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美國媒體《Axios》川普總統的一對一專訪/FDA 警告民衆避免使用這 9 款有毒的幹洗手産品
發佈時間: 6/23/2020 3:45:37 PM 被閲覽數: 7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FDA 警告民衆避免使用這 9 款有毒的幹洗手産品
2020-06-22      


在新冠肺炎仍然有強烈威脅性的時期,消毒酒精是大家很依賴的一項物品之一。但最近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警告公衆,避免使用 9 款幹洗手産品,這些産品中含有一些會透過皮膚吸收的致命物質。


FDA 發出一份聲明,警告民衆不該使用由墨西哥的 Esk Biochem SA de CV 生産的幹洗手産品,並列出該 9 項産品:


• All-Clean Hand Sanitizer (NDC: 74589-002-01)



• Esk Biochem Hand Sanitizer (NDC: 74589-007-01)


• CleanCare NoGerm Advanced Hand Sanitizer 75% Alcohol (NDC: 74589-008-04)


• Lavar 70 Gel Hand Sanitizer (NDC: 74589-006-01)



• The Good Gel Antibacterial Gel Hand Sanitizer (NDC: 74589-010-10)


• CleanCare NoGerm Advanced Hand Sanitizer 80% Alcohol (NDC: 74589-005-03)


• CleanCare NoGerm Advanced Hand Sanitizer 75% Alcohol (NDC: 74589-009-01)


• CleanCare NoGerm Advanced Hand Sanitizer 80% Alcohol (NDC: 74589-003-01)


• Saniderm Advanced Hand Sanitizer (NDC: 74589-001-01)



FDA 測試了 Lavar Gel 和 CleanCare No Germ 的樣品。 Lavar Gel 被發現含有 81% (v/v) 甲醇,而且不含乙醇; CleanCare No Germ 含有 28%(v/v) 甲醇。


FDA說:由于甲醇的毒性作用,所以不應使用在幹洗手成份中。曾經接觸過含有甲醇幹洗手的人應該撥打 911 並立即尋求護理協助。大量暴露在甲醇中可能導致惡心、嘔吐、頭痛、視力模糊、永久性失明、癫痫發作、昏迷、神經系統永久損傷或死亡。


咕噜美國通



美國媒體《Axios》川普總統的一對一專訪


         2020-06-22      



Axios



「無人可測的戰略邏輯,究竟是詛咒還是恩賜?」美國媒體《Axios》21日晚間刊登了川普總統上周五的一對一專訪。訪問中,川普針對前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的爭議新書《淵薮之間》作出了一連串的翻案與辯駁。但川普卻也爆炸性地承認:自己先前確實是「故意扣住對中國的『新疆人權問題』制裁」...以避免幹擾『關鍵時刻』的美中貿易協議」。

《Axios》的訪問是在6月19日進行,當時波頓的新書指控川普當面請求習近平「助他連任」已鬧得全國風雨。而盛怒中的川普,一方面則馬上簽字生效可以制裁中國的《2020維吾爾人權法案》;另一方面則同步啓動法律反擊戰,揚言要告死出書亂爆料的「叛徒波頓」。但一來一往的隔空交火,卻也重新引發了國際社會,對于「川普之于中國」的戰略關注。


在提前曝光的書摘內容中,波頓指控川普曾在與習近平的一對一會談中,「贊同並應和」中國政府高壓宰制維吾爾人與中國穆斯林的思想改造戰略。因此訪問中的《Axios》采訪記者斯萬(Jonathan Swan),才會單刀直入地以波頓新書爲切入點,質問川普:「爲何不對新疆問題明白表態?爲何遲遲不就維吾爾人權問題,對中國發動正面制裁?」

根據《路透社》的調查說法,美國國務院最早式在2018年下半年開始,就已針對「新疆再教育營」研擬制裁方案。但相關方案之後卻因外交與商貿顧忌,而國務院、財政部與商務部之間三方踢皮球。一直到2019年冬季,美方才正式對數十家涉及新疆在教育營的中國企業與數量不明的中共官員,發出了出入境與經濟的制裁封鎖令。之後,由國會提出並經朝野兩黨壓倒性支持的《維吾爾人權法案》,才又在今年5月底通過,並在波頓風波中,由川普總統于6月17日簽字生效。

根據白宮方面的說法,川普政府對于維吾爾人權問題的投入與承諾,可以透過進兩年來的一連串立法有所證明。因爲除了美國以外,國際社會與其他國家都只出一張嘴,沒有其他政府真的因爲新疆問題正面與中國杠上、更別提冒著經濟犧牲的風險(制裁中企也同樣會影響美企的合約、訂單死投資)但對此《Axios》的提問角度,則有不一樣的切入質疑。

《Axios》的發問設定,是挑戰川普政府在中國人權問題的反制戰略上,是否太過「被動與消極」?因爲外交與經貿制裁都可由總統的行政命令來主導,例如北韓、委內瑞拉與伊朗,川普的制裁策略,就都不需國會通過各自法案來授權;此外,美國國會在2016年修正通過的《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也早就授權川普可以直接就新疆再教育營的不人道實況發動制裁。換句話說,所有的反應武器早就都已准備就緒,但川普政府對于中國的各項人權問題,緣何總是雷聲大雨點小?憤怒的表態過後,都往往缺少關鍵反應?

不料川普本人則是坦率、甚至爭議性地正面回應:

「啊...這就是因爲當時的我們,正與中國磋商重大經貿協議啊!所以後來我也談好了一份絕贊合約,潛在價值高達2,500億美元的采購合約咧!」

總統口中指的「關鍵時刻」,應該是2019年秋冬,當時以《紐約時報》爲首的多家跨國媒體,聯手發出了一系列的「新疆文件」調查報導,公開揭示了中國政府對于維吾爾民族的思想改造政策。此系列的報導,雖然加速了美國朝野對于《維吾爾人權法案》的立法協商;但當時正在與中國對峙貿易談判的美國政府,並沒有相應地再譴責發言外、也沒有提出決定性的公開制裁與表態。

川普表示,自己的態度是認爲事情有利弊得失、輕重緩急,「我們正在談判當中,如果突然丟出了一系列的追加制裁,那會給對方什麽信號況且說到制裁,我也對中國施加了很多懲罰性關稅啦,這可比你談到的什麽制裁還要更痛、更貴咧!」

至于《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的新疆適用問題,川普則微妙的表示:「我哪知道...又沒人要我啓動這條法案來處理新疆問題?」雖然以共和黨參議員魯比歐(Marco Rubio)爲首的國會要角,屢屢呼籲白宮盡速就新疆人權問題制裁中國,但川普卻認爲:「國會裏面沒人和我提過可用《馬格尼茨基法》啊...如果他們有講,我就會再研究看看。但他們沒人說啊!到現在爲止,都沒人和我提過這條方案。」

川普表示,波頓新書裏的攻擊性內容,「完全都是說謊唬爛!」因爲在與習近平的會談上,雙方幕僚都有大批團隊與會,要是有爭議性言論早就報出來了,根本不可能有波頓所言的「密室討好空間」。

微妙的是,川普本人雖然否認「求習近平幫連任」,但卻認可了希望中國能在11月大選前,加速配合美中貿易協定的期待。「我希望中國能和美國多做生意,多多益善,越多越好...但此邏輯的說法應該是,如果貿易協議對美國有利,那就對我有利;如果對國家有利,那就對選戰有利。」

 


上兩條同類新聞:
  • 美中脫鈎大勢之下 台灣盼雙方保持接觸/疫情爆发以来 美联储到底印了多少钱?还会再印多少?
  • 歐洲議會: 中國若一意孤行 告上海牙國際法庭/夏威夷會談成果如何?美高官強調行勝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