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清華教授:美國並没有衰落 只是處在困惑之中…(組图)
發佈時間: 5/20/2020 11:40:17 AM 被閲覽數: 11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清華教授:美國並没有衰落 只是處在困惑之中…(組图)
2020-05-12

智庫中國

当前环境下,如何看待美國對華战略?中美關系將走向何方?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中國人民大學中美人文交流研究中心推出“重新認识美國”系列直播讲座,爲您重新解構美國、探寻中美關系的秘密。



赵可金

5月8日,清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國際關系學系教授、清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副院長、國際關系學系主任、全球共同發展研究院副院長赵可金分享了他對美國精神的解讀。

以下是正文:

對很多中國人来说,美國是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國家。美國政治研究比較复杂,按照主流研究,美國政治是迄今爲止人的理性所建構起来的最复杂的政治體系,是借鑒了曆史上几乎所有的在实踐当中被證明是成功的政治精神的彙集。

但近年来,美國的精神在实踐中遇到了很多问題,或者说美國精神陷入了自己的困惑,表現爲美國社會出現的“極化”趨势,社會共识越来越困難。在百年大變局之中,究竟怎樣理解美國精神、怎樣理解美國?

根據我的研究,“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包括了三個方面。

一是人類正在經曆世界舞台的中心從欧洲大西洋向太平洋的轉移,也就是國際力量對比的東升西降。

二是人類正在經曆全球發展動能的“新舊轉換”,也就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發展。

三是全球治理體系和秩序的革命性變革驅動了國際秩序的“禮崩樂坏”,它有可能帶来所谓“二次文藝复兴”。

在這樣一個时代,我們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比如人類命运共同體。今天這個世界變小了,但问題變大了。在很多的領域,我們有很多的问題需要我們去回答,這個回答不僅需要中國回答,更需要全世界回答。然而美國在面對這些问題的时候表現出了它的保守性。



美國的經濟規模还在擴张

特別進入21世紀以後,美國作爲一個“少年老成”的世界大國,在面臨世界的和平赤字、治理赤字、信用赤字、發展赤字时,表現出了保守性和不知所措。所以,很多人说現在美國在衰落,但是我個人認爲美國並没有衰落,如果仔细看近一两百年,直到現在美國的經濟規模还在擴张,美國还是在向前走。但是,在它的軀體繼續成長的過程中,它的精神在走向封閉。所以,我認爲不是美國的衰落,而是美國的困惑。

美國近两百年曆史之所以走到今天,與它的制度强大有非常直接的關系。我們不必諱言美國的制度非常强大,但現在美國的這種制度已經被美國的利益集团、被游说团體所俘獲,美國好像是一些人世襲的统治這個國家了。有几位美國學者通過回歸和調查统計的研究顯示,美國今天1700多項決策是由美國的1000多個億萬富翁所決定的。20世紀中期,托馬斯•戴伊讲美國是由5000多個大亨所掌控的,今天更集中了,只有1000多個億萬富翁。所以,不管誰上台都是他們在掌控這個國家。美國的行政、立法和法院也都開始出現了極化,出現了這種“否決式”政體,效率非常低下的制度。所以,美國人说,自己的制度衰敗了,這種衰敗反映了它的困惑。

未来美國民主的方向是什么?有三種情形。

有美國學者擔心特朗普會不會成爲下一個希特勒?

第一種,制度閉鎖,制度成“高压鍋”,最终導致法西斯主義回歸。压力之下,美國制度閉鎖了、國門關閉了,退群、廢约、築墙、排外,最後所有的矛盾压在美國國內,在高压之下最终這個制度成爲了一個“高压鍋”,最终會帶来法西斯主義道路。我想這是美國最不愿意看到的,有美國學者擔心特朗普會不會成爲下一個希特勒?的确值得進一步觀察。

第二種,制度調適,制度成“出氣筒”,最终導致新進步主義兴起。制度通過調適、改革促成一場新的進步主義运動,現在的民主党人拜登帶有這樣一個方向。

第三種,制度突變,制度成“變压器”,最终導致新社會主義變革。這種可能性現在没有了,桑德斯現在已經退選了,所以這三種力量是今天美國民主困惑內部面臨的一個非常重要而且核心的问題。

現在来看特朗普所代表的方向和拜登所代表的方向,要求美國人做出自己的選擇,所以我們將美國最先遇到的民主的困惑,無論是集權與民主的困惑,还是選擇什么樣民主的困惑,还是民主與“金主”之間的困惑,這是美國人今天制约他們重新寻找方向的一個核心问題。

全球化帶来的一些问題,並不只是美國的问題,任何一個國家只要選擇了進入全球化,久而久之它也會面臨和美國同樣的问題,就像馬克思在写《资本論》时讲到,他说,“我今天看到的是英國和法國的问題,那些德國的老百姓們,讀者們,你們也不要高兴的太早,因爲這就是閣下將来的问題。”所以,今天我們看到美國的困惑,实際上我們作爲中國人,我們應該着眼于三十年、五十年之後,当我們的子孫們遇到同樣的困惑时,能不能想出打破困惑、寻找方向的這樣一個循环,能夠帶領人類走出新的一步,邁上新的平台。

 


上兩條同類新聞:
  • 92%中国博士生选择留美,北大教授: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 华裔教授参与千人计划 被地方法院以逃税为由定罪(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