔国是最先熬不住的那一个。

打是必须打了。贸易毡已经打了两年了,钩在一块儿不过瘾,脱光了继续打。不到三点全露,那就不叫打真军。只要不射击荷包蛋,那就没问题。不打不相识,打打更健康。什么时候双方都打穷了,打累了,互相瞅着就顺眼多了。到时候贴好散瘀止疼的膏药,再坐下来BBQ嘛。反正本大愚一无现金二无存款,更没有债券和股票,也不用操心什么金融风暴之类的破事儿。

回头看看床底下堆着的三千多斤大米,本大愚会心的笑了。



南海造岛与中美脱钩——本大愚的地缘政治随笔之二

来源: 2020-05-02

作者:夏大愚

几年前,厉害国的老大曾经很大度地说,太平洋很大,可以容得下灯塔国和厉害国。可惜,灯塔国根本不买这个帐。搞到现今,不用说太平洋,就算是整个地球村,也有点儿装不下这两个大块头了。两大国对撕愈演愈烈,已经上升为当今世界的主要矛盾。如果说,如今世界的本质,就是灯塔国与厉害国之争,大体也差不多。本大愚还要加上一句,阳光底下没啥新鲜事儿,两国之争的本质,还是能源之争。

人类这几千年的文明史,就是一部争夺能源的历史。没错,Power,是一切成败的关键。最早的部落民,都跟骆驼祥子一样,拉的是人力车。自从学会了把绳索套在牛马头上,帮自己拉梨,一部分人类进入了农耕时代,成为农耕民族。还有一部分骑着马放羊,成为游牧民族。两伙人打起来,骑马的比赶牛的更加拉风。农夫们不得不修起很高很长的墙,来保护自己的庄稼和女人。欧洲人骑马干不过奥斯曼,他们另辟蹊径,从维京海盗到海上马车夫,再到伊比利亚、亚平宁,使得一手好风帆。帆船比马车拉得多,跑得快,风能开启了殖民时代。其中最厉害的是阴国人,他们居然看着咖啡壶发明了蒸汽机,烧煤的铁甲舰打遍天下无敌手,这是化学能的功劳。

按照教科书上说,蒸汽机是第一次工业革命,电气化是第二次,计算机信息化是第三次。这个说法有漏洞,因为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因素:石油。

油化工代替煤化工,提供主要的能源,大概是在两次大战之间。元首装了内燃机的装甲部队,打垮了主要靠烧煤的火车推进的英法联军。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元首身败名裂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他没能拿下高加索的油田。没有了石油,让元首的斯图卡和马克四,还怎么玩儿下去呢?

大脚盆蝗军也不是被灯塔国的航空母舰击败的,而是被灯塔国的潜艇击败的。潜艇将脚盆的油轮,击沉了90%。结果让蝗军的联合舰队待在本土没有油,开到婆罗洲没有弹药,没地方待着,只好沉到海底下去了。

可以说,谁掌握了石油,谁就掌握了Power,谁就是世界老大。所以当年灯塔国的伟大总统尼克松,果断抛弃了没什么毛用的黄金,抱住了油桶。灯塔国人民还把人家给弹劾了,真是吃饱了就打厨子,没良心啊。

本大愚的师兄告诫本大愚说,如今进入新时代,别的都不重要了,5G啊,高磕计才是至高点。本大愚爱师兄,但是更爱真理。高磕计对于挣钱很重要,对于国家安全和民族生存,没有看起来那么重要。比如卖一部二两重的苹果手机,可能比卖3000吨玉米还挣钱。但是饿了的时候,两斤棒子面可以救一家人的命。而一只苹果手机除了让你在女朋友面前稍有面子,其他跟一只小米手机也没啥区别。

没有5G可以用4G、3G,没有3NM,可以用18NM 。最高点的高磕计,有时候是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而且搞那玩意儿风险很大,搞的不好走错了路,很容易血本无归。高磕计经常是首先应用在军事上,按理说对于打架应该很有用,但是也不一定。与一般老百姓的想像有点儿出入,军工科技其实更注重实用、结实、成本低。参谋部对待最炫高磕计武器的态度,跟好莱坞电影公司还是不太一样。不知道大家见过军用的手机和笔记本电脑没有?死沉死沉的,屏幕还特别小,里面的芯片都是老掉牙的。别说笔记本里,就连全宇宙最牛比制空战机爱抚娘娘,里面的计算机还是386 的。况且,真的打起来,有些低磕技,可以让高磕计失灵。比如电磁脉冲弹,可以让所有的无线电设备报废。再比如打卫星,可以让双方的指挥通讯系统,一起回到二战水平。如果磕计高就一定赢的话,那么老早就发明了闪电战、喷气机、巡航导弹外加弹道导弹的元首,早就统一世界了。

但是能源就不一样了。一旦失去能源,灰机轮船汽车全趴窝不说,城市里一部分人会困在电梯里,先被闷死。剩下的可以在随之而来的断水、断粮中饿死和渴死。基本上,活不过一周去。所以。从国家安全与生存的角度讲,能源比高磕计要重要的多,第一性的多。

石油当然比煤炭要好,热值高,而且运输成本低的太多。如果我们的私家车烧煤的话,大概一辆辆都跟公共汽车一边大,而且一定是女士开车。应为男人们都在后斗里,抡着板儿锹往炉子里添煤。

厉害国倒霉了,贫油。虽然李四光给捣鼓出来一点儿,鸡的屁一上来,就远远不够了。石油就像是一个国家的血液,厉害国就好似一个缺血的巨人。天生贫血有没有什么好处呢?有。灯塔国就放心了。不管厉害国鸡的屁多大,高磕计多高,房子卖到5万一平还是50万一平,美债拿了3万亿还是300万亿,灯塔国只要把马六甲一堵,厉害国立马口吐白沫,昏倒在地。

马六甲不是什么困局,而是绞索,是灯塔国套在厉害国脖子上的钢丝绳。平时看不出,战时准要命。朋友之间最难得的是什么?是信任。厉害国脖子上套着绞索,随时可以完蛋,灯塔国能不信任你吗?它即便不信任他爹,也会信任厉害国。所以厉害国才有了这三十年的高速增长。

与脚盆人民性格不同,厉害国很不情愿被人套着脖圈当狗遛。它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怎么解套。但是马六甲的位置恰到好处,厉害国别说灰机不行,就是行,也灰不过去那里。厉害国想来想去,想出来一个办法。灰机不行就造船。造航妈不行就造挖泥船。厉害国五行属土,一沾泥土的事儿就特厉害。这挖泥船造的,闷着头造出两只大个的,开去南海里造岛。一个接一个的飞快的造,一不留神,快要堆到马六甲的眼皮底下了。造岛干什么?就是修机场。超大个航妈,还是炸不沉的那种。

灯塔国一看,厉害国像个恐龙似的,腰里别着着J16和J20过来了。这是要干嘛?这是要解套啊。这么大一个恐龙,解了套还得了?再不翻脸就来不及了呀。所以说,其实灯塔国和厉害国的翻脸。从2016年就开始了。只不过翻脸是有个过程的。总得召集脑子好使的人,开会商量商量吧。总得统一民意,再选出个敢于翻脸,善于翻脸的肿桶吧?

一切准备就绪,终于可以脱钩了。脱了钩大家都赔钱,老百姓更不干了,王八瞪绿豆,非得干起来不可。本大愚在前文《台湾已经一点儿也不重要了》里面说过,干起来厉害国怕不怕呢?是一点儿也不怕的。厉害国除了马六甲这条主动脉,蔫不及的扎上了六条分动脉。还弄了西北煤电厂、西南水电厂两个大靠垫儿。说不定真能搞出可控核聚变来,那玩意儿才真正是高磕计呢,人就要光速飞行啦。能源基本确保,剩下的只要肯撅着屁股种地,也就饿不死了。

大家没钱赚,只能比赛过苦日子,这方面本大愚更看好厉害国。咱赌十块钱的,灯塔国是最先熬不住的那一个。

打是必须打了。贸易毡已经打了两年了,钩在一块儿不过瘾,脱光了继续打。不到三点全露,那就不叫打真军。只要不射击荷包蛋,那就没问题。不打不相识,打打更健康。什么时候双方都打穷了,打累了,互相瞅着就顺眼多了。到时候贴好散瘀止疼的膏药,再坐下来BBQ嘛。反正本大愚一无现金二无存款,更没有债券和股票,也不用操心什么金融风暴之类的破事儿。

回头看看床底下堆着的三千多斤大米,本大愚会心的笑了。

 


上兩條同類新聞:
  • 盧梭的政治哲学理论/揭秘:柯林頓阻止CIA射殺本·拉登 留虎成患
  • 江湖文化/德國記者:中國500年來對人類的創新貢獻為零/王康·痛苦的中國知识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