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北京大学淫棍多?惊动了同为校友的总理李克强! (图)
發佈時間: 6/21/2020 12:16:10 PM 被閲覽數: 7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北京大学淫棍多?惊动了同为校友的总理李克强! (图)



自由亚洲电台


 北京大学毕业的李克强近期成为媒体报导焦点,因为他在两会记者会上说了“中国6亿人月入仅千元”,以及倡导“地摊经济”,被指涉习李斗,李克强的北大人本色再受关注。其实,北京大学因民国首任教育总长蔡元培曾任校长,一直被认为开“学术”与“自由”之风的传统领地。不过自共产党控制中国,直至文革动乱之后,更经历“六四”后的整肃,这数十年间却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北大精神沦落让人扼腕。一个邹恒甫爆料“北大淫棍多”的丑闻,甚至还惊动了李克强。 



  现任中共总理李克强毕业于北京大学


  北大风气败坏与校领导的所作所为分不开。时评人士高新曾在自由亚洲网站撰文披露北大两任书记闵维方、朱善璐、两任校长许智宏、校长王恩哥的丑闻,指他们不但涉腐败,而且他们将北大变成淫窝。

         许智宏于1999年12月至2008年11月任北京大学校长。

  高新文章中说:许智宏任校长时,在办公楼上班的人经常会看到一些时尚、漂亮的年轻女子来找许校长。她们可以直接进入许智宏的办公室。这些女子主要由两部分人组成,有些是学生艺术团体的女生,有些是校办企业的人员,特别是有的校办企业老总经常让一些漂亮时尚的女子找许校长。

  据指,许智宏出国访问、去外地出差有时会指名带某些部门的年轻女士随同。

  该文在介绍朱善璐的内容中揭露,早在朱到地方任职之前担任北大党委副书记期间,朱就擅长攀附权贵,指朱善璐借“校务工作”需要之名在校内宴请“达官显贵”,席间特别安排女学生以唱歌为名陪同。

  朱善璐在北京和江苏当官几年后,2011年8月又回到北大任党委书记,2016年12月卸任。

  2012年8月21日,曾在北大任职的世界银行研究部终身高级经济学家邹恒甫公开说北大是一个淫窝。邹恒甫在网络发帖说:“北大院长在梦桃源北大医疗室吃饭时,只要看到漂亮服务员就必然下手把她们奸淫。北大教授系主任也不例外。所以,梦桃源生意火爆。除了邹恒甫,北大淫棍太多。”

  当年9月7日,北大以邹恒甫言论侵害其名誉权为由向海淀法院提起诉讼。

  海淀法院审理认为,邹恒甫的行为已构成侵犯名誉权,应承担相应民事侵权责任,判决邹恒甫停止侵权,删除涉诉侵权微博并在其微博上公开发表致歉声明,向北京大学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二审维持了原判。

  后来有消息称,邹恒甫拒不履行法院判决,被北京海淀法院强制执行,并已执行完毕。

  对此,财经专栏作家韩令国在微博中说:“北大院长、教授潜规则女学生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连新闻都算不上,如果北大哪个院长敢说北大没有院长或教授潜规则过女生,我跟他赌一百次,如果我拿出证据能证明北大有院长或教授潜规则过女生,北大在央视发布新闻承认即可,如果我带不出当事人拿不出可鉴定的证据,我从此移民永不回国。”

  资深时事评论人士杨彼得在网上发文表示,邹恒甫称“北大淫棍太多”,这真是一句大实话,不能说是诽谤。杨彼得为此举了两个例子,而且牵涉到有名有姓的北大教授。

  第一:2009年,北大社会学教授秦明瑞在云南丽江古城认识当地一名高中生,当晚就开房成为情人,尽管两人年龄相差26岁。随后这位女生数次赴京,在宾馆或秦明瑞家里与秦明瑞幽会,还在一次回程途中烫伤双脚,从而与高考失之交臂。因秦明瑞承诺帮她上北大,女生一直跟他好了两年,但秦明瑞却不能兑现其承诺。2011年4月,女生再次要求上大学未果,便以伤害对方家人相威胁,向秦明瑞索要30万元,两天后被秦带来的民警拘捕,后被以涉嫌敲诈勒索罪检控。

  第二:2014年,有人向北大校方实名举报,称北大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余万里诱骗一位女留学生,先是强迫发生性关系,并许诺将来结婚,再多次与女留学生发生性关系,而且曾经施以“性虐待”。后经校方查证,举报属实。

  杨彼得认为,邹恒甫输了官司,却在社会上甚至大学教授中获得广泛同情。他分析邹恒甫败诉的原因是,“一来邹恒甫不可能一开始就留取、固定了证据,二来他也不想得罪具体的“北大院长、系主任”。于是他被判败诉,必须向北大道歉。

  有关邹恒甫称“北大淫棍太多”事件,已停刊的香港《动向》杂志2012年9月号刊文说,中国经济持续走低没有妨碍官员们的消费愿望,尤其在性消费方面优于社会其他阶层,同时是他们在中国社会的身份标识之一。因此,民众的愤懑情绪也不断表现出来,揭露官员们在性消费方面的腐败行为成为一大社会景观。

  文章说,最为离奇的应是“北大淫棍太多”事件,据称北大的诸类学官不仅以索取女学生(特别是研究生)的性服务为乐,而且涉嫌奸淫餐厅的服务员。被奸淫者因为学官地位很高而不敢举报,学官则往往以走后门让被奸者拿北大学位为补偿。

  文章还称,据可靠消息:北大毕业的时任政治局常委、副总理李克强听取办公室的舆情简报时,闻知此事大为恼怒,责令教育部立即调查,而教育部则搪塞、推诿,转让北大方面自查。北大自查不会出什么结果,而爆料者邹恒甫除了拒绝与北大方面交流意见外,还声称自己“只跟中纪委谈”。

  由于邹的微博爆料事件影响太大,或传言有人将邹举报的证据材料交给中央书记处,中宣部紧急发通知,“严令禁止纸面再对北大事件进行后续报道,对违反禁令、刻意炒作者不但要追究记者、编辑的个人责任,还要对负有领导责任的人员进行相应处分”。

  至于邹的举报证据材料是否通过特定途径递交中央书记处,没有得到官方及邹恒甫个人的证实。反正事件的结果就是前述:邹恒甫输了官司,被判败诉,还得向北大道歉。李克强当时到底充当了什么角色,不得而知。

  有人认为,到当今,中国高校乱象频出,“北大淫棍多”事件只是一个缩影。

 


上兩條同類新聞:
  • 哈佛大學宣布取消SAT成績要求 華裔學子爬藤希望恐落空
  • 华裔新生性骚扰女生,2000人联名求名校撤offer(组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