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砸4600萬送女兒讀名校?美中介:中國富豪讓我狂賺1.8 億
發佈時間: 5/21/2020 12:28:34 AM 被閲覽數: 7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砸4600萬送女兒讀名校?美中介:中國富豪讓我狂賺1.8 億
2020-05-20

UKCHINESE


去年三月,美國媒體爆出,從好萊塢名演員到華爾街的投資銀行 CEO,數十位錢權皆有的家長,向例如耶魯、斯坦福、加州大學洛杉矶分校、南加州大學等常青藤和私立名校的招生工作人員,賄賂上千萬美金,只爲確保自家孩子,能夠得到一紙通知書.



這些家長裏,有主演過《絕望主婦》,讓人印象深刻的 Lynette 的扮演者 Felicity Huffman。她被控爲了提高女兒用來申請大學的 SAT 考試成績,向招生顧問行賄 15000 美元(約 10.6 萬人民幣)。







《絕望主婦》化身現實絕望主婦,事件被捅出來後,Felicity 向公衆道歉,並向法官認罪,最終于去年 9 月被判 14 天拘役,250 小時社區服務,罰款 30000 美元(約 21.3 萬人民幣)。





(圖源:today)


案件持續一年,這十幾個月的時間裏,被捅出來的當事人越來越多,其中不乏華裔面孔,還有中國億萬富豪的女兒。


昨天,一位名叫 Xiaoning Sui 的 49 歲華裔媽媽,被美國法官罰款 25 萬美元(約 178 萬人民幣),以懲罰她通過捏造兒子體育項目的方式,讓孩子能夠進入加州大學洛杉矶分校 UCLA 學習。通過視頻審判的方式,這位媽媽承認了自己的罪行,並同意支付罰金。







這場涉及多個家庭的行賄案件,還有多少不爲人知的地方?故事始作俑者,得從一個外號是Rick 裏克,全名William Singer的人說起。







(圖源:fb)




今年 59 歲的裏克,在加州教育圈混迹多年,1992 年就在加州創立了大學申請的顧問公司,專門教授家長孩子如何考好成績,申請到知名大學。除此之外,他還自己出版過申請秘籍。







多年的從業經驗,加上成功案例頗多,自然而然的,裏克吸引了許多加州和世界各地的客戶。與此同時,他也深知,多金又有權勢的父母,想讓孩子們進入頂尖學校,爲家族長臉,讓孩子更有發展的 ” 潛規則 “。






瞄准目標人群後,裏克開始了各種操作。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美國的大學申請,除了SAT 成績之外,個人自薦信高中在校時的活動表現,都可以成爲申請時的有力支持。這同時,也是裏克著重瞄准操作的地方。




比如,有錢人家的小孩寫自我簡介,他 ” 另辟蹊徑 ” 建議,讓孩子說自己是貧困單親家庭的孩子,爲了上大學家裏人付出了一切。當孩子說自己無法想象窮人的生活是什麽樣子的時候,裏克會親自操刀幫孩子潤色自薦信。



把富說成窮,占取真正寒門學子的位置,欺騙無法確認孩子家庭經濟狀況的招生官,只是一個 ” 簡單 ” 的操作。


另外一種 ” 對症下藥 “,捏造孩子在學校的活動經曆,以此換取大學體育特長生的錄取位置。前面提到的華裔媽媽 Xiaoning Sui,就走的這條路線




2018 年夏天,居住在加拿大大溫地區的 Sui,跟裏克取得了聯系,想讓兒子進入加州大學洛杉矶分校 UCLA 讀書。裏克了解到兒子打網球,會一點運動的基本背景後,建議母子倆走體育生申請的路線。



在他的操作下,Sui 兒子的高中成績單,和假裝踢球的照片,被送到了一位名叫 Laura Janke 的人手上。Laura,是南加州大學女子足球隊的助理教練,在和裏克的郵件通訊裏,裏克寫到:” 這個孩子會是加州大學洛杉矶分校的足球運動員。”






于是乎,Laura 僞造了 Sui 兒子的資料,將他包裝成大溫地區兩家私人足球俱樂部的頭號運動選手。資料僞造成功後,裏克又再將假資料和 Sui 兒子的高中成績單轉交給南加大的女子足球隊總教練,以及洛杉矶分校的男子足球隊總教練Jorge Salcedo。






男子足球隊總教練接著將假資料和成績單一並打包,遞交給了洛杉矶分校的體育招生官,並完成了發放通知書的任務。這個過程結束後,Sui 在裏克的要求下,彙去了 10 萬美元,疏通層層染手僞造資料的教練(71 萬人民幣)。






10 萬美元,只是最初操作的辛苦費用。兒子的通知書下來後,裏克對 Sui 說,如果想要保證孩子一定有書讀,就必須再交 30 萬美元(約 213 萬人民幣)的 ” 鎖位費 “。她照做了。


如果說,Sui 的 40 萬美元買通費,已經足夠驚人,那些巨富的家庭,裏克的要價更高。


比如去年五月媒體就曝出,中國山東某億萬富豪,爲了讓女兒進入斯坦福大學,花了650 萬美元(約 4600 萬人民幣)。


諷刺的是,姑娘通過僞造劃船特長拿到通知書後,搖身一變成爲了學霸代表,參加直播,跟大家分享自己的 ” 成功經驗 “。







(圖源:weibo)


另一位前年入讀大學中國姑娘,父母支付了120 萬美元(約 852 萬人民幣),通過僞造孩子是足球特長生的身份,把她送進了耶魯。




靠著這些方法,多年間,裏克的進賬超過 2500 萬美元。(約 1.8 億人民幣)



(圖源:cgtn)



時間來到 2019 年初,美國大學的錄取通知書陸續發出,放下心的 Sui,高高興興前往歐洲旅遊。她哪裏能想到,美國檢方早就盯上了裏克和他的客戶們,等著最後的圍捕。






去年二月,正在西班牙旅行的 Sui 被捕,被關進了當地的監獄,並在拘役 5 個月後回到北美接受進一步的判決。到了今年五月,Sui 全部認罪,法官認定她在西班牙的五個月刑罰可以抵消刑罰,但還是需要支付 25 萬美元的超高罰款。


案件從曝光到當事人依次進入司法程序,超過 50 名家長被訴訟,有的,例如絕望主婦和 Sui,已經坐完了牢。


而被曝光的孩子,都被學校退學。值得一些肯定的是,絕望主婦 Felicity 的女兒,去年母親瞞著她行賄的事情曝光後,她哭著問過媽媽:” 爲什麽不相信我自己可以?” 這之後,她在今年的 SAT 重考中,憑借自己的真實成績,拿到了卡耐基 · 梅隆大學的錄取通知書。







一直以來,父母爲了孩子能接受最好的教育,都會想盡辦法努力爲孩子爭取。比如電影《起跑線》中,印度爸媽費盡心思搬到富人區,想把孩子送進名校的誇張喜劇。但事實上,影視劇作品的荒誕程度,都不及現實的 1%。







華爾街投資公司高管 Douglas Hodge,因爲幫助一家 7 個孩子裏的 4 個僞造資料、行賄招生官,被判入獄 9 個月。他對法官說,自己做的一切大錯特錯,但都是因爲出于對孩子的愛。





無獨有偶,Sui 的妹妹在給法官的信裏寫道:” 姐姐是一個可以爲兒子付出一切的母親,每次去兒子真正參與的網球比賽時,如果比賽場地沒有洗衣機設備,都會幫兒子和隊友們手洗襪子。”






但這樣的愛,同時剝奪了其他的,沒有能力靠錢得到入學資格孩子的機會。當天平徹底傾向了財富名利的那一邊,貧寒的家庭,連進場的資格都不再擁有。









 


上兩條同類新聞:
  • 清華教授:美國並没有衰落 只是處在困惑之中…(組图)
  • 92%中国博士生选择留美,北大教授:精致的利己主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