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留學生畢业後從兴奮到絕望 矽谷裁员潮中的華人工程師
發佈時間: 5/21/2020 12:30:06 AM 被閲覽數: 9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留學生畢业後從兴奮到絕望 矽谷裁员潮中的華人工程師
2020-05-20

界面新闻


“当时还覺得離自己很遙远,没想到這么快就到自己头上了。”Uber旗下共享單車业務Jump工程師Josh在接受騰讯新闻《潜望》采訪时,這樣感叹道。

2個月前,Josh第一次在手機上刷到“美國申請失业救濟人數將突破百萬”這條新闻,当时的他按照公司居家工作的要求,已經在家辦工一周。

几周後,他被加入了一場特殊的公司電话會議,中高層在會上挨個讲话,有些是照本宣科,有些多一些情感上的關怀,但他們傳達的都是同一個信息:參與到這次會議的每一個员工,都要被公司解雇了。

在美國中部名校伊利诺伊大學香槟分校,即將于5月份畢业,獲得計算機科學學士學位的Kevin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一周前,他剛剛退訂了6月底飛往舊金山的單程機票。作爲Uber 3000多名员工裁员計劃的一部分,許多去年在Uber实习,因表現优異而獲得的return offer(繼續录用)也被取消,Kevin就是其中的那一個。“一畢业就失业”成了22歲的Kevin的真实写照。

新冠疫情席卷全美,許多公司业務遭遇重創,地處矽谷的衆多科技公司也無法幸免。對于像Josh、Kevin這樣的矽谷華人工程師来说,他們每個人的生活已經被沖擊地支離破碎,除了工作、收入以外,每個華人需要面對的还有在美合法居留的身份问題,由于簽證有效期的限制,让這些问題變得更加緊迫。

在疫情影響下和有限的时間內,選擇已經所剩無几。盡快重新找到工作是当務之急,但現在仍在大規模招聘的公司和相關职位已經十分有限,即便是大公司也已經放缓或者停止新招员工,爲疫情長期帶来的影響未雨綢缪。

“还是要以樂觀的心態去面對,”Josh對《潜望》说,“盡力做自己能做到的。”

畢业生遭遇当头一棒:offer突遭取消
几個月前,Kevin覺得自己在同學当中是一名幸运兒,当大多數人工作都还没有着落的情況下,由于实习表現出色,他已經拿到了全球最大的共享出行平台Uber的return offer,這意味着,当7月份他畢业後,就能奔赴美國西海岸,成爲一名矽谷軟件工程師,開始新的工作和生活。

“我連心仪的書桌都已經選好了,打算一搬到舊金山就下單。”Kevin對《潜望》说,在接到Uber offer的那一刻,已經開始憧憬新的生活。

然而,一場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让這樣的計劃發生了變故。几個月前打電话通知他獲得return offer的同一位HR,在5月初的一天打電话給Kevin,通知他不得不取消offer。

“接到電话的那一刻,腦子裏一片空白。”Kevin说。盡管在疫情蔓延下,他不斷聽到企业裁员、冻結招聘的坏消息,但一直心存僥幸,心想作爲新畢业生,應該至少还有入职的機會,但這個電话却像一盆冷水,從头至尾無情地澆在了他的身上。

同樣遭遇的还有伊利诺伊大學香槟分校的大四學生Lin,計算機科學專业的她,去年5月至8月在Uber舊金山總部進行了爲期4個月的实习。

“那4個月過的很充实,也很有成就感,”Lin對《潜望》说,她完成了Uber連續trip根據地理位置实現可變定價的几個重要功能的实現,幫助提升了运營效率。

但同樣,在收獲return offer的喜悦後不久,Lin也接到了offer被收回的坏消息。“我喜欢那裏的工作环境,同事人也都很好,”Lin说,“我從没想過去其他地方工作。”

像碰到Kevin和Lin這樣遭遇的畢业生还有很多,他們都是即將在今年6月畢业,准備在7月份開始入职,但疫情就這樣無情地將這些年輕人開始新生活的計劃徹底推翻。

同时遭遇無情對待和體恤關怀
3月份開始,新冠疫情開始席卷美國,地處矽谷的科技公司也難以幸免,在大范圍采取居家辦公的措施後,公司開始考慮疫情對經營业績的長期影響,在對未来收入難以准确估量的情況下,節支成爲了唯一的理性選擇。

從創业公司到大公司,紛紛開始“節衣縮食”,削減營銷費用、停止招聘,直至最终不得不做出最痛苦的決定:裁员。

據不完全统計,從3月11日至今,舊金山灣區已宣布裁员的科技公司數量已達117家,裁员總數超過17000名,其中不乏Uber、Lyft、Airbnb、WeWork等员工數數千人的大型公司,行业涉及到出行、餐飲、數據服務、零售、医療、傳媒、房地産、教育等。


(舊金山灣區公司裁员不完全名單)

矽谷華人群體,作爲矽谷科技公司中的重要組成部分,在這一輪大規模大范圍裁员中也難以幸免于難。

曾就职于Uber旗下共享單車业務Jump的華人工程師Josh對《潜望》稱,作爲公司中的一员,無法左右自身的命运。

Josh有着許多人羨慕的光鲜履曆,他曾在特斯拉擔任産品质量工程師,主導車內移動設備連接、觸控顯示屏、車載電腦等關鍵部件的质量控制环節。

“在特殊情況下,這就是公司的商业決策,” Josh说,“正常的公司流程。”作爲Uber投资另一家共享單車初創公司Lime的計劃的一部分,他所在的Jump员工基本被全部遣散,只留少部分人做一些合並团隊的後續工作。

Josh表示,在電话會議上确認這一消息後,自己的情緒还算平静,周圍的同事反應也都差不多,因爲更早之前大家已經多多少少感覺到一些風聲。

“畢竟最近很多公司都在裁员,我們也都在猜自己會不會是下一個,”Josh對《潜望》说,“在項目討論跟同事視频會議时,大家还會半開玩笑地说,這個項目还有没有必要做啊?说不定还没做完就被裁了。”

另一些人則感受到了公司在宣布裁员決定时的冷酷無情。目前已經傳遍了矽谷科技圈的臭名昭著的Bird公司 120秒電话录音裁员事件,让許多人感到寒心。這家同樣從事共享單車业務的公司,爲每個被裁员员工播放一段提前录好的录音,通知對方已被裁员,毫無人情味可言。

但這樣極端的例子並不多見,事实上,大多數矽谷的科技公司,在不得不做出裁员決定时,还是更多地從體恤员工的角度出發,盡量让情況不要變得那么的難堪。

在這些公司中,Airbnb的做法得到了內外的一致贊譽。這家公司的創始人在宣布近2000人的大規模裁员的当天,写了一封全體信,信中真实表達了對于無法扭轉情況的無力和對受影響员工的同情,許多Airbnb员工稱,看了這封信“眼淚都快掉下来了”。

爲了幫助受影響员工盡快找到新的工作,Airbnb还對外公布了一份人才庫,被裁员工可以自愿將個人信息發布在庫中,相当于公司爲這些员工背書做推薦。

Uber也效仿了Airbnb的這一做法,同樣推出人才庫,推薦自家前员工,Uber做的這份人才庫更爲詳细,爲潜在雇主提供了更多關鍵信息提供筛選,例如該员工是否接受異地工作和是否需要簽證支持等。

維持身份还是回國?矽谷華人面臨两難抉擇
對于許多留美工作的華人来说,與工作职位的岌岌可危同樣让人焦慮的,是留美合法居留身份问題,對于很多人来说,一旦丟了工作,在美合法居留的身份也很快難保。

許多剛工作时間不久的矽谷華人工程師,大多數持有H1b工作簽證工作,這種簽證與持有人的工作緊密相關,一旦持有人丟失工作,其所持有的工作簽證將在60天後失效。

由于疫情的影響,有機構預測,到6月份,全美將有大约20萬人的工作簽證失效,按照时間倒推,他們中多數是在4月份遭到裁员。

Josh去年剛剛更新了他持有的H1b簽證,有效期再延長3年,只要他繼續在美國拥有合法全职工作,他的簽證有效期一直到2021年,但由于遭到裁员,他如果在未来60天內不能找到新的工作,繼續維持H1b身份,那就意味着他將不得不離開美國,否則將面臨非法居留的严重後果。

Josh说,公司爲了照顧目前持H1b的被裁员工,同意让工资單再延長1個月,相当于給被裁员工多爭取了1個月的找工作时間。

他表示,最近一直在積極找工作,也有了一些面試機會,但都还在比較初步的階段。“我給自己打70分吧,覺得还是有機會的。”Josh说。

對于Kevin、Lin等今年新畢业生来说,他們大多持有opt来開始新的工作,這種簽發給畢业生的臨时工作許可,允許他們在1年的有效期內工作,大多數人會利用這寶貴的1年时間,找到一份全职的工作,並在雇主的支持下,申請H1b簽證,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两三年後,Kevin和Lin也將和Josh一樣,成爲一名持H1b簽證的矽谷華人员工。

“H1b這几年本来就需要抽簽,再加上疫情的影響,不确定性因素更多了。”Kevin對《潜望》表示。每年H1b的發放有限額,如果申請人數超過限額,就不得不通過抽簽進行,如果抽不中,申請人就只能等到下一年再申請,這中間維持合法的居留身份就只能靠申請人自己想辦法了。

無論對于Josh,还是即將畢业的Kevin和Lin来说,当務之急都是找到一份全职的支持H1b簽證的工作,只有工作问題解決了,接下来的合法居留问題才能得到解決。

“現在疫情下,还在擴招的公司數量已經十分有限了,” Josh對《潜望》说,“大家都盯着那些大廠,即便是还没受到影響的人,都想往大廠跑,因爲起碼更稳定些。”

這就造成了有限的工作崗位的竞爭變得更加激烈,目前機會相對多的还是軟件工程師一類相關的职位,對于Kevin這樣偏硬件的工程師,空閑职位已經非常有限。

如果在美國的工作问題無法及时解決,對于Josh、Kevin和Lin来说,僅剩下来的唯一選項就是回國。

但對許多人来说,這並不是他們之前就打算好的第一選擇。

“畢竟在這裏剛念完書,我想的是起碼工作几年,然後再问自己要不要留下来這樣的问題。”Kevin说。

對于在美國已經有多年經驗的Josh来说,回國可能會變得更加艱難。

“我还是努力在這裏找吧。”Josh说,在接到被裁消息的同一天,他就緊急聯系了國內的一些朋友同學,问了一圈但結果是並没有跟他工作經驗相關的职位。

“我在美國念完書就直接在這裏工作了,”Josh说,“如果当年直接畢业就回國也就算了,但這些年的經驗現在回去全用不上。”

《潜望》對话的多位工作受影響的矽谷華人,大多數都表達了積極樂觀的心態,用Josh的话来说,許多人現在还無暇顧及到自己的情緒,想方設法落实下一份工作是他們唯一專注在做的事。

 


上兩條同類新聞:
  • 砸4600萬送女兒讀名校?美中介:中國富豪讓我狂賺1.8 億
  • 清華教授:美國並没有衰落 只是處在困惑之中…(組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