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今天中國的科學家們沒有一個人膽敢站出來說真話 (圖)
發佈時間: 6/20/2020 8:15:49 PM 被閲覽數: 7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今天中國的科學家們沒有一個人膽敢站出來說真話 (圖)
2020-06-19



法廣網

今年六月初以來,中國南方十多個省市暴雨成災,從網絡社交平台上上傳的視頻來看,災情十分嚴重。
廣西桂林的陽朔、永福和平樂,三地幾乎淪爲“水中孤城”,縣城出現嚴重內澇。

視頻顯示,廣西桂林陽朔縣城以及多個鄉鎮的街道已變河道,老百姓的房屋、車子被淹沒,積水過腰,居民撐起了竹筏。

但是,令人遺憾的是關心災情的觀察人士都很難了解具體災情如何,因爲中國官媒普遍聚焦美國國內的示威抗議活動。

台灣中央社社報道說,中國南部52條河流水位超出警戒線,大水在廣東廣西多地出現內澇,桂林一所中學三百多名師生一度被洪水所困。所幸他們被迅速撤離。

另外,從廣州開往重慶的列車也一度受因軌道塌方而出軌。雖然並未導致人員傷亡,但這足以顯示災情嚴重性不同尋常。

那麽,導致中國南方尤其是廣東與廣西地區洪水肆虐的原因究竟是什麽?暴雨是否是唯一的罪魁禍首?我們爲此電話連線了旅居德國的中國水利專家王維洛先生。請他來談談他的觀點。 



  桂林陽朔水災網絡圖片,2020年6月。


每年夏天,中國大陸總是旱澇成災,今年看來也不例外。每次發生水災,人們總會提到三峽大壩,不過,六月初以來,災情最嚴重的是遠離長江的廣西與廣東兩大省份,似乎與三峽大壩並沒有關系,作爲水利專家,您認爲這次兩廣地區的水災的根本的原因是什麽?
王維洛:要分析中國南方水災的原因,我們可以分成兩大部分來討論,首先我們來看一下廣州等大城市的情況,記得《紐約時報》不久前針對廣州的水災發表過一篇文章,其中就談到廣州城市規模的無限制的擴大,中國最近幾十年來最重要的所謂發展成果之一就是城鎮化,城市面積的無限制的擴大導致城市的交通以及排水成爲老大難的問題,即使是最優秀的城市規劃師面對這兩大難題也無能爲力。而且,廣州等城市所在的珠江水系還面臨另外一個十分嚴重的威脅,那就是南海海平面的提高,導致城市排水的速度受到嚴重影響。

海平面的升高這同氣候變化有關,事實上,中國其他城市上海等地也受到威脅,而且不僅是中國,世界上許多國家都面臨同樣的威脅。

王維洛:確實如此,但是,不同的是,美國還有別的國家都沒有回避這些問題,但是,在中國就不一樣,官媒盡量回避這些棘手的難題,因爲中國主要的經濟城市都面臨被淹沒的威脅。但是,政府領導人目光短淺,避免認真地去討論這些問題。

您剛才說的是廣州等大城市的水災原因,那麽,桂林還有廣西其他地區的農村災情爲何會如此嚴重呢?桂林,陽溯等地近年來修建了二十多座大大小小的水壩,這些水壩爲何沒有能夠起到調節雨水,降低洪災的功能?

王維洛:桂林地區有四座大型的水壩,但是,爲什麽這些水壩卻並沒有起到預防洪水的作用。其實,原因很簡單,同中國其他地區的水壩一樣,他們的主要功能首先是灌溉,供水,發電,然後才是防洪,養魚以及發展旅遊行等等。供水以及發電意味著水庫中的蓄水越多越好,而如果要保障防洪,這就意味著水庫必須是空的。水庫的管理者在利益的誘惑下當然首先選擇多蓄水,之後,再按照天氣預報來調節水庫的蓄水量。而今天,氣候變化以及使天氣預報充滿變數,水庫管理者根本無法准確地預估水庫中的安全的蓄水量。
這就導致許多水庫在突遭暴雨後爲了保證水庫的安全而緊急地無預警地多次泄洪。從而使水壩下遊的民衆加倍的遭受暴雨的危害。除了水壩泄洪的原因之外,桂林以及陽溯等地同廣州一樣也是房地産高度開發地區,當地的河河墁地區,也就是原本不應該修建居民房的地區如今都修建了水景房或者歐式別墅等等,所以,受災最嚴重的地區都是原來的河流的河墁地段,但是,房地産開發是中國政府的一大經濟支柱。中國今天修建的住房已經可以滿足三十億以上的人口的居住,但是,中國的房地産開發卻依然欣欣向榮。

中國過去有一首大家都家喻戶曉的歌曲,叫做一條大河波浪寬,這裏面關鍵詞就是這個“寬”,河流它需要寬敞的河床,河墁,需要它自己的空間,但是,今天中國的河流都見不到河墁了,它們都被開發商挪用來修建一本萬利的風景房。而水則是剛柔相兼的元素,水同小孩子一樣,也有發脾氣的時候。

所以,一條大河波浪寬這首歌的旋律非常優美,但是歌詞裏面卻有許多病毒,比如說,這裏面就有這麽一句,“讓那河流改變了模樣”,好好的一條河流,爲什麽要去改變它的模樣,爲什麽要把它圈起來,框起來,導致特大暴雨或者別的突發災情時河水泛濫成災。

其實您剛才所說的這一系列因素在中國國內很少受到關注,受洪災危害的老百姓也往往被蒙在鼓裏,以爲僅僅是由于暴雨,中國國內的媒體尤其是中國的水利專家們爲什麽沒有提醒大家警惕呢?

王維洛:中國的水利專家們在三峽問題上已經被政府上了痛心的一科:當初拒絕在三峽大壩可行性報告上簽字的人雖然都是十分優秀的科學家,但卻一直遭到打壓,至今不能功成名就,而那些簽字的人雖然在學術上造詣不高,但卻都成爲科學院的院士了。所以,今天中國的科學家沒有一個人膽敢站出來說真話,這就是爲什麽南水北調工程最早推出時也沒有人反對,二期工程上馬還是沒有人反對。


 


上兩條同類新聞:
  • 中國網絡文學作者受實名制規管 恐打擊創作自由/四面出擊,中國(中共)到底要幹什麽?
  • 北京疫情反撲的第5天,糞水池裏的三文魚逼瘋百萬中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