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沉默的6亿人,月入1000元/六四镇压密令曝光 退伍兵揭骇人屠杀细节
發佈時間: 5/30/2020 6:23:39 PM 被閲覽數: 11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六四镇压密令曝光 退伍兵揭骇人屠杀细节
 | 2020-05-30 01:12:15  新唐人 |   
  

"六四"31周年将至,近日获得来自中共退伍军人对"六四"镇压军令的爆料,为保护爆料人安全,所涉人员的名字及详细信息均略去。该退伍军人表示,据他获得的内部消息,6月3日白天的时候官方还说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到傍晚的时候军队就接到命令:直接用装甲车碾压学生;对阻拦坦克的,直接拉到坦克里"抹脖子"(用军刺割断动脉)后再丢出去。

2020-05-30_123017-800x450.jpg

该退伍军人表示:"那天河北XX军中午吃完饭的时候,突然就紧急集合,没有说什么任务,直接就是备战状态来到北京,当天晚上看着人(学生),拉到坦克里边用大皮靴、用脚踩,牙叉骨都给踩下来了。"

他透露,对于此事,还有一名曾直接参与屠杀学生的军官,也是一个活生生的证人,"他当年是连长,当时他们都签了生死令。那天晚上,有人的地方直接就压了过去,装甲车直接就压过去。这都是让终身保密的。"

"媒体上报导的说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那都是抬了一个面儿。哪有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实际上是用那个军刺一个一个、上(坦克)来一个勒一个,上来一个勒一个。像我们这当兵的,像这普通人傍着肩膀从动脉那一下就给撂倒了,很轻松的,不要说军刺了,一个水果刀一下子(从动脉)就撂倒了。"

"他(连长)提起这事儿就老哭,他哭的什么?他说就像日本人那时候南京大屠杀的老兵一样,一提这事儿就想哭,他就说太残忍了!太残忍了!!"

"这件事之后他回来直接就进了煤气公司,直接就让他复原了,人家现在做的是个大老闆。他有一个东西是不让别人看的,每个月给他发的工资特别高,就因为这个事儿。他还没正经到天安门呢,他就到前门大街那块儿。"

该退伍军人说,他在北京遇到过一个河南的老爷子,"他一直在北京找他儿子,找了4年,他家孩子六四那时候围观看热闹,就消失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找政府部门根本查不到。这孩子现在活着也有四、五十岁了。"

"现在中国的树根儿都坏了,像是个睡得不舒服的温床,我每天都做恶梦,我现在就是混日子,混日子养活我一家老小,以前我还有梦想,我现在没梦了,只要活得平平安安就好。像5月21号那天,3点49分,突然一下子天就黑了,哇!啥都看不着。当时我就感觉今年是灾年,大灾要来了。打雷打的就像雷在脑门上一样,特别响!好多人都吓得躲起来,手机也关机状态怕被雷噼。"

六四受害者:真相远远没有真正展现给世人

在"六四"镇压中被坦克碾断双腿的方政,早前在接受《法广》采访时表示,他原是北京体育学院4年级学生。六四清晨6点多钟,在离天安门广场800米的六部口,他为救一位跟在他身边的同校一年级女同学,在马路与人行道中间的铁栏杆旁,被坦克履带碾断双腿。

他说:"后来我知道,在这个地段有11个人被坦克冲压至死了。坦克这种战场进攻性武器,也参加了镇压。坦克是由人驾驶的,希望大家知道,如果想避免伤害,它可以剎车、转弯,所以可见当时镇压的残酷性,可见当时部队接收到的是一种什么样的命令。"

方政说:"还有很多死亡的或者失踪的,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所以说这个真相远远没有真正的展现给世人。"

据BBC报导,英国2017年的解密文档显示,"六四"事件中,中国军方杀害了至少一万人。该数字由时任英国驻华大使阿兰.唐纳德(Alan Donald)通过一名中国国务委员的朋友获得。

唐纳德的电报在1989年6月5日后发出,电报储藏于伦敦的英国国家档案馆,并于2017年10月解密,香港01报导了这些电报内容。

唐纳德还写道:"学生获知他们有一小时的时间离开广场,但是五分钟后,装甲输送车就开始攻击学生。"

"学生们手挽着手,但是遭到了士兵的扫杀。装甲车多次碾过学生的身体,如同做’饼’一般,残骸则被推土机捲走了。尸体此后被焚化,(骨灰)从下水道被沖走。""四名受伤的女学生祈求不要杀害她们,但此后被刺刀刺死。"

中共至今禁止任何活动形式悼念"六四"事件,并禁止任何网上关于此事的讨论。然而,每年的6月4日,世界各地的活动人士,尤其是香港人都会纪念这个日子。

   147




沉默的6亿人,月入1000元
| 2020-05-30 01:08:42  海涛评论 | 4  

Capture.PNG

  2020年5月28日下午,李总说了一组数据,让很多人很惊讶。

  他说,我们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发展中国家,人均收入3万元人民币,有6亿人月收入也就1000元。

  我在看直播的时候,听到这组数据,是被震惊了的——这数字过于真实了。

  前一段我也被一个数字震惊了,我们国家的总资产已经达到了1300万亿的规模,平均到每个人的头上,大约100万元。

  很多人也被1000元和100万元这两个数字之间的冲突震惊了。那就是少见多怪了——二者之间本来就不必有什么关系。

  历史地看,1300万亿总资产,能够说明我们的国家已经很厉害了,甚至可以说,已经是“国富”了。

  与此同时,6亿人月入1000元,又告诉我们我们国家的另一个真相,那就是泱泱大国,依然“民穷”。

  所以,如果把这两组数字割裂开看,放在不同的场景下,你会发现自己仿佛生活在两个不同的国家。

  实际上,没有那么魔幻,无论场景怎么变化,我们脚下的土地都是一样的。数据,看上去对立实际上统一。

  对月入1000元惊讶的人,大多数是因为没有看到因而忽略了那6亿人。

  那6亿人,常年是沉默无语的——他们没有地方说话,也没有兴趣说话,也就没有了说话的能力,因而容易被夸夸其谈的人所遗忘。

  6亿人口是一个极为庞大的群体,比整个欧洲的人口略微少一些,比整个北美洲的人口数量还要多。但是,一个群体,无论人数有多么庞大,只要他们失去了说话的能力,他们就容易被忽略,然后在一些特定的时候,他们被抽象成一个数字,偶尔使用一下。比如,当我们说“14亿人民绝不答应……”的时候,他们突然成为重要的一部分被提及。

  为什么说他们是沉默者呢?

  李总说得好,“1000元在一个中等城市可能租房都困难”;“一位农民工说他50多岁了,在外打工30多年,今年因为疫情没有找到工作,全家陷入困难”。

  这段话说明,月入1000元的人,是很难在中等城市活下去的,那也就是只能在县城或乡村生活;而工作30多年的农民工,因为几个月的疫情就全家生活困难,说明工作了那么多年并没有积攒下多少钱,原因嘛,当然还是收入低。收入低,就要每天为生存而奔忙,也就没有兴趣说话。收入低,就没有“社会地位”,也就没有人听你说话。

  所以,收入越低的人越会陷入沉默,越沉默越容易被遗忘。

  这些沉默的人,不关心世界的局势、台湾的政争、加拿大的法庭、澳大利亚的牛肉、太平洋对岸的霸权者有多坏和北方的盟友有多铁,不关心GDP全球第二的排名、北上广深CBD的靓丽、一线城市房价数年涨10倍、下一艘航母何时下水之类。

  他们的主要精力用来谋生,因而成了沉默者。

  沉默者,一个月1000元,一天大概也就30元,没病没灾,还是能活下去的,而活下去的重要理想是明天还能挣到30元,下个月还能挣到1000元。

  人穷志短。

  当一个人处于穷困之中,基本上是难以有远大理想的,往往也因此被鄙视——他们有些像2000多年前韩非子所说的“疲民”,经常处于疲于奔命的状态,没有思考的时间和兴趣,没有发言的能力和想法,往他们头脑里安装什么他们接受什么——他们的人生便是干活、生育、打仗,成了“法西斯秦国”稳固的基础。

  众所周知,韩非子的理念早已经过时了。历史经被屡屡证明,建立在剥夺底层、弱民、疲民之上的秦国式稳定,是难以长久的。当今世界格局也证明,只有国民普遍富裕的国家,才有可能是长期稳定的国家。

  为何李总对那个“连续打工30年”的农民工如此挂怀?因为像这样一旦没活儿干全家就陷入生活困难的人群如果太大,就会造成社会不稳定。为何现在文明城市的考核内容里没有禁止街头摆摊设点了?因为如果更多的人失业,城市街道无论多么整洁也难以保持“文明”。为何“扶贫攻坚”成为国家的重大战略,因为不终结贫困的话,所有的蓝图都只能是草稿纸。

  那些吃饱了饭,常常以口炮指点江山的人们应该认识到,庞大的沉默者群体,与我们都是命运共同体;不要以为自己收入超过了1000元就可以避免成为“不惜一切代价”里的“代价”;不要以为沉默者就是沉没者。

  火山,大多数时候是沉默的,但那是火山的假象。

 


上兩條同類新聞:
  • 突然被美国高调提及的张彭春是谁/中美对抗与中国已进入文革2.0
  • 谈中西方文明中的三大不同思维/王康辞世有感/王康,我們重慶人的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