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评論 | 何清涟:俄美走近,战狼爲何不敢向普京呲牙/追寻石正丽的研究轨迹 她为何曾自我怀疑
發佈時間: 5/4/2020 12:38:43 AM 被閲覽數: 23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追寻石正丽的研究轨迹 她为何曾自我怀疑?

文章来源:

           

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法新社)

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情报机构接连表态,正调查武汉病毒研究所和这次新冠肺炎的关联。另外,特朗普在周四还向媒体表示,他已经得到病毒源自武汉实验室的证据,但是目前还不能公布与众。已成为众矢之的的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副主任石正丽,在今年二月接受美国媒体访问时透露,事实上,她在第一时间也怀疑过病毒是不是来自自己的实验室,甚至焦虑失眠。为什么石正丽会这么说?请听记者郑崇生的整理报道。

“病毒会是我们实验室出去的吗?”2019年12月30日,人在上海开会的石正丽,接到武汉病毒所领导的紧急电话后,立刻搭火车赶回武汉。当时,两名疑似“非典型肺炎”病人的病毒检体,已经送到病毒所。她一路上都不安地在想,“是不是湖北卫生局搞错了?难道来自我们的实验室?”

这是石正丽在今年二月接受《科学美国人》(Scientific American)月刊访问,透露自己第一时间听到武汉传出不明肺炎的混乱思绪。月刊更新相关资讯,将于6月出版完整内容。

有“蝙蝠女郎”称号的她,投入蝙蝠携带的冠状病毒研究超过15年。她在《一席》网络演讲节目中透露,为了追寻当年SARS非典肺炎的起源,她和蝙蝠结下难解之缘,2005年有了初步发现。

石正丽:“在分类学上,蝙蝠身上检测出来的冠状病毒,和SARS冠状病毒属于同一个种,所以,我们称为蝙蝠SARS样冠状病毒。这个工作很快就发表在2005年《科学》杂志上面。可以说是我们寻找SARS源头重要的里程碑事件。”

可以说,石正丽是第一个指出蝙蝠身上携带的冠状病毒,和造成人类感染SARS非典肺炎的冠状病毒有高度关联的科学家,她从此带着研究团队上山入洞、抓蝙蝠、搜集蝙蝠排泄物。这些都是艰难且高危险的工作。到了2011年,他们在云南山中取得蝙蝠身上携带冠状病毒的样本,有了更具体发现。

石正丽2013报告:蝙蝠冠状病毒可能跨物种传播

“我们发现,这株病毒和SARS病毒有很多相似地方,除了进化关系近,功能方面也非常近。”石正丽说。

云南中华菊头蝙蝠身上携带的冠状病毒,是SARS病毒的直系血亲。石正丽后来将这一研究发现在2013年发表于《自然》(Nature)杂志,并指出这个病毒具备跨物种的传染能力。

这也足以解释,她为什么在《科学美国人》的访问中说,她本以为冠状病毒的高风险区域应该是中国东南部的广东、广西或云南,“我从没想过这会在中国的中部城市、武汉爆发开来”。

为什么是湖北武汉?报道提到她自我怀疑与自我验证的说法,但也让人有更多猜测联想。

疫情初始,她每晚难以入眠,除要研究团队反复检测送来的患者病毒样本,并建立病毒基因排序,拿来和实验室十多年来从一万五千多千只蝙蝠身上取得的上千个冠状病毒样本比对检测;另一方面,她浏览过去几年实验室的记录,查核实验材料,尤其是在废弃物处置过程中,有没有疏失。

“没有一个(病人)的病毒基因序列和我们团队采集到的蝙蝠冠状病毒基因序相符。” 她大叹一口气,如释重负般说到。

然而,现在外界很多人将病毒的来源指向她的P4实验室研究团队,这让她感到痛苦,但每天还是得继续研究工作,“这是新常态”。
美国情报部门说,他们虽然排除这次新冠病毒是人造或是被基因改造的可能,但是还在调查是否是实验室意外泄漏的可能。

美国学者早示警:病毒功能取得的研究走太远

石正丽表达疫情爆发后心情转变的过程,却无法消灭阴谋论,甚至全然取信于人,原因就在于一头热钻入蝙蝠冠状病毒研究后,她是不是在全世界生物学尚未订出完善的“功能性取得”(Gain of Function, GOF)研究的规范时,走得太远太险?

公开研究报告显示,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微生物与免疫学教授巴瑞克(Ralph Baric)在2016年在和石正丽联名撰写的报告中警示,石正丽提供的WIV1-CoV冠状病毒的全基因与嵌合体(chimeric ),可在人类呼吸道与体内迅速增生。在缺乏疫苗与药物的情况下,从事GOF的研究,有安全风险。

巴瑞克说,“不断的混入不同的冠状病毒,会为产生危险的新病源体,创造大量机会”。

“功能性取得”的研究,虽有助于疫苗与药物研发,但人工探究合成不同物种携带的冠状病毒,可能加重病毒的传播力与毒性,在病毒研究上一直有争议。

以美国为例,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和武汉病毒所曾经有这方面的项目合作,但是2014年美国叫停,国立卫生研究院持续探讨功能取得研究的道德风险及规范建立。

研究与调查的透明度 中国说一套做一套?

对于是否愿意公布相关蝙蝠基因资料库的资讯,截至发稿,石正丽没有回复自由亚洲电台的电子邮件查询。

同一时间,世界卫生组织(WHO)驻中国代表盖立(Gauden Galea)接受英国天空新闻(Sky News)专访时表示,中国多次拒绝世卫参与2019冠状病毒疾病来源的调查。

中国不让世卫参与,光凭石正丽的说法,如何取信于人?





评論 | 何清涟:俄美走近,战狼爲何不敢向普京呲牙?



左起:习近平、特朗普與普京。(AFP)

左起:习近平、特朗普與普京。(AFP)




目前中國陷入改革開放以来最大外交困境,“战狼”突擊隊四處出擊,重炮轟美國國務卿彭佩奧與共和党;胡錫進更是極度無禮,稱澳大利亚“像粘在中國鞋底上的嚼過的口香糖,有时你不得不找一塊石头把它給蹭下来”。但在疫情时期因中國僑民與北京摩擦甚多的俄羅斯,不僅送上抗疫物质,还要搭上無數美言。對4月25日的美俄總统就易北河會師75周年發表的聯合聲明,中國却只發了條不帶任何评價的新闻。這一行動充分顯示:除了非洲兄弟之外,在大國当中,北京最不敢得罪的就是普京這位主兒。

北京的超然掩飾內心失措

在武肺疫情席卷世界,所有國家疲于應對之際,美俄總统發表的聯合聲明惹人關注。美國關注,是因冷战以来反蘇情結尚存,加上民主党與媒體一致指控俄羅斯上次幹扰美國大選心存芥蒂;欧洲關心,則因對肺炎疫情過後世界格局變化的關心,極不愿美俄走近。這两大势力的共同擔心是:美、中两大世界强國贸易战休兵、武漢肺炎源头问題針鋒相對时,美、俄如果真的摒棄前嫌通力合作,他們將被置于何種境地?

此事于中國来说利益攸關,無異于給中國敲了一記悶棍。面對此消息,中國外交部與宣傳機器不再擺出一幅一碰就跳起来咬人的战狼姿態,只有新華社發了一條“莫斯科4月25日電”谈及此事,整篇文章將這一聯合聲明純粹当作與目前國際局势完全無關的一條新闻處理,用强装的冷淡掩蓋着內心的失措。

中俄關系百年恩怨,經曆了“以俄爲師、以俄爲敵、以俄爲友”這三大階段的變化。但連中國人自己都知道,現階段的“以俄爲友”实有點勉强,北京希望與俄羅斯交好,共同對抗美國,扼制西方。但俄羅斯對中國一直是表面如友,內裏冷淡,隔几年就在中國移民问題上發作一次,中國只能装聾作哑。特朗普本人對普京一直持友好態度,只因美國國內反俄力量太强,包括共和党建制派在內也持此態度,加上通俄門事件的影響,才不得不與普京保持距離。如今两國總统借着紀念易北河會師這一不能公開反對的理由,表達了走近之意,如此動向,中國怎能不防?

俄羅斯因疫情遭受重創





美國總统特朗普(左)和俄羅斯總统普京在芬兰舉行會晤。(美聯社)

美國總统特朗普(左)和俄羅斯總统普京在芬兰舉行會晤。(美聯社)


中國在俄羅斯的移民數量,中俄两國都没准數,中國方面認爲只有约30萬人,而俄羅斯則認爲有百萬之數。該國人口學家預測,如果俄、中两國之間這種緊密聯系持續下去,大约到2050年,中國人可能成爲俄羅斯的第二大民族。目前鞑靼人是排在俄羅斯人之後的第二大民族。

俄中雙方之所以保持友好,政治上全因美欧拒絕俄羅斯;經濟上,两國之間有石油這個因素羁絆。但這次疫情太過严重,爲中俄關系帶来變數。在中俄之間穿梭行走的中國人,先爲俄羅斯帶去疫情威胁;俄羅斯疫情严重之後,這些人急欲回國,又成爲中國的境外病毒輸入者。

两個月前,俄羅斯同樣把中國視爲病毒主要来源和威胁。這次疫情,盡管俄羅斯從一開头就采取了防堵策略,無奈在俄華人太多,俄羅斯最终还是淪爲疫情严重之國。3月中旬至4月中旬,普京與习近平通過两次電话,據中俄關系專家分析,因爲原油價格暴跌,沙特阿拉伯排挤俄羅斯市場份額,第一次電话交谈可能同普京請求中國購買俄羅斯石油有關。第二次電话交谈很可能是习近平請求普京不要驅趕中國人,避免給中國防疫增添更多压力。盡管如此,4月中旬以来,俄羅斯的疫情不斷加重,據俄羅斯傳染病專家估計,俄羅斯可能會在今年6月至7月間迎来疫情高峰,而未来几周內俄羅斯將迎来“艱難时刻”。

疫情改變了普京許多大計劃

法國《世界報》地缘政治版刊出專栏作家希爾薇·考夫曼的文章,说武漢肺炎疫情毀了總统普京的所有大計劃:石油價格暴跌,5月俄羅斯疫情進入高峰,全民公投修憲和愛國大游行都被推遲。

該文指出,俄羅斯原定4月22日舉行全民公投,就俄羅斯憲法改革草案投票表決。這個修憲草案獲得全民通過本不成问題。普京總统精心炮制的這個憲法改革方案,可以让他做總统一直做到2036年。盡管從法律上讲,這個公投程序並非必不可少,但罩上全民支持的光环,就有了高度合法性。

然而這個計劃被武肺疫情毀了。俄羅斯的疫情比西欧稍晚出現,預計在5月份讲達到高峰。于是普京明智地延後了這場公投,却没有定下公投延到什么日期,没人知道什么时候選民可以安全地投票,而且經濟的不确定性更需要考量:誰會愿意選擇在國民失业率最高和收入最低的时刻舉行全民投票?

上述事实,可以猜想普京有多恨中國這場疫情。

中俄之間的石油羁絆





2018年11月11日,美國總统特朗普同俄羅斯總统普京在法國巴黎舉行的紀念第一次世界大战結束100周年紀念活動上,見面握手。(AFP)

2018年11月11日,美國總统特朗普同俄羅斯總统普京在法國巴黎舉行的紀念第一次世界大战結束100周年紀念活動上,見面握手。(AFP)


但普京盡管惱火,却不得不忍着心头怒火,因爲目前他还面臨另一場战爭:石油战。在這場與OPEC的價格战中,他需要中國的幫助。

中國目前是世界上最大的原油進口國,進口来源于世界大约50個國家和地區。自2016以来,俄羅斯、安哥拉、沙特稳居前三,且俄羅斯逐漸占优。只有2019年,沙特對華出口石油總值略超俄羅斯。

石油對俄羅斯的經濟與財政極爲重要,占俄羅斯GDP的比重爲15%,爲美國的两倍。俄GDP與石油價格變化的關聯度几乎爲99%。今年,發源于中國的武肺疫情導致全球經濟停滞,對原油需求明顯下降,産油國之間再度發動石油战。與以往沙特啓動的“石油战”不同,本次“石油战”由于疊加了疫情蔓延對全球經濟的抑制,其對原油價格“杀傷力”更大,而且影響更爲深远。目前的直接影響是:石油進口國將從這場“战爭”中獲利,尤其是中國和欧洲,由于大流行病造成生産下降,资源價格低迷將對其大有幫助。

俄國與欧洲關系不佳由来已久,只能指望中國繼續保持對俄羅斯石油的需求,這對俄羅斯財政很重要,這從近三年俄羅斯對華出口石油總值可見:2017年, 183億美元;2018年,323億美元;2019年,317億美元。

俄羅斯經濟严重依赖石油天然氣收入。在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之前,俄羅斯的經濟就已停滞不前。原油價格暴跌的前景,對俄羅斯来说簡直就是災難。因爲俄羅斯的政府預算是以每桶原油42.5美元作爲收入基礎計算。

這就是普京無論如何,也不能與中國翻脸的原因。

中國無論如何不想再增加一位敵人

目前,不少國家與曾經的友中人士正在反思:武肺病毒危機顯示,在一個拥有强大中國的世界裏,生活要付出巨大代價。中國雖然嘴硬,但也知道自己處于四面楚歌之境。美俄總统在紀念易北河會師75周年那天發表聯合聲明,稱“‘易北河精神’是俄美摒棄分歧、建立信任和爲实現共同目標開展合作的典范”,必定让中國回憶起舊事:当年冷战时期,美國爲了對付前蘇聯,确定聯中制蘇的國際战略方針,于是有了基辛格奉尼克松之命開展的破冰之旅,中國的國際地位從此大變,西方世界的門自此對中國大開。曆經數十年風風雨雨,中美關系又回到破冰之旅以前的敵對状態。此情此境,聽到這等語言,可想而知,中國內心有多么不高兴。

但中國确实不想再增加一位强敵,更何況,中共还准備在美國國內政治上再狠搏一次,寄希望于民主党拜登明年大選獲勝。目前,民主党正努力想把大選議題從民主党非常不利的經濟、移民等議題上轉向疫情;中國則通過各種外宣管道抹黑特朗普。越来越左的民主党與根子上就信奉馬克思主義的美國左派爲了在意识形態上與前蘇聯劃清界限,一直對俄羅斯持敵對態度,一旦特朗普失去白宮位置,俄美關系就難以寸進。

這就是中國雖然對美俄總统4月25日的聯合明很惱火,但却未派出战狼去咬普京的原因。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論员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RFA




 


上兩條同類新聞:
  • 追寻石正丽的研究轨迹 她为何曾自我怀疑?
  • 中国两会与国际脱钩对撞 三大灰犀牛和三大关注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