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中國2020年全面脫貧,能行嗎?/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香港《國安法》 港人遊行抗疫
發佈時間: 6/28/2020 8:24:06 PM 被閲覽數: 7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中國2020年全面脫貧,能行嗎?


中國農村房屋外牆上的脫貧宣傳畫(寒冬網)



中國農村房屋外牆上的脫貧宣傳畫(寒冬網)

















中國政府宣稱2020年是脫貧攻堅的決勝之年,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收官之年。然而,在疫情沖擊、經濟放緩的頹勢之下,這個目標能實現嗎?據英國媒體《金融時報》報道,有地方政府采取行政手段,靈活脫貧,拒絕將低收入人口登記在冊。



按照中國官方的數字,2019年末,中國的極端貧困人口已降至五百五十萬。習近平決心將這個數字及時清零,迎接2021年中共的百年誕辰。



中國財政部表示,目前已累計下達2020年中央財政專項扶貧資金1396.36億元,總計會分發約1460億元。









2013年以來,中國農村累計減貧8239萬人,連續6年平均每年減貧1300多萬人,並且有280多萬駐村幹部和書記奔赴脫貧第一線。



習近平本人也訪問了遍布二十多個省的一百八十個貧困地區,並于2018年走訪涼山。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中國社會政策中心創始主任高琴對《金融時報》表示,全面脫貧之後,習近平就可以宣布中國實現了繁榮昌盛而且能夠領導世界,“中國政府決心達成這個目標。自3月以來的官方出版物都重新確認,今年年底之前必須完成。”



脫貧最前線:四川涼山懸崖村



捷克科學院的研究員、過去十年致力于彜族研究的柯揚(Jan Karlach)告訴《金融時報》,“涼山處于脫貧的最前線—是中國的實驗室。”



過去幾個月以來,在四川涼山昭覺縣的阿土列爾村(“懸崖村”)有84戶村民搬遷到縣城集中安置點,政府補貼了大部分建房費用,個人只需付一萬元。村民們對搬遷表示歡喜,畢竟住在山裏會受降雨和山體滑坡的威脅,且缺乏醫療服務和教育資源。



部分彜族學者擔心當地的文化風俗會受沖擊,但柯楊說,“我有一位思想很傳統的朋友,從前說自己絕不會生活在沒有彜族火爐的房子裏,但一年內就改變了主意。”



這位朋友現在住在一間牆壁上挂著習近平相片的公寓裏,每天被提醒著應該要向誰感恩。



24歲的吉克(Jike Shibu,音譯)最近也忙著把床鋪衣物搬到新家。他蹦跳著下山,背著大大的塑料箱,同時手拿自拍杆,和抖音平台上的粉絲愉快地交談。



僅靠抖音直播,吉克每月掙得三千元,遠遠高于當地農村人口平均七百元的月收入。 







中國農村的“脫貧”宣傳口號(美國學者吳馬太提供)


中國農村的“脫貧”宣傳口號(美國學者吳馬太提供)


 


行政脫貧:貧困人口不建檔



但不是每個人都像吉克一樣能擁有新家。昭覺的極端貧困線是年收入四千二百元,有些人會由于忽視、誤算以及官僚主義,被排除在貧困人口以及扶貧目標之外。政府有時用行政手段完成扶貧目標:某些地區從今年年初不再往管理系統中錄入新的貧困戶。



當地的一名縣委書記阿茲(Azi Aniu,音譯)對《金融時報》說,“全都算上啦,系統不再錄入新的貧困戶。”但是後來他又立場搖擺,表示政府其實可以登記新的貧困戶,但是選擇不這麽做。



當地人對記者抱怨說,他們沒有從官員那裏得到應有的關心,幹部們甚至懶得拜訪他們在山頂的家。阿茲反駁道,他因爲反複上山下山,腿都給跑壞了。



北京師範大學經濟與工商管理學院教授李實也指出,2014年的調查顯示,約有六成滿足貧困線收入的人沒有得到認定。但近年來有所調整,應該有些進步。



邊緣化的彜族人,被強加的現代性



涼山勞工在大城市常被視爲二等公民。《金融時報》記者采訪到的人大多是半文盲,有些不會說普通話,他們面臨社會歧視、民族文化消亡等多重困境。



涼山彜族自治州位于四川西南部,緊鄰西藏和緬甸。上個世紀五十年代,解放軍進入涼山地區,將其納入中共的統治之下。



柯揚指出,彜族人被強加一種不屬于他們的現代化:“這是一種文明化工程。在涼山,許多地方的人不被允許本土化或者發展自己的現代性:他們被輸入一種外界的現代性。他們想成爲中國人,而且爲之驕傲,但同時也想做彜族人。”



倫敦國王學院中國政治學教授布朗(Kerry Brown)表示,“無論通過何種方式,這個(脫貧)目標會被宣布達成,而且會成爲明年大規模慶祝的一部分。然後目標會轉移,我猜會轉到社會公正的議題上。那裏是關鍵戰場,因爲不平等在中國是一個嚴肅的問題,而且沒有好轉。”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薛小山華盛頓報道   責編:申铧   網編:洪偉



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香港《國安法》 港人遊行抗疫











2020年6月28日,香港市民抗議《國安法》活動中,一名防暴警察手持胡椒噴霧彈丸,以防群衆聚集。(路透社)

2020年6月28日,香港市民抗議《國安法》活動中,一名防暴警察手持胡椒噴霧彈丸,以防群衆聚集。(路透社) 







綜合消息,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6月28日開始舉行爲期三天的第二十次會議,會上聽取了全國人大憲法和法律委員會副主任委員沈春耀對香港《國安法》(《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草案審議結果的報告。


這部法律草案對防治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恐怖活動、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等四類犯罪的刑事責任作出了明確規定。有報道稱,這部法律規定的最高刑罰爲終身監禁。


綜合多家媒體的信息,這部草案獲得了人大常委的一致支持,將納入本次表決程序。如果獲得通過,將恰逢7月1日香港回歸23周年紀念日。

爲抗議全國人大常委會對香港國安法的審議,數百香港民衆于周日在香港佐敦道附近舉行了“靜默遊行,”但示威者依然高喊“香港獨立、”“時代革命”等口號。警方在示威地點向抗議人群發出了警告,並攔查可疑人員。而就在此前一天,香港警方已經駁回了七一遊行的申請,理由是疫情期間,禁止人群聚集。

(責編:王允)  RFA

 


上兩條同類新聞:
  • 内地现有吸毒者214.8万人冰毒滥用人数仍居榜首/水患冲击中国26省份已致1122万人次受灾
  • 過半台灣民衆不怕武力犯台 六成七年輕人不害怕