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六四鎮压密令曝光 退伍兵揭駭人屠杀细節/德總統:「我們今天必須自我解放」
發佈時間: 6/2/2020 6:21:27 PM 被閲覽數: 15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六四鎮压密令曝光 退伍兵揭駭人屠杀细節
2020-05-31

"六四"31周年將至,近日獲得来自中共退伍軍人對"六四"鎮压軍令的爆料,爲保護爆料人安全,所涉人员的名字及詳细信息均略去。該退伍軍人表示,據他獲得的內部消息,6月3日白天的时候官方还说打不还手、罵不还口,到傍晚的时候軍隊就接到命令:直接用装甲車碾压學生;對阻拦坦克的,直接拉到坦克裏"抹脖子"(用軍刺割斷動脈)後再丟出去。



該退伍軍人表示:"那天河北XX軍中午吃完飯的时候,突然就緊急集合,没有说什么任務,直接就是備战状態来到北京,当天晚上看着人(學生),拉到坦克裏邊用大皮靴、用腳踩,牙叉骨都給踩下来了。"


他透露,對于此事,还有一名曾直接參與屠杀學生的軍官,也是一個活生生的證人,"他当年是連長,当时他們都簽了生死令。那天晚上,有人的地方直接就压了過去,装甲車直接就压過去。這都是让终身保密的。"


"媒體上報導的说是打不还手罵不还口,那都是擡了一個面兒。哪有打不还手,罵不还口?实際上是用那個軍刺一個一個、上(坦克)来一個勒一個,上来一個勒一個。像我們這当兵的,像這普通人傍着肩膀從動脈那一下就給撂倒了,很輕松的,不要说軍刺了,一個水果刀一下子(從動脈)就撂倒了。"


"他(連長)提起這事兒就老哭,他哭的什么?他说就像日本人那时候南京大屠杀的老兵一樣,一提這事兒就想哭,他就说太殘忍了!太殘忍了!!"


"這件事之後他回来直接就進了煤氣公司,直接就让他复原了,人家現在做的是個大老闆。他有一個東西是不让別人看的,每個月給他發的工资特別高,就因爲這個事兒。他还没正經到天安門呢,他就到前門大街那塊兒。"


該退伍軍人说,他在北京遇到過一個河南的老爺子,"他一直在北京找他兒子,找了4年,他家孩子六四那时候圍觀看熱鬧,就消失了,活不見人死不見屍,找政府部門根本查不到。這孩子現在活着也有四、五十歲了。"


"現在中國的樹根兒都坏了,像是個睡得不舒服的温床,我每天都做惡夢,我現在就是混日子,混日子養活我一家老小,以前我还有夢想,我現在没夢了,只要活得平平安安就好。像5月21號那天,3點49分,突然一下子天就黑了,哇!啥都看不着。当时我就感覺今年是災年,大災要来了。打雷打的就像雷在腦門上一樣,特別響!好多人都吓得躲起来,手機也關機状態怕被雷噼。"


六四受害者:真相远远没有真正展現給世人


在"六四"鎮压中被坦克碾斷雙腿的方政,早前在接受《法廣》采訪时表示,他原是北京體育學院4年级學生。六四清晨6點多钟,在離天安門廣場800米的六部口,他爲救一位跟在他身邊的同校一年级女同學,在馬路與人行道中間的鐵栏杆旁,被坦克履帶碾斷雙腿。


他说:"後来我知道,在這個地段有11個人被坦克沖压至死了。坦克這種战場進攻性武器,也參加了鎮压。坦克是由人駕驶的,希望大家知道,如果想避免傷害,它可以剎車、轉彎,所以可見当时鎮压的殘酷性,可見当时部隊接收到的是一種什么樣的命令。"


方政说:"还有很多死亡的或者失蹤的,生不見人、死不見屍。所以说這個真相远远没有真正的展現給世人。"


BBC報導,英國2017年的解密文檔顯示,"六四"事件中,中共軍方杀害了至少一萬人。該數字由时任英國駐華大使阿兰.唐納德(Alan Donald)通過一名中國國務委员的朋友獲得。


唐納德的電報在1989年6月5日後發出,電報儲藏于倫敦英國國家檔案館,並于2017年10月解密,香港01報導了這些電報內容。


唐納德还写道:"學生獲知他們有一小时的时間離開廣場,但是五分钟後,装甲輸送車就開始攻擊學生。"


"學生們手挽着手,但是遭到了士兵的掃杀。装甲車多次碾過學生的身體,如同做’餅’一般,殘骸則被推土機捲走了。屍體此後被焚化,(骨灰)從下水道被沖走。""四名受傷的女學生祈求不要杀害她們,但此後被刺刀刺死。"


中共至今禁止任何活動形式悼念"六四"事件,並禁止任何網上關于此事的討論。然而,每年的6月4日,世界各地的活動人士,尤其是香港人都會紀念這個日子。


責任編輯: 时方   来源:新唐人 轉載請注明作者





德總統:「我們今天必須自我解放」


75年前,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納粹暴政也由此終結。聯邦德國總統施泰因邁爾警示:誰要求劃句號,誰就是在否認我們民主制的核心。


75. Jahrestag Ende zweiter Weltkreig - Frank Walter Steinmeier (Reuters/H. Hanschke)

德國總統施泰因邁爾在紀念活動上發言




(德國之聲中文網)在柏林中央紀念活動上所作的演講中,施泰因邁爾總統指出,"5月8日是納粹暴政的終結、轟炸之夜和死亡進軍的終結;是史無前例的德國罪行和標誌了文明破產的大屠殺的終結。"


施泰因邁爾提到了1985年時任總統馮‧魏茨澤克(Richard von Weizsäcker)首次使用的說法: 1945年5月8日是"解放日"。施泰因邁爾警示說:"那時,我們被解放;今天,我們必須自我解放:從一種新納粹主義中解放出來,從對威權的癡迷中解放出來,從不信任、隔絕和國家間的敵視中解放出來。"他指出,仇恨和唆使、仇外和蔑視民主"不過是披著新外衣的殘酷的舊靈魂"。


"愛恨交織"


二戰結束75週年紀念日之際,施泰因邁爾總統呼籲德國人培養一種有自我批評精神和歷史意識感的愛國主義。他在演講中表示,"我們只能帶著一顆破碎的心愛這個國家"。他說:"德國歷史是一個斷裂的歷史--負有對千百萬人被謀殺、千百萬人遭受苦難的責任,……這讓我們的心破碎。"


施泰因邁爾總統警告說,誰若不能容忍對罪責的承認;誰若要求劃上句號,就不僅是在否認"戰爭和納粹獨裁的災難",而且,"也就是在貶低我們從那時以來所爭得的所有那些好的東西,--就是在否認我們民主制度的核心"。他強調,對罪責的承認不是恥辱,"否認才是恥辱"。



"保持歐洲團結"


施泰因邁爾說,1945年後,人們曾宣誓,"永遠不再",--這句話尤其適用於歐洲,也適用於新冠病毒瘟疫之時及之後,"我們必須保持歐洲團結"。他強調,二戰後,德國從國際秩序的危及者變成了推動者, "因此,今天,我們不能使這一和平秩序在我們的眼前肢解。"


聯邦政府總理梅克爾、聯邦議院議長朔伊布勒、聯邦參議院議長沃伊德克、聯邦憲法法院院長弗斯庫勒演講時在座。


"那時,德國人孤單"


由於發生新冠病毒危機,在柏林的中央紀念活動規模大幅縮小。原計劃邀請來自歐洲各國數千名青少年參加此次國家紀念活動,現在,代之以在戰爭與暴政犧牲者紀念館敬獻花圈。施泰因邁爾就此指出,瘟疫大流行迫使德國"獨自紀念--與對我們重要的、我們心存感激的國家相分離。我們不妨再讓自己回到1945年那個5月8日的孤獨狀態:因為,當時,德國人的確孤單。"


Berlin | 75 Jahre Kriegsende: Angela Merkel, Wolfgang Schäuble, Frank-Walter Steinmeier und Dietmar Woidke bei Kranzniederlegung (picture-alliance/dpa/H. Hanschke)

(從左至右)德國總理、議長、總統、憲法法院院長、布蘭登堡州長等多名政要週五出席了紀念活動


遺憾


德國國內原計劃從4月起就舉辦一系列活動,紀念多個納粹集中營被解放。所有這些活動或者被取消,或者大大縮小了規模。另外,今年,柏林州首次將5月8日定為節日,由於新冠病毒疫情,眾多活動安排被取消。


主管文化與媒體的國務部長格呂特斯(Monika Grütters)表示,她"非常遺憾",相關紀念活動不得不減為視訊訊息,傳送參加者寥寥的紀念場面。


貝爾根-貝爾森(Bergen-Belsen)集中營紀念館負責人華格納(Jens Wagner)表示,當年的倖存者對不能參加今年的紀念活動"深為不滿"。他指出,他們甚至不知道明年是否就能恢復旅行自由,當然更不知道他們當中還會有多少人屆時還健在。


鑑於倖存者越來越少,相關的紀念也就越發重要,提醒人們在倖存者缺失的情況下,永遠銘記大屠殺,拒絕歷史重演。


 


凝煉/達揚(德新社)





  • Schwarz-Weiß-Foto, zwei Sowjetsoldaten hissen Flagge auf Reichstag (picture-alliance/dpa)



    戰後75週年 柏林的二戰紀念場所


    國會大廈


    1945年4月30日,兩名蘇聯士兵在柏林的國會大廈升起了紅旗。即使今天眾所周知這張照片是在當年5月2日才補拍的,但它仍是20世紀最著名的照片之一。它是希特勒戰敗,國家社會主義滅亡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的強大象徵。



 


德國之聲中文網
hit tracker


75年前,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納粹暴政也由此終結。聯邦德國總統施泰因邁爾警示:誰要求劃句號,誰就是在否認我們民主制的核心。


75. Jahrestag Ende zweiter Weltkreig - Frank Walter Steinmeier (Reuters/H. Hanschke)

德國總統施泰因邁爾在紀念活動上發言




(德國之聲中文網)在柏林中央紀念活動上所作的演講中,施泰因邁爾總統指出,"5月8日是納粹暴政的終結、轟炸之夜和死亡進軍的終結;是史無前例的德國罪行和標誌了文明破產的大屠殺的終結。"


施泰因邁爾提到了1985年時任總統馮‧魏茨澤克(Richard von Weizsäcker)首次使用的說法: 1945年5月8日是"解放日"。施泰因邁爾警示說:"那時,我們被解放;今天,我們必須自我解放:從一種新納粹主義中解放出來,從對威權的癡迷中解放出來,從不信任、隔絕和國家間的敵視中解放出來。"他指出,仇恨和唆使、仇外和蔑視民主"不過是披著新外衣的殘酷的舊靈魂"。


"愛恨交織"


二戰結束75週年紀念日之際,施泰因邁爾總統呼籲德國人培養一種有自我批評精神和歷史意識感的愛國主義。他在演講中表示,"我們只能帶著一顆破碎的心愛這個國家"。他說:"德國歷史是一個斷裂的歷史--負有對千百萬人被謀殺、千百萬人遭受苦難的責任,……這讓我們的心破碎。"


施泰因邁爾總統警告說,誰若不能容忍對罪責的承認;誰若要求劃上句號,就不僅是在否認"戰爭和納粹獨裁的災難",而且,"也就是在貶低我們從那時以來所爭得的所有那些好的東西,--就是在否認我們民主制度的核心"。他強調,對罪責的承認不是恥辱,"否認才是恥辱"。



"保持歐洲團結"


施泰因邁爾說,1945年後,人們曾宣誓,"永遠不再",--這句話尤其適用於歐洲,也適用於新冠病毒瘟疫之時及之後,"我們必須保持歐洲團結"。他強調,二戰後,德國從國際秩序的危及者變成了推動者, "因此,今天,我們不能使這一和平秩序在我們的眼前肢解。"


聯邦政府總理梅克爾、聯邦議院議長朔伊布勒、聯邦參議院議長沃伊德克、聯邦憲法法院院長弗斯庫勒演講時在座。


"那時,德國人孤單"


由於發生新冠病毒危機,在柏林的中央紀念活動規模大幅縮小。原計劃邀請來自歐洲各國數千名青少年參加此次國家紀念活動,現在,代之以在戰爭與暴政犧牲者紀念館敬獻花圈。施泰因邁爾就此指出,瘟疫大流行迫使德國"獨自紀念--與對我們重要的、我們心存感激的國家相分離。我們不妨再讓自己回到1945年那個5月8日的孤獨狀態:因為,當時,德國人的確孤單。"


Berlin | 75 Jahre Kriegsende: Angela Merkel, Wolfgang Schäuble, Frank-Walter Steinmeier und Dietmar Woidke bei Kranzniederlegung (picture-alliance/dpa/H. Hanschke)

(從左至右)德國總理、議長、總統、憲法法院院長、布蘭登堡州長等多名政要週五出席了紀念活動


遺憾


德國國內原計劃從4月起就舉辦一系列活動,紀念多個納粹集中營被解放。所有這些活動或者被取消,或者大大縮小了規模。另外,今年,柏林州首次將5月8日定為節日,由於新冠病毒疫情,眾多活動安排被取消。


主管文化與媒體的國務部長格呂特斯(Monika Grütters)表示,她"非常遺憾",相關紀念活動不得不減為視訊訊息,傳送參加者寥寥的紀念場面。


貝爾根-貝爾森(Bergen-Belsen)集中營紀念館負責人華格納(Jens Wagner)表示,當年的倖存者對不能參加今年的紀念活動"深為不滿"。他指出,他們甚至不知道明年是否就能恢復旅行自由,當然更不知道他們當中還會有多少人屆時還健在。


鑑於倖存者越來越少,相關的紀念也就越發重要,提醒人們在倖存者缺失的情況下,永遠銘記大屠殺,拒絕歷史重演。


 


凝煉/達揚(德新社)




  • Schwarz-Weiß-Foto, zwei Sowjetsoldaten hissen Flagge auf Reichstag (picture-alliance/dpa)



    戰後75週年 柏林的二戰紀念場所


    國會大廈


    1945年4月30日,兩名蘇聯士兵在柏林的國會大廈升起了紅旗。即使今天眾所周知這張照片是在當年5月2日才補拍的,但它仍是20世紀最著名的照片之一。它是希特勒戰敗,國家社會主義滅亡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的強大象徵。



 


德國之聲中文網


hit tracker

 


上兩條同類新聞:
  • 不死的流亡文學/誰沒有嘗過流亡滋味,誰就讀不懂《香港》
  • 亞裏士多德的24句名言/武漢病毒的古老源頭/美國全球戰略徹底從重歐輕亞,調整為重亞輕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