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秋雨基督徒再遭警察、社區和房東強力驅趕/劉傳章牧師專稿:基督徒在社會上的權利和義務
發佈時間: 6/18/2020 8:40:40 AM 被閲覽數: 93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V

秋雨基督徒再遭警察、社區和房東強力驅趕



(中國成都 05/28/2020527日,成都秋雨聖約教會基督徒郝桂如再次受到曹家巷派出所警察和房東的聯合驅趕。房東單方面違反租約合同強行把他的所有行李從屋裏搬出,並把他趕出房間。

 





昨晚被掃地出門後教會基督徒前去陪伴
(照片來自秋雨基督徒)





郝桂如與另一位弟兄程向棲合租,在去年1114日與房東簽訂了兩年的租約,租房期限截止到20211113日。警察和相關部門長期脅迫和恐嚇房東,要求驅趕郝桂如和程向棲。程向棲長期關注公義,因爲在朋友圈批評政府,今年512當晚,他被警察和國寶強制帶回老家平昌,被處以15天的行政拘留。昨天警方又迫使房東驅趕郝桂如。

 





郝桂如的租房合同
被掃地出門後,昨晚郝桂如借住在其他基督徒家。今天他准備搬到曹家巷與另一位基督徒合住,曹家巷派出所、街道辦和社區今天出動大批警員和人員前往阻止,社區工作人員拳打腳踢,並用炒菜勺毆打他和同行的基督徒,警察就在現場,卻袖手旁觀。郝桂如被警告哪怕睡馬路也不行。







郝桂如被驅趕現場
(圖片由秋雨基督徒提供)







郝桂如被驅趕現場
(圖片由秋雨基督徒提供)

 12·9以來,秋雨教會的外地基督徒幾乎都不同程度遭到退租和驅趕,目的是讓他們離開所轄區和成都。但很多基督徒仍在堅守。



(對華援助網特約記者玉冰報道)




劉傳章牧師專稿:基督徒在社會上的權利和義務


保守時評 北美保守評論

深度好文:從當今亂局看基督徒的社會權利和義務


作者:劉傳章牧師


【劉傳章牧師簡介:祖籍山東,生于南韓,19歲信主後即獻身事奉。先後于五間神學院取得學士、碩士和博士學位;在韓國、台灣、香港及美國牧會,事主50余年。2014年于馬利蘭中華聖經教會退休後,仍四處奔走主領聚會。現爲生命季刊微信顧問牧師,透過微信(解答問題、撰寫深度文章)服事海內外信徒。
本平台開通後,得到了劉牧師的關注和熱情支持。今特爲本平台撰寫專稿,以聖經真理爲原則,分析當今美國社會的各種矛盾沖突,爲廣大基督徒如何在社會上履行權利和義務,提供了彌足珍貴的教導。特此鳴謝。





 
保羅在羅馬書十三章一至七節清楚的告訴我們,基督徒在世界上,在所在的社會中有權利也有義務。我們在海外的華人多數是對社會、政治漠不關心的。最近對種族歧視的抗議,不但是抗議,更是億萬損失,使許多小商家傾家蕩産的搶砸燒,甚至多人在暴亂中喪生。許多自由派媒體還大肆宣傳,這是憲法所賦予的人權。是的,你有權利(Right),但你也有義務責任(Responsibility),Right without responsibility is abuse of right, that’s what the Left is advocating(用權利而不負責任就是濫用權利,而這就是左派所倡導的)。
這次的暴亂多是發生在民主黨執政的城市,如紐約,芝加哥,及暴亂的發起地明尼阿波利斯市。事發之初,執政者沒有采取嚴正措施,以致造成一發不可收拾。
今年是美國的大選年,騷亂這件事是個熱土豆(Hot Potato),碰上會遭殃。川普想用商鞅之法,以軍隊震懾騷亂,尚未啓動已頻遭抨擊(編者:司法部長巴爾解釋稱:川普總統從未考慮過動用軍隊來平息抗議遊行)。民主黨人士及激進媒體就趁機上綱上線,甚至把川普醜化爲希特勒。所以,美國現在根本不是白色暴政(White Supremacy)而是黑色暴政(Black Supremacy),某些黑人及其慫恿者作什麽,說什麽,沒有人敢吭聲。把華府的16 街路牌拆掉,換上「黑命是命」(Black Lives Matter),把十六大道,在到白宮附近的一段路上,塗上 BLACK LIVES MATTER 幾個大黃字。這樣的事,恰恰說明,他們的勢力掌權了。 
做爲一個基督徒,我們的權利和義務是甚麽?我們如何關心國家大事?我們如何影響社會文化?
數年前「家庭研究協會」的新主任Tony Perkins,在接受這項任命之後的第一封信中提到,使他認真考慮接受這個工作的,是已回天家的寇森博士(Dr. Chuck Colson, 監獄團契創辦人)告訴他的一句話﹕“你可以留在路易斯安那做律師,或者你可以遷往華盛頓去試著改變文化。”
我們基督徒都負有文化使命,對國家、社會都有責任。聖經對基督徒在世界上的權利和義務有清楚的教導。聖經給我們的公民義務有:
1. 爲執政掌權的禱告
提前二1-3 說:“我勸你,第一要爲萬人懇求、禱告、代求、祝謝;爲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也該如此,使我們可以敬虔、端正、平安無事的度日。這是好的,在神我們救主面前可蒙悅納。 ”
示威、反抗可能收一時之效,卻不是長遠之計。治國需要有明君。曆代以來,各國各民,有明君治理的國則昌,有暴君治理的國則亡。所以,聖經說:“爲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也該如此。”也該如此,就是爲他們禱告,這樣就“使我們可以敬虔、端正、平安無事的度日。”
美國是移民國,初期以英國人爲主,現在已是全世界的人都在這裏,這麽多人種,如何能“平安無事的度日”?保羅先生早就告訴我們,要爲執政者禱告,不管他的稱號是總統、主席、女皇、總理、宰相,只要是執政掌權者,我們都應當爲他們禱告。爲你所在國的領導者禱告,爲川普總統禱告,爲國家主席禱告,“王的心在耶和華手中,好像隴溝的水隨意流轉。”(箴21:1) 
2.  尊敬與聽從領導者
羅十三章ㄧ至二節告訴我們權柄的來源:“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因爲沒有權柄不是出于神的。凡掌權的都是神所命的。所以,抗拒掌權的就是抗拒神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罰。 ”
在這裏我們看見關于權柄的幾方面:    
a.  權柄是從神而來的 - 因爲沒有權柄不是出于神的
凡掌權的都是神所命的。這裏重要的概念是,上帝是宇宙的主宰,掌權者的權柄是上帝所賦予的,換句話說,掌權者的權柄是受托的權柄,受托者要善用權柄,在權柄之下的要順服權柄,濫用的和抗拒的都必自取刑罰。
b.  順服權柄就是順服神。
用反面的話來說就是保羅這裏所說的:「抗拒掌權的就是抗拒神的命」。這裏肯定會引起我們的異議,稍候我們再談暴君怎麽辦?現在先說大的原則,百姓基本上是要順從政府的政策來生活。
c.  刑罰是權柄的一部分。
沒有刑罰,權柄就沒有作用。賞善罰惡是權柄的公理,權柄一定帶來應有的約束,不然權柄只是空懸。聖經告誡我們,掌權者卻“不是空空的佩劍。他是神的用人,是伸冤的,刑罰那作惡的”(羅十三:4)。        
如果掌權者不義怎麽辦?遇上希特勒怎麽辦?
第一,上訴于更高的權柄,基督徒可以向上帝禱告,把個案帶到全權的上帝面前,希西家將亞述王的挑戰文件呈現在上帝面前,上帝就負責。
第二,爲信仰付代價,但以理爲信仰或爲正義下獅子坑,上帝也向他負責,他沒有被獅子咬死。
第三、爲信仰或正義犧牲,殉道者。       
最近因川普去了一趟被暴徒縱火的聖約翰教堂,引起許多爭議。其中一點就是驅散抗議的民衆而引起的非議。問題是警察有沒有權力命令抗民後退,以保總統安全?特別是抗民屢次沖撞白宮,威脅總統的時候? 所有的美國總統,要經過的地方,保安人員都有權要人所在的地方與總統所要去的地方保持ㄧ定的距離。當人反抗這命令的時候,就自取刑罰。有權利也應當盡責任。更何況當時已經過了晚7 點,開始宵禁時間了。


3.  參與決策性的活動



太二十二21:耶稣說:“這樣,撒的物當歸給該撒;神的物當歸給神。” 有人用這句話來主張正教分離。耶稣當時沒有談政治,是控告他的人想找把柄害他。

看看這段對話:“當時,法利賽人出去商議,怎樣就著耶稣的話陷害他,就打發他們的門徒同希律黨的人去見耶稣,說:‘夫子,我們知道你是誠實人,並且誠誠實實傳神的道,什麽人你都不徇情面,因爲你不看人的外貌。請告訴我們,你的意見如何?納稅給該撒可以不可以?’ 耶稣看出他們的惡意,就說:‘假冒爲善的人哪,爲什麽試探我?’”
爲什麽說這是試探,知道曆史背景的話很簡單,當時羅馬統治猶太,猶太已經亡國,但是愛國者還是很多。「納稅給該撒可以不可以?」回答這個問題很棘手,如果說可以,他們就會說耶稣是猶奸(相當于中國的漢奸),不愛自己的國家,另一方面,如果說不可以,他們就會說耶稣反政府不納稅。
川普作爲總統,今天也面臨這樣的處境,對黑人的問題,他說甚麽都不對。他講話,反對他的人就說他爲什麽那樣說?他不表態,反對他的人就質問他爲何不表態?爲什麽不說話。
耶稣在當時就是說什麽都會被抓到被控告的把柄,如前所述。但耶稣是智慧者,他不回答可以不可以,他要人“拿一個上稅的錢給我看!”他們也都看見了,于是耶稣對他們說:“這樣,撒的物當歸給該撒;神的物當歸給神。”
今天我們對這句話的解讀是什麽?什麽是該撒的物?什麽是上帝的物?
明顯的,我們今天是生活在一個世俗的社會裏,一切都是該撒的物,但是上帝的真理依然存在,那就是基督徒的責任來堅守上帝的真理。基督徒是天上的國民,也是地上的國民,活在地上就有活在地上的權利與義務、責任。當今國家、社會上的事務,是憲法賦予公民的參與權,在重要的決策上,我們要根據我們信仰的立場來表態。在一個民主的國家,少數服從多數,我們基督信仰的立場,不一定被接納,但接不接納是他們的事,申明我們的立場,表達我們的意見是我們的權利也是責任。
4. 推選維護真理的公仆
箴十四34 說:「公義使邦國高舉;罪惡是人民的羞辱。」
什麽是公義?公義要有公理,公理要公平。從這次因喬治弗洛伊德(GF)被警察跪死這件事來看,公義、公理、公平在哪裏?
我們都認同警察對 GF 的行動太過火、太無情。結果卻是,因爲GF 死了,所以他就都是對的,(黑人女評論家Candace Owens 卻敢公開說他是罪犯criminal)並且爲他舉辦了向全世界電視轉播的6場喪禮。全世界都定罪那施暴的警察,但似乎沒有人問,警察爲什麽抓他,爲什麽GF 會被壓倒在地?從這一個角度來理論的時候,你應該會問:公義在那裏?
“黑命是命(Black Lives Matter) ”這一議題本身就是不公平的,是從反歧視中造出的歧視。
Black lives matter 這個口號是因爲黑人感覺被欺負,以爲黑人的命不算命隨便亂殺,(其實據統計,2019 年,白警察殺死十九個白人,九個黑人),所以,就有了這個“ Black Lives Matter”。“黑命是命”是對的,是好的。但是現在卻成了別的lives 都不可以說matter 了,“所有的命都是命All Lives Matter” 被攻擊爲種族歧視。街名也改了,街道也塗黃了,以前你說人家欺負你,現在就可以欺負人?他們殺人放火作了許多惡事,沒有一個民主黨的領袖敢說一句話來指責和指正他們,佩洛西(衆議院民主黨議長)還去給GF 下跪。川普說什麽都沒有用。西雅圖市被抗議者用暴力圍成自治區,州長說不知道。這簡直就是無法無天。
我們能作什麽?我不會去和這些抗議的人正面對抗,但我相信“公義使邦國高舉”,沒有公義的國家必滅亡,不主持公義的領導必下台。作爲一國之民,我們的權利就是參與決定性的抉擇。其中一個國民應盡的義務就是投票。
今年美國大選,鹿死誰手,無人知曉,但你我神聖的一票可以定江山。我們要選出主持公義,敬神愛人的領導者
關于這次的候選人,我個人的比較是這樣:
1. 關于處理黑白問題
拜登 - 作參議員36 年,作副總統八年,而且他的夥伴總統是黑人奧巴馬,黑白問題不但沒搞好,且在任期間愈演愈烈,再給他四年能搞好嗎?
拜登和民主黨的政策是盡量給黑人好處,像肯塔基的州長宣布黑人的醫藥費全免。這種「我給你好處,你給我幹活(投票)」,才是對黑人的歧視和奴役。
拜登還對ㄧ個訪談他的黑人說:“你到現在還不知道該投我還是投川普,你就不是黑人”。太霸道不講理了。誰說黑人必須要投拜登?
川普 - 沒有政治經驗,但有經商經驗,Trump Towers 大廈就造了好幾個。所以他能把美國的失業率,在病毒泛濫之前降至3.5%,50 年來最低。
川普如何處理黑白問題?他的方法是使經濟成長,創造就業機會,提升黑人,西裔,亞裔的就業機會,使他們在經濟實力上增強,發揮個人才幹,建造自己的成功園地。就任總統三年,黑人收入在增加,就業率在提高,在黑人中獲得的支持率也在提高(黑人是民主黨的傳統票倉)。也正因爲此,反對他的勢力不惜利用GF 事件煽動黑人仇恨,乃至縱容暴力,而把民主黨描繪成黑人的拯救者,試圖在大選年抹殺川普對黑人的貢獻,拉他下台。
他的口號:美國第一(America First),使美國再偉大起來(Make America Great Again),這是明確的愛國主義,愛自己的國家是沒錯的。單就這一點,作爲公民,我就知道我會投誰。

 


上兩條同類新聞:
  • 德国教堂重开后出现群聚感染 病例增逾百宗/王康在美逝世/當前關于美國教會重開的爭論
  • 疫情对传道人的影响之牧养挑战/四兽的异象对应的是尼布甲尼撒的异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