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肺炎疫情:印度能否取代中国成为世界工厂/新冠疫情後遺症開始顯現:前所未見的全球債務巨獸(圖)
發佈時間: 5/19/2020 4:46:57 PM 被閲覽數: 9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肺炎疫情:印度能否取代中国成为世界工厂



工厂车间图片版权GETTY IMAGES印度把本次疫情中国面临的冲击视为自身进取成为世界工厂的好机会。

随着新冠病毒肆虐造成全世界数百万人感染,中国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有可能撼动其第一大世界工厂的地位。


毗邻中国的印度已经感觉到了这一天赐良机,迫切地希望印度能占领中国退出后的制造业空白领域。


印度交通部长尼庭·贾德卡利(Nitin Gadkari)最近在一次访谈中表示,中国的全球地位被削弱,印度吸引了更多的投资,就好比因祸得福。位于印度北部的北方邦(Uttar Pradesh), 总人口与巴西相当,已经在组成经济团队吸引那些有意放弃中国的公司入驻。


据彭博新闻社的报道,印度也在准备划出总面积相当于两个卢森堡(约5000平方公里)的区域,提供给那些希望迁离中国的制造企业,而且印度已经与1000家美国跨国公司接洽。


印度政府全国投资促进会——投资印度(Invest India)的总裁迪帕克·巴格拉(Deepak Bagla)向英国广播公司BBC表示,印度吸引跨国公司的行动一直都在进行中。新冠病毒将会让很多这样公司加快自己的步骤,尽快摆脱在中国的风险。



美国-印度商会(USIBC),是致力于促进美印投资的很有影响力的游说团体。该商会也表示,印度已经大大提高了自己招商的声音。


该商会主席尼莎·比斯瓦尔女士(Nisha Biswal),曾担任美国国务院负责南亚和中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她向BBC表示,“我们看到印度在中央政府和邦政府,都在把重点放在吸引供应链企业方面。”


“那些已经在印度设有工厂的公司可能会是最快迁离中国的,打算减少在中国工厂的产量,增加在印度的生产。”


不过她补充说,现在各项事务仍在评估阶段,不会仓促地做出决定。


在全球负资产问题严重的大环境下,重新安置调配整个产业链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独立经济学家卢帕·苏博拉曼雅(Rupa Subramanya)说:“因为疫情,很多这些公司都面临严重的现金流和资本限制,所以在决定下一步怎么做之前都会相当谨慎。”


长期观察中国事务的《金融时报》前驻香港分社社长拉胡尔·杰克布(Rahul Jacob)认为,印度政府正在集中可使用的土地资源,是朝正确方向迈进的一步,但是仅仅有土地,还不大可能吸引大公司搬迁工厂来印度。


他说:“生产线和供应链之间的粘性比人们理解的要强得多,很难在一夜之间就把它们一分为二。”


“中国提供的是完整的基础设施,如大港口和高速公路,顶级的劳动力以及精密的物流系统,这些都是满足国际公司运营遵循的严格交付期限的关键因素。”


另外一个使印度不大可能成为全球跨国公司首选地的原因是,印度并没有很好地融入全世界主要供应链。

美国总统特朗普图片版权GETTY IMAGES美国总统特朗普认为中国没有及时阻止病毒扩散,对新冠疫情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2019年,在经过7年的谈判之后,印度退出了由12个亚洲国家组成的极为重要的多边贸易协议,总称为地区全面经济伙伴协议(RCEP)。印度这样的决定使得印度出口商进入那些与其它国家互免关税的市场时很难获利,也无法向贸易伙伴提供互惠。


《未来在亚洲》(The Future is Asian)一书的作者帕拉格·坎拿(Parag Khanna)向BBC表示,“我为什么要在印度生产我想卖到新加坡去的东西呢?在体系上与其它国家维持贸易协议,与拿得出好价格同等重要。”


他认为,全球贸易开始遵循“就地销售”模式,各大公司都在靠近原材料的地方生产,而不是外包生产,而且将生产与产品需求地区拉近,所以地区融合特别重要。

中国的手机厂图片版权GETTY IMAGES与中国配套的基础设施相比印度的竞争力在哪里?

印度不稳定的外商直接投资(FDI)以及不均匀的监管都是持续让跨国公司感到麻烦的问题。


从禁止电子商务公司销售非必需品到调整外商直接投资规定不准来自邻国的少受监管的资本进入印度,人们担心印度已经利用疫情在自身周围建起了一道保护墙。


印度总理莫迪最近在向全国的一次讲话中,倡议要为“地方发声”。新的刺激方案提高了外国公司竞投印度合同的门槛。


美印商会主席比斯瓦尔女士说,“印度的监管条例越稳固,说服更多跨国公司在印度开设基地的机会就越大。”


那么,如果跨国公司不选印度,又会选谁呢?


杰克布认为,现在来看,越南、孟加拉、韩国和台湾都在新冠疫情影响中国后受益,韩国和台湾是技术高端方面,而越南和孟加拉是低端方面。


由于中国劳动力和环境成本增加,跨国公司在大约10年前就开始把生产线从中国搬迁到这些地方。最近几年中美贸易紧张关系使原本缓慢的迁移加速。


据香港《南华早报》统计,自2018年6月,也就是中美贸易战开始之前的一个月开始,美国从越南进口的货品突然飙升了50%以上,从台湾的进口产品也增加了30%。

美国和印度国旗图片版权GETTY IMAGES印度政府机构正在努力吸引更多美国公司到印度设厂。

印度被认为在此过程当中没有进益,因为印度没有创造出条件允许跨国公司不但向印度本地市场提供产品,而且利用印度作为生产基地向全世界出口。


最近几周,有几个邦开始采取行动应对某些松绑规定所带来的担忧,其中最主要的是引发争议的对陈旧劳工法的修改 ,以减少对劳工的剥削。


例如北方邦和中央邦已经暂停了重要的劳动保护措施,使工厂甚至无需保证有清洁、通风、照明和厕所等基本设施。


此类决定的出发点是要改善投资环境,吸引全球资本。


杰克布说,这样的决定也可能造成反作用,所带来的伤害远比提供的帮助要多,“国际公司对这一点非常担心。他们对供应商的劳工、环境和安全标准都有严格的行为准则。”

印度一家茶叶工厂图片版权GETTY IMAGES印度的某些邦为了吸引外资甚至宽限了对工厂安全条件的基本要求。

他提醒说,2013年包括为沃尔玛等大零售商供货的孟加拉制衣工厂厂房倒塌是一个转折点。这一事件迫使孟加拉大幅度改善工厂基础设施和安全条件来争取更多的投资。


“印度必须遵循更好的标准。这些都是完全脱离全球贸易现实的官僚们在电脑里黑板上拟定出来的想法。”


但是随着美国加大力度与中国脱钩,日本向本国企业拨款帮助将工厂搬出中国,英国议员受到压力重新考虑华为在5G网络建设中的作用,全球的反对中国情绪正在逐步升温。


专家们说,现在时机已经成熟,印度应该开展广泛的结构性改革,利用这些席卷全球的地缘政治风向的改变来重塑印度与世界的贸易关系。


BBC








新冠疫情後遺症開始顯現:前所未見的全球債務巨獸(圖)
2020-05-18

Reuters

  路透倫敦5月14日 - 一波接一波的刺激支出猛藥,正在緩解新冠病毒疫情帶來的傷害,但這些猛藥留下的長期債務,可能拖累經濟增長,加劇貧窮問題,爲日後爆發危機埋下伏筆,特別是發展中國家。

面對據稱將是1930年代以來最嚴重的全球經濟衰退,世界各國央行及政府透過購債及預算支出,已砸下至少15萬億美元的刺激措施,以減輕沖擊。



但對于一些還在苦于應付2008-9年金融危機遺緒的國家而言,這些措施無疑將讓債台更加高築--國際金融協會(IIF)估計,自2007年以來全球債務金額已增加87萬億美元,其中政府債務增加70萬億美元,占了絕大部分。

IIF稱,單是今年就可能看到全球債務與國內生産總值(GDP)之比上升20個百分點,達到342%,這是基于經濟萎縮3%和政府借款較2019年翻倍的估算。

背負沈重債務的日子過得並不逍遙:那些負債累累的國家痛苦最大,無論是像意大利這樣相對富裕的,還是像贊比亞這樣的,這些國家在疫情來襲之前就已經捉襟見肘,目前正直奔違約而去。

但即使是最有錢的國家也不能幸免。不斷攀升的債務可能會讓德國和美國丟掉AAA信用評級,而各國政府將越來越依賴央行來控制借貸成本,甚至直接爲今後數年的支出融資。

從曆史上來看,每當一國提高債務水平時,情況就會發生變化,柏瑞投資的多元資産全球主管Mike Kelly稱。這場危機...讓我們回到了在2016-2019年剛剛開始擺脫的緩慢增長陷阱。

他預計,未來數年政策制定者面臨的挑戰,將是找到一種方法去應對我們幾乎在一夜之間陷入的這種巨額債務-GDP結構。

目前,在今年全球經濟可能萎縮5-6%的情況下,擴大舉債和支出是生命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測,今年公共赤字占國民收入的百分比將從2019年的不到4%跳升至近10%。

即便歐洲經濟強國德國也自2013年以來首次舉債。美國財政部的第二季借款將接近3萬億美元,是此前數據的五倍多。

據德意志銀行計算,今年公衆持有的美國聯邦債務將升至GDP的100%,上次達到這個水平是在1940年代;到2030年將接近GDP的125%。2019財年這一比率爲79%。

不過,最終當各國開始把越來越多的年收入用來還債時,債務可能會拖累經濟增長,這種情況在發展中國家曾一再出現。

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秘書長古裏亞本周在英國金融時報的網絡會議上表示,在這種情況下加快經濟增長,就像背負許多債務卻努力想飛,而現在我們要增加更多。

**量化寬松並非總是靈丹妙藥**

低利率將使一些國家負債累累。比如,日本的債務負擔是GDP的兩倍多,但其仍印鈔發債,然後由央行去買債。

控制利率和保持利率在低點的能力是維持償債成本在低位的關鍵,我們預計這種趨勢會持續,東方彙理資産管理固定受益部門主管Eric Brard表示。

但這種趨勢在美國和歐洲將加速,因爲歐美央行消化了很多超額債務。

但在一些國家,平均GDP增速數年來遠低于利率,意味著即便在新冠疫情爆發前,他們的債務比率已經在不斷上升。

凱敏雅克資産管理(Carmignac Gestion) 資委員會成員Kevin Thozet提到,意大利就沒有受益于持續五年的低利率。



意大利債務約相當于國內生産總值(GDP)的135%,可能增至約170%--這些水平是不可持續的,因此該國要麽需要快速增長,要麽需要債務互助,他說。



他指的是將歐洲風險分攤到所有成員國的想法,而富裕國家抵制這種做法。

根據百達資産管理,截至2019年底,發達國家中債務可持續性最差的是希臘,其次是意大利、日本、比利時和英國。

但是,意大利和其他南歐國家的借款有歐洲央行的支持,這是大部分發展中國家所沒有的。

十幾個新興經濟體的央行已經啓動了自己的量化寬松計劃。但是,由于沒有龐大的國內儲蓄池,多數新興市場國家都依賴外國投資者來填補國際收支赤字和支撐本國貨幣。

此外還有通脹風險。這些將使他們印鈔支持增長的力道受到局限。瑞銀新興市場分析師Manik Narain說,在巴西或者南非,債券購買計劃可能導致收益率曲線末端的實質利率大幅上升。

南非如何能以10%利率償債?這種債務變成不可持續,並帶來危機--充其量只會拉低GDP增長,他說。

分析師表示,這種情況可能令一些發展中經濟體走向又一次的貶值和通脹周期。

令人擔心的是,一些較大的發展中經濟體--土耳其、巴西、南非--正在朝這個方向走。百達投顧全球債券主管Andres Sanchez Balcazar說。

巴西和南非的經濟年增長率多年來一直低于2%,利率卻分別高見14.25%和7%。

根據美國銀行估計,到今年年底時,巴西與南非的公共債務與GDP之比將分別觸及77.2%和64.9%。IMF數據顯示,十年前的比值分別是約61%和35%。

NN Investment Partners固定收益解決方案主管Edith Siermann說,債務水平上升會導致這類發行人借貸成本上升。

長期疑慮是,誰將爲此付出代價?(完)

 


上兩條同類新聞:
  • 世卫大会疫情成焦点 谭德塞 : 尽早启动独立调查/病毒凶猛:男子戴口罩去超市仍感染,老婆送進ICU
  • 墨西哥猛虎街头乱跑 被3名牛仔用板凳和绳索制伏(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