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各方矚目的中美高層會晤7小时 釋放出什么信號?(組图)
發佈時間: 6/20/2020 8:01:45 PM 被閲覽數: 6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各方矚目的中美高層會晤7小时 釋放出什么信號?(組图)
2020-06-19                



新京報/智谷趨势

剛剛,在太平洋上的一個小島檀香山,一場長達7小时的中美會谈在低調舉行。

新華社消息,当地时間6月16日至17日,中央政治局委员楊潔篪應约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夏威夷舉行對话。雙方就中美關系和共同關心的國際與地區问題深入交換了意見。雙方充分闡明了各自的立場,認爲這是一次建設性的對话。雙方同意采取行動,認真落实两國元首達成的共识。雙方同意將繼續保持接觸和沟通。

消息不多,但此次夏威夷會谈还是很受關注,两國已經在相当一段时間內几乎没有高層外交。新冠病毒爆發以来,中美雙邊關系持續緊张,在香港、台灣等重大敏感问題上也摩擦不斷。

在外界看来,這場近期雙方最高層级的會晤至少是一次爲局势降温的努力。

智谷此前就说過,中美是当今國際秩序中不可或缺的支柱,國際關系中的博弈、制衡和合作都是以中美關系爲政策之錨,眼下中美之錨上下波動,極不稳定。

全球秩序正在重塑,不幸的是,各種势力和力量在重新寻求均衡的過程中,混亂是相伴而生的。

我們看到了一道道令人不安的“墙”,正在世界各地築起。

聽到了悲觀主義者發出了“全球化终結”的哀叹。

甚至也能真切感受到,國與國、族群和族群之間的隔膜更厚了。

見證一個對抗性时代並不是平头百姓的榮幸,而是在重大決策上、財富保卫上、甚至是人身安全上的更大挑战。

試图描繪未来的全球图景,變得更加困難重重。

两大體系,三個世界,或將是新的格局。



两大體系,隱隱的分別以中、美爲主導。

在以美國爲主導的體系中,战略關系的突出特色是基于價值觀、政治制度、意识形態。

在以中國爲主導的體系中,推行的是不以意识形態爲前提的商业關系和開放市場模式。

背後是大國脫钩已成必然的巨大忧慮。

但两大體系又不同于冷战时期两大陣營的壁壘森严。

当时以美蘇爲中心的東西陣營是制度對立、平行發展,地缘政治的分界線相当清晰,站隊要旗帜鲜明,两大集团在政治制度上對峙、經濟相互封鎖、軍事激烈對抗。

今天的两大體系顯得邊界模糊,並非一元結構。

中國不具備当时蘇聯作爲超级大國的全球实力,至少在經濟方面,都不像蘇聯一樣做到陣營內部都把同一種貨幣(盧布)作爲記账單位。

更重要的是,全球化的深化,高水平的專业分工,國際權力的分散,地區性力量的增長……這些因素都使得全球網絡變得更加密集、多維度、多層次,不會輕易因爲两大國的對抗而拆夥、站隊。





我們一邊强烈感受到,两國再也回不到過去了。

從美國斷供華爲、到中概股不安地從美國股市撤出,從抖音的海外版Tik Tok被審查、到快手的海外版Zynn被谷歌下架,不管是战略、商业还是技術,两國之間的竞爭日趨激烈。

過去給人以信心的压艙石——两國經贸關系,不再是确定性十足的因素。

從2018年到2019年,美國從中國的制造业進口下降了17%,總計下降了约900億美元。同期,美國從亚洲其他低成本國家的制造业進口增加了310億美元,從墨西哥的制造业進口也增加了130億美元。



美國的商业咨詢公司FTI Consulting在5月12日至14日對1012名成年人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约40%的美國人表示他們不會從中國購買産品。

美國人强烈希望將更多的制造业産品從其他國家帶到美國,他們更多地關注供應链,有78%的人表示,如果制造産品的公司將制造业務移出中國,他們愿意爲産品支付更高的價格。



即便企业的決策層不會只單一考慮政治因素和一個簡單的民調,但拥護“普世價值觀”的美國公衆內部确实已廣泛存在“務实的民粹主義”。 中國與西方之間的經濟通道——香港,正在遭受沖擊。 在中國的外圍,很多人也都能看到,墙一道道在築起。







這修的是“去中國化”的墙。

就連中國公司也不得不自我築墙来應對這樣的趨势。

據Pingwest報道,字節跳動正在逐步收緊中國员工訪问海外産品和服務的數據權限,在中國业務和海外业務之間進行對抗的技術切割。



與此同时,又能看到體系內部的成员國左右爲難,被迫開展更加困難的平衡外交。

今年一再推遲的G7峰會,出現了很多戏劇性畫面。

特朗普要拉攏俄羅斯、韓國、澳大利亚和印度參加對抗中國,將G7擴大成G11。

韓國喜忧參半,一邊是终于能有话語權的開心,一邊又怕中國不高兴,扭扭捏捏最终才答應下来,但這就威胁了日本作爲東亚唯一G7成员的优势地位,打破势力平衡,日本就連連表示好困惑。

俄羅斯说,如果G7峰會的范疇擴大,那么也應該邀請中國參加,如果没有中國參與,這樣的會議形式就缺乏全球意義。

堅決爲多邊主義而战的默克爾則幹脆不參加。

而且美國布鲁金斯學會欧洲问題專家德羅兹迪克还披露,默克爾在和馬克龍視频通话时曾说過,“我不想和那個人呆在同一間屋子裏”。

在産业链“去中國化”浪潮中,“去美國化”也在西方企业中同时進行。

《經濟學人》稱,對華爲的出口禁令,可能導致半導體産业去美國化。

半導體産业是全球化最徹底的産业,美國也很難约束整個産业,畢竟對于企业来说,比起意识形態的對抗,中國龐大的市場更加誘人。

“首先,華爲的手機和基站是由代工廠商来組装的,台積電爲華爲制造的芯片正是發送給這些廠商而不是華爲来完成組装。成品通常直接發給華爲的客戶。華爲無需在任何節點觸及被列入黑名單的芯片。這也許能让華爲擺脫麻烦。

其次,亚洲芯片代工廠的無塵室可不容易監控。

更重要的是,價值4120億美元的半導體産业已高度全球化,即使美國的司法長臂也鞭長莫及。新出口管制也許更有可能導致美國芯片制造业的一部分撤離本土。”

也就是说,在美國海外建設一個非美系設備生産線,甚至把專利轉移到海外,以規避美國司法長臂管辖。

現在全球前12大半導體公司只有1/5的廠房設在美國。



華爾街日報指出,這場技術之爭的真正贏家可能不是中美,而是第三方——亚洲或欧洲國家。這些國家將從研發撤離美國中受益,也將從中國買家那裏獲得更多銷售收入。

芯片設備制造商KLA的總部設在加利福尼亚,那裏有一塊主要的制造业務。但在5月5日的业績電话會議上,KLA首席执行官Rick Wallace將KLA在新加坡和以色列的制造設施描述爲“我們在寻找、考慮最佳選址时的一個籌碼和一個選項”。

全球化不會走向终結,而是變得更加复杂、多層次。



我們所看到的三個世界也不再是以冷战下意识形態的區別而劃分。

從經濟角度上讲,三個世界並没有發生太大的改變,还是發達國家、發展中國家和不發達國家。

但結合地缘政治重要性和國際權力,三個世界俨然是:

第一世界:美國、中國、欧盟、俄羅斯;

第二世界: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韓國、印度等具有相当地區影響力的國家。

第三世界:亚非拉等不發達國家。

而一些夾縫于大國竞爭中、內部又存在深刻分裂的战略地帶,比如中東、朝鲜半島,則是来攪亂體系的,這裏經常會發生一些影響地區甚至是全球的事件。

一個更加复杂、聯系更緊密的國際權力體系当然更有利于應對全球動荡,但两個體系的國際氣候又不利于寻找出路。

正如彭博所评論:

“從德國的天真,俄羅斯的好战,中國的‘野心’,特朗普主義的美國無政府状態,到朝鲜的邊缘政策,前景都很严峻。最重要的世界領導人忙于“(全球)贸易战”和“疫苗的民族主義”,他們甚至無法想象與他們討厭但應該與之交谈的人們圍坐在一张桌子旁,這種活動以前被稱爲外交。

但是他們必須超越自己。如果他們做不到,那么我們其他人都應該强迫他們。

從長远来看,只有耐心的多邊主義才能使我們得救。否則,使用冷战的比喻,世界各國將發現自己站在一個充滿汽油的房間裏,每個房間都在計时,直到誰被點燃爲止。”

相關報道:楊潔篪與蓬佩奧夏威夷會谈 7小时對话哪裏是最大看點

從對话到取得一定成果、達成一些共识間,注定不會一帆風顺,但只要對话繼續下去,就终究保持了一線希望和光明。



▲图片来源:新京報網

文 | 陶短房

当地时間16日晚至17日上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應约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在美國夏威夷舉行了近7小时的對话。據會後雙方發布的簡短聲明,雙方就中美關系和共同關心的國際與地區问題深入交換了意見。雙方充分闡明了各自的立場,認爲這是一次建設性的對话。

媒體和觀察家注意到,這是中美两國高層自4月15日以来的首次對话。作爲全球排名第一、第二位的經濟體,中美間長期保持着顺暢的外交聯絡渠道,如此長时間未進行正式對话,本身就表明雙邊關系出現一些需要解決的问題和分歧。

中美雙方有意通過對话減少沖突

熟悉外交辭令的朋友不難看出,楊潔篪與蓬佩奧對话後官方聲明“充分闡明了各自的立場”的口径,实際上意味着對话雙方未能在一些重要问題和重大分歧上達成共识,取得諒解,僅是各自向對方陳述本方的意見。

盡管如此,對话本身就是外交沟通、合作的第一步,中美两國高層在互相保持“静默”两個多月後重新“面對面”進行對话,這表明盡管分歧严重,雙方仍然愿意彼此交流,互相交換意見,仍有意愿通過對话減少沖突、努力寻找共识。

美國國務院在會後發布公告稱,蓬佩奧强調“两國應在商业、安全以及外交方面達成完全互惠的協議”。蓬佩奧还强調,在防治新冠疫情和應對以後可能的再次爆發时,必須保持透明和信息分享。

這一表態至少明确肯定了两個大國間對话、交流和互惠交往的必要性和重要性,較諸此前一度甚囂塵上的“中美脫钩说”,以及美方某些政要一度宣稱的“不與中方領導人對话”的論調,终究还是向前邁進了一步。

合作是中美雙方唯一正确選擇

两國在對话後均表示“繼續保持接觸和沟通”,這同樣是邁向深入沟通、合作的“相向而行”重要一步。只有繼續保持對话,繼續“谈”,才能爲“谈出內容”、“谈成共识”做鋪墊、打基礎。

盡管雙方間在許多重大问題上存在分歧,從對话到取得一定成果、達成一些共识間,注定不會一帆風顺,但只要對话繼續下去,就终究保持了一線希望和光明。如果連保持對话這第一步都難以邁出,就更谈不上第二步、第三步。

對话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在“答記者问”中指出,楊潔篪在對话中闡明了中方對發展中美關系的基本態度以及在台灣、涉港、涉疆等重要敏感问題上的立場。在這些问題上,中方的立場是堅定的、一貫的,正如中方所一再重申的,“中方捍卫自身核心利益的決心和意志堅定不移”。通過此次對话,美方当能在此關鍵问題上加深印象。



▲图片来源:新京報網

但對话是外交沟通、合作的第一步,却也僅僅是一步、一小步。許多中外媒體、觀察家在楊潔篪與蓬佩奧對话前後注意到,美方在此敏感时機就台灣、涉港、涉疆等中方視作原則性、敏感性问題上,做了不少違背中方基本利益、意愿和一貫立場、主张的“動作”,並理所当然地招致中方相應反彈。

而在雙方都認爲“重要”、“必須”保持沟通的商业、安全、外交交往諸方面,雙方目前也僅限于相互“说”、“谈”,離達成一些較重要的共识,尚有不小的距離。

正如楊潔篪在此次對话中所指出的,中美合則两利、鬥則俱傷,合作是中美雙方唯一正确選擇。

單邊主義在中美關系中行不通

中方致力于同美方一道努力,發展不沖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關系,同时堅定捍卫自身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希望美方與中方相向而行,認真落实两國元首重要共识,推動两國關系回到協調、合作、稳定爲基調的軌道上。

對话是中美外交沟通、合作的第一步,也僅僅是第一步,惟有两國共同努力、相向而行,才有望踏出第二步、第三步、更多步。

当今世界風云變幻,中美两個大國能否保持相對平稳、健康、正常的關系,對地缘政治、全球經濟的稳定,以及國際合作與世界的和平,甚至是對当前各國共同面對的新冠疫情應對,都是至關重要的。

美方必須充分認识到,單邊主義在中美關系領域和在其他任何領域一樣,是于事無補、此路不通的,唯有本着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原則相向而行,雙方高階對话這“第一步”才能邁得平稳,並得以爲彼此都向同一方向邁出“下一步”,創造有利的條件和氛圍。

陶短房(專栏作者)

 


上兩條同類新聞:
  • 中方秘而不宣,中印沖突中方正副指揮官都陣亡了
  • 川普即将签署行政令 叫停H-1B、L-1等职业移民签证(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