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紐約華女:疫情給我離婚勇氣 丈夫將破産天天鬧騰(圖)
發佈時間: 6/10/2020 11:43:53 PM 被閲覽數: 51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紐約華女:疫情給我離婚勇氣 丈夫將破産天天鬧騰(圖)
2020-05-17

來源:蔡百萬





口述者:Hanna(移民紐約十余年,畢業于哥倫比亞大學,金融行業從業者)

口述時間:5月11日

執筆者:蔡百萬

我來自上海,來紐約十多年,畢業于哥倫比亞大學,畢業後從事金融業工作,期間與來自中國城的ABC第三代結婚,落地生根,沒想到在這場疫情卻讓我下定決心:離婚。

從小到大,我都是外人羨慕的“別人家的孩子”。我從複旦大學金融系畢業後,就到了紐約哥倫比亞大學繼續深造,後來進了華爾街知名銀行,人生順風順水。而後認識了Marvin,華人第三代,他們家在中國城經營餐廳。2008年北京奧運前夕,我們特意回上海完婚,隔年就有了女寶。

張愛玲說過,“人生像一襲華麗的袍,爬滿蚤子”,我的生活其實也是爬滿了各種蚤子,和Marvin閃婚後,我發現了我們之間因爲不同背景、文化存在許多問題,我一直都想離婚,但是我爸媽不同意。一是孩子小,二來親友都知道我嫁到美國過著完美生活,我又是高材生,離婚會讓很多人看笑話。

這次疫情卻讓所有問題暴露出來,讓人無法回避。

將迎來的經濟危機

是壓倒夫妻關系最後的稻草

我和Marvin的性格有很大不同,我做事穩健,他卻深受美國文化影響,有冒險精神,人生也沒什麽計劃性。

我們住在皇後區,疫情開始後,我在家工作,我負責企業並購與不良資産重組,照顧和教育寶寶的責任主要在我身上。畢竟我是名校畢業,又有中國媽媽普遍擁有的責任感及計劃能力。Marvin雖然是華人,卻是典型的西方思維。受疫情影響,他的經濟即將崩潰,還要供房和他在“經濟很好的時代”買的跑車。

我們不是大富之家,他大學讀書的貸款,到我們婚後還沒還清。在紐約買跑車不貴,20萬美金就有一輛。很多人買不起房子,住在租來的房子,買跑車、遊艇等,過著仿佛是富人家的豪奢生活,這也是紐約中産的典型。

在支出上,我負責日常開銷,Marvin負責房租和教育等。我們沒有自己的房子,Marvin租了好幾套房子,一套自己住,其它當二手房東放租,這也是許多紐約人的謀生方式,當二手房東以房養房。租來的房子可以改裝,兩房變三房、三房變四房再轉租。

在紐約,租單房隨便都要兩三千刀起,多數人會合租分擔房費,房東基本不擔心空房,因爲紐約的人流量大,連廳都可以放租出去,不怕。但是,現在情況變得不一樣了!

新冠肺炎疫情突然襲來,很多人丟了工作,房客們一個二個交不起房租,他們要麽舍棄房子回老家,或者搬到更便宜的房子裏。如果四月份七成的租客勉強交租,進入五月份,Marvin的五成租客都交不出房租!

紐約市爲了保護租客,避免在疫期因爲停繳房租被趕出去,頒發了臨時法案,可以延期三個月(到6月17日)再交房租,到了5月8日,法案自動延期兩個月,租客可以到8月17日再交租。

房東的貸款也有保護,可以延期半年還貸。

但是卡在中間的二手房東就慘了,雖然可以延期到九月再交租,但不代表可以不交租,這筆錢始終要給,如果不給會上法庭,在信用記錄上留下慘痛一筆,以後很難租到房。



布魯克林貝裏奇社區的外環公園大道。 STEPHEN SPERANZ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到了九月,Marvin面對的是5個月所有房源的租金(約10萬美金),而他又不能停租房源,因爲有些房子雖然走了幾個租客,但還有其它人住著,住不滿又不能趕其他租客走,又沒有新的租客來承租。Marvin的財務狀況處于隨時爆炸的境地,我如果和他存續婚姻關系,也會被他拖下債務的深坑。

至于政府給的1200美金一個人的資助?只有在2018年及2019年報稅金額個人年薪少于75000美金,夫妻(無孩)年薪少于198000美金,或一家之主收入少于146500美金才可以申請,作爲中産階級,很明顯,我們的收入都超過了這個申領條件。

再說了,即使我們滿足條件,一家三口拿到2900美金(兩大人2400,兒童500),連一套房子的租金都頂不了。

這種情況下的二手房東也申請不到失業補助,因爲Marvin還有租客收入,沒有完全斷供。申領失業補助有諸多條款,比如年收入在52000美金以下的人,可以收到最高每周504美金的補助,外加疫情特別津貼(到七月底),一周另有600美金,加起來一個月有4416美金。對底層人士來說,這筆錢比他們上班的工資還高,但是對中産人士來說,剛畢業的大學生到銀行工作月薪都能達到6000美金,還是要工作才有高收入。

這次疫情對中産階級打擊最大,特別是對Marvin這種左手進、右手出,沒有積蓄的人。







在九月前結束我們的夫妻關系,我才能避免負債。

孩子生病,地鐵停運

我往返于家和醫院,心力交瘁

Marvin當然急得像熱窩上的螞蟻,如果租客保護政策繼續延期,他還不知道要交多少租金,他想讓我拿錢出來,但我不看好今年的房子租賃市場。紐約到冬天後還會迎來房屋租賃淡季,各公司都在裁員。

Marvin參加了很多遊行,要求複工的,要求租金減免的。以美國人的思維來說,因爲疫情影響停市以至于無收入,交租責任應歸于政府,而不是他們,所以我們的郵箱開始有人發來信件,說要團結一起上街遊行示威,罷交租。對Marvin來說,這也是讓他避免破産的方式,他成了遊行的中堅分子,不斷鼓動人一起拉橫幅、靜坐。

雖然我不覺得會有作用,銀行給你遲還貸就不錯了,政府更不可能幫你交租,那得要負責多少人的房租啊。

他每天都出去忙這些工會遊行的事情,所幸我的孩子Eleanor今年10歲,能自己照顧自己,還能幫我做家務,反正我已經過了差不多十年的“喪偶式生活”,也沒指望過他能在這個時候一起分擔家務照顧小孩。

可是Eleanor突然患了一種血管病,嚴重些會危及生命,紐約能治療這病的要在上東區The Mount SinaiKravis兒童醫院,那裏還是接收新冠性肺炎患者的主會場。

Marvin也緊張,可是他能做些什麽呢?我們去醫院甚至不能用他的跑車,因爲,兩人位塞不進我們三個人。他買車的時候沒考慮過一家人狀態,否則也不會只買兩人座的跑車。

Eleanor住院這段時間,我要來回于皇後區與上東區,本來坐地鐵還算方便,20分鍾來回,但是自從疫期開始以後,地鐵線路就減少了。

紐約在疫情開始時,准備工作做得不夠,地鐵工作人員甚至沒有防護用品,導致系統內有6000人確診,很多地鐵都停開了,平時10分鍾一班,變成1小時才一班。這時候,別說保持社交距離了,地鐵一來人人都往上擠。

往返于皇後區及上東區的醫院過程極其痛苦,我們不是大富之家,不能每每打車去醫院,過一條河收費很貴,Marvin幹脆做甩手掌櫃。保姆、鍾點工也因爲疫期原因全面停工,我們的父母不能來紐約幫忙,我有自己的工作,在華爾街工作本身就極忙碌,特別是疫情以後很多公司宣布破産,小到連鎖鞋店ALDO、大到百貨公司NeimanMarcus,這些都是優良資産,也是資本家們重組並購的黃金時間,我需要不停開會、做報告,公司不會理我女兒是不是病了,我也不能在這時失去工作。

紐約的疫情停擺進入到第七周,地鐵管理狀態越來越差,街上的流浪漢們都湧進地鐵,車廂裏睡得到處都是,還有很多垃圾,觸目驚心。市長與州長談論起地鐵都用了CREEPY(不寒而栗)這個詞彙。我就在這種狀態下每天往來,卻沒有丈夫可以分擔。

終于,5月6日開始,州長下令紐約地鐵午夜時間停運,消毒車廂,順便把流浪漢清理出去,這是紐約地鐵115年來首次停運。

有時坐著地鐵,捂著鼻子上的口罩,我會突然淚流滿面,我想丈夫這時也能幫幫我,可他人在哪裏?估計趁著現在路面人少,和他車友俱樂部的人跑街上賽車去了。

肉品供應短缺物價漲三倍

“喪偶式”生活該終結了

如果不是疫情暴露了那麽多現實問題,我可能還可以忍下去。但是在紐約生活,夫妻兩人非常需要相互支持、分工合作、彼此依靠。在美國其它城市,生活壓力不算大。我除了工作、照顧娃以外,還要面對物價上漲、供應短缺引起的許多問題。

皇後區屬于疫情的中心,許多我平時去買菜的大型華人超市都關了(直到五月才重開),其他超市經常排長龍,站著等一小時才能進去,雞蛋、姜、蒜肉眼可見地漲價,三倍!這時才明白爲什麽一封城大家都愛囤貨。

到四月底,據說肉廠有4000多人確診,導致肉廠不能開工,現在去超市買肉,都限購了,一次只能兩塊肉。

能指望Marvin幫忙嗎?

他只會說,我的煩惱夠多了,我們兩人一向都是你買生活物品。

他埋怨,我在我們的開放式廚房煮中餐油煙太大,總會把他的襯衫染上一股味道。他抱怨,我每晚12點要熄燈睡覺,而他夜貓子受不了我早上7點起床;他還會說我越來越不會打扮自己,總是紮個低馬尾,黑色風衣牛仔褲,看起來就像“新移民”……

我剛好看到書上說的,“你20歲想的,到了30歲、40歲往往不是你想的那樣,你永遠不知道生活會把你帶到哪裏去,如果你不喜歡現在的生活,不要浪費力氣抱怨,MAKEA CHANGE (做出改變)。”

我受夠了,一個人帶小孩生活,可能比跟他住一起更好,我鼓起勇氣跟媽媽說了我要離婚的事。

離婚不該是女生人生惋惜的標簽,我很開心我終于克服了所有心理障礙,邁出了這一步。

可以網上結婚

但沒有網上離婚

和律師溝通過了,我還不能馬上申請離婚。因爲疫情,民政署、移民局等都關閉了,這段時間如果有人結婚,可以通過網上辦理業務,但是離婚卻要等待。

但是無論如何,都無法改變我的決定。

 


上兩條同類新聞:
  • 霸氣中國煤老板:約不到女明星 我就約女主播!(組圖)
  • 紐約華女:疫情給我離婚勇氣 丈夫將破産天天鬧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