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留守斯坦福是個怎樣的體驗?不能回國的我苦中作樂
發佈時間: 6/1/2020 8:23:39 PM 被閲覽數: 14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留守斯坦福是個怎樣的體驗?不能回國的我苦中作樂
         2020-05-31                



爸爸真棒

自從疫情全球爆發,對海外留學生来说,刷不到回國機票已經成爲一種常態;唯一能夠确保不被取消航班的組团私人包機,以舊金山回國爲例,單张票價已高達3萬多美金(人民幣20多萬元),絕非一般家庭所能承受。

今天我們的采訪對象,在斯坦福上學的高材生皮皮,就是被迫留守的一员。不過,比起很多宿舍不让住、機票被取消險些流落街头的學生,皮皮还是比較“幸运”,美國同學都“强制性”回家了,她可以一直住在斯坦福單間宿舍,吃着食堂高標准的飯,在空荡荡的校园裏压馬路。

雖然有點孤獨,但皮皮也在獨處中得到了成長:給自己的大學生活做了一次复盤,更加珍惜親情和友誼,對未来的生活抱有期待。

我們来一起聽聽她的故事,也希望給同在異國的留學生帶来一些力量。


01

短短两個月我和祖國的親人互換了身份

“你(打算)回國了嗎?”最近成了我微信上逢人必聊的话題。不管是问別人的打算,还是被關心我的行程,我的答案已經從3月中旬的“可能回去吧“到4月的”暑假再说",最後落定到這两天的“明年再見”。

其中曲折,值得细细道来。

一月底國內疫情爆發时,我學业正吃緊,写作业时却總忍不住时常拿手機出来,關注一下事態的發展。

因爲我家離武漢只有4個小时高鐵路程,外出務工的人员也不少,病毒要是傳播起来,感覺家裏的老人小孩都有危險。

当时的一顆心,真的是跟着國內輿論起伏不定。

那时,熱搜上天天挂着的熱點就是#如何让爸媽戴口罩#。于是,我緊趕慢趕地在亚馬逊上買了口罩和酒精消毒片以防需要,和爸媽通電话的时候,更是千叮咛萬囑咐,让他們但凡外出必須戴上口罩,回家必須積極消毒。

二月疫情在國內發展比較迅速,我在食堂就餐的时候,聽到的關于新冠病毒的討論,也一天比一天更多。常常也有同學来詢问我家裏的情況,以及對國內的疫情有什么看法……他們很多是關心,更多是好奇,也有人比較擔心。

之後,疫情就開始向全球蔓延,學校裏開始有同學因爲自己的中國身份,在走夜路时被吼種族歧視語言,學校也發出提醒,遏制類似現象的發生。

“全球疫情,中國打上半場,美國打下半場,在美華人打全場”,我真是深刻地體會到了這種感覺。

我漸漸看着國內的抗疫舉措日益成熟,口罩供應量逐漸充足,之後我們家庭對话的身份也發生了“互換”——萬般叮囑的人變成了爸媽,被擔心念叨的人成了我。本来我只需要一周三两次和爸媽聊天的,結果隨着他們操心程度火箭般的上升,變成了每天都要報一次平安。


02 同學走了我留了下来

隨着學期臨近結束,朋友圈一條哈佛大學要求學生“盡快搬離學校”的消息,正式開啓了美國大學的“停課趕人”竞賽。



我所在的大學在全力鼓勵學生回家的同时,也表達了可以提供住宿的善意。

我当时所在的宿舍,好多人都想留下来。然而學校通知:“第三學期全部線上上課,想留校必須經過筛選”。筛選依據大體是“無法離校,或者離校没有地方去”。

很多人遞交了留校申請,然後就膽战心驚等着學校發布趕人消息。哪怕心裏有預期,情感上还是没辦法接受與天天同吃同玩的朋友們分別。

我的室友是一個活泼開朗的美國女孩兒,因爲在美國有家可以回,所以她“留在學校”的愿望落空了。接到趕人邮件的时候,躺在床上的她整個人氣压都低了。先前聊天,她就坦白说,如果回家的话,她會感到難以承受現在的學业压力,接着话都没心情说了。

低沈的氣氛中,一陣敲門聲帶来了一個拥抱。说着说着,眼淚都出来了。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在淩晨时一起學习討論聊天交心的情誼,本来还有3個月可以同住一個屋檐下,说走就走,像是割自己的肉一樣難受。

走廊裏走過的大家都垂着头,有些只是没有表情,有些眼睛水汪汪的,还有一两個脸上的水痕已經藏不住了。四五個朋友倚在我宿舍的門框上,聊着聊着,看着對方的眼睛,话也说不出来了…抱了一遍又一遍,有些人連再見也没有機會说,就這么散了。

宿舍没两天只剩几個人,食堂火速換成了領餐制。



期末还在進行,然而没有人能夠全心全意考試了。許多課都取消了期末考試,更改了課程评分制度,还延長了選擇課程打分(ABC制还是及格制)的截止时間,来滿足計劃回家的學生时間安排。

爲了給教授和學生適應網課的缓沖空間,學校把本来一個禮拜的春假延長成了两個禮拜,把這一學年最後一個春季學期的期末考試周取消了,来達到正常放暑假的时間要求。



△空荡荡的校园


03 雙人宿舍換成了單人間

此时我还在糾結要不要回家。回國長途飛機累,回家隔離可能長達4個禮拜,家裏社區隔離酒店條件艱苦,到了國內15個小时时差影響上課质量……這些都是要克服的困難。

而呆在學校雖然没有上述烦惱,但未来一切都是未知,父母可能更加擔心,自己也有點提心吊膽,另外可能还有搬宿舍的麻烦。

来来回回討論,我还是決定待在學校。

没呆几天,留守學校的第一個擔心就成真了——搬宿舍。所有學生都要從两人居住一間宿舍,搬成一人住一個單間。

住在原来的宿舍裏,好歹还有三两好友見一面。學校重新分配寢室,把一群人分成两半,挪到了另两栋宿舍樓裏。再加上人與人之間2米安全距離的要求,说是还在一個學校,可分開這么久,不在一栋樓裏的小夥伴基本再也没見過了。連搬到一栋樓裏的同學,倆人一周見两次也算频繁的,難免让人倍感孤獨。



△禁止使用的寢室公共區域

搬完寢室,春季學期正式開始了。網課的生活簡單成了三點一線——寢室,餐廳,洗浴間。

坐在房間裏對着電腦上白天的網課,晚上盯着熒熒的屏幕写作业。所幸我上的課程以理論課如數學居多,網課盡管影響了課堂互動,但是没有太大影響課堂质量。

有些需要上化學生物的同學,没有辦法上实驗課,影響了課堂感受。

有时候學校網絡不行,一節40分钟的課能被迫下線高達4次,到後面一半的課都改看录播課。录播課帶来的直接问題是現場課堂參與率很低,需要互動的課變得安静,让教授有些烦惱,擔心我們没有學到該學到的知识。

盡管是網課,課业压力對我来说和前两個學期對比丝毫不減,該掉头發还是得掉,每天的念想成了餐廳“隨機掉落”的美食。



△餐廳也没有多少人

04食堂美餐、校园小動物成了生活中的一抹亮色

有一句说一句,我們的餐廳还是相当靠譜的——

疫情之下,規定學生每次進入餐廳,都得按規矩洗手20秒,再戴上提供的手套,才能去拿食物。



食堂保持一貫高標准,水果、主食、蛋白质、礦泉水、點心都有新鲜供應,没有辜負每餐至少15美金的高額消費。快樂的时候,食堂还會提供牛油果蟹肉沙拉、日式燒豬扒、櫻桃、哈根達斯冰激淩,口味清爽还有亚洲餐的熟悉感,每每吃到都得在心裏猛誇學校好几回,胃口大開努力立志完成“吃回學費”這個接近不可能的任務。





当然吃得好也有烦惱:長肉。很想減肥,但健身館等公共設施按照州法律都關閉了,學校豪氣自帶的小山包也被關閉禁止使用。

好在學校大,路多,傍晚早上太陽不大的时候可以去压馬路。要是朋友有空,还可以约出来聊聊人生谈谈理想,擔心一下未来回家的曲折道路。

學校不愧是旅游景點一樣的設計,盡管近期植被没怎么處理,但是野蠻生長花花草草有別樣的生機。耳朵比我小手臂还長的兔子到處亂竄,松鼠越来越不怕人接近,毛毛蟲開始猖獗,小鳥停靠得離人越来越近,小動物們占山爲王的行動計劃眼看着就要成功了。



△压馬路还是很舒服的


05 稍一犹豫回國計劃又擱浅了

與此同时,朋友圈裏越来越多的同學分享成功回國的照片,还有臨近結束的大一學年,都再提醒我要再次考慮回國計劃了。

矽谷房價高,不輸紐约,單人單間在外租房一個月至少1500美金,學校的收費也不相上下,暑假要是留下是一筆很大的額外開銷。加上剛開始期待6月美國曲線能變得平缓,暑假回國也符合一開始的盤算。

顯然,希望回家的留學生千千萬,能買到機票的距離一半还差着远,而我屬于買不到機票的絕大多數人。

4月底看機票时,如果6月份回國,合適的機票價格在人民幣1萬元左右,然而在当时,機票經常被臨时取消,許多機票还無法退改簽,我就想着再觀望着看看。

没想到,越是觀望,回去的希望就越是渺茫。等到了5月初,我再打開查票軟件,任意一张飛行时長超過20小时的機票也動辄3萬人民幣以上了。我算盤一打,如果加上隔離期吃住費用,以及暑假結束後回學校的飛機票,保守估計也要5萬,和留在這邊的開銷也不相上下了。



△截图自飛豬app,機票都排到10月以後了

這回,“回國”與“不回國”又打了個平手。我要怎么選擇呢?

其实,事到如今我也根本没得選。畢竟目前的“五個一”政策(一個航空公司對于每一個國家只能一周安排一條航線一個航班)已經進化成“新五個一”玩笑:“一個中國人,一旦出了國成了一名留學生,就會一直買不到一张回國的機票”。

最终我決(zhi)定(hao)暑假留校。


06 獨處让我成長

如今,我一個人在學校呆了两個多月,父母從一開始的擔心,到現在樂呵呵看我偶爾利用寢室廚房改善夥食。

一段时間的獨處經曆裏,與親朋好友之間的思念都是濃重的。但我也利用這段“和自己相處的时間”,對過去做了一次徹底的“复盤”:總結了前几個學期的得失,研究自己選課的承受能力范圍,重新思考了自己對大學生活的期待,對專业的體會和喜好,早早定下新一年的期待,去繼續努力。

在這樣一段被强調保持人身距離的日子裏,我反而更深刻地體會到了互相幫助的温暖與重要。当我心情低落时,家人朋友陪我一聊就是半小时,從他們身上,我學會了不同方式的關心,也有機會用傾聽和建議傳遞力量。


我原来常會感到的無力感,慢慢轉成一份踏实,一份動力,這些来自于他人的關愛让我在写不出作业的时候,能夠多堅持一會兒多思考一會兒,在有機會奉獻的时候更堅定一些。

不能回家多少有些可惜,不過,這份特殊的際遇也會帶給我不一樣的成長,我對此充滿期待。

 


上兩條同類新聞:
  • 中共突派6.4临时航班 36万留美学生学者何去何从
  • 白宫拟驱逐数千名中国研究生 具体措施正在酝酿(组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